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4章 切入點

第94章 切入點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4章 切入點

第383章切入點

京城十一月末的天氣冷的讓人不舒服,不似尚北冷的通透,冷的干脆。

屬于穿的多熱,穿的少又冷,還大風小嚎的吹得面皮生疼。

齊磊和楊曉縮著脖子,靠在車上,笑呵呵地看著唐小奕和君欣卓在那膩歪。

曉兒,“還別說,對瘋子挺好的。”

齊磊點點頭,由衷替唐小奕高興。

過了一會兒,徐小倩從樓上下來,也和齊磊、曉兒一樣縮縮著脖子。

“搞定!”

唐奕見她下來,迫不及待地往車里鉆,還不忘嚷嚷,“咱們哪兒去啊?”

眾人異口同聲,“回家!”

就這破天兒,真的哪兒都不想去,不如回家,抱著暖氣片,吹會牛皮。

路上,君欣卓和徐小倩去西街的市場,買了些雞魚肉蛋什么的……

一來,給家里補充彈藥;二來,好久沒正經的一起吃頓飯了。

下午,在電建北院那間很普通的房子里,便有了這樣的畫面:

曉兒和齊磊抱著吉他窩在沙發上,哼哼唧唧不知所謂的唱著歌。

唐小奕在公共區的電腦前,呲牙咧嘴的砍著《傳奇》。

廚房里,徐倩和君欣卓圍著圍裙忙活,時不時還會穿梭于客廳之間,向三個甩手掌柜投喂。

比如,紅腸、剛出鍋的排骨什么的。

徐小倩管齊磊,君欣卓管唐奕,至于楊曉…兩邊都沾光。

笑鬧之間,君欣卓很自然的融入到了團伙之中,就好像本來就有她這個人一樣。

齊磊也通過一下午的時間,對君欣卓有了不少了解。

她是河南鄧州人,卻有著江南女孩的婉約之氣。

比唐奕大三歲,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算是孤苦無依。

不過,和協和醫院里那三小只不太一樣。

君姐姐過的并不凄慘,父母搞的,留下不少家底。嚴格意義上來說,這還是個小富婆。

用她的話說,沒錢了賣個碗就好了。

聽的齊磊直咧嘴,啥碗啊?還挺值錢?

飯做好了,眾人懶得上桌,就在茶幾上胡亂擺開,吃吃喝喝。

仿佛又回到尚北的平房小院兒,突出一個隨意。

而徐小倩還不忘感嘆,“唉,咱媽們要知道咱們今年不回去過年,不定怎么罵咱們呢!”

齊磊一聽,也是無奈,“罵吧!大不了手機關機。”

今年比較特殊,很多事兒都趕在過年前后,所以還真回不去了。

比如,暢想那邊,南老終于有了一個大概的方向,還要通過最后的集體討論。

比如《向往》第二季,讓唐小奕回歸的呼聲很高。可畢竟他還在上學,所以拍攝只能放在寒假。

比如,小馬哥那邊終于和反微軟聯盟的接上了頭兒,時機終于等來了,年后小馬哥就得披甲出征。

再比如雛鷹班,董北國一個勁兒的嚷嚷讓齊磊管管那幫小子。

可事實上,雛鷹班第二期,齊磊就沒露過面兒。

還有三石游戲那邊,耿大爺一直在念叨,不能光一個《傳奇》,得物色新游戲。

等等等等吧。

都趕在一塊兒了,02年的春節,注定是一個最忙碌的春天。

這也是為什么這個下午,眾人如此隨意,卻又如此珍貴的原因。

尚北的小院離他們越來越遠,伴隨著小伙伴兒們蹲在馬路牙子上吹牛,和徐小倩手拉走游蕩在無人街道的日子,也越來越遠了。

“呼……”灌了口啤酒,“其實我挺后悔的。”

大伙兒抬頭看著他,“后悔啥啊?”

齊磊呲牙,“你們說咱是不是腦子有包?那年夏天,賣特么什么襪子呢?”

齊磊倔強的認為,一切的開始,都是襪子。

不賣襪子,就沒錢,沒錢也就不用開網吧了,也就沒后面一系列的連鎖反應。

“還有!不賣襪子就沒有省臺的專訪,也就認識不了李春燕,更沒有后面又認識了老北。”

“說不定,咱還在尚北沒心沒肺呢!”

此言一出,眾人極盡鄙夷,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徐小倩率先反駁,“不賣襪子,你在我眼里頂多就是個油嘴滑舌的小屁孩,我會看上你嗎?”

齊磊,“會吧?”

楊曉卻道,“不賣襪子,那你和寇仲琪他們也不會推遲出游的時間吧?也就不會帶上我嘍!”

“咱們不認識了。”

唐小奕則是是打著圓場,“別聽他的,不賣襪子,他開個屁的大G?還人五人六的呢!”

眾人點頭,皆以擠兌齊磊為樂。

齊磊懶得搭理他們,這時唐小奕又道,“對了,南大爺到底要怎么發展暢想啊?”

“要不你告訴他,等等我,等我畢業了,哥帶著他飛!”

楊曉一聽,又開始鄙視唐奕,“這話你應該自己和南大爺說,看他踹不踹你就完了。”

眾人哈哈大笑,矛頭徹底對準唐小奕。

齊磊起初以為唐奕也是腦袋一熱,胡說八道。

可是,后來唐小奕又問了一遍,齊磊才知道他是認真的。

而且,唐小奕的一句話讓齊磊更為驚訝。

他說,“不開玩笑,老子學材料化學,為了的就是給南大爺幫忙!”

這句話的重點不在于唐小奕的決心,而是,齊磊清清楚楚的記得,唐奕前世學的是基礎化學,而不是什么材料科技。

這家伙已經和原來不一樣了。

對此,齊磊很高興,“行啊,那說不準南大爺將來還真得指望你呢!”

唐奕一聽,“怎么講?”

齊磊,“暢想的技術戰略,就是從基礎材料入手。”

原本,南老是想把芯片設計這一塊撿起來,畢竟他在暢想的時候就做過,有一定的基礎。

可是,這事兒都沒到齊磊這兒,被王振東給說服了。

王振東不同意南老繼續走芯片設計的老路,有兩個原因。

第一,暢想的那點老底子已經過時了,意義其實不大。

而且,在芯片設計領域,國外的幾家大公司已經占據了統治地位,想后來居上有點不切實際。

再加上,芯片設計是一個巨大的投入,三石公司也好,暢想也罷。

一個靠游戲支撐著整個戰略布局,又是博客,又是系統的,這些現在都是賠錢的。

另一個,就是個代工廠,賺取最少的利潤。

這兩家加一塊兒,別看市值不小,齊磊都快成首富了,可其實沒那么賺錢。

兩家一年有個十幾億、二十幾億的就不錯了。

這點錢,扔到芯片領域,風險太大了,不能把全部身家都壓進去吧?

第二,王振東知道,W的任老爺子很欣賞齊磊,和他的關系也不錯。

在一次接觸之中,齊磊提到了芯片的事兒,任老表現出要在這個領域提前布局的意愿。

雖然還沒赴之行動,但是,W海絲已經提上日程了。

王振東對南老說,國內資源本來就匱乏,既然W在做,那我們就沒必要把資源也傾斜到芯片設計領域。

不如從別的方向入手,兩條腿走路,各自突圍,最后也許還能來個勝利大會師。

南老被王振東說服了。

后來,又專門跑到北廣和齊磊深談了一次。

齊磊也同意王振東的想法,可是不搞設計,南老又想搞制造,這回被齊磊給否了。

無論是最后一環的加工,還是制造設備生產,也都是巨頭林立。

而且投入也不小,咱們現在玩不起的。

最后,齊磊給南老的建議就是,不妨從基礎材料做起。

像是單晶硅、光刻膠、絕緣材料,以及單介質氣體材料等等。

這些東西,雖然市場盈利不大,都是小打小鬧。

可是,一來,目前市場比較分散,有機可乘。

二來,這東西不像芯片設計,失敗了,什么都剩不下。

基礎材料的研究,到什么時候都不過時。只不過,相比設計和制造,投資回報率沒那么高。所以,正經在這上面錢大力氣的很少,也不太受資本青睞。

可這對齊磊來說,反而是好事。

況且,這個齊磊花得起。

成立一個材料研究中心,高薪請幾個研究團隊,一年扔幾個億,問題不大。

唐奕聽齊磊給他說了一通,興致很高,“這個好這個好!以后我就管一攤,行不行?”

齊磊聽樂了,“你?好像差點意思。”

唐奕,“瞧不起人呢?”

齊磊,“老北已經在國外聯系專家團隊了,諾獎級別的。”

“啊?”唐奕一怔,“諾獎級別?人家愿意來咱這兒嗎?”

此時不像后世,一抬頭,大把的國外頂尖人才,頂尖團隊落戶中國。

這年頭,哪個諾貝爾獎得主要是來中國發展,中國人自己都不太相信,西方能認為這人腦子有問題。

不過,齊磊卻道,“只要錢給的到位,條件開的足夠好,挖來一兩個團隊還是沒問題的!”

齊磊沒別的,就是敢花錢,千萬挖不來,那就以億計。

真是那種在學術界橫著走,也能給國內材料領域帶來突破的,十億也不是不能考慮。

唐小奕聽的直砸巴嘴,“都說我是瘋子,你特么也不是啥正常人。”

這么砸錢的?

“不過,話說回來,咱要是真能拉回來這個級別的團隊,那可牛X大了!”

他上大學的第一課,導師就給他們講中國化學工業發展的心酸史。

唐小奕本來就熱血,聽的那叫一個憋屈,全都是眼淚。

齊磊看他那個樣兒,也只是笑笑。

其實他也盼著這事兒能成。要是能挖過來幾個學術大牛,會少走很多彎路。

至于為什么不考慮用國內的專家?不是咱們的專家不行,而是還沒到時候。

還沒到他們出成果,登上學術頂峰的時候。

后世很長一段時間,蚣蜘,還有一些不名所以的吃瓜群眾,拿中國沒有諾獎,拿日本一年一個一年兩個,由此判定人家就比你強來說事兒。

而且噴的不是技術比咱們強,由此抨擊學術體系,還有中國人不行。

純屬特么是扯淡!

這么說吧,諾貝爾獎,是拿錢堆出來的。

這個拿錢堆,可不是看誰錢多就發給誰,而是指學術成果是錢堆出來的。

從理論團隊到實驗器材,從學術環境到投入,不是八九十年代的中國玩得起的。

之前舉過一個例子,動輒幾十萬、上百萬美元的科研儀器,在中國一所大學有那么一兩臺,全體師生輪著使。

還是個舊的。

可是在斯坦福,在哈佛,恨不得人手一臺。

拿什么和人家比?

說句掏心窩子的話,就這么窮,再加上國外禁運、學術封鎖,中國能在大多數領域不落后太多,甚至個別領域拔尖兒,已經是“中國科研工作者牛X了”。

至于為什么倭國一年一個諾獎,咱們沒有?

這都不是窮的事兒了,而是無知。

諾獎不是你今年出成果,明年就能拿諾獎的。得獎周期,二十年起步。

也就是說,假如2001年出來的科研成果,起碼要經過二十年的學術認證,獎項才會將你納入評選環節。

所以,倭國的那些諾獎,都是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產物。

那個時候的倭國,春秋正盛。

而七八九十年代,我們國家什么樣?剛剛恢復高考啊!

如果諾獎是公平的,不考慮東西方對抗的政治因素,那么我們扎堆拿諾獎的時候,應該在2030年以后。

此時的2001年,國內的學術專家不是沒有牛人。

有!但是,要么國字頭,要么還需要成長,也需要眼界和自信。

實話實說,真沒有外來的和尚好用。

齊磊給唐小奕解釋,這貨還不服氣。

“切!反正我覺得,俺們學校的那些老師都挺牛的,不比國外的差!”

齊磊心說,怎么這么犟呢?

正要和唐小奕爭一爭,卻是君姐姐看兩人嚷嚷的激烈。加入進來。

“聊什么呢?”

唐小奕登時把他的思路和君欣卓說,“你就說,咱學校的牛人多不多吧?”

卻沒想到,君欣卓沒和唐小奕站一個陣營,反對齊磊道,“別聽他的,在他眼里,什么都是自家的好。”

話鋒一轉,“說起國外團隊,我倒是知道一個德國人,你可以試試。”

齊磊一挑眉,“哦?說說看?”

君姐姐,“這個德國人是搞微電子材料的,之前是r公司的核心科學家,有自己的研究團隊。不過,他現在正在吃官司。”

齊磊皺眉,“吃官司?”

君姐姐,w“對!因為實驗室養了兩只猴子,被動物保護協會告了。”

齊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6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