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3章 弟妹終于見著了

第93章 弟妹終于見著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3章 弟妹終于見著了

齊磊始終說自己是無比幸運的,不僅僅是因為每到關鍵時刻都能遇到轉機,更因為重生的第一眼就見到了那個可以相伴一生的女孩兒。

他和徐小倩,細數下來,似乎也沒有什么愛死愛活,刻骨銘心的過往。

從中考考場的不期而遇,到火車站里的那次陰謀算計。

之后好像上帝為他們開了綠燈,一路走來,順理成章。

身邊的人,都好像認定了他們是天生一對。

比如成績高于一切的老媽。

再比如,表面陰狠、內里卻開明的章南。

有時齊會想,他們倆也算是青梅竹馬了吧?

雖然沒從穿開襠褲開始就認定彼此,可起碼也算一起走過了純真,見證了成長……

唯一讓齊磊沒有料到的是,和徐小倩的大學同居生活并沒有他想象的那么有儀式感,更沒什么里程碑似的標致。

前段時間,章南開完會離開京城,兩人很默契的就住進了一個屋子里。

也許是之前也經常在齊磊家過夜的緣故,徐倩也沒有小女生的羞澀和扭捏,一切都發生的很自然。

以至于事后回想,徐小倩懊惱了好久。

有時只有兩個人的時候,還咬牙切齒的抱怨,“以前就不應該色迷心竅睡了你的床,都習慣了,居然一點心跳加速的感覺都沒有!”

“誒誒誒!?”齊磊自然不干,“注意你的措詞,很傷人的哈!”

“再說了!?我表現的不好嗎?”

徐小倩瞇眼瞥了他一眼,“馬馬虎虎吧,算你過關。”

為啥挫敗感更強了呢?

此時,徐小倩一通亂砸還不過癮,騎在齊磊身上打架。

這讓齊磊無比頭疼,以前是多單純的一個孩子,果然和寇大姐有接觸的,都變壞了。

一把將徐小倩扳在身下,“膩咕膩咕?”

徐小倩被摁在那兒,瞪著大眼睛,“來!”

齊磊,“……”

(404十萬字)

第二天一早,偉哥買好早點,等著大伙兒起床出來吃。

齊磊和徐小倩一起出來的,就見他們倆穿著情侶小睡衣,一個掛在另一個身上下了樓。

唐小奕吃著油條,抬眼皮瞅了一下,“說個事兒哈!”

齊磊坐下,先給徐小倩盛好豆漿,“什么事兒?”

唐小奕,“我想出去再買套房子,就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

眾人一聽,楊曉和偉哥立時響應,“買吧,算上我們!”

結果齊磊來了一句,“不用,我倆低調點,盡量不撩撥你們這群單身狗。”

吃完早飯,偉哥去學校了,徐小倩、楊曉和唐小奕卻是今天都逃課了。

四個人收拾好下樓,開了三輛車,直奔協和醫院。

就齊磊把大G扔家了。

好吧,他們三個都是上大學之后買的車,新鮮勁兒還沒過呢!

尤其是曉兒,她住的離學校近,外面又沒什么事兒,所以平時開車的機會不多。

徐小倩倒是離學校遠,可是在京城這個地方,其實坐地鐵比開車上學要方便得多,所以開的也不多。

兩個女生,是兩輛mini,自己挑的,喜歡的很。

唐小奕也是自己挑的,可是他挑的那玩意被大伙兒吐槽了好久,土豪氣息太濃,簡直就是不忍直視。

悍馬H1。

這玩意有兩個特點:

第一,停不進電建小區的車位。

第二,號稱一個紅綠燈十塊錢,一腳剎車五塊。

那是相當的廢油啊!

不過,唐奕就喜歡這樣兒的,霸氣、高調就完了。

用他的話說,跑在馬路上,感覺別的車都是順著開,他是橫著開。

當然了,朝陽支隊又有活兒干了,重點照顧對象,而且把齊磊的記錄給破了。

齊磊最多的一次被攔了四次,他從北理工到北廣,被攔了六次。

沒辦法,和齊磊一比,唐小奕才是真正的娃娃臉。

眾人去協和,是去看董秀秀。

之前,秀秀一直在等腎源,就像買彩票一樣,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會有,什么時候老天能開眼。

而這個救命的消息在四天之前,終于降臨到這個苦命的小姑娘身上。

深夜十分,秀秀還在寢室睡覺,李鑫和許晨就瘋了一樣沖進了清華女寢,秀秀稀里糊涂上了手術臺。

齊磊他們是昨天才得到的消息,而且是從賈桃芳老師那兒知道的。

那兩個愣頭青從小就習慣了,愣是自己把事兒辦了,在ICU外面盯了兩天。

把齊磊氣的,你們心是真大!

不過,好在賈桃芳在電話里說是成功了,暫時排異不大,人也醒了,大伙兒才說今天去看看。

其實,不光是齊磊惦記著,唐小奕、徐小倩,還有曉兒這些同學,都惦記那三小只。

連大洋對岸的吳小賤,這幾天都一天一個電話,問的都是秀秀怎么樣了,別出什么問題。

可是這事兒,誰也不敢保證。

嚴格意義上來說,換腎對于尿毒癥患者來說,不是延續生命的長度,而是提高生命的質量。

這個腎即便是換了,也僅僅是比原來有希望那么一點點,也不可能回到正常人的壽命與生活。

僅僅只是一個希望。

而且,這是一場豪賭。不換可能活的更久,換了隨時都可能離開。

到了協和,賈桃芳已經等在了住院部的樓門前。

他是專程從尚北趕過來的,秀秀對賈桃芳來說,其實和親閨女沒什么區別。

沒有太多寒暄,齊磊上來就問,“情況怎么樣了?”

賈桃芳,“現在都挺好!醫生說,前48小時比較危險,秀秀挺過來了。”

眾人聽罷也是松了一口氣,讓賈桃芳帶著大伙兒先去ICU。

齊磊則是找到了秀秀的主治醫生。

對方認識齊磊,再加上這是王振東幫著聯系的,所以如實把情況和齊磊說了。

“現在來看,還是挺樂觀的。不過,還是要看恢復情況。”

齊磊不懂醫學,“我聽說還有排異反應?就沒辦法杜絕嗎?”

對方一笑,“有排異是正常的,不可能沒有排異。即便是以后康復了,也要長期服用抗排異的藥物,還得配合治療。”

心里不是滋味,懇切道,“請你們一定盡全力,她才十八歲啊!”

主治醫生點頭,“這個你放心,我們也了解了情況,這三個小孩不容易啊!學習成績又那么好。”

“我們一定用最大的努力,同時,盡量減少他們在經濟上的負擔。”

齊磊登時就不干了,“別!”

主治醫生皺眉,“怎么?”

齊磊,“什么貴,什么好,咱就用什么,別給我省錢!”

主治醫生怔了怔,他還真不知道費用是齊磊出的。

要知道是他花錢,就不說這話了。

“好!”

從主治醫生那出來,齊磊尋著iu的位置上樓。

到了樓層,出電梯就見走廊勁頭,一群熟悉的身影在外面站著。

大多都是熟人,倒是有兩個不太熟的。

一個是董秀秀的輔導員。

不得不說,這個年代的大學輔導員還是很給力的,真的是又當爹又當媽。

另一個,卻是引起了齊磊的注意。

那是一個女生,看上去應該比齊磊大兩歲,高馬尾,大個頭兒,五官極是精致。而且……

怎么說呢?給小龍女穿上連衣裙,你也能看出來這是個從古典小說里走出來的人物。

這個女生給齊磊的感覺就是這樣,渾身散發著古典美人的氣質,眼神里又有種難以名狀的英氣。

就站在唐小奕旁邊,比唐小奕矮一點點。

更讓齊磊疑惑的是,這個女生他好像在哪兒見過,很熟悉的感覺。

但是,齊磊又確定,因為不論前世今生,他絕對沒見過這個人。

這么特別的女孩,他要是見過,絕對忘不掉。

可不是起色心的那種哈!

有點類似于程樂樂的那種感覺,吳小賤媳婦,比朋友還進一步,不帶欲望的那種親近。

不由讓齊磊多看了兩眼。

到了近前,齊磊先是朝iu里面看了一陣,只是什么也看不見。

秀秀現在在無菌病房,像電視里,隔著一塊透明窗看一見都做不到。

不過護士說,秀秀醒著,知道他們來看她了,很高興,還笑了。

齊磊聽罷,由衷的也傻笑了一下,卻是一閃而逝。

馬上板起臉來,冷冰冰的瞪著李鑫和許晨,“行啊,出息了哈!這么大個事兒,來給你掏錢的都不通知一聲?”

兩熊玩意低著頭,眼珠子亂轉。

表面上一副怕齊磊的架勢,心里卻吐槽,你出錢?你出錢不還是想讓我們給你當苦力?和你有關系嗎?

到京城上學也快一個學期了,這兩個貨連個電話都沒給齊磊打過,更別說去見上一面了。

齊磊見他們不說話,裝狠人,“特么兩個白眼狼!”

徐小倩在旁邊輕輕了拉了拉齊磊,意思是,你少說兩句吧!

齊磊悻悻,也就不說什么了。

轉向董秀秀的輔導員,卻是換了副商場的圓滑面孔,說了些感謝、多多費心之類的話。

最后的最后,齊磊才看向那個陌生女人。

試探性地問了句,“兄弟媳婦?”

好吧,看她站那個位置,還有…本能?

齊磊說出這么一句。

女生一愣,卻是看向唐奕。

只見唐奕瞪著大眼珠子,“你咋猜出來的?我還沒介紹呢!”

看著女生,大大咧咧,“我娘們兒!咋樣?咱沒吹牛吧?”

“今早打電話,聽說秀秀的事兒,就一起過來看看。”

齊磊一聽,果然沒猜錯。

對著女生苦笑一聲,“見你一面,真不容易。”

這話是調侃,也是埋怨。

和我家唐小奕都處了兩三年了,才見他這個大哥。

女生聽罷,很不自然的牽起嘴角,“都錯過了,莫怪。”

“莫,莫怪?”怎么聽著這么怪呢?

女生則正式自我介紹,“子浩的大兄你好,君欣卓。”

“很高興認識你!”

齊磊再一皺眉頭,沒聽說哪兒的方言管大哥叫大兄啊?

再說,“子浩?誰啊?”

卻是唐小奕顯擺道,“歷史課瞎起的字,我叫唐奕,字子浩!”

你還挺應景兒,找個古典美的女朋友,再來個字,整套古裝你也別上大學了,考狀元去吧!

“子浩?”

誰給起的破字兒?還耗子呢?

笑道,“我覺得吧,你不應該叫子浩。”

唐奕愣住,“為啥?欣卓給我起的,我覺得挺好。”

齊磊,“叫子浩委屈了你了,你這人吧……”

“缺德!得字:納德。”

唐小奕:“是嗎?”

君欣卓:“噗……”

兩個聲音是一起發出來的。

唐小奕在那兒琢磨,“納德…納德…好像還行哈!”

群欣卓卻是掩口輕笑。

這回連徐小倩,還有其他人都不尤感嘆,這姑娘太復古了,動做都……

唐小奕,“你笑啥?”

君欣卓馬上整理了表情,“沒什么,真覺得不錯?”

唐小奕,“不錯啊!”

君欣卓,“唐納德?”

“唐……”

唐小奕終于反應過來,被齊磊涮了。

“我還是叫子浩吧!挺好的。”

玩笑過后,輕松不少。

齊磊也不再糾結君欣卓為什么會給他那種熟悉的感覺,只道,也許這就叫叫天生一對吧,注定就是我弟妹!

正如之前唐成剛所言,這女孩和唐小奕往那兒一站,就像那么回事兒。

眾人在醫院呆了一會兒,現在還看不到秀秀,護士說起碼還得一個星期到半個月的時間。

從醫院出來,齊磊好不容易見到弟妹了,中午肯定是要組個局一起吃個飯的。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要辦。

“上車!”

冤種一樣勒令李鑫和許晨上了徐小倩的車,出協和,直接進了街對角的一個老小區。

兩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兒,在后坐坐著,來到一棟老式居民樓。

齊磊率先下車,徑直上了三樓。

李鑫、許晨就在后面跟著,唐小奕、楊曉,還有君欣卓,也在后面跟著。

只見他,居然掏出鑰匙開門。

進到里面一看,三室一廳的老式小房子,60多平米。倒是很新,顯然是剛剛裝修過的。

唐小奕在里面轉了一圈兒,“誰家啊?”

齊磊,“我家!”

唐小奕瞪著眼珠子,“嚓!你倆還真要過二人世界啊?”

齊磊懶得搭理他,把鑰匙扔給了李鑫,“買來投資的,正好也租不出去,你們先住著吧!”

李鑫有點懵,想到會是這個場面。

一時之間,愣在那兒都不會說話了。

齊磊則調侃,“不是挺有主意的嗎?咋還傻了?”

見徐小倩又拉他,“別謝我,謝秀秀!她就算出院,也得總往這邊跑,這有個窩方便點。”

兩人,“……”

徐小倩這時卻是出來打圓場,把齊磊甩到一邊兒,“他是班頭兒,和他不用客氣!”

帶著李鑫和許晨張羅,“朝南的主臥就給秀秀用,能見陽光,對身體好。”

“你們兩住北邊的兩間,別犯倔哈!”

“為了秀秀,你們也得委屈委屈,欠班頭一個人情。”

兩人雖然不情愿,可是二代班頭兒都這么說了,卻是沒法推脫了。

趁徐小倩給他擦屁股的當口,齊磊和唐小奕他們退了出去。

房子送出去了,就沒必要再呆了。

眾人到樓下,等著徐小倩下來。

只見齊磊又掏出電話,給王振東打過去,“你找的那個人靠譜不靠譜啊?”

“剛才還琢磨著給老子省錢,你溝通溝通,別真為了省錢,該花錢的地方不給咱花!”

“咱是差錢的主兒嗎?”

曉兒、唐小奕在一旁聽著,極盡鄙夷。

你說你累不累吧?又是送房子,又是給治病,結果還黑個臉不落好。

唐小奕小聲BB,“圖啥?學LF還得扮個胡汗三的嘴臉?”

唐小奕是不明白的,既然是好心,那就直來直去的唄,非得繞這么個彎做甚?

好吧,做甚都出來了。

卻是不想,一旁的君欣卓小聲替齊磊解釋了一句。

“正因為這樣,所以只有他才能領導這些人。”

唐小奕,“哪些人啊?”

君欣卓,“你,吳寧、秀秀,李鑫他們啊!”

唐小奕撇嘴,不服氣,“切!有什么啊?”

君欣卓笑了,“幫唐小奕整理了一下衣領,“別急,你也很優秀啊!會和你大哥一樣,獨擋一面的。”

唐小奕,“真的?”

君欣卓,“嗯!”

唐小奕,“不太可能吧?你咋看出來的?”

君欣卓,“我就是知道啊!”

唐小奕聽的可美了。

唉!!上輩子修來的福份啊!

君欣卓看著唐奕那得意、稚氣的面龐,會心一笑。

還是那個樣子,還是十六歲,第一次見他時的那個樣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