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92章 假現場

第92章 假現場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92章 假現場

人與人之間是不一樣的,小王總知道,他永遠成不了齊磊這種人。

不過,說心里話,弄清現實之后,小王總很佩服,當下一點再找麻煩的心思都沒有了。

對于齊磊提出來的兩岸娛樂行業合作框架,大體上兩邊都能接受。

還是齊磊一貫的原則,讓人放棄利益很難,但是讓大伙兒和你平分利益卻很容易。

這是一個共贏的局面。

內地這些半死不活的電影廠得到了香港電影的商業化模式,以及營銷理念。而香港的電影公司也得到了一個機會。

雙方的合作也許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但是,起碼開了個好頭……

再加上,即將出臺的版權政策,以及和好萊塢講妥的一系列條件,也許在這個時空,中國電影會有不一樣的發展前景。

也許……

像什么小時代、上海堡壘這一類的畸形爛片兒,能少一點。

會開到深夜,有點午夜密謀的味道。

雖然成果很顯著,可是大伙兒心里都有點別扭,堂堂正正的行業研討會,為什么非得在半夜開?

對此,齊磊代表老秦說了這樣一段話。

“也許,幾十年后的國人、同行會笑話我們偷偷摸摸的樣子。”

“也許,幾十年后,我們能堂堂正正的在陽光下聚會。”

“也許,那時討論的不僅僅中國電影工業的未來,也許我們高談闊論的話題是如何提高世界電影的高度。”

“可是現在不行,我們注定是要被后輩笑話的一代電影人,注定是鋪路開山的苦命人!”

“沒辦法,誰讓我們不夠強呢?誰讓咱們沒能力和人家好萊塢掀桌子呢?”

“人家可以到我們的研討會上來耀武揚威,可以扔出個仨瓜倆棗的,就把咱們逼到偷偷摸摸。”

“所以……”

齊磊鄭重的退后一步,“香港電影人也好,內地電影人也罷,咱們都是中國的電影人,共勉吧!”

“就拜托你們了!!”

說完,齊磊給大伙兒鞠了個躬。

眾人怔怔的看著他,向老板、大小王總表情有點凝重,盡管齊磊這一彎腰有點小作做。

可是,在這個時間,這個氛圍之下,作做這個詞突然有些掃興。

小齊總的話,字字誅心,可不就是偷偷摸摸嗎?大伙兒心里都憋著一口氣。

不管以后如何,起碼這一刻,都有種任重而道遠的責任感悄然升騰。

鄭老、賈老,還有電影廠的老王皆是長嘆一聲。

“加油啊!!路還長啊!”

是啊,路還長!

其實在這個年代,我們像電影工業一樣迷茫和遲滯的行業數不勝數。

要是都能抱著路還長,加油共勉的心態,未來可能會好很多很多。

散會之后,齊磊正準備開車回家,卻是小王總厚著臉皮跳上了齊磊的車。

“小齊總,順便稍一段唄!”

齊磊一愣,你不坐你哥的車,跑我這干啥來了?

再說了,不較勁呢嗎?

不過,既然人家開了這個口,齊磊也沒法說什么,緩緩駛上主路。

然而,讓齊磊沒想到的是,一陣安靜之后,小王總突然開口,“小齊總,今天在北廣,我有點不是東西了。”

齊磊一挑眉,知道他有話要說,卻沒想到他倒是坦蕩。

裝傻笑道:“怎么了?在董校長辦公室?有什么問題嗎?”

小王總臉一紅,“你就別臊我了。”

長長一嘆,“我那時候,有點給你出難道的意思。現在一想,真沒面兒。”

齊磊,“哦,不叫事兒!”

小王總,“別介意哈,賠不是了。”

齊磊,“嗨,真不用,我都沒往心里去。”

小王總打哈哈,“蒙我。”

齊磊,“真的,我有個兄弟,就那個唐奕。他性格和你其實挺像的,我們早就習慣了。”

小王總一聽,來了興致,“小唐總和我一個性子嗎?那還真巧了。”

齊磊,“真的!屬驢的,動不動就抽風。”

我噗!!

小王總一口老血,我就這么不堪嗎?

齊磊卻是哈哈的笑了,“開玩笑的,這回扯平了。”

小王總,“……”

齊磊,“聊點別的,這點破事兒沒必要放心上。”

小王總點了點頭,心中感嘆,人真的不能只看年齡!就這小孩兒,二十都不到,談吐哪有一點小孩兒的影子?讓人舒服。

既然說聊點別的,小王總又想起個事兒,“對了,我哥讓我謝謝你,謝謝你帶上了華宜。”

會上已經說了,內地四十家電影廠才有資格與香港方面合資,唯一的一家民企就是華宜。

雖然齊磊這是還大王總配合他的情兒,但是,還是得說聲“謝謝”的。

這個政策擺明了就是扶持電影廠的,帶上他們,算是占了個大便宜。

齊磊這邊一開車,一邊瞥了一眼小王總。

聽他說謝謝,不由一笑,“既然說起這個事兒了,我也多說幾句吧!”

小王總,“你說。”

“其實帶上華宜,對于那些電影廠來說,無關緊要。”

“對于上面來說,則是件好事兒。第一有一個姿態,不是不對民企開放,早晚都會開放。”

“第二,還是一個引子。”

小王總皺眉,“引子?”

齊磊,“這個等會再說。”

繼續道,“可這事兒對于你們來說,其實是雙刃劍。”

小王總聽罷,更加疑惑,“怎么講?”

齊磊,“你是電影行當里的,你比我清楚,香港電影工業最大的問題是什么。”

小王總想了想,“資本太亂吧?”

齊磊,“對!”

“香港的電影公司,就沒有不涉黑的,外部資本也有不少。”

“很多電影公司其實就是洗黑錢的染缸,不良習氣就更不用說了。從張國戎到華仔,那些巨星、大廠哪個沒受過威脅?”

小王總點了點頭,認可齊磊說的話,“那你認為,他們會把這些習氣帶到內地來?”

齊磊,“肯定的!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那怎么辦?”

齊磊,“其實也好辦,他們不占主導地位,不擔任總制片,就翻不出什么大浪。”

“各家電影廠又都是官方背景,這些事兒更敏感,他們會做好這道墻。”

小王總越聽越不對呢?

“那我們……”

你這話什么意思?華宜可不是官方背景。

齊磊,“所以啊,把你們帶上了。”

小王總,“???”

齊磊,“有點明白了吧?帶上你們,當然是賺錢的機會。”

“可是,得看你們能不能抵御誘惑。”

“要是扛得住,不但把錢掙了,還給其它私營公司塑造了模板,將來開放民間公司與香港之間的合營也有了根據。”

“可是!”話鋒一轉,依舊笑呵呵的,“你們要是抵御不住誘惑,被香港的習氣給侵染了……”

突然放慢車速,看著小王總,“本來呢,如果沒有香港這件事兒,你們自己慢慢摸索、慢慢培植內地娛樂產業,即便有點什么資本的小把戲,走一點彎路,上面也多半保持開放的態度,最多做一點小小的政策上的修正。”

“也就是限薪限酬,出臺點規范政策。”

“畢竟是自己人,對吧?”

小王總:“……”

齊磊,“可是現在卻不行了,香港那些東西畢竟是外來的,上面可不是寬容。”

“你們兩兄弟要是跟著他們的節奏走,那可就離倒霉不遠了。”

小王總:“!!!”

汗都下來了。

說實話,這個問題他們哥倆真沒想過。

眼神飄忽,目無焦距,他在飛速預想,要是沒齊磊這些話提醒,他們哥倆會不會走上歧途?

多半會吧?因為誘惑太大了。

好吧,小王總就多余想,因為一定會抵擋不住誘惑。

咱們就不說洗錢,資本運作這些復雜的事兒.,灰色資金進去轉一圈,就是合法收入。

明明五百萬的投資,賬面可以作到一個億。

至于怎么做的?

服裝、道具、演員薪酬、宣傳費用等等,彈性投入太多了。

五十塊錢的服裝賬面能做五百,五毛特效可以做成幾千萬。

為什么影視行業最招洗錢的喜歡?因為不論虧了賺了,對于他們來說都是賺了。

能靠流量盈利是最好的,即便虧本兒……

虧了就可以不交稅了啊!

這些都不講,咱們就說一個逃稅。

后世有的人明白,有的人就不明白,那個天價片酬到底是怎么炒上去的呢?

刨除上面說的洗錢,咱們可以算這么一筆賬。

假如,一個流量明星,實際上他就值500萬,可是一個上市投資公司的老板找到他,“我給你3000萬片酬!”

“但是,有個條件,你得花2000萬去拍我的一件私人藏品。”

“這件東西可能實際就值20萬,可是藝術品估價彈性太大。”

明星一聽,當然愿意,依計行事。

于是,上市公司老板就花股民的三千萬請了一個明星,其中又有兩千萬進了他自己的腰包。

而明星到手一千萬?

錯了!還有下一步。

因為是正歸渠道竟拍來的,明星馬上可以拿著藝術品去銀行,抵押借款。

兩千萬拍賣來的東西,手續齊全,抵押1000萬不過分吧?

銀行當然就把錢給他了。

抵押期一到,明星沒錢還,依照合同,銀行收回抵押品。

可是,這東西只值二十萬,當然不還錢嘍!

所以,拍出來的作品是好還是壞,只有影迷在乎。投資人和明星各拿兩千萬,已經美滋滋了。

作品好還是不好,和他們還有關系嗎?

賠不賠錢真的沒關系的,即便血本無歸,投資公司也可以拿著三千萬的虧損去抵稅,又能割一波國家的韭菜。

這就是資本的游戲,他們永遠是賺的。

可是誰虧了?是股民、銀行,還有國家。

當然,還有對作品懷有期待的影迷的脆弱小心臟,以及行業的一地雞毛。

那問題來了,不怕嗎?

呵呵,當利益足夠大,誰在乎呢?

對小王總來說,你就說這事兒誘惑大不大吧?

沒齊磊給他提個醒,他們哥倆面對玩的賊溜的香港公司,能抵擋住誘惑嗎?

小王總心都涼了,也是萬分慶幸。

幸好齊磊講義氣啊!提前給他們打了預防針。

當下感慨道,“什么也別說了!小齊總,我們兄弟記下你這份情!”

齊磊淡然一笑,“小事兒。”

這個話題也算過去了,車內陷入短暫的安靜。

只是,齊磊把小王總送到地方,他下車的時候,突然一頓。

“不對啊?”

小王總才反應過來,見鬼似的看著齊磊,“老弟,我今天要是不給你賠這個不是,是不是就沒這段話了?”

“你……”

哦操!這貨挖了多大一個坑給我們哥倆?

“嘿嘿!”齊磊陰森森一笑,“回頭見!”

一腳油門兒,消失不見。

小王總看著他的車尾燈,愣在那兒半天,操!!

“呸!真臟!!”

大罵一句,又趕緊忐忑的盯著車是不是走遠了。

他怕讓齊磊看見。

小王總算是明白了,這位可不是什么豁達的主兒!心眼兒也不大,而且還惹不起。

齊磊和小王總分開,一邊往家開,一邊給董北國的辦公室打了個電話。

只響了兩聲,對面就接起來了。

“怎么樣?”董北國上來就問結果。

齊磊嘿嘿一笑,“就知道您老睡不著覺,得等結果。”

要不怎么打的是辦公室的電話呢?

董北國顯然不想讓齊磊猜透心思,“少廢話!我問你搞定沒有?”

齊磊,“基本搞定!”把大概情況一說,“您老可以去要錢了。”

董北國那邊一瞪眼珠子,“要什么錢?不要把你的領導想的那么庸俗好不好?”

“咱們這是為國家分憂,提錢不就俗了?”

齊磊,“喝!!這高調唱的……”

董北國,“你少貧,明天趕緊來學校給我干活哈!”

“雛鷹班都回來了,你得盯著點,和。還有,鄒成斌今天又打電話催了,下一季《向往的生活》到底去哪兒?”

“是不是你老家?得籌備了,你的事兒不少呢!”

齊磊一聽,“明天…我這幾天有點私事,就不去學校了。”

“什么私事?”

“得去幾天醫院。”

董北國一聽,登時急了,很是擔憂,“怎地了?你身體不挺好的嗎?去醫院干啥?”

“不是我有毛病,是我的一個朋友要換腎。”

“哦。”董北國了然,“那行吧,學校這邊你別管了。”

齊磊,“感謝大校長批假!時候不早了,您早點休息,明天還得講價錢呢!”

“臭小子!說了咱不談錢!”

掛了電話,董北國還在罵,“這敗家孩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說著話,做在沙發上沉吟了一會兒,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領導,睡了嗎?”

“那什么…您交代的那個事兒,我給辦完了!剛在北影廠開完會,想著趕緊跟您匯報一下。”

“是是是…我還以為您沒睡呢!”

(對面):“董北國,有什么話不能明天說!?現在是凌晨三點!!”

“領導,您看您怎么還急了?我這不也是為了工作嘛!”

“您消消氣,我給您匯報一下大概的情況。”

“有點長哈,您慢慢聽。”

“什么?不用匯報了?直接開條件?”

“您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種……”

“學校足球場得重修了,我沒錢,您給撥點!”

“還有,文化小廣場還是六十年代修的。”

“還有!中藍公寓落成啦!您也不來給剪個彩。”

“只要您來了,都不用我說,您就能知道,現在學生們啊,從寢室出來,得穿過一條東街。”

“那街上車來車往的啊,可是不安全,給修個天橋吧!”

“還有……”

“行行行行!我再好好想想,我明天拉個單子,親自給您送去!”

“還好還好!”放下電話,董北國也是心有余悸啊!

大領導有心臟病,火侯把握的正好,要是氣犯病了,可就罪過大了。

齊磊回到家,已經快四點了。

一進門,就能聽到唐小奕屋里隱約有呼嚕聲。

門口,曉兒和徐小倩的小皮鞋擺的整整齊齊。

倒是唐小奕和偉哥的球鞋,一支在腳墊上,三支在沙發邊上。

茶幾最顯然的位置,放著扣起來的盤子,上面貼著便簽。

“微波爐熱一下,吃完記得刷牙。”

齊磊會心一笑,外面不論怎么樣,回到屬于他們的這片領地,依舊是溫馨的基調。

依舊是.十六歲那年的純真模樣。

掀開盤子,里面是餃子,而且是餃子一家都在。

依齊磊的經驗,最小的是曉兒包的,漂亮的是徐小倩的杰作。

至于那幾個歪瓜裂棗,還破肚皮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他甚至能想象得到,唐小奕被摁在那兒包餃子的時候,是何等不情愿。

直接上手抓起來就吃。

吃完,還不忘把一個盤子扔到微波爐旁邊,另一個盤子留在茶幾上,還把微波爐的電源給插上了。

制造出假現場,之后才上樓,進了衛生間,漱漱口了事。

躡手躡腳的來到床邊,沒敢開燈,怕吵醒徐小倩,悄悄的上床。

想看看徐小倩熟睡的樣子,好睡覺。

結果湊近一看,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他。

“吵,吵醒你了?”

黑暗中,徐小倩眉頭緊皺,“熱了嗎?”

“刷牙了嗎?”

“齊磊,你個邋遢鬼!”

說著話,徐小倩已經坐了起來,隨后就是一通枕頭的亂砸。

齊磊第一個想法就是,趕緊下樓把電源拔了,不能讓她知道布置了假現場。

第二個想法,既然沒睡,那……

膩咕膩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8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