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40章 兒郎濟濟,風華正貌(一)

第40章 兒郎濟濟,風華正貌(一)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0章 兒郎濟濟,風華正貌(一)

現在賣30支付,顯然是虧的。

據齊磊自己說的,30支付雖然才運營一年的時間,可是營收已經是億元級別的。

而且,這個網上金融系統,其意義也不僅僅是有多少盈利,而是在于它的不可或缺性,以及全網覆蓋的推動作用。

看看現在國內的那些電子商務網站就知道了。

但凡接入30支付的網站、比如8848、易趣網、網易、億唐,都實現了小額盈利。

盈利雖然不多,可起碼不再是燒錢的公司了。

那些“東街17號”旗下的游戲公司,也借著這套交易系統,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當初把30支付作價25億,收購了5.6的股份,確實嚴重的低估了30支付的價值。

雖然沒有網上傳的那么夸張,價值25億美元什么的。常蘭芳預估,現在的30支付,在不壓價的情況下,100個億是值的。

炒一炒1,50億都有可能。

然而,別覺得這個估值有多高,再過兩到三年,哪怕是一年,等三石網吧的管理系統鋪滿國內的網吧,等中國的互聯網規模再大一點,網銀再普及一點,這個價值將是呈幾何倍數暴增的。

只這一個30支付,三石公司就賺翻了。

你現在要把它出手?即便有溢價,也還是虧的。

瘋了嗎?

老秦和林晚簫怔怔地看著齊磊,“你沒事兒吧你?現在賣?”

要不是齊磊的表情不像開玩笑,兩人都以為他是說著玩的。

“真要賣?這不是丟了西瓜撿芝麻嗎?”

別看暢想名氣挺高,是個龐然大物,可是論增值速度,遠沒有30支付有潛力。

齊磊等于是拿自己最值錢的買賣,去換一個不值錢的生意。

卻見齊磊淡然一笑,“真要賣啊!怎么了?”

林晚簫:“你……”

齊磊打著馬虎眼,“別糾結,說實話吧,要不也沒打算留著它。正好借這個機會,早點套現!”

看向老秦,“這事兒還得你幫忙呢,就按咱們之前說的那個計劃來。”

之前的計劃,說白了就是國有銀行介入,就像之前那5.6一樣。

老秦有些無語,他現在甚至分不清,齊磊到底是清醒的,還是沖動的。

哪來這么大的魄力?

看著齊磊,“你知道不知道?你要是躺著等兩年,到時候再出手,你就是國內第一富!”

“二十歲的首富!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嗎?”

氣樂了,“就為了收購暢想,你就放棄了?”老秦極是不解。

林晚簫也道:“你這是賭徒心理,要不得的。”

齊磊搖頭,“我不是賭徒!”

“我就是干我喜歡干的事兒,就這么簡單。所以,沒什么舍得舍不得的。”

“它就算明年值一萬億,和我也沒關系。今天不能讓我辦成我想辦的事兒,那就該賣!”

林晚簫要瘋,“就為了收暢想?”

只見齊磊看著他,“這個理由還不充分嗎?”

“我覺得夠了!”

這話讓老秦和林晚簫為之愕然,久久不能平靜。

只能說,年輕人都是夢想家,羨慕不來啊!

其實,在外人看來齊磊確實是虧的,可是在齊磊眼中,“可能不賺,但永遠不虧!”

他需要的不是財富的累積,而是在對的時間,擁有恰到好處的機會。

財富,要說只是一串數字,那是有點裝逼不要臉了,可也不過是他踐行人生的踮腳石罷了。

說心里話,齊磊不是一個會享受財富的人。

如果細看他的生活就會發現,他其實不太會花錢,除了王振東硬塞給他的那輛大G,工作需要的那部手機之外,從他身上幾乎找不到其他有錢人的痕跡。

沒有豪宅別墅,他更愛尚北的這個小院子。

沒有名牌奢侈品,郭麗華、徐小倩買什么,他就穿什么。

比起鮑魚龍蝦,他更喜歡東街17號的烤翅。

比起羅曼尼康地,他更愿意和418的兄弟吹大綠棒子。

這一點,齊磊萬分感謝老爺子給他打下了堅實的價值觀。面對金錢和權勢,齊磊能保持起碼的冷靜與淡然。

既不清高視之如糞土,也不單純的只追求財富的數字,成了個錢串子。

錢對齊磊來說,很有意思。但它的意義,體現在能為齊磊帶來多少快樂,多少實現目標的價值。

所以,如果這次能收購暢想,那30支付的價值就有了。

其它的,不用考慮,徒增煩惱。

那么,他為什么這么著急呢?

原因也很簡單,現在是2001年!

這個時間節點出手,和三年之后,抓著一大把錢再去找機會,那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要知道,在這個時間節點,阿斯麥還是個二流的光刻機公司,還沒有極紫光光刻機。

ARM,還被因特爾打的抬不起頭來,危機重重。

OLED顯示面板生產設備中,最核心的設備——蒸鍍機。

霸主級公司Tokki,還沒被佳能收購,是個只有十幾個人的小作坊。

這個時候,離蘋果定義智能手機,還有六七年的時間。

這個時候,安卓之父魯賓,還在斯坦福里演講。

這個時候,中芯國際剛剛成立,張汝城的雄心壯志還沒有被臺積電的專利訴訟熄滅。

而在這個時候,他如果擁有了一家成熟的PC制造廠商,再借此踏上全新的賽道,和三年之后,2004年再去拿著錢從頭開始,能一樣嗎?

雖然齊磊記憶深處,以上在的那些事件、機遇不會在三年之內全部發生。

可是,早一天進入,就多一天準備。

還是那句話,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惦記暢想只是一個開始,未來要惦記的東西多了去了。

而時間!齊磊最缺的就是時間!

他重生的記憶只有二十年,而恰恰是最初的這幾年,最為珍貴。

這就是齊磊義無反顧,不計代價的原因。

用30支付去換時間,虧嗎?齊磊覺得不虧。

雖然有點心疼,不過心疼也辦法,因為除了搶時間之外,還有一個原因。

那就是,這玩意必須切割出去了,否則,他出不去了。

他現在鬧的動靜太大了,又是系統,又是高調發布會,還有30支付。再加上,如果暢想收購成功,齊磊有時候都想,我還有膽出去嗎?

所以該切割的,趕緊切割。30支付掛在他身上,是最大的雷。

包括暢想,齊磊也不準備掛在三石公司名下。

至于齊磊為什么死乞白賴的要出去?

廢話!

上面說的那些機會,確實是機會,可哪那么容易拿到手?

你重生,你知道大事件節點,就是你的了?

齊磊沒那么天真。

老外也不傻,有的能輕易拿到,有的就不賣給你中國人。

后世這樣的例子多了去了,齊磊又不是不知道。

所以,他不去國外換個馬甲,搞個代理人什么的,什么你也別想拿到手。

齊磊的心很大…志向很遠。

也不是什么覺悟多高,齊磊也不是什么高尚的人,起碼前世,他不過是個過得一般的屁民。

覺悟都是后天養成的,是所見所感,一點一點沉淀下來的。

就像戰爭年代,那些前仆后繼的先輩英靈,很多連大字都不識一個,何談覺悟?

可是他們看到了,他們親身所感,他們找到了自己的覺悟。

于是,他們奮勇向前,才有了今天的江山如畫。

齊磊也一樣,其實,省臺采訪和NLM那件事之前,齊磊還是小富即安。一時的沖動,少年意氣,讓他卷進了歷史的大潮之中。

然后,那個改變了他命運的老北叔就出現了。

當老秦第一次來找齊磊,齊磊抱著吉他唱《祖國不會忘記》的時候。

當他在電話里對老秦說,我不和國家談條件的時候。

當《傳奇》被炒作壟斷,在馬迭爾餐廳,老秦說出那句:“這個世界上,只有我們自己希望我們過的好!”

說,“本就逆水行舟,又何俱風浪”的時候。

老秦靠著他那輛破2020S,對著三環路抑揚頓挫,“大國乘風起,當歷劫破陣,百煉成堅....”的時候。

齊磊也經歷著,看見了,感受到了的過程。

什么小富即安的上面,亦不知壓上了多少沉甸甸的重量。

“讓流年有色,大地有光”,那句齊磊自己悟出來的新三觀,也不是說說而已。

他一直在踐行!

所以,30支付賣就賣了,而且不光要賣,他還要賣個徹底。

這樣他才有膽兒出去。

不然,把我也關三年咋整?背后放冷槍也著不住啊!

這事兒老米常干,極其嫻熟。

再說了,真把齊磊關三年,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來。

三個人的對話,并沒有被其他人注意到,沒人知道齊磊輕描淡寫的放棄了多少東西。

卻是唯獨角落里的一個身影,把這些話一字不落地記在了心上。

推了推眼鏡,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吃完了中飯,下午沒有任何工作。齊家老爺子聽說大孫子有一幫客人在尚北,就邀請大伙兒去他那邊包餃子,過大年。

開始大伙兒還有點抵觸,不想麻煩老人家,可是最后常蘭芳發話了。

“去!干嘛不去?忙活了一個年,除夕還是得好好過的。”

于是,由常奶奶帶隊,眾人又轉戰老爺子那里。

剩下的工作,等過了年再說。

出了唐家小樓,眾人各自上車,去老爺子那兒。

吳寧以給老秦引路為由,坐進了老秦的車里,“老北叔,想和你聊聊。”

老秦似乎也看出這小孩兒有話要說,所以沒讓其他人坐他的車。

只是心中好奇,這個齊磊的小跟班兒,要聊什么?

路上,老秦瞥了眼副駕的吳寧,“說吧,想聊什么啊?”

就見吳寧把結了霜的眼鏡取了下來,用眼鏡布輕柔的擦拭著。

“老北叔,想求您三件事。”

老秦皺眉,在他的印象里,那幾個年輕人中間,齊磊無疑是最特別,最出眾的。

至于吳寧、唐奕,算是優秀的少年,可和齊磊放在一塊兒,只能算陪襯。

他還是第一次見吳寧這么鄭重的說話,玩味笑道,“不少啊,一下就三件?說說看,我不一定什么忙都幫的哈!”

吳寧沉吟,說了一句:“第一件,求您別聽石頭的。”

“嗯?”老秦不由放緩了車速,好好看了看吳寧,“別聽石頭的?哪一點?”

只見吳寧側身,極是正式,“不要聽他的,把30支付全部出售。”

吱!!!一聲急剎。

老秦干脆把車停在路邊,一手支著方向盤轉過身來,有些錯愕地看著吳寧。

不把30支付全部出售?怎么了?你們兄弟有分歧了?

想到這兒,又不意外了。

生意嘛,利益所驅,親兄弟都有反目的,何況不是親兄弟?

有點分歧很正常。只是不知道這幾個小合伙人分歧到什么程度。

笑著試探道:“怎么?你也認為現在賣賠了?”

卻不想,吳小賤突然輕蔑一笑,“老北叔,你太小看我們兄弟了。”

吳寧,“賠不賠的,說心里話,我們兄弟真的不在乎!”

“這事兒別說我,別說唐奕和徐倩,您去問楊曉、問維子哥,別說石頭說賣.....”

“他就算說要白送出去,我們也沒意見。”

老秦:“!!!”

好吧,老秦不得不承認,他有點小看這幾小只的情分了。

而吳寧似乎像猜到了老秦的心思,淡笑道:“您別認為這是情分,這是信任。”

“我們之間的信任,外人是理解不了的。”

為啥有點羨慕呢?

這要是換了別人這么說,以老秦的閱歷會一笑了之,小孩吹牛嘛!

可是,偏偏這幾個小孩,你不得不信。

點頭服氣,“那為什么你不同意石頭全賣掉呢?”

吳寧,“不是不同意,而是沒必要。”

“哦?”老秦更是不解,“說說看。”

吳寧:“石頭之所以要全部出售,不僅僅是為了收購暢想,有之外的考慮。”

老秦再次怔住,他都不知道齊磊還有別的考慮,“什么考慮?”

吳寧,“石頭一直想出去,他是在為出去做準備,切割一些關系。”

老秦心思電轉,馬上意識到了些什么。

只聞吳寧繼續道:“不僅僅是30支付,包括收購暢想,不出意外的話,他也不會掛在三石名下。”

“暢想那邊是一定會獨立出來的,而且,他連用誰去管理暢想都計算好了。”

這些他真不知道。

吳寧,“可是,石頭這么做,我覺得太勉強了,甚至可以說是強行把自己摘干凈。”

老秦點頭,不由跟著吳寧的節奏思考問題,“確實勉強。”

吳寧,“問題是,他摘不干凈!光一個盤古系統就很危險,畢竟威脅到了微軟,國外的情況您比我清楚。”

老秦再次點頭,“前車之鑒還是很多的,三星、松下,都曾經出現過因為撼動了米國的壟斷地位,而被各種施壓的情況。甚至松下的高管還被他們扣留過。”

吳寧,“所以,他不能出去!”

老秦卻是有些想不通,“可是,我實在理解不了,他為什么那么執著于出去?”

吳寧笑了,“很簡單,石頭不是一個刻板的人。相反,他比任何人都奸詐!”

“他認為我們自己造不出來的東西,不一定非要梗得脖子自己去造。也可以去買。”

“去買?”就見老秦眉頭突然皺了起來,買?那不和暢想?和華大九天的EDA一個思路了嗎?

然而,吳寧笑了,“別誤會,石頭是去買,只不過,他不喜歡買成品。”

“用他的話說,‘要買,就連根拔起,連鍋都端回來。’”

好吧,像齊磊能干出來的事兒,連鍋都端回來。

哈!!

終于把這些事兒都想通了。

老秦:“所以,他是要去國外采購?”

只見吳寧重重點頭,“對!”

老秦長出口氣,“原來是因為這個,他才急著出售30支付啊!之前讓我找個人,也是這個原因?”

吳寧再次點頭,“確實是這個原因。不過.....”話鋒一轉,“他有他的想法,可是,他有點不要臉了。”

老秦,“???”

很是不解,和不要臉有什么關系?

就聞吳寧有些戲謔之意,“能做事的,又不僅僅只有他,真當他是救世主了啊?”

老秦,“???”

吳寧指了指自己,“我會出去!所以,外面的臟活,我也可以干,不需要他來操心。”

老秦,“你?”

“對!我!”吳寧把眼鏡帶上,露出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詭異笑容,“這種陰人玩手段的事,我比他更擅長一點。”

老秦有點怔住,吳寧那個笑太詭異了。三分真誠、三分邪魅,還有一點.....陰狠!?

他突然有種感覺,像是第一天認識吳寧。

不太確定:“你?你能勝任嗎?”

一般人被這么將軍,多少都會有點倔強的反駁回來。

可是吳寧的表象,更像是訴說,“沒人比我更合適!”

老秦:“說說看。”

吳寧,“首先,我爺爺死的早,這一點,唐奕和齊磊比不了。在官面上,我家幾乎沒有關系了。”

“不像齊磊,他再怎么裝,也是有背景的,而且是抹不掉的背景。”

老秦點著頭,吳寧說的有道理。

可是接下來,吳寧下面的話,卻讓老秦徹底感到驚悚了。

只見他輕輕一笑,“不得不說,陳文杰父親這個安排很巧妙。”

老秦:“!!!!”

吳寧:“一個沒見過兒子的父親,還是華爾街的金融家。”

“只要陳文杰父子一相認,那個假老外馬上有了一個合理的身份出國。而且,順理成章的借父親的人脈,在米國的金融中心展開金融業務。”

吳寧,“到時,陳文杰父子拿著錢做投資,齊磊以陳文杰大學室友的身份參與進去,這個套路確實很隱蔽。”

“可是,石頭自己就是個硬傷,他要是不收購暢想,不做系統,不搞30支付,也許還沒什么問題。”

“可他做的越多,就越沒有說服力了,那對父子保護不了他。”

老秦,“!!!!”

老秦傻眼了。

是的,這個什么都見過的中年人,在齊磊面前都沒這么失態過。可是,在吳寧面前,老秦徹底繃不住了。

他就沒見過這一款。

“你等會!!”老秦瞪眼看著吳寧:“你怎么知道陳文杰?齊磊和你說的!?”

“不對啊?很多事兒,齊磊都不知道。”

起碼,陳文杰和洋爸爸相認這段兒,齊磊就不知道。

就見吳小賤輕描淡寫的一句,“不是陳文杰,是他爹,對嗎?”

“我……”

確實不是陳文杰,而是陳文杰他爹!

吳寧:“當初齊磊管你要一個人,一個出國發展當跳板的事,我是知道的。”

“后來去京城,見過陳文杰,也知道他的一點家庭情況。前面結合,這不是很容易聯想嗎?”

容易嗎?

老秦瞪著眼,不容易吧?誰有病啊?沒有提示,就往這個方向想?

你有病啊?而且是直接就想到陳文杰的父親身上去了?

就見吳寧解釋道:“陳文杰的用處看似很大,可其實不大的。”

“一個土生土長,只是有一張洋面孔的中國人。他如果是主要的掩護,只能說,老北叔您的水平不夠用!”

“小投資有陳文杰掩護還可以,沒人在意。”

“但涉及核心技術的大投資,他的分量是不夠的!”

鏗鏘有力。

“相反,一個在中國待過一段時間就再也沒來過,只留了一段風流債的米國高管,卻是可以繞開這一切的麻煩!”

“甚至,陳父可以動用在華爾街幾十年的人脈和經驗,幫上大忙。”

“所以,陳父才是石頭要的那個人!對嗎?”

老秦:“……”

老秦突然發現,他犯了一個極大的錯誤。

那就是,他太小看齊磊身邊的這幾小只了。

這幾小只,雖然不顯山不露水,可那不是因為他們不行,而是現在的情況,有齊磊一個人在前面頂著就夠了,根本用不著他們。

再說,這幾個人怎么可能是草包呢?

東北有句老話:守著啥人學啥人,啥人找啥人。

他們是一群妖孽,是同類!

對嘛!這就是對了嘛!

章南、老耿這些高人,怎么可能只調教出來一個齊磊?

其他那幾個都是耳濡目染的啊!他居然疏忽了。

眼看著吳寧,這個四眼兒小硬幣,老秦心說,定性,這不是什么好東西啊!

吳寧的邏輯能力,還有縝密程度,堪稱恐怖,比齊磊更嚇人。

結果,老秦正想著,正驚訝著,吳寧似乎又洞察了他的心。

“這其中的道理真的很簡單,不光我猜得出來,至少徐倩也是很清楚的。”

老秦臉一黑,都不知道說啥了,

此時,只能看著吳小賤揚起嘴角淡然再笑,“老北叔,你看我夠格嗎?能出去搞點事兒嗎?”

老秦一窘,眼珠子轉了轉,下意識搓了搓方向盤。

“那什么.....”咳咳的清了清嗓子。

“要不,別出去了,我給你安排個好大學,留在國內吧!”

出去干啥?留下搞戰略啊!這分析能力,不比齊磊差,是個好苗子啊!

吳寧卻是眉頭一緊,這流程…怎么有點熟呢?和石頭當初差不多吧?

好奇問了一句,“什么大學啊?”

老秦一聽,有戲?

登時激動,“有四個選擇,你隨便挑!”

結果,吳寧翻了白眼兒,果然和齊磊當初一毛一樣啊!您就不能換個套路?吸引力真的不大。

咳咳的也清了清嗓子,“我還是比較喜歡出去搞事情。”

老秦,“不考慮考慮?”

吳寧趕緊搖頭,“不考慮!”

“唉.....”老秦長嘆,怎么就不考慮呢?年輕人怎么就不愿意坐辦公室呢?

“好吧!”恢復正常,“所以,你的意思是,現不全部出售30支付?”

只聞吳寧道,“這個我算過了,只要出售35左右的股份,差不多就夠收購暢想的操作了。”

老秦皺眉,心說,不太夠吧?

目前30支付的估值也就100億!就算往高了估,也就150億。35才多少?50億?

滿打滿算也就50億,常老太太估計這次需要的資金量是七十億左右,還差20億呢!

出聲道:“35,可套不出來70億的資金。”

卻是吳寧道,“不!是75億。”

“嗯?”

吳寧,“70億操作暢想,5億石頭有別的用處。三石公司賬上還要留資金運轉,加上收購后的支出,差不多還得5億,總共是80億。”

“目前,公司賬上只有5億,所以缺口是75億。”

老秦笑了,“別管是70億,還是75億,35兌現不出這么多啊!”

只見吳寧再次淡然一笑,“所以,我才要求老北幫我第二個忙。”

“什么忙?”

吳寧,“把我持有的5三石股份,一并收了。”

老秦再次震驚,“你!!你瘋了!?”

吳寧冷然,“都說了,我出去最合適!那既然要出去,也要切割關系,這份股權不能留的。”

吳寧,“加上我這5,應該夠了吧?”

老秦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什么。

呼吸有些粗重,“你想好了?股權一出售,你就和三石、和你那幫小伙伴,沒關系了!”

吳寧一笑,“沒關系是好事,才保險。不是嗎?”

露出一絲孩子氣的笑容,“我告訴您一個秘密,我出去就會換國籍。”

老秦,“!!!”

他居然連這么計劃好了?

良久,咬了咬牙,“好,我們答應你。說第三個要求吧!”

吳寧頓了頓,“第三件事就是.....”

“別告訴他們,他不會讓我這么干。”

縱使老秦,在剛剛這段時間,已經被吳寧震驚了不止一次。

當他說出要保密的時候,老秦還是心口一緊。

吳寧做事真的是滴水不露,連他都找不出破綻了。

可是,為什么老秦就高興不起來呢?甚至心口堵得慌。

怔怔地看著吳寧那張稚氣未脫的臉,老秦有點懊惱。

懊惱自己一直把吳寧當個熊孩子。

懊惱,沒有早一點發現這小子的優點。

早一點看清他的擔當,看清他的智慧。

突然有點上頭,面色潮紅,想要大吼出聲。

就問一句:“還有誰!?”

兒郎濟濟,風華正茂!

還是成群結隊!

還、有、誰!?

誰頂得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