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41章 這又是什么騷操作?

第41章 這又是什么騷操作?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41章 這又是什么騷操作?

車子滑行在尚北并不算寬闊的街道上。

看著街兩旁沉浸在年味中的城鎮百姓往來穿梭,老秦和吳寧再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享受著。

到齊老爺子家門前,唐奕、齊磊,還有趙維,正在門口踢著雪,聊著天。

吳寧下車,唐小奕自是罵罵咧咧,“讓你跟我一臺車吧?這個慢啊!”

吳寧則是推了推眼鏡,緊了緊羽絨服,“等會兒能死啊!?”

“嘿!”唐小奕瞪了眼,“又沒收拾你了,是吧?”

說著話,瞪著眼,一副不服就干的架勢。

而吳寧立馬就慫了,“你看看,急啥?等你哥我不是應該的嗎?對吧?”

唐小奕占了上風,自是嘚瑟,“這態度還差不……”

話還沒說完呢,卻是吳寧已經不知不覺地上到他背后,猛然一個前沖,勒著大脖一掰,就把唐奕撂倒在路旁的雪堆里。

“來!!你再叫喚兩句!還叫喚不叫喚!?”

招呼齊磊,“石頭,上!”

唐奕被陰,一邊罵罵咧咧,一邊瞪著笑呵呵正往前湊的齊磊,“操,兩個畜生!”

咋呼呼救,“維子哥!!幫忙啊!”

卻見趙維呵呵的樂著,也不上前,“你們哥仨兒的事兒,別叫我!”

只是嘴上這么說著,腳底下卻踢起陣陣雪霧,揚的唐奕滿臉都是。

“三個畜生!”

老秦就坐在車上沒下去,嘴角不由揚起弧度。

剛剛在車里和他說話的是吳寧,而現在和幾兄弟打成一片的是吳小賤。

齊家子女今年回來陪老爺子過年的不多。

生活就是這樣,不能盡善盡美。

從齊家這邊來說,當然希望年年都齊全的回來報道。

可是,齊磊那幾個姑姑連著回來了兩年,今年要是還回來,那公公婆婆那邊就該有意見了。

所以,除了齊磊一家三口,還有齊磊的兩個叔叔回來了,八個女兒只有老八齊玉錦在。

原因嘛…齊玉錦在這個年代已經正式步入大齡剩女的行列,她也沒別的地方去。

不過,好在今年外人比較多,齊玉錦算是逃過一劫。

連齊國棟都定婚了,雖然今年太忙沒能完成老爺子定下的結婚抱孫子的宏愿,可也算解決了婚姻大事。

唯獨她,三十了還單著。

有外人,齊海庭也不好說她啥。

總體上來說,這個年過的還是挺熱鬧的。

老爺子聽說大孫子要賣了一部分買賣做大事兒,不但沒潑冷水,反正鼓勵齊磊,“年輕人就該想咋干就咋干,爺支持你!”

對于賣掉30支付這個決定,齊國君和郭麗華知道之后,也沒什么意見。

父子倆趁著沒人聊了一下,聽了齊磊的一些理由之后,齊國君是支持的。

這期間,吳寧也和吳連山進行了一次父子間的深談。

誰也不知道這兩父子到底說了些什么,不過,事后吳連山有點亢奮。

大飯亦多喝了兩杯,還和齊國君勁兒勁兒的。

不無驕傲地對齊國君念叨,“我家寧子,不比石頭差!”

這話聽的齊國君沒啥,可唐成剛有點招架不住了。

看唐小奕怎么看怎么不順眼,差點手癢。

心中大罵,他娘的!你給老子爭點氣啊!

年后,常蘭芳等人便開始完善整個收購計劃。

一連七天下來,卻是卡在了一個看似不起眼,卻很重要的問題上。

那就是,整個收購計劃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簡單來說就是:

第一階段:打通香港暢想。

也就是,先從股市,再各個擊破小股東,逐步吃進香港暢想的股份,直至最后,拿到香港暢想,也就是實體電腦制造的控制權。

但是,問題來了,就股市這關就過不去。

這不是電視劇,更不是鄭少秋的《大時代》,可以把股市操盤極度簡化到觀眾看得爽就可以了。

只要開始操縱股價,暢想會馬上作出反應,并做出不可預測的應對手段。

當暢想發現,有人試圖從二級市場介入的時候,他們為了保住公司利益,很可能不惜動用現在的資金來保價,保公司。

一旦進入公司中控者與侵略者的僵持階段,那短時間內就很難分出勝負,甚至公司保衛者的贏面要大得多。

因為,他們手里能出的牌比侵略者多得多。

也就是說,其實第一步——股市,是最難走的。

這一點上,王文利給出的建議是,“要找到一個絕對可靠的操盤高手,盡量避免暢想因為過度緊張而過早介入。”

齊磊問道,“王姐,你不行嗎?”

王文利則道:“我可以,但是,不敢保證百分之百的掌控局勢。因為在這種局里,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這個操盤手要天然的不被警覺。而我不具備這一點。”

這道理很簡單,如果是一個在港股長年從事證券交易的股票經紀突然開始操縱暢想股價,那暢想即便知道了,甚至知道自己會有一些損失,也只會當成是正常的做空牟利。

再比如,如果是暢想身邊的一個熟人去做這件事,暢想也會放松警惕,正常的股市規則而已。

可是,如果換了王文利這個陌生人突然殺進去,做空吃進,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暢想完全有可能做出不一樣的判斷和反應。

齊磊大概明白了王文利的意思。

老秦此時則道:“我們倒是可以提供幾個符合條件的人選,不過.....”

老秦想說,即便這樣,也無法百分百確保暢想不反制。

卻不想,齊磊此時陷入了沉思。

因為,他也想到了一個操盤手,一個符合王文利所說的一切條件,而且沒有人比這個操盤手更適合的存在了。

只不過……

“給我點時間,我有個人選,讓我好好想想!”

眾人看向齊磊,“誰啊?”

只見齊磊已經沉浸在思維的閉環里,整個人都陷了進去。

不過,還是本能地報出了一個名字,“德盛銀行”

老秦突然一瞪眼,“誰?”

其他人也是一腦門子問號。

“德盛?沒搞錯吧?”

即便在座的很多人不知道齊磊和德盛的過節,但也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暢想的柳紀向和德盛之間有往來。

你去找德盛?德盛不得把你賣了?

然而,齊磊已經不再回答了。

沉默了足足有半個鐘頭,突然對老秦道:“給我整一份德盛在中國的詳細資料。”

老秦差點沒笑出聲兒,還真挑上德盛了?不過這也簡單。

打個電話的事兒,一會兒工夫,傳真就發到蓮花集團了,唐爸親自去取回來的。

齊磊拿到資料,如獲至寶。

借助資料,再把自己前世的一些記憶片段套入進去。

整整一天的時間,直到晚間,齊磊一聲怪叫,說不上是興奮,還是激動:“就德盛了!”

大伙兒一臉懵,“德盛?怎么想的呢?”

“為什么就是德盛了?”

“人家…會幫你搞柳紀向?”

這不是耗子給貓當三陪嗎?

掙錢不要命了!

二月初,也就是臨近正月十五之前。

林晚簫回了深圳,第二天就和老秦一起去了香港,注冊了一家名為奇石科技的計算機零部件代理公司。

而齊磊這邊,則是通過三石公司正式渠道,聯系了德盛投資集團駐大華中地區的辦事處。

以個人名義,邀請德盛派遣負責人來哈,進行商業洽談。

這事兒就新鮮,三石公司要求德盛洽談?還是齊磊發的邀請。

德盛大中華地區的幾個主要負責人接到邀請函,坐在會議室里憋了一上午也沒想通,齊磊怎么會找他們?

尤其是那個當初和董戰林一起去過尚北的那個文經理,牙都咬掉了。

“這是什么路數?”

在他看來,齊磊就算下地獄去找魔鬼做生意,也不會找到德盛吧?仇都結那么深了。

要知道,德盛在齊磊身上吃的最大的一個虧,就是因為齊磊而失去了孟山都的合作。

你想啊,本來是去尚北幫忙的,孟山都就是個吃瓜群眾。

結果,忙沒幫怎么樣,卻丟了整個大中華地區的科研采樣團隊,那可是孟山都最頂尖的轉基因專家團隊啊!

要是不集體叛變,也許轉基因大豆的成果都出來了。

現在還在和香港那家挖墻角的公司打官司,而且前景極不樂觀。

為此,孟山都直接就和德盛掰了,轉而去和匯豐合作。

此次德盛損失極大,全因為這個齊磊。

現在他還有臉找上門來?

“怎么辦?”德盛大中華地區投資總裁戴維斯看向文經理,“你是最早和這個小齊總接觸的人,由你來決定吧!”

文經理心里想罵娘,他決定?他當然是讓齊磊有多遠死多遠!

可是,戴維斯是他的頂頭上司,既然這么問了,那就是戴維斯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要是把個人恩怨加進去,那才是找不自在呢!

沉吟甚久,“我去見他!”

戴維斯聽罷,滿意地笑了笑,“文,你是一位合格的管理者,在投資行業,能給你帶來利益的就是朋友,只有那種毫無瓜葛的才是敵人。”

“顯然,你很清楚這一點。”

夸獎完,又道,“讓賈馬爾陪你去吧!他剛到中國,還不熟悉,正好去長長見識。”

看向下首的賈馬爾,“你要與文好好配合,看他是怎么把敵人變成我們的客戶的。”

賈馬爾笑著點頭,“文是我的前輩,您放心,我一定全力配合。”

文經理:“……”

有些無奈,可也毫無辦法。這就是職場,戴維斯終究還是不放心他。

于是,二月四號,文經理和副手賈馬爾專程來到哈市,并在三石公司的安排下入住馬迭爾酒店。

這里和三石公司有伙伴協議,一般的商務客戶都住這兒。

第二天,文經理在馬跌爾商務廳中與齊磊見面。

看到這個昔日讓他頭疼不已的年輕人,文經理盡管保持著表情上的專業,可是內心卻是無法平靜。

心道,但愿這個惱人的年輕人能給我帶來業績。

上前握手,“小齊總讓人刮目相看啊!”

語帶雙關,既點出了齊磊之前給德盛帶來的麻煩,又夸獎了他有魄力找上德盛。

雙方握手落坐,對于文經理的恭維,齊磊淡然一笑,“過去的事兒了,文哥別放在心上。”

“這不就給您賠罪,還送禮來了嗎?”

文經理一怔,賠罪?送禮?什么禮?

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不太明白小齊總的意思。”

齊磊,“資金周轉不開,找你借筆錢,行嗎?”

文經理差點沒氣樂了,這是送禮?好像是有求于我吧?

表面不動聲色,“還是不太懂小齊總的意思。”

齊磊則道!“很簡單啊,我正缺錢,德盛借我點,我再還你個人情唄!”

“人情?”文經理眼珠子轉了轉,來了興致,“什么人情?”

就見齊磊笑道:“我拿30支付的股權質押,貸款150億。”

“方式可以是有選擇權借款,兩年期。兩年之后,德盛可以選擇接收三石公司的還款,或者用40的30支付股權做為還款。”

“這個人情夠大了吧?”

文經理心跳都漏了一拍,第一反應是天上掉餡餅!真舍得!!

第二反應是:你特么在逗我!

關鍵不在貸150億,30支付現在不值150億。

關鍵在有選擇權借款!

兩年之后,40的30支付股權?誰都知道價值絕對遠超150億,這筆買賣絕對不虧。

那為啥說齊磊在逗他呢?因為這個事兒就不可能。

不是齊磊不會傻到算不清這筆賬,而是德盛就拿不到40的30股權。

原因是,國內有金融管制。

外資金融機構在國內從事金融業務,開辦金融公司,占股比例不能超過30。

你怎么給我40?這就是空頭支票。

再說了,就算兩年后,突然國內放寬了外資金融政策,德盛能拿到這40,那對于德盛來說也吸引力不大。

就算齊磊想給,德盛還不一定要呢!

這就不是賺錢不賺錢的問題。而是……

別忘了,已經有國資銀行介入30支付了。

之前那1.4億收購5.6的的30支付股份,與其說是入資,不如說是對所有人的警告。

警告30支付,警告那些覬覦這塊肥肉的金融機構,別動歪心思!

那德盛還進來干什么?找收拾呢?

這是中國的地盤,他一個外資還沒那么猖狂。

把金融做到德盛這個地步,他們已經不是靠著做一點金融產品來盈利了,他們靠的是吃準各個國家的政策和風向,靠政策盈利。

這才是大道!

所以,觸及紅線的問題,德盛絕對是謹慎再謹慎。

文經理心說,小齊總啊小齊總,你這是拿德盛當傻子嗎?還是拿我當傻子啊?

這筆貸款,他要是一時沒忍住誘惑答應下來,那文經理在德盛的事業也就結束了。

德盛不養廢物!

有點生氣,帶著期待來的,可是齊磊明顯沒有誠意。

剛要出言譏諷,突然又是一怔,不對,這么拙劣的伎倆,不像是齊磊的手筆吧?

現在,哪個生意人把齊磊這顆橫空出世的超新星當傻子,那誰就是傻子。

哪個生意人又不在研究,齊磊近幾個月以來的一系列操作。

他不可能用出有明顯漏洞的騙術吧?

文經理一下又縮了回來,極速思考。

既然他知道德盛根本拿不到40.,那他的用意是什么呢?

是留出討價還價的空間?不像!用這種方法留空間?讓人厭惡。

那是……

突然想到一種可能,剛剛齊磊說“送人情”。

猛然抬頭,“小齊總,是不是知道不少上層決策的消息啊?”

就見齊磊玩味一笑,沒正面回答,“我聽說,德盛在和幾家國內企業組建一家證券公司,正在申請綜合牌照?”

文經理:“!!!”

確定了,幾乎可以確定,齊磊80知道一些上層決策。

文經理,點了點頭,“德盛高華!”

這在業內不是什么秘密,德盛確實在組建一家證券公司,應對的其實就是國內針對“外資持股限制在30以下”的政策。

齊磊把話頭拐到這來兒,等于是明告訴文經理,他確實知道一點政策的東西。

這就是齊磊所謂的人情了。

至于這個人情大不大?

首先,德盛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外資金融機構,也是最早在中國金融市場開始布局的外資銀行。

95年就開始了。

只不過,還是金融管制的原因,使得德盛沒法在內地大展拳腳。

這只華爾街之狼一直在尋找機會,尋找進入這塊未來全世界最有潛力的“獵場”的機會。

從德盛內部的分析判斷上來看,大陸開放金融市場、放寬外資金融管制是早晚的事兒。

尤其是加入世貿之后,必然要轉變風向。

而當東風吹起的時候,誰在這片“獵場”擁有領地,誰就能搶占先機。

所以,德盛在花旗、匯豐等國際資本還沒回過味兒的時候,就開始了內地布局。

最開始,也就是前幾年,就有人找過德盛,成立一家聯合金融機構,只不過那個時候德盛對30的持股比例沒興趣。

德盛要的是絕對的掌控權,只有這樣,他們才能放開手腳,用西方先進的金融手段收割內地金融市場。

于是,一直拖到2000年,正式加入世貿,德盛覺得時機差不多了,才開始德盛高華的籌建。

當然了,目前的德盛高華依舊是無法突破持股30的桎梏。

但是,都說了它是一只狼,而且是從華爾街出來的惡狼,自然有辦法提前布局,并且適度的繞過一些規則。

而齊磊這個消息,真的太重要了,說明德盛的方向是對的。

這個人情,真不小!

“小齊總!”想到這里,文經理即便對齊磊有一些個人的情緒,也徹底回歸職業經理人的專業素養,,態度徹底變了。

就像戴維斯說的,資本嘛,只要有利益,那就是朋友!

笑容燦爛,“我覺得,我們能好好談一談了。”

齊磊也回了文經理一個燦爛的笑容,“我也是這么覺得的。”

文經理,“說吧,小齊總是什么打算?”

什么150億,40股份的事兒,文經理提都沒提。

那是只一個還人情的引子,是句玩笑,他還不至于傻到,認為齊磊會把這么大一塊肉放出來。

齊磊也不繞了,也不提那40的事兒,而是說出了實際的需求。

“20億,用10的股權質押。低息,最好無息,兩年期還款。”

文經理沉吟,“有點不合理。”

這10僅僅只是質押,齊磊只要還錢就和德盛沒關系。

問題是,現在30支付的10可不值20億。

而且,這還不是問題的關鍵。

突然道:“能問小齊總一個問題嗎?”

齊磊,“可以啊!”

文經理,“我很好奇,三石公司資金應該很充裕吧?做為國內最賺錢、且無負債的公司,似乎沒有借20億的必要吧?能說說這筆資金的去向嗎?”

這才是關鍵,你無緣無故的借20億做什么?

“這……”齊磊猶豫了起來,“這個,德盛關心的有點多了吧?”

文經理皺眉,齊磊越不說,他越生疑。

“小齊總,即便是德盛答應借這筆錢,也有權了解資金的大概去向。”

只見齊磊聽罷,有些為難,“這個事兒....就一定要追究嗎?”

見齊磊猶豫,文經理當下使用談判技巧,窮追猛打,“小齊總,這是必須的!請你要認清這一點,繞不過去的,我們要為資金安全負責。”

“好吧!”齊磊聞言攤手。

文經理以為他的追擊奏效,卻不想齊磊來了一句,“那我想談判只能到此為止了。”

“嘎!?”

文經理鴨子叫都出來了。

操,能不能按套路出牌?咋就結束了?

可是,表面上又不能表現出來,“那....非常遺憾。”

非常遺憾又咬碎一口牙,太特么氣人了!

不過沒猶豫,起身就走。

這也是技巧,不能有一點軟弱。

第一場會談就這么不歡而散了。

回頭想想,文經理都蛋疼,這都談了個啥?

可是,又急不得。他現在能做的只有兩件事:

第一,和三石公司耗下去。

文經理有這個底氣,國有銀行入股30支付的操作,說白了就是搶,讓三石公司與國內銀行的關系鬧的很僵。

如果齊磊急用錢想貸款,那只有地方銀行和外資銀行這兩個選擇。

而國內的地方小銀行,面對這么大的貸款金額,利息等等條件又一定十分苛刻。

別忘了這才2001年,40億不是個小數目。

所以,齊磊選擇其實不多。

第二,他必須要搞清楚齊磊貸這么多錢干什么。

不光是好奇,而是文經理和副手賈馬爾商量過后,一致認為,齊磊借這筆錢的目的絕對不簡單,而且很可能與德盛有關。

不然,他不會反應那么大,只是問了幾句就終止談判了。

他在隱瞞什么?

于是,文經理一邊比耐心,一邊關注三石公司的動向。

三石公司。

會議室中,南老急的團團轉。

“完了完了完了!德盛起疑心了!”

南老畢竟是搞技術的,心有沒有齊磊這幫人臟。

有點沉不住氣,“小石頭,找德盛真的對嗎?”

南老很想不通,德盛一旦知道三石的真正目的,他會不去和柳紀向打小報告?那你還談什么收購?

對此,齊磊緊咬牙關,“南大爺,您不懂他們這些從華爾街出來的狼他們沒有朋友,只看準利益!”

“只要利益足夠大,親爹都能賣!”

南老不說話了,頹然坐在椅子上,“只能寄希望你是對的了。”

吳寧則是看著齊磊,不去糾結找德盛到底是對還是錯,“下一步怎么辦?”

齊磊,“等!等他們自己警覺!”

吳寧皺眉,“警覺?”

齊磊,“三石要進電腦制造業的事兒,只能他們自己去挖掘。我們說了,反而會誤事。”

吳寧明白了,沉吟了一會兒,突然道:“讓他們去挖掘,還不能做的太刻意,對嗎?”

齊磊,“對!”

南老又有點著急,“這也太難了吧?”

哪成想,吳寧來了句,“不難,交給我!”

說完,抓起齊磊的電話,從手機的電話簿里調出一個號碼,就撥了過去。

齊磊怔怔地看著吳寧,有點好奇,他有什么辦法?

就聞吳寧對著電話:“喂?是極光網吧連鎖的張全安先生嗎?”

“我是三石公司的,找您商量個事兒,能提前幾天來哈市,把代理采購合同簽了嗎?”

“對,最好后天,您和廣總一起過來。”

“其他人就算了,以后有機會吧,現在不太方便。”

“哦,對了,給您換了個酒店,馬迭爾那邊不太方便,換到麗華酒店行嗎?那邊的環境也很好。”

一通電話過后,吳寧把手機甩給齊磊,迎上齊磊的笑臉,攤了攤手,“多簡單啊!”

齊磊點了點頭,“多簡單啊?我都沒想到!”

南老那卻是不太理解,“這就行了?”

就見吳寧看過來,“行了!”

南老,“要不....拉著張全安那幫人到馬迭爾轉一圈吧?萬一德盛沒注意到呢?”

吳寧,“不需要太刻意,現在剛剛好。”

“我要是德盛,一定會注意到這些細節。這就足夠了。”

既不打草驚蛇,又能起到提示作用。

就這樣,兩天之后,極光網吧、順騰網吧的張全安、廣子晉再次來哈。

而一直緊盯三石的文經理終于發現了一些不尋常的舉動。

極光網吧連鎖和順騰連鎖的兩家老總,出現在三石總部!

這兩家跑三石來做什么?

而且,奇怪的是,馬迭爾不是三石公司接單商務客戶的酒店嗎?

可是,文經理并沒有在馬迭爾看到這兩個人的身影。

也就是說,兩個人被三石公司安排在了其它酒店,這是為什么?

這道分析題其實不難,兩家與三石可以交換的利益都是明擺著的。

盤古系統、三石管理軟件,這是兩家網吧連鎖所需要的。

那三石能從他們身上得到什么好處呢?三石需要設備供應。

可是,二十億啊!

這么大一筆錢,就不是尋找供貨商那么簡單了吧?他們自己都能做供貨商了。

而且,為什么不能和自己說?齊磊為什么反應那么大?直接就不談了?

因為德盛和暢想的關系?德盛和暢想關系密切,不是什么秘密…

一連串的推理之后,文經理馬上得出了一個最大的可能。

三石要自己做電腦組裝!

否則,不管他做什么,都用不到20億。

想到這兒,文經理都笑了。

對賈馬爾道:“年輕就是年輕!生意是生意,只要能給德盛帶來利潤,誰會把私交帶入到生意里呢?”

賈馬爾點頭,“文,你果然像戴維斯說的一樣,是個專業的經理人。”

好吧,這夸的文經理有點蛋疼。

公是公,私是私,他也是被逼出來的。

要是賈馬爾不在身邊,也許就是另一個結果了。

淡然一笑,“等著吧!如果三石真的想做電腦組裝,那他們早晚會找上我們。只有我們才能借他錢!”

又熬了兩天,齊磊那邊終于按耐不住了,主動來找文經理。

“文哥,一句話,這個錢能不能借?”

文經理心中暗笑,這一回合他贏了。

依舊堅持原則:“能借,但我要理由。”

齊磊,“那再加20億,40億的貸款,能借嗎?”

文經理一滯,怎么突然又加倍了?

給齊磊讓座,“小齊總,別急,坐!”

齊磊坐下后,他才笑著道:“怎么說呢?20億和40億對德盛來說都是一樣的,但是我還是需要資金去向。”

見齊磊為難之后,文經理又道:“這樣吧,既然小齊總為難,那你也先別說了,我先猜一猜,可以嗎?”

只見齊磊立馬警惕起來,“你知道了?”

文經理得意一笑,“小齊總,沒有不透風的墻,你要相信德盛掌握消息的能力。”

“讓我來猜一猜吧!三石想自己生產PC設備?徹底解決被卡脖子的困境?”

齊磊大驚,“你!!”

文經理馬上擺手,“小齊總別擔心,聽我說完!”

“做為德盛的大區經理,我的首要職責是為德盛謀求發展,而不是個人的得失!”

“雖然,我本人與董戰林、還有暢想的關系都不錯,與小齊總也有過一些不愉快。”

“可是,職業操守我還是有的。”

“我不會把從小齊總這里聽來的消息,轉手告訴你的競爭對手,或者干脆就是仇家。”

“請你相信德盛的專業水準!”

齊磊似乎稍稍放下心來,心說,我信你個大頭鬼!不說?

不說是因為你從老子這得到的好處更好,否則你以為他不說出去?

面上還是驚魂未定之態,似是沉吟甚久,一咬牙,“無所謂了!”

抬頭看來,“我今天來就是說這個事兒的,你既然猜到了,那就倒省事兒了。”

文經理點頭,“其實你早說,就沒這么多麻煩了。”

“這樣!”文經理大方道,“不沖別的,就沖小齊況之前透漏的那個消息,最后不管貸多少,這個錢,德盛一定貸!”

齊磊一聽,長出口氣,“那....最好!”

文經理,“不但如此,我們在國外和許多廠商也有合作,還能給小齊總提供一點經驗。”

齊磊,“這倒不用。”

轉回正題,“那就不啰嗦了,40億!能貸嗎?”

文經理,“能說說為什么突然又翻了一倍嗎?”

這又是一個讓他關心的問題,這兩天文經理也沒閑著。

他分析了三石公司這一年的網吧業務,去年的設備采購量是32萬臺,按照正常的增漲率,2001年,三石公司的設備需求起碼在要40萬臺。

如果他們想自己生產,那生產線產能起碼需要年產50萬臺才夠。

而建一家從研發到全自主的電腦組裝廠,差不多就是20個億的投入,正好佐證了他的猜測。

只是沒想到,怎么今天齊磊一來,就翻倍了呢?

40億可不是多了的問題,而是多太多了。

“能說說原因嗎?”

齊磊一咬牙,“能!原本我是打算建一個夠三石公司自給自足的生產基地。可是.....”

文經理突然一驚,想到了什么。

結果,齊磊馬上驗證了他的猜測,“結果現在計劃有變。”

看向文經理,眼神中滿是得色,“我手里有年需求140萬臺以上的訂單啊!”

“多少!?”

文經理一下躥了起來,嚇著了。

齊磊,“140萬臺!”

文經理怔在那兒看了齊磊好久,突然道:“對不起,我要離開一下,小齊總等我一會兒。”

說完,文經理回到臥室,關上門,似乎和賈馬爾在爭論著什么。

隨后又打了一個十多分鐘的電話,足足有二十分鐘才出來。

“小齊總確定.....140萬臺?”

齊磊也不廢話,從隨身的包里拿出一份合同副本。

文經理一看,呼吸都急促了,確實是140萬。

這是張全安、廣子晉代表網吧協會和三石公司簽訂的設備代理合同。

一下全明白了,極光和順騰來三石公司原來是來簽合同的。

140萬!還是從暢想手里搶手的

那是不是....

文經理慶幸剛剛打了那個電話。

因為有了這張140萬的合同,那就不是40億貸款的事兒了,這是筆大買賣!

齊磊,也瞬間升級了好幾個檔次。

從齊磊的角度,他需要40億貸款。

可是從德盛的角度,這筆貸款的意義,140萬臺電腦的意義,比40億本身要大得多。

是不是有點迷糊了?

馬上就知道為什么文經理這么激動了。

這時,齊磊有些不耐煩的聲音傳來,“40億!20的30支付股權質押!兩年期,你就說行不行吧?”

文經理坐下,正式開始第二論談判,“條件.....不合理!”

齊磊也不爭辯,“所以文經理可以開條件啊!”

文經理大笑,“痛快!”

也不廢話了,“40億低息,或者,干脆就無息借款。但要,質押30的30支付股份。這點我也沒辦法,德盛要保障資產安全。不管未來30支付值多少錢,那也是未來的事兒。”

“而且,德盛真的沒有染指30支付的欲望。”

單單一個國有銀行的背景,就讓德盛保持了清醒。30支付前景是不錯,可是,沒必要在中國的地盤上和國資銀行過不去。

齊磊似乎在想,可在文經理看來,他其實不用想,140萬的合同都簽了,不借不行。

“可以!”齊磊最后還是答應了。

“另外……”文經理還沒說完。

“還要附加一筆2.68億美元的有選擇借款。”

齊磊聽到這兒,挑了挑眉,“2.68億美元....怎么還有零有整的啊?”

文經理卻是神秘一笑,“40億的無息貸款,我不記前嫌幫小齊總搞定了。那齊總是不是也應該幫我一個忙啊?”

齊磊一滯后,似乎明白了什么。

“原來是這么回事。”

笑道:“如果我聽到的消息沒錯,貴集團在組建的德盛高華其它那幾家股東,也是與德盛有2.68億美元的債務吧?”

只見文經理低頭淡笑:“小齊總不愧是商業奇才,看的通透啊!”

“沒錯。”也不隱瞞,“這就是德盛的另一個附加條件。這2.68億美元,三石公司必須注資到德盛高華,成為聯合股東。”

“而當貴國放開外資金融政策之后,德盛有權將這部分股權,做為2.68億借款的還款抵償。”

這才是德盛的真正目的。

也是只占30股份,卻能控制德盛高華的根源所在。

算上三石公司,德盛高華一共有6家股東。

如果你看到這六家股東的名單,就會馬上明白很多事情。

最大的股東,不是德盛,而是暢想控股。

沒錯,這里面有柳紀向的參與。

第二大股東,才是德盛。

后面還有志華投資,這就是前幾年找德盛要合資,但是德盛沒興趣的那個。

然后是,林遠農業,國內的一家大型糧農企業,總經理是——董戰林。

興舟投資,一家香企證卷公司。

最后是三石公司。

首先,為什么暢想是最大股東?如果加上三石,重新分配股權的情況,暢想預計依舊可以達到30的占比。

那是因為,德盛要扯虎皮拉大旗。

在這個年代,對外資金融機構還是很敏感的,也很警惕。

所以,德盛需要一個擋在前面的大旗。

德盛想中國市場想瘋了,可是奈何管制太嚴,不可能讓你一個外資金融機構來呼風喚雨,只能拉上暢想。

畢竟暢想是最大股東,誰來查,都可以把暢想推到臺前。

“你看老板是暢想,中科院國資,我德盛只是提供國際專業的金融經驗。”

而暢想之所以和德盛一起,也是賺個好名聲。

這可是國內第一家合資的金融機構,有里程碑式的意義。

柳紀向需要這個第一的名頭,不然改革先鋒的美譽哪來的?

其次,文經理為什么非要自己出錢讓三石入這個股呢?

因為除了暢想控股,其它的四家股東——志華、林遠、興舟、三石,入股的資金都是2.68億美元。

而且,這幾家恰好都和德盛有2.68億的債務關系,恰好借貸方式就是:有選擇權借款!

也就是說,德盛有權力選擇四家公司用資金還款,也可以選擇用德盛高華的股權來償還借款。

現在明白了吧?

除了暢想這張虎皮,剩下的股東都在德盛的控制之下。

德盛既可以借暢想的名頭介入國內金融市場,又可以掌握德盛高華的實際控制權。

而等到政策一放寬,沒有了30的限制,德盛又能馬上通過借款協議,收回幾家小股東的股權,真正的掌握德盛高華的絕對控制權。

到那個時候,暢想這張虎皮就沒什么實際用處了,可以靠邊站了。

而在后世,齊磊的那個時空,正是金融政策放寬之后,德盛進行的以上操作,瞬間領先其它華爾街同行。

這頭兇殘的華爾街之狼,也是直到這個時候才露出了獠牙。

當時,它是唯一在內地擁有綜合金融牌照的外資企業,馬上開啟了瘋狂收割a股,多線出擊農業、房地產,全面收割中國市場的獵富之路。

這期間,由于德盛在世界范圍的影響力,對期貨及金融市場的操縱能力,它還有著其它困內金融企業所不具備的能力。

那就是,可以借力國際期貨市場,反過來影響國內的金融市場。

舉個例子,德盛曾經盯上雙H集團的股票,先是在股市做空,使得雙H股價大跌,借機大量買入。

然后,反過來去國際期貨市場哄抬飼料價格

雙H的主業就是豬肉,國際飼料價格大漲,使得豬肉價格連帶瘋漲,雙H股價自然也跟著瘋漲。

最后在金融危機前夜,德盛套現離場,留下一地雞毛。

像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西部礦業、中航油、中國遠洋、深南電、南方航空、東方航空、國航、太子奶業等等等等,全部有德盛的影子。

德盛在中國近十年的布局和隱藏,最后終于得到了回報。

而德盛高華就是它們最重要的一粒棋子,亦可以說是一切的根源。

至于為什么要拉上齊磊?那是另外一個故事,馬上要揭曉的一個大生意。

齊磊聽到文經理開出的條件,眉頭再緊,“你把我和暢想,和董戰林扔到一起,這不找打架嗎?”

文經理當然知道這三家不和,不過,為了更大的利益,他必須拉上齊磊。

沉吟片刻,“總有辦法解決嘛!”

齊磊又想了半天,“可以!”

“但是,我不以三石公司入股!”

文經理,“那以什么方式?”

齊磊,“我會注冊一家新公司,參與到德盛高華,可以嗎?”

文經理皺眉,這就心眼兒有點多了吧?

道,“法人是你?”

齊磊,“不是!”

文經理,“小齊總,這就沒必要了吧?”

你不是法人,你當我傻啊?

齊磊,“別急啊!我又不是在這摘干凈自己?真的就是不想和那兩家摻合!”

“這樣,我把未來的電腦業務放在新公司,能放心了嗎?”

文經理一聽,“這就沒問題了。”

卻是齊磊呲牙一笑,“那你的條件講完了?”

文經理想了想,“還有一個事兒,未來我們與暢想會在海外有一些業務,到時小齊總要是感興趣,也可以參與進來。”

齊磊皺眉,心中卻是激蕩,來了!

嘴上道:“什么業務?”

文經理笑了,“到時你就知道了。”

齊磊表面點頭,心里卻是暗道,“你不說我也知道!”

又暗自把兩人的對話仔仔細細的過了一遍,心說,差不多了,進正題吧!

齊磊,“文經理的條件都說完了?”

文經理點頭,“怎么?小齊總還有別的需求?盡管提!”

齊磊挑眉,“我還真有!不然我找你干什么?你真當我沒地方找錢啊?”

文經理:“???”

突然發現,好像不是他想的那么簡單。

“什么條件?小齊總說說看。”

卻見齊磊呲牙,獠牙盡現。

“我要德盛操盤,幫我拿下香港暢想的大多數股。”

我噗!!!

文經理一口老血,去你大爺的!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

轉念一想,也對啊!140萬的訂單,齊磊要是不鳩占鵲巢,他短時間內有錢也建不起來廠子啊!

所以,齊磊從一開始就不是想借錢建廠,而是暢想!!

即便文經理知道,齊磊拿到香港暢想,也只是拿了一空殼。

可這足夠了!

也比自己建廠方便得多,而且快速得多,能馬上解決140萬設備的問題。

愣愣地看著齊磊,“小齊總....好算計啊!”

哭笑不得,“你....你怎么會想到找我來辦這件事?你不怕……”

沒等他說完,齊磊打斷道:“文經理好好想想,這事兒德盛肯定不虧!”

文經理:“……”

就在文經理愕然的同時,賈馬爾卻是另一番心意。

他沒有文經理和齊磊那么多不愉快的交集,他馬上就意識到這筆交易德盛確實不虧。

什么暢想?什么柳紀向?

140萬的訂單一丟,暢想還不一定是什么樣呢!這個時候講交情那就是蠢。

不由提醒文經理,“文,我覺得確實值得考慮。”

文經理:“……”

好吧!他冷靜下來之后判斷,確實不虧!

思考甚久,文經理突然問了一句,“小齊總,如果你能拿到暢想的工廠,只是想解決內部訂單?”

卻是齊磊輕蔑一笑,“文經理太小看我了吧?”

“我當然想把它做大,做強!不但要讓柳紀向低頭,不但要稱霸國內,有機會,我還要去搶占國外市場!”

“哦!?”文經理一聽他有心進軍海外,登時來的了精神。

不著痕跡道:“國外市場,很難打通啊!”

齊磊扁嘴,做為難狀:“確實難啊!可難也得想辦法啊!”

“實在不行,在海外建廠!”

不等文經理說話,賈馬爾沒忍住搶白道,“倒不用那么麻煩。”

齊磊一滯,看向賈馬爾,“怎么講?”

賈馬爾笑了,“小齊總覺得,IBM這個品牌怎么樣?”

齊磊登時驚訝,“那是你們美國人的圖騰啊!怎么了?突然提起IBM做什么?”

賈馬爾,“有興趣嗎?”

齊磊都傻了,“你....你啥意思?”

賈馬爾不再多說,卻是文經理接過話頭,“這都是后話,等小齊總拿下香港暢想的電腦工廠,咱們再聊!”

“德盛也許可以給小齊總這樣一個機會!”

齊磊,“……”

現在一切都明了了。

德盛之所以要接齊磊進德盛高華,其實就是看中了齊磊140萬臺的訂單。

有了這個訂單,齊磊的組裝工廠一建起來,馬上就是國內第二,甚至第一,他就有了出海收購的資格。

而在齊磊原本的那個時空,這個位置是“長城電腦”的。

當然,文經理的預期中,三石也只不過是一個競爭對手,一個擁有入局資格的小角色。

但是,現在齊磊說他要搞暢想,那可就不一樣了,一下就躍升為莊家,是獵場中最肥的一頭羊。

那么比40億貸款更大的生意,到底是什么呢?

是IBM的pc業務!!

這才是德盛真正的目標。

在德盛有一句名言:“貪婪是一種長期投資。”

所以,德盛的企業文化就是很少看重眼前的短期小利,而是放長線釣大魚。

40億RMB的貸款對德盛這種國際金融巨頭來說,沒有多大的吸引力。

可是,拿到40億貸款的齊磊,卻絕對是一塊巨大無比的肥肉。

這才是文經理要齊磊入股德盛高華的原因,也是他答應幫齊磊拿到香港暢想控制權的原因。

他在等齊磊掉進更大的坑里。

前世的這個坑,是給暢想挖的。

事情的源頭要從IBM的PC業務日薄西山開始說起。

從九十時代未來開,在美國人心中如圖騰一般的IBM,在PC電腦業務方面就一年不如一年了。

沒辦法,后來居上的小弟戴爾各種騷操作,搞的IBM市場大面積流失,年年虧損,年年好幾個億美元打水飄。

IBM當然也想過自救,想了很多辦法,也請教了不少金融巨頭出謀劃策。

可是最后的結論都是:“癌癥了!放棄吧!”

不得己之下,IBM才決定出售PC業務。

至于怎么出售,這個咨詢和操作的任務就落到了德盛頭上。

然后,一場華爾街之狼的經典狩獵就開始了。

本來呢,BM是想把PC業務賣給倭國東芝的,這是ibm最佳選項。

東芝當時也樂壞了,太想要IBM的PC業務了。

然而,東芝身邊也有一個金融智囊,還特么是德盛!

你要放正常人眼里,那這事兒不就成了唄!

天時、地利、人和。

郎情妾意,還都找了一個媒婆,想吹都難啊!

兩邊都用德盛,兩邊還都有買賣的意愿,可是....要是這么就成了,那也太小看資本的貪婪了。

對于兩方的曖昧,德盛有著不同的想法。

這事兒不能讓它成!成了你們兩家高興了,我卻一點好處都沒有啊!得利益最大化啊!

這么大的并購案,可是不常有的,再不吃頓飽的,對不起華爾街之狼的稱號。

于是,德盛開始了騷操作,給東芝吹枕邊風,“你可不能收購IBM,那就是個巨坑,誰也救不了!要是有價值的話,IBM會出售嗎?”

東芝一聽真信了,那我還是別花這個冤枉錢了。

第一次和IBM正式會談,就堅決的表明了不想收購的意愿,而且十分堅決。

這事就黃了!

那不賣給東芝,賣給誰呢?賣給誰可以讓德盛拿到更多的好處呢?

當然是剛剛在國際上有點斬獲,一心想出國的柳紀向嘍!

可是問題又來了,賣給暢想能掙錢,可是操作起來卻非常有難度。

第一,暢想畢竟還是國資,不那么好忽悠。

第二,德盛在中國的影響力還不夠大。

第三,這個年代,對外來資本出海收購,國內的企業還是很謹慎的,國家也很謹慎。

對國外資本也是抱有敵意的。

是的,你沒聽錯,阻力不是來自米國,而是來自中國。

所以操作上,難度非常大。

這也是為什么IBM從九十年代末就開始出售,一直到04年暢想才完成收購的原因。

在原本的歷史里,德盛著實費了不少的力氣,經過一系列縝密的謀劃才達成的目標。

(這里就不水了,有興趣上網自己查,很有創意。)

當然了,在這次收購之中,暢想雖然有資金,可是資金還不充裕。

這就給了德盛大賺特賺的機會,吃完上家吃下家,中間還得給暢想提供點貸款,金融服務等等。

可謂是盆滿缽滿。

但是,計劃沒有變化快,現在又不一樣了。

齊磊蹦出來了,他要拿下暢想工廠,還帶著140萬臺的訂單,那要是讓三石公司收購了IBM.....這筆買賣更賺!

首先,這140萬臺的訂單,從暢想嘴里扣出來的訂單,股價必然動蕩,只這一項就能讓德盛在大賺一筆。

然后,齊磊入股德盛高華,成為德盛的傀儡股東,能進一步稀釋暢想控股的股份。

等到回收股份的時候,德盛的股權占比更高。

再然后,齊磊可不是國資,沒有暢想那么多阻力。

而且他有出海的意向,對IBM沒有恐懼。

這些前提條件會省去很多麻煩,躺著就能把錢掙了。

最后!也就最重要的一點。

齊磊比暢想窮得多啊!

他要是心大想收購IBM,那基本就只能靠貸款,靠德盛提供的金融服務才能實現。

比柳紀向來收購,掙的還多。

這一刻,文經理也好,賈馬爾也罷,都不約而同的拋棄了暢想,拋棄了柳紀向。

就像戴維斯所說,能帶來利益,那就是朋友,毫不相關才是敵人。

至于齊磊收購香港暢想,對德盛高華的股權有沒有影響?

想多了,暢想控股和香港暢想不是一回事兒。

齊磊能得到香港暢想,但他沒能力拿下暢想控股,對德盛一點影響都沒有。

此時,齊磊也在想,德盛成了他狙擊暢想的操盤手,這個局....越來越有意思了。

只是不知道,萬一我連暢想控股都一窩端了,成了德盛高華最大股東,不知道文經理會怎么想?

會不會殺人的心都有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