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39章 困難與機遇(三)。

第39章 困難與機遇(三)。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9章 困難與機遇(三)。

“我會搖人!”

這話說的,眾人竟無言已對。

而且仔細一琢磨,好像也是這么個道理哈。

只是,南老的神色有點不對,潮紅不退,胸口起伏,“真...真能殺回暢想?”

一句便反應了南老的心境,他用的是“殺回去”!

足見老頭兒有多激動。

可是,南光虹能不激動嗎?他應該激動!

十七年前,計研所出資出人創建暢想,柳紀向為總經理,南老為總工程師。

在暢想那十幾年間,傾注了南老太多的心血。

從南老研發的漢卡為暢想賺到第一桶金,隨后,南老又主持了芯片、程控交換機、漢字office、金融軟件等幾乎所有和技術有關的項目。

尤其是程控交換機,當年紅極一時,被官方采購,比HW的還提前一年獲得牌照并商用。

不夸張地說,暢想的初期的崛起,除了柳紀向的經營能力,離不開南老技術團隊的傾力支持。

那個時的暢想,形勢可謂一片大好。

用句后世時髦的話說,這特么是什么開局?

背靠計研所、中科院的人才、技術、官方地位,有純國有的金字招牌,還有漢卡、交換機帶來的大量資金,這就是夢幻開局!

再看看,HW是什么開局?

要知道,這個時候還是1988年,HW還在深圳的出租房里做代理呢!

這個時候,暢想有三個選擇:

第一,如果這個時候,繼續在程控交換機、通信領域走下去,那暢想就是老大。

未來和HW誰是國內通信設備的龍頭,還真不好說。HW能不能活下來,都要另說。

第二,走芯片發展的道路。

從88年到93年,五年時間,南老主持開發了5款ASIC芯片,已經積累了一定的芯片研發經驗。

雖然在性能上與西方還是有差距,可這是93年啊!即便有差距,也并不算大,起碼沒有后世那么大。

94年,南光虹從國家申請了數千萬資金,準備大干一場。結果,被柳紀向否決了。

如果暢想在芯片這條路上走下去,說不定又是另一個結局。

那可是從1988年就開始的芯片研究,比齊磊所在這個時間結點還要早十二年。

第三,系統研發。

通信、芯片兩條路被柳紀向堵死之后,南光虹當時的想是這樣的:暢想不搞通信,可以。做電腦,也可以,電腦領域也是大有可為的。

芯片和系統,這兩個都是出路。不讓做芯片,可以,也聽你的!那可以做系統吧?

94年做系統也是最佳時機,win95還在醞釀,linux的原始版本(一萬行代碼)才誕生三年。

可以說,在系統領域,我們的差距依舊是不大。

然后....

然后就沒然后了。

通信、芯片、操作系統,南老能大展拳腳的三條路,都讓柳紀向堵死了。

這就是技工貿還是貿工技的源頭。

在南光虹心里,他離開暢想,不僅僅是公司內部的斗爭,也僅僅是私有化的結果。

他在暢想,失去太多了……

夢想!機會!還有名譽!

最后換來的,只是兩年前,那次近乎屈辱的驅離。

是的,人們不理解,這個已經六十歲的老頭兒,到底在干什么?

像個幼稚的孩子,一次又一次的舉報,一次又一次的鬧,最后像個欲求不滿的潑婦般黯然離場。

很多老朋友也勸過南老,老柳只是在改革的道路上不得不選擇順從,別鬧了,消停點,大家都體面。

體面嗎?南老不知道。

可是他知道,他要的體面,暢想已經給不了了。

此時,南老頹然地摔在沙發上,枯槁一般的手掌不自覺的顫抖,眼白充血。

良久,方抬頭看著齊磊,“真能…殺回去?”

縱使齊磊無法理解南老的心境,可是依舊被其所感,無比莊重,“我、盡、力!”

齊磊連個大致的計劃都沒有,全靠一個瘋狂的想法撐著,自然是不敢給南老打包票的。

可是,“我盡力!”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

當初鼓動南老做系統的時候,他都沒說過“我盡力”。

三石公公司賬上一分錢都沒有,靠王振東他們輸血支撐到《傳奇》上線前夜的時候,齊磊也沒說過“我盡力”。

南老茫然看著齊磊,“盡力?不用盡力…”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能行就行,不行拉倒,咱不勉強!”

卻聞齊磊道,“盡力!就是我會動用和能用到的一切人力、財力,去做成這件事。”

“好…好啊!”南老長出一口氣:“盡力就好…別勉強,千萬別勉強!”

一旁耿大爺看不下去了,心說,你倆可別在這兒煽情了,一會兒老南頭兒血管都得爆了。

拉起南光虹,“走走走走,整兩口兒去!”

南光虹晃神兒,一下反應過來:“對對對,得整兩口!”

說著話,就跟耿大爺往出走。

周桃則在一旁操心,“耿大爺,你可別攢都他了!剛激動完,整...整啥整?!”

南老卻道,“少整點,高興!”

拉上齊國棟,“走!一起。”

齊國棟則是露出吊兒郎當的姿態,“這買賣做的哈,越來越刺激了!”

南大爺眼珠子一立,“嚴肅點!!你是老板,得有個老板樣兒!”

又補了一句,“雖然是掛墻上的。”

齊國棟:“……”

齊磊沒跟著去湊熱鬧,獨自坐在屋中想事情。

這個決定,一是被逼出來的,二是本能。

他本能地認為,140萬的訂單,應該能搞點事兒。

至于怎么搞,能不能成,那就讓林晚簫、常奶奶他們去想辦法了,他是真沒招兒。

過了一會兒,幾個上學的下了晚自習。

一進家就翻廚房,唐小奕見鍋是涼的,灶是冷的,就開始嚷嚷:“嚓!沒宵夜啊?石頭,你不咋行啊!”

這幾個貨已經慣出來了,晚上回來得吃一頓。

可是一進屋,見齊磊狀態有點不對,也就沒再咋呼。

吳小賤和徐小倩一左一右坐到齊磊身邊,“咋了?”

齊磊回魂兒,把大概的情況和幾個人說了一下。

然后,唐小奕就要瘋了。

“牛叉!我喜歡!太牛了!!”

吳小賤卻是皺眉想著什么,問了句,“希望大嗎?”

齊磊,“現在還不知道。”

吳小賤,“那…這事兒是必須做的嗎?”

齊磊沉吟,“嗯,必須做!”

就沖南大爺剛剛那個反應,他也得試試。

回答完,齊磊就去了廚房。

今天光顧著談事兒,確實沒給他們準備夜宵。

不過,煮幾袋方便面還是沒問題的。

過了一會兒,方便面上桌,一人一小碗,吃完可是美美的開始復習。

十二點左右,大伙兒陸續上床睡覺,吳小賤沒脫衣服,躺在床上想事兒。

唐小奕剛洗完腳,卻是依舊難掩興奮,還和吳小賤逼逼,“操!收了暢想多爽啊!干死老柳頭兒!”

吳小賤撇了他一眼,放在以前,吳寧多半是附和幾句,就算心情不好,也懶得搭理他。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想說教。

“瘋子。”

“啊?”

“長點心吧。”

唐奕一愣,“我咋地了?”

吳小賤,“沒咋,就是…”頓了頓,“反正再允許你瘋半年,之后就得幫石頭分擔點了,不能全指望他一個人。”

唐小奕臉一拉,“嚓!!你能不跟老唐一個調調嗎?他沒事就磨嘰這個,煩不煩?好像哥不知道似的。”

吳小賤卻是翻身,直視唐奕,“我是認真的。”

“上了大學,你不能再沒心沒肺的了,啥事兒都指望石頭,他吃不消的。”

唐小奕,“.”

吳小賤見他不說話,知道他聽進去了,“咱不說好的嗎?一起牛。你也差不多玩夠了吧?”

難得地囑咐唐小奕,“今年我出去了,你和石頭看家。多和石頭學學,幫他干點正事兒。”

唐小奕沒再乖張,苦著張大臉,“你說那個.....”

“石頭也要出去啊!我特么跟誰學去?”

卻是吳小賤搖了搖頭,“他出不去了。”

“啊?”唐奕沒聽明白,“他不是要出去嗎?陪老徐出去啊?”

就見吳小賤依舊搖頭,“出不去了。要是真的收了暢想,他就出不去了!”

唐奕,“.”

還是不太明白,“收了暢想,為啥就出不去了?”

有點懊惱,“操!!哥是不是真該干點正事兒了?”

“這兩孫子都開始玩腦筋急轉彎了,哥得跟上啊!”

其實,吳小賤說的不是腦筋急轉彎,很好理解。

齊磊做的事兒越大,就越難出去,有些人會不放心他出去。

況且,又是國資的暢想,又是國產系統的,出去確實有點不踏實。

出去溜達一圈兒還行,留學?還是算了吧!

另一個屋,齊磊和徐小倩膩歪在一起。

“絕對有‘C’了”

徐小倩,“滾!”

罵完又覺吃虧,瞥了眼齊磊,開現陰陽怪氣:“真是兄弟哈?”

“你不是說張洋天天念叨D嗎?怎么?你也想D了?”

齊磊笑了,“膚淺了吧?問題理解的一點也不透徹。”

徐小倩板臉,“什么意思?”

齊磊,“張洋那不是想D,他遺憾的是:沒有在寇大姐是D的時候就下手.....”

徐小倩一下反應過來,抬手給了齊磊一下,“一群流氓!”

齊磊笑哈哈的躲,還不忘嘴賤,“我就不一樣了啊!我是從B到C,再…”

“啊!!”徐小倩抓狂,“臭流氓,打死你!”

就見齊磊還是嘿嘿的賤笑,“流氓嗎?你應該盼著自家爺們兒在家里多流氓一點。”

最后徐小倩氣笑了,“到什么時候你都有理!”

回歸平靜,“你真的那么想進暢想?”

齊磊則是也冷靜下來,說出一句徐小倩沒想到的,“我原本是想自己從頭做起的。”

“啊?”徐小倩翻身正對齊磊,“你早就想做電腦?”

齊磊,“不光是電腦。”

打開了話匣子,“其實咱們的生意做到一定程度,就只有兩個選擇了。”

徐小倩一聽,蹭到齊磊懷里,“說說,想聽呢!”

齊磊,“互聯網公司想做到足夠大,只有兩條路,一是金融、服務;一是走高科技實體。”

“指望一個游戲行業、一個網吧就撐起三石的未來?不可能的,除非咱們開始割韭菜,否則做不大。”

繼續道:“所以金融是一條路,錢生錢才是大錢!”

“而網絡金融想賺大錢,就只能是西方資本路線,靠數學游戲去榨取底層財富。這條路,我不想走。”

徐小倩想了想,“嗯!不是人干的事兒,咱不干!”

齊磊:“所以啊,對于咱們來說,也就剩一條路可走,高科技實體。”

“要么有技術,將來靠收專利,打官司生存。要么有技術還有生產能力!只有這樣,才能站著把錢掙了。”

長嘆一聲,“我原本的打算是,等系統打開局面,我和小馬哥出去,一個在互聯網,一個找機會收點高科技公司。”

“等時機成熟,回過頭來自己做實業。”

“可是暢想這個事兒一出,我就琢磨,干嘛要從頭開始?咱先弄個代工廠不行嗎?”

徐小倩看著齊磊的面部的輪廓,有點癡迷,這家伙總是能想在前面。

有點替齊磊著急,“可是,真能收過來嗎?”

悻悻然,“我都懷疑,老北叔要是知道你要收暢想,他會不會再由著你的性子來。”

這是個很大的問題,老秦不是齊磊的私人保姆,他背后代表的是國家。

這個事兒如果他認為不合理,不會由著齊磊的。

包括其他人,林晚簫,還有穆正明,他們都還不知道齊磊叫他們來干什么。要是知道他要給一家大型國企使絆子,還不知道什么反應呢!

對此,齊磊似乎不太擔心,“放心,我會說服他們。”

第二天,也就是18號。

南老和耿大爺中午才過來,“什么時候回哈市啊?”

常老太太后天到,林晚簫和老秦他們明天就到,得安排公司那邊接待。

卻不想,齊磊招呼齊國棟,“去把唐奕家小樓收拾下,不回哈市,就在尚北討論。”

“啊?”

耿大爺不解,“為什么?”

齊磊,“目標太大!”

不光齊磊的目標大,常奶奶的目標也大。讓媒體或者有心的看到齊磊和一堆大佬同時出現,不是什么好事兒。

“就在尚北!”

耿大爺,“……”

咋整的跟地下工作者似的呢?

19號,老秦和林晚簫,還有穆正明到了,被齊磊安排到了酒店。

三個人還挺奇怪,什么事兒啊?鬧的神秘兮兮的?

好吧,到現在,齊磊也沒揭謎底。

不過,林晚簫和穆正明聽說常蘭芳明天也到尚北,兩人就老老實實的了。

那老太太在他們眼里就是神仙,人家都來了,他倆還耍什么大牌?

20號,常蘭芳代著兩個人到了尚北。

一個叫孫家義,就是洞察模型收了李沫的那個人大教授。

另一個沒見過,叫王文利,四十多歲的中年女人。

聽常蘭芳說,搞股票證卷的。

就這樣,老秦、林晚簫、穆正明、常蘭芳、王文利、孫家義六個人。

再加上,耿大爺和南老。

齊磊又把唐成剛,還有吳連山也請了過來。

兩個爹還以為齊磊生意上需要家里幫忙呢,屁顛屁顛就來了。

心里那個美啊,“你看看,他生意做再大,也離不開家里吧?”

可是,回到唐家小樓兒,唐成剛就有點懵。

林晚簫和老秦,唐爸見過,剩下那幾個……

和常老太太握手的時候,唐爸都有點抖。

宏觀經濟....FGW,我地個媽呀,這是來干啥來的?

暗地里問齊磊,“你到底要干啥?”

齊磊回了個啥事兒沒有的表情,“讓您來出謀劃策的!”

唐成剛直瞪眼,“把你能的啊!欠揍了吧?整這一屋子神仙,讓你爹我來出什么謀,劃什么策?”

齊磊,“有些事兒,他們還不如唐爸呢!”

唐成剛一滯,“是嗎?”

“是!”

“那行吧!”

唐爸也是見過風浪的,有齊磊這話就放心了,安心落座。

于是,一個堪稱神級的頂級智囊團,正式成型。

不對,還有徐小倩和吳小賤。

這兩人中午放學特意跑回來,擠在墻角旁聽。

“說吧!”人都齊了,老秦都有點按奈不住了,“到底什么事兒?”

開玩笑道:“盤古系統到底遇到多大的麻煩,讓你把常老都請出來了?”

常蘭芳知道齊磊要干什么,意味深長的一笑,“要是盤古那點事兒,小石頭兒還用得著咱們嗎?”

眾人一愣,尤其林晚簫和老秦,“不,不是盤古?”

齊磊,“對!不是盤古。”

“那什么事?”

齊磊干脆起身,來到早就準備好的一塊小白板前,揮筆寫下,“現在,我有一個140萬臺PC端設備的采購訂單。”

140萬......?

穆正明暗暗咋舌,有點多啊!給誰誰就是國內第二,世界pc廠商都能排上號兒了。

只不過,國內沒幾家有這個產能。

不由發問,“然后呢?”

齊磊直接說了,沒賣關子,“然后,我想入主暢想。”

“哦.。”眾人點頭,恍然大悟,原來是想借訂單搞點事兒啊?這里都不是俗人,一下就聯想到很多。

可是,林晚簫無語,“就這個事兒啊?你就勞駕常老跑一躺?”(馬屁拍的相當到位)

佯裝訓斥,“你這也太不懂事了!”

“入主……”

突然發現有點不對,表情一下凝固。

“你你你,你說入什么玩意?”

其他人也發現不對,他說的是暢想!

老秦突然瞪圓眼珠子,見鬼似的看著齊磊,“入、股、暢、想?你怎么想的!?”

就新鮮,他要入股暢想!呵呵。

卻見齊磊呲牙一樂,蹦出一句:“你們聽錯了,不是入股,是入主!”

我噗!!!

唐成剛和吳連山一口老血,對視一眼。

我坐這干啥?我為啥要坐這兒?入主暢想和我有什么關系?

唐成剛又坐不住了。

“別鬧!”可是說完,又自覺無力,人都叫過來了,白頭發的老奶奶都坐這兒了,小石頭是鬧著玩嗎?他這是真要干!

老秦也懵了。

他是真沒想到,齊磊想一出是一出,怎么又扯到暢想上去了?

入主暢想…入主暢想?

穆正明此時也是心中大罵。

“他娘的,就知道這五十萬沒那么好掙!”

第一反應就是“天方夜譚”。

“不是…”穆正明看著一屋子人,終于知道,為啥不是哈市,不是京城,而選擇在尚北這么一個小地方“密謀”了。

這事兒既不靠譜,又危險。

“不是,為什么啊?理由呢?”

“對!為什么?理由呢?”這也是老秦迫切想知道的答案。

瞇眼看著齊磊,“你小子是不是有點沖動了?就因為和暢想有仇?你就要挖人家的墻角?”

見所有人看來,似乎又在等他的答案,齊磊也是坦蕩,“仇不仇的只是一方面,要說沒有這方面的因素,估計也沒人信。”

“我是小心眼兒,大伙兒都了解。”

“但是……”

話鋒一轉,“要說只是因為私人恩怨,那也是冤枉我了。”

老秦,“那你是什么原因?”

齊磊,“我給大伙兒講個玩笑吧?”

老秦無語,“沒空聽你胡扯,直接說原因!”

齊磊,“背靠中國最高的科技機構中科院,暢想充其量也就是個組裝廠,而且是一家貿易公司.、房地產公司,將來還可能是金融公司。”

“可笑嗎?”

老秦:“……”

穆正明:“……”

林晚簫:“……”

好吧,還真是個笑話,你都沒法反駁的笑話。

背靠中科院、計研所,要人有人,要技術有技術,要錢給錢,結果是個貿易公司?

“我噗!!”

林晚簫沒忍住,這笑話不能琢磨,后勁兒有點大。

“金融公司...哈哈哈哈哈”

穆正明、林晚簫、唐成剛這些人,真的笑出聲兒了。

連王文利一個女人,都掩著嘴抖肩。

突然發現,這小年輕的嘴啊,真的就像今日說法上一樣,太毒了吧?暢想再怎么墮落,也不至于成金融公司吧?

柳紀向要是聽到這話,估計能氣到爆血管。

“呵呵。”

卻是一直沒開口的常老太太也笑出了聲兒,環視眾人,“這個理由,夠充分了嗎?”

眾人,“……”

又是無言以對,心思各異。

林晚簫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南光虹,心說,齊磊這小心眼兒的,這是新仇舊恨,連著他南大爺的仇在一起報!

穆正明、唐成剛、孫家義和王文利想的則是,這應該不是齊磊自己的想法,他應該沒那么大的膽子,肯定是常老太太和老秦授意的。

然而卻不知道,其中最難受的就是老秦。

此時,老秦心思電轉,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就想到了很多,包括后果。

良久,老秦突然起身,對齊磊招了招手,“跟我出來!”

說完,回頭看常蘭芳,“常老,您也一起?”

常蘭芳挑眉,“好啊,一起!”

眾人見他們三個要單獨說話,更加篤定這是常老和老秦的主意。

也就唐成剛、吳連,還有林晚簫太了解齊磊了,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得!又是先斬后奏!老秦肯定剛知道,這事齊磊干得出來啊!”

三個人出了唐家小樓,來到齊磊家。

老秦依舊眉頭不展,上來就是一句:“這事兒不能干!”

齊磊不意外,甚至常老太太也不意外。

只是齊磊笑著問了一句,“為什么不能做?”

老秦想了想,試圖說服齊磊:“暢想確實存在一些問題,可是在這個特殊時期,大家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很多事兒是沒法用黑白去衡量的。”

齊磊,“我知道。”

被人看不慣的公司,被人詬病的國資改制案例,不僅僅只有暢想。

這個年代,大家都是摸黑過日子,真的就是有人總結出一個方案,成功了,那別人就跟著做,國家也鼓勵你這么做。

所以,根本沒什么對錯,更沒有找后賬這一說。

不管怎么說,柳紀向也好,其它的企業領導者也罷,大家都是在努力的。至于到底是不是做錯了…做錯了也是時代背景,不能一桿子打死一船人。

老秦繼續道,“這事你做了可以!但是,沒有我們幫忙,你做不成。”

齊磊,“我知道。”

老秦,“可是我們介入,影響會極為惡劣。等于是否定了私有化的很多嘗試,這不就成了卸磨殺驢,秋后算賬了嗎?”

“會讓很多私營企業有顧慮,人心惶惶。”

老秦要考慮的是全局,有的時候確實不能做到盡善盡美。

這一點,齊磊是理解的。

而齊磊卻這樣說道:“我不是要搞垮暢想,我只是要柳紀向出局!”

老秦,“想法是好的,可是很難做到!”

齊磊,“我也沒打算讓你出手。”

老秦:“????”

齊磊,“我只需要一個首肯!你告訴我這事能做,那我就有底氣去嘗試。全程你盯著點,別出現大的紕漏就行。”

老秦,“……”

齊磊語重心長,“老北,你相信我,我不會給你們添麻煩的!我的目標和你們的目標一樣的,都是盼著咱們好!”

“說實話,我和柳紀向談過不止一次,他但凡聽進去一點點,我都可以不當這個小心眼兒的熊孩子!”

“我可以大度,真的!”齊磊瞪著眼珠子。

“可以放下仇怨,咱們一起干點大事兒,我無所謂,可惜....”

攤著手,有些寂寥,“可惜他不聽啊!那我就沒辦法了。”

“現在我的形勢是,既要搶時間,又要搶機會。暢想在我手里,我能省掉大量的時間、大量的精力!”

“所以,你們決定,你們點頭,我就試試。”

“你要說不行,那我現在就讓大伙兒散了!”

齊磊還來脾氣了呢!

老秦怔怔地看著他,心里這個糾結啊!

他其實很清楚,暢想現在的路走偏了。

剛剛那個笑話,老秦沒笑出來,反而心尖刺痛,那是多么大的諷刺啊?

良久,“算了!”一咬牙,就讓這熊孩子試試能怎么樣?

“明白了。”

愈發堅定,“你做吧!明面上的助力,我們確實要顧全大局,給不了你。但是,暗中的幫助,你開口!”

看向常蘭芳,又是苦笑,“常老,看的通透啊!”

常蘭芳早就知道齊磊這么干,而且在電話里就沒多猶豫,說明老太太看的比老秦還通透。

此時,卻見常老太太一笑,“小秦,我再給你一個堅定讓他去做的理由吧!”

老秦疑惑,“您說。”

常蘭芳,“私企和國企,市場經濟和國有經濟并存,我們要嘗試不同的道路。”

“摸著石頭過河,確實不應該清算,不應該寒了人心。”

“可是....”一指齊磊,“這不就是一塊石頭嗎?我們不是寒人心,而是做出不同的嘗試。”

“干嘛不給他個機會呢?”

老秦愈發通透,“常老說的在理。”

“只不過....”面色一苦,“現在暢想貌似沒什么破綻,這塊石頭怎么塞進去?”

常蘭芳,“事在人為,更不要說商場!這么多人,涵蓋各個領域,要是還撕不開一個口子,那就是我們的問題了。”

常老太太其實現在也沒有具體的方案,但是,不有那句老話嗎?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今天就當一回賊了!

回到唐家小樓,客廳里的眾人看過來,大伙兒都清楚,這三個人出去再回來,就能決定事態的走向。

是真如齊磊說的瘋一把,還是聽老秦的就此打住?

結果就見老秦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開始吧!”

“開....”

大伙兒都驚了,開...開什么始?就新鮮,由著他胡鬧唄?

卻不想,這個時候,南光虹站了出來,給大伙講了一個故事。

“故事不長,大伙兒聽一聽。”

南老突然反問眾人,“都知道巴黎統籌會吧?”

眾人一滯,巴統會,在坐的沒有不知道的。

那是冷戰時期,西方針對社會主義國家的一個禁運組織。

南老,“1986年,正是因為這個巴統會,逼著我們搞了一個‘熊貓系統’。”

“主要項目,是研發EDA軟件。”

“在這方面,華大九天做出了相當的努力,眼看就要出成績了,而且是大成績,再也不怕西方禁運的大成績!”

“而且,華大九天繼續做下去,不光電子設計自動化這方面有了突破,相關的產業、連帶效應,可以使我們在這個領域與西方抗衡。”

“可是到了1994年,也就是熊貓系統搞了八年,華大九天奮斗了八年之后,熊貓系統和華大突然就被叫停了,在勝利的前夕被叫停了!”

眾人默然:“……”

南老,“原因是,巴統會解除了對我們的禁運。”一攤手,“可以花錢買,為什么還要自己做?”

“一部分人盲目樂觀,奉行拿來主義,嚷嚷著叫停了自主研發。”

南老看著眾人,“后果就是,我們所有EDA相關產業都要買西方的。現在如果再想有所建樹,就只能從頭開始,只能再熬一個八年!”

眾人無言,南老有些激動,“這些年,像華大九天、暢想這樣的例子不在少數啊!”

“該醒醒了!”

在南老的擲地有聲之中,這個有點魔幻的會議就這么開始了。

從哪開始?

當然是,先了解暢想這家公司。

而這方面,在場的各位應該沒有南老更有發言權。

南老走上臺前,“暢想的股權結構有點復雜,而如果想達到‘入主’的地步,操作起來就更復雜了。”

老頭兒上來就潑冷水。

“從頭說吧,84年,計研成立暢想。100國資。.”

然后,南老說了一大通,大伙兒心更涼了。

簡單來說,這是一個關于柳紀向英明神武,輾轉騰挪,帶領滯后企業走向輝煌的光榮發家史。

1984年,暢想成立京城暢想公司,100國資背景。

1988年,柳紀向又拿著資金赴港,成立了香港暢想。

只是到了香港暢想,就不是全國資背影了,而是三家合資。

分別是:京城暢想、國家技術轉讓公司、以及一家港資的代理公司——嶼進公司。

兩家國資,加一家私營股東,各自持有香港暢想三分之一的股份。

這是無可厚非的,香港暢想的發展方向是以代理國外的電腦品牌和配件為主要業務。

而嶼進公司就是做各個國外品牌代理的,能在代理業務上提供一些幫助。

柳紀向對外宣稱的是,嶼進公司有內地的銷售許可、批文,這才是和嶼進合作的基礎,這是一次大膽嘗試,這是一次壯舉。

八九十年代,確實有準入許可和批文這一說,一般人拿不到這道手續,就不能在內地從事電腦相關的業務。

柳紀向的這個決策,讓香港暢想擁有了珍貴的、無法獲得的進口許可和準入批文。

當然了,國字頭的暢想還是中科院全資,拿不到許可和批文也是正常的嘛!

至于為什么是嶼進,有什么其它關系也不用去揣測了。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總之,這樣的公司結構誕生了,香港暢想負責代理業務,京城暢想負責制造業務。

這樣的格局一直持續到了1994年,香港暢想謀求港股上市之前,然后柳紀向的絕世商才又來了。

為了滿足上市條件,香港暢想的三家股東要進行一輪增資擴股。

(這也是王振東為什么上趕著齊磊入股新浪的原因,他現在就差這步增資擴股這個條件沒滿足。)

但是,三家股東之中,技術轉讓公司已經完成了歷史使命,不打算繼續維持在香港暢想的股權占比,也就不打算增資了。

嶼進公司聲稱沒錢,沒有能力增資。

而這個時候,京城暢想手里卻籌集了1270萬美元,大概就是1億RMB,打算注入香港暢想。

問題來了,如果按照當時香港暢想的資產來計算,這一個億注進去,京城暢想的持股比例將從33.33...,爆增到90以上,另外兩家就徹底被邊緣化了。

于是,柳紀向本著:吃水不忘挖井人,講義氣,以及符合當時國資改革,混合持資的原則,把京城暢想搞來的這1270萬美元借了550萬給嶼進公司。

讓嶼進拿著京城暢想的錢,去增持香港暢想。

畢竟之前用了人家的準入許可和進口渠道嘛,不能扔下嶼進。

最后的股權比例是,“京城暢想持股53.3;嶼進公司持股43.3;技術轉讓公司因為沒有增資,變成了3.4。”

再然后,柳奇才更騷的操作來了。

香港暢想上市之后,不但沒有越來越好,反而跌成渣渣了,代理生意做的一天不如一天。

到了97年,每股跌到只剩0.29港元一股,兩毛九....垃圾中的戰斗機!

按這個市值,嶼進公司持有那43.3就都賣了,也無法償還借京城暢想那550萬美元的增資資金。

香港暢想這時候就是一個空殼子了。

而與之相反的,京城暢想因為電腦業務的蒸蒸日上,已經是國內第一了,賺的盆滿缽滿。

PC業務也成了暢想最核心的業務,沒有之一。

柳紀向一看,這不行啊,香港暢想再不救就涼透了!

于是,柳紀向又來了一波大勢所驅、仗義疏財、神來之筆、經天緯地,而且看上去很合理的騷操作。

他把京城暢想的電腦業務及資產剝離出來,注入到香港暢想.....續命!

只是實在想不通,一個代理業務、為了許可證和批文而存在的公司,怎么就舍不得呢?嶼進公司的情義也是夠大的,怎么就扔不下呢?

當然,也不要在意這些細節。

反正這一波操作下來,香港暢想原地復活,立地成圣。

只不過,京城暢想變成了沒有實體業務的投資公司,而香港暢想卻活了。

不對,有實體業務!

前幾年,柳紀向看準方向,投資了一波房地產,名副其實計研所旗下的房地產公司。

到了這個時候,香港暢想,也就是實體的暢想集團,股權比例是:暢想控股(京城暢想)70多,技術集團2不到,嶼進公司20多。

經過兩三年的二級市場稀釋,還有暢想投資,主動減持,到2000年,大概是暢想投資40多的股份,嶼進20不到,剩下都是小股東。

這就是暢想集團的股權分配。

別急,還沒完,暢想集團的大股東是暢想控股。

暢想控股的股權還沒收割…不!操作完呢!

其實直到97年,暢想控股,也就是原京城暢想,都是100國資。

只是97年后,柳紀向先是說服計研所,拿出35的股份做為員工持股。

就是,暢想的天下是員工們打下來的,計研所應該給職工們一個福利。

這波操作堪稱,收買人心的經典。

變成了,計研所65,暢想職工持股35。

隨后,與柳紀向私交慎密的泛洋投資盧之強,又通過公開招股的方式,拿到了從計研所手中出售的29暢想控股股份。

這波操作也沒問題哈,都是合理合法的。

公開招股,誰都能買。只不過,泛洋比較幸運,競價的就泛洋一個。

你就說,巧不巧?

(泛海是2009年的事兒,劇情需要提前出場。另外,書中暢想和現實沒關系!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于是,暢想控股的股權結構現在就是:計研所36,職工持股大會35,泛洋投資29。

表面上看,還是沒問題啊?計研所依舊是最大股東,依舊國。

可問題是.....

實際情況是:柳紀向個人,通過股東大會、董事會、聯合持股等一系列操作,現在可以操控、決策的公司股份是44!

沒錯!

你以為職工持股是真發給一線職工的?柳紀向和一眾高層通過原始分配、回購等等方式,掌握了35之中的大多數股份。

再加上泛洋的股份,柳紀向成立的董事會9人席位,他實際上已經掌握了暢想的決策權,已經把暢想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了。

“所以.....”

當南老講完柳大神有如神助一般的資本操作,騰挪躲閃、企業家本色之后,伙兒心都涼了。

聽說過暢想想的股份結構有點復雜,沒想到這么復雜。

唐成剛這個“旁聽”的,本來沒打算插話,這全是大佬,哪有他說話的份兒?

可是沒忍住,拿著小本本兒,“所以,我們只要控制暢想集團,也就是香港暢想的大多數股份就行了?”

指著小黑板,“暢想控股在暢想集團的股權占比40多,我們只要去香港拿下二級市場的股份,還有嶼進公司,就能實現實際控制暢想的電腦制造!”

這是最簡單的邏輯嘛,不用管暢想控股那個爛攤子。

卻不想,南老呵呵一笑,“不行!”

唐成剛瞪眼,“為什么!?”

南老,“即便你搞定嶼進公司,也掃光了股市流通的股份,占據了大多數股權,也不行!”

“因為.,電腦業務名義上在香港暢想旗下,可是實際控制還是京城暢想。”

“也就是說,從管理到技術,再到銷售渠道,都在京城。”

唐成剛一下明白了,“也就是說,拿下香港暢想,只是名義上拿到了電腦制造,可卻是個爛攤子!”

南老,“對!柳紀向要是想給你使壞,他馬上可以使電腦業務停滯。”

“甚至和香港暢想剝離,抽調人員重新建廠。”

唐成剛,“那控制京城暢想呢?”

不由看向老秦,而且不光唐成剛,大伙兒都看老秦。

把老秦看樂了,“別想了,沒那么簡單。”

“就算計研所把它的股份都讓出來,你再從職工大會那扣出點股份,湊齊51以上。”

“可是同樣的道理,電腦業務在香港暢想手里。”

“柳紀向如果在香港暢想搞事,聯合嶼進和小股東反向掌握香港暢想,那電腦業務法理上就是人家的,更亂!”

大伙兒翻著白眼,“也就是說,入主暢想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既要拿下香港暢想,還得在京城暢想開花!”

“否則,拿過來也沒意義,不能接收,直接生產?”

齊磊開口了,“大概就是這么個情況。”

好吧,大伙兒懂了,地獄難度唄?這兩頭都得拿下!

這時,常奶奶拍了拍手,“來來來,打起精神!”

指著那140萬臺的訂單,“這不是有前提條件嗎?”

看向齊磊,“你還有什么‘優惠政策’,趕緊說出來。”

齊磊想了想,“好像沒了。”

眾人:“……”

想掐死齊磊。真是應了那句,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話!

你只負責吹,我們在后面追。

不過,牢騷歸牢騷,工作還是要干的。

這里面有搞宏觀經濟規劃的常奶奶,有搞證券的王文利,有頂級的經濟學者穆正明和孫家義,有商業法的大律師林晚簫。

還有對暢想最了解、最想殺回去的南光虹!

還有個剛進修回來的會計師吳連山。

包括齊磊、耿大爺、唐成剛這三個奸商!

這是齊磊能集結起來的,最豪華的商業陣容了。

琢磨一個暢想,還是能搞出一點道道的。

三天!大伙兒關在唐家小樓里,整整三天。

直到除夕當天的下午,才擬定了一個初步的框架。

從股市出擊到攻心股東,從層層分化到集中一擊,總算是有了眉目。

連常奶奶都沒回去過年,為了齊磊這個事兒,在這兒沒走。

齊磊人情欠大了。

這期間,吳小賤和徐小倩也總來湊熱鬧。

21號放假之后,更是成天的在這邊泡著。

不為別的,機會難得啊!這么豪華的“陰謀團隊”,想集合第二次都難。

兩人和唐成剛的想法一樣,長見識,學東西。

此時,常奶奶長舒了一口氣,“差不多了,過了年,再有個幾天工夫,完善一下細節,你就可以實施了!”

齊磊千恩萬謝,“除了當孫女婿,您老就說讓我干啥吧?”

常奶奶卻是在齊磊脖頸上捏了捏,像對待自己的小輩一樣:“傻小子啊!”

“我這么個老太婆,還能讓你干什么呢?”

“別辜負了這么多人,這么多期望就行啦!”

齊磊聽罷,知道這話有千均之重。

與其說是一個研究了一輩子政策的老太太對小輩的期望,倒不如說,是一代人對下一代人的囑托。

有點像是:“未來交給你們了,別搞砸了,有一天再傳給下一代人。”

齊磊沉默了很久,重重點頭,“我盡力!”

常蘭芳聽罷,有些欣慰,卻是沒再多說。

齊磊做的已經很不錯了,不能再給他壓力。

調侃著轉移話題,“老太婆很好奇啊....”

看著一屋子的草稿紙,“這個方案,現在雖然還沒有拿出具體的細節,可是我估計....”看向吳連山那邊,“得六七十億的資金…起碼吧?”

那邊,吳連山紅著眼珠子,都不知道統計了多少回了。

一聽常蘭芳的話,“常老高明啊,我算也是這個數兒!”

常蘭芳點頭,玩味看著齊磊,“六七十個億,你上哪兒弄那么多錢去?”

“而且!”常老太太加重的語氣,“這事兒要是成了,這錢花了就錢了,花的值!”

“要是不成,可就打水飄了啊!”

齊磊卻沒當回事,“只要您有方案,要多少錢我去弄,賠多少我也認!”

常蘭芳挑眉,其他人也都看過來,“這么有自信?”

就見齊磊搖頭,“不是自信,而是渴望!”對常老太太一笑,“我很渴望坐進暢想的辦公室,更渴望和南大爺再次回到暢想總部的那一天!”

“嗯,不錯!”常蘭芳滿意地點了點頭。

似是夸齊磊,也似是對大伙兒說的,“要是都像小石頭這樣,那我這個研究宏觀經濟的就省心了。”

“不光有腦子,還有那股子狠勁兒!”

那邊,孫家義、穆正明笑著點頭,“是啊!”

要是個個做企業的都有齊磊這股勁兒,還要他們這些“馬后炮”做什么?一片大好了。

卻是常老太太又抬頭看南光虹,有些羨慕,“你們這一老一少的組合,絕了!”

南光虹一笑,很是得意。

常蘭芳的話讓他自豪,感到慶幸,而齊磊那句渴望和他重回暢想大廈,又勾起了南光虹的回憶。

兩年前,也是冬天。

齊磊穿著軍大衣,像個山炮一樣和他站在暢想樓下,那一刻,齊磊大言不慚的說了一句,“再看一眼吧,看他今天有多狂,明天就有多懊惱。”

那時,南光虹覺得這多半是少年人的意氣用事,是年少輕狂的狠話。

然而誰能想到,僅僅只過了兩年,當年那個狂妄少年,真的要去屠龍了!

更不可思議的是,自己這個糟老頭子,居然也要身披戰甲,長劍染血的與之并肩上陣。

快哉!!

那邊,常蘭芳看出了南光虹的激動。

搖頭一笑,伸了伸腰,“這個年過的....”

“過癮!”

中午,借著吃飯的工夫,老秦和林晚簫和齊磊坐在了一塊兒。

老秦看著他似乎很輕松,有點不理解,“50個億,你上哪兒弄去?”

開玩笑道:“你不會指望我們支援你點吧?”

就見齊磊一邊扒飯,一邊無所謂道,“不用,我自己想辦法。”

老秦,“你想什么辦法?”

齊磊,“賣掉30支付唄!”

“什么!?”一旁的林晚簫尖叫出聲,筷子都掉了,“你瘋了?”

老秦也是錯愕,“你.....”

齊磊抬頭,“怎么了?”

老秦,“我看你是真瘋了!”

30支付很值錢!可是,還沒到最值錢的時候。

現在賣了,虧死!!

再強調一遍,暢想是虛構的和現在大熱的那個沒關系,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沒有現在這個事兒,老蒼也要寫的,坑都挖了一百萬字了……

遇到這個事兒,反倒寫的不痛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3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