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38章 困難與機遇(二)

第38章 困難與機遇(二)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38章 困難與機遇(二)

“生吃”....

生吃有點過分了哈!

不過,這也只不過是兩個小情侶之間的曖昧玩笑。

最后,徐小倩以一通亂錘收尾,方發泄心中不滿,甜甜睡去。

齊磊卻久久不能成眠,不是身邊躺著嬌滴滴的徐小倩,吃不到鬧心。而是……

他在思考。

剛剛和徐小倩說的那些并非虛言,真的是讓人卡了一回脖子,就知道疼了。

誰特么也靠不住!

有個念頭在齊磊心中滋長,一旦落地,便瘋狂滋長,怎么也抑制不住。

從第二天開始,齊磊正式化身“家庭婦男”,擔負起“喂豬”的重任。

早晨五點起床,給大伙買早餐。

比如,門口早點鋪子的油條和包子。

再比如,巷子口兒豆腐房的現磨豆漿。

其實早點鋪子也有豆漿,只不過,楊曉總說那家老板心黑,豆漿是兌過水的,不像豆腐房,一塊五毛錢能打一暖瓶,又香又實惠。

中午也要把飯做好,送到網吧去。

還算人道的是,晚飯不用齊磊張羅,但是宵夜跑不掉。

徐小倩最近也可以不回家,因為徐文良又下鄉了,章南則是又要盯高三,又要準備升級省重點中學的軟硬件檢查,沒時間管她。

所以,徐小倩可以很安心的放飛自我,天天在齊磊這里膩歪。

而且,除了第一天那家伙沒安好心之外,其后倒還算老實。

下了晚自習,徐小倩在屋里看書、做題,他就到客廳去輔導大玲和燕玲。

什么時候徐小倩合上書本,他什么時候進屋。

說實話,這可能是齊磊這半年來過的最舒心的日子了。做做飯,哄哄孩子,閑暇之余還能胡思亂想一陣。

而這種胡思亂想,正是齊磊所缺少的。

因為人在高度緊張,高度疲勞的狀態下,是很難注意到所有細節的,難免紕漏。

只是閑暇之時,放空思維,才能把過去的片段一點一點串聯起,那些不清晰的靈光一現,也都漸漸有了用步之地。

只可惜,這樣的日子,好景不長。他想歇,可是實現又容不得他停留太久。

16號,也就是齊磊喂了五天豬之后,耿大爺直接在電話里急了。

“你特么的到底什么時候過來!?這一堆事兒呢!你倒好,伺候起孩子來了。”

齊磊難得清閑,哪舍得去公司遭罪?

敷衍了事,“過完年再說吧!這不也沒幾天了嗎?”

耿大爺在電話那頭瞪了眼,“你過不過來?”

齊磊賊倔強,“不!”

耿大爺:“行!你不過來,我們過去行了吧?”

咬牙切齒:“大、老、板!?”

能把耿大爺氣的咬牙切齒,真的不容易。

掛了電話,耿大爺、齊國棟,還有周桃,真的就開著車殺向尚北。

當天下午,就把齊磊堵在了自家廚房。

然后……

然后,不光耿大爺,周桃和齊國棟就崩潰了。

周桃想拿笤帚疙瘩抽他。

“小齊總,你還真哄孩子呢啊?”

他們以為齊磊不去公司,是拿唐小奕他們做借口,就是偷懶。

是真沒想到,他真的成家庭婦男了。而且,那飯做的叫一個認真啊!

齊國棟也簡直無語,“你可真行啊!公司不管了?”

齊磊打哈哈,“做飯怎么了?關系到吳小賤、唐小奕他們能不能安心學習,關系到前途呢!”

就見周桃真的要上手了,陰著臉色:“你知不知道,就你做飯這工夫,咱們損失多少錢?”

耿大爺在旁邊添油加醋,“做個飯而已,你雇個阿姨也行啊!”

周桃,“對啊!雇個人能怎么的?就你回來這幾天,賠進去的就夠把全尚北的保姆全包下來了。”

齊國棟捧哏,“這飯做的夠貴的哈!”

齊磊被他們絮叨的腦袋疼,干脆把火關了,“行行行!不做了,行了吧?”

頹廢的回屋,“我不是不干活,我是沒想好怎么干活!”

周桃,“得了吧你,偷懶就是偷懶!”

片刻之后,眾人坐在了齊家客廳,齊磊往那兒一靠,“說吧,賠了多少了?”

三石公司之前就沒賠過錢,就沒吃過虧,冷不丁蒙受一點損失,齊國棟和周桃就有點慌了。

聽聞齊磊發問,齊國棟馬上道:“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加在一起,一個億打不住了。”

齊磊一攤手,“這不才一個億嗎?和我預估的差不多嘛,還賠得起啊!”

看向耿大爺,意思是,他倆沒經歷過磨難,沉不住氣,您老怎么也急了。

耿大爺一看他那個小眼神兒就來氣,不過養氣工夫還算足。

“問題是,再拖下去,我們今后的布局都要受到影響。”

“甚至你30交易平臺、盤古系統的測試,這些都要受到影響!”

耿大爺加重語調:“所以,這就不是現在賠多少的問題,而是處理不好,就會有更大的危機!”

不想,齊磊一攤手,“那你們來找我也沒用啊!我也沒想好怎么處理。”

問題齊磊都知道,還是暢想斷供鬧的。

之前說過,暢想斷供,對三石公司的影響非常大,甚至可以說有可能傷筋動骨。

說簡單點,三石網吧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沒電腦可用。

網吧沒電腦可用,這不開玩笑嗎?

而且,很多已經簽了合同,甚至裝修、牌照都落實的業主,就差電腦入戶了。

怎么辦?

這就不是小事兒了,涉及到合同違約。

不光要賠錢,而且公司信譽也會受到打擊。

唯一的解決方案就是,三石公司臨時采購一批電腦,保障這批業主可以正常營業。

光這一批,就有200多家店、3萬多臺電腦。

這可都是臨時采購,相同配置的臺腦,和暢想的大批量合同完全不是一個價格,要高很多。

每臺電腦,在保證不簡配,且性能穩定的前提下,與合同價差了近2000塊。

但是,三石公司又不得不按合同簽好的價格給到業主。

光這一項,5000多萬貼進去,全打水漂了。

第二個問題:老業主的設備維護。

在這方面,三石公司有一個完整的用戶日常維護方案。

不管你網吧開在哪兒,今天一個電話,要更換什么電腦配件、外設產品,都能從就近庫房調配,48小時之內換件,而且有專門的人員上門服務。

這可以說是業內最高效,最完備的客服保障系統了。

之前,這些電腦配件也是暢想供貨,而且上門維修、定期維護都是和暢想有協議的,不用三石公司操心。

現在好了,全沒了。

為了維持這套客服系統的運作,三石公司又不得不臨時采購了一大批配件、外設等等,然后依舊按原本的合同價給到老客戶。

其實也不用,加盟合同上有關于維修換件的符合市場價浮動機制。

可是,越是這個時候,越要穩住老業主,越要收買人心。

因為你三石公司的經營問題而把價加到業主身上,有損公司形象。

第三,也是耿大爺都急了的原因。

那就是,找不到合適的替代廠商!

一月份都過去一半了,2001年40萬臺的采購合同,到現在還沒定下來。

而且,這還是一個異常艱難的過程。

齊國棟此時也是異常焦急,“除了暢想,國內還有北大方正、清華同方、TCL、七喜、海信、長城等廠商。”

“有點規模的廠商就這么多了,可是沒有一家符合咱們的要求。”

確實沒有一家符合。

首先,兼容性不過關。

其次,顯卡也都不過關。

品牌機為了壓縮成本,很多東西是能減就減,而減的最多的就是顯卡。

可是網吧正好反過來,顯卡是硬性要求。

“而且.....”齊國棟都無語了,“這些國內廠商,也就方正勉強能接咱們的單子。”

齊磊,“怎么講?”

齊國棟,“這么說吧!”

隨手拿起茶幾上也不知道是誰的草稿本,掏出筆來計算。

“2000年,國內臺式電腦銷售了736.5萬臺。”

“光暢想一家,就占了三分之一還多,260萬臺。”

“排第二的北大方正,83.6萬臺。”

“第三清華同方,46.1萬臺。”

“TCL....33萬。”

“七喜....還不到24萬臺。”

“海信和長城加一塊兒,和七喜差不多。”

“剩下30的市場是兼容機,也就是攢機。”

抬頭看著齊磊,“看明白了嗎?三分之一是暢想、三分之一是攢機,剩下三分之一才是其它廠商!”

齊磊淡笑,“明白!也就是說,就算銷量排第三的同方把一年的產能都給咱們,也就勉強夠。”

“也就是說,國內能收下咱們訂單的,只有暢想、方正、同方三家。”

齊國棟:“對嘛!”

“暢想掐著咱們的脖子,所以可以選擇的也就方正和同方。”

“而這兩家的電腦在質量上同樣存在很多問題,并不是我們的首選。”

齊磊搓著手,似乎還是不太著急,“那攢機呢?”

這回齊國棟想都沒想,“不可能!”

攢機最大的問題是標準化。

這不像后世個體網吧,找個懂行的攢幾百臺機器就行了。

這么龐大的一個網吧連鎖,40萬臺機器的采購量,加上之前的已經接近百萬臺的級別了,你怎么解決標準化的問題?怎么解決品控的問題?怎么解決后期維護的問題?

齊國棟看傻子一樣看著齊磊:“你不會認為,咱自己攢的,比工廠流水線上下來的品控還要強吧?”

齊磊都笑了,“三叔,你別急嘛!咱這不是想辦法呢嗎?”

攢機不可行,他當然知道,只不過.……

半開玩笑:“要不,上進口品牌?”

齊國棟都要哭了,“別鬧!找死!”

進口品牌,像是戴爾什么的,確實好。

可是,價格呢?

價格又是個大問題。

其實,這也是耿大爺都著急了的主要原因。

目前來看,可以在設備的品質、各方面的保障上超越暢想的,只有進口品牌。

可這也僅僅只存在于討論上,價格這一關就過不去。

說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如果你想開網吧,你會選擇哪個品牌?

是有長期網吧供貨經驗,性能穩定、性價比高、只要五六千元的的國內第一大廠,還是其它不穩定、還不便宜的小廠?

又或者,選擇近萬元的進口品牌嗎?

當然不會啊!做生意是要考慮成本的。

這個年代的網吧,不像后世,高端網咖能給你上多高的配置就上多高。

這年代,再好的網吧也是中等配置電腦,舍不得上高端機。

一臺電腦,不多算,就算差2000塊的差價,100臺就是20萬,哪個網吧老板不得琢磨琢磨?

再說了,讓三石公司帶的,現在國內的網吧行業格局變了。

現在是都在玩連鎖加盟,而且,做不過三石網吧,還不會抄作業嗎?

所以,除了三石之外,其它的網吧連鎖其實也不差。服務器、成本核算上有點小差距,但也不大。

那么問題又來了,三石這邊,設備成本長了這么多,造成投資成本大幅度上升。

而別人家的連鎖卻還能用暢想的設備,且既穩定,又便宜。

那你說,怎么選擇?

所以,這才是耿大爺著急的原因。再找不到設備替代品,你的網吧業務就要受到很大的影響,基本盤就要沒了。

此時,齊磊看著齊國棟羅列的一堆數據默不做聲。

其實,這些他都知道,只不過就像之前和徐小倩說的,解決起來不難,回頭繼續找暢想唄!

柳紀向不是傻子,現在輿論已經反轉了,他再和三石公司對著干是不明智的。

況且,三石公司要是真拿出三到五年兩百萬的訂單,暢想也頂不住,也要動心。

但是,同樣是齊磊說的,這被人卡脖子的事兒,有一次就夠了,絕對不能有第二次。

所以,他才想了五六天也沒想出個結果。

就這么不說話的坐著,大伙兒也知道他在思考,只是不知道他想沒想到解決方案。

說實話,連耿大爺都希望齊磊再創造一個奇跡,畢竟齊磊善于創造奇跡。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齊磊突然喃喃自語,“40萬....40萬....40萬啊.....”

大伙兒看來,心說,怎么了?被40萬難到了吧?

其實老耿也想過,要是少一點反而好辦了,40萬的年采購量,太多了。

卻不想,齊磊蹦出一句,“40萬太少了,要是有140萬該多好啊!”

我噗!!

大伙兒都噴了,四十萬都抓瞎呢,還140萬?

耿大爺湊上去,“小癟犢子,你念叨啥呢?”

齊磊沒回答耿大爺,還在自己的思索之中,心說:要是有140萬臺,就有可操作性了啊!

想著想著,齊磊突然拿起電話,給南光虹打了過去。

“南大爺,問你個事兒。”

對面南老容光煥發的,他的盤古起飛了,正爽著呢!

“啥事兒?盡管說!”

齊磊,“您不是在暢想做過總工嗎?如果咱們也想弄個產能40萬臺電腦的廠子……”

對面南老爺子一聽,都沒讓齊磊說完:“停!別做夢!!”

齊磊,“????”

南老,“是老耿頭兒,還是你三叔出的餿主意啊?”

繼續道:“這事兒他們和我商量過,咱們有需求,干嘛不自己做?”

“可是,不現實。”

齊磊點了點頭,說出一句南老剛想說的,“周期上不允許。”

一個電腦裝配廠,不是說建就建的,沒個三兩年的周期,是建不起來的。到時候,黃花菜都涼了。

那邊南老聽罷,“不光是周期的問題,還有別的原因。”

“第一,你沒那么多資金,賬面上就五個億,都砸進去建廠,你不過了?說白了,你還是太窮!”

“第二,你就算不過了,砸鍋賣鐵建組裝廠,也只是個空殼。你知道40萬產能的廠子,需要多少專業工嗎?冷不丁的,你上哪招人去?”

“第三,你沒技術!這個事兒,我可以給你牽頭去組織。可是,硬件適配、軟件適配、兼容性、電源解決方案、工業設計、生產線優化等等等等。”

南老畢竟是暢想技術上的奠基人,所以說起這些如數家珍。

“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完成的,需要團隊,一個大團隊!”

“就算你拿錢砸,也比不過人家!”

“你要知道,暢想那是計研所的技術支持。又有漢卡、交換機等等前期的專業工和技術累積,才有今天的成就。”

“清化同方、北大方正,那也是全國最好的兩所高校做后盾。校內的研究院,學者人才拿來就能用!”

“你呢?你有什么?你啥也沒有,就我這一個糟老頭子。就別做這個夢了!”

南光虹說的都是很現實的問題,資金且不說,首先專業工和一線技術人才就是個大問題。

這個年代不是十年后,二十年后,深圳、東莞的電子廠一大堆,熟練工、技術工一大堆,恨不得一天招滿。

剛進入21世紀,哪來那么多好工人給你?

再說了,組裝廠,再不用技術,也得有技術。從零開始還沒技術背景,就很不現實。

何況,三石公司面臨的設備短缺是迫在眉睫,真的遠水解不了近渴。

齊磊聽擺,其實也不意外,這些他也想得到,只不過沒有南老專業。

之所以有此一問,是別的原因。

“唉!”長長一嘆,“我要是有140萬的訂單就好了!”

南老一聽,和耿大爺是一個反應,“40萬你都解決不了,還140萬?”

齊磊,“對呀,有140萬,我就敢玩個大的!”

南光虹愣住,“什,什么大的?多大啊?”

齊磊又開始討人嫌,賣起了關子,“能讓您老爽到爆那么大的!”

南光虹想都沒想,“盤古系統裝機三千萬?”

好吧,現在能讓南老爽到爆的,也就是盤古的裝機數據了。

要是真能到3000萬,吃下整個國內市場,那南老做夢都能笑醒。

“140萬....140萬....”

“沒有140,有100也行啊....”

放下電話,齊磊還在那念叨。

聽的齊國棟直心煩,“別做夢了!還140萬?天上是不會給你掉下來那多出來的100萬的。”

剛說完,手機響了。

齊國棟一愣,下意識到外屋來接電話。

過了一會兒,懵著回來的。

往那一坐,瞥頭瞅著齊磊,“你這嘴開過光?”

齊磊也一愣,“怎么了?”

齊國棟,“極光、順騰的老板到哈市了。想談合作,幫咱們解決設備供貨的問題。”

“嗯?”

這是耿大爺發出來的調都不對了。

臉色漲紅,看著齊磊,半天蹦出一句,“媽了個巴子的,你不會真開過光吧?”

剛說到這兒,結果好事兒就來了?

齊磊也笑了,他自己都懷疑,是不是有什么說道,每次只要他一想,保準有差不多的送上門來。

極光和順騰,是網吧連鎖行業內緊追三石的兩家公司,就是第二和第三。

而且,這兩家公司是親戚。

有點類似快遞業的三通一達,也是親戚關系。

極光的老總叫張全安,80年代的大學生,原本是中關村賣電腦的,帶小舅子一起干。

99年初,三石網吧連鎖大火,開始鋪展京城市場,張全安發現了商機,搞網吧連鎖是個大買賣。

于是,在北大雇了幾個大學生,自己做了一個服務器方案和管理軟件。

緊隨三石公司之后,也干起了網吧連鎖——極光網吧。

而且,這個人極不要臉,他成功的秘訣只有一個,那就是——抄三石!

三石怎么做,他就怎么做。齊國棟都一度懷疑,這孫子是不是在三石公司內部安排內奸了。

反正,三石今天出來的東西,只要是關于網吧連鎖的,他明天就能抄過去,而且抄的還挺像樣。

到了2000年初,張全安的網吧連鎖在京城、河北、河南地區已經有了一定的規模,三石花了好大的勁兒才在這幾個地區打開局面,張全安這個抄襲者反而成了地頭蛇。

而這個時候,南方的網吧連鎖市場還是一片混戰,沒有龍頭企業。都是一些小的加盟公司在做,幾十家網吧就算不錯了。

張全安的小舅子廣子晉,又抓住了這個機會,開始南下鋪展業務。

因為有張全安的資金支持,以及經驗,還有極光的設備渠道、裝修渠道等等,那些小公司根本不是對手。

很快就和三石公司一起,在廣東、江浙等地瓜分市場。

廣子晉的公司,也就是現在的“順騰網吧連鎖”。

這兩家一個在北,一個在南,給三石添了不少麻煩。

更過分的是,市場進入僵持態勢之后,這兩家弄了個什么行業協會,把三石扔外面了。

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聯合小型企業對抗三石的蠶食,著實給負責拓展市場的周桃添了不少麻煩。

周桃一度揚言要滅口,你就說把小桃姐氣成什么樣兒吧?

至于這兩個人為什么來哈市?

齊磊一想就明白了,突然燦爛一笑,“既然來了,挺好的。”

“讓他們來尚北吧,我親自見一見!”

周桃如蒙大赦,“正好老娘不想搭理那兩人!”

第二天,齊磊就在家里見到了兩個同行。

兩個人挺意外,沒想到小齊總會見他們,更沒想到會是在家里。

而且,和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他們只是在網吧連鎖這方面和三石公司有對抗,可是三石公司還有網站,還有游戲,還有盤古。

再加上,齊磊這幾個月風頭可不小,央視就上了兩回,各位新聞狂轟亂炸,在心里就感覺,小齊總和他們不是一個級別的。

可是到這一看,好吧,很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東北小院。

“小齊總,真是……”

想說親民,又不太合適。

齊磊給兩人讓了座,“是不是簡陋了點?”

自嘲道,“我爸都說,要不要換個房子?可我就喜歡這兒,從小就在這屋里瘋,習慣了。”

張全安點點頭,還是有點拘謹,“小齊總很特別。”

齊磊給他們倒了水,“別了。”

“不繞彎子,咱是同行,也是冤家。”

“直說吧,兩位過來,是為了盤古系統,還是三石管理軟件?”

二人一聽,暗贊齊磊通透的同事,干脆也不客氣,“都要!”

齊磊聽罷,點了點頭,卻是不意外。

首先,最近除了三石的網吧,其它的網吧效益都在下降,這是盤古引發的話題性決定的。

大家都往三石的網吧跑,因為能玩博客,能玩盤古的個性主題。

而管理系統…其實也不是為了管理軟件來的,他們兩家的管理軟件做的也不錯,有些地方甚至值得三石公司借鑒。

他們是奔著30交易平臺的充值渠道和提現渠道來的。

這同樣是三石的一大優勢。

你想在30平臺交易,想用當下的網絡金融,那除非你有網銀。

不然,普通的網友就只能去三石網吧。這同樣給三石網吧帶來了大量的客源。

這兩個東西,他人眼饞是一定的。

可是,他們又不是三石,沒那個能力做系統,更沒能力做交易平臺。

所以,就惦記唄!

只不過,以前沒人開口,傻子都想得到,那是人家三石的核心優勢,憑什么給你?誰開口誰天真。

但是,現在不一樣。

現在是個機會,張全安和廣子晉就是奔著這個機會來的。

對此,對于二人都想要的情況,齊磊淡淡地點了點頭,“可以,沒問題!”

二人一滯,沒想到答應的這么痛快。

要知道,能在南北兩大地區壓著極光和順騰,三石最大的優勢,就是這兩項。

對于二人的錯愕,齊磊也實在,“我也不來談判籌碼那一套了。其實,今天如果你們不來找我,我也會去找你們。”

二人不解,“找我們?”

齊磊,“對啊,這么說吧,三石公司的方向不在網吧。我其實不是你們的競爭對手,網吧業務對三石來說,只是一個平臺。”

“說白了,要是所有的網吧都能用盤古,用30渠道,我把網吧加盟的業務撤出來都沒問題,送給你們都行!”

二人,“……”

相視一眼,“小齊總的格局,我們看不透啊!”

齊磊擺擺手,“客套話就免了吧!說說,你們本來是想拿什么來叫喚吧?我對這個可能會感興趣。”

張全安一聽,自信的笑了,“小齊總一定感興趣。”

“是這樣的,用三石的系統,管理費是肯定的。”

“除此之外…”張全安猶豫了一下,“我們可以替三石公司采購暢想的設備。”

好吧,這才是張全安敢來的底氣!

暢想斷供,三石公司有難處不好解決,在業內的也算大佬了,他們看的很清楚。

也是借著這樣的條件,來談30渠道的。

本打算借此讓三石讓出兩大優勢空間,結果人家....人家根本就不在乎,你受得了嗎?

他們可不知道齊磊希望自己的渠道鋪的越廣越好,他們還以為渠道是三石公司的王牌呢!

就見齊磊挑眉,也不得不贊,這兩人機會抓的很準。

只不過,代三石采購,可不是齊磊的目的。

還是那句話,這和三石借大訂單重新與暢想合作沒區別,倒麻煩了。

也還是那問題,回頭這兩哥們兒也卡三石一道怎么辦?問題解決的不徹底,那就沒有必要了。

這個條件,齊磊看不上。

不過,齊磊知道這兩人還能給出更好的條件。

也不說行還是不行,轉移話題道:“問點商業機密行不行?”

二人再次對視,“小齊總要問什么?”

齊磊,“你們今年的采購訂單是多少?”

“這…”兩人有點為難,這能說嗎?

想了想,既然人家都直來直去,有啥說啥了,也藏著掖著了。

“我們兩家,30萬臺。”

齊磊呲牙,靠回沙發,“才30萬臺啊?”

張全安不好意思,“沒辦法,生意做的還是沒有小齊總大啊!”

齊磊一聽,“別誤會,沒有嘲諷的意思。我想說的是,30萬臺對三石來說意義不大。”

張全安整個人都不好了,媽的!大資本家就是不一樣哈,30萬臺都不放在眼里了?

就見齊磊想了想,又解釋道,“實話實說,三石和暢想梁子不是簡單的商業糾紛,里面有些別的隱情。”

張全安點頭,“聽說了一些。”

沒有不透風的墻,柳紀向想入股三石的事兒,在中關村不是什么秘密。

齊磊繼續道,“所以代替采購,不是一個長久的解決方案。”

二人皺眉,“小齊總有別的方法?”

齊磊,“暫時沒有。可是有一個想法,需要一個前提條件。”

二人,“能說說嗎?”

齊磊,“我給你們算筆賬吧!”

“2000年,國內臺式電腦的銷售量是736萬,這其中家用電腦246萬,也就是個人電腦用戶。剩下的近500萬臺,是商用和教育用途。”

“500萬臺里,包括了網吧采購、商業辦公、還有教學用途。”

二人不解,齊磊說這個干什么?

齊磊,“這其中網吧采購,大概在160萬左右。”

齊磊神秘一笑,“你們知道暢想拿下這160萬臺的多少嗎?”

二人搖頭,真沒想過這個問題,就聞齊磊,“90!也就是144萬臺左右。”

二人更是不解,“小齊總研究這個做什么?”

齊磊,“2000年,暢想的總銷售數量才260萬臺。也就是說,60的產能給了網吧連鎖。”

“我拿到的準確預測,2001年,單網吧這一塊兒增漲20起步,也就是200萬臺!”

“如果正常情況,暢想能拿到180萬臺的訂單。”

二人,“小齊總的意思是....”

齊磊,“咱們三家,加在一起就是70萬臺了。”

終于,原形畢露,“我知道你們組織了一個反三石的產業協會。”

二人一窘,“那都是瞎鬧的,小齊總別當真。”

“不,挺好的!!”齊磊眼神漸亮,一點不都不介意。

“你們去和協會的人說,盤古系統、30渠道,甚至管理軟件,我都能免費拿出來大家一起共享。”

“但是,三石公司就一個條件!”

二人也來了精神,這是好事兒啊!那三石公司就徹底沒優勢了,就不怕三石做大,打壓他們這些小公司了。

他們這些人,一個網吧加盟而已,沒有那么多商業野心,大多只是當成一個養家糊口的營生罷了。

包括張全安,他僅僅只是把網吧連鎖當成一個掙錢的買賣,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做大做強。

純粹是三石逼出來的。

你想啊.,三石公司那么大的體量,國內第一的互聯網公司。做了網吧連鎖,人家肯定是不想當咸魚的。

真讓三石做大,主導市場那就沒他們的活路了。

聯合起來就一個目的,求生存!

現在三石公司主動放棄優勢?那當然好!

廣子晉有些激動,“小齊總您說,什么條件?”

齊磊開口,“把你們協會內,三年的采購訂單給三石操作!!”

“什么?”

張全安和廣子晉驚了,脫口而出:“這…不好給吧?”

廣子晉為難道,“小齊總,我們廟小,經不起折騰的。”

齊磊馬上道,“你放心,我要拿著這個訂單做什么,不好在這里講。但是,我可以簽合同,給你們保證!”

“第一,設備的穩定性、性價比,只會比你們現在的采購設備更好、更高!”

“而且,三石公司還可以附加一個條件。”

二人:“什么條件?”

齊磊,“三石公司可以把客服系統剝離出來,成立一個非盈利的子公司,共享給所有同行。”

“這……”

好吧,這又是一個三石公司的優勢選項。

張全安沉吟半晌,“小齊總我粗算了一下,要是協會內,把采購訂單都拿出來,可不少啊!”

齊磊眼珠子都綠了,帶著顫音兒:“有多少?”

張全安,“應該在.....百萬級左右!”

“漂亮!”齊磊一拍大腿。

操!老子果然是上帝的私生子!!

“太好了!”齊磊激動極了,干脆道,“這事兒辦成,《傳奇》的點卡銷售,我在基準渠道提成之外,再給你們兩家加2!!”

二人:“……”

有點懵,財大氣粗就是不一樣唄?張嘴就來的嗎?

《傳奇》2000年的點卡銷售額是6個億,2就是1200萬!

二人從齊磊家離開,卻沒有離開尚北,要考慮一下齊磊的提議。

而齊磊,齊國棟、耿大爺和周桃,四人坐在客廳里,一點動靜都沒有。

另外那三個人知道,齊磊應該是腦子里又憋了什么大招兒。

可是,似乎齊磊的想法也不成熟,要不依他那個愛顯擺的性子,早和大伙兒說了。

就見齊磊坐在那兒,看著茶幾上的一張紙。

百萬級的年采購量

盤古系統覆蓋所有網吧....

再加上新浪融資擴股,謀求上市...

還有小馬哥

小馬哥和微軟的二選一....

這就是齊磊目前,手里所有的牌。

這幾天,齊磊一直試圖把這些事兒串聯起來,可是唯一缺的就是一個百萬級的采購訂單。

現在有了。

能不能做點什么呢?

能不能!?

能!!

突然抓起電話,給小馬哥撥了過去。

“喂,你先別和微軟鬧掰!”

“啊?”小馬哥那邊醉醺醺的,有點醉意。

事實上,這幾天,小馬哥就沒醒過,他好糾結啊!

別看那天話說的敞亮,可是真讓他壯士端腕,小馬哥心疼啊!

醉了好幾天,今天終于下定了決心,犧牲我一個!幸福千萬人!!

結果,齊磊來這么一個電話。

“為什么啊?”

齊磊,“現在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你別動!拖著!!使勁拖著,等我消息!”

小馬哥,“嚓!!那我白醞釀好幾天了。”

掛了電話,齊磊還有點奇怪,你醞釀啥呢?

只是現在沒工夫想那么多,又一個電話播出去。

“南大爺!”

南老,“啥事兒?”

齊磊,“如果我現在手里有140萬臺往上的訂單,您有沒有興趣?”

南光虹眼珠子瞪圓,“多少?你還真弄來140萬的訂單了?”

這才多長時間?才一宿啊!昨天還40萬,今天就140了?

再說了,你屬啥的?屬玉皇大帝的啊?念叨念叨就有了?

齊磊苦笑,“要不怎么說我命好呢?”

南光虹腦筋飛速運轉,建廠是不可能,可是140萬臺的訂單,南光虹突然有了點別的想法。

良久,“等著,我去尚北!!”

這得當面研究了。

晚間,南光虹才到。

趙維不放心老頭兒一個人開車,送過來的。

一進門,南老顧不得別的,“小石頭,你瘋了?哪弄的140萬?”

齊磊把來龍去脈一說,“張全安和廣子晉百分之百會答應,也百分之百會幫岠聯系小加盟商。”

“所以,140萬不難!”

南老:“……”

老頭兒憋了半天,有點興奮:“140萬確實有點誘人啊!”

“咱們要是自己弄廠子,落地就是國內第二!一臺都不用外銷,就全國第二了?”

你要說40萬,也就那么回事兒,可是140萬....就離譜!

但是,話又說回來,南老臉色又是一苦,有點扭曲。

“問題是,不是那么容易弄的啊!況且,也來不及啊?”

還是那個問題,你就是請玉皇大帝下凡,也不能眨眼就給你弄個廠子出來,這是需要過程的。

奶奶的!!

南老都差點爆了粗口,這一百四十萬太誘人了。

這時,耿大爺插話,他還是比較了解老酒友南光虹的。

對南老吐槽,“你就別做夢了,清醒一點!”

“快勸勸他吧!我反正勸了一天了,這不現實嘛!”

耿大爺嚷嚷開來,“140萬產能啊!那得多大個廠子?”

“你好好搞你的互聯網就得了,怎么又竄到開廠子上去了?”

齊國棟也道:“反正這事兒....”

咬著牙,“因為這140萬去開廠子,你還不如拿著這140萬去入股個同方、方正呢!”

“誒!?”耿大爺一聽來精神了,“這是個主意!”

南老也道:“確實是個主意,我來的路上就想這個事兒來著。”

“一年140萬,就算是清華同方和北大方正也得動心吧?”

南老又道,“正好,我和清華同方的幾個老伙計還熟,這事兒我可以進給你搭個橋。你覺得怎么樣?”

這么大個訂單量,誰拿在手里,誰就有希望超越暢想,成為國內第一,甚至有希望沖擊世界第一。

南老越想越覺得靠譜,“這還真是個路子,入股同方,我看這事兒行!”

看著齊磊,“給句話,你小子是不是也這么想的?”

卻是齊磊沒答,突然發問:“入股一家電腦廠商,確實是一個可行的方案。”

“就算同方、方正不行,我知道廣州有一家新晉公司正在籌建,他們的技術也不錯。”

“可問題來了....”

“那穩定性的問題呢?質量問題呢?”

“這些廠商,能保證達到暢想的標準嗎?”

南老攤手,“可是你自己做廠子,你也不能保證馬上就解決穩定性的問題啊!”

只見齊磊笑道,“南大爺!!那同方就能保證咱們以后不被卡脖子了嗎?”

南老無語,“你不是入股嗎?這還不是保證?”

齊磊嗤笑,“一份訂單而已,能入多少股?”

冷然一聲:“能占主導地位嗎?同方會允許民營資本成為最大股東嗎?”

“他要是能,那砸鍋賣鐵,我現在賤賣30支付,拿訂單,再加錢,都可以。”

結果,南光虹瞪了他一眼,“別鬧,想啥美事呢?”

清華同方!讓你當的最大股東,那還是清華同方嗎?

這是不可能的,多少錢都不可能!暢想可以,但清華同方不可能。

齊磊一攤手,“所以嘛,我跟您說,有暢想這一次,我就認準了,除非咱們自己,否則誰都特么靠不住!”

南光虹更無語了,“那咋的?你還非得自己建廠?”

齊磊不說話,南光虹以為他是一根筋了,氣的不行,說了句氣話!

“特么的自己建廠,這就是胡扯,難度比你當暢想老板還要大!”

這是實話,自己建廠,你還不如去幻想柳紀向發昏,把股份轉給你呢!

卻不想,齊磊嘿嘿一笑,又賤又陰:“就是的嘛!當暢想的老板,比建廠靠譜多了啊!”

嘎!!?

一屋子人,徹底懵了。

啥意思?

沒聽明白?

南光虹突然想到了什么,雙目瞪圓,“你你你你,你不是打算建廠?”

齊磊呲牙,“我也沒說我要建廠啊!”

南光虹更驚悚:“所以....”

“孩子,你不會…真要當....暢想的老板吧?”

只見齊磊不再戲謔,無比凝重,“要報了柳紀向陰我的仇,要保障網吧有最穩定、最有性價比的設備,同時還要能一勞永逸,永遠不再受卡脖子的罪。”

“而且,還能讓您老爽把大的,我想不到其它的選擇!”

“那您說說,還有別的選擇嗎?”

南光虹:“……”汗都下來了。

這特么的是真大!!

可是,這不天方夜譚嗎?

這時,齊磊說話了,“不一定哦!”

南光虹看去,“什么不一定。”

齊磊看著茶幾上的一堆數據,抬頭,“140萬臺啊!這140萬臺還不是憑空來的,是從暢想的嘴里扣出來的。”

“銷售額下降60,夠暢想喝一壺的!”

南光虹:“!!!”

那邊,耿大爺沒忍住,突然想明白了。

“所以,你特么要140萬的訂單,不是為了當籌碼,而是要陰暢想一道?”

齊磊,“嘿嘿,我讓他臭牛逼!?這140萬砸出去,能砸個第一出來,也能把暢想拉下神壇。”

繼續道,“丟了60的產量,你們說,暢想的股票得跌到什么份兒上?”

“他原本準備的那些產能,投入的那些生產線,得賠多少錢?”

南光虹和耿大爺,碰的一聲,砸在沙發上。

兩人徹底懵了,齊磊這小子,心是真大啊!

那邊,齊國棟和周桃也懵了。

想不通,怎么就成這樣了呢?

殊不知,齊磊有這個想法已經有一萬年了。

而且,他想的更遠,比這幾個人震驚的還要嚇人。

他要是能拿下暢想,他就有了實業,而且是計算機產業的實業,他就有了一個全新的賽道。

柳紀向不敢玩技工貿,我敢!!

如果2001年,齊磊就有了上賽道的資格,那.

天地將更加廣闊!

這個事兒,齊磊惦記了可不是一天兩天了。

只不過,就像南大爺說的,心太大了。

齊磊也知道這事兒有點飄了,所以他一直也沒敢說。

這時,南光虹終于載出靈魂拷問,“來!孩子,說說,你要怎么當上這個暢想的老板?”

齊磊回答賊痛快,“不知道!”

我噗!!

齊磊,“不過,有人應該知道。”

“誰?”

齊磊呲牙笑,也不說是誰,拿起手機。

“老北,人民召喚你,來唄?”

老秦那頭直皺眉,“怎么?盤古系統扛不住了?我就說你別逞能吧?”

“什么事兒?電話里說吧!我能幫盡量幫。”

齊磊,“大事兒,電話里不好說,來一趟吧!”

老秦想了想,是盤古系統遇到大麻煩了?

凝重起來:“好吧,等著。”

“林叔,你大侄子需要你,來唄?”

林晚簫很不領情,“別瞎認親戚,有多遠滾多遠!”

齊磊咋呼,“生死攸關,不來我就完了!”

林晚簫樂了,“你先把賬結了吧!”

齊磊,“來了就結!”

林晚簫一聽來了就結,就知道是大事兒。

這小子不是火燎腚毛的大事兒,他是不會說出,來了就結這種話的。

皺眉道:“要過年了,你不能等過完年嗎?”

齊磊懇切,“等不了,真的!”

林晚簫,“后天到。”

“穆老,最近學校忙嗎?”

穆正明,“不忙。你不是回老家了嗎?”

齊磊,“雇您當顧問,三天五十萬,外加200萬的課題經費,有興趣嗎?”

穆正明驚了,“地址給我。”

“常奶奶!!”

常芳蘭一聽是齊磊,一邊在辦公桌上寫著什么,一邊端著電話打趣:“怎么了,孫女婿?”

齊磊:“呃....您真幽默。”

常蘭芳點到即止,“行了,有事兒說事兒。”

齊磊這邊呲牙,“我想侵吞點國有資產,需要幾個能人當幫兇,您給我推薦兩個人唄?”

常蘭芳:“……”

就新鮮!

皺眉呵斥:“好好說話。”

齊磊馬上乖巧,“好吧!我要收購暢想,您給我找幾個幫手吧!”

對常老太太,齊磊是不敢用騙的,實話實說。

常蘭芳又愣了半天,“你不是和柳紀向有矛盾嗎?”

齊磊,“對呀!”

常蘭芳,“那他有意讓你介入?”

齊磊,“沒有!”

常蘭芳,“計研所有心離場?”

齊磊,“沒有!”

“那是其它股東要轉讓股份?”

齊磊,“沒有!”

常蘭芳怒了,“那你收購個屁!”

齊磊,“所以才讓您給推薦高人啊!”

常蘭芳無語,不過也明白了,就是硬來唄?

雖然也有點差異,可是....見多了,也不奇怪。

沉吟良久,發現齊磊不是開玩笑,“不是一時興起?”

齊磊沉聲,“不是。”

常蘭芳,“理由呢?不會只想報仇這么簡單吧?”

齊磊,“理由也很簡單。”

深吸口氣,“我覺得暢想這個公司挺好的,但放我手里比放在柳紀向手里有前途。”

“哦?”常奶奶讓他逗樂了,想了想,“確實。”

意味深長:“放你手里,比較放心!”

說完,“等著吧!你常奶奶后天就放假了,正好還沒看過冰燈呢,帶點人幫你研究研究。”

齊磊驚喜,“啊?您老親自來呀?”

常蘭芳,“孫女婿的事兒嘛,可不得老太太親自去看看。”

齊磊,“行!到時我帶您看冰燈去!”

放下電話,齊磊看著南光虹,耿大爺,齊國棟,還有周桃。

輕描淡寫的撇了撇嘴,“對于這個事兒,我是沒什么好辦法的,不過....”

話鋒一轉,要多賤有多賤,“我能搖人!”

眾人:“……”

倒是忘了,這破孩子會賣乖!

所以人緣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5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