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3章 不想洗手(一)

第13章 不想洗手(一)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3章 不想洗手(一)

從文體教室出來,廖凡義冷汗就沒斷過。

看齊磊的眼神兒都變了,突然很好奇,“你都和什么人一起玩到大的啊?”

這都什么人啊?你怎么存活下來的?

怎么說呢?以前廖凡義覺得齊磊這個性格有點不可理解,可是現在看過這宗寶寶和寇仲琪之后,他覺得齊磊這個性格...

已經很克制了。

無可否認,齊磊這個孩子已經很逆天了,但是性格里總有那么一股子乖張的稚氣。

他做的事兒都很穩,可是做事的過程卻一點也不穩。

就像過山車,忽上忽下,也喜歡把懸念留到最后...

可以說不到最后一刻,你也永遠不知道他還有什么出格兒的驚人之處在等著你。

所以,當他說要“嚇死幾個”的時候,廖凡義居然一點都不奇怪,甚至覺得這就對了,是齊磊的做事風格。

不過,客觀地講,這并不是什么好習慣。

為什么董北國和幾個領導對于北廣現在的情況,都趨向于穩當的處理方式呢?

因為到了他們那個歲數,都明白一個道理:那就是,這個世界我們可控的事情其實不多。

任何一件看似毫無懸念的事情,都有可能碰到不可控的因素!從而超出個人的能力范疇。

所以,他們已經養成習慣了,做什么事兒都要留一點余地,不把自己置于尷尬之中。說白了就是做事做人留一線,永遠給自己留好退路。

但是,齊磊恰恰相反!他是個冒險者,一個運氣不差,而且手段高明的冒險者...

永遠在贏,但永遠要贏的驚心動魄!跌宕起伏。

似乎他更愿意享受過程,而不是追求結果。

這是不符合平常人的思維,以廖凡義的專業知識來看:

這就好比上手一款新游戲,別人都是在游戲中探索前進,小心翼翼,追求通關,而且是能多快通關就多快通關。

生怕出現什么差錯而死了一條命,導致見不到守關boss。

而齊磊他不是!

怎么說呢?他就像第二次玩這款游戲,似乎通關對他的吸引力并不大。

反倒是細細探索游戲的細節,追求更高的分數,尋找更刺激的玩法,這才是齊磊游戲的樂趣。

這讓廖凡義有點羨慕,卻又無法跟從。

是的,生活終究不是游戲。

馬虎不得,也不能大意。所以絕大多數人都是匆匆忙忙追求通關的新手。

沒幾個人有齊磊這樣的勇氣,游戲人間,步步都要精彩。

總之,廖凡義一直覺得,齊磊是個異類,異于常人的異類!

太反常了。

甚至是值得從心理學、社會學角度去研究一下的對象。

好吧,他要不是活著的價值更大,廖凡義甚至認為把他的腦子像愛因斯坦一樣,切片研究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嘛。

可是,今天見了寇仲琪和宗寶寶,廖凡義驚了。

突然不認為齊磊太反常,比他奇葩的大有人在!

而且他和這種孩子一起長大,現在還能這么像一個“正常人”,簡直就是個奇跡!!

“理解不了,完全理解不了!”

對此,齊磊則道“這才哪兒到哪兒?”

廖凡義一怔,“什么意思?這兩個還有更奇葩的表現?”

只見齊磊淡然一笑,“更奇葩的表現是一定有的,不過.....”

“不過他們兩個還好吧?我身邊還有比這兩頭更不正常的呢!”

廖凡義:“.....”

齊磊,“可惜,不能拉到北廣去,那倆學傳播學就浪費了。”

廖凡義:“”

好吧,齊磊說的是吳小賤和唐小奕。

廖凡義雖然去過尚北二中,但精力都在洞察模型上,對于吳小賤和唐小奕,還是不太了解。

你見哪個十幾歲小孩腹黑到吳小賤那個地步?

你又見哪個什么都懂的小孩,像唐小奕一樣瘋狂?

此時,齊磊看到樓角處露出三個腦袋,正是張洋、寇仲琪、宗寶寶三個。

遂對廖凡義道:“后天回京城,咱們機場見吧!”

廖凡義自無不可,知道齊磊這算是回老家,肯定沒工夫搭理他。

“你自己安排時間吧,后天見!”

齊磊一聽,揮手告別。

來到樓角,寇仲琪正在那數落張洋呢!

勒大脖子鎖住張洋,“你就說咱夠不夠意思吧?大學都給你搞定了。”

“你特么將來要不把老娘伺候美了,我就給你戴綠帽子!”

別說張洋了,齊磊和宗寶寶聽的都直撓頭,“這虎娘們兒,是啥都敢往出冒啊!”

只見張洋一臉苦大仇深,“說話就說話,能別總用那對你有我沒有的東西在老子身上蹭嗎?”

寇仲琪一聽,不但沒躲,還使勁蹭了兩下,“你那不叫沒有,你那叫沒長開!”

齊磊,“”

宗寶寶:“”

齊磊感嘆,人和人的差距怎么這么大呢?

李憨憨絕說不出這話。嗯!徐小倩也說不出來....

等他倆鬧夠了,三個人才看向齊磊。

宗寶寶發問,到現在他們還不了解情況呢,“幾個意思啊?突然怎么就大學生了呢?”

張洋卻是另一種狀態,有驚喜,但是也就那么回事兒,還有心意放炮:“嚓,一不小心老子也上北廣了?這事兒不從姥爺那扒出萬把塊賞錢,說不過去了。”

好吧,這也許是張洋第二個優點,除嘴甜之外。這貨就剩定力了...

都是寇仲琪給練出來的,想象下,從初中開始,身邊一起玩到大的姑娘開始色誘你...各種葷素不忌的虎狼之詞招呼。

他居然能從初中忍到高中,再從高中忍到大學。

你就說這家伙多能忍吧。

看著齊磊,“一萬是不是太少了?要不要從我媽那再敲詐點?”

寇仲琪則是不理張洋,直視齊磊,“說吧,你看上老娘哪兒了?我給!”

“特招上大學,人情大了啊?可以考慮肉償。”

齊磊是真接不住寇仲琪的話,不過也知道她純粹是順嘴跑火車習慣了。

琢磨了一下,“這事兒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總之,到了北廣,本色出演就行了。”

宗寶寶一挑眉,“什么意思?哥可是一直收著呢,要多本色?”

齊磊,“靠你那張嘴發家!”

宗寶寶愣了,“不是上大學嗎?怎么還扯發家上去了?”

寇仲琪則道:“大概明白了,就是靠我這張嘴給你噴人唄?”

齊磊,“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隨后又道:“給你們一個星期的時間夠吧?一個星期之后,自己去報道。”

寇仲琪,“用不上!你哪天走?”

齊磊,“后天。”

宗寶寶,“那就后天一起唄?我那敗家爹早就煩他了。”

齊磊無所謂,“你們不嫌倉促就行。”

從二十三中出來,齊磊打車到三石,連辦公樓的樓門都沒進,從齊國棟那拿了車鑰匙就要走。

老耿大爺和南老在旁邊看著,有一句沒一句的揶揄。

耿大爺:“這不是自己家的,就是不一樣哈!回來也不說陪陪咱,著急回家孝敬親爹。”

南老瞪了耿大爺一眼,“怎么那么抬舉他呢?那是奔著倩倩去的,還親爹?”

齊磊陰著臉,“這兩老頭兒,越老越沒正經。”

開著齊國棟的車,揚長而去。

回到尚北,已經是下午。

給齊國君打電話,才知道老爹在白河子四姑家呢。

第一批秋糧眼瞅著就要收割了,齊國君正忙著檢驗定級。

一聽齊磊回家了,一點驚喜和為人父的責任都沒有,淡淡的來了句:“明天回去,掛了。”

齊磊:“”

只好直接去糧庫找媽媽....

爹不要咱,咱還有媽!

郭麗華正忙著呢!一看兒子回來了,眸子一瞇,“你說剛走一個月,就跑回來干啥?跟個沒斷奶的似的。走走走走,哪有時間搭理你。”

齊磊,“”

咋感覺不像親生的呢?

突然蹦出一句,“媽,你們是不是準備要個老二了?”

“可慎重哈!”

郭麗華一瞪眼,“滾!”

“養一個都是報應!”

齊磊落荒而逃,開始思考一個問題...

齊家他這一輩兒....

齊磊、齊冶、齊鑫...

當然,齊鑫還沒來到地球表面,齊國君不爭氣。

那要是老媽再要個老二....應該叫啥?

石頭...冶煉...成金!

那老四....

齊鉆石?

好奇怪的問題,回去問問老奶奶。

于是,齊磊開著去看老爺子和老太太。

終于找到溫暖了,一看大孫子回來了,兩老人樂的啊....

晚上給齊磊做了一桌子好菜,其間齊磊突然提出這個疑問。

如果好齊家有老四了該叫啥呢?

把老倆口問住了,沒想過這個問題啊?

齊磊走后,琢磨了半宿。

齊奶奶,“你說....能不能有老四啊?”

齊海庭鄭重的想了想,嘿嘿一樂,“那感情好啊。”

“叫啥呢?”

二中今年,又擴招了。

名氣已經打了出去,成績在那擺著,而且剛剛升級成了省重點中學,縣級教育單位。

這些突入起來的變化,甚至打亂了章南原本的計劃。

要知道,省級重點,是有面向全省的招生任務的,以至于今年就不是加那么三五個班的體量。

新的高一學年,在原本的規模上又增加了十個班,已經到了50多個班。

高二高三也有不小的變化。

章南不得不重新規劃,高三最大的變化就是,一班、二班、和十四、十六、十七班合并了。

一班的八個人再也沒了特權,重新分配到了其它班。

二班也是一樣。

這樣一來,就空出了兩個尖子班的師資力量。

而原本只有50多個人的十四班,又進來了十多個人,注入了新鮮血液。

不過好再,十四班的風氣沒變...

依舊是嗷嗷叫的拼命三郎!

最大的變化就是....

大橙子解脫了!

宋小樂很不幸的分到了十四班,并成功墊底。

大橙子,終于回到了二成子的寶座,心情很是美麗。

而三冰子,也終于成了實至名歸的三冰子。倒數第三,穩的一批。

還有就是...李沫和錢文俊的加入,并沒有撼動徐小倩老大的地位,離開了齊磊的徐小倩仿佛打開了基因鎖,再也不用收著了。

也再也不是人了!

李沫很悲慘,被人改了姓兒,徹底成了別人口中的“錢沫沫”

但是...

學年第一她是真的搶不過來啊!徐小倩太牲口。

而且更過份的是,學年第二她也保不住了。

如今廚子李鑫,已經徹底根上了學習節奏,開始發力...

雖然還沒到高三的第一次月考,沒正式封神。可是到了十四班之后李沫有感覺。

她應該不是李鑫的對手。

劉卓富很鬧心...

十四班的表現越來越好,卻無法掩蓋他失敗的人生!

暑假結束前,老劉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許是想起了齊磊離開之前的那些話。

吃飯的時候突然對羅漂亮求婚了,儀式很震撼!!

“要是...咱先把證領了吧。”

沒了。

被羅漂亮一通臭罵!馬上高三了,你給我跟說這個?

再說了,一點儀式感都沒有的?,你弄個戒指也是那么回事兒吧?

金的也行啊?

啥也沒有,端著飯碗就想把老娘騙走,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不過....羅漂亮罵完了,痛快了又加了一句,“送走這一屆再說吧...乖。”

老劉:“......”

晚自習的時間規劃是徐小倩給大家做的。

而且徐小倩從不吝嗇浪費時間,給大伙兒講題。

誰去找她,她是一副笑吟吟的樣子,細心講解。

她雖然做不到像齊磊那么有煽動性,可是徐小倩的帶頭作用又是另一番風味。

十四班,已經就是十四班。

即是齊磊的十四班,也是大家的十四班。

下了晚自習,楊曉像個掛件一樣,挽著徐小倩,自從齊磊走后,這丫頭更粘人了。

在學校門口遇到了吳寧和唐奕,當然還有程樂樂和大玲、燕玲。

幾個人像平常一樣,有說有笑的來到三石網吧。進到包間。

寫作業的寫作業,上網的上網,秀恩愛的秀恩愛。

比如徐小倩,進到包間先開電腦,打開qq,一看齊磊的頭像是灰的....

有些失落,臉色也有些黯淡。

齊磊兩天沒上線了....

慵懶的給李玟玟發消息,“那家伙這幾天忙什么呢?”

李玟玟秒回,“不知道啊?剛從圖書館回寢室。”

徐小倩,“哦....”

李玟玟,“想了你就給他打電話啊?”

徐小倩,“不打!看誰熬得過誰!”

李玟玟,“你小心點哈!他已經好幾天沒提過你了!大一還有小姑娘追他呢!”

徐小倩,“切!!追唄,他要是敢,我就敢再找一個!”

東北娘們兒,無論什么素質,上來唬勁兒,什么話都敢說!

李玟玟在電腦前一看,登時笑了:“那我有預感....”

“你今天就能走桃花運!”

徐小倩沒當回事兒,也一點沒示弱:“借你吉言!”

吳寧和程樂樂在那秀恩愛...

如今吳寧的重心更不在高三復習上。

更多的時間留給了英語、已經以及為出國做準備。

程樂樂也一樣。已經掙得了家里的同意,試試能不能把閨女送出去。

只是程建國不知道,程樂樂百分之百出得去。

就像吳寧,吳小賤現在考慮的根本就不是能不能出去,而是出去之后,選哪個學校的問題。

可以說世界排名靠前的名校,吳小賤可以隨便挑。

這種自信并不是來自成績。而是來自校外履歷。

國外的名校是很現實的,精英式教育,培養的就是精英階層。

而像吳小賤這種,還沒上大學,已經算是精英的存在,即便成績再差一點,大多數學校也會愿意接收。

單單是三石公司聯合創始人這個身份,就足以把吳小賤推上一個高度。

這就好比某潘姓二代,靠老子捐的一大筆錢,進了哈弗是一個道理。

國外名校也是功利的,是極為現實的,吳小賤這個比捐錢還高級一點。

至于程樂樂....為什么說她也百分百出得去,這涉及到一些操作。

有三石公司這么在一個招牌在手,做一個漂亮的履歷和個人陳述(考國外大學的重要流程),還是輕松的。

曉兒正翻著書包...

“我數學題庫呢?”

大伙抬頭看她,“那你問誰呢?”

徐小倩則是關切道,“昨晚不是還用來著嗎?”

昨晚她們是在齊磊家過的夜,臨睡前楊曉還捧著數學題庫和徐小倩探討微機分來著。

“呀!”楊曉被徐小倩這么一說...

一下愣了,“落沙發上了...”

隨之一苦,“咋辦啊?明天汪國臣要講呢!”

徐小倩無語的搖頭看著她,“你怎么總是丟三落四的啊!”

對唐小奕道,“車鑰匙給她,回家取。”

也不遠,幾分鐘的事兒,唐小奕隨手把鑰匙甩過來,啥也沒說,繼續做題....

弄的徐小倩有點不適應....你就...不客氣客氣?

黑燈下火的真讓曉兒自己去取啊?

可是還沒等徐小倩反應過來呢。

楊曉就開始耍無賴了,扯著徐小倩的衣角:“倩倩”

兩個字兒,帶八個拐彎兒....

撅著嘴,“不想動...怎、么、辦、呀?”

徐小倩嚴肅,“不想動也要動!快去!乖....”

楊曉,“哎呀”

又是八個拐彎兒...

“就是不想動嘛!!”

徐小倩無語了,干脆放下手頭的作業,“那你想怎么樣!?”

楊曉嘿嘿嘿的笑,眸子有點發亮,“要不....你去幫我取唄?”

徐小倩一瞇眼!突然發現這丫頭有點反常了。

撒嬌還是一如既往的撒嬌。

只不過...

楊曉那雙眼睛是不會騙人的。

永遠是睡不醒的狀態,只有登臺,和她算計誰的時候才會睜開,而現在已經不是睜開了。

而是在發光!

瞇眼疑惑,“說!你有什么陰謀?”

曉兒大愣,“我能有什么陰謀啊....”

“去嘛...不想動嘛....”

徐小倩敗給她了。

對唐小奕招了招手,“鑰匙給我...”隨之下樓,真的去給楊曉取練習冊了。

眼看著徐小倩下樓,曉兒突然乖張一叫,“哦吔!!”

從書包里抓出數學題庫就開始做了起來,“快寫快寫,作業好多呢!”

唐小奕和吳小賤也是搖頭笑,唐小奕還蹦出一句,“有異性沒人性的東西啊....”

“哥真是所托非人!”

程樂樂不太理解,“說什么呢?”

那邊大玲則來了句,“沒事兒,樂樂姐,寫作業吧。”

至于燕玲...

初三雖然功課也緊,但是連晚自習都沒有,說到底還是輕松。

正在qq上聊天呢,一副沒心沒肺的架勢。

qq那頭是一個神秘人,“你哥這個人吧...就很幼稚!搞什么花里胡哨的,還完全看不出什么新意。就直接告訴人家他回來了唄?唉.....圖什么呢?”

燕玲看到回復,撇了撇嘴,噼里啪啦打字,“來...跟我讀。”

神秘人,“讀什么?”

燕玲,“石頭哥很優秀,我很嫉妒!”

神秘人,“......”

燕玲,“讀呀?”

神秘人:“好吧,我很嫉妒....”

燕玲:“這就對了嘛,要誠實面對內心的罪惡,來...這道題怎么做?”

神秘人:“.....”

徐小倩沒有騎車,唐小奕的車座太高,她都夠不到腳蹬子。

左右又不遠,溜達著就來到了齊磊家。

胡同外停著輛車,看不清是什么車,因為車燈亮著,正好把烏漆麻黑的胡同照的透亮....

徐小倩暗叫僥幸,她其實挺怕黑的。

加快腳步,想著趁車燈還在,趕緊沖到齊磊家門口....

幸好,車燈一直亮著,直到她找開大門,鉆進院里,依舊亮著。這讓徐小倩心情不錯。

對于唐小奕、或者吳小賤,又或者大玲二玲那幾個馬大哈,連院門都忘了鎖的事實,也只是稍稍在心里吐槽了一下。

然后....

好吧,不是忘鎖了,客廳亮著燈,家里有人。

徐小倩還以為是齊爸齊媽回來了。

心中還有點忐忑,小心翼翼的推門進入,并沒看到人影。

尚在奇怪,換了鞋到客廳四下掃看,“人呢?”

不管那么多,來到沙發前....

然后就見齊磊四仰八叉的趟在那已經睡著了,嘴角還掛著口水....

只能說理想很美好,現實卻很骨感。

本來聯合了一大票人,費盡心思的讓楊曉騙人,想要給徐小倩一個大大的驚喜,結果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石哥沒挺住....睡過去了!

狗血!

且慌張。

徐小倩眨巴著大眼睛...

怔怔看著沙發上,睡姿絕不算好看的齊磊!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是從哪冒出來的?

李憨憨不是說他剛從圖書館回去嗎?

不是回寢室了嗎?有那么一瞬間,像個呆瓜似的怔在那有些手足無措。

無數個問號冒出來,又馬上有了答案...

那幾個家伙故意的!

然后....

徐小倩并沒有馬上叫醒齊磊。

緩緩的蹲下,支著下巴,欣賞著齊磊那條晶瑩的口水....

又緩緩露出傻笑。

也許...那些電影你的浪漫驚喜,只是文學杜撰出來的唯美橋段。

現實世界里相愛的兩個人,不需要驚喜,僅僅只是注視就是最大的圓滿。

就像老劉端著飯碗像羅漂亮求婚,就像現在的齊磊睡的昏天黑地,而徐小倩就在旁邊守著。

羅漂亮也好,徐小倩也罷,僅僅是享受著“他在我身邊”的這個事實,就已經融化在幸福里...

這一刻,最睿智的徐小倩,露出了最傻的笑容。

她甚至要歪著頭,用指尖輕輕劃過齊磊眉間的緊繃...

慢慢的將他的眉頭舒展,心中想著...這段時間,他應該很累吧。

眉頭都松不開了。

直到齊磊迷迷糊糊的睜開一條縫兒,半夢半醒...

眼前出現模糊的輪廓,正是夢里的那個熟悉身影。

于是,齊磊也笑了....

順手一拉,徐小倩背身跌坐懷中。兩人在沙發上擁臥。

觸感真實,嗯...齊磊心說,夢的質量不錯啊。

再次閉眼、憨笑。

把徐小倩摟的緊緊的,順便還用她的后背蹭了蹭口水。

真不錯,跟真的一樣...

呆傻含混的笑出一句——

“包子.....”

徐小倩還挺享受這種無意識的溫存...

她也是人,而且沒那么清高,也時不時冒出一些小小的邪惡念頭。

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有點欲女的傾向。這種緊貼的親昵,亦是她所愛。

聽齊磊念叨包子,以為他夢到了吃包子了...

輕輕的動了動,讓自己在他懷里盡量舒服,也閉目享受。

可是下一秒....

徐小倩猛然睜眼!全身一僵,瞳孔都有些渙散....

緩緩低頭,就見齊磊的狗爪子,從腋下環過來,放到了不該放的地方...

這.....這徐小倩完全沒有準備好不啦?

更無語的是,他還捏了!

“包子...”

齊磊又念叨了一句,帶著猥瑣傻笑的那種念叨!

徐小倩臉都綠了,這回...

居然聽懂了。

齊磊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懷中的溫熱,以及鼻息熟悉的味道,讓他漸漸從混沌到清明....

從以為是夢里的相擁,到真真切切感受到懷里多了個人!

此時還未睜眼就已經意識到,老子的驚喜好像有點失敗!

怎么特么睡過去了?而且....

終于吃上包子了。

就是場面有點尷尬,不太好收場....

大腦飛速運轉,尋找著補救的方案。

急中生智,佯裝好夢初醒、若無其事、盡在‘掌握’、般在徐小倩后背蹭了蹭,囈語喃喃:“夢到咱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了.....”

徐小倩目光一凝!卻是看不到背后齊磊的表情。

瞇起眼來,“第一次見面?”我信你個鬼喲!

齊磊慵懶,“對呀...那個考場。”

徐小倩,“那還夢到什么了?”

齊磊,“夢到喊你大姨了...”

“然后呢?”

齊磊,“還有大腳板....”

“再然后呢?”

齊磊心說你煩不煩!?沒完了!?要編不下去了!

“.”沉吟著,“然后你比我先出的考場,我就在后面追呀,追呀,怎么也追不上。”

嗯!到頭兒了!太特么機智了!

這回沒然后了,而且最后的場景好可惜,好凄慘!好弱小....

看你還怎么往下問!

卻是沒想到徐小倩語氣突然陰沉,“就沒了?”

齊磊,“沒了....”

“真沒了?”

“真沒了!”

齊磊一邊說一邊起身,揉著眼睛歪在沙發上,右手背到身后,活動了一下手指....

心說一個月不洗手過不過份?

“哦....”徐小倩也坐了起來,看了看齊磊.....然后離開沙發....

拿起茶幾上的煙灰缸看了看,又緩緩放回合適的位置....

起身走到門后找到笤帚疙瘩,拿手里又看了看...

又放了回一個好位置。

縫紉機放著燕玲準備洗的牛仔褲,上面還掛著腰帶...

徐小倩把腰帶抽出來,好好看看了!

不行....還是太暴力。

又端端正正的放了一個剛剛好的位置。

齊磊看她莫名奇妙的舉動.....

“你干嘛呢?”

只見徐小倩燦爛一笑,“沒事...就是東西沒放好我鬧心!”

齊磊,:“....”

徐小倩沒有強迫癥吧??

終于,在“規整”了不少東西之后...

徐小倩進了齊磊的屋,轉身拿了個枕頭出來...

蕎麥皮的枕頭....

這個的尺度剛剛好!

齊磊:“????”

卻是徐小倩突然臉色一變!像只發狂的小獅子!

“呀!!”

大叫一聲!開始瘋狂輸出....

“說!你是上大學去了!還是吃、包、子、去了!”

“誒誒誒誒!?”齊磊被動招架!她怎么知道包子的?我剛剛提包了嗎?

本能的落荒而逃,“有話好說!打人不對.....”

從客廳拍到齊磊屋里...

徐小倩:“說!包子是怎么回事!?”

齊磊,“什么包子啊?發什么瘋!?”

徐小倩更怒:“怪不得問穿沒穿!”

齊磊,“....“

遲疑片刻,決定作回死:“那到底穿還是沒穿啊?”

“啊啊啊啊啊!!”

雞飛溝跳....

五分鐘之后,徐小倩累了,齊磊也正常了。

兩個人又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盤腿坐在沙發上。

中間擺著包蝦條...

你一口我一口。

“所以你就這么把采什么...辦,就給辦了?”

齊磊咔哧咔哧的嚼著蝦條,“厲害吧?”

徐小倩撇嘴,揶揄:“叫李長發是吧!?敢使壞!弄死他!”

隨后又道,“偉哥呢?偉哥怎么想的,搬那么老遠。”

齊磊,“挺好的,還熱鬧點。”

徐小倩,“那你怎么沒把李玟玟和江瑤也一起叫過去啊?不是更熱鬧?”

齊磊瞪眼,“瞎特么出什么主意!?女主人都沒住,別的女人有資格進門?”

徐小倩,“嘿嘿!”在齊磊臉上揉了一把,“算你實相。”

齊磊則是暗自冒汗,送死題當我不知道?

好吧....

沒人再提包子的問題了,就好像從來沒發生過。

兩個人就這么坐著聊到十一點....

唐小奕他們識趣的還沒回來。

于是徐小倩拍了拍手上的蝦條渣子,“走!洗手洗臉,覺覺嘍!”

齊磊,“不洗手行嗎?”

徐小倩,“臟死你算了!走!”強行拉上齊磊。

齊磊反抗,“真不想洗!!”

“為什么?”

“剛抓過東西。”

啊啊啊啊!徐小倩又要暴走,“齊磊你越來越色啦!”

齊磊一臉嚴肅,“只是大g,讓我的車速越來越快了。”

徐小倩敗給他了,哄著來,“乖....快點快點。”

齊磊被她推著,“不能再快了,再快都上不來車了。”

兩人換上睡衣,一起刷牙,又一起洗臉,那只罪惡的右手,洗了!

到床上繼續聊,依舊是以往的模式,一個人一個枕頭,一個一床被子。

發現齊磊越來越不老實之后,徐小倩還特意把自己裹的緊緊的,當然,開始是這樣的....

只是開始....

對!真的只是開始。

“寇仲琪他們三個也上北廣了啊...”

徐小倩秬在那還有點不服氣,“連他們都走在前面了。”

齊磊則道,“趕上機會了,新學部正好缺他們那樣的學生。”

十二點多,唐小奕他們終于躡手躡腳的回來了,開大門,進屋一點聲響都沒有....

幾只耳朵貼在齊磊屋門上聽墻根兒...

屋里隱隱還有聊天的聲音...

(徐小倩):“別太累了...我聽著都替你累。”

(齊磊):“還好...”

(徐小倩):“還好什么呀?又要管后勤又要新學部,就你那個性格,又不肯落下學業。什么人也扛不住啊。”

“不行,明天我和耿大爺聊聊,讓他少找你!”

(齊磊):“別動!”

(徐小倩):怎么了?

(齊磊)(如釋重負,沉冤得雪):“對...對對...就是這個感覺。”

(徐小倩)(滿頭問號):“什么感覺?你說什么呢啊?”

“壓著我頭發了!”

門外這幾頭也一腦門子問號兒...

說什么呢?什么感覺?

不過壓著頭發.....這就有點想象空間了。

楊曉一嘆,“唉取本題庫人取沒了...真不爭氣!”

吳小賤做思考狀,“那你們說....咱們應該不應該告訴他那件事呢?”

唐小奕,“還是...別了吧?這你膿我膿的,多煞風景啊?”

楊曉,“還是告訴他吧...不然明天可怎么辦?”

正在討論之中,卻是燕玲忍不了了,突然拔高聲調,重重一嘆:“唉!!!!”

乖張大叫“胡同口也不知道是哪個傻子,車燈就那么開著。”

撲通一聲屋里傳來悶響!!顯然齊磊一個激靈!

短暫安靜之后,就能聽到手忙腳亂的穿鞋聲音。

眨眼間齊磊沖了出來!又是眨眼間消失在大門外。

就留下一句話在風中凌亂:“老子沒鎖車!”

沒鎖車不是關鍵,主要是大燈亮到明天早上,干沒電個屁的了。

一夜無話.....

不!一夜話很多。

兩個念頭在齊磊腦中交織盤旋。

包子

糾結啊!

第二天一早,齊磊和大伙兒一起起床。

與徐小倩一起出了房間,又是一起刷牙....

刷完牙徐小倩打水洗臉,卻見齊磊站那不動,沒洗臉的意思。

徐小倩皺眉,“想什么呢?洗臉啦!”

齊磊把右手護在懷里,“不洗!”

噗!!

徐小倩瞪眼看著齊磊,又驚慌的看向楊曉他們....

猛的錘了齊磊一拳!“去死吧你!”

齊磊躲著,卻是開心的笑了。

徐小倩則是橫了他一眼,“你愛洗不洗。”

這一刻,她和齊磊之間,又有了關于洗手這個問題的曖昧玩笑。

只有她們兩個知道的秘密。

微微的縮了下脖子,好刺激!

突然,唐小奕斜插進來,對齊磊嚷嚷,“臟死你算了!洗個臉這個費勁啊....那還不臭了。”

卻是招來齊磊的鄙夷.....

“小屁孩,懂個屁!”

早上送徐小倩去上課,還沒到七點郭麗華的電話就打過來了。

“你眼里還有我這個媽媽嗎?”

“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不說來陪陪你娘!?”

齊磊,“!!!”

氣的要爆炸!“小老太太!!咱把話說清楚!昨天是你讓我滾的!”

郭麗華,“我讓你滾你就滾啊?馬上給我滾過來!”

齊磊立馬慫了,“收到。”

馬不停蹄的趕到糧庫陪老媽去了。

把昨晚和徐小倩說的話又對老媽說了一遍,在北廣都干了啥,一樁樁一件件。

得到了反饋和徐小倩完全不同,“挺大小伙子,忙點好。”

中午,徐小倩自到蓮花集團,陪著剛回到尚北的齊國君還有齊磊母子一起吃了個飯。

下午逃課了....

然后,齊磊又把開學這幾天的經歷,也就是和徐小倩、和老媽匯報完的話,又和齊國君說了一遍!

心中發誓,下回一定要等人員到齊一之后再開口!

否則效率太低了!

傍晚的時候,齊國君倆口子,把齊磊從廠子里送出來。

郭麗華掃蒼蠅似的,“滾吧滾吧,沒事兒別往回跑,像誰得意你似的。”

齊磊早習慣了,順著老媽的話說:“好勒!滾了哈。”

郭麗華終于現出一絲不舍,罵了句,“混蛋玩應....”

然后就不說話了,看著齊磊的車漸漸遠去。

車子里,從廠子開出來一直到二中附近這一路上都有點沉默,齊磊和徐小倩幾乎沒說什么話。

終于,眼瞅就到二中了,齊磊繃不住了,才對副駕的徐小倩憋出一句,“我其實....可以明早走。”

明天是上午九點半的飛機。

如果早晨從尚北走,保險起見四點多齊磊就得出發...

而且挺趕的,今晚回哈市要從容一些。

但是能和徐小倩從呆一晚上,起個大早或者趕一點也是值了。

對此,徐小倩倒是沒有齊磊那么貪戀,好言相勸,“走吧....呆一宿明天還要遭罪。”

“再說你大早上睡的迷迷糊糊的開車誰放心啊....”

齊磊也知道不好明智....可是...舍不得啊。

“要不還是明早走吧...”

這時,車已經到了二中門口...

徐小倩不和他磨牙推開車門,“我走了...你路上小心點。”

齊磊知道這是沒戲了,當下也不糾結“那真走了哈。”

徐小倩一聽,也有點繃不住了,挺舍不得嘴上卻只能道:“走吧,反正離寒假也沒幾個月了。”

說完就下了車,

齊磊,“拜拜...”

剛要掛檔走人,徐小倩突然大叫,“等一下!”

突然跳上車,,湊到齊磊耳邊低語了一句。

三個字...

“嗯!?”齊磊聽清楚那三個字,整個人都精神了!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徐小倩在他臉頰上輕輕一觸。

紅著臉,推開車門就跑!

齊磊看著她的背影,在那愣了半天才發動車子向哈市行去....

神態有點平靜....

畢竟是重生者嘛!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

不就是三個字嗎?有什么啊?

沒當回事兒。

寂靜的駕駛室內,齊磊目視前方安心開車,平靜的不能再平靜。

即沒開收音機,也沒放歌。

良久,突然嗷的一嗓子!唱上了....

其間還伴隨著全身不受控制的扭動與雀躍。

“我愛的人己經飛走了”

“愛我的人她!還沒有來到!!”

“這只愛情鳥已經飛走了”

“我的愛情鳥她還沒來到”

拔高聲調,再來一遍!

“我愛的人已經‘快熟了’”

“愛我的人她!愛哪去哪去了!!!”

“這只愛情鳥,她已經快熟了!”

“我的愛情鳥,真的快熟了...”

也就是車里沒別人,否則非認為這孩子瘋了不可。

第二天一早,廖凡義和齊磊,帶著寇仲琪、張洋和宗寶寶,以及....

齊磊的大姨,也就是張洋他媽,還有寇仲琪她媽,登上了去京城的飛機。

人先過去,手續后到。北廣董北國從部里申請的臨時特招!

至于為什么兩個媽還要跟著....

廢話!十號突然去的二十三中,當聲拍板,家里知道的時候,收拾行李都顯得匆忙。

要不是齊磊跟著,三家家里都覺得是拐賣孩子的!

這就是天上砸下來個鐵餡餅兒,在身邊從小帶到大,突然說上大學了,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能放心得下嗎?

所以兩個媽必需要跟著,至于宗寶寶為什么孤家寡人一個....

呵呵,用宗寶寶的話說,“那敗家倆口子?聽上大學,后天就走,興奮的一宿沒睡著覺!”

“特么第二天就琢磨著給我弄一弟弟出來。”

“隔天走都嫌晚了。”宗寶寶當然有點夸張,可是也真實的反應出家里對他的獨立能力的培養。

走就走,即便突然,也沒什么特殊對待。

到了京城,暫時落腳在齊磊家。

結果齊磊大姨郭麗霞,看過之后....

給郭麗華打一兩小時電話,從開始琢磨著讓張洋就住這得了。

到后來被郭麗華忽悠的,想給張洋在京城買房。

再到最后....放下電話去找寇仲琪她媽,我出房子,出兒子,你出個閨女咋樣?

齊磊都懷疑老媽到底是怎么聊的呢?

最后郭麗霞還真買了,而且就在電建北院和齊磊家隔了一個單元。

這又讓齊磊不得不產生懷疑,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前世,張洋和寇仲琪就和齊磊住同一個小區,今生好像一點沒變...

入學手續就不用說了。

張洋去了動畫學院,他本來就會畫畫,只是文化課差了點。專業課是沒問題的。

宗寶寶和寇仲琪比較特殊,兩人不屬于任何一個院系的預培生。

直接歸新學部實驗教學中心——雛鷹班。

也是這個班,最早入學的兩個成員。

至于為什么不在其它院系預培...因為雛鷹班的課程和其它院系,甚至預培班都不一樣!

這是要走在時代走面的!

除了傳播學、新聞學這些專業基礎課程。

在齊磊的規劃書中,雛鷹班是以跨文化傳播、中西新聞比較研究、國際政治與國際新聞

中外新聞史現代藝術史。

除了這些,還有文史院系的現代哲學中國古代史中國近代史世界古代史世界近代史史學概論等等....

所組成的。

要么董北國怎么說這個雛鷹班,像是前敵指揮部呢?

你看這個班說的東西就離譜!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跨文化傳播所準備的。

當然,這個班不會只有兩個人,而且不僅僅局限于大一新生!

當廖凡義和齊磊回到學科建設辦公室的時候,已經是九月十三號....

關于齊磊的那些新聞賣點,已經在北廣校內,發酵很長時間了。

正如齊磊所言,這么大一個新聞點,要是不能在一個傳媒院校掀起點浪花,那說明北廣白教了!

此時北廣園內論壇——核桃林上,已經有不少關于這件事的議論。

參與到其中的學生也不在少數,只是誰也不知道這是一個陷井,是一場測試。

很多人,已經被盯上了!

“還好還好!”張路臣一見廖凡義和齊磊,登時喜笑顏開,“還好不全是草包!”

遞上一份名單,“這些還是不錯的,我覺得附和咱們的要求。”

看了眼齊磊,玩笑道,“我覺得董校這筆買賣做虧了!”

“拉下臉去求上面,好不容易要來三個名額,結果北廣本身的資源就不差嘛。”

正說著,董北國進來了,“誰虧了?我虧了嗎?”

拿過名單一看,“那這么說虧了?”

早知道有這么多合格的,他還真不聽齊磊忽悠,校外找什么奇才?

撇著大嘴,露著后槽假牙,“你這是以權謀私知道嗎?下不為例!”

卻不想,齊磊沒說什么,廖凡義來了一句,“還....真不一定。”

“啊?”

董北國一愣,看著廖凡義,“小廖你什么意思啊?”

“這....”

廖凡義其實真不想駁了大校長的面子。可是...

“實話實說哈,這些...”指著名單,“還真不一定比那兩個強!”

此言一出,不但董北國,辦公室里的其它人也都愣住了。

能讓廖凡義說出這種話?那兩個新生得什么樣?

“呵呵...”廖凡義眼皮抽抽,“回頭你們自己看吧。”

那是兩個純的奇葩!不能再純了!

極品中的極品!!

而齊磊笑而不語,等著吧,等那兩頭安頓好,來報道。

親眼看看就知道了。

此時從董北國手里拿過名單....

自習的看了看,這其中大多數他都不認識,畢竟來北廣的時間有限。

但是,也不是全都不認識,還是有幾個老熟人的。

今天從早到晚,也就碼出這么多了,身體和頭腦已經到了極限了。其實大伙應該感受得出來,最近的錯字,丟字,顛倒詞句順序這種低級錯誤,越來越多。

說實話,真的已經懵了,屏幕是花的,手都不知道打出來的是什么。

不過放心,明天繼續加,稍稍調整一下就好。

這里繼續求票,繼續求打賞....

怎么說呢,這個動活開始之前,老蒼是沒抱任何的奢望的,你們從活動求票目標就能看得出來。

我只設了一個5000票的小目標。

心想,能把這5000票投滿,老蒼就心滿意足了。

可是真沒想到大伙兒這么給力,給了老蒼這么大的一個驚喜。

現在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