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4章 不想洗手(二)

第14章 不想洗手(二)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4章 不想洗手(二)

2000年的大學生活,就像一部老電影。

在原本絢麗紛呈的鏡頭下,泛著發黃的年代底色,又跳動著噪點。

在這里,你能看到騎28大杠,拎著舊公文包的老教授。

能看見穿著白襯衫、西裝褲子,卻采著膠底球鞋在球場上揮灑汗水的男同學。

能看見白色的衣裙下素面朝天的女生,卻無時無刻不散發著青春的魅惑。

看見花叢中,牽手出沒的小情侶,扭扭捏捏,還有賊心沒賊膽。

馬晨宇看到這些就火大,“上啊!快特么點上啊!”

“你就親上去能怎么的?他還能罵你流氓啊?”

“靠!!”

猛一甩手,急死個人。

那邊,宣傳部長王萱正是兩個被吐槽的主角之一。嘴角抽出,對面前的大男孩羞澀一笑,“等我一下下。”

男生很是通情達理,“嗯。”

得到首肯,王萱很淑女的轉身,馬上換了一副兇神惡煞的猙獰模樣。

小碎步走到馬晨宇身邊,微笑以對,“很閑嗎?”

馬晨宇瞪著牛眼,“對啊...閑啊!”

現在是下午兩點,既不用檢查食堂,也不用寢室門口人,而且還沒課。

他這個紀檢部長,當然閑嘍!

“你親他啊!主動點啊!”

王萱:“……”

凝視馬晨宇,突然抬腿就是一腳,正頂在小腿脛骨上。

“嗷”

一聲慘叫,馬晨宇抱著小腿就開跳。

疼....鉆心的疼!

“王萱,你就是個男人婆!這輩子都嫁不出去!”

太疼苦了!

而王萱則是昂首挺胸,轉頭就走,好像一只斗勝的老母雞。

太不當人了,居然讓老娘主動去嘬一個男生?

憋屈的馬晨宇回到學生會,大主席張顯龍同志正用學生會唯一值錢的那臺破電腦掃論壇。

這也是學生會為數不多的福利,有電腦可以用。

要知道,這年頭,有電腦的學生不多,十個里能有兩三個。

像418那樣,一個寢室四臺電腦(齊磊、董禮、許鵬、陳文杰)的,絕對很少。

“看什么呢?”

馬晨宇一屁股坐下,拉起褲腿兒看小腿,都青了。

張顯龍則是把論壇關掉,“沒看什么。”

看著他揉小腿,“怎么了?”

馬晨宇,“別提了!王萱那爺們,在文化廣場和人手拉手呢。我特么幫她,她還踹我。”

撇了一眼已經是桌面的屏幕,“又評論齊磊那點破事兒呢?”

張顯龍瞪眼,“我評論它干什么?那么愿意搭理他呢?

馬晨宇卻是鄙夷一笑,“別裝啦,我都看見了。”

大聲嚷嚷,“惡龍是你小號吧?那個最熱的貼子,就特么是你寫的!”

張顯龍大驚,下意識四下觀望,“你小點聲!”

說完,又不解氣,“馬晨宇啊馬晨宇,王萱是得踹你,忒特么賤了!”

結果,馬晨宇毫不示弱,“你特么不賤?”

“那孫子都那個熊樣了,你還幫他說話?”

張顯龍老臉更紅,“我不是幫他說話,我只是陳述客觀事實!”

“什么事實?”

張顯龍,“你覺得,就那孫子的尿性,會看不透這些事兒?”

馬晨宇想了想,“確實有點邪性。”

張顯龍,“是吧?以他的智商,還有能力,他會處理不好與趙國華之間的關系嗎?”

“別忘了,女生樓前的豪車就是他趕走的。回頭,他自己開豪車招搖?這么蠢的事兒,你覺得像他干得出來的?”

“我總覺得有點不太對,有點太反常了。”

“現在罵他的,可能都要倒霉。”

馬晨宇愣了愣,突然蹦出一句,“你管他那么多干屁!?閑的啊?”

張顯龍沒接話,看著電腦屏幕,沉吟了良久。

“我其實也挺想罵他幾句的,過過癮嘛!”

“可是,別忘了,咱們是學新聞的,得有新聞操守。”

“沒搞清楚、存在疑點的事件,就應該存疑,就應該站出來,敢于發聲。”

好吧,傻龍又開始一本老正的說教了。

“停停停停!”白了一眼張顯龍,“這個事兒吧,你要真的這么認為的,那你就大大方方地說唄?”

“何必換個小號,還偷偷摸摸的不正面回應那些負面消息?搞的那么繞干什么?”

張顯龍確實做的有點擰巴。

最近關于齊磊事件,回應比較頻繁的惡龍,從來不正面與批評聲音對峙。

一副事不關我、高高掛起的架勢。既不反對批評,也不替齊磊說話。

誰的貼子都回應一下,自己的貼子玩的人氣也很高,貌似就是個吃瓜群眾。

可是實際上,惡龍偶爾透漏出來的觀點,往往都能讓一些還能保持理智的人思考一下。

以至于,惡龍這個id之下的擁躉和同類都比較理智,要么不與置評,靜待真相:要么就是偏向齊磊這邊一點。

畢竟,恨歸恨,可還是有相當一部分人不相信,去年辦演唱會那個家伙是這么浮夸造作的一個人。

對于馬晨宇的疑問,張顯龍只是淡然一笑,“網友的主觀臆斷是最難控制的。”

“網絡就是一個好心不一定辦好事兒的地方。”

“正面回應?你信不信事得其反?”

瞥了一眼馬晨宇:“你不沒回應嗎?你也知道這事兒怎么回應都是錯吧?”

馬晨宇膈應的一甩手,“我是懶得搭理他的破事兒。”

而張顯龍聽罷,也是難得地打開了話匣子。

“我其實...”嘿嘿一笑,“也在為畢業論文做一個調查研究。”

“現在,我是把我自己當成是齊磊的危機公關,試一試在網絡上有別于傳統的媒體應急思路,爭取總結出一篇論文出來。”

馬晨宇驚悚的看著張顯龍,眼珠子沒瞪出來。

看的張顯龍有點不好意思了,“你這么看我干什么?畢業論文嘛,沒想真幫他。”

結果,馬晨宇差點沒蹦出來,“傻龍,我去你大爺的!”

把張顯龍罵懵了,“你反應這么大干什么?”

“滾你媽的!”

馬晨宇要瘋了,調頭就走。

走到門口,回頭還罵了一句,“你特么真不是人,心眼子忒多!”

張顯龍:

我就借這個事兒寫篇論文啊?不算什么大罪過吧?

孫賊,你瘋了吧?

這邊,馬晨宇怒火中燒地回了寢室。

一屁股坐在書桌前就不會動了,面前正是他的畢業論文,《關于新媒體時代新聞應急反應的觀察與思路》

他大綱都列好了,結果和傻龍撞車了。

按理來說,本科論文撞車不撞車其實沒啥大關系。

但是,問題就在于,撞車論文再想出采,想一枝獨秀,那就基本沒啥可能了。

除非論文逆天!

而馬晨宇想要出采啊!

他也是大四,而且別人不知道,馬晨宇是想報陳姥爺的研究生的,然后進新學部。

他知道,張顯龍在趙國華的鼓動下,也有考研留校的意愿。

而且,趙國華給他推薦,肯定也是陳姥爺。

也就是說,他和張顯龍要報同一個教授,再交同一個題材的論文,針對的是同一個事件。

倆人還同屬學生會干部。

這個事兒就不能琢磨了,萬一兩個人的觀點,論據啥的,再有重合。

那就說不清啊!

你就說,馬晨宇能不氣炸天嗎?

“媽了個波傻龍,毀我?”

同寢的兄弟看馬晨宇在那運氣。從上鋪探頭,“怎么了?又讓傻龍蠢哭了?”

馬晨宇一瞪眼,“他蠢?他特么是大聰明,我才蠢呢!”

馬晨宇都要讓自己蠢哭了。

無力地打開電腦,登陸核桃林論壇。

登陸id北廣大帥哥。

好吧,張顯龍要是在旁邊,非驚掉下巴,馬晨宇的常用id可不是這個。

這孫子也在開馬甲,而且是和惡龍一樣的馬甲。

都是近期活躍,從側面引導輿論,聚攏理性網友,意圖尋找網絡公關手段的賬號。

甚至,兩人的支持者都高度重合。

廢話,論文都差不多,能不重合嗎?

只是,馬晨宇現在犯了難。他在考慮,還要不要和傻龍寫相同的論文?

如果找論文,那上哪找一個新穎絕倫的題材,打動陳姥爺呢?

苦思半晌,馬晨宇心說,算了!伸手就把已經完成的大綱給撕了。

室友一看,“哦操!你干啥?不過了?”

馬晨宇瀟灑地把已經成碎片的大綱扔進垃圾筒,“沒意思,換個題目。”

室友豎起大拇指,“你牛!”

馬晨宇,“嘴給我嚴點哈,我那論文題目,別往外傳。”

室友撇嘴,“怎么那么稀罕你呢!”

意思是,老子懶得傳。

最后,馬晨宇還是決定換一個題目。

傻龍是農村出來的,畢業論文如果真能打懂陳姥爺,對他來說,很重要。

而馬晨宇,來自家庭的壓力幾乎沒有,沒有傻龍那么迫切。

就當讓著他了!

再說,馬晨宇也不覺得自己是草包,找個題目而已,還有一年呢,多大點事兒啊?

正想著,突然來了一封站內信。

馬晨宇還以為是論壇等級升級的提示之類的東西。

換別人都懶得點開,不過,他有強迫癥,還是點開了。

然后,足足安靜了五分鐘。

寢室里突然傳來他的一聲爆喝,“哦操!!

嚇室友一大嚇,“你特么有病吧!我這看片兒呢!特么干萎了都。”

結果,就見馬晨宇突然撲向垃圾筒,把剛撕碎的論文大綱一片一片撿出來,“哦操哦操哦操!!”

大伙兒圍上去,“怎么了?別嚇人行不?”

可馬晨宇也不回話,依舊發瘋的找碎片。

這時,有人才看向他的電腦。

就見,是一封工工整整的站內信。

“馬晨宇同學,你已被數字傳播與信息工程學部實驗教學中心雛鷹班(本碩博直通)定為備選學員。”

“如有意向,請就‘齊磊熱門事件’準備一篇不低于2000字的新聞總結(可就新聞性質、傳播屬性、應急處理、引導方向等做出評論內容自選。)”

“并于2000年9月19日下午一點整,到研究生學院樓學科建設辦公室參加面試。”

署名是:實驗教學中心主任廖凡義、陳興福。

室友有點懵。

“雛,雛鷹班是個啥班?”

“還特么本碩直通?”

意思是,進了這個班,就一路躺平了唄?

而馬晨宇那已經魔怔了,“哈哈哈哈!哥的運氣來啦!”

別說新聞總結了,還有幾天時間,他整個論文出來也不在話下。

傻龍,你慢慢熬論文去吧!哥要飛了,不跟你玩了!

王雪那小丫頭片子,讓你端著?哥還不暗戀你了呢,哥要飛了!

齊磊這個狗操的.....

算了,磊哥風水還是不錯的,帶來這么大一個好運,不罵了。

等哥進了雛鷹班,對你好點,不計較以前的仇了。

夠大度不?

與此同時,張顯龍也收到了論壇的站內信。

愣在那半天,整個人都傻了。

正好,王萱帶她那個新男朋友,來學生會參觀參觀。

眼見張顯龍在那兒定著,“怎么了?想什么呢!?”

張顯龍一下回魂,瞪向王萱。

然后,一把將王萱摟個結實,“啊啊啊啊啊啊!!”

哇哇大叫。

王萱新男朋友人都傻了。

特么的,我就說不找學生會的吧?哪有一個正常人?

張顯龍一聲怒嚎,抱著小腿開始蹦。

王萱徹底爆發了,“你們一個個的給老娘正常點!”

學生會確實沒有正常人了。

咆哮完,對小男朋友一瞪眼,“走!還看什么看!”

小男朋友:

要不分了吧...沒意思。

等到張顯龍緩過來,第一時間給趙國華打傳呼。

趙國華過了半個小時才回。

他這兩天都沒在學校,大一軍訓那邊值班兒呢!

各班導員不可能天天在那兒盯著,輪留值班,盯著點。

因為是軍營,所以打電話還挺不方便。

趙國華電話打回來的時候語氣不善,“什么事啊?不知道我這忙著呢嗎?”

張顯龍則是難掩興奮,“趙哥!你知道雛鷹班是怎么回事嗎?”

是的,張顯龍給趙國華打電話是刺探情報來了。

本碩博直通.....

啥叫直通?

而趙國華一聽,“雛鷹班?什么雛鷹班?你說什么呢?”

這回輪到張顯龍懵了,“你不知道?陳姥爺是主任,你居然不知道?”

他還以為,以趙國華和陳姥爺的關系,肯定有點內部消息啊!

現在看來,想多了。

不過,張顯龍也沒急著卸磨殺驢,不知道就掛?

那是蠢蛋!

當下把他備選雛鷹班,本碩博直通,還有實驗教學中心,陳興福主任直接面試的這些關鍵消息,和趙國華說了一遍。

趙國華都聽傻了。

還有這種操作?直通?

陳姥爺參與,看樣子還是主導,我居然不知道?

我可是陳姥爺親兒子啊!

好吧,有點夸張,可是,得意門生和親兒子差不多,沒毛病啊!

陰著臉,“等我消息吧!”

放下電話,趙國華就給陳興福打電話了。

此時,陳興福正和廖凡義、張路臣在那兒掐架呢,吵的不可開交。

接起電話,陳興福語氣不善,“誰啊?”

趙國華在電話這頭哈著腰,“老師,我啊!”

嘟...嘟...嘟....

趙國華擎著話筒,整個人都不好了,老爺子把他給掛了。

愣在那兒半天,還是又打了過去。

陳姥爺那吵的正歡,也沒看號碼,直接拿起了話筒。可是拿歸拿,還在那兒和廖凡義他們理論。

“我也是實驗教學中心的主任,你副部長怎么了?副部長搞好你的行政工作,手伸那么長干什么?”

“雛鷹班,就該歸我!搶什么搶!?”

那邊,張路臣也說話了,“老陳,這個話我是認可的,小廖就別插手了!”

“不過,老陳,咱們得論一論了。我覺得,我帶這個班比較合適,我是搞心理學的啊,能更好的引導他們。”

再說,這里面大部分還是本科生嘛,老陳你多少年沒帶過本科了呀?“

陳姥爺怒了,“你管我帶沒帶過?”

“反正這個班得我來帶,那兩個特招的我看好了。小齊我帶不了,這兩個我還是能帶的。”

“就這么定了,這就是我關門弟子了!”

瞪著眼珠子,“老頭子我教了一輩子書,凈給我一堆草包。好不容易有兩個好苗子,還不讓我過過癮?”

電話那頭,趙國華臉都綠了。

我是草包嗎?你以前可不是這么說的哈?

“喂!誰啊!?忙著呢!”

趙國華這回學聰明了,也別老師是我啊,直入主題。

先給陳姥爺設置個議程,“我想當雛鷹班導員!”

你還別說,果然管用,陳興福沒直接掛電話。輕蔑地吸了口氣,“你?”

趙國華這個屈辱啊,梗著脖子,“對!!我怎么了?”

陳興福,“不夠格!”

賊直接。

把趙國華懟的北都找不著了,肝都炸了。

“我...我...我!”我了半天,“那我當學生,總行了吧?”

不是有博士嗎?

剛剛他都聽說了,大部分是本科學,那就是有碩博唄!

“大不了,我讀碩士!別忘了,您還沒給我畢業呢!”

陳興福這邊一瞇眼,小子還挺執著?

“國華啊....”

“在呢...”

“知道雛鷹班招的都是什么人嗎?”

“您說了我不就知道了?”

陳興福,“和你說不著。你就記住,踏踏實實做你的導員,一步一個腳印的在學術上進步。”

“雛鷹班兒的事兒,不適合你去想。別琢磨了,聽話。”

嘟嘟嘟....

趙國華想了半天,這話啥意思呢?怎么沒太懂呢?

是諷刺我...水平不夠?還是天賦不夠呢?

不行!你說不要我就不要我了?等值班結束,他得回去再爭取爭取。

趙國華還是很自信的。他不信,自己就算當不成導員,學員都不行?

馬上把電話給張顯龍拍了過去。

張顯龍還在那兒等著呢,“趙哥,怎么回事兒?這個雛鷹班到底什么情況?”

“咳咳...”趙國華清了清嗓子,來了句,“珍惜機會吧!”

然后…就沒啥可說的了。

張顯龍一喜,“這么說,這個班很厲害?”

趙國華,咳咳咳!!

“還算...嗨!也就那么回事兒。”故作輕松,“反正我是沒什么興趣,你嘛.,算是個機會吧!”

張顯龍,“!!!”

“懂!謝謝趙哥。”

興奮得張顯龍到操場跑了個大圏。

這無疑是傻龍的人生轉折點,對于一個農村孩子來說,太重要了。

期間,還看見齊磊了。

傻龍傲嬌的朝齊磊揚了揚下巴,心說,這就是好人有好報吧?

哥幫你了一回,卻也得來了這個機會。

所以,不用謝恩,一邊玩去吧!

齊磊看傻龍那熊樣還琢磨呢,這是那邊發站內信了?否則傻龍不至于高興成這個樣子啊?

可你這也太過了吧?

一個雛鷹班而已,還是學生,老子這個導員都沒興奮呢!

馬拓,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算是個學魔。

就是那種學習成績無敵,而且不是死板的學。腦子很活,且各方面都十分優秀的學生。

而且,永遠也學不夠,永遠在挑戰自己。

他念的是人大,本科學的藝術和國學,雙學位。

大三藝術學院的教授就找到他了,保研,就跟著他。

可是,馬拓覺得,哥藝術和國學已經學夠了,于是研究生換了個法學。

研三畢業論文一交,深圳的律所都找好了,突然覺得書沒念夠.。

要不,我再學幾年吧?

于是,龐清方又成了馬拓的博導。

學國際關系。

今年,龐清方調到了北廣,問他,你跟不跟我走?

馬拓一想,嗯?北廣?我是不是能涉足一點新聞的東西?

于是,他又和龐清方一起到了北廣。

雛鷹班的規劃一出來,龐清方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馬拓。

但是,因為雛鷹班設計的是隱形測試,不接受直招。所以,龐清方只能強行讓馬拓這個年近三十的大叔,參與到一幫小年輕的八卦話題之中。

馬拓差點沒瘋!

他本來就不愿意參與這種所謂的八卦新聞,沒興趣,太幼稚。有那個時間,我看幾本書好不好?

可是,導師發話了,他又不能不參與。

于是,拓爺干了件讓齊磊都吃驚的事兒。

也可以算是這個時代,話題轉移、以及新聞公關的經典案例。

十分超前。

那些什么爭來爭去,齊磊到底是不是二世祖的話題,拓爺一概不參與。

什么惡龍、北廣大帥哥之流的隱性公關,他也沒興趣。

他做的事兒十分簡單,每天空余時間,拓爺就把論壇上所有關于齊磊話題的貼子,翻譯成古文。

而且是那種幽默風趣,極有觀賞性的古文。

別忘了,拓爺是學過國學的,在國際關系學里面也有相關的政治引導概念。

不管是誰發貼,也不管貼子說的什么,拓爺一概,之乎者也,嗚呼哀哉。

洋洋灑灑,氣象萬千。

別人說“齊磊,去特么的,玩蛋去!”

他說,“磊母誕一蛋,戲耶。”

別人說,“現在的人脾氣真大,都不講理。”

他說,“今人性燥,不以道謀。”

以至于所有帖子,十樓之內必見拓爺。

這個年頭兒,哪見過這種牛人?

開始的時候,大伙兒只是獵奇。再然后,拓爺回復的多了,已經養成習慣了,不管你貼子說了什么,有多犀利,質量有多高,一樓永遠是拓爺。

想看他的古文翻譯。

再后來,拓爺除了翻譯古文,對于壇友們的追捧以及疑惑,他也時不時的回復一下。

比如,有些古文用詞、用字太過艱澀,還要解釋一下。

聊著聊著,大伙兒又發現,這特么是個神仙!

他不光懂古文,從中外藝術、審美到法學、從國學到歷史。從歷史到政治,以古觀今,以今駁古,拓爺無所不能!

然后....

然后那些發帖的樓主們就發現,貼子下面就沒人討論貼子內容本身,全成了拓爺的舞臺。

這么說吧,如果說齊磊事件剛出來的時候,熱度是10,話題性是10.

只馬拓一個人,就把整個新聞熱點的熱度,打下來5。

話題性,起碼也降了3。

就這樣,馬拓也收到了雛鷹班的邀請,成為了備選之一....

拓爺還琢磨呢,“雛鷹班?三十的還算雛鷹嗎?”

不過,老師發話了,讓他認真對待。

那我準備點什么正面內容呢?

嗯!拓爺對那些八卦還是不感興趣。

想了好久,要不,我從那輛大g入手吧!

談一談,白色系在中國色彩中的應用,以及中國風色系搭配。

馬拓看過那輛車,他也喜歡大g。

可是,從他的審美來看,白色外觀,黑色內飾....

德國人的審美配色也就那么回事兒!要是我的車,我應該把內飾改成什么樣?

拓爺又入迷了,那天下午,蹲女生樓門前,看了一下午的大g。

弄的女生樓人心惶惶的,差點報保衛處把他抓起來。

不過,一下午還是有成果的,拓爺把中國配色結合大g的外觀,回去之后,連草圖配圖,整了個兩萬多字的小論文。

拓爺覺得這差不多了,應該可以唬弄過去。

說實話,拓爺還挺期待這個雛鷹班的。

據龐清方告訴他,雛鷹班的導員,是個狼人!

比狠人還多一點!

拓爺想看看,誰啊?

周小晗也在關注校內論壇的事兒。

雖然音樂節挺忙的,可是總有空閑時間踩一踩八卦,不然生活多無趣?

小晗姐雖然沒電腦,可是同寢的一個丫頭有,小晗姐長期霸占。

而俗話說,得罪誰也別得罪女人,還是有道理的。

周小晗可沒有張顯龍和馬晨宇那樣的高風亮節,替齊磊說話。

更沒有拓爺那么閑,還搞什么古文運動。

恨了那家伙一年了,好不容易虎落平陽,那小晗姐要是不踩上兩腳,哪去得起去年她遭的那些罪?

不過,周小晗可沒論壇里那些棒槌那么低級。直接開罵,顯得粗魯還沒有說服力。

小晗姐利用了一個新聞學的技巧,叫作....隱性失實。

翻譯實成白話就是,九句真的一句假的。而且,那一句假的還是經過包裝隱藏的。

把個比方就是,新聞事實是:小明下樓買了一個包子,錢丟了,回到家和弟弟訴苦。

隱性失實就是:小明下樓摸了一個包子,錢沒了,回到家和弟弟炫耀。

是不是挺離譜的?僅僅是個一個舉例。

事實上,即便每一個學新聞的都了解的常識就是——新聞的生命就是真實!

但是,恰恰是懂得新聞真實性重要的人,也會自覺不自覺地寫出一些隱形失實的新聞來。

這是人的主觀意志決定的。

即便是最客觀公正的新聞工作者,在報道新聞的過程中,也要帶入主觀判斷,從而將與之主觀判斷相悖的真實隱去,甚至是篡改。

這個現象,最直觀的表現就是,西方媒體對中國相關報道的偏見。

很多人說,這是西方媒體的操控。

其實不全是,操控可以覆蓋重點事件,卻無法涵蓋所有。

那么是怎么完成對中國的新聞封鎖的呢?是意識形態的灌輸。

當所有新聞工作者對中國都存在偏見的時候,那么隱性失實的屏障也就打開了。

在這方面,我們是沒有西方做的好的,有很多因素讓我們無法徹底屏蔽,導致一些牛鬼蛇神跳出來。

他們破壞的不僅僅是我們對西方的看法,培養出一批精美精日,還有一層破壞力是普通人看不到的,就是打破了新聞屏障。

好吧,扯遠了。

總之,周小晗玩的不亦樂乎。

用小號在論壇上,既黑了齊磊,罵的好爽,又不引人注意。

周小晗都覺得,自己真是個大聰明。

十八號下午,又是李玟玟出活動,而周小晗則是音樂節的事兒,要去民族大學和那邊的組織方拿點東西。

兩個人正好順路。

一到樓下,就見齊磊在開車門,也準備要走。

看到兩人,登時一笑,“去哪兒?”

李玟玟一說又是海淀。

齊磊沉吟了一下,“上車吧,我把你們送過去。”

他其實是要到西城那邊,不過不算太趕,可以把李憨憨送過去。

李玟玟自然沒什么意見。

不過,周小晗卻是暗自撇嘴,破大g有什么好坐的?老娘做地鐵,比你大g貴多好!

“那什么!”對李玟玟揚了揚下巴,“你坐他車走吧,我坐地鐵方便些。”

齊磊則是一笑,“怎么?罵了我這么多天了,還沒消氣呢?差不多得了。”

周小晗,“!!!”

驚了!

登時慌亂,“你你你,你別污蔑人啊!我就沒罵過你,含血噴人呢?”

周小晗的小號誰也不知道,所以她一點不怕,齊磊識破。

對此,齊磊也只是搖了搖頭,“又慫又愛玩。”

拉開車門鉆進駕駛室,“走不走?不走啦倒哈。”

周小晗被激到了,“怕你呀!?”

說著話,鉆進了車內。

先把李玟玟送到地方,然后帶著周小晗拐到民族大學那邊。

停在校門口,齊磊看表,“十五分鐘夠嗎?”

周小晗卻是又撇嘴,切?用你等了?我自己不會回去?

還十五分鐘...夠嗎?

“十分鐘!”

說完下車,撒腿就跑。

牛皮吹大了,民族大學也挺大的,十分鐘有點趕。

齊磊降下車窗,探出頭去,“不用跑,二十分鐘也行。”

周小晗沒說話,已經沒影兒了。

好吧,專車來回,還有空調吹,鬼才想去擠地鐵呢!

十分鐘之后,周小晗爬上副駕,感覺整個人都廢了。

齊磊發動車子,匯入主路,撇了一眼周小晗,從扶手箱里掏出一瓶水遞過去。

其實要是換了李玟玟或者別人,齊磊肯定要提醒一句,你該加強鍛煉了。

可是,周小晗就算了,兩人終歸還不算熟。

周小晗沒客氣,擰開就要喝。

這回齊磊不得不提醒,“氣喘均了再喝!”

“我....”

周小晗好渴,氣急敗壞,“那你現在給我干什么?”

齊磊搖頭,不和她說話了。

過了一會兒,突然來了句,“新聞報告寫了嗎?”

周小晗皺眉,卻是沒回,緊盯著礦泉水,用力喘氣。

終于用最快的速度平復了呼吸,感覺沒問題了,趕緊開喝,灌了一大口,才感覺人活過來了。

這才搭理齊磊,“什么報告?你聽誰說老娘要寫報告?”

齊磊眉頭皺起,突然看了她一眼,想到一種可能,“你...在論壇是不是從來不看站內信啊?”

周小晗一聽他提起論壇,“誒?誒誒!?”

“齊石頭,你別含沙射影哈!老娘真沒在論壇說過你的壞話!”

齊磊,“誰問你說沒說壞話了,我問你看不看站內信。”

周小晗,“我看那東西干什么?”

齊磊,“.....”

良久,“回去看看吧,估計你今晚別想睡覺了。”

周小晗登時撇嘴,神神叨叨的,為什么要聽你了?

靠在座椅上,你還別說,大g的前排還挺舒服的,怪不得李玟玟喜歡坐齊磊的車。

腐敗呀!

齊磊的目的地是月壇南街,車停在一個大院門口,周小晗探著身子,抻著脖子,嘴都合不上了。“你來這兒干什么?”

齊磊則道,“先別管干什么,幫個忙。”

周小晗立時警惕,“干嘛?”

齊磊遞給她一個文件袋,“拿著這個,對門崗說給常蘭芳送來的。”

“然后進主樓,上四樓,最左邊的辦公室,親手交給一個老奶奶。”

周小晗皺眉,突然發現,事件沒這么簡單,“你自己為什么不去?”

齊磊當然不會說,他要是進去,常奶奶一時半會兒不會放他走。

眼珠子一轉,“那老奶奶想讓我做她孫女婿,我不樂意,見面尷尬。”

“幫幫忙吧!”

周小晗,“真的?”

“真的!”

“幫你一次!”畢竟坐了齊磊的車,就當車費了。

抱著文件袋,到門崗旁,說明來意,登了記還真讓她進去了。

期間,周小晗好奇,悄悄把檔案袋拉開一角瞥了一眼,里面是什么《洞察模型第五階段報告》。

周小晗不懂,也就沒再看了。

四樓也確實有個老太太,一見是個女娃,登時皺眉,“齊磊呢?”

周小晗見這老太太挺有氣場的,實話實說,“在門口呢!”

把常老太太氣夠嗆,喃喃自語,“好小子啊,敢躲我?等改天去北廣抓你!”

聽在周小晗耳朵里,就是各外一回事了,心說,這老奶奶真沒眼光,看上齊磊哪了啊?

臨走前,沒忍住,好心蹦出一句,“奶奶,其實好男孩挺多的,那小子不一定適合您孫女。”

“奶奶再見。”

常蘭芳:“......”

有點愣神兒,什么跟什么啊?齊磊到底和這小姑娘說什么了?

回到學校,周小晗把從民族大學取回來的資料送回音樂節籌備組,又忙了一陣,還吃了個晚飯才回寢室。

打開室友的電腦,映入眼簾的是鋪天蓋地的消息。

《北廣女神周小晗成了騷包大g的第二個目標》

看這標題,周小晗差點沒蹦進來。

什么跟什么啊!?

點進去一看,好吧,她上了齊磊車的事兒,也成了熱點。

這和李玟玟還不一樣。

李玟玟從入校開始雖然也很受關注,可是很多人都知道,她和老家的一個小學弟,也就是齊磊,有著說不清的關系,這事兒慢慢的也就傳開了。

即便不怎么議論,但是大多數人都心里有數。

所以,她上齊磊的車大伙兒還不算意外。

可是,周小晗就不一樣了,那是北廣成名已久的人物,無數男生的夢中情人,北廣人氣第一女主持。

她也是個俗氣的拜金女,這確實忍不了。

“啊啊啊啊!!”

周小晗差點瘋。

“就說貪小便宜吃大虧吧?老娘的名聲啊!”

“齊磊,老娘和你勢不兩立!”

發泄半晌,一不小心瞥到了站內信的圖標。

鬼使神差的點了進去。

“啊啊啊啊啊!!!”

女生樓差點炸了。

“完了完了,老娘完了!”

那是邀請她19號參加雛鷹班面試的站內信,已經發出來五天了。

2000字以上的新聞報告,她一個字都沒動。

“完了完了!今晚熬一個通宵來得及吧?”

周小晗手忙腳亂,至于齊磊為什么知道這些,為什么知道她小號上論壇...

好吧,周小晗根本就沒時間思考。

只能簡單的歸結于,齊磊也是受邀學生之一。

嗯!一定是這樣的!

陳姥爺、廖教授眼瞎,居然邀請他?

就這樣,周小晗熬了一個通宵,外加一個早晨,上午十點多才東拼西湊出2000字的新聞報告。

累癱在床上睡了一個小時,又強行被室友拉起來。

因為十一點半要去采審辦拿最后一筆資金的批條,然后還要準備去面試。

再然后...

周大美女對著鏡子發現黑眼圈有點重,沒法見人的那種。

沒辦法,周小晗就是這樣,不能熬夜,熬一宿,第二天肯定成熊貓。

最后,撲了厚厚一厚粉底,笑一笑都直掉渣那種。

反正就是很濃、很艷的妝就對了。

這才勉強看去上精神一點,朝采審辦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2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