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章 雛鷹(四)。

第12章 雛鷹(四)。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章 雛鷹(四)。

廖凡義他們現在進展很慢,甚至可以說是龜速爬行。

這并不是說那幾個老學究的學術能力不行,而是

畢竟是一個超前學科,互聯網都還沒有普及,就開始從技術到人文理論的研究,確實有點難為他們。

盡管洞察模型展現了一些東西,可那依舊是很少的一部分,想用不到二十幾天的時間,就把未來全體系的理論說清楚,是不太可能的。

所以,需要齊磊馬上參與進去。

這也并不是說齊磊的學術能力有多出眾,恰恰相反,他的學術水平完全不夠,不平很洼。

用的是他的想像力和靈感。也就是需要一個有超前眼光的人來當工具人,來設計場景,提供超前認知。

事實上,廖凡義他們現在苦惱的就是這個問題。單憑想象力,完全無法支持他們走下去。

所以,就在齊磊埋頭疾書的時候,廖凡義等不及了,下午跑到采審辦來找齊磊,一進來就見趙姐正和后勤處的人在對單子,而齊磊在最里面的辦公桌旁全神貫注。

趙姐當然認識廖凡義,從院系副主任竄到學部副部長,而且才三十出頭兒。

如果說,齊磊十八當采購經理是行政口的妖孽,那廖凡義絕對就是學術口的妖孽。

此時見他推門進來,還挺奇怪。

心說,他怎么跑采審辦來了?

卻是廖凡義看了一眼齊磊,給趙姐指了指,意思是,他來找齊磊。

趙姐一看,也就不作聲了,繼續忙自己的。

而廖凡義來到齊磊桌旁,齊磊依舊埋頭干自己的事,一副兩耳不聞窗外事的架勢。

直到廖凡義好奇地拿起他已經寫完的《公開課大綱》,以及《經濟學角度看傳播學》,還沒發現身邊來了人。

確實有點投入進去了。

把兩份東西拿在手里,廖凡義開始也只是想隨便看兩眼,結果

只看了個開頭就有點收不住了。表情愈發凝重,干脆找了把椅子坐了下來。

也不管齊磊了,自顧自的研究了起來。

趙姐和后勤處的人往這邊看了一眼,更是無語。

這是干嘛呢?也不見談事兒,還坐下了,把采審辦當他辦公室了?

畢竟是外人,你要真找人也就算了,杵這不走那就有點別扭了吧?

最后,趙姐聰明了一回,干脆從雜物柜里找出個杯子,放上茶葉,倒上熱水,給廖凡義沖了杯熱茶。

然后,親手端過去。

怕打擾經理,還有點小心翼翼,“廖部長...喝茶。”

其實意思挺明顯的,你不走,我就給你泡茶唄!

一般人是拉不下這個臉子的吧?

卻沒想到,廖凡義連頭都沒抬,“放這兒吧...”

趙姐:“”

臉一黑,他還挺理所當然的,這是搞不走了唄?

就這樣,廖凡義從一點多一直坐到三點,把齊磊寫好的兩個東西,從頭到尾,再從尾到頭,來來回回看了三四遍,最后整個人都不好了.

心中自語,“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好吧,一直困擾他的問題,包括打不開思路的問題,答案全在這兩份東西里了.

有點呲牙咧嘴,抬頭看了眼齊磊,這個腦子是怎么長的呢?

而齊磊這邊,依舊頭也不抬,卻是冷不丁蹦出一句話,“看完了?”

廖凡義嚇了一跳,“你知道我來了?”

齊磊這才放下筆抬頭,呲牙一笑,“您開門進來,我就知道了。”

這是基本素養好不,一個辦公室里,領導能從早上上班一直低頭到晚上下班。

可是,你要認為他什么也看不見,那就天真了。

真的得是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別說辦公室里誰誰干了什么,厲害的,員工想了什么,他都知道。

采審辦來人了,齊磊哪會不知道?

只不過,看見是看見了,可是他當時的思緒正集中在筆下,準備把那一段寫完再和廖凡義打招呼。

卻是沒想到,廖凡義也看出迷了,那索性誰也別打擾誰。

你看你的,我趕緊把腦子里構思出來的東西落于筆觸。

就這樣,兩個來小時就過去了。此時,剛好把現在能想到的東西寫完。

笑看廖凡義,“說吧,找我什么事?”

廖凡義有些晃神兒,我找他什么事兒來著?

算了,“那些...都不重要。”

把那篇《從經濟學思維看傳播學》推到齊磊面前,“你能把這個詳細的和我說說嗎?”

面容急切,“現在,新學部最大的難點,就是找不到一個突破口來捋順整體的學術邏輯。”

“我覺得,這是一個好的開端。”

現在廖凡義他們,有點像正在梳理一團亂麻繩。

以他們那些人的學術能力,對“麻繩”已經是極其了解了。而洞察實驗則是告訴他們,在這團亂麻中間包裹著一個無價的寶藏。

廖凡義他們更清楚的是,一旦他們能把外層的亂麻梳理好,就能一點一點的沿著麻線,把寶藏一點一點拉出來。

那對未來的社會、經濟、國民關系、國際關系、文化傳播等等等等,都會起到無法估量的作用。

如果說一個社會的發展,科技是硬實力,那么維護社會穩定的文化就是軟實力,而這就是廖凡義他們在干的事兒!!

但是,問題來了,他們現在找不到“線頭兒”在哪!

也就無從梳理這團亂麻,不管他們是對麻線有多了解,也沒有用武之地。洞察模型可以讓他們看到未來,可是卻無法讓他們推演出一個完整的未來。

齊磊的這個東西,隱隱約約讓廖凡義看到了線頭兒的位置。

“說說!快說說!”

“這個嘛...”齊磊有些無奈的笑了,看了看時間已經三點了。

他約了李玟玟三點半見面,而且,下午去海淀那邊的事兒確實也挺重要。

只道:“這應該是學科的一個大交叉,不是以往意義上的經濟學與傳播學交叉。”

“現在我僅僅是有一點想法,只是一個概念,一句兩句也說不清楚。”

“要不,等我這幾天忙完的?”

說著話,齊磊已經在收拾東西了。

廖凡義一看,就急了,“等你忙完?這哪等得了!?”

開什么玩笑,憋了廖凡義這么長時間的難題,突然有了眉目,你讓他怎么等得了?

別說他等不了,這要是傳回去,龐清方、張路臣他們也得睡不著覺啊!

“不行!你現在必須給我搞清楚!”

齊磊無語,“可是我現在就要出門,采審辦這邊還有事兒呢!”

廖凡義瞪著眼,最后妥協了,“那就等你回來!”

齊磊沒辦法,一邊往出走,一邊應下,“好吧。”

廖凡義登時大喜,“那我等你哈!我們等你!你給我快點回來,我們幾個死等!”

齊磊愣在那,“”要不要這么著急?

結果,廖凡義一邊出去,還一邊吐槽,“搞什么飛機?把你放在采審辦簡直就是浪費時間!我找董校去,我們新學部的人用兩天就得了唄?怎么還沒完沒了了!”

趙嵐:“”

后勤處的同志:“”

好吧,從廖凡義和齊磊從夢游狀態回魂兒,這幾個人的嘴巴就沒合上過。

怎么個回事?

小齊經理...怎么又和新學部那邊扯上關系了?不是派給我們后勤的嗎?

趙嵐似乎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沒一會兒,正好李長發從大興回到學校,老姚也從倉庫那邊得空。

兩人一進屋,趙姐就開始了。

“我跟你們說,下午數字傳播學部那個廖凡義來了!”

兩人還不怎么感興趣,來就來唄,看把你興奮的,人家廖凡義那么年輕,又看不上你個半老徐娘。

而趙姐完全不管兩人,“你猜怎么著?來找小齊的!”

姚國遠聽不下去了,“小趙啊,別一口一個小齊的,畢竟是經理,得有個分寸!”

“嗨!”趙姐甩手,“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反正是來找小齊經理的,說的是新學部建設的事兒,你們猜怎么著?”

“人家小齊...經理,本來就是新學部那邊的,臨時安排咱們這兒幫個忙!”

“看那架勢,過幾天就得去那邊工作了,廖副部都得跟在他屁股后頭聽指揮!”

老姚:“”

李長發:“”

老姚整個人都懵了,不是說齊磊去新學部對他有多大影響,也不是這個消息有多震撼。

而是...原來人家呆不長,卻幫了他姚國遠這么大一個忙。

別忘了,董北國親口說的,他的副處退休,是齊磊給要的。

心里有點不是滋味了。

而李長發...

現在終于理清了頭緒,終于明白那天齊磊為什么要和他說那些話。

原來,人家說的沒工夫管采審辦,是要忙新學部?

現在全對上了。

比老姚還不是滋味,真是第一天就跟你掏心掏肺的了,自己還在那考慮了一宿。

這叫什么事兒?

良久,李長發突然道:“干活吧,小齊經理不是凡人,咱們替他高興就得了唄。”

女生宿舍樓前。

那臺騷包大g在那兒停了一下午。

這應該是繼去年音樂節之后,女生宿舍樓前第一輛“站街”的豪車。

事實上,也是北廣自去年那個時候到現在,進到學校里的唯一一輛豪車。

實在太顯眼了是個人就能看見!

李玟玟這邊下了課就往寢室跑,后面跟著跑的周小晗,一個勁的吐槽,“姑奶奶,你急什么?這不還半個小時呢嗎?”

下午的活動,是一家it公司的大型商業活動。

就是在商場里搭臺子,請幾個模特和小歌手走個臺步,唱兩首歌而已。

主持就是李玟玟,從五點到八點,三個小時八百塊。

當然,這是公司給的價格,還有中間人呢,到李玟玟手里就三百。

可是也沒辦法,沒有這種演出經紀,像她像周小晗這種在校學生也接不到這種活兒。

而且,連服裝都得自己帶。

而李玟玟是臨時替周小晗的班兒,她是沒有專業的演出服的,所以得去周小晗的衣柜里挑。

再加上,她也不知道商場那邊換衣服什么的方便不方便,所以保險起見,在學校換好,化好妝,再過去。時間上確實比較緊。

至于只有三百塊的酬勞...

對于學生來說,已經不少了。

此時,李玟玟在前面跑,對于周小晗的吐槽也是氣的不行。

“你要死啦!!快點...時間不夠拉!”

從東五環到臨近北四環的商圈,路上起碼一個多小時。

再說了,她約了齊磊3點半!!

周小晗掐著腰,喘著粗氣,她就納悶兒了:“為什么比老娘自己出活動都累呢!?”

正好旁邊有一個男生路過,多看了周妖精兩眼,周小晗先是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腰,又立時一瞪眼把氣全撒出去了。

“看什么看!沒見過什么叫盈盈一握嗎!?”

男生也是硬氣,“周學妹,要點臉吧,肥肉都擠出來了。”

“你!”

周小晗下意識的一松手,低頭看去,哪有肥肉?結果男生早就見勢不好開溜了。

氣的周小晗直跺腳:“你等著!”

說完,趕緊追著李玟玟朝宿舍狂奔。

“你等等我啊!老娘岔氣啦!”

三點十分左右....

兩人就這么奔到女生宿舍樓下,發現齊磊已經到了,在樓下等著。

身后的背景板就是那輛大g。

李玟玟一陣風似的從齊磊身邊掠過,“等我!”

周小晗則是撇嘴心道,還挺紳士的,提前二十分鐘就到了?

正好對上齊磊的眼神,眼珠子一立,“看什么看?老娘這叫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齊磊這才注意到周小晗露出來的一小截腰身。

搖了搖頭,“穿衣瘦不瘦的真沒看出來,脫衣...要不你脫一個試試?”

“滾!”

周小晗翻著白眼錯過去,念叨著,“現在的學弟,真是越來越不好帶了!”

齊磊咧嘴笑,看著她風風火火的過去,

可是沒走幾步,又殺氣騰騰的返了回來。

嚇了齊磊一跳,以為她要用暴力手段實施打擊報復。

結果,周小晗沖著大g去的

朝著輪胎就是一腳,“破車!讓你顯擺!讓你顯擺!”

齊磊,“”

車招你惹你了?

再說了,我的車除了騷一點,還是挺快的...

隨后,就傳來李玟玟在樓門前的呼喊:“周小晗,你要死啦!”

周小晗:“來了來了...催什么催?”

一切都是那么干凈且美好。

只可惜....

齊磊注定是這溫暖畫面的破壞者。

目送兩人上樓,這才打開車門坐進去,然后打開車載cd,挑來挑去...挑了首《忘情水》。

嗯,賊符合現在的氣質!

四面車窗都打開,音量挑大,座椅放平點,兩手往后腦一枕,從里到外都透著一股子氣質——又山又炮又欠揍!

原本夏日綠樹、搭配紅磚樓宿舍,起見靚麗身影往來穿行的溫馨場面....

立馬變成了,豪車狩獵,滿眼銅臭與淫靡的氛圍!

尤其是那首《忘情水》!!華仔挺好的一首歌,就這么糟蹋了。

當女生樓的姑娘們看見齊磊鉆進豪車里的時候,人都傻了。

原來是他的車?

再加上,那糜爛浮夸的音樂,車里枕手趟著的身影

這就有點太顛覆三觀了吧?

你要知道,打擊豪車這就是從齊磊開始的。北廣現在的校園風氣比去年之前好那么多,其實也是因為齊磊。

那場演唱會,確實像齊磊說的那樣,“讓大學變回它本來的樣子。”

結果...

確實有點接受不了。

在這些目光之中...

有憤怒,有不解,有鄙夷,也有躍躍欲試。

好吧,風氣教育確實可以改變一些年輕人的觀念,扶著他走正道。

可是,也有少數是救不了的,在哪都一樣,說什么也都沒用!

齊磊對這些目光視而不見,看去吧,最好別光看。

遠處,董北國和廖凡義直撓頭。

董北國是后悔了,就不應該縱容他,讓他挪走就好了,這小子,越來越不像話!

大概可以想象得出,齊磊那個所謂的“嚇死他們”是怎么嚇死的了。

你想啊,現在都在詬病齊磊開學之后的表現,但也僅限于少數大一導員和大一新生。

今天他這么一弄,那全校都得議論紛紛。

到時候,他去給預培班講課,再去給新學部的導師學者上課,確實能嚇壞不少人。

這就是所謂年輕人的不穩當唄?

可是,你是爽了,我這校風整頓不就白搞了?

而廖凡義想的卻是另外一回事兒。

特么的,你說有事兒,就是上這兒來給我站街來了?

然而,更過分的還在后面。

過了一會兒,李玟玟和周小晗從宿舍樓出來。

女生樓前的人們不得不又把目光從騷包大g身上,移交給李玟玟。

沒辦法,憨憨姐現在有點光芒萬丈的感覺。

2000年絕對算新潮的,亮片抹胸禮服,周小晗的衣品還是不錯的。

再加上,周小晗比李玟玟要矮一些,她的禮服穿在李玟玟身上,雖然還不至于顯小,卻有些緊致。

卻是更顯凹凸。

再加上李玟玟化了妝,整個人都散發著讓人迷醉的魅力,連跟李玟玟一起下來的周小晗站在她身邊都有點黯淡。

以至于周小晗都有點酸,“切,有什么啊?姐扮上不比你差。”

李玟玟一邊快步走,一邊嘿嘿笑,“是是是,小晗貌美如花青春無敵,盈盈一握小蠻腰,行了吧?”

周小晗甚是滿意,“這還差不多。”

隨便在樓前一掃,“齊磊呢?”

看不著齊磊人了,李玟玟也是皺眉找,“跑哪去了?”

掃看半天,突然一聲車喇叭,嚇了兩人一跳,一看是那臺騷包大g。

周小晗本來就看那破車不順眼,瞪眼就要開罵。

然后....

我噗!!!

齊磊那張欠扁的大臉,正趴在方向盤上樂呵呵的看著兩人。

周小晗腦子嗡的一聲,整個人都不會思考了。

瞪著眼珠子,低頭看看大g再抬頭看看齊磊!!

“靠!”

李玟玟也是愣在當場,徹底無語。

這時,突然傳來齊磊無比真切的聲音,“想什么呢?上車啊!”

齊磊依舊笑著,還補了一句,“這才叫真正的盈盈一握嘛!”

氣的周小晗一激靈!卻是沒罵出來...

齊磊開大g,還停女生樓門口了....

實在讓她無力吐槽。

而李玟玟這才試探上前,“這...這是你的啊?”

齊磊,“上車說。”

等著李玟玟捻著禮裙下擺上車,齊磊一腳油門,與周小晗擦身而過。

“靠!!”周小晗又被惹到了,“開大g了不起啊!?去死吧你!”

眼見大g遠去,更過分的是齊磊根本沒急著出學校,載著李玟玟,繞過足球場,繞過南主樓,繞過留學生公寓....

在北廣校園里招搖過市,牛逼閃閃的轉了一大圈,引得不少回頭率,這才心滿意足的揚長而去。

學生之中...

知道的,李玟玟那一身裝扮是為了做活動主持。

不知道的....

就憨憨姐那身造型....

再加上騷包大g....

再加上開車那個二世祖一樣的齊磊,怎么看怎么像是糜爛的富人泡妞橋段,重現北廣。

董北國:“”

廖凡義:“”

周小晗:“”

他要干啥?

有點過分了吧?

齊磊辦完事兒,已經是七點多了。

看著時間,就把車開到李玟玟做活動的商場等著她。

八點一過,憨憨姐準時出現在停車場。

一下就看到齊磊,跳上車就開始抱怨,“累死老娘了。”

一邊說,一邊卸妝。

她還是不習慣化妝,素面朝天的其實挺好。

齊磊則是把車匯入車流,走四環回學校車比較少。

大約半個多小時就回到了北廣,依舊是開進學校,依舊是在學校里繞了一圈兒。

繞的李玟玟都無語,“你又憋著什么壞呢?”

說的齊磊一挑眉頭,“你就沒想過,哥只是想招搖一下?”

李玟玟想了想,“不會......”

事實上,除了剛上車之后李玟玟問了一句,“車是你的啊?”

得到齊磊肯定答復之后,李憨憨就沒在多問這方面的話題。

她雖然也知道是豪車,可是在她眼里,這車和她老爸天天跑工地的破捷達就沒區別。

能開就行唄!

至于在學校里繞圈兒....

誰認為齊磊招搖,她也不會那么想。太了解齊磊了。

嘟囔著:“肯定沒憋好屁!”

齊磊翻著白眼,“這話和你這身打扮一點都不匹配。”

李玟玟嘿嘿笑,“確實不匹配....”

好吧,李憨憨還是喜歡憨一點,這種性感路線確實不適合她。

眼見到女生樓下,齊磊停車,她則是拉開車門犀利地跳下車,“一會兒圖書館見?”

齊磊搖頭,“估計去不了。”指了指學科建設辦公室的方向,“廖凡義等著呢!”

李玟玟好奇:“這么晚了,還干什么啊?”

齊磊卻是搞怪一句,“等著嚇一跳呢!”

李玟玟依舊不多問,“哦!那拜拜!”

三步兩跳的沖回樓里,更和那身禮服不匹配了。

齊磊則是也下車了,把車就鎖在女生樓前,走著去學科建設辦公室。

心里還琢磨呢,小孫選的這個地方不錯,先停幾天再說。

先回的采審上辦,把下午寫好的規劃書拿在手里才去找廖凡義。

結果,一進學科建設辦公室,齊磊人都傻了。

屋里坐了二十幾個老爺爺,包括董北國,新學部建設的上層班底基本都在這兒了。

這里面有北廣的師資力量,也有像龐清方、張路臣這種從其它院校征調過來的。

反正在新聞、傳播和網絡技術這方面,也算是豪華陣容了。

當然,下層的,像是副教授、導師,還有趙國華這種碩士、博士生剛畢業的,還有很多。

只不過,沒資格參加這種會議。

此時,大眼瞪小眼,都等著他呢!

廖凡義一見齊磊,“你可算是回來了!”

齊磊也有點不好意思,“早說啊?我還以為就廖老師和董校長呢!早說我就不耽誤那一個小時了。”

董北國眼珠子沒瞪出來,“瞎說什么呢?我就是路過,來瞅一眼,誰等你了?”

齊磊呲牙一樂,“您三點多的時候和廖老師在車后頭站了二十分鐘,我都看見了。”

董北國老臉一紅,

可是,再一想,不對啊?知道我堂堂大校長在這等著,你還耽誤一個小時?

隨口一問,“你干什么耽誤了?”

齊磊,“等同學活動結束來著。”

“我......”董北國更來氣了。

煩躁的動了動身子,“開始吧!小廖說你找到了切入點,說說這個事兒。”

齊磊也不廢話,“其實這事兒挺簡單的。”

眼見角落有塊白板,推過來直接開始。

“我們現在遇到的難點應該就是,網絡發展速度跟不上理論研究速度。”

呲牙一笑,“都說人文科學是馬后炮,是總結經驗的。可是,這回要做的,是預研!”

這句話說的有點語出驚人,擲地有聲。

這是一個很牛叉的定義,要知道,前面就說過,人文科學很難做預研。

可惜,卻沒掀起多大的浪花,甚至有點冷場。

好吧,一來,這個概念不是齊磊第一個提出來的。

你以為這些人為什么愿意坐在這兒?

正是因為組建學部,從各院校調人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這是一個走在學首前沿,甚至是時代前沿的學部。

二來,這二十多個學者之中,除了少數幾個,在尚北親眼見到了齊磊的能力,對他有一個直觀的了解。

那些后來的、剛調過來的...

想法其實和當初去尚北路上的龐清方、張路臣是一個心態。

什么天才啊?什么戰略家啊?哪來的十八歲的人文天才?

即便廖凡義他們言之鑿鑿,即便上面一再強調這個學科就是這小子搞出來的。

大伙兒還是本能的有點抵觸,甚至是質疑!

不會就是個樣子貨,上面推到前臺的“典型吧?”

話是挺有勁兒的,可惜人還沒看出來有什么特別。

畢竟都是各自領域的金字塔尖兒了。淡定的很...

齊磊見狀也不著急...

在白板上把新學部的各個學院、學科都列出來。

網絡新聞學院

網絡電視學院

網絡傳播研究院

計算機與網絡空間安全學院

數字媒體理論與技術學院

信息與通信工程學院

數據科學與智能媒體學院

大數據研究院

“這其中有三個工科學院,三個人文學院,一個技術與傳播學的交叉學科學院。”

“一個研究機構,一個教學探索機構。”

下面還是沒動靜,因為都是車轱轆廢話!

齊磊,“工科我們在這里就不提了,大數據研究,屬于國家項目,可以提供給我們作為教學研究使用的成果也十分有限,所以也暫時放到一邊。”

“技術與傳播學交叉的計算機和網絡空間安全,也暫時放一放。”

“咱們今天只說,網絡新聞學、網絡電視學、網絡傳播學和。”

好吧,還是廢話。

有人都聽不下去了,“行了行了行了...”一個不算老也不算年青的教授壓了壓手。

“小齊是吧?你說的這些都是今天不需要討論的,可以開始正題了嗎?”

語氣還挺不友善。

事實上,這小老頭兒叫穆正明,北大過來的。

平級調動,從北大院長,成了北廣的學院院長,本身就帶著情緒。

而且,還得受廖凡義這個“小年青”的領導,就更有情緒。

現在又冒出一個十八的,他能在這坐著,已經算是給面子了。

所以,別廢話!趕緊的!

水特么什么?

齊磊一聽,就當沒看見,繼續指著小白板,“難點其實就是這三個學院,和一個教學中心。”

“三套理論基礎!必需搞明白,否則沒法展開教學,連理論都搞不明白,怎么教學生呢?”

“更不要說,教學中心是對教育方法進行研究改進的地方。沒有理論,沒有教學,中心也就是個擺設。”

“那么問題來了,怎么把傳統的新聞學、電視學、傳播學,移植到網絡!”

“加上‘網絡’二字的前綴,形成學科,就是我們現在的首要任務...對吧。“

穆正明實在沒耐心了,“你到底說不說?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齊磊白了他一眼,蹦出一句,“您著急,要不您先回去?”

“我....”

差點把穆正明噎死!

動了動身子,抱著膀子終究還是沒走。

他也沒法走,董北國在呢,他走一個試試?

現在是情緒問題,走了那就是工作態度問題,不是鬧著玩的。

齊磊見他不說話,也不緊追不放。

繼續廢話,“現在的難題就在于,當下的網絡環境,無法支撐學科的移植!”

“沒有足夠的實際經驗,支撐研究。”

“所以,這個頭兒都沒法去開,就更別說預研了。”

這回董北國都聽不下去了,這小子故意氣穆正明呢吧?

一個勁兒給齊磊使眼色,意思是你差不多得了!

看把老穆氣的?

齊磊暗自一笑,那好吧...

不再廢話,“誰懂經濟?”

此言一出,大伙兒都一愣,然后...

然后一齊看向苦大抽身的穆正明!

穆正明臉都綠了!他娘的!這日子沒法過了!擠兌我是吧?

“我!!怎么了!?”

好吧,北大經濟學院的院長,給你鬧呢?

“額...”齊磊一窘,誤會!純屬誤會....

“那什么穆老是吧?”

就見老頭梗著脖子,“不、敢、當、叫穆正明!”

齊磊臉皮厚,“穆老....您知道什么叫,賣方市場、賣方市場嗎?”

穆正明真炸了!!

瞧不起誰呢?是個學商貿、經濟的大學生就知道!!

考我?

僵著臉頰,“要我給你背一遍定義嗎?”

齊磊,“不用....”

“我只是想說,當下的傳統媒體,就是賣方市場,而網絡媒體時代就是買方市場”

“這就是將傳統學科,向網絡學科移植的切入點!”

欻的一下!

整個學科建設辦公室,都好像被按上了暫停鍵!!

依舊是瞪圓了眼珠子,怒目而視的形態,可是誰都看得出來,這一刻,穆老頭兒在思考!在震驚!在開竅!!

唯獨沒有憤怒....

是的,這一刻....

所有人的表情,都和下午時,廖凡義第一眼看到文案時的表情一樣!

穆正明,似乎悟了!!

真的悟了!那種感覺,就像是愛因斯坦,突然在一秒鐘之內,摸到了質量方程的影子!

可是,又不是全悟!隱隱約約,撩撥的你....

即通透舒爽,又渾身癢癢。

“賣方市場...買方市場....”

“賣方市場,買方市場?”

穆正明像著了魔似的,感覺就隔了一層窗戶紙,可就是捅不破!!

猛然看向齊磊,“說說看!”

“這么說吧....”齊磊真的不賣關子了,干脆給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我爹是資本家!”

眾人一聽,登時翻了白眼兒,你爹是資本家....

這話要是讓你爹聽見,不打死你!

資本家這個詞兒在中國,從來不是褒義詞。

齊磊不管那么多,貶義不貶義的,耽誤資本家剝削了是咋的?

“我爹是資本家,所以買賣雙方的市場關系這點事兒我還是懂的。”

眼見有一些不太了解經濟的教授眼中有了疑惑。

齊磊又解釋道,“賣方市場就是商品供不應求,買主爭購,賣方掌握買賣主動權的市場。”

“說白了就是,假如我是賣包子的,而北廣就我一家賣包子的,全校只能從我這里買,那包子的質量,大不大白不白,多少錢賣,都聽我的,消費者沒有議價權,甚至商品的選擇權。能理解吧?”

見眾人點頭。

“買方市場與之對稱,指商品供過于求,賣主之間競爭激烈,買主處于主動地位的市場。”

”這就好比,突然來了一萬個賣包子的,比買包子的還多,那市場就是消費者說了算了,誰便宜買誰,誰的又大又白又好吃買誰對不對?“

幾個不懂的聽罷,連連點頭。

和后世不同,后世上網的人都能聽過買賣雙方市場的關系,可是這個年代,隔行真的如隔山。

可是穆正明卻不管別人,這些在他眼里還是廢話,他著急知道結論!

急道:“不用你科普,你就說這和你說的移植學科有什么關系吧!!”

齊磊,“這還不明白嗎?”

齊磊,“你們想啊,如果!!”

“如果咱們把信息看成是商品!!那媒體就是信息的出售方,也就是賣方!!”

“普通民眾是信息的消費者,也就是買方!!!”

“那你們說,現在...是買方市場還是賣方市場?”

穆正明想都沒想便脫口而出,“當然是賣方市場!”

齊磊,“對啊!因為只傳統媒體這一個渠道!信息也只能從這里流出去,所以賣方是最有利的,買方是被動的。”

“所以電視、廣播、報紙...就是北廣校內那個唯一賣包子的人!”

眾人點頭沉思,確實有那么一點味道。

其實準確的說,還不是電視廣播。賣包子的其實是zf....

穆正明:“然后呢?”

齊磊,“然后就好說了啊!”

“當下的傳統媒體,完全可以套用賣方市場的屬性,進行研究!”

眾人:“.......”

大伙兒再一想,確實是這樣的。

齊磊,“那你們再想一想,網絡時代....人人都是信息端口.....”

“信息無限發達,傳播成本無限低!鋪天蓋地的網絡信息供普通人選擇攝入。”

穆正明聽到這兒,脫口而出,“買方市場!!網絡時代是信息的賣方市場!”

齊磊一攤手,“對嘛!!現在,咱們再把買賣雙方市場的經濟學經驗,套用進去!再看看。”

見眾人陷入沉思,穆正明眼神連變,卻依舊不得要領。

齊磊道:“賣方市場的格局,利于經營者銷售產品!生產者擴大生產!對應傳統媒體,就是擴大體量和以及信息傳播效率。”

“這就比如我一個人,做北廣一萬多師生的包子,生產規模必然就大。”

“但缺點也是明顯的,不利于降低產品成本,提高產品質量,增加花色品種,滿足廣大消費者的各種需要!”

“反正包子賣得出去,我不會在品種、樣式、營銷上投入太多精力。”

“對吧?”

見眾人看他,“那么問題來了!”

突然指著白板上那三個學科網絡新聞學!!

網絡電視學!!

網絡傳播學!!!

“現在!!市場地位反轉!!”

“有一萬個賣包子的涌入北廣!”

“也就是信息輸出端口多了,成了買方市場!”

“穆老....您給大伙說說,賣方市場的特點和規律。”

這些東西穆正明還不是張嘴就來?

“買方市場,當然就是商家的競爭更激烈。”

齊磊,“套用到信息傳播上,那就是媒體的競爭更激烈唄!”

穆正明,“商家必然要開始迎合消費者的喜好,頻繁調整營銷策略!”

齊磊,“那就是說,媒體要迎合信息接收者!調整信息輸出的方式,選擇更高效,更容易被接受的信息輸出方式。”

“那么好!”

齊磊在這里停了下來。

“咱們就先討論,迎合、還有更容易接受的信息輸出。”

“怎么迎合?”

所有人....呼吸開始急促了起來!

因為,找到線頭了!說白了這不就是學科建立的切入點嗎?

怎么迎合?

張路臣首先想到的就是....

“想迎合普通百姓的胃口....”

“那就應該是.....大眾化!!娛樂化!!低質化!!庸俗化!!”

可能難以接受....

可是,這卻是事實。

什么是大眾化?就是說大話都聽得懂的話,官方辭令沒幾個人理解,可是一段大白話,卻是連沒上過學的文盲都懂。

什么是娛樂化?對著弄傳播的人來說,不僅僅是內容越來越趨于娛樂,也在信息占比。

這個年代,可以算得上娛樂的,只有每個周末的《正大綜藝》地臺臺的綜藝節目,比如《快樂大本營》

然后就是,六點的動畫片,八點的電視劇,中午十二點的評書時間。娛樂相對匱乏。

可是,如果是買方市場呢?為了吸引眼珠,娛樂比重必然大幅度增加。

什么是低質化?央視那些科普類節目,在這個年代你不得不看,因為沒別的可看。但是....到了買方市場呢?

這一類高質量的節目、科學普及,還有市場嗎?

什么是庸俗化?就是草根心理,市井哲學。全替代主流文化,成為社會的主要認知。

張路臣瞪大了眼珠子!!他找到研究方向了....

這不就是網絡心理學,網絡傳播的特性吧!?

就這點東西,張路臣能寫幾十偏論文!推導出一個學科!

廖凡義也悟了!特么這不就是網絡新聞時代的特征嗎?我怎么沒想到?

而齊磊,更驚人的話還在后面呢。

“好啦!!咱們已經推導出,網絡時候的信息屬性,大眾、娛樂、低質、庸俗!”

“我再給大家加入一個條件....”

“還記得洞察模型里的那一批觀點達人嗎?”

這里面不但廖凡義他們親身參與了洞察實驗,其它人也看過相關的報告和數據。

大伙兒當然記得。

齊磊,“那是理想狀態下的觀點達人,也可叫網紅。”

“那么....初期的網絡屬性,套用到網紅身上,你們覺得,洞察模型中的理想化網紅,還是唯一模版嗎?”

眾人呆愣,“什么意思?”

齊磊,“你們不覺得這些網紅都太正經了嗎?”

“如果一個草根,想崛起網絡,又是在一個剛剛開化,網民和媒體都懵懂的時代。”

“他們會用什么方式崛起呢?”

眾人,再次沉思,這回廖凡義突然又悟了,“低質!庸俗!娛樂化!!甚至還要利用網民的獵奇心理,以及....話題性!”

“對嘍!”

齊磊大樂!

你看看,那些網紅鼻祖,什么殺馬特、芙蓉姐姐、干露露、鳳姐之流,還沒問世呢!

就已經被這些專家所洞悉了。

別小看這些現象,國內網絡很多錯誤的價值觀、低俗的風氣,就是從這帶起來的。

能洞悉,就能預防和研究解決的方案。以及支撐的理論基礎。

穆正明聽到這兒,徹底服氣了,一邊和身邊的老頭兒“激烈討論”,一邊夸...

“這小孩不錯,這小孩真不錯....”

“可懂了,怎么就不學經濟呢?”

好吧,齊磊聽見了,一腦門子黑線,你們搞經濟的怎么這么愿意挖人呢?

看著大伙開始討論,本來還想再拋出來一點干貨,可是一想,今天的就夠用了。

光一個買賣雙方的市場角色轉換,就夠他們研究的了吧?

留點,下回再用。

這些都被董北國看在眼里,心里這個美啊!!

本來吧,新學部卡在那,他就有點提心吊膽!

上面的三個億已經打到了北廣賬上,要的人也都給調了過來。

連穆正明都給送過來了,可見上面有多重視。

要是卡這動不了,那就笑死人了。

廖凡義一直說等齊磊,他還有點不確定,畢竟沒見這小子真發威,心里也沒底。

今天一看,這是個寶啊!!

大g幸好沒挪!

不虧!!

可是,想了想,董北國還是覺得得提醒齊磊一下。

你要年青人的痛快,你要爽,你要不穩當可以,但是要掌握一個度。

別太過份!

就比如,你大g停女生宿舍門口可以,畢竟是有正歸的通行證,這就沒什么嘛!我還管老師職工開什么車了?

可是你接女學生....還特么繞場一周就過份了!

敗人品。

想到這兒....

“齊磊啊...”董北國往前湊了湊,“最近確實受了不少委屈啊....”

齊磊往后躲了躲,怎么感覺背鍋老頭兒有點圖謀不軌呢?

“您什么意思啊?”

董北國一看齊磊有點抵觸,“沒什么意思,能有什么意思?”

“就是關心你一下,對!關心一下。”

齊磊,

董北國呲著牙...明顯能看出來下半口,左邊倒數第三、四兩顆牙是假的!因為顏色都不一樣。

“是這么回事兒,你用年青人的方法解決問題沒錯!”

嚴肅著,“年青人嘛!就該睚眥必報!把我們小齊經理傳成那個樣子,太不像話了。”

齊磊,“董爺爺...要不您有話就直說吧,挺假的。”

“我.....”

背鍋老頭兒鬧了個大紅臉,“假嗎?挺親切的啊?”

齊磊,“假!”

“嗨!”董北國不裝了,“我的意思是說!!你差不多得了!誰惹你你打誰臉就好。”

“打擊面不要那么廣嘛!”

“今天帶著那個李...李玟玟!你還繞場一周,怎地?這是準備讓全校都罵你,你再把全校都打一遍臉?”

“我覺得這樣不好嘛!”

半真半假半責備,語氣不容有疑,“這樣!!”

“我做個主!”

“等大一軍訓回來,把預培生還有新學部的基層教職員工組織起來開個講座!”

“你來主講!這總可以了嘛!”

“夠找回面子了嘛!”

“就這么定了!”

“趕緊打你那大g開走....”臉色一苦,“你董爺爺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校風校紀,不能再垮掉啦!”

“你嚇死兩個預培生,再加一個導員就可以啦!!”

“別禍害全校,聽見沒有?”

呵呵...

也不知道那“兩個預培生”還有趙國華聽到這話是什么心情,讓大校長給放棄了....

本以為話說到這個份上,齊磊這么明白事兒的人,應該就坡下驢了吧?

卻不想,齊磊也呲牙一笑,露出一口堅固雪白的小白牙,“董爺爺.....”

“怎么了?”

“問您個事兒....”

“說!”

“我剛才拉風不?”

董北國皺眉,這倒霉孩子,扯哪去了?

不過還是回想了一下,“很威風!”

評價還是很中肯的,確實很威風....

齊磊,“那嚇著您沒?”

“我.....”

齊磊,“您看看...”上下掃看一圈背鍋爺爺,“您這么大歲數....聽說心臟還不太好...”

“都沒嚇著....更別說嚇....”

“你個混蛋玩意!”董北國急了,“你跟誰說話呢!”

齊磊趕緊安撫,“是是是,錯了,不過我就是那么個意思.....”

噗!!!

后面有人忍不住了。

好吧,兩人說話聲音不大,可畢竟是屋里,后面都聽得見。

大伙其實憋半天了,這一老一少的,跟說相聲似的!

太可樂了。

董北國回頭,“笑什么笑!?討論你們的學術去!”

大伙兒吱之聲了...

而齊磊還沒說完呢,“您都沒嚇著....那一堆老人家也沒嚇著。”

噗!!

這回輪到董北國噴了,后面一群臉黑的!這小崽子,真不會說話!

齊磊干脆不壓聲兒了,“反正就是這個意思!”

“你們都嚇不著,我就能嚇著他們了?”

董北國懵了,“那你.....那你還想怎么著?”

“你還真想嚇沒氣兒幾個是怎地?”

齊磊冷笑,“沒氣不至于,可是...得記一輩子!”

“您還真當我沒事閑的,打個臉就完事兒了?”

“太小看我了吧?咱是那么低級的人嗎?”

董北國,“那你是什么人?”

齊磊,“逮著蛤蟆攥出屎!”

眾人無不抬頭,看著齊磊,只聞他繼續道,“就算打臉,也得打的高級!打的有意思!打完還得摳下來二斤皮!”

挑了挑眉,滿臉的惡趣味,“我這個不穩當可是比你想像的有意思得多哦。”

把手里一直攥著的一個文案塞給董北國,

“看看這個吧!”

董北國有點懵,低頭一看....

....雛鷹規劃。

齊磊,“用經濟學理論去推導網絡時代的傳播學方向,終究是推導!”

“我們做的是預研!”

“預研就得有點預研的樣子!起碼得有驗證理論的實驗場。”

不回不光董北國,眾人面面相覷,廖凡義急問。

“怎么個預研?”

齊磊,“培養一批,有超時代思維!敏銳嗅覺!已經領先互聯網發展的,頂尖師生!”

“這其中包括理論研究,實際操作、模式創新、新媒體從業者等等各方面的超前人才!”

齊磊掃視眾人,“我們想反了,想著先拿出理論,再去完善。”

“可是,完全可以反過來啊!”

“現在的網絡規模雖然不大,可是完全可以借此孵化一批網絡達人!讓他們走在網絡的前沿。”

“然后,我們再通過他們身上反應出來的現象,進行理論研究啊。”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有點沒太明白。

齊磊,“這么說吧!我們北廣,可以自己培養包括網紅在內的網絡人才啊”

“甚至,我們現在做的事,有很大一部份原因,是想預防西方文化借網絡滲透本土文化。那我們為什么不搶占先機呢?”

“為什么不先把文化反攻出去呢!”

“培養一批,了解網絡,甚至了解中國文化、西方文化內涵的人才!”

“反向輸出不好嗎?”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說實話,沒想過這個問題,太超前了。

齊磊越說越來勁,“我打個比方哈.....”

“目前,西方對中國商品的刻板印象是,廉價....劣質對不對?”

“可是實際情況真的劣質嗎?我們的外貿商品質量都是很過硬的。”

“那么,如果我手上有一批人才,從技術到話術,從文化到思維。都頂尖的傳媒人才!”

“那么,我就可以去外網,向老外,逐漸樹立,中國商品‘物美價廉’的刻板印象。”

“當這個刻板印象建立起來,那中國商品在國外的銷量,會不會好?”

“如果好了,形成口碑,資本家嘛,都是逐利的來中國建個廠,或者經銷商已此為賣點加在中國商品的宣傳。”

“都不說對工商業出口的影響有多大了,至少他們在商品這方面再想抹黑我們,就有點困難了吧?”

“這不就建立了一道壁壘嗎?起碼在工商業方面,我們在守門人這個環節需要投入的成本,會大大降低!”

“對國內制造業也是有推動作用的。”

“那么問題又來了,能不能改善國家形象呢?能不能在別人抹黑我們的時候,提供一些幫助呢?”

“能不能做為我們文化輸出!文化入侵的一個端口呢?”

齊磊說了一大串,自己都沒發現,特么說漏嘴了!

一幫人都讓在說懵了!

董北國目光呆滯,腦瓜子嗡嗡的,“小子...我怎么感覺,你這不是什么教育中心....”

“這是前敵司令部吧?”

特么你聽他說這玩意啊?哪像是搞教學?倒像是培養一群文化戰爭販子!!

“呃....”

齊磊一窘,含混其詞,“反正我就是那個意思,就是舉個例子嘛!”

“沒那么嚴重....”

“雛鷹!!孵育一批雛鷹!!成為網絡時代的先行者!”

看著眾人,“你們不能指望我一個人的前瞻性來帶動整個學部。”

“要讓更多的人和我一樣思考。”

“起碼也得是被我帶著思考。”

“這樣的話,我相信像目前這種一團亂麻的狀況應該就可以避免了。”

董北國長出了一口氣....

雛鷹??

待羽翼初豐,即翱翔天際!

寓意還是很不錯的,可是....

就從齊磊剛剛那些話來看,總感覺他特么是想養出一批禿鷲,要沖進白頭鷹窩里去攪局....

好好想了想,貌似....也不是不行哈!

這個規劃還是不錯的。

眾人也是這么想的,要是真能有一批思想超前,領先網絡時代的人才,那當然是好的。

意義重大。

但是唯一的問題就是....

這種人才不好選,怎么選?選拔的標準是什么?

對此,齊磊嘿嘿一笑,“選拔的考題...我已經出了。”

董北國,“哪呢?什么題?”

齊磊,“您不是看見了嗎?”

“我....”

董北國一滯!廖凡義等人也是一滯!!

想到了什么,董北國指著齊磊脫口而出!“你啊?你就是考題!”

回答他的是齊磊肯定的答復:“對!我就是考題!”

“這種考試,不能有任何準備,也不能事先告知,完全看考生本能的反應,以及對新聞事件的嗅覺!”

“關于我的那些傳聞,包括女生樓前的大g...”

“這里面有很多疑點,很多值得推敲的東西。”

“任其在校內論壇發酵....不論是什么態度!”

“找出思路最清晰!最敏銳!甚至是抹黑最附和邏輯的那幾個!”

“這就是我們要的人!”

干!!

背鍋老頭兒差點爆粗口...

他現在終于體會到了,上面為什么說齊磊是個玩戰略的.....

你完全想不到他在干什么....

簡直了!

有些不服氣,這個彎子繞的也太大了。

“我覺得不靠譜,要是....論壇上不提你的事兒呢?”

齊磊,“不可能,我的事已經具備了熱點新聞的一切屬性!具有新聞自覺性。”

“如果說在一個傳媒院校這都成不了新聞,那只能您老還是退位讓賢吧,教了一群草包出來!”

“我.....”

董北氣死了!

倒霉孩子,給你臉了哈。

瞪眼道,“那要是有新聞,可是評論平庸!沒找著你要的那種有天賦的人才呢?”

董北國似乎找到了突破口!

“對!我覺得找不著!”

瞇眼看著齊磊,“你要的這種人,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新聞人才!”

“要有敏銳的思維!!還要有急智!極高的語言寫作天賦!”

“還不能是正常的語言天賦,得是是那種貼近市井,大眾化、庸俗化的天賦!”

“你不說要讓這些人做網紅嗎?”

“那么這種人還得會捕捉大眾心理!有傳播學天賦,還得要求形象!!”

“這樣的人....哪找去?”

“嘿嘿....”齊磊呲牙一笑,“要是校內找不著,我倒是可以給您校外推薦兩個。”

董北國一愣,“推,推薦?”

齊磊,“對呀....您所說的這些特性...這兩個人都有!”

“新聞人才,思維敏銳、洞察心理、極高的語言天賦、而且大眾化,庸俗化!”

“形象還不差!”

說的董北國都動心了,只不過....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前車之鑒,老感覺齊磊就在這等著他呢!

“真的?”

齊磊,“真的!”

“在哪?”

齊磊,“哈市。”

又加了一句,“在上高三,不過,如果你想把這兩個人特招進來,得準備三個名額。”

董北國更懵了,招倆人準備三個名額?

這是個什么鬼套路?

齊磊則道,“等個三五天,等采審辦那邊忙完,如果您有興趣,可以去看看那兩個人。”

董北國皺眉想半天!

齊磊不像開玩笑!

這么說....

這兩個還在上高三的小孩,也許真的是齊磊說的這種人才!

突然道,“采審辦你先放一放!把這兩個小孩給我帶過來看一眼。”

齊磊一聽,“好呀。”

三天之后....

哈市,二十三中學文體教室。

廖凡義和齊磊并排而坐,此時廖凡義手中拿著兩份檔案...

細看了一遍,才對齊磊道,“檔案上真看不出什么特別啊....”

兩個人檔案上真的可以說是泛泛之輩!甚至可以說啥也不是!

要學習成績沒有學習成績,要特長沒特長。

廖凡義真懷疑靠譜不靠譜。

對此齊磊淡定的一笑,“見著人,你就明白了。”

廖凡義挑眉,“對他們這么有信心?事先說好哈!要是不行...我不在給這個面子。”

齊磊蹦出一句,“不可能不行。”

正說著,二十三中的副校長敲門進來,“廖教授,齊經理。”

“人我給你們帶來了,您看是....一個一個進,還是兩個一起見?”

廖凡義想了想,“一個一個來吧!”

單獨約見,準確性高一見。

話音剛落,副校長就出去了。片刻之后,一個個子不算高的女生推門而入。

給廖凡義的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起碼形象還說得過去。

就是不知道素質怎么樣。

然而女生那邊....

進來之前,女生還有點敷衍,“什么特么北廣,姐怎么那么稀罕你呢?還特招?”

她是不準備理會特招什么的,說實話要是光看她自己,隨便去念一念也就忍了。

可是...關鍵不是她自己!

然而進門之后,第一眼就看到了齊磊,幾乎是沒有任何的緩沖和錯愕,登時心下一松,心說靠“就說為什么突然要特招我?原來是這么回事啊?”

往那一站想都沒想,甚至都沒等廖凡義開口,就來了句,“老師咱事先說好哈....帶我走沒問題,但我有男朋友,他也必需帶走!”

廖凡義眼珠子沒瞪出來!!

還真特么和齊磊說的似的?招倆人,三名額唄?

“咳咳!!”

不自然的清了清嗓子,“你叫...寇仲琪對吧?”

沒錯,面前的就是寇仲琪,齊磊平生僅見的猛人!

對于廖凡義的提問,寇仲琪低頭沒當回事似的玩著手指頭。

這讓廖凡義很不滿意,這是面試啊!直接上大學的面試啊,太敷衍了吧?

好奇道:“你...一點也不緊張?”

寇仲琪,“不緊張。”

“那你為什么進來就提條件?我們是不會答應這種無理的條件的。”

結果寇仲琪一指齊磊,“老師咱實的撈(實在一點)的行不?”

“給句準話,答應還是不答應。”

廖凡義:“.....”

寇仲琪干脆也不耗了,指著齊磊:“我認識他,您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不能點名要我和宗寶寶。”

“而齊磊和我們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他屁股上有幾顆痣我都看過。”

“他也不可能不知道,我到哪張洋就得到哪的這個事實。”

“這些他也肯定告訴您了。”

“這種無理要求...您知道了還敢來....”

“那就只有兩個可能,一是您已經接受了,估計再開點過份的條件都能答應。”

“二是齊磊這家伙可能挺重要的,他的話有分量!”

“所以...那咱就別繞彎子了唄?直接說,行不行吧!”

廖凡義:“!!!!!”

臉都憋紅了!最后來了一句,“你出去吧...把那男孩叫進來!”

寇仲琪突然一鞠躬,“謝謝老師!”

直接把廖凡義干懵了,“我還沒答應呢,你謝什么?”

寇仲琪又一指齊磊,“他朝我笑,那就是過了唄。”

廖凡義:“”

極品!

真是個極品!

敢說、心大、腦子轉的快!思維清晰!而且葷素不吝...

寇仲琪天然的好像有一種氣質...

開始廖凡義還沒想明白是什么氣質。

現在明白了,“人間...老娘平趟了!”

對!就是這種氣質!

齊磊也是嘿嘿嘿的笑....

心說就寇女狼這都是收著呢,無論前世今生,就沒有能在她的火力范圍下站著的!

她也就是生錯了時候,要是往前再過十年...

寇仲琪具備了一切成為網絡大v的特性。

后進來的是宗寶寶。

一進來,“老師好,老師你把我收下吧,我可乖可乖了,寇仲琪都通過了,那我肯定沒問題。我爸是說相聲的,我從小基本功就好,就指望這張嘴過日子呢?您要是不嫌棄就拿去用!我肯定聽話懂事兒,還認真學習,一定成為北廣的驕傲,您的驕傲....”

巴拉巴拉,廖凡義一句話沒說,宗寶寶就沒停!

更讓廖凡義驚訝的是這孩子居然連換氣都不用,一口氣下來。

廖凡義服了....

就這口條兒....北廣播音系有一頭算一口,沒一個比得上的!

“過了!孩子...過了!!要你了!”

再不點頭廖凡義怕他憋死!

宗寶寶聽說過了...

呲牙一樂,“老師要不我再送您一段兒?我還能說半個點兒。”

廖凡義:“.....”

這都什么東西?

感謝張衛雨最帥(腿)的黃金大盟!!

啥也不說了....我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老蒼的第一個黃金盟...

還是在這個時間。

大家可以到“大額打賞”里,找《流年》的黃金盟打賞信息,參與活動,可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1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