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6章 哪來的神仙?(三)

第6章 哪來的神仙?(三)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6章 哪來的神仙?(三)

姚國遠這個人,看似沒有弱點,其實他的弱點最明顯,快退休了,既是他的借口,也是他的牽絆。

而李長發做為三個副職里唯一能干事兒的,他想轉正,他也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應該轉正。

突然空降過來一個領導,自然是有情緒,也自然要和新領導對著干,掰一掰手腕。

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職場斗爭,隨處可見。

其實,采審辦里最蠢的就是趙嵐。

而且也別奇怪,幾乎每一個團隊里都有這么一個角色,耳根子軟,舌頭又長,還沒主見。最主要的是手上沒個輕重。

也就是把握不好分寸,更想不出來什么高明的斗爭方式,破綻也最多。

但是,千萬別拿她這種人作為突破口,什么殺雞敬猴的手段也別用在這種人身上。

第一,不一定見效;

第二,有的時候,真的就是蠢到不可禮遇。惹急了,她會不顧一切的和你硬剛,鬧的不可開交。屬于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就像剛剛,如果是把趙嵐叫出去單獨聊幾句,用對負姚國遠的招數威脅她,趙嵐真敢扭頭就去找董北國理論,鬧的沸沸揚揚。

雖然齊磊不怕她鬧,董北國也一定會在權衡利弊之后,站在齊磊這邊。

但是,得不嘗失。

最主要的是,會讓董北國覺得你這個小領導也許有能力,但是也就那么回事兒,還欠點分寸和火候。

所以,像趙嵐這種蠢人,最好就是敲打,是引導。她只要正經干活,那就別要求太多,用的好還能起到一點正面效果。

所以,采審辦這一下午,齊磊不僅僅是在“馭下”,其實也是在“安上”。

董北國聽了一下午,除了放心,還是放心。

幫忙都不用你幫的,進去都給你趕出來。

而且,齊磊做事的尺度在哪兒,分寸在哪兒,表現的明明白白,讓領導有底,那以后采審辦的工作也就不用縮手縮腳了。

要不然,前面死了三個采購經理,齊磊來當這個第四個?

今天給你下個禁錮咒,明天上個腳鐐子,八百雙眼睛盯著你,開會時不時還得含沙射影的敲打一下,那日子就沒法過了。

現在,董北國算是徹底放心了。

背著手和廖凡義悄無聲息地離開,期間,還對時不時跑來瞅幾眼的吃瓜群眾呵斥,“看什么看?該干嘛干嘛去得了!”

“告訴你們啊,小齊經理那是我老董花了大力氣請過來的,你們都給我放尊重點!”

吃瓜群眾沒怎么樣,先把廖凡義驚夠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校長這個臉皮,.還是有深度的哈。

殊不知,董北國心里都樂開花了。

采審辦,那絕對是他的一塊心病,現在看來,有望痊愈啊!

回到自己辦公室,就迫不及待地給大領導打了個電話。

“領導!我輸了!這個齊磊是個人物啊!”也是光棍,服輸了。

大領導那邊氣夠嗆,你董北國是越來越不見外了,打電話都不分時侯了?就這事兒?我這正開會呢!

“人物?”領導冷笑一聲,心說,人家身家幾十億,給你當采購經理就偷著樂去吧!

某些人愁的都掉頭發了,想把他摁在辦公室里研究戰略,都還沒得逞呢!

采審辦半年多以來,頭一回這么高效的運轉,以至于傳開之后,整個行政綜合樓的人后背都涼颼颼的。

回想起那張乖巧帶笑的娃娃臉

這是個什么東西啊?

半天!半天都不到,那孩子就把采審辦那幾塊滾刀肉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別管是真服還是假服,反正是服了!

干活了,聽說還得加班。

這就見鬼了!

而采審辦屋里,已經忙飛起來了。

確實是那句話,不管你服不服,先動起來再說了。

積壓了半年的工作,齊磊說三天,董北國進來吼了兩嗓子又變成了兩天。

李長發腦子一熱,又立了軍立狀。

說實話,任務不輕,不連軸轉都做不完。

但是,怎么說呢?自找的啊!

他們要是不想為難一下小經理,不就沒這么多事兒了?

齊磊這邊看著大伙兒忙活也沒說什么,看了看表,現在是下午四點。

到了五點十分,還有二十分鐘就下班的時候,齊磊悄無聲息地給財務處打了個電話,讓他們派個出納過來。

這回是真打,過了有五分鐘,一個年輕的女出納敲門進來。

起初,趙嵐還有點發愣,出納真來了啊?

卻是齊磊搶先一步,指著趙嵐他們正在裝訂的票據,“都拿走吧,以后這種事兒別堆到我們采審辦,沒工夫給你們減輕工作量!”

說的小出納挺委屈的,怪我們嘍?是你們采審辦起幺蛾子,不往財務處送。

怪我們嘍?

看齊磊歲數小,說話也沒那么客氣,“那麻煩你們以后勤送著點行嗎?別一攢半年,我們那邊還著急呢,賬都歸不了。”

話是朝齊磊吼的,可是扎的卻是趙嵐的心。

這事兒怪她啊,她腦子不清楚,留了半年的票據。

出納這么一吼,等于是給趙嵐上眼藥了。

登時接話,“也是怪我,小陳你別有情緒哈,以后這邊肯定勤送著。”

姓陳的出納聽罷,微微揚了揚下巴,心說,這還像句中聽的話。

然而沒想到的是,齊磊來了句,“你回去吧,讓你們處長來取。”

陳出納:“????”

齊磊呲牙一笑,“我和他掰扯掰扯,票據管理是財務處的事兒,還是審計的事兒。”

陳出納臉一下就白了,“是..是我們的事兒,可是你們不送。”

齊磊都不等她說完,“既然是你們的事兒,非要等我們這邊送過去嗎?丟了少了,你們的責任,還是我們的責任?”

“我.....”

齊磊煩躁的一甩手,“行了,都拿走吧!下回自己定期來取,別等這邊送,采審辦不負責送票據。”

把陳出納氣的啊,不就是個采購經理嗎?有什么了不起的?就欺負人唄?

抱著票據,回去就找出納主管告狀。

出納主管一聽,也覺得太欺負人了,你們采審辦壓著票據,怪我們?

可是,他級別不夠,也沒那個膽子去找采購經理理論。否則,審計和成本核算能卡死你。

只能繼續告狀,又告到了財務處長那兒。

結果,財務處長一聽,笑了。

“行了,知道了,有機會我找那邊說說,不能這么欺負人。”

“不過...”話鋒一轉,“叮囑個人想著點,定期去取一下,也不費什么事。”

出納主管一聽就舒坦了,還是得是老大。

“行!這事兒我想著,不給他們落把柄!”

財務處長點頭,“這就對了。”

至于事后找不找采審辦理論...去找了,那財務處長就是傻子。

真真假假馭下之術,要是這點事兒都看不明白,那就白混了。

而采審辦這邊,送走了陳出納,趙嵐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看這事兒弄的,小齊經理,財務處長老沈脾氣也不好,因為這點事兒,要是您和他再弄出點不愉快,我可沒臉兒了!”

齊磊一笑,“沒事兒,別多想!在這個屋里錯了對了,沒有外人說三道四的份兒。”

言下之意,你做對了還是做錯了,我說可以,外人不行。

趙嵐這個心里啊...

自責!小齊經理人不錯!

你說,我怎么就犯渾呢?

當下,票據都拿手了,趙嵐手里也沒活了。

已經到了下班的點兒,可是趙嵐哪好意思走?招呼手下兩個審計員。

“來來來,都動起來!老姚,把你手里的報表分我點,咱一起弄!”

老姚畢竟歲數大了,趙嵐自己沒事兒了,想幫他分擔點。

姚國遠也是松了一口氣。

他的任務雖然沒有李長發多,但是他是一個人,李長發那還有四個采購員呢!

所以理論上,要是他的工作全重做的話,是最累、最重的。

可是,姚國遠沒想到,這個時候,齊磊發話了,“趙姐,你幫李哥那邊搞一搞吧!”

趙嵐:“”

不敢違背,帶著人去幫李長發了。

姚國遠眉頭大皺,又針對我?

殊不知,齊磊另有打算。

他按照四個采購員的職責描述,整理了一遍。

最后到李長發那邊,“把這幾個案子,挑出來。”

李長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還是照做了。

卻見齊磊拿著他的幾個案子,到老姚那兒,“姚大爺,把你手頭的事兒放一放,優先做這幾個。”

老姚:“”

老姚都快哭了,不能這么欺負老實人啊!我自己的還沒弄完,你又給我送一堆?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老姚徹底閉嘴了。

齊磊把那幾個案子放下,順手就把姚國遠剛剛從他那兒拿回來的一摞報表和采購方案抱了起來。

在姚國遠、李長發等人不解的注視下,回到辦公桌前,一一簽字。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老姚突然覺得自己挺不爭氣的,眼淚都要下來了。

齊磊簽字意思就是,他做的那些報表和采購案全過了,不用重做了。

心里這個不是滋味啊!

一邊在心里咆哮:看看!看看!我就說我做的沒問題吧!?還讓不讓我重做?

另一邊想的卻是:領導還是信任我的,看都沒看就過了。

然而,現在出現一個問題:

原本熬兩個通宵都不一定做完的工作,票據那一塊被財務處分走了,老姚的案子又都過了,就剩下李長發經手的還需要梳理一下。

可能今天隨便加個班兒,明天都不一定加班兒。

工作量減少了一半還多,就很舒服。

你不得不佩服這個小經理,他不但能讓你服他,還能讓你干的舒服。

現在,整個辦公室里,也就李長發心里還有個疙瘩。

畢竟被返工的,都是他經手的案子。

況且,服歸服,心服,還是口服,要另說。

別忘了,在他心里,終歸是齊磊頂了本應屬于他的位置。

六點的時候,兩個女審計員到食堂打了飯端回辦公室,大伙兒隨便對付了一口。

一直到八點半,齊磊看看表,時間差不多了,招呼大伙兒下班兒。

差不多明天一天,這些積壓的活也就完事了。

趙嵐一邊收拾她那件打完的毛衣,一邊與齊磊道別。

“小齊啊,那姐就先走了哈,明天見。”

說完,和兩個女同事樂呵呵的出門。

嗯!腳步輕盈,神清氣爽的。

姚國遠是真叫不出齊經理,又不好意思叫小齊,只好朝齊磊點了點頭。然后,擎著他那個滿是茶漬的塑料保溫杯,悶頭出去了。

李長發也在收拾東西,他要把明天要做的工作都整理出來,然后在桌上擺整齊。

有點強迫癥的味道。

也正因為這個毛病,李長發基本都是辦公室最后一個離開的。

可是今天,收拾完一抬頭,發現齊磊就在身邊倚著桌子站著。

“李哥,住哪兒?”

李長發一怔,還是下意識做答,“住青年職工公寓。”

青年職工公寓,是學校給未婚的老師和行政員工準備的宿舍,就在校內。

齊磊一聽,“那正好,一起啊!”

李長發自然不能拒絕,只好與齊磊一同出了綜合樓。

八點多的校園依舊熱鬧,各個教學樓也都亮著燈。

有去上自習的,也有打球歸回來的。

更有在小樹林,校路樹陰下的男男女女。

不像高中那樣遮遮掩掩,這里很奔放。

男生女生牽手而行,又或在樹下陰影里相擁。

甚至視力好一點,還能看到樹叢背面,抱著啃的。

這不,剛出樓門,就見馬路對面的樹后,兩個小年輕啃的那叫一個投入啊!

也不是齊磊和李長發眼神兒好,而是,男生穿了件皇馬隊服,女生也是白T恤,看不見才怪呢!

因為兩人一直都沒說話,李長發為了緩解尷尬,只能沒話找話。

訕笑道:“以前還沒這么大膽,自大去年封校整頓之后,都出不去校門,反倒憋的談朋友的多了起來。”

“現在...呵呵。”

齊磊也是笑,“挺好的。”

話題也就到這兒了。

李長發實在頂不住,“齊經理...是有事兒?”

齊磊再笑,“李哥,聊幾句交心的話?”

李長發一怔,不知道齊磊這是什么意思,心說,不是吧?這就急著做思想工作了?

齊磊也不管他想什么,直入主題,“我來,李哥情緒很大吧?”

李長發不語。

低頭沉吟,他在想,齊磊到底是什么用意,要不要和他真的交心。

然而,齊磊見他不說話,“其實這都正常,要是換我在你的位置,心里也不好受。”

齊磊,“進辦公室看你第一眼,我就知道,你是最難對付的。”

李長發,“????”

嚓,不是交心嗎?不是思想工作嗎?你怎么就盯著這個事兒不放了呢?

“沒有!齊經理別多心。”

齊磊,“我多心了嗎?難道李哥對經理這個位置不感興趣?”

“我.....”

短暫錯愕,登時一笑,“齊經理總拿我開玩笑。”

一副誠懇之態,“說實話,我這個人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經理的位置還不能勝任。”

“尤其是今天,和齊經理一比,真的看出差距來了啊!”

回答的可謂滴水不漏,一點口風都不透。

只不過....

“嘖嘖。”齊磊砸吧著嘴,“那還...挺失望的。”

“哈?”

李長發一滯,可惜?什么特么叫可惜?

齊磊,“我覺得你是個有野心,也有膽識的人。沒想到,你不是?”

“我.....”

差點沒噎死,這...你就明著激將唄?

關鍵是,讓一十八歲的孩子激將,李長發再不開口就說不過去了。

聲音漸冷:“齊經理到底要說什么?”

齊磊卻是反笑,“別介意,并不是挑釁。”

長出口氣,看著前方路燈下匆匆而過的年輕身影們,“那...我就當李哥是有這個野心了哈。”

“李哥你想沒想過,也許上面派我來,而不是提拔你,僅僅只是因為你的火侯還不夠?”

李長發:“!!!”

就見齊磊又露出那個招牌的、欠揍的乖巧笑容,看著他,“所以,我要是你,應該借機沉淀一下,反思一下。”

“畢竟,李哥才三十出頭兒吧?就算三十五歲的副處,也不算晚了。”

眉頭皺的更緊,齊磊說中了他的痛處。

像李長發這么聰明的人,他也清楚自己的劣勢在哪的。

“你到底要說什么?我不需要你來說教。”

齊磊一聽,“別著急嘛!不是說了嗎?交心!”

齊磊,“這么說吧,我在采審辦呆不長。”

李長發:“????”

齊磊,“也就一年多的時間。”

齊磊,“說句你可以會難受的話,我們不是一個舞臺的。這個經理只是一個借口、一次救場,連跳板都算不上。”

“所以,我不是你的競爭對手。”

這話就有點傷人了,意思是,你看好的什么經理,對我來說,就是個屁,屁都算不上。

齊磊,“而且,大一軍訓之后,我的工作重心也不在采審辦,這邊還是需要一個能扛得起來擔子的副經理。”

“不要指望我可以像今天這樣幫你做工作,我只負責簽字,瑣碎的事兒就不要來找我了。”

這時,齊磊站定,直視李長發,“你可以考慮一下,如果你覺得能勝任,那就做出一個樣子來給我看,給校領導看。”

“算是表態。”

“如果你覺得自己不行,那就規規矩矩的像趙姐、姚大爺一樣混日子。”

“我”

好吧,李長發做夢也想不到,齊磊所謂的交心,是這么個交法,讓他沒有一丁點的招架之力。

是的,李長發能說不行嗎?當然不能!

他這么大情緒,這么苦干為什么啊?為的不就是爬上去這一步嗎?

然后,齊磊告訴他,上面是讓他借機沉淀,反思....

他就呆一年...

還讓他扛起采審辦的大旗。

這特么的,你說讓李長發怎么答吧?

只能剩一個答案了啊!

“我....盡力!”

是的,李長發最后,真的服了。

這回是,口服心也服!

就像齊磊說的,他和齊磊不是一個量級的,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我盡力配合你!”

于是,他答錯了。

只聽齊磊冷笑一聲,“盡力不行!”

李長發:“????”

齊磊,“我要的是...必須配合我!”

霸道到李長發愣在那兒,半天沒動一步。

等他回魂兒之后,發現齊磊早就已經走遠了。

今天少,歇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8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