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5章 哪來的神仙?(二)

第5章 哪來的神仙?(二)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5章 哪來的神仙?(二)

先不說李憨憨傻里傻氣的到底去和徐小倩說什么了。

齊磊這邊被周小晗一通搶白,鬧了個大紅臉。

要是換了平時,她也惡心不著齊磊。就齊磊那張二皮臉,怕你這個?誰吃虧,誰占便宜,還不一定呢!

剛來北廣,又確實和李玟玟有點敏感的問題,也就著了周小晗的道兒。

但這些看在董北國和廖凡義眼睛里,卻不是那么回事兒了。

小子!!你也忒軟了點吧?太羞澀了...

到底是個剛剛高中畢業的小男生。

讓周小晗這種老油條給唬住了?

好吧,不得不說,那丫頭確實挺磨人的,董北國都吃過她的虧。

不過,這是兩碼事。

廖凡義見此情形,整個人都有點不太好了,心說,齊磊原本不這樣兒啊?

他在尚北的時候,挺有那股勁兒的啊!

動不動還把他們幾個老學究弄的下不來臺。

怎么羞澀了呢?

而董北國....

董北國是沒見過齊磊以前是什么樣兒的,上一次聊天是兩個人的第一次見面。

而今天的第二次,讓董北國更覺不妙,有點...失望!

羞澀一點...在女生面前軟一點,正常的學生沒問題。

相反,這樣的小男生,在大學還挺吃香的,老師和同學都喜歡。

可是,齊磊不是正常的啊!

他是要進后勤處的啊!而且是要領導一個辦公室的。

那么這種軟弱和羞澀,真的就不是什么好事兒了。

可能是他最大的障礙。

說句不好聽的,一個小丫頭片子你都搞不定?那你怎么去領導一個部門?

一個部門的領導,應該有他的應變能力和穩重。

董北國很擔心,連看熱鬧的心都提不起來了。

不光是擔心齊磊壓不住采購辦公室那幾塊滾刀肉,更擔心采購辦公室會越來越亂,從而影響到學校的正常工作。

“差點意思啊!”

董北國呲著牙,真有點鬧心了。

“董校長!”這時,廖凡義再次開口,“咱幫幫他吧!”

廖凡義是真急了,也切中了董北國的痛點,“這也不單單是齊磊一個人的事兒,采購辦公室不安定,學校的很多工作都耽誤了啊!”

董北國一聽,終于站不住了。

皺眉罵了一句,“上面就是特么胡搞,還不是得咱們自己遭罪!”

說著話,背著手進了綜合樓。

齊磊正在找人問呢,“請問,人事處在幾樓?”

他得先到人事辦入職,隨后由人事的工作人員帶著他去采購辦公室報道。

還沒傻到自己殺過去。

結果,攔住的老師沒說話,卻是身后的一個聲音響起,很是不耐煩:“別問了,我帶你過去!”

齊磊回頭,先看到了廖凡義,“廖老師。”

然后才是董北國,“是您啊!”

董北國板著一張老臉,“我怎么了?”

齊磊,“沒怎么,您怎么來后勤了?不用上課嗎?”開玩笑道,“小心扣工資哦!”

董北國,“……”

廖凡義:“……”

問到的那個老師:“……”

那老師還琢磨呢,誰家倒霉孩子,扣校長工資可還行?

心知不是久留之地,趕緊和董北國打了招呼,“董校...我先去忙了。”

董北國傲然點了點頭,“去吧!”

然后就輪到齊磊傻眼了,“校...校長啊?”

董北國冷笑,“對呀!怎么不叫喚了?”

齊磊心中大罵,特么校長你不早說?上回就應該說!

他哪知道北廣校長是誰?

可是,面對董北國的質問,還是蹦出一句,“正的副的?”

我噗!

把董北國氣樂了,瞪眼看著齊磊,你還有心思關心正的副的?

“正的!管你的事兒綽綽有余。”

“走吧!”一指樓梯,“我這個校長親自帶你辦入職,你面子夠大了吧?”

入職二字咬的極重,顯然帶著情緒。

董北國到現在,一是不放心齊磊的能力,二是還是有點不適應。

十八歲的采購經理,上哪說理去?

人事處的主任一看大校長親自帶人來辦入職,再一問,這孩子就是傳說說的采購經理,表情那叫一個精彩。

親自給齊磊辦手續。這不是給校長面子,而是北廣校史最年輕的職工,必須得親自來啊!

齊磊也沒當回事兒,他知道董北國也好、廖凡義也好,包括眼前的人事處主任,要么不放心,要么就是看他的熱鬧。

誰讓咱年紀小呢?

期間,綜合樓各科室的人時不時就從人事處門口飄過。

連一樓綜合服務中心的人都飄上來了,就跟動物園里看大熊貓似的,可不得來瞅一眼?

看過之后,又開始砸吧嘴……

真乖啊!

齊磊本來長的就乖,還顯小,看著像十五六的一樣。

有那種膽子大的,混不吝的,還要進到人事處起個哄,“小齊經理吧?”

“沒事兒,別緊張!就采審辦那個活,初中數學及格就能干!”

另一個,“這孩子長的,真乖巧。別怕!采審辦要是欺負你,你找嬸兒來,嬸幫你撓他們!”

另另一個,“老天爺啊,比我閨女還小三歲!孩子,你處朋友了沒有?我跟你說,我閨女可不差,要不要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嗯,當同事大伙兒是不認可的,可是當女婿是真不錯。

長的好,個頭高,關鍵是家里關系硬啊!

十八歲!!你們誰見過十八歲的副處?

對此,齊磊也不在意,說什么都行,笑呵呵的和人家聊。

而且,不管誰從門前過,只要和他眼神對視,也笑呵呵的打招呼,一口一個哥哥、姐姐叫著。

總感覺這不是來入職的,而是誰家孩子來單位玩…一般都這么乖巧。

可不就是的嗎?這棟樓里上班的,家里的孩子有的都趕上齊磊這么大了。

甚至比他還大的,也不在少數。

最后,大伙兒得出一個結論,采審辦這不是去了個主管,這是找了個吉祥物。李長發他們除了采購、審計,還得添一項技能才行——哄孩子!

廖凡義最后實在看不下去了,也想不明白,齊磊也真拉得下臉哈!

明顯就是嘲諷你呢,你就一點看不出來?以前那股機靈勁哪去了?

這可不是學院,和老師同學賣個乖,什么都有了。

在大學里搞行政的,沒有教學任務的,其實和普通職場差不多。

太和氣沒什么好處,反而讓人覺得好欺負。

看著齊磊,越想越不明白,他不會是裝的吧?

最后,廖凡義干脆把人事處的門關死。

對門外看熱鬧的眾人冷喝:“該干什么干什么去,看什么看!”

弄的大伙敗興而歸,這個廖凡義,多管閑事了。

來看看吉祥物不行啊?

關上門之后,找機會,廖凡義又囑咐齊磊,“你別一天樂呵呵的,嚴肅點!”

齊磊還是嘿嘿嘿的笑,“不挺好嗎?大伙兒皆大歡喜。”

廖凡義皺眉,“這棟樓里,你的任務是工作,要嚴肅點好!”

“否則誰能服你?”

齊磊一聽,說了一句讓廖凡義想了半天也沒弄明白的話,“服不服的,不看是笑還是怒。”

“這樣挺好,這樣才印象深刻!”

說完,又笑呵呵的。

廖凡義心說,你知道個屁!

心都涼了。

要知道,就齊磊現在這個狀態到了采審辦,能讓那幫家伙欺負死。

這是萬萬不能的啊!

廖凡凡這不僅僅是關心齊磊,除此之外,他還關心新學部的建設。

齊磊在后勤這邊,哪怕半死不活都行,無傷大雅,畢竟他的主要工作還是在新學部。

可是,你要是被欺負住了,被人當個小孩耍來耍去,那就完了。

北廣挺大的,北廣也挺小的。

從行政樓傳出去,傳到個個教學樓,你還有威信嗎?你還怎么到新學部指揮那些傲到沒邊兒的導師、教授?

這些董北國也看著,一個勁的搖頭。

還是那句話,太軟了!當學生沒問題,搞工作行不通。

他現在反而有點希望齊磊是個二世祖的形象,以權壓人,以勢壓人。

雖說名聲不好,起碼能讓人怕。

有校長跟著,人事手續很順利。

工作證、車輛通行證,職工飯卡等等這些,沒一會兒就拿到了。

剩下什么保險、福利、工資登記之類的,也不用齊磊操心。一個月基礎工資550,加上獎金補助,還有職務津貼、績效之類的,七七八八能有一千塊錢呢!

總之,拿到工作證那一刻開始,齊磊就算是北廣的正式在編職工了。如果按這個年代的說法,他已經開始算工齡了。

接下來,自然就是去采購與財務管理辦公室報道。

董北國挺煩躁的,甚至有點怕齊磊進采審辦的門兒。

決定好人做到底,陪你去吧!

于是,對人事主任擺了擺手,“你忙你的吧,我帶他過去。”

人事主任當然沒意見,就采審辦那破地方,他還不想沾邊兒呢!

采審辦也在四樓,最里面的位置。

廖凡義也有點不放心,所以也跟著。門外幾個好信的,不太怕董北國的行政員工也跟著。

要主還是好奇。一來,好奇這小孩站采審辦屋里得是什么樣兒;二來,好奇那幾塊滾刀肉得怎么折騰這小子。

此時,廖凡義都想好了,如果那幾根老油條實在不配合,那他就得和他們單獨談談了。

你就是裝,也得給我裝出樣子來!

就這樣,董北國和廖凡義帶著齊磊到了采審辦門前,后頭還遠遠吊著幾個看熱鬧不怕事大的。

臨進門之前,董北國再三思索....

主要采審辦的工作還是太重要了,馬虎不得,覺得還是交代一下。

對齊磊小聲道:“給你交個實底,姚國遠馬上就退休了,屬于混日子的狀態,你是肯定支使不動的。”

齊磊點頭認真聽,這些信息還是有用的。

董北國:“趙嵐屬于沒什么上進心,又不會犯大錯,所以也難搞的很。”

“最難搞的,其實是李長發。現在采審辦幾乎就是靠他一個人撐著,也就這么一個肯干活的。”

“所以不服管,也自恃身份。如果...”

“如果他要是真的太不配合....”

猛一咬牙,“他的去留,由你決定!”

意思就是,可以開人立威。

這是沒辦法的辦法,在留住一個采購副經理和一個學科奠基人之間,董北國只能選擇后者。

其實說實話,李長發沒能由副轉正,主要的原因并不是齊磊來了,擠了他的位置。

這個人就算沒有齊磊,董北國也沒打算讓他做采審辦的頭頭。太容易翹尾巴,就算不因為貪出事兒,也很難搞好上下級關系。

此時,有點丟軍保帥的味道了。

齊磊點著頭,對董北國依舊是乖乖的笑容,“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說的董北國倒不放心了。都要進門了,你能不能把你那該死的笑容收一收!?

仰頭看天,一聲長嘆,

又想罵上面了……

不過,說什么都晚了,只能聽天由命。

驟然推門而入,只見人基本都在。

采購與財務管理辦公室一共6個采購員,到了四個,剩下兩個出差在外地。四個人都在工位上坐著。

兩個采購副經理,一個是李長發,另一個就是臨退休的姚國遠。

此時,李長發依舊是一絲不茍的衣著,依舊是名表在外面晾著,端著茶水正靠著辦公桌和采購同事聊天。

姚國遠是個老頭兒,上了歲數,衣著樸素。

的確良襯衫,褪色的棉布西褲,踩著一雙懶漢鞋,還是舊的。

他并沒有和李長發湊到一塊兒,自己在辦公桌后看報紙。

管審計成本核算的趙嵐,架著眼鏡打著毛衣。

另外還有兩個女同事,年輕一些,都是趙嵐下面的審計員。

之前說了,財務管理和財務處是分開的。財務處負責資金的具體流向,而這邊主要負責財務預決算、稽核管理、經費管理與成本控制、固定資產管理、內部審計。

整個辦公室如果算上齊磊,一共十二個人,不算小科室了。

見董校長進來,李長發先是一怔,隨后趕緊迎了上去,“董校,您怎么來了。”

趙嵐也把毛衣放下,站起來打招呼。

倒是姚國遠,沒動!只是朝董北國點了點頭,算是見過了。

好吧,就是這么牛叉,校長來了也不尿。

董北國也沒什么好臉色,主要還是對采審辦最近的工作不滿意。

簡單打了招呼,也沒把他們上班時間的散漫當回事。

直接把齊磊介紹給大伙兒,“這是齊經理,以后就是采審辦的負責人了,大伙兒多配合。”

能說的也就這么多,還有很多話不能拿到明面上來說,那也就不能說了。

齊磊依舊笑呵呵的和眾人打招呼,“初來乍到,多多關照。”

眾人打量著齊磊,神態各異。

李長發是之前就見過,有些玩味和戲謔之意。

趙嵐是驚訝,盡管知道十八歲,知道要來,可是見到人了,還是有點顛覆三觀。

姚國遠...則還是那副半死不活,不管是校長,還是十八歲的主管,和他關系都不大。

董北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也一點辦法都沒有。

只能是...

也是有意給齊磊站臺,張羅道:“小齊,你隨便講幾句吧,跟新同事磨合一下。”

其實不應該加“隨便”這個詞,加上容易讓底下人輕視。

可又不得不加,他怕齊磊應付不來,講不好,那起碼還有個“隨便”托底。

“好啊!”

齊磊一口答應下來,乖笑著,撮手上前。

“這個....”

剛沉吟了兩個字兒。

突然回頭,看著董北國和廖凡義,“董校長、廖老師,你們....還有事兒嗎?”

“嘎!?”

董北國差點沒背過氣去,啥叫你們還有事兒嗎?

這不是“送客”詞嗎?

瞪著眼珠子,不敢相信。

我這是給你站臺呢!你搞搞清楚好不好!?

“我...”

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說啥好了。

而對面的李長發、姚國遠他們也是微微一怔。

心說,有思意了哈!

校長一進來,大伙兒就清楚,這是給新經理壯膽來了。

再說不好聽一點,這就是拉偏架來了,明顯向著新來的。

對此,大伙兒再怎么不當回事兒,也得重視一二。

大校長的面子還是得給一點的。包括姚國遠,別看老神哉哉,可是也得給面子。

結果倒好,這小孩兒好像搞不清狀況,要趕校長走唄?

那就有意思了。

后面的廖凡義、門外看熱鬧的吃瓜群眾,也驚了。

這是什么操作!?

這是個哪來的神仙呢?

腦子有坑的野神仙?看不出好賴臉了都!

結果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齊磊真的在趕人。

笑呵呵的,“要是您二位有事兒,那就先去忙吧!”

董北國和廖凡義愣神之間,齊磊更過分的是,他走到門前,把門拉開了,往那一站。

“二位,慢走!”

哦去!

得,這回不走都不行了。

直到出了門兒,咔噠一聲,辦公室門的鎖舌撞擊鎖扣,把內外相隔。

董北國才反應過來,指著門里,瞪著眼珠子,“他,他什么意思啊!?他敢趕我走!?”

掛不住面子,“我還不管了呢!”

說著,就要走。

廖凡義趕緊拉住董北國,“別別別,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別和孩子一般見識!”

董北國還是氣不過,“我沒和他一般見識!我這個校長做的可以了吧?幫的夠多了吧?”

“他不領情也就算了,還逞上能了?”

廖凡義,“沒沒沒!咱等等!現在在里面呆著也沒什么用,等要勁兒的時候再進去。幫他解決了大問題,他還能不領情?”

董北國眼珠子連轉,“我...我怎么那么稀罕他呢!”

嘴上說不稀罕,可是身體卻沒動。

就站在門口聽音,要是里面真的像廖凡義說的,壓不住那幾個老油條,那還真得進去幫一把。

遠處幾個看熱鬧的也是憋不住樂,董校長這回可是有的操心了。

殊不知,門內。

齊磊可一點不在意董北國他們想什么,自己是不是不識好人心。

相反,長出了一口氣,心說,“可特么走了!”

“你不走,我都不好意思發揮。”

回身,掃視全場。

看著屋里這一幫人,還挺有意思的。

姚國遠一看就是條咸魚,所處的位置,不遠不近,既不和李長發摻和,也不太疏遠。

說白了,就是老好人。

其他幾個采購員,一看就是李長發馬首是瞻的,有點抱團的意思。

而李長發……

嗯,采購經理干的比較舒服啊,都戴浪琴了,皮鞋也是鱷魚的。

董北國一出門,毛衣就撿起來了,一邊打,一邊和善地看著齊磊。

表面工夫做的很足。

齊磊心說...

那就...過過招?

依舊是和煦的笑著,“大家好,我叫齊磊,新的采購經理。出了這個門兒,名義上是大伙兒的領導。”

“但是,關起門來,我歲數在這擺著呢,就是個小老弟。”

“伙兒,多多幫忙,多多照顧。”

話說的挺實在,出了門,我是領導,大伙兒得給我面子。關起門來論交情,我年紀小,所以我給你們面子!

這話說的其實夠明白了,但是...能不能聽進去,那就不好說了。

聽在門外的董北國和廖凡義耳朵里,急的直撓頭。

什么亂遭的,誰吃你這一套啊?要是一句場面話就能搞定,這就不是滾刀肉了。

正如董北國所想,門里的幾位皆是對視一眼,相視而笑。

李長發率先開口,“哎呀呀!!齊經理說的哪里話?”

一臉嚴肅:“門里門外都是領導,規矩不能壞!”

義正言辭,還點頭哈腰的呢!

此言一出,幾個采購員登時附和,一口一個“齊經理”的叫著。

趙嵐則呵呵的笑,“齊經理這是拿我們開玩笑呢,不敢不敢,以后我們都聽您的。”

姚國遠實在說不出來這種恭維的話,這都和自己孫子差不多大了,只道,“都是為了工作。”

意思是,領導就是領導唄!

反正他不在乎,再混幾個月就平安落地,退休養鳥了。

眾人之中,尤屬李長發最熱情。迎到齊磊身前,一副真沒把他當小孩似的樣子,“早就盼著新領導上任了,不然咱們采審辦的工作都沒法展開了。”

“來來來!”上前虛讓,“我帶齊經理熟悉一下環境。”

說是熟悉環境,其實也沒什么好熟悉的。辦公室是大開間,經理唯一的特權就是單獨的一張老板臺,也就是齊磊的辦公桌了。

齊磊跟著他在辦公室轉了一圈,最后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前,搭一看,登時玩味的一笑。

指著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夾...

“這...這有點亂哈。”

李長發登時點頭附和,“確實亂了點,可是,沒辦法啊!”語重心長,“工作太多了!”

話鋒一轉,“不過,齊經理也別在意,就是看著亂點,其實一點都不亂,我給您歸置歸置哈。”

指著其中一堆兒,“這是職工四號公寓的建設方案以及招標書。”

又指著另一堆兒:“這是學生3號、7號、9號樓,還有11、17、16號教學樓,以及主樓西副樓的大修改造方案、物料清單,這都是急著要過審的,得馬上辦。”

從一高摞里抽出一沓,“這是今明兩年的校內道路養護經費申請。”

又指另一外,“這個是食堂10月份的經費申請。”

“這是圖書館的養護申請。”

“這是演播樓,兩個新演播室的設備采購案。”

七七八八,挨個指點,說了半天,也只說了一小半兒。

對齊磊呲牙一笑,“咱們辦公室吧,半年多沒個主事兒的了,我們又做不了主。”

“所以,好多事兒都積壓了下來了,就等著新采購經理來了審核簽字呢!”

他這報完,那邊姚國遠又過來了,“我負責的事兒少,不多。”

“新聞學院等幾個院系,還有附小、幼兒園、校醫院的采購計劃都在這兒,齊經理您給把把關,那邊都等著要錢呢!”

齊磊一聽,原來在這兒等著我呢啊?

老子頭一天上任,知道哪是東南西北啊?讓我簽字審核?這不就逗瞎子玩一樣的嗎?

心說,既然李長發和姚國遠都送來這么多,那趙嵐呢?

看向趙嵐,“趙姐,您的呢?”

卻見趙嵐咧嘴一笑,“我們審核的,沒那么多事。”

“說白了。”用下巴一指李長發和姚國遠,“老李、老姚不批款,也用不著我啊!”

“不過.....”話鋒一轉,“您要真有時間...”

指了指齊磊桌上最大的一堆,“您要真有空,可以幫我們把財務票據和憑證什么的裝訂一下。”

呵呵的笑著,“就是有點亂,都混一塊兒了。齊經理,您別介意哈!”

“哦。”齊磊這才發現,桌上亂糟糟的一大堆票據,得歸類、裝訂收檔。

緩緩走到自己的坐位,拿起幾張票據,隨便瞅了兩眼,就坐了下來。

桌上堆的東西,讓一米八的齊磊都露不出來腦袋。

別的不說,要是齊磊自己把這些工作都做完,估計能累死。

門外,董北國和廖凡義聽的眉頭皺的緊緊的,心知齊磊遇到難題了。

別說一個小孩兒,大人都不一定能解決這個問題。

為什么呢?這不是吼幾句立一下官威,或者揚言“你們別找事兒,不然就開除誰誰誰”的問題。

辦公室政治,要是那么簡單,就沒有那么多爭斗了。

對于一個新來的主管來說,別說是一個孩子。

最大的問題是,不管你的權力有多大,你都沒辦法掌握核心業務。

就采審辦的那些事兒,積壓下來的那些事兒,一個專業人士,除非是別的學校過來的,否則沒有三五月,你想把這些事兒都搞清楚?能上手?

做夢呢!

而三五個月,也足夠這些老油條把你架空。

很難辦。

就算現在董北國進去,把這些人一頓臭罵,都不一定管用。

因為,他們知道你離不開他們。

開除都沒用!既沒有開除的理由,也不敢開除。離開了誰,財務審計和采購這一塊兒就都亂了。

就不說別的,這年頭兒,一個采購員,還是最基礎物料的采購員,手里就掌握著,粉筆紙張這些基礎耗材的供貨渠道。

你開了他,從哪進貨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你都拿不到原本的價格了。

怎么說呢?在2000年,可沒有那么多過剩的產能,供貨商無數。更沒有什么價格競爭,很多業務那都是采購員,還有廠家經銷商的銷售人員、老板在酒桌上喝出來的。

地球離了誰都照樣轉的狠話,在這個年代是不管用的。

此時,董北國猶豫要不要進去。齊磊現在,如果不出意外,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了,估計腦子都不會思考了。

沉吟良久,董北國決定還是進去看看吧....

有點太不像話了。

然而,還沒等他推門呢,里面突然有了動靜。

只聞齊磊不緊不慢,既不拒絕工作,也不說什么豪言壯語,很是淡定。

“這些....都不急。”

李長發一聽,急道:“怎么不急,全校可都等著呢啊!”

“齊經理,咱們可不敢怠慢。”

卻是齊磊依舊笑呵呵的,輕飄飄蹦出一句,“那就讓他們等著去吧!”

只聞齊磊對所有人,包括三個主管、六個職員道:“來,我今天第一天來,對咱們科室的工作也不了解。”

“這樣,一人給我寫一份《崗位職責描述》吧!”

“哈!?”

一屋子人一愣。

門外要推門進來的董北國也是一愣,生生把手停在那了。

“崗,崗位職責描述?”李長發瞪著眼,“這....”

卻見齊磊從一堆文件夾里露出腦袋,“怎么?不會寫嗎?”

李長發支吾:“我...我....會啊!”

齊磊笑道,“會就好!麻煩大伙兒了,把各自崗位的職責,還有負責的具體工作,以及相關細節,都寫下來。”

“以方便我更好的了解大家的工作與工作狀況,盡快的投入工作。”

我嚓!這是個什么套路呢?

幾個人對視一眼,還是懵的。

姚國遠有點搞不明白,“現在寫?”

齊磊笑著看他,“現在寫!沒關系,其它工作可以放一放。”

姚國遠:“……”

做夢也沒想過,他會給一個十八歲小孩寫報告。

“動起來。”齊磊的話語依舊揉合,卻不容有疑,看了看表,“現是下午兩點,四點之前交上來沒問題吧?”

拍了拍手,“配合一下!不然,上任第一天就這么不配合,那就說不過去了吧?”

李長發臉色陰了下來,但卻沒法發作。人家是領導,要是讓你寫個報告都不配合,真的就是他們的問題了。

給幾個采購員使眼色,意思是,照做,看他還能弄出什么幺蛾子。

趙嵐那邊也不得不放下毛衣,找出幾張文件紙,讓手下的審計員開始寫。

辦公室突然安靜下來,只剩悉悉索索,鼻尖劃過紙張的細碎聲聲。

門外,董北國和廖凡義臉色都變了。

董北國下意識看了一眼表,進去還沒到五分鐘,這是個什么操作?

廖凡義也懵,低頭想著....《崗位職責描述》。

這是用了個什么理論呢?刻板印象?還是沉默的螺旋呢?

都不像啊?

那這個是什么招子?

遠處那幾個看熱鬧的,也是神情一變。

因為,董北國的神情變了。說白了,這就是一幫閑人,情況要么是趙嵐,要么是姚國遠,不怕董北國。

可是不怕歸不怕,離的遠,他們也聽不見采審辦里面是什么情況,只知道董北國表情有點不對。

交頭接耳,“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最后,有人壯著膽走過去,“董校長....怎么樣了?”

董北國皺眉,其實他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按理來說,這個什么職責描述,還不得寫個一兩個鐘頭?董北國就沒必要在這守著了。

可是,實在好奇,到底是咋回事兒,那幫人怎么老實了?

或者說,寫個職責描述就老實了?

不會這么簡單吧?

當然這會這么簡單。

大伙兒寫職責報告的時候,齊磊也沒閑著。

而且....

開始有點嚇人了。是的,驚悚的來了!

趙嵐這邊剛開始動筆,就聽見齊磊那邊拿起了辦公桌上的電話撥了出去。

“請給我接財務處。”

這讓趙嵐不由皺眉,他接財務處干什么?

“喂,財務處嗎?”

“我是采審辦的經理,麻煩你們派一個出納過來,這邊有一批票據沒整理,請你們取回去。”

趙嵐聽到這,刷的一下臉就白了,手腳都有點發麻。

這小子懂....

他居然懂財務!

齊磊能不懂嗎?干爹就是老會計了,爹媽有廠子,自己也有公司,這點基本的財務常識他要是不懂,那就別混了。

票據憑證的裝訂還用你一個審計副主任動手?還用我這個采購經理動手?這根本就不是采購經理該做的事兒。

這是出納干的活,堆我這來了?

但是,齊磊就不說破,打電話就讓你聽著。

自己難受去吧!

趙嵐確實難受如坐針氈。

你要說齊磊屁也不懂,那給他個下馬威也沒什么。

可是,人家要是懂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其實,趙嵐確實是有情緒的,她閨女和齊磊同歲,讓她聽一個和她閨女一樣大的小孩的領導,換了誰也有情緒。

但是,有意見歸有意見,現在人家就等于是明著戳穿了你的伎倆,你說難受不難受吧?

趙嵐還沒別的辦法,只能硬挺著。齊磊沒和她說話,沒直接戳穿她,可卻比直接戳穿更難受。

最氣人的是,財務那邊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派的出納遲遲不過來。

那一堆票據,就在那堆著,跟堆在趙嵐心里似的。

門外董北國也琢磨呢?財務....咋還不派出納過來呢?

按說該派的,可是為什么還沒來呢?

想不通了。

而齊磊這邊打完了電話,優哉游哉的往那一坐,隨便拿起一個文件夾,隨便的翻著。

翻著翻著,又撥了個電話。

這回難受的是李長發和姚國遠了。

“喂?老北嗎?”

“給我派個采購副經理,懂審計和成本核算的。”

“費話!”

“坑是你們給我挖的,你們不填誰填?”

這話聽在李長發耳朵里,也不淡定了,他要再加個人進來?

心里開始畫魂兒。

他加個副經理是幾個意思?把我和老姚踢出去?

操,有這個可能啊!

倒是老姚沒什么反應。還是那句話,他就要退休了,你別說來一個,來十個他也不在乎。

又過了一會兒……

齊磊似乎翻累了,把文件夾一合,笑呵呵的開始,“姚大爺?姚大爺!”

姚國遠職責描述剛寫了一半兒,聽齊磊叫他,皺眉抬頭:“有事兒?”

就見齊磊露出半個腦袋,眉眼都是彎的,“我簡單看了一下,您的這些報表、采購單不太詳細啊!”

“要不,您拿回去再重新過一遍,改一改再交上來?”

“問題不少呢!”

姚國遠聽罷,登時火氣就壓不住了,冷了聲音,“齊經理,你會看嗎?”

姚國遠是真怒了。

你要說李長發的報表、采購單有問題,那沒得說。

李長發這個人本來就不老實,屬于大錯不敢,小錯不斷。

讓他改的話,一改一個準兒。

可是,我老姚?

我都快退休的人了,你認為我會在這種事兒上犯錯誤?

純粹就是扯淡!!

而這些還不是關鍵。

更讓姚國遠氣憤的是:齊磊剛剛翻的都是李長發的報表,他就沒看過自己送上去的報表。

你憑啥說我有問題?

就是欺負老實人,無中生有唄?

可惜啊,齊磊不管你這些,有時候,說你有問題,那就是有問題。

眼見姚國遠要繃不住了,甚至有暴走的傾向,干脆起身,“姚大爺,您跟我出來一趟。”

齊磊依舊笑呵呵的,幾乎是強把姚國遠拉了出去。

一開門,就見董北國和廖凡義呆愣愣地看著他。

齊磊一笑也不意外,“還沒走啊?”

說完,就不管他們了,拉著姚國遠往走廊盡頭而去。

董北國都懵了。

這小子....硬拉是吧?

下意識想跟上去。卻是齊磊一回頭,眉頭一皺,“董校長,我和姚大爺說點私事,您就不方便聽了吧?”

“我...”

董北國無語,你還怕我偷學是怎么著?

咦?為什么要說偷學?

不過,也沒法跟了。

眼睜睜看著齊磊和姚國遠走到窗前,不過好在走廊里攏音,再加上本來也不遠,兩人的話,董北國都還聽得見。

遠外那幾個看熱鬧的直咧嘴。

他們是啥也不知道,就知道校長的臉色變了,沒一會兒姚國遠被拉了出來。

姚國遠也是莫名奇妙的,你拉我干什么?把我拽出來干啥?

而齊磊也不廢話,“姚大爺,所有報表,重做!行嗎?”

姚國遠:“……”

董北國:“……”

齊磊的樣子一點都不和善了,有點嚇人。

不算冷,但也絕不親和。甚至,語氣之中沒有一絲讓你反駁的意思。

只見姚國遠愣愣地看了齊磊半晌,心中掙扎不己。最后才回魂兒,一小屁孩兒,我怕他?

登時梗著脖子,“齊經理,我的報表沒問題!”

齊磊,“我不管你有沒有問題,重做!!行嗎!?”

姚國遠皺眉,“你這是要拿我立威?”

齊磊笑了,“姚大爺,立威就不是在這兒了,也不用給您老留這個面子了!”

姚國遠:“……”

董北國:“……”

是的,立威就不是在這兒了,而是在辦公室里,當著所有人的面兒。

把姚國遠拉出來,就是給他留著面子呢!私下給談話,誰也不知道他們談了什么。(偷聽的董北國不算)

姚國遠要瘋。說實話,他還是頭一次在一個小孩面前有點招架不住的感覺。

別看齊磊始終笑呵呵的,可是...

姚國遠汗都下來了。

皺眉,“我要是不愿意呢?”

齊磊一聽,露出一個森然的笑容,“那對不起,你在北廣干不下去了。”

董北國:

哦操!我說你可以開除李長發,沒說姚國遠吧?

老姚人還是不錯的啊!再說,他過幾個月就退休了,你現在開了他?

姚國遠也是瞪眼,他就沒見過這么無恥的。

“你什么意思?你要開除我?齊經理,我提醒你,你沒有這個權力!”

齊磊點頭,“是的,我沒有這個公權,但是...我有這個私權!”

“姚大爺,您要相信我的能力。”

就,就不講理了唄!

姚國遠以為自己聽錯了,私權?你特么的有什么……

好吧...

他有!!

回想一下,部委空降,十八歲的副處,還是大校長親自送來的,不放心還在外面守著,你什么時候看到過老董對一件事兒這么上心了?

此時,姚國遠汗如雨下。

他在想…在想要不要屈服!?

按說不能,這小子欺人太甚,人活一口氣!

可是,他再有幾個月就退休了啊!讓他舍棄了幾十年熬出來的退休待遇?

他真的舍不得。

老姚在琢磨,要不要冒這個險?

最后,姚國遠慫了。

默然回走。

回到辦公室,默默地把屬于自己的那一攤報表和采購單,收了回去。

放在自己的工位上,然后....繼續寫他的職責描述。

董北國:“.......”

董北國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這是個屁的吉祥物?還孩子?

這就是個...

他也不知道就是個啥了....

太嚇人了,哪來的?

而趙嵐和李長發看到老姚出去一趟,就把自己做的報表什么的都拿了回去,整個人都看傻了。

老姚什么情況!?怎么慫了!?為什么啊?

和齊磊在外面說什么了!?

猜去吧!

夠他們猜二年的。

這回不光等著財務處來取票據的趙嵐如坐針氈,李長發也開始忐忑。

是的,李長發不淡定了。剛剛那個要加副經理的電話,加上老姚的“叛變”,讓他徹底不淡定了。

更要命的是,現在在寫職責描述,他沒法把老姚叫出去問個究竟。

到底咋回事兒?

怎么感覺,這小子這么邪性的?

終于....

到三點多的時間,辦公室人員的崗位職責描述先后交上來。

齊磊一一收上來,開始坐在工位上開始看。

依舊多余的話沒有,其他人按說交了差,可是....辦公室里莫名的多了一股肅殺之氣,竟然沒人動地方。

悶頭不語,也不知道都在想什么。

這個崗位職責描述,其實并不是殺威棒那么簡單。

在這個年代不流行,可是在后世的職場,卻是一個新領導快速進入工作的一個端口。

它可以讓齊磊用最短的時間了解“采審辦”的工作范疇、以及每一個人的工作分配。

包括,哪一個項目由誰負責,進行到哪一步。未來有哪些項目需要誰來負責。

以及!!

每一個采購員、審計員,包括三個主管擅長什么,甚至各自的工作狀態。

這些信息都在這幾張紙上。

這么說吧,有了這個東西,就算真開除了誰,起碼找人補位,你也知道要補在哪兒,心里有底。

齊磊就這么仔仔細細地看著,迅速了解著采審辦的情況。

一直不說話,其他人就在那干瞪眼。

唯獨老姚還好一點,他起碼有個事兒干,已經開始重做自己的那些報表了。

這看在李長發和趙嵐眼里,更加的抓心撓肝。

到底啥意思啊?老姚已經被收服了?

再看向齊磊,就跟見了鬼似的。

這可是個十八的小孩兒啊!

他是個什么東西呢?

真的是....

如坐針氈!!

本來是給新經理找找麻煩,怎么感覺別扭都找自己身上來了?

有兩個采購員此時已經發現苗頭不對。受不了了,屋里的氣氛太壓抑了。

想跑...

登時上前賠笑....

是的,他們是李長發的手下,沒去找李長發,而是下意識的來找齊磊。

“齊經理,我們還有一個采購單要處理,您看是不是....”

意思是,我們先走行不行啊?你們神仙打架,我們也插不上手。

齊磊僅僅是抬了一下眼皮,呲牙笑,用下巴指了指桌上,“哪個是你們做的,找出來....重做!”

二人:“……”

見他們不動,齊磊也不多說,繼續看自己的。

愛做不做。

其他人也是大眼瞪小眼,既不敢說走,也不來取。

好吧,這兩個采購員也沒傻透,他們是李長發的人,找齊磊完全是因為這屋里齊磊最大。

可是重做報表這個事兒,李長發不發話,他們是不敢重做的。

只能這么耗著。

而李長發....已經破釜沉舟了。

他在等,等一個機會!

等齊磊朝自己發火,到時再針鋒相對,甚至....真刀真槍的干一場。

他受不了了,太憋屈了!

可惜,齊磊偏偏就不給他這個機會。

齊磊這邊,把每個人的職責描述都看了一遍。

隨即從中找到幾個難點。

比如說,新聞學部,要采購兩百臺教學電腦,預算不高,可是李長發從年初拖到現在也沒解決。

確實不是李長發的問題好嗎,兩百臺電腦的預算才70萬,合3500一臺。

目前很難買到這么便宜的電腦。

再比如,女生新宿舍中藍公寓的一期工程,前期合同是包工程不包水電、裝修。那么,裝修合同還沒招標。

難點在于,各各裝修單位的報價不一,裝修這一塊兒北廣又不專業,也不知道誰的報價性價比高。

諸如此類啊....

看到這些,齊磊又開始放大招兒了。

拿起電話,先打給三石公司,“周桃,下一批暢想的采購單加兩百臺電腦。”

“我知道數量小也定死了,想想辦法吧!“

“回頭我把配置單發給你。”

“對,直接發到北廣。”

掛斷電話,又撥給李綱,“李叔,學生宿舍的裝修工程懂嗎?”

“那好,京城這邊有在做的網吧嗎?派兩個人來幫我核算一下成本。”

“給不了你啊...競標吧。”

“還有....就算競標拿下,常規是多少回扣,該多少就多少,也沒優惠。”

“沒有...學校的工程,公事公辦。”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辦事的規矩,回扣這個事兒,在這個年代是避免不了的。

屋里屋外,又全都傻了。

董北國就奇怪了,你是真打電話還是假打電話啊?

財務處到現在也沒派人來,你真打了?這兩個又是不是真的?

好吧,前兩個都是假的。真讓財務處把票據拿走了,那趙嵐就不好收場了。

真讓老秦派一個副經理?

呵呵,齊磊丟不起這個人。一個小小的采審辦都搞不定,還天天在老秦那吹什么牛皮啊?

但是,后兩個是真打。

這都是齊磊的資源,不用白不用。

董北國想不通,他現在又冒出一個問題:

這是哪來的神仙!?

李長發此時的想法和董校長差不多。

這是哪來的神仙啊!?

怎么門路這么多的?

之時,齊磊頭也不抬頭,用不咸不淡的語氣說了一句,“別耗了!”

眾人一滯,齊齊看向他。

就見齊磊,哪還有什么乖巧的模樣?

低沉的臉色,沒有一點表情。

“明說吧....”

“躲,你們是躲不過去了。”

“飯,你們也是吃不上了!”

“今晚加班,也是一定了。”

“三、天、之、內!

抬起頭....

依舊面無表情。

“三天把這些積壓的采購計劃處理完。”

“搞不完....咱們再說搞不完的吧。”

此時,李長發怎么看齊磊那張臉怎么像鬼。

瘆人!

腿肚子都有點顫。

進退兩難之時,趙嵐突然嗷嘮一聲。

一拍大腿,“哎呀呀!!你說我這辦的叫什么事兒!?”

“都這么忙,我咋還凈添亂呢!?”

猛的猛向兩個審計員,“還瞅什么呢?把票據都拿過來!”

“就那么點東西,趕緊裝訂,沒看齊經理那事兒那么多嗎?”

“你們好意思看著啊?”

“快快快。”說著話,主動上前,把票據收回來,還和齊磊賠笑,“齊經理,我自己就弄了,哪好再勞煩您?”

“回頭等我們弄完了,幫著老李、老姚把采購計劃一起做了!”

“咱是一個科室的,得同進同退嘛!”

齊磊燦爛一笑,“謝謝趙姐。”

趙嵐卻一點也笑不出來,她現在無比慶幸財務處沒來取票據,要是取走了,那她就下不來臺了。

李長發見趙嵐如此,肝兒都在顫。

他是真沒想到,這么丁點的一個小孩,手段這么多,這么高明!?

心中的怨恨越來越強!

沒辦法,情勢比人強。趙嵐和姚國遠都屈服了,他要是再梗著脖子,那就是找不自在。

你可以和新領導對著干,你可以不服他的管理,這都是內部問題,學校仰仗你的能力、仰仗你職位的重要性,不會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兒。

如果別人都配合,你不配合,那就是你的問題了。

如果影響了正常工作,那就是和學校過不去了,而不是和主管領導的矛盾。

一旦上升到那個高度,那就離死不遠了。

極不情愿,算是和齊磊結了梁子,最后還是給幾個采購員使了眼色,紛紛上前,把報表拿回來重做。

齊磊把這些看在眼里,不動聲色。

這就是辦公室的斗爭,職場如戰場就是如此。

只不過,在不同的位置,處理問題的角度也不同罷了。

現在起碼工作展開了,下一步就是內部情緒怎么解決。

不管怎么說,采購與財務管理辦公室算是運轉了起來,起碼忙活了起來。

門外,董北國也是冷汗直流。

突然看了看表,“這才....兩小時不到?”

兩小時不到,把最難搞的采審辦搞定,這是個什么操作?

然而更精彩的還在后面呢!

里面,李長發越想越不對。

他雖然把今天這關唬弄過去了。明天呢?

這小兔崽子不太好弄,是個狠角色啊!

現在,李長發完全不敢有半點輕視之心,以至于....

他在思考別的問題了。

沉吟了一會兒,李長發突然來到齊磊的辦公桌前,“齊經理,有這么一個事兒。”

齊磊抬頭一笑,“叫我小齊就好。不是說了嘛,在這屋里,我是小輩。有什么事兒你說。”

李長發不敢叫,“齊經理,是這么回事兒。”

“前幾天,物業采購了一批油氈紙,還有水泥,用來修房子的。”

齊磊點頭,“我懂,然后呢?”

李長發一苦臉,“然后...然后那個廠家啊,就覺得咱們這買賣給他們了,肯定有啥貓膩,硬塞了兩千塊錢的回扣。”

大伙兒一聽,登時支楞了起來。

趙嵐心道,李長發是個聰明人啊!這是怕留把柄,先下手為強了。

姚國遠也是暗笑,敢收不敢拿了吧?慫貨!

讓一個毛頭小子給收拾住了?

姚國遠別看配合了,可是他恨!

他讓一個小年輕給威脅了,奇恥大辱!

李長發此時一臉的苦大仇深,“真不是我要收哈,他們硬給塞,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追都沒追上啊!那個廠家又在河北,也沒法給他們送回去。”

“您看...”

說到這兒,趕緊補充道:“之前不是沒領導嘛,都不知道交給誰。既然您來了,那就由您交給學校吧!”

齊磊微微皺眉,看著錢沒接。

問道:“建材質量有沒有問題。”

“啊?”

齊磊抬頭很是嚴肅,“我是說,這批采購存不存在爭議!”

李長發一聽,立馬搖頭,“這個您放心,我們挑的是質量最好、性價比最高的!”

“無論質量,還是價格都沒問題,我拿人格擔保!”

“您可以隨便去查,上面也可以去查!”

這一點,李長發還真不敢做手腳,否則,他就和齊磊上一任去作伴兒了。

苦臉道:“真是他們硬塞的,我沒主動收!”

“呵...”

齊磊暗笑一聲,心說,沒主動要是肯定的,但是有沒有暗示那就另說了。

不過,也不追究那些細節。

李長發看他好像沒多大反應,也是松了口氣。

“您看...”把錢往前遞了遞,“還是您交給學校吧?”

交了這筆錢,李長發就踏實了,至少他經手的采購項目,沒有貓膩了。

就算有,也都是數額很小,而且查不出毛病的。

至于底下那幾個采購員....

他不敢保證,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先自保吧!

對于李長發上交的舉動,齊磊沒什么波瀾,繼續低頭做事,說了句:“給趙姐吧!”

“啊?”

“嗯?”

李長發和趙嵐都愣了,不懂什么意思。

趙嵐,“給,給我干啥?還還是齊經理交上去吧!”

齊磊道:“就當科室經費了,年節給大伙兒發個福利什么的。”

“交給學校更麻煩。”

抬頭一笑,這回又有點和煦了,“以后就這個規矩吧。”

“再有這種推不掉的回扣,就放趙姐那統一保管。年底看數額,超限上交。剩下的大伙兒發點東西,發點獎金什么的。”

“再不濟...”抬頭咧嘴笑,“加班的時候給大伙兒加個餐也是好的。”

大伙兒一聽,你還別說,小經理挺會辦事兒啊!

包括李長發在內,登時心寬不少。

你別管怎么回事兒,這話聽著敞亮不是?

門外的董北國則又刷新三觀了。

“當著我的面建小金庫唄?膽挺大啊?”

結果,齊磊還沒說完呢,對屋里的人,“沒頭沒腦的來了一句,現在上面查的嚴,這種不黑不白的事兒盡量避免。”

“當然,也不是讓大伙兒不近人情,實在推不掉的,就放一起。有好處不能一個人獨享,大伙兒都沾沾光。”

“真的出事兒了,還有我頂著。”

董北國:

好吧,董北國突然也心寬不少。

這就是手段啊!

你別管李長發什么心情,是不是有情緒,你就說趙嵐、姚國遠這種沒有灰色收入的得怎么想吧?

事實也確實如此,姚國遠和趙嵐愣了半天,登時心里樂呵呵的。

這小領導不錯,會辦事兒!

況且,這不僅僅是大伙兒都能落一點好處的問題。

采審辦這個地方,權力這么大,你說嚴防死守?一分都不讓這些人占便宜?

那不現實!至少在這個年代不現實。與其讓他們偷偷的拿,還不如擺在明面上。

起碼好管理。

董北國是服了,自己這個校長都不一定做這么周全。

至于李長發....

喜憂摻半吧,我收錢你當好人,當然心里不爽。

可是話說回來,現在查的那么嚴,上面幾任領導都不得善終。

你說李長發不虛嗎?也虛!也提心吊膽的小心再小心。

而現在這個新規矩貌似也不錯,起碼不犯錯誤了。

正想著,門外似乎有人在說話。

一個是董北國,另一個好像是學生。

李長發聽了一陣,突然心里又一驚。

壞了!剛平了一個事兒,怎么又來了一個?

門外是周小晗,正和董北國告狀呢,說的是是音樂節撥款的事兒。

音樂節的事兒,學校開會提過,要各部門配合一下。

可是,那個時候已經定下來要來新采購經理了。

所以李長發故意壓著,壓了將近兩個月。就是有點消極怠工,就是想給新經理一個下馬威。

就是想讓人看看,沒有我們,你啥事兒也干不了!

最終的目的,就是把新經理擠走,再不濟也得架空。

沒想到,齊磊是這么個玩意兒,太特么狠了!到現在,李長發甚至還沒想通,他到底是怎么把采審辦一口吞下的。

周小晗中午的時候來了一趟,李長發又給頂了回去。

這丫頭片子真不是個東西,又來了?還告到校長那去了?

其實,周小晗也是沒辦法,開學了,僅僅還剩一個月。好幾個學校的舞臺現在還沒著落,現場的音響燈光也沒租、

節目道具更是一點沒做,可學校還不給錢。

她能不急嗎?只能一趟一趟的來找。

正好碰上董北國在采審辦門口,周小晗心一橫,就找校長告狀了唄。

而董北國也沒想到,到現在音樂節的撥款還沒給人家呢?

他要是沒記錯,這可是兩個月之前就定下來的事兒。

此時,周小晗拉著董北國的衣角搖晃,連撒嬌都用出來了,“董爺爺,真的辦不下去啦,您給做個主呀!”

董北國一面無語,一面氣憤。

無語的是,也就周小晗吧,敢這么在他面前撒嬌,換個人都不行!

氣的是...

心說,真得找個齊磊這樣的收拾收拾這幫家伙!

“你別急!別搖了!”

“我進去給你問問!”

說著話,董北國推門而入。

還好,記得關門了,校務的矛盾就別讓學生看笑話了。

進屋就質問,“音樂節的撥款誰審批的?”

李長發汗都下來了,真是倒霉透頂。

弱弱的站了起來,“是我負責的....”

董北國皺眉,“怎么回事?”

李長發只能硬著頭皮編,“這個這個...最近要審批的東西太多了,都在排隊,音樂節的事兒就耽誤了。”

董北國氣的不輕,“李長發啊李長發,你是越來越出息了是吧!?”

“兩個月前的事兒,你還給我排隊!?”

李長發大氣都不敢喘,你看他敢和齊磊叫板,和董北國他可不敢。

但是,沒辦法,要是換了平時,李長發馬上會認錯,立馬改正。

但是今天....

他不敢!

是的....他不敢!

他算看出來了,小經理不是個善茬子!

今天這關他算是蒙混過去了,明天的隱患他也提前做了準備。

可是,做賊心虛,所有的事兒都是他挑起來的,他知道,小經理肯定和他沒完。

所以,他不敢落下把柄。

李長發現在終于清醒了!

這個小經理,能量太大了,背景太深了。

要狠勁有狠勁,要手段有手段

他不能落下把柄,否則....

必死無疑!

所以,現在面對董北國,李長發只能硬扛,沒有任何出路。

想明白這些,李長發深吸了口氣。

“董校,我也是沒辦法,之前沒有領導,上面還在查,我只能小心再小心,確實處理的慢了一點!”

“但是....”

董北國這個氣啊,你這點借口,十八歲小孩都瞞不過,在這跟我抖機靈?

此時,董北國真怒了。

“李長發!!你再給我說一遍!?”

李長發要是再敢出一個不字,董北國敢現在就開了他。

董北國干得出來,留著干啥?給我找氣生?

“我...”李長發噎住,他知道,自己在走鋼絲,兩邊都是萬丈深淵,往哪邊跳都是死!

襯衫都濕透了,大氣都不敢喘,更不敢說話。

卻不想,一直沒插嘴的齊磊就在這個要緊的當口來了句,“董校,我們已經在解決問題了。”

“什么?”董北國瞪眼,沒聽懂,“解決什么?”

只見齊磊一攤手,“這不正在解決嗎?”

意思是,這不正干著呢嗎?您嚷嚷什么啊?

“我.....”

董北國一下愣在那了,沒太懂齊磊是什么意思。

齊磊,“您回去吧,很快就會解決。”

董北國:

我回去?事還沒解決,我回去干啥?

不過,似乎也有點明白齊磊的用意了,不得不說,董北國再次高看了齊磊三分。

這真是個神仙!不是開玩笑的!

皺眉道,“走也行,先把音樂節的經費現在批了!”

李長發一聽,剛要去辦。

卻是齊磊,“批不了。”

“什么玩意?”董北國這個暴脾氣啊。

齊磊,“批不了。”

“為什么批不了?”

齊磊,“李副經理不是說了嗎?都在排隊,總有個先來后到吧?”

“不能因為她來告狀,就優先了?”

“我覺得,李副經理這件事,錯也是錯在積壓的工作太多。”

“讓她排隊,沒什么錯。”

董北國:“……”

他想掐死齊磊,就現在!!

劉備摔孩子,你就收買人心唄?

而且,還拿老頭子我來立威??

咬著牙,指著齊磊,半晌....

“你說的對!”

說完,調頭出門!對上可憐兮兮的周小晗,“丫頭...再等兩天...”

周小晗一聽就急了,剛剛她聽見了,雖然隔著門,有點模糊,也聽不出來那個說話的人是誰。

但是,好像是新來的采購經理。

他說讓你等兩天你就等兩天!?你是校長啊?

好啊,連大校長都開始騙人!

帶著哭腔:“還等!?”

董北國也苦:“別急,這回兩天肯定能辦!”

周小晗跺腳,“騙子!你們都是騙子!”

調頭跑了,“敬愛的老董爺爺也是騙子!”

董北國:“……”

我是不是又背鍋了?

這個鍋背的好冤!

而辦公室內,李長發驚悚的看著齊磊。

是的....驚悚!!

他完全沒想到,這個時候,齊磊居然不是順勢除掉他這個麻煩,而是拉了他一把。

對此,齊磊淡然一笑,“都聽見了,大校長已經把承諾說出去了。”

“兩天!”

“大伙兒看著辦!”

李長發咬著牙,“經理你放心!兩天!!這些積壓的活,兩天一定給您一個交代!”

服了。

齊磊聽罷,點了點頭,“干活吧。”

什么劉備摔孩子的把戲,齊磊沒興趣。

拉李長發一把,不是賣他一個好,而是因為齊磊所處的位置決定了他要這么做。

職場斗爭一定要擺正自己的位置,要知道自己目的是什么。

按理來說,李長發給齊磊出了這么多難題,又帶著情緒。

別的場合那就是往死里弄,沒商量。

弄到他沒臉,弄到他沒工作,弄到他進局子。才叫爽,才叫痛快。

職場不是這樣的,至少在領導的位置不能這么考慮問題。

這么做的領導,一定是個蠢貨!

齊磊這個位置的目的,不是打臉,更不是把李長發弄走,而是讓他為己所用!

他來到這個屋的目的,不是為了懲治某個人,更不是和誰誰誰分出高下。

他是要讓這里的所有人,聽他的指揮去做事。

這才是領導的藝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33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