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章 哪來的神仙?(四)

第7章 哪來的神仙?(四)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章 哪來的神仙?(四)

齊磊可沒工夫和采審辦這幾塊滾刀肉耗下去。

他也就這么幾天的工夫,之后就一大堆事兒呢。

按照大一的學期計劃,三天的報道時間,三天之后分班見導員,安排班干部,熟悉課程表。

7號大一開始軍訓,為期兩周,然后就要正式開啟大一的課程,各個教室來回亂竄。

對齊磊來說,大學課程雖然不是很重要。但是....

齊磊就不是混日子的人,既然上了這個學,那該拿的學分、該過的考試就不能馬虎。

最主有兩個原因,第一,只有齊磊自己的專業知識足夠扎實,他才能去教別人,也才能更好的發掘來世后世的認知。

有些東西,齊磊不但知道,而且知道本質。可是,有些東西,他能力不及,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只有更深厚的知識儲備,才能發掘那些沉睡的寶藏。

第二,在北廣學習的內容雖然也叫新聞傳播,可是和他前世在普通大學學的內容是不一樣的。

北廣之所以是國內新聞類學科的名校,自然有他的獨到之處。像是廖凡義、陳興福,包括其他的大教授,之所以牛叉,是因為都是自編教材,有自己獨特的育人理念和思路。

更不是普通學校,按照通用教材照搬能夠比擬的。

所以,學業這方面,多多少少還是值得耗費一些精力的。

而除了學業方面,新學部建設廖凡義已經催了他好幾次了,也到了要展開工作的時候。

廖凡義他們現在遇到了不少難題,和齊磊在電話里籠統的提過。有一些齊磊也沒辦法,但是有一些還真能幫上忙。同樣要花費精力。

也就是說,如果不考慮三石公司那邊三五不時的還要找他解決一點大決策的問題。

他要兼顧學業,還得分心學科建設,哪還有精力和采審辦的這些老油條再打什么太極?

所以只能是快刀斬亂麻,能解決的問題趕緊解決掉。還要立起來一個副經理,在齊磊不在的時候可以扛起重擔。

剛剛這些話,確實是交心,他沒工夫和他們慢慢的建立信任和默契。

給李長發思考的時間也不多,要是聽進去了,明白齊磊的立場不是搶他的前程,甚至可以放權,可以幫助他爭取一下前程。

那對李長發來說這是個機會,一個非常好的機會,齊磊等于明著告訴他了。

可是,如果他不明白,或者認為齊磊在和他使心眼兒,又把這當成職場的一個斗爭手段。

那對不起,齊磊可沒工夫慢慢的以德服人,他真的會讓校方再招聘一個副經理。

快速扶植一個既聽話,又能干事兒的核心成員,然后把老員工全部邊緣化。

別看齊磊整個下午,雖然強硬,但好像對誰都沒下死手。可如果你真認為這個小領導心不狠,那就大錯特錯了。

領情,那他就是好領導,護短,還體恤下屬。

要是不領情,對不起,哭都找不到地方。

這一夜,李長發確實一宿沒睡著。

最后也算是開悟了,想通了。

無論是理性,還是感性,從哪個角度來看,都不太想和這個小經理成為敵人。

真干不過!

真不是一個層面上的。

齊磊這邊和李長發分開,也是心安不少。

李長發是個聰明人,他應該會選擇一個最優解。

采審辦的問題應該是不大了,那么

就是不知道寢室那邊又來了一幫什么牲口。

出了學校,齊磊沒著急回寢室,而是轉到定福莊西街那邊的一家副食商店。

其實就是類似后世的副食超市,既有百貨,也有熟食之類的商品。

拿了一箱啤酒,二斤熟食拼了一單,還有花生米、牛蹄筋之類的小零食也各來了一點。

付錢的時候,讓店員把給了一個大個的紙殼箱子,所有東西一股腦的懟進去,抱著就走。

員工還不由感嘆,年輕人身體真好!這個年代的啤酒,還是大的塑料箱子,一箱就是24瓶。

回到宿舍樓,吳鳳霞就坐在值班室外頭搖著蒲扇。那雙眼睛就跟紅外線掃描似的,盯著每個人手里的東西,不能有一點違禁品。

老生還好,新生就比較頭疼了。

“寢室規章都給我背熟一點,什么能用,什么不能用,什么能帶進來,什么不能帶,都記清楚,別等姐查到你們頭上哈!”

看見齊磊抱著個紙殼箱子,倒沒在意里面有什么。畢竟剛開學,來來回回倒騰東西的學生不在少數。

可看到齊磊的人,卻有點不太對勁兒,突然從椅子后頭拎出一個“熱得快”。

朝往來的新生嚷嚷:“這玩意堅決不許用!第一次,我當你不知道,但是下不為例!”

齊磊縮縮個脖子,咋感覺是說給我聽的呢?

熱得快他還真有,因為沒有‘熱得快’的大學寢室是沒有靈魂的,所以備了倆!

但是,看著吳鳳霞有點無語,你要不要這么敬業啊?

而且,你手里搖晃那個,怎么和我買的那個一毛一樣呢?連顏色都是一樣的?

不過,這玩意長的都差不多,齊磊也沒當回事兒。快走幾步,奔上了樓梯,畢竟箱子里有酒,這個也不行。

樓梯上時不時掠過一兩個狂燥的小老爺們兒,仿佛有用不完的精力。

說句讓人羨慕的話,這個年紀,走樓梯都沒有正經走的,恨不得一步跨八個臺階。

到了四樓的樓梯口,發現走廊里又有不少腦袋探出來,立著!聽著!

連五樓和三樓的牲口們都有意無意地聚攏在四樓的樓梯口,場面比上午李玟玟、周小晗幫他收拾寢室的時候還熱鬧。

好吧,上午畢竟大白天的,寢室樓其實人不多。可是這都晚上快九點了,基本都在寢室,就顯得人多。

齊磊抱著個大箱子,行動不方便,有時還得勞駕前面的讓個路。

心說,這是干什么呢?

結果,就聽五樓的兩個哥們兒砸吧著嘴議論,“嚓!!418寢不太消停啊,這是要上天?!”

“嗯?”

齊磊一滯,“又是418?”

結果又聽了一句,“上午是讓周妖精和李憨憨當家政大媽,這回又來了個二外的,這寢室風水有問題!”

聽的齊磊更好奇了。

努力擠過人群,終于回到418寢門前,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此時,寢室里有四個人,三男...一女。

怪不得外面那么多牲口聞著味腦袋就鉆出來了。

董禮小朋友剛剛建立的一點優越感,又被擊碎了。

人間處處是惡意!

齊磊整個下午都沒出現,這本來讓董禮心情不錯。眼不見心不煩唄!

而且,下午幫報名處迎接新生的過程中,也成功與一個播音系的女同學建立了友誼。

這讓董禮又找回一點自信,哥不是沒有魅力,僅僅只是還沒展現魅力。

他還是很有眼力的,他盯上的那個女生有點羞澀婉約,不太善于交際。

就是很乖,很悶,說話都會臉紅的那種。在董禮看來,這樣的女生一旦混熟了,就很容易下手。

完完全全就是董禮的菜!

嗯,其實乖不乖的都不是關鍵,關鍵是這姑娘顏值哇噻!這才是董禮削尖腦袋,差點和學長打起來也要搶的主要原因。

反正在新學報名處廝混了一天,董禮也不是沒見過“世面”,眾多新生之中,這姑娘絕對能排進前五。

陪護的過程中,董禮了解了不少女生的情況。19歲,比他大一點,但是沒關系。

普通話非常好,完全聽不出地方口音。

來自一個北方小城,叫什么尚北的。

江瑤!

好吧,董禮要是稍稍注意一點細節就應該發現,這姑娘和齊磊是同一個地方來的。

只不過,討厭齊磊,哪還記得他是哪兒的?

甚至送給他家的那袋尚北大米都不能加深他的印象。

總之,姑娘很不錯,董禮甚至生出憐憫之心。

你說,這么不經事世、楚楚可人、好像林妹妹一樣的小姑娘,家里也放心讓她自己來報道?

當下把持不住,信誓旦旦的要給姑娘全程陪護。拍著胸脯保證:“你放心,有我的嘍!開學要辦哪些手續,我幫你的嘍。”

女生一聽,登時紅了臉,羞澀道謝。

可是轉到董禮看不見的角度,卻是咬牙切齒,另一番風貌。

“奶奶的!老娘怎么這么倒霉啊?一個熟人沒碰到!”

本來這些活,什么報道、拎包啥的,齊磊或者李憨憨是跑不掉的。再不濟,二中特長班保送那幾個也得給江大小姐承擔下來。

她原計劃是想和齊磊一起來報道,多一個拎包小弟才踏實嘛。

結果,那孫子招呼都不打,提前一個月就跑了。

把江大小姐氣的啊……

沒辦法,

此時只能做鵪鶉狀,楚楚可憐的對董禮道:“那就...謝謝同學了呢...說實話,要是沒有你幫忙,我還真有點不知道怎么辦呢!”

說的小董禮心都化了。

開玩笑的嘍!!怎么可以有女生這么溫柔的嘍!?

決定再觀察觀察.,要是沒發現其它不合拍的地方,那就是她了!

哥也是敢打敢拼,能打硬仗勝仗的人物!

會立馬展開攻勢,抱得美人歸!

嗯....

也就是這點謹慎,救了董禮一命啊!

江瑤這娘們兒齊磊見她都躲,是小董禮能駕馭得了的嗎?

把鵪鶉江瑤送到女寢室,又全程陪護著辦了入學手續,折騰了董禮一身的臭汗。可他卻一點都不在意,反而有點擔心比他高半頭的江瑤累著了。

臨別前,江瑤甚是感激,“要不...改天我請你吃飯吧?真的好謝謝你。”

小男生不是江大小姐的菜,不過沖他當了一下午的拎包小弟,飯還是要請一頓的。當然,要是人家不需要,江大小姐也不會勉強。

董禮一聽,怎么能讓女生請客?

“不用不用...要請也是我....”

話還沒說完,“那同學再見!”是他不用的....不怪我。

董禮瞬間麻了。

寂寞的朝背影揮了揮手:“再...再見!”

等江大小姐都走沒影了,董禮才想起來。

哦靠,聯系方式!

聯系方式都沒留呢!

不過,董禮也沒當回事兒,知道是播音系的就行了唄,以后有得是機會。

“搞定”女同學,董禮就沒再去迎新處幫忙。關鍵是,周小晗、張顯龍這些學長都跑了,他還留著干什么?

再說,小董禮不貪,抓住一個就行了。

殊不知,又天真了。大二大三的學長們哪個不是廣撒網多撈魚?

總之,董禮沒管學校的事兒,雇了一輛三輪車回電建北院,把電腦拉到了寢室。

新房不能住,電腦是必須拿過來的,他還得砍《傳奇》呢!

到了寢室,就見了新室友。

本應上午就到的兩個新室友,晚飯前才回來,外加一個下午新到的.。

一共三個,再加上董禮和齊磊,418寢開學第一天就到了五個。

見到三個新室友....

然后...董禮心態就又崩了!

而且是連著崩,崩的稀碎,拼都拼不起來!

董禮的身高有1米7,在南方他所在的地區算是中規中矩,甚至勉強可以算高的。

齊磊有一米八,高了他一大節。

這也是董禮不喜歡齊磊的原因之一。在老家,他在身高上還挺自信的。

結果和齊磊一比,完全沒有可比性。

而新來的這三個……

一個叫阿合買提,維吾爾族,播音系的。

聽名字就知道是新疆的。五官立體,帥到沒人性,目測比齊磊還高一點點。

另一個叫馮闖,信息工程系的,云南人。

不算帥,但是夠黑,夠壯!這孫子起碼得有一米九,像個黑金剛似的。

還有一個叫許鵬,和他一樣,是新聞系的,京城人本地人。

應該...和齊磊差不多高,矮點也有限。

董禮突然發現,他在這個寢室,是辣么的嬌小。

一點存在感都沒有了!

而這還不算什么,只能算是第一崩。

還有第二崩!第三崩,連著崩。

先是許鵬,來的時候帶了個女孩,許鵬張嘴就是句沒人性的:“這我女朋友!”

女孩也是京城的“坐地戶”,大方開朗,是許鵬的初中同學。高中雖然沒在一個學校,但是高三假期突然就來電了。

考的是京城師范。

來了之后,見寢室挺干凈的不用打掃,就和董禮聊了一會兒天。還口口聲聲他家許鵬不太懂事兒、嬌生慣養,大伙兒多擔待。

坐了一會兒就走了,還說等軍訓完,請大伙兒吃飯。

反正把董禮酸夠嗆。

再一是阿合買提...有沒有女朋友不知道。但是,就他那張臉,比齊磊還欠揍。

來了就開始發各種新疆特產,什么葡萄干、牛肉干,董禮第一次吃到哈蜜瓜干兒。

然后是馮闖。

最讓董禮崩潰的就是馮闖,這個又黑又憨的貨居然也是帶著女朋友來的!!

董禮都想不通,特么許鵬一個坐地戶,有女朋友光顧也就算了,你一云南過來的,也自帶家屬?

過分了吧?

結果一聊天,董禮更酸。這不光是自帶家屬,人家還是…還是兩小無猜呢!

女生是二外語的大一新生,住的地和男生宿舍樓就挨著。兩人從小在一個寨子里長大,真正的青梅竹馬!

女孩很淳樸,一點心眼都沒有。來了之后就沒閑著,又是給馮闖鋪床,又是收拾東西,順便把董禮的垃圾都給收了。

董禮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想換寢室!

對單身狗實在太不友好了。

事實上,外面那么多牲口有意無意看的,也差不多心態。

這一天,418來了多少個母的了?

怕不是風水真有問題吧?

要么就是學校故意的,把這幫孫子湊一塊兒了,時刻提醒我們沒女朋友唄?

此時,齊磊進來的時候,董禮正悶頭在那兒鼓搗電腦。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兒,他也沒動什么啊,拆裝之后就開不開機了,急的一腦門子汗。

許鵬熱心在旁邊幫忙,他也有電腦,只不過還沒拉過來。但懂的也不多,幫不上大忙就是瞎幫唄。

阿合買提沒見過這東西,他老家那邊的學校連電腦都沒有,網吧也少,也在旁邊看熱鬧。

馮闖也想幫忙,可是他還不如阿合買提呢,正拿著許鵬的傳呼機在那玩兒。在他老家,傳呼機都少見。

女朋友施銀萍則在給馮闖掛蚊帳。

闖子兩頭顧,想上來幫忙,銀萍還一個勁兒的攔著,“不用!闖子哥,你陪他們去吧,我自己就行。”

聽的董禮又不是滋味了,好貼心的嘍!

把氣都撒到電腦上,“破電腦!!砸了你丫的!”

不太標準,但很京城.。

就在這樣的情景之下,齊磊抱著箱子進來了。

先是看著上鋪的施銀萍一怔,隨后馬上明白外面為什么那么熱鬧了。

都九點了,還有姑娘徘徊在男寢,能不熱鬧才怪。

呲牙一笑,搞怪道:“是418吧?沒走錯吧?”

幾個人立時看過來,也都是一愣。

董禮短暫晃神兒,馬上繼續搞電腦,只當沒看見。

馮闖第一個反應過來,指著齊磊的床,“你是這個鋪的吧?室友?”

齊磊站在地中間,笑呵呵的打招呼,“齊磊,比你們早來了一會兒,還打掃了衛生,就憑這一點,能申請個寢室老大不?”

眾人再次愣神,隨之大笑,“做夢!”

許鵬呵呵笑著,“打掃個衛生就想當老大?我表示反對。”

阿合買提從鋪位上抓了一大把葡萄干,“請你吃葡萄干,謝謝你打掃衛生,不過老大就算了。”

馮闖則是順手接過齊磊手里的箱子,從敞開的口子看到里面是不少吃的東西和啤酒。還以為是齊磊自己的干糧,就放在了齊磊鋪位旁。

接下來,大伙兒一一介紹。

總體上來說還不錯,沒有什么奇葩。而且,都挺不錯的。

馮闖是那種樸實的熱情,不摻雜任何其它的東西。

阿合買提有點羞澀,但是一看就是熟了之后,肯定放得開的那種。眼睛很純凈。

許鵬更不用說了,甚至讓齊磊有點驚喜。

說實話,他還真怕寢室有京城的坐地戶。不是京城人怎么樣,而是不管哪的本地人都有優越感,容易處不到一塊兒去。

可是,許鵬顯然不是那種端著的。

再加上,大城市的孩子在交友這方面都不差,天然的不認生。

巨能聊,最能說的就是他。

“哦去勒!!還以為哥是第二帥呢,沒想到你丫藏的挺好啊?”

調侃都調侃的讓你舒服。

至于董禮......

小傲嬌一個,用不上倆月就什么毛病都磨平了。

施銀萍也是跪坐在馮闖的鋪位和齊磊揮手,“很高興認識你噶。”

標準的云南普通話,都帶“噶”的。

齊磊一聽她姓施,“白族人?”

施銀萍登時驚喜,“是的。”

齊磊,“施是白族大姓。”

施銀萍咯咯笑著,夸齊磊懂的真多。

隨后,利落地翻下床,穿上鞋,“闖哥,我回去了,早點休息..噶。”

和大家打了招呼,便離開了。

女生一走,那就是齊磊的主場了。

許鵬發現這寢室有意思了,齊磊和他是一類人,也是巨能聊。他兩湊一塊兒,這屋里的氣氛就沒有活躍不起來的。

沒一會兒工夫,大伙兒就都熟了,吹牛侃大山,一氣呵成。

許鵬心說,這要是有點酒,有點吃的,那就絕了!

結果,剛想到這兒,齊磊把紙箱子往地中間一推,“我宣布,418寢第一屆胡吃海喝茶話會,正式開始。”

許鵬上前一看,嚯!

朝齊磊豎大拇指,“局氣!”

馮闖也是這才知道,原來齊磊買的那些東西都是為大伙兒準備的,憨厚的笑著,“這咋好意思嘛!”

手上卻一點沒客氣,已經在開酒瓶子了。

阿合買提更實惠,把自帶的牛肉干、水果干,一股腦的都拿來,登時更加豐盛了。

董禮雖然也挺想參加的,沒辦法,他都聽半天了。再不待見齊磊也不得不承認,這孫子真能聊……

他都有參與進去的沖動了。

可是,一來心里還有疙瘩,二來他那破電腦還沒鼓搗明白。

便以修電腦為由,拒絕參加集體活動。

許鵬是怎么拉都拉不過來。

最后,還是齊磊實在看不下去了。

中間聽許鵬和馮闖都說了具體的癥狀,干脆上前,一把將電源插座拔了下來。

急的董禮哇哇大聲,“你干什么的嘍?別搞壞了!”

齊磊也不搭理他,拔下電源,把開機鍵按了幾下,“插上試試吧!”

董禮將信將疑,結果一插電源,好了!開機了!!

整個人都懵了,“怎么回事哦?”

齊磊想說,就是主機有靜電。可是,看小董禮那熊樣的,有心逗他玩兒。

“秘密!”

把董禮急夠嗆。

可是,這回卻沒有理由拒絕了,只好靠遠一點坐著,不喝酒,也不參與大家的話題。

至此418寢徹底放飛,敞著門又吃又喝又聊。

有點肆無忌憚,其實是有恃無恐。

剛開學人還沒到齊呢,學生會是不會來查寢來,那還怕個屁啊?

再說了,開門有開門的目的。

沒一會兒,417、419的鄰居聽見動靜,聞著味兒就來了。

自然也不用客氣,自己回屋搬凳子,坐下就是一家人。

寢室不是采審辦,那邊個個都有心眼兒,都有算計。可是在這里,大伙兒純的像張白紙。

尤其是男生宿舍,只要有煙,有酒,有話題,轉眼就是生死兄弟了。小男生的友誼就是這么簡單,連董禮也覺得齊磊不那么討厭了。

就這樣....

418寢很快就完成了一系列的初期建設工作,比如說,室內衛生怎么搞?

誰看見誰就動動手。

(其實就等于,搞什么衛生?誰也別搞。)

比如,論資排輩,完成了兄弟相認的儀式。

這里面,馮闖最大,21歲了,無論從塊頭還是年紀,當之無愧的寢室老大。

然后是阿合買提,20歲,俗稱買老二,買哥。

許鵬19,老三。

董禮和齊磊都是十八,董禮比齊磊大三個月。

所以,他是董老四,齊磊暫時是老五。

是的,暫時,因為還有一個人沒到。

不過,應該不會比齊磊還小,這年頭18歲上大學的其實不多。

所以,老幺的排名基本無可撼動。

一幫老爺們的話題也是聊不完的。

從游戲、老家,到高中趣事,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女生。

半瓶燕京下肚兒,很多事兒也就聊出來了。

比如許鵬的女朋友,用許鵬的話說,“初中那會兒,那就是一個柴火妞兒,正眼都不帶多看的。”

“誰知道三年沒見,你猜怎么著?突然就有點順眼了呢?”

“處處看吧!”

吹牛的成分較高,但也透著喜悅。

闖哥的故事就更傳奇了,闖哥是漢族,父親是支邊的鄉村教師,娶了大山里的姑娘,在大山里安了家。

施銀萍從小就和闖哥一起玩到大,一起上山采菌子,一起爬村口的大青樹。

后來,闖哥去了省城讀中學,施銀萍則留在鎮上的普通中學。

初中、高中六年,除了寒暑假,兩人都不在一起。

其實,是七年....

因為闖哥為了等銀萍一起上大學,故意留了一級。

據他所說,差點讓他爸打死,追的滿寨子跑,還在寨子里的“本主廟”里跪了三天,才算了事。

最后,結局是圓滿的。

銀萍考上了二本的二外語,是鎮上的今年成績最好的那批學生。

而闖哥少寫了一道大題,又放棄了魔都的重點大學,選了離銀萍最近的北廣。

“你大爺的!神仙愛情唄!?”

許鵬聽完,感覺自己那都不算什么,和闖哥沒法比。

接下來就是買哥,本來董禮還有點期待,買哥張嘴來個“我單身”那就舒服了。

卻沒想到,買哥很羞澀了來了句:

“她在新疆老家呢!沒考上大學,等著我呢!”

董禮聽罷,翻著白眼。

本來沒往前湊的他,一把抓起一瓶燕京猛灌,“我要換寢室的嘍!”

唯獨齊磊,發現買哥眼神里的一絲苦楚,猜測買哥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啊!

最后才輪到齊磊自爆情史。對此,齊磊也沒什么隱瞞的,準備如實交代的,甚至還得添點油加點醋。

大學嘛,寢室嘛!

不吹吹牛,那還要大學?

可惜,刻板印象了。

先問的董禮,董禮老實,說他沒有。還加了句,我太小,還沒想這些兒。

于是,大伙兒天然的認為齊磊是個比董禮還純潔的小男生。畢竟他比董禮還小幾個月呢!

為此...

幾個過來人,開始充大個兒了。

許鵬攬著齊磊的肩膀,抱著酒瓶子安慰:“不急不急,還沒長開呢!處什么朋友?”

“到時候,哥幫你!你看上哪個了,418全體出動,百分百給丫撩到手。”

小董禮想罵娘,他就是看上去老實的嘍,實際上一肚子花花腸子!

可是,懶得搭齊磊的話題。

而齊磊...既然大伙兒都這么說了,我就別掃興了吧?

點頭哈腰的應付,“那就說準了哈!”

此時,闖哥也‘黑’著臉道:“守著北廣和二外,還怕找不著真愛?放心!到時候,咱兄弟手把手的教你!”

“包括小董禮!”

嗯,在處大象這方面,連老實淳厚的闖哥都是“過來人”。

買哥更實在,“新疆丫頭可以嗎?我有好多同學...可以介紹給你們,做個筆友也是好的。”

董禮一聽,“不要。”

齊磊一挑眉,心說,這傻孩子不會覺得新疆丫頭土吧?

好心提醒,“董老四,別急著下結論,起碼看看照片嘛!”

卻不想,董老四賊堅定:“不要!我有目標了!”

齊磊都沒有驚訝,董禮這么快就發現目標了?

而其他那幾個,鵬爺、買哥、闖哥一聽...

第一時間不是追問目標是誰,而是都來對齊磊說教,“那老幺你得抓點緊了!”

“不能哥幾個都有主兒,就你單著啊!”

齊磊,“呵....呵呵....”

是特么你們認為我單著的哈!

接下來,闖哥和買哥又盯上了許鵬腰間的BB機。摩托羅拉的精英四代。

2000年,手機雖然還很貴,可是bb機在大城市已經很普遍了,年輕人有的也不少。

主要還是價格已經開始往下走,頭幾年,摩托羅拉的精英系列就要幾千塊。

而最近,各個小廠家的品牌逐漸興起,幾百塊錢就能買到款式新潮的漢字顯示傳呼機。

可是,對于邊遠地區來說,還是比較新鮮的。

許鵬也很大方,干脆摘下來給他們拿去玩兒。

BB機,董禮也有,精英三代,老款式,是董爸淘汰下來給他的。

此時也拿出來曬了曬,有點舊,但畢竟是個好東西。

開始拿出來的時候,董禮還有點小忐忑。

怎么說呢?他自己愿意攀比,覺得不如許鵬的新機器好,也怕許鵬攀比。

卻沒想到,許鵬的話倒讓董禮很舒服。

“行啊,小伙子,有點品味啊!”

“三代是最經典的,不像二太方正,顯老氣。四代又太小了,女人帶著還行,老爺們就得配三代。我這個是我媽給買的,有點不搭調。”

齊磊還在旁邊捧哏兒,“識貨!有眼力!”

許鵬呵呵一樂,“是吧?”

然后,齊磊那該死的手機就響了......

響的很不合時宜。

摩托羅拉的專屬電子音,賊特么刺耳。

一屋子兄弟登時都看著他,許鵬愣神兒又緩神兒。

“嚓!原來你丫也有啊?”

“呵...呵呵...”齊磊干笑,沒反駁,就坡下驢:“估計是我媽又來嘮叨了,不用回!”

手伸進兜里摸索著,直接掛斷。然后保險起見,又關了機。

好吧,要是掏出來就太尷尬了,人家正聊BB機呢,你還在這一個勁兒的有品味、有眼力....

結果,你掏出一手機出來?

齊磊并不想裝這個逼。

董禮一看齊磊在兜里鼓搗鼓搗的,鄙夷地小聲嘟囔,“還藏著的嘍?”

聲音不大,只有他自己聽得見。

而許鵬也發現了齊磊的小動作,想到兩個可能:

一是,太寶貝,不愿意拿出來讓大伙兒傳著玩兒。

二是,山寨機不好意識拿出來。

這年頭,便宜的雜牌機挺多的,他和董禮都是品牌貨,不好意思也正常。

登時扯開話題,“來來來,喝酒喝酒!改天領你們去天安門,去王府井!京城這一塊兒,哥熟!”

事就算過去了,齊磊也是松了口氣。同時也高看了許鵬一眼,這貨挺會來事兒的。

可是,齊磊萬萬想不到,這個沒接的電話....

卻是有說道了。

打電話的要真是郭麗華還好說,頂多大罵他放出去就收不回來,都敢掛老娘的電話,這是玩瘋了之類的。

然而打電話的...

打電話的是徐小倩!

此時的徐小倩剛下晚自習,正緊著小眉頭,對著qq上李憨憨的留言在那搞不清狀況呢!

姓李的丫頭:“徐小倩!你傻啊?怎么把他放出來了?”

不明不白的就這么一句話。

徐小倩完全看不懂好不啦!

旁邊還是看熱鬧不怕事兒大的楊曉。

徐小倩再聰明也想不通,李憨憨來這么一句是幾個意思呢?

示威?老娘天高皇帝遠管不了你們這對狗男女了??

試探?試探一下我到底是什么心態?她好趁虛而入,近水樓臺?

可是,李憨憨不是這樣的人啊!?

你借她個心眼兒,她也扯不出這么多花花腸子啊!

那就是

就是出什么事兒了?

一到北廣就被哪個小妖精盯上了?

還是威脅相當大的那種?

你別說,有這個可能啊!

就齊磊那不消停,還臭不要臉的那股兒勁兒,真的有可能。他太招女孩喜歡了。

而且,別忘了,還有去年的演唱會加持呢!

徐小倩猜測,可能是發生了點什么事兒,否則李憨憨不會說這么嚇人的話。

好吧,本來她只是猜測,沒多想。

但是,別忘了,旁邊還一個曉兒。

“完了!”楊曉一看李憨憨的留言就甩了一句,“這回完了!”

鄙視徐小倩,“說你傻吧?就不該放他走,那二皮臉不定又讓哪個小姑娘盯上了。”

“完了,這回全完了。”

念叨的徐小倩腦仁疼,本來沒怎么著,卻有點心煩。

于是,思前想后,她還是給齊磊打了個電話,問問到底怎么回事兒呀?

李玟玟為什么來這么一句,我要不要回她呀?

結果,齊磊沒接。再打過去,還關機了。

哦去!

這就讓徐小倩徹底不淡定了。

她倒不是不相信齊磊,主要是李玟玟的話沒說清楚,齊磊又不接電話,她怕出了什么別的事兒了。

像是在二中剛開學的時候,和哪個二百五的男生起了沖突?再打起來了。

這事兒,齊磊也干得出來。

可那是京城,不是尚北!

他身邊也沒有吳小賤和唐小奕這樣的左右手,會不會吃虧啊?

關心則亂,再加上聯系不上,徐小倩真的有點坐不住了。

馬上給李玟玟留言,“怎么了?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憨憨姐正好洗澡去了,當然看不到留言。

徐小倩見李玟玟沒回,干脆打李玟玟傳呼。

然后,半天又沒回。廢話,光著怎么掛BB機?

這樣的情形,讓徐小倩更加的往不好的方面去揣測。想來想去,最后給江瑤打了傳呼。

現在她也只能聯系到江瑤,希望能從她那得到一點有效的信息。

江瑤倒是回的快,兩分鐘電話就拍了過來,“啥事兒?想姐了?”

徐小倩沒工夫和她開玩笑,“小瑤,你見到齊磊了嗎?”

江瑤正和同寢的幾個小丫頭片子玩宮斗呢,哪有工夫關心齊磊?

“沒啊!今天剛報道,也沒見著他啊!”

徐小倩,“那你能幫我找一找他嗎?手機打不通。”

江瑤一下精神起來,“怎么了?”

徐小倩,“不知道!下午,李玟玟給我qq留言,好像是出什么事兒了。”

江瑤二話不說,“等著吧!”

掛斷電話,立馬出門。

她也是第一天報道,哪哪也找不著。不過,江瑤想的是,起碼我能去男寢室看看吧?

于是,十點多,離熄燈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候,江大小姐風風火火地殺向了男生寢室。

而就在江大小姐出門不久,李憨憨美美的洗了個澡,終于回到了電腦前。

頭發還是濕的,渾身散發著水潤的光澤。

低頭一看電腦,徐小倩給她回話了。

倩倩:“怎么了?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李玟玟抿著下唇,暗罵,這個傻丫頭,還問怎么了?

噼啪回復,“他能出什么事啊?我就說你,你心也太大了點!”

倩倩:???

姓李的丫頭:“這么和你說吧,別看北廣都挺恨他的,但是那都是表面的。去年那次演唱會之后,不少女生念叨了他好久,也有不少向我打聽他的。”

“你也不想想,那回出了多大的名兒?沒看清臉就迷倒了一片,這回人到了,還能好得了?”

“你說你怎么那么傻呀?就敢放他一個人過來?”

徐小倩,“”

對著電腦屏幕的徐小倩,整個人都不好了。

眼瞅著李玟玟打出這一大長串,愣神了半天才回魂,“也就是說....他什么事兒都沒有?”

姓李的丫頭:“沒事兒,好著呢!”

徐小倩確認了...

這就是個純憨憨!

她啥亂七八糟的動機都沒有,就是擔心。

想到這兒,徐小倩有點哭笑不得,連楊曉都無語了,“這娘們兒絕對是個稀有品種!”

徐小倩深表認同,咬牙切齒地給李玟玟回了一句,“李憨憨,你怎么那么可愛啊?”

李玟玟秒回,“不許叫憨憨!姐聰明著呢!”

徐小倩,“好好好,小玟姐真是個大聰明。”

李玟玟,“嘿嘿!!”

徐小倩,“那你幫我看著他!”

李玟玟,“好。”

徐小倩,“”

她居然沒看出來我是開玩笑!

無奈道:“你沒頭沒腦的發了那么一句,嚇我一大跳,我還以為他出什么事了呢!”

李玟玟,“沒頭沒腦嗎?挺清楚的啊?姐說的還不明白?你什么理解能力啊?”

徐小倩,“”

“對了,他今天報道了嗎?”

李玟玟,“報了啊!”

徐小倩,“那挺奇怪的,手機怎么關機了呢?”

李玟玟,“沒電了吧?”

徐小倩,“不是,第一遍打通了,沒接。”

“啊?”

李玟玟一聽就急了,打通沒接,然后關機?

“你別急,肯定沒事兒,肯定有別的原因。我幫你看看去,我知道他寢室!”

徐小倩想說不用,江瑤去找了。

可惜,李玟玟哪給她這個機會?

說完這句,就下線關機全套流程,再然后也直奔男寢。

先到的是江瑤。

都十點多了,就算女生進男寢沒有那么多阻礙,可是這個點兒,吳鳳霞是不應該放她進去了。

可是,江瑤還是挺會說的,“大姐,你讓我上去看看唄?他家里找不著他,挺著急的。”

吳鳳霞一聽,算了,就讓江瑤上去了,“去吧,418寢!”

“我剛才看著他上去的,按說,沒啥事兒啊?”

眼見江瑤往上跑,“唉,你下來告訴我一聲,別真有啥事兒!”

然后就是李玟玟,做為大二老生,可就沒那么多顧慮了。

李憨憨就像沒看見吳鳳霞一樣,直接往里闖。

要不是吳鳳霞知道白天是她送齊磊來的,也知道齊磊家里在找他,非暴走不可。

即便這樣,也對著李玟玟的背影吼了句:“這么大個活人呢!沒看見啊?”

其實女生可以這么輕易的進出男生寢室,而男生卻沒法通行女寢,除了性別的原因。還有基礎設施的問題。

女寢是舊樓,廁所、洗漱間和浴室都是公用的,走廊里那真的是什么風景都看得到啊…

而男寢是新樓,剛建成的,設施比女寢好太好了,衛生間什么的都在寢室內。在走廊里,除了不修邊幅,光著膀子的,基本沒什么異常。

要是換了以前,沒修新樓的時候,男寢比女寢管的還嚴。因為男寢的廁所連門都沒有,進來一個女生就是雞飛狗跳。

不過話說回來,即便現在男寢對女生不是那么嚴了,可是這么晚來男生寢室溜達的女生也是少見的。

于是,江大小姐在一眾大老爺們傻眼的注視下,沖上四樓,有如女俠一般如入無人之境。

“這誰啊?幾點了?這么生猛的啊?”

然后,還沒回魂兒呢,第二道身影掠過。

集體石化,以為走錯寢室了。

男生寢室這么沒牌面的嗎?吳姐什么時候這么好說話了?

等江瑤站到了418門外,一眼就認出齊磊的背影。

這個火氣啊,騰的就躥上來了。

你看把人徐小倩急的,結果你在這喝大酒?侃大山?

此時,齊磊正和室友們侃著呢,許鵬正推銷著他的高中同學。

“我有一鐵瓷,姑娘倍兒精神,也上了北廣。趕明兒我給你介紹介紹。她我太了解了,就喜歡比她小的、乖的。”

“肯定成!!”

齊磊也是五迷三道的敷衍,“沒問題!”

鵬爺登時送上一個安心的表情,意思是,有我在!

闖哥和買哥也是一副,放心,有我們給你壓陣的仗義。

而鵬爺一個牛皮吹完,馬上進入下一個,對著董禮嚷嚷。

“老四啊,你也別著急!條件雖然差點,但哥給你想辦法,就沒有解決不了的事兒!”

放在平時,小董禮敢和鵬爺絕交。

特么的!瞧不起誰呢?我條件哪差了?

可是現在....

因為董禮是正對著寢室門坐,正好看見門口的江瑤。

嘿嘿!!

小酒暈乎乎有點上頭。

看著門口的人兒,憨傻的表情立刻爬滿五官。

心說,哥還特么用你介紹?

哥的春天來了!

直愣愣的站起來,還帶點搖晃。

朝著門口的江瑤就邁步而去,張嘴就是曖昧至極的:“你怎么找這來了?這么晚了...”

好吧,他沒喝多,還知道這么晚了呢!

這時,418寢,還有隔壁寢來蹭吃喝的幾個人,也看見了江瑤,登時眼珠子有點直。

姑娘很漂亮。

然后看看迎出去的董禮,再看看江瑤....

登時又悟出了點什么,心說,可以啊!小董禮特么不老實啊!

原來藏著呢?還藏了這么一個標致丫頭?

目前來看,除了買哥那個不知道長什么樣兒,江瑤這一款,應該是418家屬里質量最高的了。

小董禮有一手!

眼見董禮直不楞登的過去,局促到手腳都不會擺了,對著江瑤:“有事兒啊,來來來...進來坐!”

結果,江瑤殺氣騰騰的緩緩邁進418,對于董禮的殷勤就當沒看見,甚至抬手一劃拉。

“一、邊、玩、去!”

掃了董禮一個趔趄。

“???”沒想明白,不是好溫柔的嘍?哪來這么大勁兒?

齊磊此時也回頭,正對上江瑤。

迎接他的是江瑤震撼的咆哮:“齊、磊!你個王八蛋!”

齊磊一個激靈,看清來人:“哦去!你怎么來了!?”

418全體,當場石化。

闖哥、買哥和鵬爺張大著嘴巴,搞不清狀況。

不是找董禮的?那董禮迎出去干啥?

有點復雜了。

而董禮:“”

心態又崩了。

先不說這姑娘反差為什么這么大。

特么的,怎么和齊磊認識的!?

誰能告訴我,這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來了!?”此時,江瑤瞪著眼珠子,張牙舞爪,“你說我怎么來了!?”

418全體更懵了,聽這話音兒,關系不一般啊!

齊磊不是沒女朋友嗎?

董禮又崩了一回,已經不能再崩了。

江瑤這邊,依舊旁若無人:對著齊磊質問:“手機為什么關機!?”

418全體:“????”

手機?什么手機?

而齊磊這邊雖然被江瑤吼的莫名其妙,可是也還能接受。這就是江大小姐的人設,有什么可奇怪的?

相反,瞪眼驚悚突然很無助,“不是吧,江大小姐?沒接你電話,你就殺過來了?”

不怪我們多想,這確實是個情侶劇本兒。

江瑤氣的不輕,“我電話,我怎么那稀罕你呢!”

剛說完,李玟玟殺到,“齊磊!!你要死啦!手機為什么關機!?”

得!!

418眾差點沒栽地上。一個沒搞定,又來一個?

這都啥關系?

和齊磊....啥關系?

李玟玟沒想到江瑤也在,卻是管不了那么多,沖上來要吃人的架勢,“徐小倩找不著你,你知道嗎?都急死了!”

418眾:“?”

徐,徐小倩....又是哪個?

而齊磊突然意識到……

好吧,剛剛掛斷的可能是徐小倩的電話。

也不藏了,把手一掏。

418眾:“”

操!他有手機!

一刻,大伙兒心態都崩了。

眼瞅著他開機。

齊磊搭眼一看,是網吧的電話,真是徐小倩打的。

直接拔了回去。

接電話的是楊曉,一看是齊磊手機,上來就陰陽怪氣的,“吼!吼吼!和誰鬼混去了呀?”

“大學生活挺滋潤啊?”

“要造反了,是不是呀?”

齊磊手機最大的毛病就是動靜不小,再加上現在屋里靜的嚇人,等同于開免提。

418眾在心態崩塌的同時,已經破罐子破摔,開啟吃瓜模式。

鵬爺小聲對闖哥道,“這個聽著像正版女友。”

闖哥,“都像!都不純潔!”

董禮,“這個不是!”

眾人,“你咋知道?”

董禮,“正版的不是這個聲音!”

眾人,“.....”

剛議論到這兒,電話那頭就換人了,“喂?”

這回終于是徐小倩的聲音,齊磊,“剛剛是你打電話啊?我沒看就掛了,正和室友一起吃東西呢!”

“哦....”徐小倩一聽是和室友吃東西,知道自己有點神經敏感了。

轉移話題,“吃的什么呀?”

齊磊,“花生熟食唄,就在寢室呢!”

“哦....那...”

電話那頭徐小倩一聽在寢室,和室友在一起,就知道自己烏龍了。也編不下去了,馬上服軟:“對不起!我錯啦!”

“我應該相信組織的定力的。”

418眾:“.....”

這個是正版沒錯了!

齊磊這邊簡單和徐小倩說了幾句,這邊場面還亂著,說好明天給她打電話,之后就掛了。

這才看向江瑤和李玟玟。無聲的豎起大拇指,“牛啊!你們是真牛啊!我家徐小倩也是牛啊!”

“隔著一千多里地都能遠程遙控?”

很是無奈的給大伙兒介紹,“李玟玟,我哥們兒。”

“這個是江瑤,我原來學校的一霸,女中豪杰!”

董禮一聽,全身一嘛,搞什么啊?好溫柔的呀!

結果,江瑤衣已經平靜下來,人家徐小倩都沒說啥,她再急頭白臉的叫什么事兒?

既然介紹了,那就變臉唄。馬上鵪鶉狀,“大家好...叫我小瑤就好。”

看到地上有酒,跑了一路也有點渴....

下一秒就來了個刷新三觀的。

拿起瓶啤酒,都不用讓的,“這次見面有點突然,對不住了哈,我自罰!”

一仰頭,沒了!

李玟玟一副沒臉見的樣子,你是找人來了,不是跑男生寢室喝大酒來了!

拉上她就走,跟齊磊,跟418眾,不好意思道:“不早了,我們先走了哈,你們繼續,繼續!”

江瑤不肯走,朝李玟玟低吼,“你讓我解渴啊!再來一個啊!!吃口菜也行啊!”

齊磊,“.....”

418眾,“.....”

董禮:“!!!”

咦,為什么要把董禮單獨說?

反正直到兩人消失,418寢也沒緩過神兒來。

良久,闖哥先回魂,似笑非笑地看著齊磊,蹦出一句,“呵呵....”

“挺亂的哈!”

是挺亂的,得好好捋一捋。

齊磊尷尬的一笑,這回什么也不用藏了,把手機往鋪上一扔。

“不亂!就一個!”

“信嗎?”

眾人搖頭:“不太信。”

再然后....

一眾牲口灌了齊磊三瓶啤酒,嚴刑逼供。

終于把齊磊那點感情生活套了個精光。

許鵬砸吧著嘴,“畜生啊?初中畢業就處上了?”

齊磊辯駁,“你這么判斷是不對的,照你這么說,闖哥穿開襠褲就鎖定目標了呢!”

許鵬,“闖子不算,他禽獸。”

最后,大伙還逼著齊磊拿出照片來觀摩了一下。

登時對徐小倩的顏值驚為天人。

鵬爺指著一張合照,上面有徐小倩,也有楊曉,流著口水:“這姑娘誰啊?”

齊磊,“兄弟!”

鵬爺,“……”

“那....剛剛那個大長腿呢?”

齊磊,“兄弟!”

鵬爺,“????”

“那...先到的那個女中豪杰呢?”

齊磊臉色一變,“那是祖宗,惹不起的祖宗!!”

鵬爺砸吧著嘴,確實有點惹不起,太生猛了。

蹦出一句,“承認吧,確實挺亂的。”

突然發現,這特么是個高手。

齊磊:“……”

大伙兒也道:“行啊,齊磊,深藏不露啊....”

“你才是老大啊!”

“不對!”想了想,“闖子才是老大,他特么穿開襠褲就惦記上了。”

于是,418寢又有了新的論資排輩順序。

馮闖依舊是老大,開襠褲的大佬惹不起。

老二是齊磊,這貨十六就開竅了。

買哥老三。按說,買哥和齊磊差不多,是高一。

可是買哥年紀大,等于17歲打通任督二脈。

老四是許鵬,他是高中畢業。

董禮在極不情愿的情況下成了老幺兒,至今單身。

齊磊怎么解釋都解釋不通,大伙認定,反正除了那個生猛的,剩下那幾個關系多多少少有點不清不楚。

尤其剛剛那個李玟玟,董禮大嘴巴,告訴大伙兒,下午的衛生就是李玟玟帶人打掃的。

讓大伙更加堅信,亂!真亂!

十一點熄燈。

不是斷電,而是必須關燈。本來新生準備不充足,沒有燈就該散了。

但是,齊磊做為一個上過大學的過來人,哪能不備好“應急照明設備”?

充電床頭燈和蠟燭,應有盡有。

大伙點燈熬油繼續嗨,直到深夜才爬上床睡覺。

與此同時,李玟玟回到寢室,向徐小倩又詳細的匯報了情況,兩個人聊了好久,誰也不知道聊了什么。

反正....

關了電腦之后,李玟玟也一宿沒睡,胡思亂想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418寢誰也沒起來吃早飯,倒是迷迷糊糊被隔壁417叫起來的。

“齊磊,樓下有人找!”

齊磊還琢磨,“誰啊?”趴陽臺一看,李玟玟!!

趕緊穿衣服下樓,兩人就站在宿舍樓下,“怎么沒上去?”

李玟玟瞪眼,“當我傻呀?”

早上的男寢是進不得的,容易撞見尷尬的。

齊磊:“啥事兒?”

卻見李玟玟有點扭捏,“那什么...和你說個事兒!”

齊磊登時瞪了眼珠子,又來?

昨天就要說事兒,結果沒說,“到底啥事啊?”

李玟玟低著頭,突然冒出一句:“我曾經喜歡過你。”

“我噗!”齊磊一口老血飆出來,整個人都精神了。

操!大早上,你和我說這個?

老子沒準備好呢!

“大姐!”

“你要不要回去再想想?”

說心里話,齊磊覺得別捅破挺好的。

萬萬沒想到的,李玟玟會突然來這么一出兒?

腦子里有無數個念頭閃過,要怎么應對這場危機。

包括....

網絡小說里那種所謂的后宮橋段。

好吧,確實有那么一瞬間想過,好像還挺特么爽的

男人嘛,齷齪心理在所難免。

貪心誰都有。

可也僅僅是一瞬間就恢復了理智,那都不現實!

再然后,齊磊突然有點恐懼。

如果李玟玟真的不顧一切的挑明,那彼此可能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一想到這些,齊磊心中不是空落落的失落,而是...心驚肉跳的恐懼。

他會失去李玟玟這個朋友,從此不得不刻意疏遠,形同陌路。

這個想法把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漸漸嚴肅了起來,他突然意識到,李憨憨這貨又在犯傻,干一件最蠢的蠢事。

“李玟玟....”齊磊陰沉下來,“能改天再說嗎?”

李玟玟完全沒聽出齊磊的嚇人,甩著手,“改天什么啊?就今天!就現在!老娘是那么拖拖拉拉的人嗎?”

齊磊,“……”真的就無可挽回了嗎?

有些難受。

不過,該來的總會來,如果注定不能成為朋友,強求也沒用。

那就面對吧!

深吸口氣,聲更冷:“那好,你說!”

李玟玟站在陽光斑駁的樹陰下...

從嚴肅到有些冷意,到漸漸化開的燦爛笑容。

聲音舒緩:“真的...我曾經很喜歡你。”

鼓著腮幫子:“很喜歡,很喜歡的那種!”

“可是....”話鋒一轉,拉下臉來,“可是現在不喜歡了!”

“嘎!?”

齊磊差點沒閃著老腰,這個彎拐的有點大了哈!!

只見李玟玟無比認真,“徐小倩說的對,越是念念不忘,越是放不下的,就越折磨人,對誰都不好。”

“還不如放手,順其自然吧!!”

齊磊,“???”

齊磊驚了,心態崩了!

這特么是徐小倩教你的?她會和你說這些?

怎么那么不信呢?

李玟玟依舊自顧自,“昨夜我想了一宿,其實...我昨天就想和你說了,就想說這些話。”

看著齊磊,露出笑容,“我不喜歡你了!咱們做哥們吧!”

齊磊,“???”

又是一個大彎兒。

李玟玟,“徐小倩讓我幫她看著你,那肯定不能監守自盜啊?否則,老娘成什么人了?”

“所以!必須和你說清楚,這樣我就沒什么牽掛了!”

“做哥們吧!”

“做唐小奕和吳小賤那樣的哥們兒!”

齊磊,“”

說實話,他有點讓李玟玟繞懵了,沒跟上她的腦回路。

你永遠也想不到李玟玟的腦回路到底有多簡單,到底有多復雜。

也永遠不要用齷齪的普通人思維…去揣測她。

想不明白的,她就不是地球人!

可是這一刻,齊磊突然很平靜,心中的大石頭也仿佛落了地。

也許....

正像他對偉哥說的那樣....

他喜歡...可是...有責任!

潛意識里,他不希望李玟玟成為陌生人。

更無法想象,李玟玟這樣的女孩成為別人的妻子、愛人,會是怎樣的結局。

是的....

齊磊曾經想過這個問題。

如果說重生這件事,要說出一件最后悔的事兒,那么一定不是齊磊不知道后世的彩票號碼,更不是遺忘了某個重點的時間節點。

而是,前世的他,沒有從唐小奕、吳賤他們耳中,知道更多的關于李玟玟的信息。

他不知道李玟玟是不是如她最初說的那樣,選擇一個門當戶對的男生嫁了。

不知道婚后的她到底是幸福的,還是悲慘的。

似乎前世的他,不會去關心一個并不是很熟的女性朋友的過往。

可是今世,齊磊想知道。

不是他吃著碗里還看著鍋里,自己不敢擁有,還不希望把李玟玟給別人。

李玟玟的性格缺陷,讓她很難遇到一個能給她幸福的男人。

她是個全情投入不知道保留的人,而傻傻的天真,又讓她完全無法防備任何來自人性的惡意。

這樣的人格,是丈夫的幸運,卻也是妻子的不幸。

太容易受傷,太容易迷失。

除非是一個全心全意愛她,一生不變的絕世好人,否則...憨憨必定是感情里受傷的那一個。

其實,連齊磊自己都沒意識到,他執意來北廣的一個原因,就是李玟玟。

他希望李玟玟可以忘掉和自己的懵懂,可是齊磊又杞人憂天的怕她在感情里遇人不淑。

呵....

男人!

此時此刻!

李玟玟說做哥們,不喜歡了...

讓齊磊不亦露出淡淡的微笑,長長的出了一口濁氣。

這個結果還好,起碼不是無法挽回的二選一。

如果真是要么接受她的喜歡,要么成為路人,齊磊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后者。因為他已經有徐小倩了....

這樣還好,起碼可以給她把把關。

而李玟玟看到齊磊釋然的表情,就知道他是接受的。

驟然,嫣笑如花。

“你同意了,對不對?”

漸漸把笑容放大成那種很憨很憨的模樣……

“不說話就當你同意了哦!”

齊磊點了點頭,“嗯。”

突然一把攬過齊磊的脖子,就像唐小奕他們平時勾肩搭背的那樣。

整條胳膊都搭到了身前,半個身子壓在后背上。

“那以后咱們就是哥們兒,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

無比驕傲,“這是最好的狀態!嗯!最好的!!”

齊磊,“”

深吸口氣,沒吸來啥新鮮空氣,全是李玟玟身上那股帶著溫度的淡淡香味兒。

心說:確實是最好的狀態,連特么最后一點隔閡也蕩然無存。

齊磊覺得,此時他應該說點什么來紀念這一重大時刻。

紀念他多了個“兄弟”!?

“嘶....!”

再次深吸口氣,你還別說,還挺好聞的呢!

看向李玟玟,“兄弟...”

李玟玟驕傲的一揚下巴,“干嘛!?”

齊磊,“可以商量點事不?”

李玟玟,“見外了不是?還用商量?說!哥們兒肯定給你辦了!”

齊磊,“嘶....”

又吸了一口氣..

這才鄭重開口:“你能別用那對兒你有而我沒有的東西,在我身上蹭嗎?”

“這樣下去,容易兄弟反目的!”

李玟玟登時一皺眉頭,“什么東西?反什么目?說什么呢?”

一低頭,哦...原來是它?礙事呢!

臉一紅,偷偷吐了舌頭,得意忘形了呀!

還沒等縮回來呢,齊磊已經在低吼。

“還有!!”

“拜托你能別在男生寢室門口,認兄弟嗎??”

“老子還想活命呢!”

李玟玟一抬頭。

晃神....居然停頓了幾秒,才彈簧一下縮了回去。

不光得意忘形,還旁若無人呢!

此時,男生樓下一個個都傻了。

哪來的神仙?太特么明目張膽了吧?

秀恩愛,能不能背著點人?背著點唄,又不費什么事。

你們在這就摟摟抱抱的,太不把我們當人了吧?

張顯龍穿著大褲衩子,頂著雞窩頭,看見這一幕,整個人都不好了。

牲口啊!太特么牲口!

這才一天吧?就把李憨憨拿下了?

“那什么....”李玟玟終于正常了點,臉已經紅透了,“說完了,走了哈。”

“拜拜!”

背著手,蹦蹦跳跳的就跑了。把齊磊一個人扔在這,面對所有刀子一般的目光。

等李玟玟跑沒影兒了,齊磊第一反應就是,給徐小倩打電話!

這個時間,徐小倩應該在上自習,電話打到舊宿舍樓的ic電話上,由一樓的學生上樓去叫。

過了足足兩三分鐘,徐小倩才拿起電話,“喂?哪位?”

齊磊披頭就問:“你昨晚是不是和李憨憨說什么了啊?”

徐小倩一愣,“我?我沒說什么啊!”

齊磊,“不、可、能!你啥也沒說她就這樣了?”

徐小倩,“哪樣了?”

齊磊,“一大早跑到我樓下,說要跟我做兄弟!還說你說的對,越是念念不忘,越是放不下的,就越折磨人。還什么放心,順其自然。”

“噗!!”

徐小倩那頭也噴了,“她,她這么說的?”

齊磊,“對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徐小倩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哈!!”

“不行....你先讓我笑一會兒。”

時間倒退回昨晚,男寢走一遭回到寢室的李玟玟打開電腦,向徐小倩通報情況。

然后,李玟玟又犯二,又問起徐小倩怎么就那么放心。

就有了徐小倩的那段話。

原話是:“感情就是這樣的呀,尤其是對他。”

“你不覺得他太優秀了嗎?我都好像是他的陪襯。”

“所以,越是念念不忘,越是放不下,就越折磨人,順其自然吧!”

“我應該會習慣的。”

徐小倩是說她自己,她自己的心態。

意思是,放不下也沒用,齊磊終究有他自己的舞臺,不應該成為他的障礙。

順其自然一點更好。

結果就是,李憨憨哪能悟出這么高深的道理?

自動帶入自己的人設和處境。

將之理解成了徐小倩對她的勸告。

要放手,要順其自然.....

想了一宿,就想出這么一個結果。

做哥們兒吧!

老娘太特么機智了!

聽了徐小倩的話,齊磊整個人都不好了。

人才啊!真特么是個人才!

掛斷電話,回到樓上。

一進418,就見就見寢室里另外那四頭,齊刷刷的站在陽臺上,此時目瞪口呆的看著齊磊。

齊磊瞪眼,“都看我干啥?”

卻是闖哥一臉嚴肅,“從現在開始,你是老大!齊大老,受小弟一拜!”

齊磊,“”

鵬爺,“老大....咱稍稍收著點....不然兄弟們會自卑的!”

齊磊,“”

買哥則是長長一嘆,“亂!!太亂了,也就齊老大能應付得來。”

這哪受得了?

董禮,“”

心中大罵,濫交!

我沒說錯他吧?

他就是花心大蘿卜。

齊磊,“”

我花心?

老子高中兩年,叱咤風云...

囊括無數頭銜,唯獨沒沾邊兒的就是花心。

為啥大學才一天....

就洗不白了呢?

作者呢?

作者,你給我滾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