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74章 心狠

第174章 心狠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74章 心狠

許晨揚著IC卡,“沒錢了”。

李鑫登時翻著白眼,“那怎么辦啊?回網吧去?”

許晨想了想,神情有著咬牙切齒的艱難,最后終還是道:“要不,還是等明天吧!”

“這么快就去找人家,好像咱們上趕著似的,抻他一天。我看他們挺著急的,還給咱們找律師呢!”

“抻著點,也許還能多要點!”

李鑫聽罷,雖然有點等不及,可還是點了點頭,“20萬!一分都不能少!”

瞪著許晨,“三石公司那邊,要是想知道問題出在哪兒,那就一步到位,30萬!這事兒我做主,你別瞎起心思,聽我的!”

許晨手插在棉服兜里攥得緊緊的,雖然覺得李鑫的做法有點過激,可終究還是沒說什么。

看了眼董秀秀,“行!”

三個人開始往家走。

董秀秀凍的嘴唇有些發紫,卻還不忘道:“鑫哥,晨哥,剛剛那個石頭說要雇咱們,會是真的嗎?”

李鑫立馬瞪了她一眼,“想啥美事兒呢?咱們給他們弄了這么大的麻煩,還雇咱們?要不是因為法律上沒這個罪名,早把咱們送局子去了,別做夢了!”

許晨則是瞪李鑫,“不會好好說話是吧?!”

李鑫訕訕,“她蠢,還不行說了?”

董秀秀弱弱地低著頭,“我是挺傻的。”

李鑫登時來勁,“你看看,她自己都知道自己傻!”

許晨簡直無語,搖了搖頭,對秀秀解釋道:“那些都是不靠譜的。再說,你二哥說的對,那幫有錢人哪有好東西,就是想借著雇咱們的由頭,壓咱們價。“

“反正你記住,啥都沒拿在手里的錢實在。”

“哦。”董秀秀悶著聲應下,“那我聽你倆的。”

許晨一樂,“這就對了!”

說著話,脫下棉服甩給李鑫,這家伙已經凍了半小時了。

“回家!”

齊磊這邊等了一下午,也沒等來那幾個孩子的消息,覺得有點好笑,還挺沉得住氣的!

不過,倒是等來了林晚簫的一通臭罵。

“齊磊,你真是越活越完蛋!這種事兒很難處理的,那幾個孩如果抱準了心思不用外掛牟利,你就沒法從法律角度解決問題。”

“他要是攥著你的核心漏洞不松口,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齊磊在電話這邊點頭,“是啊!我本來以為十萬加十萬就挺有誘惑力了,沒想到遇到幾個這么貪的。”

林晚簫,“那下一步你要怎么辦?”

齊磊,“先見著人再說!不過,從網上聊天來看,不是太難對付。放心吧,林叔,應該搞得定!”

林晚簫:“”

沉默半晌,突然來了一句,“你是不是心軟了?”

“嗯?”

林晚簫:“我怎么感覺,因為是幾個小孩兒,你就心軟了呢?把他們送到我這兒來干什么?還帶幫他們找律師的?”

說到這兒,林晚簫嚴肅了起來,“我告訴你,這事兒不是動惻隱之心的時候,涉及到你的核心利益,你要分得清孰輕孰重!!”

“不管是不是16歲的孩子,該怎么辦就怎么辦!要沒有這點魄力和狠勁兒,干脆別做生意!”

齊磊被林晚簫訓的還不了嘴,等那邊終于說夠了,過癮了,齊磊想說話的時候,林晚簫已經掛了電話。

弄的齊磊一腦門子黑線,“為啥這么暴躁呢?不就欠了你點律師費嗎?”

一旁的吳寧他們也都聽見了林晚簫的咆哮。

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弄的好,三石不但沒損失,還能招攬幾個有用的人才。

可是弄不好,一旦這個強登器泄漏出去,必然會帶來不小的損失。

大伙雖然沒說話,可是,你別說,手下留情的事兒,齊磊是干得出來。

然而,齊磊始終沒和大伙兒討論這個問題,誰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本以為這個破事兒就夠鬧心的了,卻不想,還有更鬧心的事兒在等著。

晚飯時,齊磊接到老秦的電話,說是給他的郵箱發了兩則新聞,讓他有空看一下。

齊磊吃完晚飯,和大伙兒一起閑聊了一會兒,這才找電腦,打開郵箱。

兩則新聞,一篇是英文的,一篇是韓文的,老秦已經翻譯過來了。

英文的來北美,是暴雪、EA,以及育碧,三家大廠就韓國ZF控訴大陸市場壟斷的評論。

那真是....沒拿韓國當人看啊!

痛批怒罵,聲稱韓國人完全就是無中生有,惡意抹黑。

起碼他們三家進入大陸市場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并且還和中國大陸的游戲廠商建立了密切的合作關系,未來將進行深度的市場開發與合作。

同時還預告了,他們三家的游戲產品會在不久的將來,以一種全新的方式在中國大陸投入運營。

好吧,屁股決定腦袋。

現在,這幾家公司是絕對不希望三石公司,包括東街17號,出現任何差池的。

因為,已經涉及到了他們的核心利益。

無形當中,為整件事提供了有力的反證和支持。至少可以讓老秦他們在處理這次危機中,占有了一定的主動權。

雖然不一定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但起碼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老秦把這則新聞發給齊磊,其實是一種變相的感謝。

能有這樣的局面,是三石出賣核心利益換回來的。

第二則是一篇韓國報道,是金永民繼續在媒體面前哭窮賣慘的小丑表演。

持續重復著他在中國的糟糕經歷,博得了廣大韓國網友的一致同情,使得事件持續在韓國發酵。

把這篇報道給齊磊的用意是一種提醒。

按說,金永民這粒棋子只要引出事件的爆發點之后,就已經失去了意義,可以慢慢地淡出了。

畢竟有些別有用心的人,是要把話題引到最大、最廣的貿易壟斷問題,而不是僅僅局限于一個游戲行業,金永民持續的吸引熱度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偏偏他依舊活躍,這就很反常了。

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他身上還有雷!

“謝謝提醒!”齊磊看完新聞,就給老秦打了電話,“不過,他身上唯一的一個值得利用的點,好像只剩下《紅月》的中國區運營了吧?”

老秦點點頭,在電話那頭挑眉,“看來,你早就想到了?”

齊磊訕訕一笑,“不想到不行啊!生意越大越特么累,要照顧的東西太多。”

老秦笑了,“那你覺得,他怎么利用中國區運營的《紅月》呢?”

齊磊,“這還用想?他只要在恰當的時機,關閉中國區運營就行了。別的花樣,不是瞧不起他,他也玩不出來。”

老秦,“可是,單單是這一條,如果時機挑的好,也夠咱們喝一壺的了。”

沉吟片刻,“我覺得,還是不要輕敵,就怕到時候麻煩。”

齊磊長長一嘆,“是啊,麻煩一個接一個的。”

老秦聽出他話里有話,“怎么?還有別的麻煩?”

齊磊,“小問題,我自己能解決。”

老秦,“嗯,那你就自己扛著吧!”

放下電話,齊磊也好,小伙伴也罷,都漸漸有一絲愁苦,感覺現在沒有以前快樂了。

自打弄了三石公司,尤其是從代理《傳奇》開始,麻煩、問事、困難、險阻,一個接一個的。

大伙兒不知道這是怎么了,流年不利?還是和誰犯沖?

也只有齊磊最清楚,這就是生活!

成年人的世界...本來就是這個樣子,要是一帆風順,誰又會留戀那個肆無忌憚的純真年代呢?

第二天,本來齊磊他們是要回尚北的,可是那幾個小黑客還沒來消息,齊磊暫時還不能走。

再加上,金永民那顆炸雷、

這使得唐小奕、吳小賤他們有預感,開學之前應該是回不去了。

這一刻,他們無比渴望回學校。

大伙兒突然就悟出一個真理,就沒有比上學更輕松的事兒了!

上午十點多,那個沒有名字的QQ終于給齊磊發來消息,“你真的很希望見面嗎?”

齊磊一看,終于長長松了口氣,不急著回,卻對身后的小伙伴兒們來了句,“最晚明天,班師回朝!”

大伙兒不信,你就吹吧!

卻是齊磊無所謂的回過身,在qq上打出一句:“中央大街和友誼路交叉口的三石網吧旗艦店,我在三樓包廂等你。”

說完,齊磊直接下線了,根本就不給那幾個倒霉孩子說話的機會。

穿上外套,“誰和我去?”

卻見大伙兒往各處一癱,“加油!”

齊磊也知道,這一個寒假把大伙兒折騰的,都有點身心俱疲的味道,只得叫上周桃和他一起去。

到了耿大爺那兒,就見大爺正坐在辦公室里,一邊喝著茶水,一邊用“二指禪”在網上查資料。

看的全是關于游戲產業的相關信息。

好吧,耿大爺還糾結著呢,不把這個行當弄明白,老頭兒天天晚上睡不好覺。

見了齊磊和周桃,也就暫時不看了,和兩人聊天。

三個人就在辦公室里等。

直到快十二點了,前臺的網管敲門進來說:“來了三個小孩兒找人,兩男一女。女的一個人坐到二樓公共區去了,沒開機器。另外兩男孩”

正說著,網管一指辦公室外,就見另一個網管正領著兩個男孩往三樓上,最后進了一個包間。

老耿的辦公室就在三樓,而且是透明的玻璃墻,所以看的很真切。

耿大爺瞇眼瞅著兩小男生進到包間,嗤聲一笑,“現在的小孩兒,膽兒挺大的哈!”

沒多說什么,搖了搖頭,沒打算管。

齊磊和周桃也盯著兩個男生,周桃看了一會兒,“挺普通的兩個小孩吧?”

甚至不僅僅是普通,穿著很破舊邋遢,小臉兒凍的紅撲撲的,眼神里也全是屬于這個年齡的驚慌與無措。

很難把他們和破解了頂尖程序,還要借機貪下一大筆巨款的行為結合到一起。

怎么看...都是普普通通的十六歲小孩兒。

齊磊倒是沒說什么,深深地看了那兩個男生幾眼,和耿大爺打了招呼,就出了辦公室。

然后,與周桃一前一后的進了包廂。

耿大爺這的每一個包間都是精心打造的,有著樣板間的公用,而且每一間的風格都各有不同。

就像這間,近20平米的大包間,里面只有四臺電腦。除此之外,還有衛生間、沙發茶幾和書架等等的,休閑陳設。

可以上網,也可以喝茶看書,玩桌游。

許晨和李鑫還是頭一次來這么高檔的地方,進來之后,坐都不敢坐,好奇地四下張望。

等齊磊和周桃進門之后,又錯愕地看著兩個人。

齊磊從他們的微表情里,發現一點特別有意思的行為。

按說,這個陣仗,要是普通小孩兒會往后縮,可是這兩個孩子,一個本能的抓住另一個的手臂往身后帶,另一個則是也下意識地向側前方上了半步,把抓他那個同伴護在身后。

“你們....你們是三石公司的?”

周桃一笑,率先在沙發上坐下,“對啊,就是三石公司的!你們沒帶大人一起過來嗎?這可是不是一筆小錢,最好有大人在。”

上前半步的李鑫登時梗著脖子,“這點事兒還用大人?瞧不起誰呢?”

說的周桃都想笑,可也只是搖了搖頭,“那好吧,別害怕,坐吧!”

李鑫更是不憤,“別逗樂兒行嗎?我們倆害怕什么?”

昨天那個律師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他們并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即便現在和三石公司談價錢,也只是正常的出賣商業信息,不算敲詐。

本來不就是嗎?

一來,三石公司的懸賞令還在,等于是默認了程序破解行為,甚至存在鼓勵因素。

二來,他們掌握的是三石公司未能掌握的技術性漏洞,存在商業價值。

李鑫外強中干的嚷嚷著,拉著許晨大剌剌地坐下,“害怕的應該是你們,一旦我們知道的東西泄漏出去,你們就完了!”

“呵。”這時,齊磊不再審視,也開口了。

一邊坐上沙發,一邊道:“這句我當沒聽見,存在恐嚇嫌疑哦!”

“你....”李鑫急了,又有點害怕了。

也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周桃身邊的這個同齡人。

對周桃這個明顯是大人的漂亮姐姐道:“這誰啊?”

周桃沒答,只是讓網管去拿點喝的上來。

而齊磊自己淡笑著,“我嗎?三石老板是我叔,他覺得我應該和你們存在共同語言,所以就讓我來了。”

李鑫不高興,“你能做你叔的主嗎?”

齊磊點了點頭,“應該能,畢竟不是什么大事兒。”

兩人錯愕之間,只見齊磊往沙發上一靠,“好啦,給你們一點建議,別把我們當成你的敵人,這對雙方沒有任何好處。”

“我們最起碼也算得上是潛在的合作伙伴,甚至三石有可能是你們的雇主。這樣對待未來的老板,并不明智,對吧?”

齊磊,“如果你們愿意,也可以把樓下的那個女孩也叫進過來。你們很警惕,但并不高明,更沒有這個必要。”

“就像我說的,別把我當成你的敵人。”

李鑫下意識慌張,“哪,哪有女孩?就我們倆!”

這個世界上,聰明人有很多,可是要分領域。

這兩個男生在電腦方面無疑是天才的,可也僅僅只是電腦方面。而在其它地方,只能算是普通的十六歲小屁孩兒而已。

這一點上,和齊磊根本就不對等。

五分鐘之后,董秀秀終于坐到了許晨和李鑫身邊。

三個小孩局促的,手都不知道往哪兒放。

這是他們再正常不過的真實反應,人在超出自己能力范圍的壓迫下,會恐懼,會緊張,會徹底亂了方寸,最后淪落到任人擺布的尷尬境地。

此時的三個孩子就是這樣的情況,已經被齊磊徹底掌握了主動權。

而齊磊.....

說心里話,齊磊挺意外,在這個三人團隊里居然還有一個女孩。

此時,齊磊淡然一笑,“認識一下,我叫齊磊,17歲,你們呢?”

許晨:“許晨...”

李鑫:“李鑫...”

李鑫:“她是董秀秀...”

齊磊玩味,“你們是....朋友?”

李鑫,“兄妹!”

齊磊笑意更濃,“挺有意思的。”

他只是好奇,看三個人的穿著,并不像這個年代能長時間接觸電腦的孩子。

而三個這樣的孩子湊到一塊兒,就更不容易了。

所以他才有此一問,結果引出了一個更加有意的問題。

三個人,三個姓,還自稱兄妹?

沒有在這個問題上深究,“說說吧....你們是怎么破解三石公司的安全系統的?”

本以為這種狀態的他們會如實招來,卻沒想到,一提到這個問題,許晨和李鑫登時就精神了。

李鑫咬牙搶白道,“30萬!!這個消息值30萬!”

齊磊驟然一凝,“30萬?”

卻是那邊周桃苦笑一聲,“孩子....你知道三十萬是多少錢嗎?”

李鑫搖頭,“知道!”

周桃:“知道?”

李鑫,“瞧不起誰呢?我們就要30萬!少一分都不行!”

“唉...”齊磊長長一嘆,“你根本不知道30萬是多少錢。”

李鑫皺眉,無可反駁,卻又倔犟無比:“我知道!瞧不起誰呢!好像沒見過錢一樣!我就要30萬!”

“不....”齊磊嚴肅起來,“你不知道!”

迎向三雙錯愕的眸子,齊磊身體前傾:“你以為30萬是可以讓你過上富裕生活的數額?錯了....”

“30萬,是突破我們底限的數額!”

瞇起眼睛:“你知道一個人的要求,突破了另一個人的底限會帶來什么后果嗎?”

“會反抗!即便答應了你的要求,也已然會反抗!”

“你們....明白我的意思嗎?”

李鑫:“.....”

許晨:“.....”

齊磊繼續道,“三石公司可以給你們開出每年20萬的薪資,甚至更高!”

“只要你有那個能力。”

“但是,你不能得寸進尺,從十萬到二十萬,又到三十萬的一再加碼。”

“這已經不是錢的問題了,這是在挑釁....”

“所以....”齊磊皺著眉,無比認真,“我建議你們,放棄這個數額,不要挑釁!”

李鑫聽罷,慢慢的低下頭,憋了好久,終還是搖頭!

“我不管!我就要三十萬!少一分你也別想知道什么!”

說到這兒又猛的抬起頭!“我們以后可以給你打工!”

突然指著董秀秀和許晨,“真的!他們兩個可以給你們打工!”

“也可以不要那么高的年薪!!但是...現在就得三十萬!一分都不能少!”

齊磊,“.....”

許晨這時開口了,“你放心,我們很厲害的!我們只跟著賈老師學了一年多電腦,賈老師都說我們將來會更厲害!”

有些急切,“不信你可以去163中學打聽打聽!”猛的拉住董秀秀,“她是學年第一!我是第二!”

“老二....”看向李鑫,預言又止,“老二也很厲害的。比我和秀秀都厲害!不信你可以去問!”

“我們肯定能考上重點大學,畢業就可以給三石打工!”

齊磊面無表情的聽著,不聽勸...

突然....

緩緩點頭:“可以!”

此言一出許晨那三個都是一滯,連周桃都愣了一下。

就見齊磊,向周桃一伸手,周桃立時會議,拿出了支票本。

齊磊很痛快的填了一個數字,簽上了大名。

推到三人面前:“你們的了,但是....有個條件!”

李鑫兩眼冒光,一把將支票搶了過來,“這個就能換錢?”

齊磊,“對!”

“三十萬?”

“上面有金額。”

李鑫再三確認,是三十萬沒錯。

這才滿意道:“什么條件?”

齊磊也不多說什么,起身來到電腦前,打開了兩臺機器。

兩臺機器都點開了《紅月》的游戲界面。一個停留在登陸端口,另一個則是直接登陸游戲...

大伙兒圍了過來,卻是發現,齊磊在兩臺機器上,輸入的是同一個賬號。

許晨兄妹三人對視一眼,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因為兩臺機器是不可能同時登陸一個賬號的。

唯一的情況就是,一個上號,另一個如果也上號,只會把已經上號的頂下線。

然而只見齊磊上線之后,隨便找了一個場景,準備過圖...

而就在角色過圖,黑屏的一瞬間,齊磊在另一臺機器上選擇登陸!

然后驚人的一幕就發生了...

同一個賬號!同一個角色,不同的地圖!同時在線!游戲里出現了兩個齊磊!!

更讓眾人瞠目結舌的是,齊磊點開同一角色的兩個背包...

背包里的金錢和道具,同樣是兩份!他把其中一個的背包清空,全部扔在野外地圖的地上。

然后下線,再登陸....

“這.....”

地上一份兒,被清空的背包里,又出現一份!

“這是復制掛!?”

齊磊搖頭,“不是外掛,任何人只要有兩臺電腦就可以操作。”

“這是Actoz公司的一漏洞,也是服務器運行機制的一個問題。”

“每次過圖,服務默認的不是更新角色的環境數據。”

“而是,為了節省運行空間,默認是角色重新登陸到另一個場景。說白了,最好的方案就是就是角色數據不動而環境數據在動,而紅月是場景數據錨定但角色數據在變化。”

“所以,過圖的半秒到一秒的時間,服務器認為是角色重新登陸,執行換地圖命令。”

“而這個時候如果有第二個客戶端操作同一賬號登陸,那么客戶端執行的是不是換地圖命令,而是默認在下線位置重新登陸!”

“就會出現同一個角色,在兩個地圖同時登入的情況。”

許晨、李鑫和董秀秀茫然相對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這個漏洞...太惡劣了,比他們的強登強不到哪去,而且對游戲平衡的破壞也是致命的。

想象一下,一筆游戲幣、一件極品裝備

還有什么意義?

只需要一會兒的工夫,游戲幣1變2,2變4,4變8....

極品裝備,一件變兩件,兩件變無數件!

就像傳奇里的麻痹戒指、屠龍刀一樣,也許只需要一個上午,全服就能人手一個!

那這游戲玩的還有什么意義?

齊磊回頭,“Actoz是一家很惡心的公司,我很希望這個漏洞傳到韓國去....”

“如是能簡化操作,有一個單機就可以運行的復制腳本,那就更好了。我想韓國的紅月玩家,一定會喜歡吧...”

本來話到這兒就沒了。

點到為止,齊磊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要你們做一個外掛,放到韓國去!”

韓服紅月,如果出現一個復制外掛,那金永民就徹底完了!不用等他關國服,先把韓服關了吧!

李鑫明白了!

這就是齊磊的條件!借這個漏洞做一個外掛!發到韓國的游戲論壇上?

這個太簡單了!!

“行!我們答應你!”

齊磊緩緩瞇起眼睛...“答應了,可就不能反悔。”

李鑫最后征求了一下許晨和董秀秀的意見,重重點頭,“行!”

唉....齊磊在心中暗嘆一聲,“那好吧.....”

“現在可以說說,你們是利用什么漏洞做出強登器的嗎?還有!!”

“昨天...你是怎么知道我QQ密碼的?”

這次卻是許晨開口了,有些尷尬,“其實....也不算是三石公司的漏洞....”

“嗯?”

許晨,“根兒上還是韓國棒子的問題。”

說到專業的東西,許晨并不像之前那么局促了,“首先是傳奇登陸機制的問題。”

“傳奇是先輸入游戲賬號密碼,再選擇區服、角色數據進行連通...”

“我們發現,除了在輸入賬號密碼這個環節服務器會進行安全驗證,之后除了定時的數據掃描,就沒有任何安全驗證了。”

齊磊點頭,這些他能聽懂,“然后呢?”

許晨,“然后很簡單啊....”

“就像進入一座電影院,電影院是需要檢票的,只有正常用戶用賬號密碼才可以通過,也就是說有電影票就可以進。

“但是,過了檢票口,到了里面,卻沒有人監督。我想要坐在哪一個位置都可以,不需要對號入座。”

“只要用一個知道密碼的賬號過了登陸器關卡。我就可以把這個賬號替換成一個不知道密碼的賬號,任意登陸角色。”

“因為沒有人管了。”

齊磊,“!!”

齊磊都驚了!對于一個黑客來說,靈感要大于技術,而敏銳的嗅覺也尤為重要。你特么是個天才啊!?這也行?

說心里話,三石公司那么人....誰也沒這個靈感。沒這個好運氣!

好吧,齊磊同樣認為黑客行為存在一點運氣成分,有的時候真的就是瞎貓碰死耗子!

疑惑的看向許晨:“你發現的?”

許晨倒也光棍兒,指了指李鑫,“是他發現的...”

齊磊登時對李鑫投去一個贊許的目光,“你挺歷練的...”

李鑫一撇嘴,“小事兒!”

齊磊則是緊接著拋出第二個問題:“那...你們是怎么知道我的QQ密碼的呢?”

你要說強登器有難度,需要靈感,QQ密碼那個事兒,齊磊是真的沒想明白。

不光他沒想明白,三石公司好幾個大牛人都沒想明白。

因為...你要知道,不需要密碼的盜號,以及通過繞過安全驗證等等方面的盜號,都是有可能實現的。齊磊是非專業人員,他也能想到好幾種常規方式。

難就難在,他沒登陸過你的賬號,卻知道你的密碼,這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你們是怎么知道我的密碼的呢?”

這回許晨說話了,“是IE瀏覽器的問題...”

“嗯?”齊磊一顫,“怎么回事?

許晨,“IE....IE的運行后臺或者說源文件有一個漏洞....”

“通這這個渠道,可以只憑借qq號不需要密碼就能登入QQ社區的個人后臺以及安全中心...”

齊磊,“!!!!”

面容扭曲,“這...這個IE漏洞...也是你們發現的?還是你們說的那個賈老師?”

這個漏洞比特么傳奇那個可是大多了!!齊磊不認為他們幾個可以完成。

卻是許晨指了指董秀秀,“她找到的...”

“賈老師只教我們編程...我們是163中特長班的。”

“秀秀和李鑫都比我學的好。”

“行!”齊磊有點接受不了!

你要說一個漏洞被他們抓住了,那是運氣。

要是兩個....而且還是IE的漏洞....那就不是運氣了。

緩緩從電腦前站了起來,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邊往包間外走,一邊道:“明天拿著支票去三石公司領錢吧中,順便在公司呆幾天,把強登器的機制先解決掉。”

許晨一怔,“我們去銀行兌就行了啊。”

畢竟是從三石拿的錢,歲數又小,心里虛.....

卻是齊磊嗤笑一聲,“讓你去,你就去,又不會害你。”

齊磊簽字的支票有個屁用....他只是大股東,并不是老板。

再說了,大股東....大股東也得是齊國君來簽字,也輪不著他啊...

留下三個小屁孩,到現在還沒明白,他們手里的是一張空頭支票。

好吧,直到這時,李多已經激動到不行!!

三十萬!!三十萬到手了!!

而齊磊這邊,

出了老耿的網吧,齊磊和周桃坐在車里,沉默了半晌,齊磊又笑了,“這三小孩挺有意思,可以想辦法留下來了。”

對此,周桃沒當回事兒,“問題不大....”

還是年紀太小,很容易掌控。只要人肯過去,有無數種方法讓他們留下來。

即便現在不留下,將來也會回來。

這就是成年人和孩子的差距,當然了,齊磊除外。

此時,說問題不大的時候有些心不在焉,更有些冷冰冰的。

過了好處,才沒來由的蹦出一句,“我覺得你有點太狠了?”

齊磊嘴角一抽,“狠嗎?我會過他們機會了。”

齊磊確實給過他們機會,一再建議他們不要盯死三十萬!一再告訴他們,年薪上還可以加!一再警告,不要逼著他反抗!

可惜....

他們好像根本沒聽進去!

周桃苦笑著,“那三個孩子....有點像我小時候....”

“可一看就是窮怕了....貪是貪了點,沒必要下那么重的手.....”

“再說....”

猶豫了一下,“既然要留下他們,就別讓他們摻合韓國的事了吧?你的那份仁義呢?”

要知道,在中國對黑客沒有立法,三石確實對他們沒有太大的威懾。

在韓國卻完全不一樣!外掛是犯法的!

其實從昨天開始,齊磊就在給他們挖坑!讓他們找林晚簫,林晚簫確實能告訴他們在國內他們做的事不觸犯法律。

可是,卻也讓他們本能的以為,到哪都不觸犯法律!

只見齊磊看著車窗外,蹦出一句,“姐...你搞清楚。”

“我仁義,但我不是傻仁義!!”

“我也不管他們是窮怕了,還是什么別的原因!”

“哪怕他是拿三十萬去救命!也不能用這種方式來敲詐我!”

“況且....”

“況且,林律師說了,即便是跨國追責,也僅僅是罰款,這個錢我可以出。”

其實原本齊磊是沒打數出的,怎么坑的老子,怎么給我吐出來。

一石二鳥。

今天看那三兄妹,確實有兩下子....

而且....

見面之前,齊磊一直以為是幾個牛逼哄哄的二世祖。沒想到看著還挺可憐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