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75章 我們有錢了

第175章 我們有錢了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75章 我們有錢了

說實話,周桃是動了惻隱之心的。

她小時候,和那三個小孩很像,十五歲就做自己的主,出來打工掙錢。

那時候的她,也是破衣爛衫,眼神里有恐懼和彷徨,也是抓住任何一個機會,拼了命的不肯放手,她太清楚其中的艱辛和不容易。

盡管齊磊出于三石公司自身的利益考量沒有什么錯,可是,周桃就是總覺得有點不舒服,想為那三個小孩說句話。

“其實....”

猶豫一下,“其實這三個孩子不錯,和你雖然沒法比,至少比我當年強多了,我16歲的時候可掙不來30萬。”

“我覺得,好好培養一下,將來也許有大用。”

“切!?”卻不想,對于周桃的說辭,齊磊嗤之以鼻,“他們和你比,可是差遠了!”

周桃訕笑,“別犟哈,本來就比我強!”

弄的齊磊都無語了,語氣都變了,“小桃姐,你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是吧?”

周桃一怔,“沒有啊,我說真心的!”

干脆從副駕駛轉過身來,正對周桃,“我就問你一句,你十六歲的時候,再窮再難,你想過去偷去搶嗎?”

周桃,“我...”瞪著眼珠子,“我當然不會!”

而齊磊得到這個答案還不滿足,上下掃了周桃兩眼,“就咱這模樣兒,這身段兒...傍個大款,當個小三兒,也不至于從服務員、收貨員開始干起吧?”

“我去你的吧!”周桃怒了,差點罵娘,“你太瞧不起你小桃姐了!”

只見齊磊一攤手,“對啊,這是底線!不能因為我窮,我就啥事兒都干得出來,就可以給錯誤找理由。”

“所以,你比他們強!”

正色道:“一個人本事再大,不走正道兒也是白搭!”

周桃不說話了,可還是認為齊磊有點夸大其詞了。

但是,齊磊還沒說完呢,“十六歲啊!就來敲詐這一套?為了點錢,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不管他們有什么理由,我也不認為他們將來會有什么大用處。相反,這三十萬給了,就完了。”

“我不會再提雇傭的事兒,這種人,我不敢用!”

周桃:“”

心里是有點惋惜的,還想說什么,卻是齊磊搶白道,“行啦,我知道你要說啥!這事兒是咱們提的懸賞令,人家討價還價不算勒索,對不對?”

“看他們那個可憐樣兒,也許真是有難處,對不對?”

周桃抿嘴點頭,也是坦蕩,“說實話,我真是這么想的。”

“說心里話...”訕笑著,“三十萬、五十萬的,對于咱們來說不算個事兒,你說對嗎?”

齊磊,“”

齊磊腦子嗡的一聲,媽了個波,你還真是這么想的啊!?

他突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車內安靜了好久,齊磊終于說話了,“姐啊,你沒有這么不理性吧?你也應該知道,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兒,你那惻隱之心用錯地方了。”

說到這兒,齊磊突然朝著窗外啐了一口,“操!”

“等這段忙完,你,還有三叔和他小舅子,趕緊給我找個總裁班好好學學去,多少錢咱都花!”

“我覺得我三叔和他小舅子就夠不靠譜的了,原來你也完蛋。公司交你們手里,我都后怕!”

周桃被他罵急了,干脆把發動著的車子熄了火。

“你把話說清楚,我怎么就完蛋了?本來就是你自己設的懸賞令,人家加個價怎么了!?”

“你《傳奇》那么掙錢,還是那么重要的漏洞,別說三十萬,要你三百萬多嗎!?我看你就是資本家嘴臉!”

“財迷!!”

齊磊,“”

瞪著眼珠子,表情有點茫然,突然發現,這個問題比他想的還嚴重。

不是說周桃說出這番話有多嚴重,而是她應該說出這番話,不這么說才有鬼了。

這一點,非常嚴重!

沒搭理周桃,而是緩緩拿出手機,給丈母娘撥了過去。

“章姨,忙嗎?”

“對....有事兒....您過年時提的那個北大總裁班.....”

“50萬一個人就50萬一個人....咱報!三個都報!報兩期!”

掛了電話,齊磊依舊一臉的驚悚。

看著依舊憤憤的周桃,先是伸手到主駕把車擰著,暖風打開,然后最后確認一遍,“周桃,你是真這么想的,還是說氣話呢?”

周桃,“我”

她突然有點心虛,因為,她發現齊磊的表情不對,不是吵架的憤怒,而是冷!!

陰冷!

本來到嘴邊的話,又憋的回去。

她不傻,這個時候,要么認慫,要是拉不下這個臉,那就別說話。

“呼.....”

齊磊是真急了,呼吸都變成粗重,嗓門兒也吊了起來。

“首先,這是最基本的邏輯問題。”

“這個漏洞值10萬、30萬,還是300萬!哪怕是3000千萬!!”

“也和這三個小黑客都沒有關系!”

“這個價值,是你!我!三石全體員工創造出來的,不是他們三個小黑客!”

“不能因為這個漏洞在《傳奇》身上就能要30萬,在《紅月》身上就三五萬,在微軟身上就三個億了!”

“一顆速效救心丸,對于心臟病人重不重要?不能因為我有錢就要我一百萬一顆,沒有這個道理啊”

“其次!!”

“我開出的十萬懸賞,不是留給他們討價還價的,更不是為了證明黑客技術的價值。”

“就像我家的門鎖壞了,我可以請人來修,也可以直接把人請到家里來當保安支付工資。”

“但你不能因為知道了我沒有上鎖,就要挾要入室盜竊!”

“最后!!”齊磊的聲音越來越大,“周桃女士!我想問你一句!!”

“如果...如果我很輕易的就答應了他們勒索,不,就像你說的,只是討價還價!!”

“那么你覺得,全天下的黑客是覺得三石公司真仗義,是好人,我不去欺負好人,還是...”

“三石公司真特么好欺負,我是不是也能從他身上撕一塊肉下來!?”

“還是道德的約束力更大?是利益的原動力更大?你想過這個問題嗎?”

“你應該想到!”

“因為你是三石公司的管理者,這是你的職責!”

“我.....”周桃被問的啞口無言。

認識齊磊這么長時間,她還是頭一次見齊磊發這么大的火。

而齊磊,“操!!”摔上車門,上樓找老耿去了,留周桃一個人在那兒冷靜冷靜。

他不是生氣周桃為那三個小孩說話,他看著也挺可憐的。但是,可憐歸可憐,你要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否則不是腦子有坑嗎?

他怒的是,齊磊發現了一個非常非常嚴重的隱患。

老耿辦公室。

大爺見他去而復返,又問清來龍去脈,倒是沒覺得什么,給齊磊倒上水。

“這不很正常嗎?你章姨和我早就勸過你了,給他們幾個報個班兒,哪怕是個夜大也好,就是這么個道理。”

“然后你還嫌貴,現在也不嫌貴了吧?”

齊磊無語地翻著白眼狡辯,“那時候不是沒錢嗎!”

暑假過后那段時間,也就是章南剛知道他們的事的時候,就曾經想到過給齊國棟、周桃找個深造的機會。

章南也實際去做了,北大總裁班,為期一個月,一個人幾十萬。

當時齊磊沒讓去。

一來,是真沒錢。那個時候,正是三石資金最短缺的時候,還得老耿大爺接濟呢!

二來,所謂的總裁班,齊磊老覺得學不著什么東西,其實就是去交朋友,拓展人脈去了,暫時也沒那個必要。

可是現在看來,最起碼對周桃,對齊國棟和趙維是有用的,他們真的可以學點內容。

此時,耿大爺把茶水推到齊磊面前,繼續勸道:“你說你,一年多就從一個小門臉兒干到了大公司,你這個天才的腦子有時候都跟不上,要現學現賣,何況周桃、國棟他們呢?”

“是可以理解的!”

這也是老耿大爺和章南極力建議那三頭去進修一下的原因。

都不說別的,齊磊是個異類,這一點可以讓所有人羨慕到想死。

他的思維和能力不僅僅是超越了同齡人,而是超越了這個時代的大多數人。

可是反觀齊國棟呢?他小舅子趙維呢?還有周桃呢?

齊國棟原來就是五金商店的小職員,家里的背景再怎么深也不夠他用。

周桃算是三個人里經商經驗最豐富的,可她也只是有能力,但眼界沒到。說到底,就是個小商販轉行。

至于趙維...那就更不用說了,要啥沒啥,就剩一個聽話、忠心。

一個小混混,二流子,你能對他有什么期待?

可是,僅僅一年的時間啊,這三個根本就不靠譜的人就做到了國內最大網絡科技公司的高層,這不扯淡嗎?

出問題,甚至思想觀念轉變不過來,不適應當前的角色,這是必然的,沒什么可大驚小怪。

相反,要是不出問題,一下就適應了,就高瞻遠矚、運籌帷幄了,那特么才有鬼呢!

畢竟...這個世界只有一個齊磊。

此時,耿大爺坐到齊磊對面,語重心長,“你跑的太快了,飛的也太高了!”

“當然了,發展的快可以掩蓋很多問題,可同樣也會暴露出問題,這都是避免不了的。”

“也許你慢一點,那三個可以一點一點的學,從實踐里成長,就不會有現在這些問題。”

“可是,就一年工夫啊,跟做夢似的,我覺得他們仨沒飄上天,用鼻孔看人,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你還想咋的?慢慢來吧!”

嘿嘿一笑,有意嘲諷,“這回看你還舍不舍得那百八十萬的學費!”

齊磊瞪眼,“還百八十萬?我一下給他們報兩期,多少錢都得花!”

“哈!”耿大爺大笑,“不聽老人言了吧?你要早聽我的,舍得花這個錢,不就沒現在這些事兒了?”

說的齊磊直呲牙,“這事兒怪我嗎?怪你啊!”

老耿一怔,“怪?怪著我了?”

齊磊,“你是我大爺,你不幫我盯著?你本事那么大,你不往死里勸我?再說了,你咋就不提醒他們一下呢?有你在,我還省錢了呢!”

“嘿!!”把老耿氣的,“你是真不要臉了哈!”

“我還給你盯著?我盯得過來嗎!?”

“這一年多,老子就只盯著你了!沒我,有你今天?”

齊磊撇嘴傲嬌,“那是我底子好,和你沒啥大關系。”

耿大爺瞪眼,“你還好意思說!”

“我特么這一年全搭在你身上了,網吧和代理掙那點錢都扔你身上了!結果,你小子掙大錢還不帶我玩兒,你還有臉了呢!”

“嘿嘿!”齊磊開始裝傻,“我可問過你的哈,是你自己不要,怪我嘍!”

一老一少就這么斗起了嘴,你一句我一句的,卻是緩解了緊張的氣氛。

一陣笑罵過后,老耿說起正事。

“該說不說,那三個小孩你還真別下死手。”

齊磊抬眼,“怎么說?”

耿大爺,“這事兒吧,你就占不著便宜,兩頭不討好!”

“你不狠點,蒼蠅會越來越多,殺雞敬猴是有必要的。”

“可你要是太狠了,傳出去,又說你三石公司店大欺客,欺負三個窮孩子。”

“所以,差不多就得了,冷處理吧!”

這話齊磊是認同的。

“所以啊...”重重的錘了一下桌子,“當時給我氣的,你是沒看見,特么的,那是三個什么玩意呢?油鹽不進,死活不聽!”

“我就快明著告訴他們,你敢要三十萬,我就往死里弄你!”

“可是....”一攤手,“沒用啊!根本就聽不進去,我說給他們加年薪都不行!”

“馬了個巴子,屁都不懂還特么出來當流氓,那我還慣著他?”

齊磊當時是真氣著了,沒見過這么“軸”的。

“可是....”話鋒一轉,臉色苦了下來,“真到挖坑的時候,實在沒忍心。”

老耿一挑眉,玩味笑道:“怎么沒忍心?”

“可是,后來一想.....”

齊磊面容扭曲,“就像你說的,這事兒里外不是人,還是三小孩兒,不太仁義...”

“就多加了一句話,等于是把三石和他們三個綁一塊兒了。真出了事兒,可操作的空間也比較大。”

長長一嘆,“算是最好的結果了吧!破點財,起碼不會說我三石欺負小孩,也起到了警示作用。”

“嗯!”老耿砸吧嘴點頭,只說了兩個字,“不錯!”

這句“不錯”,有兩層意思。

第一是,他沒看錯齊磊這個人。有智慧,但不愚善,最終也還是善大于狠。

第二層是,處理的不錯。

既殺雞敬猴,也不至于丟了大公司的名聲。

這一點在國外,可能沒啥必要,該怎么樣就怎么樣。

可是在中國,就必須要考慮很多其它的因素。中國畢竟是人情社會,講究人情世故,國之大義,民之小德。

所以說,在中國做買外邊要講究得多。

老耿說出來那個詞兒,水平不夠,其實就是——中庸之道。

“行了,我走了!”

氣兒順過來了,齊磊起身就要走。

剛剛朝周桃吼了一大通,回去還得安撫一下。做老板的,起碼對高層管理管殺不管埋可不行。

使勁搓了搓臉,“這三個小B崽子,氣死我了!”

耿大爺嘿嘿嘿地笑,“誰讓你不好好上學,瞎折騰來著?”

齊磊對此深以為意,突然來了句,“大爺,要不我給你點股份,你去給我管著唄?我回去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耿大爺心里咯噔一下子,一下子愣在那兒了。

他知道,齊磊這話絕對是突發奇想,但也絕對不是開玩笑。

三石的股份?

你說耿大爺不動心?那特么是扯淡!

現在三石股份的1都是個天文數字,元旦那會兒,齊磊說三石值一個億美元,那是謙虛的,當時值三五個億都是可能的。

而《傳奇》的成功,以及東街17號的漸漸被人熟知,誰也不知道現在的三石能翻幾個跟頭。

猛然抬腳,照著齊磊的屁股就飛了過去,“滾蛋!擠兌誰呢!?”

這股份,老耿不能要。

因為齊磊不是真的需要一個管理,而是在補償他。

三石公司那邊確實存在一些問題,可是齊磊也只是在這發一發牢騷罷了。

第一,他自己沒算進去呢,齊磊自身就是一個合格的領導者。

第二,就算齊磊真想抽身,也用不著他一個外人啊!他那幾個爹、那些個姑姑,哪個不是人精?還用得著他這個糟老頭子了?

第三,互聯網這攤子事兒,老耿還沒學明白呢,他當不了三石的掌舵人。

“你看看....”老耿的拒絕讓齊磊直撇嘴,“我說真的呢!”

耿大爺紅了臉,“一邊玩去,我不摻合你的事兒!”

“真不摻合啊?”齊磊有點失望,他確實是真心的。

換來的卻是老耿的肯定答復,“一、邊、玩去!”

你耿大爺沒那么眼皮淺!

把齊磊趕走,耿大爺也是訕笑出聲兒。

齊磊現在不愿意管事兒,那是他還舍不得他那個小情小調的青春期。

可是早晚他得適應,畢竟

畢竟老耿大爺總覺得,小小的三石公司不是他的重點,這小子早晚是要干出大動靜的。

是的,就像耿大爺之前想的那樣,誰也不知道齊磊的邊界在哪里。

耿大爺堅信,現在只是剛剛開始,總有一天,這小子得驚天動地。

從耿大爺的網吧出來,周桃已經開車走了,齊磊打了輛車回到三石總部。

一進公司,就見周桃、齊國棟、趙維,還有吳寧、唐奕他們,都在一起坐著,氣氛有點沉悶。

好吧,周桃回來的時候整個人都蔫兒了。

大伙兒看她自己回來的,當然要問問。

結果,周桃一說前因后果,開始大伙還覺得齊磊做的有點過分,三個可憐孩子,有點太欺負人了。

可是,等周桃把齊磊朝她吼的那一段說出來,大伙兒又都沒了脾氣,全蔫兒了。

齊磊說的對,做的是生意,不是開善堂,這事兒你仔細想想,還挺讓人后怕的。

而同時,也都不笨,也意識到了問題在哪兒,大伙兒意識跟不上了!

不光齊國棟和他小舅子這么想,連唐奕、吳寧、楊曉和徐小倩也意識到了,他們現在的身份變了,思考問題不能那么狹隘了。

尤其是徐小倩,眉頭緊鎖,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而其實,徐小倩想問題的角度的比任何人都要遠,都要獨特:

如果這件事兒出來之后,哪怕身邊有一個人和他的想法是一樣的,他也不至于朝周桃吼,不至于發那么大的火。

齊磊的自控能力強到不是人,就從那晚的同床就讓徐小倩深刻的認識到,這家伙有多變態。

所以,真讓齊磊發火,而且還得吼出來,不太容易。

而且,以徐小倩對齊磊的了解,他是不會為任何一個人情緒失控的,所以,他并不是因為周桃的態度而發火。

答案...其實是他自己。

他在對自己發脾氣,因為他太孤獨了。

他沮喪的是,做出一個有爭議的決定的時候,身邊居然沒有一個支持者,更沒有人理解他的想法。

可是,怎么才能幫到他呢?

而齊磊看到大伙兒的那個鵪鶉狀態,又有點壓不住火,特么的,還來?都這么經受不起打擊,你們開個屁的公司!?

可是,不能吼了啊,再吼就炸營了!

強壓郁結緩和語氣,“其實吧,本來就不是什么大事兒,咱們這些人有一頭算一頭,老鴰落在豬身上,誰也別笑話誰。”

“東拼西湊出來的草臺班子,想成角兒,路還長著呢!”

“我也就是丈母娘和老耿調教的好,其實也不咋的。”

“特么的!”啐了一口,“老子現在還后悔呢,咋就手軟了呢!?應該往死里弄的!”

“一起使勁吧!”

大伙兒噗哧一笑,氣氛略有緩和。

不過,大伙兒心里都有數兒,這一年多確實太順了,路還長!

今天這事兒雖然不大,但是,足夠引以為戒。

周桃突然道:“那個總裁班...我有點想去。”

齊國棟點點頭,“在京城是吧?挺好,去呆兩月,長長見識唄!”

兩人說完,趙維來了句,把大伙兒都逗樂了。

“那咱...去北大之前,是不是得補一下初高中的課啊?畢竟是大學呢!”

好吧,三個文盲,沒一個念完初中的。

下午的時候,齊磊他們就準備回尚北了。

這邊徹底沒什么事兒了,而且還有不到一個星期就要開學。

說實話,大伙兒真的特別希望開學。

上學太舒服了,起碼有一個正當的理由把這些破事兒拒之門外,誰特么也別找我,俺的主業就是學習。

趙維開車送他們回去。

車子一出哈市,就仿佛置身于另外一個世界,一眼看不到頭兒的大地被白雪覆蓋著,公路旁樸素到讓人向往的農居和村落,與哈市截然相反的兩個世界。

吳小賤突然來了句,“我有點想四姑家的大茬子粥了,要不咱們別等暑假了,開春就去玩兩天吧!”

眾人居然沒有人反對。

與城市里的種種相比,白河子那種光腳下田,摸魚摘瓜的日子,確實有些讓人神往。

楊曉則道:“我有點想寇仲琪那個沒心沒肺的了,和她在一塊兒,姐覺得自己特別正常。”

“現在...”苦著臉,“我覺得自己特別不正常!”

結果,唐小奕突然蹦出一句,“別想了,那女流氓眼里只有張洋,沒有你!”

楊曉:

楊曉有點嫉妒,突然面無表情地來了句,“老娘連個想的人都沒有!”

“嚓!!”

“絕交了。”

車內一陣沉默,塑料姐妹,淋漓盡致。

等到齊磊想說話的時候,發現吳寧、唐奕和楊曉已經睡過去了,唯獨身邊的徐小倩目無視著前方的風擋玻璃。

卻是不知道她是在看玻璃,還是看窗外的風景。

齊磊,“想什么呢?”

不問還好,徐小倩聽罷似乎做了某個決定,眼神突然堅定起來,突然抓著齊磊的手,湊到他耳邊.,“你說,我出國好不好?”

“嗯?”齊磊一滯,“不說好一起上北廣的嗎?”

徐小倩淺淺的一笑,“就是...想出國啊!”

齊磊看著她,感覺不像開玩笑,對視片刻,“行!我陪你。”

徐小倩微微扁嘴,卻是沒說什么,只道:“我就隨口一說,還沒定呢!”

齊磊,“那你慢慢想,我哪都一樣。”

徐小倩,“真的?”

齊磊,“當然真的!咱都這么有錢了,哪不一樣?”

徐小倩點了點頭,沒說話了。

這話,齊磊不是第一次說。

他早就標榜過這樣的說辭,開公司就是為了財務自由。財務自由了,身體也就自由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唄。

之前,徐小倩也是這樣認為的。

所以,徐小倩那個精確的人生規劃,上最好的學校、最好的大學、出國什么的,早就被她拋之腦后了。

像齊磊說的,有錢就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唄兒。

所以,她想和齊磊一起去北廣,到大學里繼續沒心沒肺下去。

可是,今天徐小倩的想法變了!

她意識到了齊磊的孤獨,也意識到了,他們這幫人,如果不能成為他的助力,就只能成為他的累贅。

所以,她生出要出國的想法。

畢竟,學經濟,學金融,學如何管理一家公司,當下的國外確實是最好的選擇。

她要好好想一想。

因為她是徐小倩,她能給予齊磊的,不應該僅僅是陪伴,還應該是攜手向前的奮勇。

不得不說,徐小倩覺醒的有點晚了。

在這一點上,誰也比不了吳寧。

幾乎就是三石開始起步的一瞬間,吳小賤就已經校準了他的未來。

他是最清醒的,知道自己將來要干什么,兄弟們將來要干什么。

所以,即便齊磊一遍又一遍的吹噓著,有錢就可以自由,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吳小賤就從來都沒信過,更是堅定不移地貫徹著他的出國路線。

因為他很明確,他不想做累贅,更不想做旁觀者。

對于徐小倩的突然轉變,齊磊表面沒怎么,可是心里已經翻江倒海,咒罵不斷。

“這三個小B崽子,你等著的!!”

他哪里看不出來徐小倩的心思,必是今天的事情對她產生了觸動。

要知道,徐小倩別看已經徹底“石化”,更是和楊曉學的好像什么都無所謂。

可是,有些內心的東西,永遠都無法撼動,她的自尊心太強了!

特么的,攪的老子不得安寧!!

正怨恨著,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齊磊沒什么反應,卻是把睡覺那幾個都吵起來了,一個個瞪著迷迷糊糊的眼珠子,豎起耳朵聽。

好吧,都快成條件反射了。

齊磊那破手機一響,準保是有事兒,還有完沒完了?

可是,只聞齊磊接通之后叫了一聲,“章姨...”

大伙兒提著的心算是落了地,幾乎都是動了動身子,繼續睡覺。

你還別說,以前覺得,事兒最多、最能起幺蛾子的,就是齊磊這個老丈母娘。

可是現在再看,什么渣子班啊,什么這個那個的,這都叫事兒嗎?

而且,最近這段時間來電話的,最踏實的就是章南了。

從來不問他們生意上的事兒,也只關心他們在外面的生活問題,比齊磊親媽還踏實。

這次也一樣。

剛才齊磊給章南打電話問總裁班的事兒,問完,齊磊也沒多解釋就給掛了。

章南估計他們是遇到什么問題,才想起總裁班,也猜出齊磊可能情緒不太對,所以也沒急著刨根問底。

估摸著過了小半天兒,應該穩定了,這才打電話關心一下。

而齊磊確實情緒穩定了下來,但心里的怨氣倒是沒怎么消,老丈母娘來電話,正好可以傾訴一下。

就把大概情況和章南解釋了一下,包括那三個小屁孩有多氣人,順便還說了下總裁班的事兒之前真應該聽你的。

對此,章南聽得出來齊磊已經處理好了,也就沒發表什么意見,只道總裁班她會再幫忙留意。

然后就是回來之后,讓齊磊先歇兩天,之后來家里吃個飯,她有件小事和齊磊商量,隨后就掛電話了。

齊磊收起手機,長長的出了一口濁氣,再不去想那三個倒霉孩子,從此把這三混蛋玩意從腦海中抹去,永遠再也不可能有交集。

不僅僅是三個熊孩子,現在,齊磊把三石公司的那些破事兒全都扔在腦后,想的是開學,是答應十四班的牲口門這學期干掉實驗那幫牲口,是重新做一個快樂的小二B,享受最后的少年時光。

然而,這世間有些事兒本來就沒有對錯,只是所處的角度和立場不同罷了。

這世間的有些人,也不是你想忘記就能忘記的。

就在齊磊和小伙伴兒們在車里晃晃悠悠往尚北走的這個時間,哈市一間破舊出租房內。

這是一間最簡陋的出租屋,進門只有一個房間,從里到外只擺了一張大床、一張小床,還有地中間的煤爐子和在門口的一個舊碗柜。

房間只有一個窗戶,上著霜,遮擋了本就不太充足的陽光,使得屋里黑曲曲的。

然而,就是在這樣簡陋的破屋中,董秀秀裹著棉被蜷縮在小床上,嘴角掛著甜甜的傻笑,正對著媒爐邊上的李鑫嚷嚷:

“二哥,咱們有錢了,你別學廚師了,回來上學吧!才耽誤一個學期,還趕得上呢!”

李鑫沒好氣地瞪了她一眼,“小孩子家家的,你懂啥!我就愿意干廚師,我師父對我可好了!”

董秀秀扁嘴,卻是沒說話。

李鑫說廚的師父確實好,真心教他,可是下手也狠,李鑫腰上有一塊淤青已經一個禮拜了,到現在都沒好。

就是他師父踹的,磕在灶臺角上了。

此時,李鑫依舊是那副對誰都沒好臉色的樣子,把煤爐上做著的一口小鍋端下來,挪到床頭。

“大人的事兒,你少管!”掀開小鍋蓋子,“嘗嘗!”

董秀秀裹著被子坐起來,看著小鍋里奶白色的湯水,嘿嘿傻笑:“燙....”

李鑫瞪眼,“燙也得喝!鯽魚湯,可補了呢!”

說完,不管董秀秀,回到媒爐邊,和許晨一起對著那張支票大眼瞪小眼兒。

半天才感嘆一聲,“三十萬啊!”

許晨嘿嘿嘿的笑,“三十萬啊!”

這時,董秀秀的聲音在兩人身后傳來,“等咱拿回來錢,你們想干點啥?”

干點啥...

想干的多了!!

許晨想讓李鑫回學校上學....他成績其實比他和秀秀都好的。

李鑫則是想再租一個大一點房子,起碼別四面漏風....

他還想回江北的兒童福利院看看院長奶奶...帶一堆禮物,告訴她他們掙大錢了。

還想給三人一人換一身暖和的衣服....再給秀秀買個書包,從小到大秀秀就沒用過書包。

他們還想給賈老師買一套英文的電腦雜志,沒他的教導,就沒他們今天的手藝。

可惜....這些雖然想要,卻都不是他們最想的!

回頭看了一眼秀秀,李鑫給許晨使了個眼色。

隨后對董秀秀道,“別磨嘰那些沒用的!這不還沒拿著呢嗎!?”

一邊讓許晨把支票收起來,一邊囑咐道:“把湯喝了,然后自己吃藥!給我躺那兒睡覺,我和許晨去看看游戲賣了多少錢出來。”

董秀秀一聽,“我也要去!”

李鑫瞪眼就罵,“不聽話揍你!睡覺!”

“哦....”董秀秀訕訕的應著,乖乖喝湯...

而許晨和李鑫,則是在爐子里填上煤,然后裹緊大衣出了門....

他們三個是孤兒,所以才會三個人,三個姓。

在兒童福利院里長大,到了14歲按照國家規定,就不能在兒童福利院呆了,要轉到社會福利院...

可惜....社會福利院再也不是小時候有院長奶奶護著的烏托邦。

到了這邊的孩子,上學的已經很少了,要么徹底放羊到社會上混,要么已經開始打工掙錢...

總之很亂....

加上一些其它的原因,三兄妹搬了出來。

哥倆出了家門,天上開始飄起雪花...很美...

卻讓本就不太暖和的哥倆,縮的更緊,以抵御寒冷。

頂著雪,走了好久才到哈醫大一院。

輕車熟路的上到內科所在的樓層,在一個診室門外探頭張望....

屋里坐著一個四十多歲的醫生,正在接門診,不經意間看到門口的許晨和李鑫。

和善的讓示意他們再等一會兒。

等看完最后幾個病人,才把他們叫進來,“不是應該明天過來嗎?秀秀呢?”

沒等兩個孩子說話,就笑著道,“不過今天過來更好。”

從抽屜里取出一份申請表,遞給兩人,“把這個拿回去,讓你們社會福利院蓋個章。”

“院里我已經打好招呼了,以后來透析,可以省下一大半。只收一個物料的費用。”

“另外....”又拿出一個表,沒遞過去,只是給倆人看了一眼,“這個我就替你們填了。”

“科室這邊今年的經費比較充足,從原來的30,給你加到50。”

“這樣的話....秀秀起碼在透析這一項的費用,一個月有一千塊錢就夠了。”

許晨欣喜的接過表格,仔細的看著,“蓋章就行?”

尿毒癥。

也就是腎功能衰竭綜合癥...

簡稱——腎衰竭。

只有兩條活路,要么換腎!要么長期做血液透析。

一個月八次,每次在當下的費用是600元。

這個費用根本就不是他們負擔得起的。

即便福利院會支付一部份的費用,可是那點錢連吃藥都不夠。也只是按最低的治療標準來給錢。

醫院這邊也在盡力減免,可還是不夠....

幸好....

幸好這個世界上還是好人多。

比如院長奶奶,比如賈老師...比如眼前這個張杏林。

看著張杏林遞上來的表格,李鑫眼圈有點紅,“張叔....謝謝你!謝謝你救秀秀的命!”

張杏林無謂所的擺了擺手,“別扯沒用的!”

瞪著李鑫,“你老老實實給我回去上學是正事!是當廚師那塊料嗎?”

“我...”李鑫一下哽住,嘿嘿笑,“我挺喜歡當廚師的。”

這時許晨安奈不住了,給了李鑫一下,“你別說沒用的。”

說著話,難掩激動,“張叔,您之前說的那個事兒還算數不!?”

張杏林一怔,“什么事?”

李鑫也反應過來,“就是你說的啊,有30萬就能給秀秀換腎。”

張杏林愣愣的看著他們,“對啊...是我說的啊。”

他還沒反應過來,他確實說過,換腎的費用起碼三十萬。

可是...這和你們有什么關系?

卻沒想到,只見許晨從棉服里面貼身的兜里,小心的請出那張支票...

緩緩的推到張杏林面前,說出一句讓他半天也沒反應過來的話...

“我們要給秀秀換腎!”

“我們有錢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4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