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73章 史上最惡劣外掛

第173章 史上最惡劣外掛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73章 史上最惡劣外掛

有所作為

這話對四十歲的小馬哥來說,可能也只是一笑置之。那時的他要考慮的東西太多,也不再相信口頭上的豪言壯語。

可是,對于當下的小馬哥來說,卻有種熱血難涼的氣息上涌而至。

“你要怎么作為?”

齊磊眉頭微微皺起,怎么作為,他是沒法說出口的。總不能直說,我是重生來的,可以搶先半步吧?

含混道:“那是個資本至上的世界,只要手里有錢,就能有所作為。”

小馬哥知道齊磊和老北的關系,亦明白他說的這些絕對不僅僅是賺錢的生意而已。

提醒道:“核心的技術和關鍵喉舌,他們是不會輕易讓你掌握的。”

其實,齊磊的邏輯并不難理解,不用等到什么金融危機,每時每刻都有大把的公司和技術任人采摘。

大到戰略級的軍工科技,小到互聯網公司。

比如,烏克蘭的航M技術、航空發動機。

再比如,日薄西山的互聯網奇跡——雅虎,一直不溫不火的ARM公司。

這些涉及核心利益的東西,人家是不會賣給你的。

對于小馬哥的擔憂,齊磊也只是訕訕一笑,不好多做解釋,倒是蹦出一句,“值得一試,不是嗎?”

小馬哥想了想,“也對,事在人為,你干出什么事兒,我都不奇怪。”

兩人哈哈一笑,頗有幾分運籌帷幄的豪邁與中二。

其實,重生者是一個非常孤獨的職業,尤其是回到一個觀念都完全不一樣的年代。

這也是齊磊重生之后才切身體會的疼點。

想像一下,一個人的思想與現實格格不入。

你入眼所見的,所聽的,所感的,可能和你的認知完全相悖。

可是,你又沒有任何同類,更難以說服,那種感覺并不美妙。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

2000年,Ca的《生化危機》系列已經在玩家之中大熱,其中的喪尸末日甚至成為一代人對未來世界的悲觀構架。

其中,T病毒的無解,在大災變之下人類社會的崩壞,更是深入人心。認為如果真的有一種這樣的病毒,那人類文明就完了。

此后二十多年,幾乎所有的喪尸類電影、文學,都以此為框架。

網上玩家、網友對此的討論也是深信不疑。

但是,對齊磊來說,經歷過非典和新冠...一個只能靠咬人傳播,還特么沒有潛伏期的烈性病毒,就想崩壞世界?

起碼在中國,連小區你都出不去啊!

于是,你只能看著論壇上,那些設想現實世界病毒爆發的討論貼,吹噓著米國人口密度小,民主力度大,還有槍支普及,在喪尸病毒爆發時,會比中國強多少多少...自己卻無力反駁。

對于一個不是那么淡定,還愛折騰的人來說,很痛苦的。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齊磊重生的年紀比較好,可以塑造一個少年不羈的人設來掩蓋他那雙格格不入的眸子,以及瘋子一樣的想法。

更幸運的是,身邊的人,幾個小伙伴兒,包括小馬哥和唐海朝他們,也已經通過齊磊的不懈努力,徹底被帶跑偏了。

而且,不是偏的一星半點。

可以說是,無論是腦洞,還是認知,都有如脫韁野馬,徹底放飛。

小馬哥已經在憧憬著未來,和齊磊反攻歐美,大有作為。

而身在30客服大樓的唐海朝他們,則是針對網絡金融的布局,在齊磊描繪的藍圖基礎上深入討論,制定著幾家公司的大戰略目標。

齊磊這個亂入時空的小人物,越來越肆無忌憚,掀起的蝴蝶效應也是越來越大。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未來到底是一個什么樣子,他那些深埋在記憶深處的20年記憶,到底還有多少會再次應驗。

兩個人閑聊了一會兒,小馬哥很識趣f

走了,回去和唐海朝他們吹牛去了。

至于齊磊,小馬哥知道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一個踏實的讓人嫉妒的身份——尚北二中的風云人物、高二的小屁孩兒。

齊磊送小馬哥下樓,偉哥很自然地打了招呼,“走了啊?有空過來!”

好吧,頗有幾分主人的自覺。

小馬哥微笑著點了點頭,對于這種東北人獨有的熱情與自來熟,已經有點習慣了。

而且,小馬哥也清楚,這都是齊磊的小哥們兒,關系不比他和唐海朝他們差。

路過偉哥身邊,就見他一面掛著《傳奇》,一面登著QQ,正用qq和一個女號聊天。

對齊磊會心一笑,意思是,你看看,用的都是咱們的東西!

可是,卻發現齊磊不大高興,“你這和我妹聊什么呢!?”

特么那是燕玲的QQ。

結果,偉哥還特理直氣壯,“聊啥?你當我愿意聊啊?特么哥都大學了,還被初二幾何折磨的死去活來,我容易嗎我?”

“哦。”齊磊瞬間變臉,“先說嘛!”

燕玲過完年就和四姑去慶城了,她爺爺奶奶在那邊。

“好好教!”

偉哥無語地白了他一眼,“對了,你也給我整個QQ號!否則,我可不教了!”

燕玲的QQ號是和齊磊差不多前后注冊的,那個時候,企鵝剛開始,齊磊是3位的Q號,而燕玲是4位的。

這東西,頭幾個月還沒人在意,可是隨著企鵝越來越普及,用的人越來越多,QQ號的攀比并沒有逃過時空的慣性,如期而至了。

現在的QQ號已經是8位的了,偉哥的是7位的,和燕玲的差遠了。

“燕玲說你還有3位的qq號,你給我一個!”

“我”

齊磊確實有,當初一看是3位的時候,他有點眼皮淺,一下注冊了6個號。

本來打算是,他們五個,再加趙維,一人一個。

可是后來,要給趙維的時候,趙維已經用上qq了,不比他晚,所以就剩下了一個。

然后,小馬哥聽取了齊磊的意見,把初始號最短設置成了5位,也就再沒有3位和4位號可能注冊了。

剩下的那個號,就一直在齊磊手里放著,大伙兒也是知道的。

沒想到,讓偉哥惦記上了。

再說了,小馬哥就在這兒呢,你管我要?

登時不說話了,無聲地看著小馬哥。

小馬哥一見,翻著白眼,多大點事兒?

也沒多說,從偉哥手里接過鍵盤鼠標,噼里啪啦輸入了一個號碼:107。

然后把鍵盤推給偉哥,“密碼,這個送你了,回頭你找客服改一下資料。”

偉哥:“”

看了看QQ,又看看小馬哥,“你...你盜號的啊?”

齊磊登時一捂臉,小馬哥盜號的!?

小馬哥也樂了,只道:“我自己的號,送你了。”

可是,偉哥還是一臉疑惑,看看QQ,又看看小馬哥,“來了句,你的號?咋叫靚女107呢?”

“我噗!!”齊磊實在忍不住了,就這么點黑歷史,過不去了唄?

而小馬哥一臉的便秘,沒法解釋了。

抬腿就走,對齊磊道:“別送了!”

偉哥看著小馬哥的背影迅速消失在網吧門口,還問呢,“這人誰啊?”

齊磊只是覺得有意思,但也沒明說,“一個外地的朋友。”

招呼偉哥,還有管小北、曹小曦,上樓。

“哦。”

偉哥不再多問,到了樓上,迫不及待的打開電腦,登陸游戲和QQ

先在舊QQ上和同學、朋友,還有燕玲,一陣顯擺,都加他的新QQ107!!

隨后,投入到游戲之中。

管小北和曹小曦也是同樣的動作。

好吧,三人還在那砍《傳奇》呢!

一邊玩,一邊和齊磊聊天,偉哥眼不離屏幕,操縱著他的小法師。

“我都聽李憨憨說了哈,你跟人北廣滅了一個校?”

管小北:“嚓!太不講究了,禍害二中也就算了,跑人北廣囂張啥去?”

結果,說完朝齊磊呲著大牙,“不過,我喜歡!”

曹小曦橫了管小北一眼,“你喜歡個屁!給我帶幾組太陽水,趕緊的。”

管小北忙不迭的應承著,“馬上馬上!偉哥給我整了把戰士武器,正交易著呢!”

齊磊坐在他們三個身后,看著他們玩兒,“李憨憨呢?她怎么沒過來?”

曹小曦立時瞪了齊磊一眼,“你這段到底干啥了啊?她過年根本就沒回家。”

齊磊,“???”

曹小曦,“說是給一個央視的節目組打雜呢!機會難得,過年就沒回來。”

“哦。”齊磊了解,心說,是李春燕幫的忙吧?

剛要說話,結果,偉哥那嗷的一聲,差點沒蹦起來。

“有傻叉打我!!”

剛說完...

“操!死了....”

管小北和曹小曦一聽,那哪行?“在哪兒?我倆過去!”

偉哥,“安全區外面,趕緊的!”

罵罵咧咧,“特么這傻叉戰士,堵著門見人就砍,有病吧!”

這邊齊磊湊過云一看,果然。

就見一個牛B哄哄的戰士,正在安全區外面堵門。好幾個都被他放倒,公共頻道也是罵聲一片。

“門口有傻B!仗著裝備好亂殺人!”

“是不是有病?”

結果那戰士極為囂張,“不服就干,干不過別BB”

這邊管小北和曹小曦打了雞血一樣,“組隊組隊!一起出去爆了他!”

偉哥則在那叫,“等我一會兒,回倉庫拿個武器。”

管小北和曹小曦都無語了,“武器都被爆了?”

偉哥狡辯,“破玩意,就當給要飯了的!”

齊磊,“”

“那什么,別出去了!”

三人一滯,疑惑道,“為啥!?必須砍回來啊!”

齊磊,“你們砍不過....”

偉哥瞪眼,“那我叫同學上線!”

齊磊無語,“算了吧,那是....唐奕。”

噗!!!

三人都噴了,一看ID——你瘋爺爺!

好吧,確實是那孫子的風格

殊不知,唐小奕正在那兒過癮呢!

新拿下的屠龍和麻痹戒指,雖然屠龍還帶不上,等級不夠。但是,麻痹戒指一套,碰上就動不了,單挑就是無敵的存在。要多爽有多爽!

可惜別人一看他裝備就跑,都不和他打!把唐小奕急的啊!只能是站門口堵人了。

氣的偉哥在游戲里破口大罵,哇哇大叫“姓唐的,去你大爺的!我是你財爺爺!把法杖還我!”

“信不信老子,真人pk你?”

管小北站安全區里一看唐小奕裝備,“把戒指給我玩玩!”

然后,對面的你瘋爺爺愣了幾秒

打出一句話,“認錯人了...”

下線。

唐小奕還奇怪呢,誰啊?財政?財偉?咋認出我來的?

趕緊跑吧!

太尷尬了。

齊磊在網吧陪他們呆了一會兒,就起身走了。

臨走前,偉哥還問他,都快開學了,哪天聚一下。

對此,齊磊答應的也痛快,“三兩天吧!后天我們差不多就都回來了,到時都叫上,約個地方。”

偉哥一聽,甩手道:“滾吧!”

齊磊就當沒聽見,卻是在管小北桌子上敲了兩下,“給點力啊!沒聽偉哥說嗎?都快開學了!”

說著話,還撇了一眼曹小曦。

弄的曹小曦一下就紅了臉,然后就發飆了:“齊磊,你能不能教他點好的!?”

“我本來覺得管小北就夠不是物兒的了,沒想到,他還能跟你學壞了呢!多損啊,讓他沒事兒就往我家跑!”

“!!!”齊磊一下就驚了,“跟我有毛關系?他自己犯二!”

曹小曦,“得了吧,你!管小北自己都招了,就是你出的餿主意。”

齊磊,“”

好吧,不再狡辯,只是指著管小北,感嘆:“你啊你!你是真行啊!”

反手就把我賣了?你還算個人了?

結果,管小北嘿嘿嘿的裝傻,“成了,謝你一輩子!”

齊磊翻著白眼笑罵:“滾犢子!”

摔門而去。

這趟尚北回的,收獲還是很大的。

唐海朝、王振東、丁雷、陳方舟,一人給二中捐了一百萬,用于教育事業。

而且,決定在尚北興建一個客服基地,把幾家的網站客服,還有未來的游戲客服,都搬到尚北來。

說實話,這有點不講理了。

盡管客服是一個勞動密集型的東西,放在小地方確實能節約一部分成本,是個不錯的選擇。

但是,放在尚北,尤其還是自建客服基地,真的不省什么錢。

這是東北的地理條件決定的。

后世很多人說,沒人愿意去東北投資,是因為投資環境不好,東北人不勤勞,東北人太講人情關系,東北人排外,東北人才外流云云。

其實,這些真的不是主要原因,甚至是搞反了,前因后果就對不上。

因為什么造就了東北的人情社會,以及投資環境不好,人才外流?

主要還是氣候問題!

而且,氣侯影響的,并不僅僅是冬天太冷的問題。

首先,建筑成本就比南方高出一大截,公路、房屋全都包括在內。

南方建一棟樓,鋼混空心磚就壘起來了。在用紅磚的年代,24、37的墻厚就夠用。

修柏油路,夯土、碎石基上面就可能鋪裝路面了。

可是在東三省,要是蓋這種房子,冬天人就沒了;.鋪這種路,撐死一兩年就得重修。

在東北,50的墻是基礎,甚至70厚的墻。

而且,地基為了應付冬夏溫差熱脹冷縮,要經過特殊處理,公路也是一樣。

建筑成本就高一大截。

就拿建客服中心來說吧,在尚北建一個客服中心,夠他們在南方建一個半了。

然后,就是用人成本。

東北小城鎮相比沿海發達城市肯定差一點,但是比起內陸的其它地區,其實是沒有優勢的。

改革開放之前,東北是全國的重工業基地、生產基地、原料基地,高度城鎮化,平均生活水平也不低。

這導致開放之后,在人力資源方面并沒有優勢。

這就好比,京城周邊的燕郊、廊坊,工廠的平均工資也就四五百塊。可是東北旮旯的尚北,工廠里的工人也要四百塊。

而且,在這四五百塊之外,還有國家規定的“高寒補助”。

對企業來說,又是一筆額外收入。

除了這些,還有冬季的取暖費用,這可真不是小錢。

就拿30平臺的管服大樓來說,一個冬天幾十萬的取暖費,還是招商局給打了折的。

放在普通人身上,這筆費用就更不可忽視了。

東北人常說,一年的工資,有兩個月交取暖費,一個月買越冬御寒的衣物。

這真不是開玩笑的。

說句難聽的,在東北買車都得預備兩套輪胎,油耗都比別的地方高。

在這個年代,冬天吃蔬菜都比肉貴。

普通老百姓,到了冬天,真的就是上頓土豆白菜,下頓白菜土豆。

蘿卜湯、蘿卜塊、蘿卜條兒,從十一月份一直吃到第二年五一。

都說東北菜口味重,你不重也不行啊!就那幾樣兒東西,不重點,咽得下去嗎?

寒冷,帶給人們的阻礙來自方方面面。

再加上東北的重工業都是國字頭的,對地方的經濟支援其實作用很小。

而一個地區的是離不開政策的,可是東北天然的,政策成本、成本就比別的地方高。

那么問題來了,高度城鎮化和高度的產能過剩,國家出于戰略和大局的考慮,又沒有那么多錢投入東三省的,能怎么辦呢?

有關系的,靠走人情留在體制內,留在這個家族幾代人打造的舒適圈里。這是優勝劣汰的自然法則。

誰也不想下崗,誰也不想在這個日漸沉淪的家鄉變成失敗者。

于是就催生了,人情越來越重,關系越來越重的社會生態。

而有能力,沒關系的怎么辦?只能選擇離開,去追尋更好的生活。

包括那些沒能力但有欲望的,也要往出走,起碼不用土豆白菜、白菜土豆的過日子。

其實,東北人一點都不懶,也一點都不笨。懶的笨的都在家受窮了,不會散到全國各地去討生活。

最后也就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企業不來,人才走了;人才走了,企業更不來。

有能力和沒能力的都走了,剩下都是有人情的。人情機制更加固化,有能力和沒能力的更要走出去。

說句心里話,齊磊覺得,后世東三省沒落歸沒落,但還沒徹底掉隊,還能保證教育、重工業的地位,真的就挺不容易了。

扯的有點遠,但是,至少說明一個問題,丁雷他們在這邊投資,真不是值得投資,而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齊磊給的交換條件太大了。

以至于,即便被放了血,回到哈市這幾個家伙還納悶兒呢!

特么的,我們在你這兒折騰了快倆月了,不應該是你齊磊欠我們好大一個人情嗎?

怎么到頭來,幫了忙,放了血,最后倒欠他一個可能這輩子都還不上的人情呢?

可是沒辦法,這就是中國社會,是國情。

關系、人脈,是每個人從一出生就永遠也逃不開的東西,尤其是做生意的。

小馬哥他們第二天就走了,這邊確實已經沒有他們留下的必要。

臨走前,王振東拍了拍齊磊的肩膀,“多余的話就不說了,以后有什么事兒直接說,不用客氣!過兩年你到京城,咱們再聚。”

這話說的,很東北。

但是齊磊也只是淡淡一笑,“我覺得用不了那么久。”

王振東一滯,“啥意思?”

齊磊不說,“到時候就知道了。”

送走他們幾個,齊磊和小伙伴兒們也準備回尚北了,馬上就要開學了。

可是臨走前,齊國棟還有一個事兒呢!

“那幾個黑客你聊了嗎?”

齊磊一愣,這事倒是給忘了。

疑惑道:“那幾個人到底什么情況啊?”

齊磊就不明白了,有什么搞不定的呢?

三石有懸賞令,攻破服務器,制作出外掛就獎勵10萬,還有三石公司10萬年薪的工作,不管你團隊是幾個人。

這是一筆雙贏,兩邊都穩賺不賠的買賣。

要是沒有能攻破,那三石公司打了一波,我的服務器就是牛。

要是有人攻破也沒什么奇怪的,肯定不會比另外三家多就是了。

而且,能破解三石服務器安全模塊的絕對不是一般人,三石給10萬年薪拉入伙兒,還能招幾個人才。

而對于黑客來說,10萬啊!還有工作崗位,這可是2000年,著實不低了。

所以,齊磊就想不通,“有什么可糾結的呢?”

對此,齊國棟苦笑,“十萬獎金他們是要的,但是來三石工作,人家不干。”

齊磊無語,“十萬年薪還不干?他們還想要多少?不行你讓他們開個價!”

齊國棟牙疼,“這就不是給多少的問題。”

“嗯?”

齊國棟:“那是兩個學生,才16,年薪個屁!”

齊磊一驚,“才16?”

“對唄,比你還小一歲呢!他們想再加十萬的獎金,來三石上班就不來了。那我肯定不能干啊!談來談去,有點談崩了。那幾個小孩說,要是不加那十萬,就把他們研究的外掛公布到網上去。”

齊磊眉頭大皺,心說,以前總在網上聽說電腦天才,還真是頭一回自己碰上。

無語道:“公布出去?”

“這幾個孩子不會算賬嗎?公布出來,那原來十萬不也拿不著了,對他們有什么好處?”

卻是齊國棟苦臉,“這個也不是對他們有什么好處的問題,而是對咱們的影響太大!”

“哦?”齊磊疑惑。

只見齊國棟凝重起來,“那外掛太霸道了,真不能讓他們公布到網上!”

齊磊,“影響游戲平衡?”

齊國棟,“呵呵,他們那個外掛叫‘冰城強登’。只要有游戲賬號就行,不需要密碼,可以任意登陸任何人的賬號!”

“我噗!!”齊磊一口老血噴出來,“還有這種掛?”

“呵呵。”這幾天小馬哥他們都在,齊國棟都沒好意思說。

三石公司號稱最強服務器,最高的安全級別,結果讓兩個16歲的小屁孩給拿下了。而且是徹徹底底的拿下,做出一個最無解的外掛,說出去都丟人。

齊國棟,“真的就是任何賬號,他們可以徹底屏蔽我們的安全服務器以及密碼驗證機制,想登誰的號兒就能登誰的號。”

“給錢!”齊磊此時磕巴都沒打,“不就再加十萬嗎?給!”

該慫的時候得慫,太特么致命了。

馬上道:“但是有個附加條件,他們必須把如何越過安全屏障的方法交給咱們。”

不能二十萬白花了,這么要命的東西還攥在人家手里吧?

卻不想,齊國棟怒道:“卡就卡在這兒了!我又不傻,為了十萬塊錢不松口。可是,那幾個小屁孩兒有點過分,就是不肯交出來。”

“所以我才讓你去聊一聊,反正我和周桃輪著試了,搞不定。”

“嘶!!”齊磊倒吸一口涼氣,這就比較麻煩了。

沉吟片刻,“那行吧!”

半個小時之后,一個沒有ID的qq號添加了齊磊的好友。

上來就是一句,“qq號不錯,密碼是。”

齊磊臉一黑,上來就是個下馬威唄?

瞇眼沉吟,回了句,“你們也很厲害,哈市的?”

對面,“???”

齊磊,“別緊張,三石也有高手,CIH病毒的作者就供職于三石。”

對面,“那個人不是寶島的嗎?”

齊磊,“重金請過來的。”

對面,“哦,你們真有錢。”

齊磊,“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來三石工作。即便現在沒機會,以后也可以,而且薪資還可以談。”

“更重要的是......”

對面:“是什么?”

齊磊,“三石公司的環境,要比你們在網吧好得多。”

對面,

齊磊見對面不說話了,會心一笑,“怎么樣?考慮考慮?十萬年薪的機會不是隨時都有的。”

對面看到這句,終于開口,“真的嗎?”

齊磊,“真的!”

對面,“那你給多少錢?”

齊磊,“你覺得自己值多少錢?”

對面,“20萬每個人,可以嗎?”

齊磊笑了,“這樣吧,20萬還是少了點,你們那個團隊,我給你50萬的年薪,怎么樣?”

對面,“50萬?算了,還是20萬一個人吧!”

齊磊笑的更為燦爛,“所以,你們不是兩個人,對嗎?”

對面瞬間陷入了沉默,顯然被齊磊一語道破玄機。

此時此刻,在宣化街,三石公司老客戶服務中心斜對面的一家網吧之中,兩個帶著眼鏡,穿著普通的的小男生,和一個長相柔弱的女孩,正聚攏在一臺電腦前小聲議論著。

許晨面露驚慌,“我們是不是暴露了?不會有警察來抓我們吧?”

李鑫在他身后,錘了他一下,“別瞎說,哪有那么神?”

女孩董秀秀的膽子就更小了,“要不,就同意他們的要求吧?20萬不少了呢,方法也給他們唄!”

許晨卻是面爐狠色,“不行!20萬哪夠?”

對女孩揶揄道:“你別管了,這事兒我和老二做主。”

聽到這些,女孩卻是咬著下唇,不再言語。

而兩個男生正爭論著,qq上那個叫石頭的人,突然又發來了消息,那是一串電話號碼。

許晨一看,登時嚴肅起來,鍵盤打的噼啪做響,“條件沒談攏,不用給我們電話。”

卻是對面的石頭回道:“別誤會,這是一個律師的電話。”

許晨一滯,更加緊張起來:“什么意思?”

石頭:“你可以上網查,廣州振杰律師事務所,林晚簫。”

“這個人的信息網上有一大堆,他是國內知名的大律師。這是他的電話,如果你們不相信我給的電話,也可以打振杰律所的座機確認。”

“然后,這個人會很明確的告訴你們,你們現在所做的事還沒有觸犯任何法律,國內外也沒有對黑客相關的明確立法。”

“你們可以做哪些事,不可以做哪些事,他們都給你們一個忠懇的建議。放心,我會替你們支付律師費。”

“所以,你們大可不必這么警惕,我們完全可以面對面的,坦誠的好好談。”

三個小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點不會了。

對面這是個什么人啊?比之前的都厲害。

幾句話的工夫,就知道他們是哈市的,在網吧,而且不是兩個人,現在又給他們推薦律師。

董秀秀有些急切,“要不,咱們不要錢了行嗎?我有點怕。”

許晨一瞪眼,“慫玩意!怕啥?”

李鑫也是登了董秀秀一眼,“你能不能有點出息?這是咱們掙大錢的機會!”

董秀秀眼圈有點泛紅,“可是....可是...可是...”

“哎呀,你別管了!”許晨一甩膀子。

眼珠子轉了轉,敲擊鍵盤,在網上搜搜索起林晚簫,以及振杰律師事。

果然,跳出無數條信息都是關于林晚簫的,那個石頭并沒有說假話。

飛速地瀏覽了一遍,許晨這才記下振杰律所的電話,以及齊磊給的那個手機號。

最后在qq上留言:“好,你等會!”

對面的石頭秒回,“好,了解完,想好了,給我打電話,這是我的手機號。”

說完,三個人下線,去前臺退了機器。

半個小時的網費,只要一塊五毛錢。

付錢時,許晨還問網管,“哥,附近有公用電話停嗎?插IC卡的那種。”

網管笑了,“大冷天兒你找啥IC電話啊?”指了指吧臺上的電話,“咱這兒就有。”

許晨看了一眼,“算了,我們正好要回家。”

說著話,領著李鑫和董秀秀離開了網吧。

在街上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能用的IC電話。

許晨從懷里掏出電話卡插了進去,第一個電話打給振杰律所。

問前臺有沒有林晚簫這個人,確認之后,他又管前臺要林晚簫的手機號。

可是人家不可能給他,要是誰要林大律師的電話都給,那林大律師就不用干別的了。專業咨詢客服,還是24小時的。

許晨沒拿到手機號,不過也沒關系。

他心眼多,對前臺道:“姐姐,我其實有林叔叔的手機,只是好長時間之前他給我們的,我不知道還在用這個號沒有。”

“他給我留的號碼是:。”

前臺一見號碼是對的,那就沒什么可說的了,“沒錯,是這個號碼。”

許晨得到肯定的答復,馬上就掛了電話,把前臺弄的莫名其妙的。

這邊,許晨哆哆嗦嗦地掛了電話,回頭還和同樣哆哆嗦嗦的李鑫和董秀秀顯擺呢!

“咋樣?哥厲害吧!?”

董秀秀卻催促,“你快點吧,我冷!”

李鑫一聽,又急了,“啥也不是,這天多暖和啊!”

說完,把自己的破棉服脫下來給董秀秀圍上,自己...自己就穿了一件漏洞的舊毛衣,縮的更緊了。

董秀秀想說不用,可是李鑫一個瞪眼就把她瞪了回去,“裹著!感冒了麻煩不麻煩!?”

董秀秀就不敢說話了。

而許晨那邊則加快了速度,林晚簫的電話號撥出去。

接通之后,語速也很快,“林律師嗎?三石公司有一個叫石頭的人說已經付過律師費了,你可以給我們免費咨詢。”

對面林晚簫一聽,差點沒控制住情緒。

律師費?哪呢!?

誰付了!?我怎么沒看見?

那敗家玩應兒,元旦那份監護人合同的錢欠著。

還有游戲聲明,說是要多少給多少,結果還是一個欠著。

還律師費?

律個屁啊!?我都快去和他打官司要錢了!

耐著性子,“有什么事嗎?”

結果,對面一聽就年紀不大的聲音又來了一句,差點沒把林晚簫送走。

“林律師,你能給我們打過來嗎?反正他是付了錢的。”

語速非常快,說完還不等林晚簫發飆,就傳來了忙音。

把林晚簫氣的啊,不是,你們東北都是什么亂七八糟的!?不是吹自己多豪爽嗎?敢再小氣點不!?一個長途電話費都計較!?

猶豫了半晌,最終還是打了回去。

畢竟,欠賬也是錢,咨詢費一個小時一千塊呢!

在電話里說了半個多小時,林晚簫只是幾句話的工夫,也就大概明白對面的用意,甚至結合三石的那份懸賞令,已經猜測出齊磊的用意。

這是幾個小年輕比較警惕,借我的名聲來收服唄?

林晚簫也沒藏私,該怎么回事兒,就怎么回事兒。

只是苦了這三個小孩兒,在大雪地里站了半個多小時。

李鑫最后凍的實在受不了了,和董秀秀兩個人靠在一起,裹著棉服發抖。

好在,最后掛電話的時候,許晨已經抹去了大半的顧慮。

李鑫見他終于掛電話了,急切道:“要不給那個石頭打電話,直接約出來得了!”

只見許晨揚了揚IC卡,“卡里沒錢了。”

說明一個事兒,16歲做出不需要密碼就能登陸的強登器...

確實有點太夸張,但這是真人真事,只不過不是發生在傳奇上,而是發生在比傳奇更牛叉的企鵝身上。

只能說現實比更魔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