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30章 開學

第130章 開學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30章 開學

人是需要目標的,否則大多會在安逸中變得愚蠢。

而對于一個學生來說,心智還不成熟,很難自己樹立目標。于是就有了現在這種情況。

十四班已經沖到了學年第三,這是極限了。

前面的兩個都是尖子班,十四班想超過去,基本等于癡人說夢。

天賦在那擺著。十四班的牲口們也沒做過干躺尖子班的美夢。

所以,高二對他們來說,能保持現在的成績就已經很不錯了。可是,恰恰是保持才是最難的。

現在好了,實驗的敢叫板?必須弄他們!

而實驗的其實也不服氣,憑啥你十四班就那么特殊呢?

就算沒因而奮發圖強,勢必爭先,起碼心理是不舒服的。

總之,還沒開學,十四班又出名了。

對此,齊磊沒什么所謂,他屬于十七歲的年紀,四十歲的心智。

雖然被身邊一幫傻叉的肆意胡鬧給同化了,但是什么時候該干什么,齊磊心里清楚的很。不用丈母娘激勵,他也能擺正位置。

而方冰、盧小帥這幫人不一樣,還挺享受這種“出名”的。

以此為傲,頗具超然之態。

二十四號開學,二十三號還在出公差。

不過,教室的整備早就完成了,開學前一天的公差是搭臺子。

二中的主席臺是露天的,每次大型活動都得重新布置。

要只是開個會啥的還好說,搬幾張桌子,鋪上臺布,插上大喇叭就行了。當天弄,半個小時就可以搞定。

可是,像運動會那種連著開好幾天的,就要用松木桿子打出框架,再蒙上雨布。

明天開學,有個開學典禮暨社會捐贈儀式。

畢竟耿大爺,還有三石公司等等,捐了不少錢嘛,得讓人露個臉。

到時候,尚北電視臺還要來錄像。

本來擺幾張桌子,大露天就行了。可是,后面還有高一學年的軍訓開營儀式,一星期之后還有檢閱式,所以就繁瑣一點,要提前準備。

忙活了整整一天,直到夕陽西下,齊磊和十四班的牲口們在主席臺前整整齊齊地坐了一排,看著被染成黃金的校園,遠處在光暈里依舊翠綠的小樹林兒。

盧小帥突然來了句,“明天小樹林兒就沒了吧?”

眾人一陣沉默,確實就沒了。

前幾天,已經有人來測繪過了,正是西校舍那邊兒。

好像是西校舍原址的面積不夠用,把小樹林也涵蓋在了新樓面積之中。

“唉!”也不知道是誰,悠悠一嘆,顯的有些傷感。

“真特么快哈!”方冰感嘆著,“感覺這一年啥也沒干,就做題和考試了。”

大伙兒點著頭,表示認同。

方冰則道:“我剛來的時候,還說得在二中處個屯子妞呢,結果都高二了!”

方冰絕對是抱著混三年的心態來的,可是現在,雖然還是倒數第三…不對,王東走了,去特長班了,現在他是倒數第二。

可是,感覺心態變了。

方冰現在的成績,起碼一個二本大學沒問題,“前幾天,已經和我媽吹完牛逼了。”

大伙兒看著他,“吹啥了?”

方冰,“奔一本使勁啊!我家老太太愣了半天,說她都沒敢想過。”

“嘖嘖。”

大伙兒砸吧著嘴,沒想到,三冰子都這么上進了?

盧小帥,“嚓,你這么勵志,我咋有點不習慣呢?”

董偉成也打趣,“不正常,我覺得像編的!”

卻是齊磊眉頭一皺,突然來了一句,“你就說,多騙出來幾百的生活費就完了!”

三冰子毫不猶豫,“五百!”

“切!!”

眾人甩手,讓班頭給破案了,就說這貨沒這么懂事兒嘛!

那邊,祁雪峰來了句,“回頭我也試試!”

眾人登時又鄙夷他。

盧小帥故作老成,“你爸媽種那點地,掙錢那么容易呢?跟三冰子學啥?”

把祁雪峰說急了,臉上有點掛不住,“我特么就說說,你管得著嗎?”

盧小帥也知道自己嘴欠了,“行行行,算我放屁行吧?”

“走!小賣部的干活!”

大伙兒一聽,這是要請客啊!

難得盧小帥大方一回,起哄的跳下主席臺,往小賣部涌。

只是到付錢的時候,盧小帥一拍齊磊的肩膀,“哥,看你的了!”

齊磊:“……”

日你!

可盧小帥還挺有理,有你在呢,哪有我花錢的份兒?

贏得眾人的一致附和,連和盧小帥翻臉的祁雪峰都認同,“盧哥霸氣!明天我請,班頭兒你得來啊!”

大伙兒都知道齊磊有錢,而且也不和齊磊客氣。

夕陽下,一張張嬉笑張揚的稚嫩臉龐,見證著成長,也在青蔥歲月里留痕。

那是肆意飛揚的痕跡。

二十四號,正式開學。

二中已然是煥然一新,校門口拉著橫幅,熱烈慶祝實驗中學與尚北第二中學合校,歡迎實驗師生進駐二中校園。

嗯!!挺扎心的。

操場暑假整理過,草都拔光了。雖然還是晴天一腳灰,雨天一腳泥的狀態,但起碼看上去挺規整。

主樓門前,甬道上的一排老柳樹也精心修剪過。就是有點禿,沒有原來好看了。

黑板報上畫著各學年、各班的分布圖,以及二中的校歌歌詞、還有校訓。

一切都和諧洋溢,有著濃重的時代感和校園氛圍。

就是…廣播里放的歌兒有點不太正經。

高一新生一進學校,差點沒載個跟頭,無不看向主樓樓頂的大喇叭。

“向前進,向前進,戰士的責任重!婦女的冤仇深....”

這...這是個啥玩意?

殊不知,在主席臺上放歌那位已經是收著了,他想放《鐵窗淚》來著,沒找著。

而主樓那邊,老吊車都要瘋了。

沖到高三,把江瑤揪了出來,“去,把那貨給我換下來!扯特么什么犢子!?”

江瑤也是無語,我課桌還沒收拾呢!

可是沒辦法,小跑下樓,引得高一的小學弟小學妹紛紛側目,“學姐真好看!”

可江瑤哪有心思享受注目禮,沖到主席臺,“齊磊!!你要死啦!”

齊磊卻是嘿嘿一樂,“你再不來,還有更離譜的呢!”

一邊說,一邊跑,“老吊車讓你來的吧?就說讓你盯一會兒,你不干,沒招兒了吧?拜拜!”

氣的江瑤直跺腳,剛剛齊磊確實讓她先盯一會兒,放一放背景音樂的,可是江瑤沒干。

現在好了,這家伙名正言順地跑了。

等齊磊一走,廣播的畫風終于回歸正常,放的是二中的校歌《追夢赤子心》。

而齊磊從主席臺下來,也沒回十四班,直奔高一。

燕玲的初二搬到實驗校區去了,可是走了燕玲,大玲又進來了。

四姑花了一萬多的借讀費,把大玲從慶城轉回了尚北,說是相中二中的教學質量了。

其實,齊磊清楚的很,是讓齊磊幫她看孩子。

大玲在高一十六班,齊磊過去的時候,和他上高一時的情況差不多,全班亂糟糟的,桌椅板凳都還沒進教室。

很多學生就在班里站著聊天兒,也不急著去后勤搬桌椅。

唯獨大玲一個人坐著,桌椅齊全。

齊磊到她班門口探頭一瞅,引得全班側目。

有初中就在二中的當然認識齊磊,混的臉熟的還打招呼,“磊哥!”

齊磊一笑,給大玲使了眼神,讓她出來。

大玲一步三跳地跑出來,“哥!”

齊磊則道:“動做挺快的啊,桌椅都搬回來了?”

大玲,“我也沒去搬啊,我班男生幫的忙。”

好吧,齊磊心說,果然!

站在班級門口等了一會兒,見幾個男生夾著椅子,拎著單人課桌回來。

齊磊朝其中一人招了招手,“過來。”

那男生趕緊把桌椅放下,小跑過來,“磊哥,咋來這邊了呢?”

男生叫馬亮,二中出來的。之前在初三屬于玩的挺好,誰都認識的那種。

齊磊則是看著大玲,“桌椅就是他給你搬的吧?”

大玲瞪眼,“對呀!哥,你咋知道?”

齊磊一副沒臉見的樣子,一看這貨往十六班進,就知道是他,別人干不出來。

而馬亮一聽大玲管齊磊叫哥,也驚了,“認識啊?”

齊磊則是笑罵,“這特么我妹妹,你老實點哈!”

馬亮一拍腦門子,“懂!”

其實,馬亮也不一定有什么壞心思。但是,在齊磊眼里,凡是惦記我妹妹的,都特么不是好人。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呢?

來高一十六班也就是這個目的,亮個相,讓那些見著好看小姑娘就往上貼的都躲遠點。

上午就是分班,從后勤領桌椅,排坐,這些老生長談的小事兒。

下午則是開學典禮,還有大掃除。

從高一出來,也不急著找江瑤,反正高三上午也是沒課,晃晃悠悠地回了十四班。

班里冷清了不少,走了將近二十人呢!

苦大仇深的王東走了,吳寧走了,楊曉也走了。

老實孩子財政也去了理科班,程樂樂看吳寧去了理科,于是她也跟著去了理科班。

很多人昨天還坐在主席臺上吹牛逼,今天就不是一個班的了。

老劉還沒來,再加上十四班沒動窩,更不用搬桌椅,大伙兒百無聊賴,不是站在門口,就是趴在窗臺上看熱鬧。

隔壁班已經換成了二班,而且是實驗中學的二班。

可是到現在還沒人,連熱鬧都沒得看。

“嚓!”方冰有點無聊,“實驗的人呢?好像一個也沒見著啊?”

盧小帥則道:“等著吧!聽他們那邊的同學說,要先在實驗校區集合,然后整體帶過來。”

方冰一聽,“嘖嘖,派頭還不小呢!”

正說著,就見校門口那邊有些騷動。

實驗中學全校一起,排著整齊的隊伍,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