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29章 全民公敵

第129章 全民公敵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29章 全民公敵

“哪來的一群山炮?”

離開實驗中學那幾頭,方冰終于原形畢露。

“不是說,實驗那邊有兩個不錯的好姑娘嗎?就這貨色?”

好吧,方冰被二中女生慣的,嘴已經有點刁了。

你想啊,高一有徐小倩、楊曉,還有十一班的李琳,都是落落大方的類型。

高二的江瑤,已經走了的李玟玟、曹小曦也是亭亭玉立親和友善,非常的接地氣。

你再看看這個被實驗中學捧上天的娘們兒,什么玩意!?

而且,氛圍也不一樣啊!

十四班別看和全學年對著干,可也都是明刀明槍的懟。

也就詹小天使過點陰的,可還讓班頭兒虐的體無完膚。

有詹小天的前車之鑒,也就沒人敢在齊磊面前再玩什么花活兒。

久而久之,二中這一屆的整體氣質就是剛。

東北話叫“直給”,從來不繞彎子。

還是挺純潔的,恨都恨的痛快。

這讓本來喜歡搬弄是非的三冰子,都有點無用武之地的感腳了。

哪像這幾位?那叫一個虛偽啊!

實驗中學都是這么勾心斗角的嗎?

“有意思了。”方冰嘟囔著,“就是欠收拾唄!”

對此,董偉成也是一臉玩味,“有,有點茶....胸,胸還平,沒啥前途。”

不過,兩人還算夠意思,回到南教室這邊,見徐小倩在,就什么都沒說。

直到女生那邊走了,三冰子和二成子才當著盧小帥他們的面兒,把齊磊好頓埋汰。

“啥,啥玩意啊?班頭兒,你還跟她表白過呢?眼瞎啊?”

對此,齊磊都懶得回應,跟我有毛關系?

支使盧小帥和蔣海洋,“你們解釋吧,那娘們兒,我連開玩笑都懶得舉例。”

方冰一愣,“盧,盧大傻還知道呢?”

只見盧小帥把方冰攬到胳膊底下,大粗胳膊一勒,“來來來,大傻給你講個故事!”

就方冰那小體格兒,哪弄得過盧小帥,也就快樂快樂嘴的選手。

“我我我我我我,我能不聽嗎?”

“不聽不行!”

盧小帥,“這不是一個眼瞎的故事,這是一個黑心賊的故事。”

于是,把去年暑假發生的那一場精彩對決,講給方冰聽。

繪聲繪色的,而且,其中盧小帥更是一個主要參與者,聽的二成子和三冰子一愣一愣了。

“嚓,班頭兒你真黑!”

隨后呲牙一樂,“不過,我喜歡!還真挺擔心實驗過來之后,壓不住那幫牲口呢!”

董偉成則道:“我聽李衛兵說,實驗那邊也有差生班,比咱們這邊亂得多,有幾個挺跳的。像是什么賈明明、陳鵬,都挺野的。”

對此,齊磊和盧小帥相視一笑,卻是沒說話。

還亂?一個學校能亂到哪兒去?二成子還是沒見過世面的。

齊磊把一堆高二的班牌兒,塞到他倆手里,“干你們的活去吧!反正誰來也不能讓你們吃虧就是了。”

方冰接過,心里踏實不少,“班頭兒霸氣啊!”屁顛屁顛的去干活兒了。

只是,這一堆班牌兒又讓方冰有點不爽。

“他娘的,還以為今年能進主樓呢!結果還是大平房,燒爐子!”

按說升高二了,可以回主樓了,而且還是在二樓.。

二中一向的傳統就是:一樓高一,二樓高二,三樓高三。

教室越高,代表著年級也越高。

可是,這不合校了嗎,一切就都變了。

一來,兩個學校合一塊兒班級多了。

二來,二中和實驗是以擴招的名義合并,所以今年新的高一學年擴招到堪稱龐大。

三來,今年考的好,雖然還沒達到章南設想中的省內聞名,可是在哈市七區十二縣也算小有名氣了。

于是,今年的轉校生、借讀生也不少。

所以,新高一有四十個班。

往年就算二中和實驗中學加一塊兒,也就二十八、九個班,今年等于是多了十個班。

齊磊他們這一屆,二中是14個班,實驗中學15個班。

但是,也有轉校生和借讀的涌進來中途插班。而且還不少,多了整整兩個班,加在一起是31個班。

高三的情況和高二差不多,兩個學校加上借讀的,也是31個班。

那么問題來了,主樓那邊把四樓騰出來,再加上原來初三的十幾間教室是主樓旁邊接出去的延伸,一共70多間教室。

如果按往年的邏輯肯定行不通,兩個學年就能把主樓塞滿。

可高二、高三占主樓,用62間教室,空出十幾間放高一,就等于是把高一劈成了兩瓣兒。

而把高三的三十一個班,還有高一的四十個班放進去的話,就余出一個教室。

南校舍和西校舍有三十間教室,放高二的話,只需要往主樓塞一個班就夠了,方便管理。

就像當初把十四班甩到西校舍一個道理。

于是,高二悲催的又成了棄嬰。

不光十四班和一班用平房教室,這回誰都沒跑了,大伙兒一起吧!

方冰負責西校舍的班牌更換,頭一間教室是十四班不動,然后隔壁一班的班牌換成了二班。

依次是二班,三班,四班…是的,沒有一班!

一班是尖子班嘛,搬回主樓那邊去了。

對此,方冰也是理解的。

一班“陪太子讀書”憋屈了一年,也該享受一下特權了。

只是他不知道,這個一班可不是汪國臣的那個一班。

至于十四班為啥還在把頭,不按順序排,方冰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天然地認為,我們班就該在這兒。

最強十四班就是招牌,俺們就是這么特殊,咋地吧?

臨近中午的時候,劉卓富從實驗中學開會回來了,沒辦法,這邊的大會議室已經改成教室了,開會得跑挺老遠的。

一回來臉色就不太好,齊磊還琢磨呢,這是咋地了?讓人給煮了?還是羅漂亮把他甩了?

可是,隨后方冰賤呲呲地上去套近乎的一句話,卻是讓齊磊知道了原因。

方冰換完班牌回來,見了劉卓富,就來了一句,“老劉,你這回上課可不方便了哈,一班回主樓了,得兩頭跑!”

放在平時,老劉非罵他不可,瞎操心呢?

可是這回,劉卓富有點悶的道:“我教十四、十五,還有二十八班。”

“教……”

大伙兒一愣,啥情況?怎么教上實驗的班了?

教三個班的語文大伙兒能理解,這是必然的,合校了,擴招了。

雖然章南進八月就開始跑各大院校招聘新老師,可是剛畢業的怎么著也得扔初中磨練幾年,除了特別優秀的,不敢往高中用。

而原有的師資肯定是緊張的,現在不管是二中,還是實驗,高中部的老師都是帶三個班。

只不過,老劉就算帶三個班,也得是二中的班吧?怎么把手伸到實驗那邊去了?

卻是劉卓富苦笑一聲,“不是實驗的班,十五班就是二中原來的一班。至于二十八班,那是個大坑!”

大伙兒半天沒反應過來。

卻是齊磊終于明白了,“不會是15到28,是咱們二中的班吧?”

此言一出,老劉點頭,大伙兒驚愕。

然后差點沒炸了,操!憑啥咱們改班級啊?

大伙兒潛意識里,實驗合過來,他們肯定是從十五班往后排啊,怎么還把我們擠到后面去了?

對此,老劉苦笑一聲,這哪是改班級那么簡單啊?

這事兒,其實從上個星期就開始了,只不過學生之間是不知道的。

合校本來很多事情就要協調,這沒什么可說的。

最開始的爆發點是,在討論合校方案的過程中,王紅說實驗中學老師不夠用,要把原實驗中學的十五班甩出來,交到二中這邊。

乍一看似乎也沒什么,實驗十五班本來人就少,只有30多個人。

實驗中學確實有交接的理由,確實要合班。可是如果了解內情,就知道是咋回事了。

這就是個差生班!

情況有點類似于二中的十四班,學習好與不好且不說,但都是問題兒童。

只不過,實驗十五班沒有二中十四班這么幸運,攤上根攪屎棍的齊磊,還有負責任的老劉。

十五班,正是章南在去年和齊磊說的那7的輟學率。

開學的時候,十五班是五十多人,現在就剩三十多個了,大部分都被十五班班主任以成績太差,留級、休學等等名目,清除出去了。

這都是李萬才在的時候干出來的事兒,老馬和王紅知道,但也沒反對。

原因很現實,為了升學率唄!

與其讓他們在學校里攪合的都不安寧,不如放在一個班,最后是留是走看造化。

在這個年代,大學剛剛擴招,不像后世就沒有考不上大學的這個觀念。

考上大學,還是一件有難度的事。

很多家長也是抱著希望讓孩子上大學的心態送進來的,可是一看真不是那塊料,大多數就動搖了。

像是之前中考成績沒出來之前,齊國君的想法只是讓齊磊混個高中文憑就行。

這可不是齊國君一時糊涂,而是普遍現象。

上了高中,成績不好,還總是惹禍,老師再從旁邊敲鑼邊兒,什么你家孩子不行,成績太差,念完高中也是浪費時間……

普通老百姓有幾個有見識的,也認為自己孩子考不上大學。

然后老師再給個建議,回家調整一段時間,下學期留級再看看。

于是,家長就信了,真的把孩子領了回去。

可是他們不知道,十個休學、留級的,有八個再也回不來了。

大多是找個汽修廠、理發店、飯店之類的學手藝,打工去了。

只能說,時代如此,觀念如此。

即便后世,這樣的情況也是大有人在。

十五班就是這種情況。

在二中,章南是用了不怎么恰當的手段,盡量地留住了那7的輟學率。

而實驗那邊就簡單得多了,根本不浪費那個資源,集中管理,慢慢剔除,就沒想過留住那7。

總之,實驗那邊名義上是師資不夠讓二中分擔,其實就是甩鍋。

反正也是沒救的渣子,扔給二中不就得了?

二中的老師當然不樂意,你們咋不說把尖子班給我們呢?

于是,一邊硬往二中塞,一邊就是不接,兩邊吵的很兇。

章南最開始沒參與,吵去唄?越吵火氣越大,章南越高興。

等到快控制不住了,才出面一錘定音,“接這個班可以,但是有條件。”

王紅一聽,只要你肯接,什么條件的好說。

“什么條件?”

章南:“去年以休學、留級名義清退的學生,班主任也好,還是你王紅也罷,挨家挨戶給我找回來!”

“缺一個,這個班二中這邊也不接!”

王紅沒氣死,你這不是故意刁難嗎?就為了折騰我唄?

在她看來,章南可不是為了幾個學生上學,為了降低輟學率才這么干,她就是故意刁難。

還挨家挨戶的找?累死人唄?

正要發難,卻是王興業當了“和事佬”。

“行!找!不就是幾個留級生嗎?王主任,你親自辦這個事兒。”

王紅瞪著眼珠子,你哪頭兒的!?

結果,王興業又來了一句,“不過章校長,這些找回來的學生,我們實驗這邊也沒能力管啊,也要交到二中那邊去!”

王紅:“……”

王紅臉色一緩,心中一松,原來王校長和咱們還是一頭兒的啊!“

暗贊:高!王興業還是高啊!!

那這就不是折騰了,這是給二中添堵。那些個清退的是什么貨色,她清楚,等著拉低二中的成績線吧!

登時也不反對了,“我去找,只要二中敢接!”

章南表面上被架起來了,有點為難,最后只能答應。

可是,二中的老師們卻情緒更大了,憑啥啊?憑啥給實驗中學擦屁股?

事后,章南的解釋是:

“咱們能教出一個十四班,就能教出第二個!”

直接點將今年新高一的老師,“這些留級生就交給你們了!”

又對高二的老師道:“羅艷,實驗過來的十五班,你來做班主任!劉卓富、汪國臣,你們輔助她了。”

“你們是最有經驗的,也是二中最得力的猛將,能不能完成任務!?給我再長一回臉?”

羅艷想哭,劉卓富和汪國臣也是無語。十四班剛脫離苦海,怎么又來一個十五班啊?就……

就可著一只羊薅羊毛嗎?

羅艷情緒最大,職稱的事兒她還沒過去呢!

心說,欺負人啊?有點沒管住嘴,陰陽怪氣地來了一句,“我可帶不了,我不夠資格!”

本來嘛,羅艷的職稱還是二級教師,今年能評一級的,讓章南給送出去了啊!

“不符合規定啊!”

章南一聽笑了,“小羅啊,小劉,還有老汪,我知道你們有情緒。小羅、小劉今年應該評一級的,老汪也該評高了。”

“但是,遇到這么個情況,校領導也很無奈。”

“其實……”話鋒一轉,卻是對一旁的老董問道,“要不要告訴他們?”

老董一聽,就瞪眼,低吼道:“告訴啥啊!到時兌現不了,你不坐蠟啊!”

那邊,羅艷和劉卓富他們都奇怪,告訴我們啥啊?你倆嘀咕啥呢?咋看著像演戲呢?

卻見章南沉吟了好久,“算了,話都說到這一步了,就明說吧!”

看著三人,“職稱的名額,我給要回來了。”

“!!!”三人一驚,要回來了?

章南繼續道:“但是,要是要回來了,可現在還不能給你們,情況很復雜。”

三人低著頭,表示理解。

章南,“我的意思是這樣的,現在肯定是不能給的,兩邊已經很緊張了,不要再升級矛盾。”

“咱們等到年底再說!不是還有一個年期嗎?實驗中學的老師不服氣,那咱們就讓他服氣,拿成績說話!”

“年底大伙兒都干出點成績,到時候再把職稱發下來,我看誰還有意見?”

這話說的在理,老劉已經在暗暗憋勁兒了,也不覺得憋屈了。

心說,我那十四班怕過誰?干唄!?

而羅艷急了,“這班我接了!給我一個學期的時間!”

章校給力,給要回來了,那還有啥說的?

再說了,整治這種班,他們幾個確實是最有經驗的。就算她差點意思,不是還有劉卓富呢嗎?

這段時間和老劉在一張桌子上吃飯,雖然還沒發展到那種關系,可是羅艷和老劉之間的革命友誼卻是日見厚重,羅艷已經一點不和老劉見外了。

汪國臣就更不用說了,他那個一班是二中的王牌,是肯定不能掉鏈子的。

再加一個渣子班,他也一點不慌,反而動力十足。

因為汪國臣畢竟比老劉和羅艷大不少,考慮問題也是很現實的。

他愿意接這種渣子班,一是有自信,二是獎金多啊!

成績提的快,獎金就不會少。

要知道,他和劉卓富去年的獎金,都算趕上高三的班主任了。

能不積極嗎?

老董看著三個打了雞血的老師,心說,這仨傻玩意啊,又讓小章給忽悠了!

不過,你還別說,一般人還忽悠不來呢!

又是獎金,又是樹敵,又是做心理工作的,這套組合拳,也就章南玩的轉。

于是乎,實驗中學的十五班就劃分到了二中這邊。

再然后,就是排班號又出了幺蛾子。

上面說了,現在高二一共31個班,實驗中學十四個,二中這邊加上接鍋的十五班,是15個。

這就是29個班,然后借讀生兩個班,整好31。

排班號有兩個方案,第一個是最合理的,打亂重組。

可是實驗不干,非要分開教。也就是二中老師教二中,實驗老師教實驗。

章南也只好勉為其難地從了他們。

那也只剩另一個方案,一個一個排過去就得了唄?

實驗中學是合過來的,二中畢竟是主體,二中1到15,實驗中學16到29。

30、31是借讀班,多簡單點事兒。

可是,王紅又不干了。

“章校,我們是外來的,本來老師學生就有情緒,就不能讓著我們一回嗎?讓我們排前面唄?”

王紅的意思是,1到14班是實驗的,15到29是二中的。

有點類似于后世明星搶番位的味道了,逼急眼了什么都要爭一爭。

二中的老師們當然又不干了,你們特么欺負人欺負慣了是吧?沒完沒了了呢?這也要爭?

堅決不能給!

要不傳出去成啥事兒了,到底是二中合并實驗,還是實驗合并二中啊?

可是,實驗那邊咬死了,我們就要在前面,這事沒商量。

王紅上躥下跳,老馬也支持她,王興業更是一改沉默本質,也跟著起哄。

好吧,王紅本來沒想爭,是老馬和王興業竄得她爭的.。

用王興業的原話是,“爭!必須爭!這涉及到咱們實驗中學的士氣問題!那什么,我不好開口,老馬和王紅,你倆要頂上去啊!”

然后。

老馬,“爭!我覺得也該爭!那什么,我和章南關系緊張,開口就復雜了。王紅,你要頂上去啊!”

王紅:“兩位校長放心!”

可把二中的老師都氣壞了,“不給,這事兒沒商量!”

光二中內部這邊就吵了好幾天,最后,章南頗為‘疲憊’,“要不,就給他們吧?”

大校長發話了,大伙兒沒話說,可是,連一向佛系,只愛喝大酒的七班班主任醉拳都氣冒煙兒了。

“媽了個巴子的,給他們!”

醉拳真怒了,攥著拳頭,“要排前面是吧?給他,咱期末見真章!我看他們還有臉排前面不!?”

大伙兒一聽,都沒說話,道理是這么個道理,可是憋屈啊!

而章南…一臉為難,“是我這個校長的工作沒做到位啊,讓大伙兒受委屈了!”

可是,真是章南工作沒做到位嗎?

她上任一年,大伙兒收入翻了好幾倍,職稱也給要回來了,實驗中學也吞下肚了,顯然不是校長沒做到位啊!

章校已經做的很到位了。

醉拳咬著牙,“章校長你放心,他們不打亂組班,不就是抱著和咱們別一別苗頭的心思嗎?那咱就成全他們!”

“對!”汪國臣瞪著眼,“聽說,他們在尖子班之上還有一個清北班?”

“那個班的班主任老姚,點名道姓的要壓我一頭?來來來,咱就看看誰的學生爭氣就完了!”

汪國臣也怒了,還和我比?比得了嗎?

劉卓富也開口,“章校長,啥也別說了,一個學期!一個學期不讓他們服服貼貼的,都算我們沒使全力!”

章南,“……”

一臉的不情愿,“那就…比比?”

大義凜然:“放心,比輸了,我負責!”

大伙兒無語,輸?輸得起嗎?

外面傳的沸沸揚揚,二中吞并了實驗,這要是輸給實驗……

操!都不敢往下想。

此時,可不僅僅是去年的汪國臣、劉卓富打了雞血一樣整治一班和十四班了,是整個二中的高二老師都特么的炸營了,和去年的汪國臣、劉卓富是一個狀態。

而且,不僅僅是高二,新高三的情況也和高二差不多,而且有一部分老師是帶過去年高三的,那就更是嗷嗷叫了。

以李艷紅為首的那批人,都不用刺激,自己就想著怎么比去年更拼命。

無它,知道李艷紅上個月拿了多少獎金嗎?

兩萬七!

之前章南定的規矩,一個清北,班主任5000,任課老師1000,重本加一個點500,本科率加一個點500。

班里兩個北大,28個點的提升,李艷紅整整拿了兩萬七。

啥概念?

99年的兩萬七,能在尚北買樓了。

像齊磊家住的那住小院兒,兩萬塊錢得在市中心挑大的買。

李艷紅能不拼命嗎?

再說了,今年評職稱,李艷紅妥妥的高級職稱到手。

什么特么實驗中學這個那個的,誰敢搶她的職稱?這就是底氣啊!

反正就這么定下來了,“皆大歡喜”。

實驗中學有了面子,二中的老師有了怒氣槽兒,而章南……

就喜歡你們駑著勁兒的干呢!

終于壓榨出兩個學校老師們的最后一絲熱情,但是有一個地方章南沒松口。

那就是——十四班,二中的十四班!

本來,實驗中學是占著一班到十四班的班號兒的。可是,章南只給到十三班。

“十四班你們動不了,實驗中學的十四班排到后面去吧,改成二十九班。”

這件事,章南沒有任何余地。

王紅就不明白了,“為啥啊?就差這一個班?您這不是故意刁難嗎?”

對此,都不用章南說話,老董微微一笑,“因為十四班就是十四班,別人不配,只有二中的十四班配叫十四班!”

操,這句話的殺傷力可比啥都大了。

不配!?

老董,“十四班是標桿兒!”

看著王紅微微一笑,“不但是二中的標桿兒,以后也是你們實驗合進來的這些班的標桿兒!”

王紅:“……”

實驗的老師們:“……”

回去之后,王紅挺郁悶,結果有比她更郁悶的。

王興業在辦公室大發雷霆,“挑釁!這就是挑釁!高二的老師給我通知下去,必須把這個十四班給我干掉!”

王紅:“……”

然后,老馬則在高二辦公室吼了一大通,“聽見沒有!?丟人啊!十三個班的都給了,就不給你十四班,這不是打臉嗎!?”

“啥也不是!丟人啊!!”

王紅:“……”

全體老師:“……”

啥也別說了,下學期給我集火十四班!

十四班不但班號動不了,教室也是單提出來的,就在西校舍把頭第一間。

十四班...二班...三班,連特么教室都帶著嘲諷。

是二中合校之后,除了一班之外,高二最特殊的存在。

而且,墻上“最強十四班”的口號,依舊誰也動不了。

王紅不知道十四班的豐功偉績,第二天開會,本來已經過去的議題,她實在沒忍住,看著高二的分班情況,“這個班就這么特殊?”

老董還是那么硬氣,“對了!就這么特殊!”

王紅,“可這個班只剩四十來個人了啊!”

十四班是文科班,十幾個學理的,加上去特長班的王東、楊曉幾個人,就剩四十多個人了。

分班的時候,章南沒往里加人,是出于兩方面的考慮。

第一,劉卓富、羅艷,還有汪國臣,本身帶著一個尖子班,現在又多了一個實驗的十五班。

必然要在原實驗十五班身上耗費大量精力,章南怕學生多了他們忙不過來。

第二,十四班抱的太緊了,和本校的班級都整不到一塊兒去,冷不丁進新人,不一定能融入進去。

而且,章南還有別的考慮。

可是,這些王紅可不知道,眼珠子一轉,“那不換班號也行,要不這樣吧!”

“這個班人數太少了,要不從我們實驗這邊調十幾個學生過去,我們這邊老師確實忙不過來。”

這個要求不過分,她甚至沒明說調過去的肯定是差生,章南應該答應的。

可惜,只見章南搖頭一嘆,“王主任,別想了,你們的學生是進不去的。”

王紅,“怎么就進不去?”

章南,“跟不上進度的。”

王紅臉一白,火氣更大了,瞧不起誰呢?實驗這屆高二很強的!

這就是老劉不太高興的原因,心里憋著氣呢。

可是了解了實情的十四班眾,還有齊磊,那想法可就多了。

十四班眾有點飄,校長真這么說了?十四班無法替代!不配進我們班?

嚓!!牛逼大了,必須讓實驗的看看啥叫十四班!

而齊磊……

齊磊汗都下來了,這可不光是把兩邊老師都調動起來的問題了啊,怎么感覺…感覺丈母娘又想拿十四班當靶子呢?

當回人吧!特么十四班又成全民公敵了?

小八千了呢!

這波虧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