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131章 下不來臺

第131章 下不來臺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131章 下不來臺

實驗的學生是集體過來的。

排著隊,背著書包,抱著成袋子的學習資料,就跟逃難似的。

好吧,這是從方冰那張損嘴里說出來的,和別人沒關系。

事實上,整體精神面貌都不錯,也沒想像中的苦大仇深,其中有幾個神情另類的,甚至有點躍躍欲試。

比如賈明明,一個哈市過來的二世祖。

以他家里的條件和關系,在哈市,進三中和師大附中可能費點勁,但別的學校基本沒啥問題。

可是,這貨愣把自己作到尚北來了,哈市只要有點名氣的學校,沒一個收他的。

看著校門口的橫幅,又有點上頭,脫離高三九班的隊伍,摸到高二十二班隊尾,照著陳鵬的屁股就來了一腳。

踢的陳鵬一激靈,回頭一看是他,也就不奇怪了。

“干啥?”

賈明明呲著牙,指著橫幅,“這逼學校挺尿性啊!”

陳鵬也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還行吧,挺好的!”

陳鵬是比較喜歡合校的,他媽是稅務局的,雖然不住政府大院,但和大院那幫都熟。

現在合到一塊兒了,陳鵬自覺也吃得開,而且比在實驗還要舒服些。

又看了眼條幅,提醒賈明明,“你別惹事哈,這校長是書記的老婆。”

賈明明一聽,有些訕訕。他是哈市過來的,對尚北內部的那點事兒不感冒。

“關我屌事?”

嘴上硬氣,心里卻收斂了不少。

要知道,李萬才在實驗中學的時候,賈明明沒少給他惹禍,賈明明還以為二中的校長也和李萬才一個貨色呢!

吊兒郎當地打量著二中校園,“真特么破!”

對此,陳鵬也沒啥說,確實比實驗中學破舊不少,不過還算過得去。

隨后,兩人又繞到高二6班身后,朝一個女生擠眉弄眼。

“周蕾!周蕾?!過來!”

賈明明語氣明顯有曖昧。

周蕾回頭一看是他,先是為難地看了看隊首的老師,這才悄悄地脫離大隊,來到兩人身邊。

“小明哥,有事呀?”

賈明明笑嘻嘻地蹲在那,“晚上去旱冰城不?”

周蕾抱歉一笑,“不了吧?最近老爸看的緊。”

賈明明,“沒事兒,就玩一會兒。”

周蕾,“真的不行,晚回一會兒就要盤問好久的。”

賈明明,“咱爸真不懂事兒!”

周蕾淺淺一笑,卻是沒多說話。

而賈明明也就是那么一問,這貨就是愛撩騷兒,但凡是長的水靈一點的姑娘,他都想撩撩。不去就不去的唄,又不差她這一個。

而且,賈明明心明鏡似的,周蕾就是端著,假正經。

對于這種,賈明明反而興趣不大。

要說真動心的,二十九班蕭婭,他挺動心的。

聽說,二中這邊有幾個姑娘也不差,像是徐倩…這個算了,書記的閨女,陳鵬提醒過他好幾回了,動不得。

可還有別人啊!

他都打聽好了,高三的江瑤、高二的李琳、楊曉,聽說都不錯。

賈明明雖然還沒看見人,但都挺動心的。

至于周蕾,快樂快樂嘴就行了,鬧著玩唄。

而正如賈明明所料,周蕾雖然拒絕了一起出去,但是也沒急著回班級的隊伍,和賈明明、陳鵬三個人墜在隊尾,彰顯著地位。

其實賈明明不知道,周蕾之所以拒絕了他還跟著兩人,是因為她對陳鵬有點意思。

而陳鵬對周蕾,那是真動心。

小姑娘家境一般,還落落大方,又善良淳厚,這很讓陳鵬有保護欲。

當然,賈明明的口花花,讓陳鵬很不爽,可他嘴上不說,卻在心里記小賬。

就像二中也有小團體、齊磊他們也喜歡在顯眼的位置扎堆兒一樣。

實驗中學也一個揍性,沒一會兒三人身邊身邊就圍了一圈兒人,墜在大部隊后面,來到主席臺前。

賈明明也見著了他惦記的二中姑娘之一——江瑤。

只見實驗中學的教導主任王紅,已經從江瑤那拿過麥克風。

賈明明他們則是看著臺上的江瑤,眼珠子都直了。

“嚓,這妞不錯啊!”

江瑤屬于那種不是特么驚艷,但是很吸引眼球的女生,而且很有特點,很耐看。

之前,李玟玟還專門研究過江瑤的五官,小鼻子、小眼睛、小圓臉、小嘴兒,單拿出來哪一個都不算太優秀,可是就奇了怪了,組合在一塊兒,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反正賈明明沒啥見識,沒見過這一款的。

“這誰啊?”

身邊都是一群高二的,對二中高三也不太熟悉,都是搖頭。

最后找了一個熟悉二中這邊情況的高三學生才知道,這就是江瑤,二中廣播站的站長,高三一枝獨秀的小花兒。

賈明明有點上心了,盯著江瑤就沒換過眼神兒。

心說,回頭得認識認識。

而這邊,王紅則是在分派班級。

從高三的開始,哪個班在三樓,哪個班在四樓。點到一個班,老師就帶走一個班。

齊磊他們則是圍在操場邊兒,看熱鬧。

當然,其實比賈明明他們強不到哪去,方冰、董偉成、還有趕過來的唐奕、付江,也在看女生。

基本上,“質量不咋地啊!”

唐小奕有點訕訕,“沒見著啥漂亮的呢?”

反正高三看過來,一個入唐小奕法眼的都沒有。

當然也招來眾人的鄙夷,“你還是個孩子,關心這個干啥?”

誰都知道唐小奕對女人不感興趣,還沒開竅呢!

直到王紅念到高二一班的時候,眾人才有了幾分認真。

不是因為一班有漂亮姑娘,而是,當王紅指引一班去主樓教室的時候,是實驗的馬副校長帶的隊,他身后也就跟了八個人。

唐小奕擰著眉頭,“這班人是不是少了點?”

齊磊也奇怪,“怎么就八個人?一班不是實驗的尖子班嗎?這么點人?”

卻是消息靈通的李衛兵嘚瑟了起來,“不知道了吧?實驗一班可不是尖子班,實驗的尖子班是二班和三班。”

大伙兒一腦門子門號,只聞李衛兵道:“人家一班叫清北班。”

“啥玩意?”

唐小奕不淡定了,“清北班?”

李衛兵,“這個班是在尖子班里挑出來的尖子。”

唐小奕,“學年前八啊?”

李衛兵,“前八都不一定進得去。”

撇嘴道:“咱也說不好他們是怎么挑的,反正成績只是一方面。”

“據說,這個班一天就六節課,其它時間自習。不過,沒有周末的半天小假,也沒有月假。”

“而且進度和別的班也不一樣,聽說人家高二上學期的課已經學完了。”

“他們的班主任是馬校長,目標就是奔著清華北大去的。”

聽的大伙兒直呲牙,“這么野的嗎?”

而齊磊一聽到清北班的名頭,就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后世這種情況很多,沒啥特別的。

要非說特別,特么只有八個人的班級?要是把齊磊塞進去,他得瘋,憋屈死算了。

捅了捅身邊的徐小倩,調侃道:“這個班滿適合你的嘛!”

尖子班里的尖子班,而且應該是挑選的自治力強的那種學生,徐小倩要是不去這個班,那這個學神的地位要經受挑戰了啊!

卻不想,徐小倩撇了撇嘴,大大的眸子里滿是不屑,“什么花里胡哨的,干倒就完了!”

大伙兒一聽,咧嘴豎起大拇指,“霸氣!”

而徐小倩則是很謙虛的壓了壓手,“低調,低調點!不要掌聲,不要尖叫!!”

大伙兒:“……”

徐小倩也越來越不正經了,大伙兒管這叫“石化”。

嗯,越來越像齊磊。

高二分班沒啥可看的,好看的女生同樣不多。

偶爾有一兩個驚艷的,但也就那么回事兒。

總體上來說,實驗完敗。

大伙兒也就關注了下實驗二班具體是什么情況,畢竟將來是鄰居。

只是偵查結果不太滿意,男生們一致認為,“比咱班水平還洼!”

徐小倩一聽,“可別這么說,畢竟是尖子班嘛!”

趙雪彤也附和,“我看你們就是飄了,人家成績應該不會差的。”

男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冰子朝徐小倩一樂,“徐倩啊,你要發散思維。”

祁雪峰也對趙雪彤搖頭,“你越來越不懂我了!”

弄的徐小倩和趙雪彤莫名其妙,“有什么不對嗎?”

她們說的是事實,不能盲目自大,尖子班還不是十四班可以比的。

直到齊磊一語點醒夢中人,“他們說的是女生顏值!”

搞笑呢?誰說成績了?

徐小倩:“……”

趙雪彤:“……”

實在無語。

趙雪彤有點牙疼,“你們男生就不能想點別的?三句話不離那點事兒!”

結果,方冰來了句巨賤無比,又毒舌的,“偷著樂去吧,你們這是都沾了徐小倩的光了。”

趙雪彤開始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回頭一想,嚓,這是說咱十四班要是沒有徐小倩,女生就比不上別的班了唄?

于是,方冰差點沒讓十四班的女生給打死。

接下來,齊磊組織人到老師辦公室把高二的課本搬回來,發下去。

班主任和各課老師要開學年會,學生就沒什么事兒了。

可是,和高一不一樣,大伙兒都沒急著走,在班里說說鬧鬧,等中午到飯點再散伙。

實驗那幾個班和二中這邊差不多,課本發了,老師也走了,全體放羊。

賈明明沒事兒干,從主樓那邊又晃蕩到西校舍找陳鵬,身后還帶了一個叫金哲的男生。

陳鵬則是把周蕾,還有另外幾個玩的好的男生女生都叫上。

“走,帶你們認識點新哥們兒。”

說的就跟二中就是他主場一樣。

不過,也確實像主場,起碼高二學年有點名聲的,陳鵬都認識。

先是跑到小賣部拎了一袋子飲料,然后到17班,以送水的名義把財政叫了出來。

“老實孩子”財政本來不想出來,陳鵬這個人吧,財政不大喜歡。

可是,陳鵬他爸是稅務局的領導,過年過節總帶著陳鵬到他家里來,兩人也算認識,礙于面子就出來了。

財政給面子,陳鵬自然是更嘚瑟了。

“給大伙兒介紹一下,財政,我兄弟,他爸就是咱們尚北的財市長。”

財政有點不高興,“說這些干啥?”

和一眾人打了招呼,又和陳鵬閑聊了幾句,算是給足了陳鵬面子。

賈明明、周蕾他們見陳鵬和市長兒子都能說得上話,自然也是對陳鵬高看一眼。

沒一會兒,陳鵬說要找程樂樂、付江,還有徐倩,都去打個招呼,送個溫暖。

財政正好也要給齊磊送暑假作業。

好吧,財政暑假作業沒寫完,拿齊磊的抄的。

于是,也就陪陳鵬一起。

接下來到19班找了程樂樂,到21班叫了付江。

情況和財政差不多,父輩都是同事,也都見過,聊過,多少要給些面子。

而且,兩個學校合了,以后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很少有說就看你不順眼,就要弄你的,多數情況還是和和氣氣,陳鵬也算是一個紐帶了。

雖說陳鵬有點裝,但是,財政也好,程樂樂、付江也罷,不但當做不知道,而且還得幫著陳鵬裝一把,算是互利互惠吧。

也就是盧小帥、蔣海洋他們沒看著,不然…不然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一年前的他們,晃晃蕩蕩,自以為很牛逼,張嘴閉嘴就是關系,不就這個揍性嗎?

陳鵬正是他們當年的狀態。

結果,讓齊磊治的服服帖帖,現在誰也不提那些有的沒的了。

等逛到十四班的時候,已經快十一點了。

這會兒,齊磊沒在班里,去主席臺接江瑤的班兒。大喇叭里一會兒《孤星淚》,一會兒《傷心1999》那就是齊磊干的。

到了十四班門前,都沒用財政、付江這些坐地戶出面,陳鵬自己搶到十四班門口,就大剌剌地邁進去一步。

等確定了徐小倩的位置,才朝那邊招了招手,“徐倩!”

徐小倩抬頭一看是他,身后還跟著財政、付江和程樂樂,登時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燦然一笑,一邊往門外走,一邊打招呼,“歡迎加入二中呀!”

走到門口,陳鵬還沒有退出去的意思,徐小倩只好假裝說話沒注意到,一邊踏到教室外,一邊笑道:“就說你得過來,正等著呢!”

這話可是給了陳鵬不小的面子,身后賈明明和周蕾,還有實驗的這幫人,都看呆了。

徐小倩很白,五官靈動,幾乎沒有瑕疵。

再加上一頭短發,驚艷的同時又不失俏皮,一種難以名狀的氣質。

別說是賈明明他們,齊磊當年也沒扛住啊!

不同的是,齊磊看著眼饞,然后就下手了。

而賈明明他們,連下手的勇氣都沒有了。

就拿賈明明來說,姑娘確實好,好到爆炸。可是,他敢口花花江瑤,卻還沒找抽到惦記書記的女兒。

而周蕾也只是感嘆,這姑娘好有氣質,氣場真足,亦沒有別的想法,甚至嫉妒心都提不起來,只剩下羨慕了。

說市儈一點,就徐小倩這種家庭和相貌的,周蕾連攀比的心思都沒有。

周蕾也看到班里的盧小帥、蔣海洋和張新宇了,之前的那件事,更讓她有種超然的快感。

故意挑釁地瞥了一眼盧小帥,意思是,你們混的好,我也不差!

弄的盧小帥莫名其妙的,這傻娘們瞪我干啥?

好吧,周蕾還是一年前的周蕾,可是盧小帥已經不是一年前的盧小帥了。

放在一年前,他會瞪回去,甚至會主動貼上去,就算不結交一下陳鵬這幫人,也要彰顯一下他和財政、和徐倩這幾個人的關系。

這是一年前,盧小帥所謂的成熟。

可是現在,盧小帥不會了,沒意思。

和齊磊他們廝混了一年,盧小帥才明白什么叫成熟,淡定的很。

一看就知道這都是來“拜碼頭”的,說不好聽就是巴結來的。

我去干啥?有病啊?

和財政、付江相處,那都是張嘴就罵,伸手就掏襠的,你們這只能叫巴結。

盧小帥眼皮都沒抬一下。

可是周蕾、陳鵬他們可不這么想,覺得自己很牛逼,第一天進二中就有這么多人陪著,彰顯著地位。

尤其是周蕾,之前她以為陳鵬已經算很有面子的了,可是見了徐小倩,見了財政,才知道他們在實驗那都不算什么,這才是尚北的頂級圈子。

周蕾突然變得話很多,很討喜,還從陳鵬的飲料口袋里親自給徐倩和程樂樂挑了兩瓶清淡的。

徐倩也很大方,道謝之后,自己打開,喝了一小口。

她確實有點渴了。

總體上來說,氣氛還算融洽,哪怕陳鵬吹吹哄哄,張口閉口,“咱們算是在二中會師了,以后日子混的能更輕松了。”

大伙兒也就當沒聽見。

哪怕賈明明時不時暗示他爸在哈市生意做的很大,“等十一放假吧,讓我家司機帶著咱們玩一趟,地方你們挑,費用我來出!”

大伙兒也都是抿嘴一笑,沒當回事兒。

既沒有不耐煩,也沒什么厭惡。

不是這幾個人不討厭,而是沒必要。

轉折來自一根成精的電線桿子,從眾人面前一閃而過。

周蕾一眼就認出來,指著方冰,“你不是……”

方冰剛從小賣部回來,沒想到在這遇到周蕾,眼珠子一轉,“你,你啊!”

財政則是疑惑,“你們認識?”

卻是方冰背對徐小倩給他使眼色,“瞎打聽什么?”

胡亂解釋了一句:“前幾天,你們沒在,我和二成在主樓門前碰上過一次。”

財政意味深長地看著方冰,說實話,沒懂,你特么使什么眼色?

殊不知,方冰是著急的,他是沒看見周蕾站十四班門口了,否則寧可跳窗戶回班,也不從這過。

沒見徐小倩在這兒呢嗎?他是怕班頭兒那點黑歷史被班嫂知道。

別看他平時看熱鬧不怕事兒大,也吊兒郎當的,但是義氣還是有的,對班頭兒的“忠誠”是不容質疑的。

財政和付江雖然不知道方冰是什么意思,可是本著少說少錯的原則,也不說話了。

但是,周蕾那邊卻是找到了話題,對不了解情況的幾個人解釋,“前幾天和蔡麗麗、侯小東來過一次二中,正好碰到的,還聊了幾句。”

陳鵬一聽就明白了,他和蔡麗麗是一個班的,聽那個長舌婦說一早晨這事兒了,而且就是今天。

看著方冰也是意味深長,心說,這個就是和齊磊有仇的那個啊?那就有意思了。

其實,陳鵬拜了一圈兒的碼頭,卻少了三個人——齊磊、吳寧、唐奕,這三個同樣在二中比較出名的。

不是沒放在心里,他在實驗又不是聾子,相反消息也還算靈通,知道那哥仨在二中混的風聲水起,名頭甚至不比財政、付江他們差。

當然,也只是個皮毛,不知道那哥仨到底混的有多好,更不知道齊磊和徐小倩的事兒。

反正之所以裝不知道,主要原因還是在周蕾。

齊磊追過周蕾,被周蕾拒絕之后,兩人似乎還鬧的不太愉快的事兒,在實驗可以說人盡皆知。

甚至,從方冰口中得知,齊磊找了個丑姑娘處朋友的事兒,也在幾天的時間里傳的挺廣。

沒辦法,這年頭兒就這樣兒,學校里經常有這種亂七八糟的八卦。

而且這還算好聽的,甚至誰把誰搞大肚子,誰誰誰是px這種傳言,哪怕是空穴來風,也能傳的有模有樣。

而齊磊這些傳聞,放在別人耳朵里是個樂子,但是陳鵬不能不在意。

別忘了,他喜歡周蕾!

所以,陳鵬這么著急的拉攏人脈,有這方面的原因。

和那哥仨保持距離,也有這方面的原因。

反正想的挺多的。

接下來,方冰不想多留,匆匆忙忙的進班了,可是話題卻留下了。

賈明明一看周蕾和陳鵬的那個神態,就知道這兩人憋著事兒呢!

可是,我還不知道呢啊,急聲追問,“怎么回事啊?”

陳鵬神神秘秘的一笑,“別問了,咱們剛來,別惹事兒!”

他要不這么說還好,賈明明一聽更急了,特么有頭有臉的都在這兒呢,還怕事兒?

“到底咋回事?說!”

周蕾這時也勸,“哎呀,你就別問了,都是過去的事兒了!”

賈明明樂了,“過得去,過不去,不得咱們說了算啊!”

而付江、財政和程樂樂卻聽出來了,這是和班頭兒有事兒?

財政和付江對視一眼,心說,這是咋地了?沒聽說齊磊和實驗的結仇啊?要不要說和一下?

這邊,賈明明還在一個勁的逼問,可陳鵬和周蕾都不想說。

最后實在沒辦法了,周蕾突然對徐小倩道:“齊磊是你們班的吧?我們背后說他不太好。”

只見徐小倩燦爛一笑,剛要回句得體的,卻是程樂樂冒出一句,“沒事兒,說唄,那貨臉皮厚的很,誰沒背后罵過他啊!”

“啊?”陳鵬一愣,“他人緣這么不好的嗎?”

程樂樂冷笑,“好不好的不好說,你先說說,到底啥事啊?弄的神秘兮兮的。”

程樂樂可不想說和,無關緊要的時候,給你陳鵬一個面子,可是涉及到自己人,對不起,程樂樂翻臉比翻書還快。

這幾個人跟唱雙簧一樣在這你一句我一句的,傻子都聽得出來,沒憋好屁,程樂樂當然要出頭。

“說!我聽聽那貨干過啥齷齪事兒?”

陳鵬一聽,終于開了口,“嗨!我還以為你們和他也有點關系,都是朋友就不好說什么了,好像我們喜歡講究誰似的。”

看了眼周蕾,見她低著頭,已然默許,“是這么回事兒。齊磊初學的時候追過周蕾,你們都是一中過來的,不太了解吧?”

程樂樂、財政、付江全瞪了眼,第一反應是看向徐小倩。

而徐小倩只是眉頭微微的皺起一點,轉瞬即逝,似乎沒太大反應。

那邊,陳鵬繼續一臉為難地道,“這事兒當時鬧的挺不好的,周蕾原本打算上二中來著,畢竟她是二中上的初中。”

“可也正是因為這個事兒,不敢在二中呆了,就去了實驗。”

這時,周蕾打斷陳鵬的話,“哎呀!不說不讓你說的嘛?”

連忙對徐小倩,還有財政道:“你們別往心里去,都是過去的事兒了。”

善解人意道:“我在實驗呆的也挺好啊,而且,我聽說,齊磊也處朋友了?”

“就是你們班剛剛那個高個子說的啊!那既然處了朋友,就說明都已經過去了唄!所以都別提了,對誰都不好。”

財政和付江本來覺得這姑娘挺好的,哪哪也挑不出毛病。

可是現在,好好看了看周蕾,重新審視了一下。

心說,姑娘啊,不提不提整個實驗中學都知道了?你這有點虛偽了吧?

兩人臉色登時就變了。

卻是程樂樂戲謔地不讓二人表現出來,“說說唄!沒事兒,繼續說!”

陳鵬聞言,也徹底放下心來,齊磊和這幫人的關系應該真的就是一般,甚至不好。

只能說,怎么混的呢?一個替他說話的都沒有?

訕笑一聲,不再遮掩:“其實吧,齊磊這事兒做的確實挺不地道的,一點都沒考慮周蕾的感受,弄的人家小姑娘下不來臺,挺不爺們兒的。”

周蕾接話,“都說了,過去了。現在不是挺好的,我聽說,他處的那個姑娘不錯?”

噗!!

陳鵬笑噴了,短發男人婆還叫不錯?

“可是我怎么聽說,他處的那個姑娘不怎么樣啊?長的挺一言難盡的!”

看著二中這邊的幾個人,明顯在調侃諷刺:“是不是性格挺好的?還是家里有錢啊?”

這話有點露骨了,程樂樂都有點要裝不下去了,即將爆發。

可她沒想到,徐小倩卻重重地點了點頭,“嗯!”

陳鵬挑眉,“猜對了?”

徐小倩抽抽著鼻子,“猜對了呢!”

陳鵬,“那這人真挺極品的,圖啥啊?圖錢?還是…就那么勢力?”

徐小倩,“可不可不,那姑娘又黑又丑!”

陳鵬,“是吧,嘖嘖……”

周蕾也是淡笑插言,“也許人家就喜歡唄!”

賈明明更樂,“嚓,咋下得去嘴呢?”

徐小倩還是點頭,笑的更燦爛,“是唄!可喜歡了呢,都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一邊說,一邊還把目光越過人群,對準操場上的一個身影。

陳鵬和周蕾也看出徐小倩的目光不在他們身上,順其目光看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襯衫、牛仔褲的身影正朝這邊走過來。

陳鵬眼神一瞇,這是哪個孫子?有點小帥。

而周蕾卻有些失神,這是她一年后第一次見到齊磊,感覺和去年完全不是一樣的狀態,比去年胡同里那個陽光下泛著光暈的齊磊更加虛幻。

陳鵬,“這誰啊?”

徐小倩,“就那個找了個黑丑男人婆的齊磊啊!”

陳鵬一怔,隨之笑的更加放肆,“嘖嘖,這就說得通了,挺適合當小白臉的!”

眨眼間,齊磊已經到了跟前,先對著眾人嚷嚷,“都杵這兒干啥?到飯點了都。”

憋了半天的付江終于能開口了,戲謔一笑,一點都沒有剛剛的得體和氣場。

看著陳鵬卻對齊磊回話:“等蹭飯呢啊!”

齊磊一聽,“滾!老子快成你爸了!”

財政則是探著身子,看著周蕾,也對齊磊說話,“吳小賤說中午干燒烤?那誰還慣著你啊!?”

齊磊翻著白眼,“狗還是你們狗啊!”

不再對罵,接過徐小倩的飲料仰頭就灌。

陳鵬:“……”

周蕾:“……”

賈明明:“……”

如果沒記錯,那可是徐倩剛剛喝過的,你,你怎么敢喝!?

而齊磊喝飽了,才有工夫看向有些呆滯的實驗眾人。

問向財政:“你朋友啊?”

財政笑呵呵的介紹,“陳鵬、賈明明、周蕾。”

齊磊和陳鵬、賈明明,還有另外幾個人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唯獨漏了周蕾。

周蕾還沒回過神來,又被齊磊的忽視弄的有些憤憤,笑吟吟的來了一句,“老同學,怎么裝不認識啊?”

就見齊磊一呲牙,“嘶!”

把水遞回給徐倩,直視周蕾,苦口婆心:“咱不說好的嗎?再也不見!能守個信用嗎?”

周蕾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你!”

卻是齊磊只當她的是空氣,再不多說一句。

對著陳鵬和賈明明呲牙一樂,“不好意思哈,我們得吃飯去了,本來應該盡個地主之誼的,可是……”

指了指周蕾,大大方方道:“和她有過一段不愉快,坐一起怪別扭的,就不和你們客氣了哈!”

說完,朝班里吼了一嗓子,“特么的看熱鬧管飽是咋地?走吧,串店的干活!”

十四班里轟的一聲,登時就炸了,有笑的,有鬧的,有撒歡往出跑的。

而直到這個時候,陳鵬他們才發現,十四班不知道啥時候開始,基本都趴在窗臺上看熱鬧呢,一個個神情戲謔,滿是嘲諷。

等跑出教室,還無論男女路過齊磊身邊時,多多少少都留下一句話:

“班頭兒,又破費了!”

“你看這事兒鬧的,中午打算減肥來著。”

“班頭兒眼瞎現在終于好了……”

“班頭兒,你點子夠幸的啊!這要是當初表白成功,不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一個個說的賊心疼,往串店跑的卻比誰都快。

陳鵬:“……”

周蕾:“……”

賈明明,“……”

賈明明想找個地縫鉆進去,真不想跟著陳鵬和周蕾在這丟人了。

直到大伙兒都走差不多了,齊磊才看向徐小倩,“走吧!”

就見徐小倩朝陳鵬他們甜甜一笑,尤其是周蕾,平靜地來了一句,“很高興認識你,有機會再聊哦!”

說完,主動朝齊磊伸出纖細的手掌,在周蕾、陳鵬等人見鬼一樣的注視下,十指緊扣,晃蕩而去。

沒一會兒工夫,十四班門前就剩下實驗的那幾個人,到了也沒緩過勁兒來。

到底是個啥情況呢?不說是個短發男人婆嗎?不說是二中第一丑嗎?

媽了個巴的,這是讓那個成精的電線桿子給誆了?

大理最近連著陰雨天,腰就受不了了。

而且不僅僅是腰疼,拐帶的兩條腿又酸又麻又疼,屁股沒知覺了。

折磨了我好幾天了,實在沒啥狀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5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