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7章 所圖甚大

第77章 所圖甚大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7章 所圖甚大

你要說徐文良對齊磊的客觀評價,聰明,有眼力,很優秀的一個年輕人。

徐文良甚至很欣賞齊磊,畢竟讓章南看得上眼的年輕一代,真的不多。

別看老婆大人對齊磊仿佛一百個看不上,但是,做為丈夫,徐文良從平時章南提起齊磊的次數上就能看得出來,章南很欣賞齊磊,有意栽培。

可是,人他就不是客觀動物,在每一個當爹的眼里,女婿都是從仇人關系開始的。

更何況,這還不是女婿,只是一個妄圖拱自家白菜的小奶豬。

如果說主觀評價,那就...怎么瞅怎么不順眼了。

狡猾,兩眼放賊光,整天沒什么正事兒,凈瞎琢磨的混蛋玩意。

更可恨的是,你們在學校里搞些男生女生的小動作也就算了,徐文良眼不見為凈,怎么還跑這兒來了?還拉拉扯扯的。

“倩倩?你怎么在這兒?”

徐文良雖然依舊保持著鎮定,但明顯感覺得出語氣之后帶著顫音。而且,目光一直盯著齊磊拉著徐小倩的那只手。

真想把它剁下來啊!

而齊國君……

齊國君沒啥想法,只能說,小子膽真大啊!還不松手?

還不松手!

隨誰呢?

好吧,其實是齊磊忘了松手。

要是只碰上徐文良或者親爹一個人,他還能淡定點。關鍵是,你們兩個是怎么湊一塊兒的?

腦子有點不夠用,只能機械地叫人。

“爸...”

“徐叔叔....”

齊國君面色平靜沒搭話,倒是眼神不住地往徐文良那里飄。

他家里是男孩,不吃虧。

可是徐文良,“嗯。”勉強應了一聲。

畢竟有外人在,徐文良也好像發作,只能盯著兩孩子牽起來的手。卻是沒管齊磊的招呼,看著徐倩,“怎么沒去上課去啊?”

徐小倩這才發現老爸眼神不對,也終于發現齊磊的手放的不是地方,趕緊掙脫,甜甜一笑,“放月假了啊!您忘了?”

“哦。”

徐文良…終于分開了!

“那怎么在這兒?”

徐小倩忙道:“有同學從哈市過來,叫我們吃個飯。”

徐文良點了點頭,松了口氣,囑咐道:“那別太晚了,早點回家。”

說著話,就準備走了,畢竟他這還有客人呢!

卻是不想,人群中一個中年人突然走過來,“徐書記,這位是……”

只見徐文良登時陪笑,“讓董總見笑了,介紹一下,這是我女兒。”

又對徐小倩道:“叫董叔叔。”

“董叔叔。”這種場面徐小倩見的多,自然不會怯場,“對不起,我和同學在這里聚會,打擾到你們了。”

“這孩子不錯。”姓董的叔叔立時開懷大笑,“會說話,徐書記家教好啊!”

徐文良卻只能尷尬一笑,家教好……

家教好就不和那野小子天天混一塊兒了。

本來要不管兩個孩子直接帶著客人進包間,現在董總站了出來,他還不好動了。

卻是董老板關心完徐小倩,又把目光落在齊磊身邊,“那這位……”

似乎是對齊磊的身份也有興趣。

徐文良只好耐著性子介紹,“這是我女兒的同學。”

“哦。”董老板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目光不著痕跡地在齊國君身上瞟了一眼。

似乎也就不太在意了,而且很體貼的道:“年輕人聚會,咱們上歲數的就別打擾了。”

隨后,又對徐小倩道:“我們一幫子上歲數的談工作,叔叔就不邀請你們過去了,你們年輕人玩吧!”

說著話,給徐文良讓出前路,在服務員的引領下,領著一群人進了包廂。

齊磊微微凝眉,讓徐小倩先回包廂。等姓董的和徐文良已經一個個進入包廂,這才攔住落在最后的老爸。

“爸,你怎么在這兒啊?”

齊國君卻是不答,眼神隨著徐小倩開門關門的動作,往包間里探查,發現桌上沒酒,而且確實是兩個不認識的年輕人,這才放心。

皺眉呵斥,“不許喝酒,早點把倩倩送回家!還有,月考考第幾?”

齊磊無語的應著,“放心吧!你兒子啥樣,你還不知道嗎?”

“第4!”

然后又問了一遍,“你怎么在這兒啊?”

他是真好奇,老爸怎么和老丈人混一塊兒去的。

齊國君則是一聽考第4,終于放下心來。雖然比上學期有所退步,但也還能接受。

好吧,他這個當爹的一點也不稱職,不知道兒子上個月其實才考了22。

“好好學習,小孩家家的關心那么多干什么?”

他指的是齊磊后面問的那句,嘴上呵斥,卻還是給齊磊解釋了下。

“你去年見過的那個陳副部,給找來的一個投資商,專門做農業項目的,帶著人來考察。”

“這事兒市里自然要重視,聽說這個董老板來頭不小,手眼通天。”

“這不……”一攤手,“你老子做為尚北唯一的一個民營糧企,也算是招牌了吧?就被征用過來了。”

齊國君說的既自嘲,又不無驕傲。

沒想到,自己就承包了一個副食廠而已,卻成了尚北的門面了。

其實,徐文良也是沒辦法,農業試點拿到手的時間還短,拿得出手,沖門面的也就一個齊國君。

“哦。”

齊磊心說,那還來頭不小呢!只不過……

看向董老板進包廂的背影,怎么感覺這個人怪怪的?

此時,另外幾個比董老板還顯眼的背影落入眼簾,齊磊再問:“那幾個老外又是干啥的?也是董老板的人?”

齊國君雖然有點不耐煩,但還是給齊磊解釋了起來。

“那幾個老外不算董總的人,好像是搞什么農業科研的。沒太記清,反正是旁邊那個德盛銀行的文經理給拉來的技術顧問。”

“嗨!”齊國君怕齊磊這個好奇寶寶沒完沒了,干脆一口氣說完算了。

“這么說吧,陳副部的意思是,尚北可以效仿一下南方的特區,做一個政府主導與民資合作的發展集團。”

“說簡單點,就是董老板出錢,出商業思路,尚北出政策出資源。”

“那個文經理就是他的資金來源,德盛你知道嗎?一個國際上有名的投資銀行,不但資金雄厚,對商業投資和運作也很有一套,比國內的銀行更懂運作。”

“這次就是董總請過來,一并考察,做風險評估的。”

“然后那幾個老外,又是和德盛有商業往來的一個外國大公司的技術人員,正好在我們省做什么生物標本采樣,就被德盛叫過來了。”

“董老板那個意思好像是,他和德盛的關系很親密,可以讓德盛出面,讓那個外國公司在尚北做一個農業研究的基地。”

“總之,這個董老板人還不錯,處處為尚北考慮,也挺專業的。”

指著另外兩個西裝筆挺的人道:“那兩個也是董老板找來的,一個什么雅什么管理公司?也挺有名的,也是國際大公司。”

“可以讓咱們尚北的這個發展集團和國際化管理模式接軌。”

齊國君到底還是小地方的小廠長,哪見過這陣勢?正二八經的國際化陣容,排場就不一樣,連徐文良都要點頭哈腰的招待著。

一氣說完,不給齊磊多廢話的機會,追著眾人進了另外那間包間。其間,還不忘叮囑齊磊,“早點回家,不許喝酒!”

齊磊看著老爸的背影,倒是沒老爸那么驚嘆。

德盛銀行??

技術顧問?

還特么管理公司?

好大的排場啊!齊磊滿心狐疑,感覺更怪了。

德盛銀行是什么級別?齊磊在后世多少有一點了解。

好像得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在國際上都是知名的投資銀行。

九十年代進入中國內地,經手的不是國字頭大企業,就是大公司上市的案子。

跑尚北來投資了?

還特么帶了個國際化的管理公司?

這還不夠,又拉了一個國外的農業公司,建什么科研點?

怎么這么玄乎呢?

一個縣級的農業試點,用得著這么大的排場嗎?

齊磊怎么想也沒想明白,甚至都把這事兒往騙子上面靠了。

但這種可能幾乎沒有,陳副部找來的投資商,要是個騙子那就搞笑了。

而且,剛剛那個董總說話的味道也不太對。

有點喧賓奪主,就沒把徐文良一個小縣官兒放在眼里。

可是,既然都沒把書記當回事兒,你特么關心我和徐小倩是啥關系干什么?

想不通,處處透著怪異。

可是,再一琢磨,畢竟老丈人也不是吃素的,有什么貓膩應該看得出來,他就是瞎操心。

返身回到包間,一進屋就問徐小倩,“那個董總,你之前見過?”

徐小倩正在小口小口的吃飯,一聽登時皺眉,“沒見過啊!你問這個干什么?”

齊磊一臉糾結,“沒見過嗎?那他是不是有個兒子和咱們差不多大啊?”

不然,說不通啊!

徐小倩簡直無語,惡狠狠道:“他我都沒見過,上哪知道有沒有兒子去?”

齊磊嘿嘿一笑,“那沒事兒了,吃飯,吃飯!吃完趕緊撤,我爸和老丈人都在隔壁呢!”

這話是對寧站長說的,把寧站長聽的都無語了。

不過,有一點寧站長確認了,剛剛齊磊在門里和徐文良、親爹說話,包間里也能聽到一點點。

他就說嘛,特么十七歲哪來這么大本事,原來老丈人是書記,親爹也是能和書記同桌吃飯的大商家。

接下來,齊磊沒提榕樹下搬家的話題,寧站長還要呆兩天,有得是時間討論。

而齊磊這個老板也好不容易放月假,吃著飯聊著天,突然想出是一出了。

“要不.,明天咱們去龍鳳山玩一趟吧?”

那是尚北比較有名的一個旅游景區,群山環抱,還有大型水庫,更有著尚北最早的一家度假村。

可以釣釣魚,劃劃船,看看風景,最主要的還是那里的山野味最正宗。

寧站長當然沒意見,來見老板還連帶旅游,何樂而不為呢?

于是就這么定了下來,齊磊準備回頭給唐爸打個電話,把那輛別客商務借出來,讓小亮哥開著。

兩臺車就能把大伙兒都帶上。

“這學期累死個人,正好都去散散心!”

聽的寧站長想哭,特么的,能不再拿還在上學,而且是高中這個事兒刺激我了嗎?

齊磊這邊定下了輕松閑淡的出游計劃,而在另一個包間,徐文良推杯換盞間,卻在為尚北的未來努力爭取著。

此時,董老板就坐在徐文良身邊,舉起酒杯,“來,徐書記,我敬你一杯。”

徐文良不勝酒力,勉力推脫,“董老板酒量驚人啊!我卻不行,讓我緩一緩吧!”

在此之前,徐文良已經敬了一圈兒了。

卻是董老板佯裝溫怒,“你看看,徐書記這就是不給小弟面子了吧?”

徐文良沒辦法,只得再干一杯。卻是有些微醺,亦是腹中翻滾。

見他干了,董老板這才滿意的放下酒杯,給自己斟滿。突然隔著徐文良,朝遠處的齊國君舉杯,“齊廠長,來,我陪你喝一杯。”

齊國君有些受寵若驚,趕緊舉杯起身,來到董老板身前碰在一處。也不會說什么喜慶話,只來上一句:“歡迎董總來尚北投資。”

“哪里話?”董老板大笑,“來了尚北也要仰仗你們這些本地人多多關照啊!俗話不是說,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

回頭看向徐文良,“徐書記,您說是不是?”

徐文良微微皺眉,這叫什么話?怎么扯到這上面來了?

“董總放心,我徐文良起碼保證在尚北不會發生這種事!”

“是嗎?”董老板大笑,“那我就放心了。”

轉向齊國君,“剛剛那個小男孩是齊廠長家的孩子吧?我看和徐書記家那姑娘很般配啊!”

齊國君一聽,也懵了,怎么又轉到孩子身上去了?

連忙解釋,“董總誤會了,兩個孩子還小,只是同學,可不是董老板想的那么回事。”

“是嗎?”董老板一怔,仿佛很是驚訝,看向徐文良,“那是我...我誤會了?”

徐文良簡直無語,點頭道:“董總真會說笑,他們還在上高中,可不是那種關系。”

“哦哦!”董總自知突兀,“你看我這事鬧的,我還以為你們兩家早就定下了呢!”

“不是不是不是!”齊國君尷尬至極,“董總千萬別這么說,我與徐書記今天才算正式見面吧?”

齊國君是老實人,這不光是孩子的問題,還關系到徐文良的名聲,一定要解釋清楚。

對此,徐文良稍稍松了口氣,給齊國君遞上一個感激的眼神。

這個時候,齊國君沒有攀交情,真的是幫了他。畢竟這個董老板是陳副部給找來的,要是回去亂說一通。他還不好解釋了。

而以董老板的眼力,自然也看出齊國君說的不是假話,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是的,繞了這么大一個圈子,其實就是想確認徐文良和齊國君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

既然不是特別親密的關系,那就好辦得多了。

漸漸的收斂神情,不再勸酒,更不茍言笑起來。

而徐文良那邊就不明白了,這個上面下來的投資商,怎么突然會情續有變。

只得又開始小心的伺候,力圖讓董總高興點,投資尚北也痛快點。

酒過三巡,自然而然和徐文良也就聊到了正題了。卻是一改之前的和善,板著臉,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老徐啊,我說幾句實在話,可能不太好聽。”

徐文良盡量讓自己保持自然,“董總直說,我們悉聽教導啊!”

說著話,看向市委陪同的幾個同事,大伙兒也是勉強擠出笑意,附和道:“我們尚北現在就缺意見啊!”

董總擺手,“意見不敢當,在商言商罷了。”

“有人找到我,希望我董戰林到尚北來看一看,為東北振興出一把力。”

“說心里話,我是不愿意來的。”

董老板第一句話就有點不留情面的味道。

看著眾人尷尬的面容,淡然一笑,“這邊還是太落后了,要交通沒交通,要經濟前景沒前景。”

“說句難聽的,投錢就等于往大街上撒錢一樣。我董戰林的錢也是一點一點攢下來的啊,哪經得起這般揮霍?”

說的尚北這邊的人一點脾氣都沒有,更為尷尬。

有人不想徐書記難堪,連忙把話頭接過來,“是是是,董總說的有道理啊!可是,這不更說明董總夠意思啊!即便不情愿,還是來了。”

董老板聽的舒服,“嗨,我這個人啊,嘴硬心軟。嘴上說不愿意來,可是還是不忍心啊!”

環指包廂內他帶過來的班底,“別管愿意不愿意,但是這個誠意,老徐你是看見了吧?怎么樣?夠意思吧?夠專業吧?”

這回是直問徐文良,不說話都不行,“沒得說!董總的這分誠意,我們尚北感激不盡。”

只見董老板一嘆,“誠意不誠意的…無愧于心吧!至于感激,也不要太早,畢竟還沒最后定下來要投錢不是嗎?”

徐文良:“……”

董老板挑著眉頭,手捏著酒杯,“你們這個地方啊,真的太落后了!如果我不拉來一點先進的管理理念,不帶足了資金進來,恐怕是起不來的啊!”

徐文良還是只能忙不跌的點頭,“董總真的是費心了。”

董老板繼續這個話題,“沒來之前,我想了很久啊,怎么能讓尚北起死回生?”

“最后的結論就是,成立一個統籌試點政策、合理分配改革資源的發展集團。學特區,學南方,都不見得管用,還得是學國外。”

“這一點,我和上面的領導匯報過,上面也是同意的。”

董老板開始高談闊論,什么德盛的資本介入,資金監管,管理公司的國際化理念,把尚北農業打造成一個品牌,不但要在國內打響名頭,還要在國際上有所建樹。

再加上那家大型農業公司的介入,提供先進的技術支持。

一整套的發展規劃,力求五年內讓尚北擺脫衰落的面貌,十年發展成為東北三省最富裕的農業大市。

其間,還有德盛和那家管理公司的現身說法。

德盛講了他們銀行的歷史,投資成功的大型案例,以及如何在錢的問題上為尚北開路。

至于那家管理公司,更是句句珠璣,分析了東北體制和社會的弊病,然后他們的管理結構如何擺脫這些危機。

包括尚北的農林產品要如何包裝,怎么樣進入一線城市的餐桌,再如何搭上國際大型倉儲集團的快車。

說實話,這些問題尚北的官員們也都思考過,可是他們視野哪里比得上這些國際成名的大公司,大機構?

聽得血脈噴張,無限憧憬。

但是到了最后,董總話鋒一轉,“這些我都是和上面匯報過的,上面也同意我的思路,只不過還有一點小分歧。”

徐文良一滯,“什么分歧?董總直說無妨。”

董老板,“上面的意思,還是要zf主導這個發展集團,還是得尚北市為大股東。可是....”

徐文良一聽就明白了,打斷道:“我明白了您的意思。這一點董總放心,你做的是生意,只要董老板真心為尚北好,誰來決策,我們可以讓步。只要上面同意,我們配合。”

“哦?”董老板挑眉,“這樣嗎?”

沉吟道:“但是,上面的態度很堅決啊!我又不在體制之內,不好多說什么。反倒不如徐書記身在其中,你們的意見也許更容易被采納。”

徐文良又明白了,這是讓我去幫你們搞定?

沉吟良久,“這事兒....我做不了主。還要請示。”

董總一笑,“沒關系,請示是必然的嘛!我理解。但是,丑話說在前面,如果發展集團不符合我的利益,那真的對不起,還是那句話,我畢竟是商人。”

“嗯。”徐文良咬牙點頭,卻還是那句話,“我要請示!”

這事兒,他還真不敢答應這個董老板。

而董老板聽到這兒,微微皺眉,要請示……

那就難辦了,上面是不會同意讓民營資本主導地方改革的。

看來,這個徐文良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簡單,更不太好對付。

低頭沉吟,最后暗下決心,拿不到多數股份,那就拿不到吧,反正影響不大。

且有的時候要學會取舍,既然掌控權不肯交出來,那另一件東西,你就必須給我了。

那才是董戰林,和在坐的各位真正想要的東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