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8章 眼界和格局

第78章 眼界和格局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8章 眼界和格局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對于尚北來說:

董戰林,一個國內知名的農林行業巨商。

德盛銀行,國際知名的投資銀行。

還有那個國際化管理公司的接軌,這可以說是國內,乃至國際農業投資的天團了吧?

跑尚北來了?

越大的排場,越讓人向往的夢幻團隊,代表他們需要越大的回報。

而能讓德盛銀行都為董戰林站臺的回報,又到底是什么呢?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于董戰林,想得到更大的回報,就要有更大的投入。

一個縣城zf牽頭的發展集團而己,與其說這是他所憧憬的生意,倒不如是為了敲開尚北這扇大門的敲門磚。

有一點董戰林說的沒錯,就東北目前的情況和未來發展,他來投資,那就是往大街上撒錢。

一個東北小縣城,還妄圖借助農業試點的招牌翻身?可能性不大。

董戰林甚至就沒打算用這個發展集團回本兒。所以,一個發展集團的控制權問題,重要嗎?

不重要,完全可以舍棄!

哪怕真的就是抽上幾個億,讓尚北當官的自己玩去,只要能拿到他想要的那樣東西,那就值得。

想到這里,董戰林眉頭舒展,灑然一笑,“罷了!”

徐文良和尚北這邊的人都是一滯,齊齊看向董戰林,“董總這是”

只見董戰林笑道:“我的意思是說,一點小事而己,我看徐書記也是踏踏實實為地方做事的領導,應該不會出什么葷招,瞎指揮,導致集團陷入危機吧?”

徐文良尷尬陪笑,“董總說的哪里話,商業上的事,我是外行,還要看董總的。”

“所以嘛!”董戰林一攤手,“那還爭個什么勁兒?51和49,就是控制權的問題,其實不就是2的差別嗎?我董戰林不差那2,也就不麻煩上面的領導了。”

徐文良心頭一松,暗道,這是自己扛住了啊!也許實際情況根本就不是董戰林說的那么回事。

而事實上,確實不是。

陳副部明確地告訴過董戰林,即便決定投資,也是尚北占多數股份的。

而董戰林的心思其實也很簡單,他不好和陳副部去申辯,那就讓徐文良去試試。畢竟徐文良是一線工作者,他的意見還是會有一點作用的。

如果徐文良腦子轉的慢一點,甘愿拿少數股份,還替他去解決陳副部的問題,那自然是好的。可既然徐文良不上套兒,那也就沒必要惹麻煩了。

“就這么定了!”董戰林慷慨道,“將來發展集團我董戰林吃點虧,就拿少數股,只當是為尚北做貢獻了嘛!”

此言一出,滿席皆喜,尚北這邊的人自然歡騰。

而董戰林那邊,德盛的文經理、管理公司的代表,也都紛紛夸贊董總好肚量,為尚北建設犧牲很大。

至于徐文良,更是心頭大寬,“董總的意思是...決定投資了?”

“誒!”董戰林順理成章地接過話頭,這是他故意露給徐文良的漏洞,也就是引出下面話題的引子,徐文良是不得不接的。

完全不當是自己說話有問題,什么將來發展集團我吃點虧,這種讓人誤解的話就是他說的。

嗔怪道:“徐書記,現在談這些還是為時尚早啊!”

弄的徐文良不上不下,卻不好拆穿,只能任由他繼續說。

“要不怎么說,我不愿意來呢?有的地方領導就喜歡指手畫腳,最后決策失誤,賠錢的可是我們啊!徐書記可不敢強逼著我們扔錢不是?”

徐文良尬笑:“不敢...不敢。”

董戰林不接,“我的思路,老徐你也是知道的,資金由德盛支持,還是有底氣的。我呢,做為一個在商場打拼這么多年的...也算成功商人吧!”

“對于農業方面什么能賺錢,怎么賺錢,還是很有心得的。再加上請專業的管理公司出謀劃策,我相信尚北發展集團還是有一些前景的。”

“不過”董老板突然話風一轉,席間一靜,所有人的目光也都看了過來。

只見董老板微微一笑,“還是那句話,我是一個商人。”

“倒是可以當做是扶貧來尚北冒一下風險,可是商人終究還是要賺錢的。我幫了你老徐這么大個忙,你們尚北又拿什么來保障我們的利益呢?”

此言一出,董老板那邊的人全都閉嘴,嚴肅且有幾分期待地看著徐文良。

“這”徐文良語塞,一時之間竟不知道怎么接話了。

此時,德盛銀行的文經理,還有雅智管理公司的人,先是相互對視一眼,文經理淡笑道:“董總的話不中聽,可卻是現實問題。”

侃侃而談,“徐書記,我和您交一個實底吧,我們德盛可以為這個發展集團募集一些資金。是幾個億,還是十幾個億,對于我們德盛來說倒不是什么大數目。”

“甚至幫助尚北做一個長久的投資計劃,著眼國際,也不是沒有能力。”

“國字頭的通信集團,德盛都可以輕松運作,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縣城經濟了。但是”

“徐書記總要拿出一點誠意來,至少讓我們的錢投進去,不至于收不回來。您說對不對?”

徐文良:“”

呼長出一口濁氣,酒一下就醒了。

說心里話,這位名叫董戰林的董老板對他是什么態度,徐文良清楚的很。

可是,如果董戰林的資金和人脈真的能在尚北落戶,那徐文良也就不在乎了,因為這是尚北最缺少的東西。

充足的資金、先進的管理經驗,以及更開闊的視野和思維方式,這些統統是董戰林可以帶來的,而徐文良也從來沒做過天上掉餡餅的美夢。

就像要來農業試點縣的機會,確實是天大的好事。可是誰又知道,徐文良要承擔多大的風險和壓力?

一旦干不出來,沒有成果,他這個書記是要被問責的。

這也就意味著,徐文良的仕途到頭兒了。

而現在,董戰林的到來也是同樣的道理,一個商人更不可能到尚北來做慈善,這里一定有他想到的東西。

問題是,徐文良還真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說到底,就尚北這個又窮又偏僻,還落后的地方,簡直是一無所有,能給人家什么?

而現在,顯然董戰林和他找來的這些幫手在將他的軍,尚北有他們想要的東西。

可是,徐文良卻不知道他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徐文良嚴肅了起來,他知道關鍵的時刻到了,是人家談條件的時候了。

驟然抬頭,看著董戰林,眼神也變得犀利起來,“董總,有話直說。”

董戰林一怔,這個有些卑微的地方官好像變了個人,眼神有點氣場了。

可是,沒用了,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場面已經擺開了,也到攤牌的時候了。

淡然一笑,靠在椅子上,“那董某就不客氣了。”

四平八穩,“來尚北也有一段時間了吧?看的不少,也深有感觸啊!”

“怎么說呢?一切都好說!我投幾個億,甚至十幾個億的資金,找專業的管理團隊保駕護航,還有跨國農業公司的技術駐點。”

“這些都好說。甚至集團成立,我董點林所有的人脈和資源都可以和尚北共享。包括我的糧貿公司,也可以搬到尚北來。”

“但我只有一個要求,一個可以給我保底的要求。”

徐文良:“什么要求?”

董戰林:“未來尚北大米的統銷權、商標注冊權,還有行業標準,還愿徐書記賞口飯吃,交給我的糧貿公司來運作!”

“這也是我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可以降低一點投資風險,且你們尚北拿得出來的東西了。”

“只要你能做到這一點,那這個資我投了,現在就拍板!!”

徐文良:“”

齊國君:“!!!”

此時,徐文良在飛快權衡利弊。

而齊國君...心都涼了半截,這不就等于把他精米加工廠給徹底掐死了嗎?

這才是董戰林,或者說德盛銀行和董戰林的終極目的。

尚北確實一無所有,可是尚北卻也懷揣的一個寶藏而不自知。

那就是——尚北大米!

這個尚未被挖掘的優質米源產地,在國家剛剛放開私人糧食貿易,剛剛開始改革國有糧庫的這個當口,意外地拿到了國家農業試點的通行證。

在尚北本地人還只能從一個小小的精米加工廠起步的當口,就已經被董戰林和大資本家們盯上了。而且,他不是想參與進來,而是要通吃。

董戰林算了筆賬,尚北大米的年產量在80萬噸左右,也就是16億斤優質大米。

如果這80萬噸都由他的糧農集團運作銷售,結合他先進的營銷理念

好吧,其實所謂的營銷理念很簡單,把尚北大米運到東南亞,包裝換牌子,再運回來,就是進口高端大米了。

以尚北米的品質,根本不用營銷,就可以賣出天價。

從農民手里以不足一塊錢的價格收米,經過加工、出口、國外精洗、包裝、再進口,一套操作下來,一塊錢的米可以翻十倍,賣泰國香米的價格。

到時,他就可以和德盛,還有另外一家國外公司分錢了,每年最少也有50億元的凈利潤。

而且,還不僅僅是這么多。

龍江省、吉省周邊,種植與尚北大米相同品種的大米,年產量在幾百萬噸之多。

雖然品質上與尚北大米有一些差距。可是,一旦尚北大米在他的手里打響了名聲,有了銷路,那其它地區同品種的米也勢必要水漲船高。

要是...摻雜在尚北大米里一起銷售呢?

到時候,行業標準是他的,尚北大米的統銷權、品牌都是他的,那又是多大的利潤?

可惜,這就是眼界的差距,也是格局的問題。

董戰林、德盛有這個眼界,也有這個格局,在他們眼里,這就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可是在尚北人眼里,卻看不到這個生意,還以為他們一無所有。

所以,董戰林才會下這么大的血本,找來了德盛,找來了管理公司,甚至還讓德盛利用關系,讓國際糧企來站臺。

他做的所有這一切,目的就是要給尚北一個他們無法拒絕的誘惑。

董戰林可不是來做慈善的,尚北發展不發展和他不關心,他本來也不是為了尚北的發展而來的。

如果發展集團讓他來主導,那還好說。

可是,尚北非要控制權,那就給他們。

砸幾個億,只要把尚北大米攥在自己手里,隨你們怎么玩!至于能不能發展起來,卻是和我董戰林沒關系了。

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還算順利,尚北的領導們沒見過什么世面,已經被他的大排場砸暈了。

再說直白一點,這是一場陽謀,沒有任何違規和陰謀算計。只不過是眼界的差異,讓徐文良看不到那么遠。

在他眼里,幾個億、十幾個億投資的發展集團,肯定要比尚北大米的銷售權要重要得多。

“徐書記...”此時,董戰林也算是圖窮匕現了。

“我就直說吧,你把全市大米的經銷權和商標給我,這個錢我就投了,而且不會打折扣。這一點請你放心,畢竟這是陳副部交代的事情。”

說到這兒,董戰林還看了一眼角落里面色發白的齊國君。

說實話,他還真怕齊國君是徐文良的關系,所以他之前才會那么緊張。

萬一這個地方官兒為了自己的關系,不愿意交出尚北大米的經銷權,是很麻煩的。

不過,剛剛已經試探過了,似乎沒有自己想的那么嚴重。

不再理會齊國君,一個小地方的小老板而己,已經不足為慮了。

看向徐文良,“怎么樣,徐書記?您考慮考慮。”

那邊文經理也說話了,“徐書記啊,我說句公道話吧,由董總來運作尚北大米,是件好事啊!”

“尚北要發展,又沒有走出去的經驗,而這方面董總卻是國內頂尖的企業家。”

“農民賣糧,賣給誰都一樣,對尚北的農業生產沒有什么影響嗎!”

“倒是這個發展集團,才是尚北最需要的啊!”

“這樣!”文經理一拍桌子,“我做個主,只要你們的發展集團一成立,德盛先給尚北打過來十億!”

“我看尚北這個路啊,是該好好修修了!”

董戰林一笑,“文經理這就不夠大方了嘛!發展集團的資金是用來推廣尚北,扶植地方企業的,修路怎么能用這個救命錢?”

“也對!”文經理大笑,“董總說的對,是我沒考慮周到。”

董戰林再笑,“小文啊,你少在這給我打馬虎眼!既然我說的對,你又說尚北的路該修,那你自己看著辦吧!”

文經理一怔,隨之苦笑,“好好好!就沖董總這個面子,我們德盛中國,捐!捐一個億,總行了吧?幫助尚北基礎設施建設。”

尚北這邊的人,除了徐文良外,都聽懵了。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哈!讓尚北財政拿個幾十萬都費勁,人家幾句玩笑就捐了一個億,還有十億的投資。

至于齊國君

雖然他們也知道這事兒對齊國君的糧食加工廠會有所影響,可是和十多個億的資金比起來,已經不值一提了。

甚至已經有人迫不及待地在替董戰林發聲了,“徐書記”

“這事兒....可以考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