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目錄 >> 第76章 大型社死現場

第76章 大型社死現場

作者:蒼山月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蒼山月 | 重生之似水流年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似水流年 第76章 大型社死現場

99年,國家的很多創新政策還未施行,尚在摸索階段。

于是,就涌現出一大批的示范性經濟、試點地區。

其實就是改革的試驗田,以小見大,摸索前行。

其中最常見,也最成功的,就是“開發區”。

只是,有點太常見了

不夸張地說,恨不得十八線小縣城都得有個開發區,意圖用土地和優惠政策來招商引資。

于是,最沒有吸引力的,也是開發區。

真正的大企業,可不會因為一個小縣城的一點利好,就跑到你這兒來納稅。

相比起這樣不切實際的東西,資金更看中“農業試點”、“工業試點”,這種有實質效能的名頭。

其實就是吃軟飯!

“吃軟飯”看似不是一個好詞兒,可是放在商業行為上,卻不是貶義。

吃政策的軟飯,吃國家的軟飯,緊跟國家的發展方向走,錯不了,也更有“錢景”。

像是尚北這種新鮮出爐的國家級農業試點縣,才是最當紅的辣子雞。摸準政策脈絡,就能看到這個縣的發展軌跡,并從中找到商機。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尚北正在試圖大力發展農林養殖業,菌類的大規模種植,以及山野菜的商業化運作。

國家也在扶持,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就已經派了好幾個批次的專家組。或駐點扶持,或到此考察。

那么,你要是等市場進來再往尙北跑,那黃花菜都涼了。很多菌類種植和山野菜加工的食品商,早就開始布局了。

當然,這還不算跟政策的,只能算是根據政策預判商機,也都是民間的小規模商業行為,自然不需要徐文良這個大書記過分關注。

能讓徐小倩為老爸感覺憋屈的,那是真正的大佬。

事情說起來,還和去年那個陳副部長有關。

做為排除眾議,堅決把尚北立起來的主要發聲人,陳副部對尚北也算是盡心盡力了。

在組織了幾波專家組的同時,也在其它方面為尙北尋找著創新點。

試點縣,本身就是摸索、創新,為改革鋪路。

而陳副部做的最大的一個創新,就是了解了東北舊有體制和現有問題之后,他想為尚北領導層引入一些商業思維。

既然有這么好的機會,而最大的阻力又是來自北方的社會問題,那就盡量弱化政府的存在。

政策開路,商業帶頭,尚北ZF起到一個監管作用就行了。

于是建議尚北成立一個ZF牽頭的發展集團,以此來統領試點改革。

有點類似南方沿海城市的模式,像是深圳發展集團等等。

對于徐文良來說,這當然是再好不過。他最擔心的也是干出一點成果,然后就冒出一堆指手畫腳的。

為此,陳副部不但給找到了資金,還是國內知名的投資基金會,而且還特意請了有外資背景的管理公司,意圖引進西方的先進管理經驗。

還是那句話,試點嘛,就要大膽嘗試。

而這些大佬,當然不會把徐文良這么一個小縣城的一把手太當回事,他們才是吃政策紅利的大家伙。

這其中,確實有一家實力雄厚的國外公司。

只不過,這家公司不是來投資的,而是來給別人撐場面的。

對于這些,齊磊認為徐小倩可能是因為太過關心老丈人,而有些夸大其詞了。

引資是一定的,但是,大資本誰往你一個小縣城跑啊?再怎么國家試點也不夠看。

至于國外公司,就更離譜了。

和徐小倩有一句沒一句的繼續聊天,開著電視,有意無意地看著,直到洗腳水都涼了。

“倒水去唄?”

徐小倩猛一瞪眼,“你家,你去!”

齊磊,“不想去。”

徐小倩,“反正我不去。”

齊磊,“要不公平起見,這回你倒,下回我來?”

徐小倩,“你當我傻的啊!還想有下回?”

齊磊:“那石頭剪子布吧,你出什么?”

“石頭。”

“那我出布,你輸了,去吧。”

徐小倩:“”

他就是耍賴皮!!

第二天的運動會,基本沒什么懸念。

雖然八班依舊強勢,奮起直追,可最后壓軸項目4100和4200,十四班有王東、祁雪峰、周之洲和郝同。

王東是100、200米的第一,祁雪峰前八,周之洲和郝同400米也是前八。

詹小天一個人再厲害,也跑不過一群狼。

最后,八班在總成績上落敗,真的給氣哭了。

要說,這個年代的年輕人還是挺要強的,以為碾壓十四班,結果那幫孫子不講武德。

詹小天哪還有臉?真的紅了眼珠子。

其他打賭的班雖然沒真哭,可也是丟盡了臉面,更恨十四班了。

哦,對了!

唐小奕又讓吳寧和齊磊陰了一把,5000米也只拿了一個第二。

這回的策略是,齊磊和吳寧一起沖了出去,唐奕學乖了,不追了,按自己的節奏來。

可是,吳寧前幾圈只是給齊磊領跑,耗光體力之后,就跑到唐奕身邊搗亂,前后左右的打亂唐小奕的節奏。

唐奕那個直腸子,玩心眼兒哪是吳寧的對手?最后還是沒追上齊磊,氣的他三天沒和吳小賤說話。

運動會結束,所有人又回到了地獄般的苦修之中。

離月考還有一個多星期,周之洲想保住老二,齊磊想把落后的趕回來。

而十四班,因為老劉要學年第六的威脅,而拼了老命。

就這樣,轉眼到了月底。

月考成績出爐,齊磊從22名躥升到了第四,沒能重回第二。

可是周之洲....

周之洲第五,落后齊磊一名。

這貨把一道物理大題的單位搞錯了,導致從最開始思路最出現了偏差,一分沒得著。

差點沒把周之洲氣哭了!

倒是吳小賤樂壞了,齊磊和周之洲都在下面,他這個萬事老四也當了一回第二。

至于十四班,學年第七,比上個月上升了一位,比老劉的預期落后了一位。

說不上高興,也說不上不高興。

十四班現在已經形成了一種慣性,每個月都在進步,所以上升一位很正常。

可是,“為啥不是兩位呢?再使使勁兒,不就第六了?”

嗯!這是老劉的原話。

雖然覺得老劉站著說話不腰疼,挺孫子的,可是潛意識里,大家也認為老劉說的對。

十四班的氣勢現在很足,別看第七,也只不過是學年的中游。可是,前面那幾個班,哪個十四班也沒放在眼里,只覺得超過他們是早晚的事兒。

但是,沒時間了啊,等不到十四班的“早晚的事兒”。

老劉在月考之后,放月假之前,又刺激了大伙兒一把。

“還有最后一個月就要高二了,到時分文理班,你們中有很多人就不在十四班了。”

“期末考試,是你們最后的機會!最后一次,把十四班高一的成績定格在總榜上。”

嚓!大伙兒暗罵老劉有毒,搞這么煽情干啥?

于是,即使是放月假,很多外地學生也都沒回家,留在尚北繼續地獄式苦讀。

齊磊倒是沒把自己交給學習,因為,寧站長來了。

準確地說,來了有四天了,一直在哈市,由趙維領著把哈市玩了個遍。

齊磊這一放假,趙維就帶著寧站長來了尚北。

為了盡地主之誼,齊磊在尚最好的館子福臨酒店特意訂了個包間,好好招待寧站長。

傍晚五點左右,寧站長坐著三石公司新置辦的捷達到了尚北。

車是月初才買的,一臺手動檔捷達、一臺皇冠、一臺紅旗100。

周桃經常外出跑業務,用著一臺皇冠。

本來要給南老也弄一臺皇冠,可是南老不要。島國的車再好,開著難受,于是就換了臺紅旗100。

剩下一臺捷達,趙維和齊國棟換著開。

本來,齊磊是想給張健也配臺車。

隨時間的推移,齊磊越來越覺得,那個謝頂理工男絕對是個人物。現在給網吧做服務器都是屈才了,將來肯定有大用。

可惜,實在是沒錢了,只能等下個月。下個月第二批網吧的款項也差不多到位了,再弄幾臺。

做生意嘛,這個錢不能省的。

眼見捷達停在福臨灑店門口,寧站長從車上下來,齊磊笑著迎了上去。

感覺寧站長和后世媒體上看到的樣子沒什么太大的區別,就是年輕點。

“嗨!寧村夫。”

寧站長臉一黑,特么神經病兒起的綽號,你一個老板瞎叫什么?

看著迎面走來的齊磊和徐倩,寧站長著實有點恍惚。

即便到哈市已經有幾天了,對三石公司也有了深入的了解,更知道這個幕后小老板真的只有十七歲。

但是,見著真人的,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面對齊磊的打招呼,寧站長咬著后槽牙,毫不示弱,“滾犢子,自戀狂!”

好吧,才四天,讓趙維給帶的,寧站長也已經有那么點東北大碴子味兒了。

至于自戀狂,那是榕樹下幾個版主,還有網絡作家,私下里給對齊磊的稱呼。

誰讓他網名叫“九億少女夢”呢!

“真的才十七?”

齊磊,“看身份證不?”

寧站長:“”

齊磊,“羨慕不?”

卻是寧站長撇了齊磊一眼,“還行吧!”

雖然寧站長沒齊磊這么夸張,但是,他也不差。

如果說齊磊算少年英才,天之驕子,那寧站長起碼也能算少年得志了。畢竟15歲就上大學的他,也不是一般選手。

而且,學的是金融,卻當起了作家,同樣是全能型選手。

對齊磊與其說驚訝,倒不如說羨慕。

他十六七歲的時候,也想著一飛沖天干點大事來著,可惜沒機會。

總之,寧站長和齊磊屬于一類人。

其實這也是齊磊在沒見面的情況下,就把網站交給寧村夫的原因。

學金融的,還是個作家,沒有人比他更知道怎么去運營一幫子作家了。

此時,齊磊給寧站長介紹徐倩,“我女朋友,三石公司的創始人之一。”

徐小倩是自己非要來的,畢竟她還有點文藝女青年的執著。以往只能在網上看寧站長的作品,現在能看到真人了,自然要瞻仰一下。

當然,還有其它原因,暫且不提。

可她的出現,對寧站長卻是又一個打擊。

又一個未成年的!?媽的!

四個人簡單了聊了幾句,就上樓進了包間。

齊磊和寧站長各點了幾菜,沒喝酒,上了飲料。

也都是些東北菜,什么排骨燜豆角,涼拌大拉皮什么的。

北方飲食大油大鹽,齊磊還怕寧站長吃不慣,特意點了幾道,諸如松仁玉米之類的清淡口味。

可是沒想到,寧站長完全不是問題,“我在京城呆過三年,吃的最多的就是東北菜。”

這倒是齊磊不知道的。

寧站長,“你還別說,到了東北再吃東北菜,感覺和別的地方確實不一樣。”

寧站長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走過南闖過北的人,很是健談,完全沒有生疏的感覺。

大伙兒一邊吃一邊聊,倒是不像第一次見面。

漸漸的才說到正題,他此行的目的。

第一點,就是榕樹下的發展方向。

直到這個時候,寧站長才知道齊磊為什么一定要他來一趟,而不是在網上說。

因為即使是面對面,他也完全跟不上齊磊的思路。

現在寧站長是榕樹下的實際掌舵人,對網站的發展不可能沒有一個規劃和愿景。但是,他想的,和齊磊想的,完全不一樣。

寧站長的思路,還停留在把榕樹下打造成一個文學在網絡上的中轉站,就是繼續深耕當下的業務。

作家出作品,榕樹下做為一個出版實體書上游的展示平臺,讓出版商、雜志報社到網站里來挑選作品。

這確實就是榕樹下在前世那個時空的運營軌跡。

怎么說呢,賠本賺吆喝,沒什么實際收入。

當然,資本c花n小除外,最后朱威廉也沒賠著,轉手賣了個好價錢。

但是,齊磊的思路完全不同,他要做的是獨立于傳統文學之外的網絡閱讀平臺。將榕樹下徹底改版,從論壇的形式,做成一個閱讀的綜合性網站。

系統的、規范化的把網絡文學進行分類歸納,然后走付費閱讀、版權運營的道路。

這是寧站長從來沒有想過的,目標過于遠大了。

“能行嗎?”寧站長深表懷疑。

只見齊磊看著他,沒法告訴他行還是不行,只能說,“我知道,現在的網絡作家不被傳統文學認可。但是,越不認可,卻越要往上靠。”

“寧大哥,你是學經濟出身,見識也廣,你覺得可能嗎?”

“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不會被接受,所以,這不是可行不可行的問題,而是唯一的出路!”

寧站長皺著眉,“不...至于吧?”

齊磊繼續道:“身處這個行業內,你是應該清楚的,文學的壁壘太大了。”

“大眾文學用了多少年,才被主流文學界接受?”

“等到武俠興起,又過了多少年了,到現在也還有人在罵金古梁溫不入流。”

“那你覺得,網絡文學的路會比武俠更好走嗎?”

齊磊說的是事實,后世寧站長去做了編劇,蔡無名出版新書的時候死活不愿意用網名,李泛泛徹底淡出了網絡文學改用真名創作,從此江湖再無李尋歡。

還有數不清的網絡作家改行、消失、拋棄了網絡作家的身份。

為什么?

因為...就沒人把你當回事兒!

此時,齊磊的目光有些兇狠,“既然不被待見,那咱們就自己殺出一條路來!”

說著話,齊磊拿出一份榕樹下改版策劃書,“回去先看看,這只是一個初步的方案,不行咱倆再商量。”

“嗯。”

寧站長雖然沒點頭同意,但是,終還是認可了齊磊的論調。

他說的有道理。

粗略地先在飯桌上看了一眼策劃書,整體印象還是很靠譜的。

什么吸收外站作家,分類,還有固定的獎勵機制,讓作家有基礎收入,對網站產生歸屬打開功能,等等,最后再一步步向付費閱讀過度。

包括作家們最關心的相關的版權運營,都有涉及。雖然籠統,但是已經很不容易了。

總體上來說就是,榕樹下先能讓這些作家在網絡上養活自己,再圖壯大。

合上計劃書,“那我回去好好想想,到時候再討論。”

“行!”齊磊點頭,氣氛突然有點安靜。

因為下面的話,齊磊不太好開口,關于榕樹下搬家的問題。

良久,“對哈市的印象怎么樣?”

寧站長吃著菜,點頭,“不錯!”

現在的哈市確實不錯,尤其對文藝青年,有著別樣的吸引力。

無論是入目可見的巴洛克風格城市風貌,還是中央大街上的櫥窗音樂。

其實無論前世的2021,還是當下的1999,哈市都是一個很有氣質的城市。

在經濟方面,哈市后世可能落后一點,但也從來和“老土”什么的不沾邊兒。

至于1999年,給人的感官絕對不差。

話說到這兒,其實齊磊是想和寧站長聊聊,把榕樹下遷到哪去的問題。

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其實齊磊更傾向于把網站放在身邊,技術和管理都方便。

沒急著攤牌,齊磊起身去了個廁所。

其間,徐小倩也跟了出來,兩個人在包間門口匯合。

徐小倩是知道齊磊的目的,她今天跟過來,其實也有給齊磊做僚機,幫忙說服的意思。

不過,徐小倩這回卻比齊大強硬很多。

“你是老板,這種事,你說了算,不用這么小心吧?”

齊磊皺眉,“你不懂,里面那個,還有網站的幾個版主,和別的公司的管理層不一樣。”

朱威廉根兒上就沒打好基礎,管理松散,還有點拉幫結派。

寧站長是管理層,可也是作家,還是和網站的很多作家關系不錯的管理層。

包括其他幾個版主,也是同樣的情況。

如果太強硬,老寧給你撂挑子不干了,他能帶走一堆的作者。

要是幾個版主都不想來哈市,那榕樹下的作家能一夜走光,不是鬧著玩的。

“聊聊看吧!實在不行,就去深市。”

深市還容易接受一點。

正商量著怎么說服寧站長,卻是一群人從包間外的走廊過,一看就是來吃飯應酬的。

得有十幾個人,穿著、氣場就不像普通人。

齊磊只是搭眼掃了一下,登時拉起徐小倩就要閃進包間。

可惜,晚了,對面的那群人已經看到了包間前這對年輕男女。

沒辦法,實在太顯眼,二樓的包間區域,除了他倆就看不到別人。

此時,徐文良目光一滯,不得不暫時忽略身邊的貴客。

“倩倩?”

后邊的齊國君本來也只是個到場就行的透明人,這會兒也不淡定了。

“石頭?”

兩個爹下意識地彼此互看一眼,然后一同嚴肅地瞪著兩人,“你們怎么在這兒?”

齊磊和徐小倩現在就一個想法,找個地縫鉆進去算了。

特么要是碰一個還好說,可是,你們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爹,是怎么碰到一塊兒去的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似水流年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0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