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52章 小人物

第552章 小人物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52章 小人物

盡管天色已經昏暗,但計緣和張蕊所在的茶樓依舊熱鬧,客人早已經換了幾批,也就少數幾桌客人沒動。一個說書先生正在大廳中心說書,吸引了樓中絕大多數茶客,計緣也在其中。

不過張蕊此時是無心聽書的,她剛剛聽到計緣說王立的事,心中有些許慌亂。

“計先生,您的意思是王立會有危險?”

張蕊道行不高,若要看王立的氣相,需得有一定的祈愿關系,比如王立到她立身的廟中上香,否則看得很淺,之前她可沒看出王立會有什么殺身之禍的樣子。

“王立書中隱射的,是當朝御史大夫所在的蕭家,其職能監察百官,某種程度上說,權力算得上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若非有尹家橫插一腳,王立早就死了。”

張蕊知道蕭家是大官,但她也清楚尹兆先如日中天。

“可,可是有尹公在啊,鬼神都皆知尹公乃當世大儒,身具浩然正氣,明忠奸洞是非,兩京城百里而滌蕩濁氣,既然尹家過問了,王立應該沒事才對……”

說到這里,張蕊忽然想起什么,臉色隨即一變。

“不對!聽說尹公病危!難道尹公快要……”

這都什么跟什么啊,張蕊這明顯是關心則亂啊,計緣趕緊打斷她的話。

“別胡思亂想了,就算真出什么大亂子,直接把王立搶出來便是了,還能看著他死不成?”

張蕊愣了下也馬上反應了過來。

“對啊,直接搶出來就是了,命都要沒了還管那么多啊!我以為計先生是那種不會干涉凡間事務的仙人呢……”

計緣笑笑。

“凡塵多少不平事,凡塵多少冤死人,計某確實管不過來,有時候也不便多管,但也不代表修仙之輩就不會管事,計某認識的高人中,就有不少是性情中人。”

張蕊聽著這話有些蠢蠢欲動。

“那要不,今晚我就將王立給帶出來?”

計緣忍不住搖了搖頭,思索著王立的處境,又引申著想到蕭家的情況和尹家的情況。

“且先去問問王立本人如何想吧。”

天漸入夜,茶館也已經打烊,計緣和張蕊走在空曠的街道上,向著長陽府大牢行去。此刻張蕊倒是對王立沒多大擔心,而是更好奇身邊的計先生,落后半個身位,頻頻小心地觀察計緣。

計緣走著走著,忽然轉頭看向張蕊,把這白衣神女嚇了一跳。

“可有什么話要說?”

張蕊不好意思地咧嘴笑了笑。

“我曾經旁敲側擊的問過長陽府的文判官,得知您當初請肅水水神的手段,其實是一種了不得的大神通,更明白了那水神口中的龍君,其實是通天江中的真龍。計先生,您道行究竟有多高?”

張蕊只是一個德業小神,不算土地也不歸陰司,懂得自然不多,當年在花船上發生的事情,在水神和涂思煙心中留下了極大的震撼,但動靜其實都不大,但張蕊和王立的感覺差不太多,只不過知道在短暫的交鋒中計緣和水神是占上風的。

但這些年下來,隨著張蕊了解得多了一些,逐漸開始明白計先生的厲害,很可能比一府城隍都不會差了。

“怎么?你還怕救不得王立?”

聽到計緣這么問,張蕊趕忙擺手。

“不是不是,呃呵呵,我就是好奇,先生道行一定是極高的,我聽說有些仙道高人游戲紅塵其實也是問道叩心,您當初是不是早就知道白姐姐的情劫啊?”

計緣微微一愣,恍然想起在《白鹿緣》的故事中,白鹿其實是“老神仙”的坐騎,名義上算是同白鹿有一層師承關系的。

想了下后,計緣覺著此事多說多錯,笑了笑回答了一句“并不知道”后,繼續朝前不再多言。

計緣這回答讓張蕊也愣了一下,本來她后面的一大串問題都想好了,結果計先生直接一句“不知道”,原地站了一會后見計緣走遠了,張蕊才趕緊跟上。

但越想越不對,總覺得計先生那一笑十分高深莫測,思索片刻,忽然覺得先生是不是已經知道了她想問什么,覺得麻煩才故意這么說的?

夜間的衙門區域十分安靜,長陽府大牢外的守備頻頻打著哈欠,計緣和張蕊就這么走過兩個門前守衛進入牢中,在來到王立的牢房前,一路上看守的巡邏的和瞌睡的獄卒都對兩人視若不見,而其他牢房中的犯人則紛紛睡得更酣。

只有王立牢房頂上的小紙鶴察覺到主人來了之后,撲騰著翅膀從牢里飛出來,落到了計緣的肩上。

“啪啦啦……啪啦啦……”

小紙鶴快速扇動幾下翅膀,帶起一陣微風和響動,然后伸出一只翅膀指向牢房地面。計緣和張蕊順著它翅膀的方向,見到那邊有一攤尚未干涸的液體,以及幾片沒有收拾干凈的瓷器碎渣。

“原來如此,做得不錯!”

計緣夸獎一句,小紙鶴就扭動了幾下身子,顯得十分愜意。

張蕊視線從地上的酒水中移開,隨后就望向了睡夢中的王立。

“王立,王立,醒醒,計先生來了!”

計緣也同樣在看著王立,法眼之下,隱約覺得其氣相似乎有些不同尋常,還沒來得及細看,張蕊已經直接穿過牢門入到牢房中,十分自然地一把揪住了王立的耳朵。

“醒一下,計先生來了!”

強烈的疼痛刺激下,王立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

“哎呦,嘶……姑奶奶你輕點,輕點……”

“小聲點!計先生來了!”

“啊?”

王立痛都顧不上了,在牢房中找了找,隨后才看向柵欄外,果然見到計緣就站在那里,仿佛這么些年王立覺得自己都越來越滄桑了,而計先生和記憶中的形象依然一模一樣。

“王立見過計先生!”

直到王立行禮,張蕊才松開了手,計緣看著王立被張蕊這么物理的方法叫醒他,也不由眉頭一跳,看看王立耳朵都被揪紅了,剛剛這神女下手可不輕啊。

計緣也淺淺向王立回了一個禮,看向王立也頗有些感慨,這說書人算起來年紀也不小了,如今已經兩鬢隱見白霜了,只是王立的身形居然出乎計緣預料的清晰了幾分。

“多年不見,你說書的本事倒是沒拉下,都說到牢里來了。”

王立以為計緣在調侃他,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這般場合見先生,王某委實羞愧,不過王某也沒有閑著,已經將當年先生所述的諸多故事編寫完畢,細心雕琢多次,有不少更是已經廣傳開去,算是不負先生所托了。”

“嗯,聽說了。”

王立看看邊上的張蕊,知道肯定是她說的,更是下意識揉了揉耳朵,還好張蕊每次揪耳朵都換一只,否則他都懷疑不是哪只耳朵會被擰下來,就是會兩只耳朵一大一小。

“書的事情先不多言,還有一事關乎你自己。”

“對,王立,你最近有血光之災呢,還是跟我離去吧,我跟你說……”

張蕊迫不及待地將自己了解的事情一五一十同王立講明,并且還補充了地面酒水的事情,王立越聽臉色越是不對,最后詫異看向地面摔碎酒壺的地方。

“這是毒酒?”

“也未必是毒酒,下毒就太明顯了,但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否則紙鶴不會打碎它。”

“紙鶴?”

王立愣了愣,忽然發現計緣肩上有一只白色紙鶴,回想起那道白光,王立不由行了個禮。

“多謝計先生,多謝紙鶴恩公!”

“那還等什么,走吧?”

張蕊又催促一次,王立正要應下,忽然又皺起眉頭。

“可我若如此離開,豈不是越獄,豈不是畏罪潛逃?尹大人為我仗義執言,我這一走,朝中政敵豈會放過這機會?”

“你這呆子,尹大人是朝廷大員,更是尹公之子,他能有什么事?最多被人數落幾句,臉上無光,你可是要丟性命的!”

王立看看一臉淡然的計緣,再看看面露急躁的張蕊,猶豫道。

“獄卒閑談的時候提起過,尹公病危了,這種時候……”

“哎呀,那你……”

張蕊急得走近王立,后者條件反射般捂著雙耳退開一步,看得前者又好氣又好笑。

“就算我待在牢里,有張姑娘你在,他們肯定不能把我怎么樣的!”

王立倒也不是真不怕死,而是明白張蕊不會不管他,張蕊被這無恥的態度氣笑了。

“就算我是鬼神,也不可能一直待在這的,總有疏忽的時候,萬一我不在你被害了呢?尹家的事輪得到你貢獻什么?你一個小人物,扯什么高風亮節?”

本來在王立在張蕊面前一直唯唯諾諾的,但聽到張蕊這話,越聽心中越是有內心積氣,終于,等張蕊才說完,王立放下雙手站直了身體,捏著拳頭對著張蕊道。

“小人物又如何?小人物也有骨氣!尹公當世大儒,尹家一門忠烈,天下讀書人誰人不仰,誰人不慕?如今尹家正值危局,我這小人物幫不上什么,但也不想拖后腿!”

“你!”

張蕊一靠近,王立的氣勢立馬泄了,嚇得捂著耳朵后退兩步。

“好了,你們這兩口子倒是完全把計某給忘了……”

計緣無奈出聲,牢房里的張蕊和王立同時一愣,剛剛確實都把計先生給忽略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