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51章 血光之災

第551章 血光之災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51章 血光之災

牢頭皺眉想了一會,心中多少也有些煩悶,這王立說書的本事確實了得,關押他的這一年多時間中,長陽府大牢里頭難得多了不少樂趣。當然了,王立的價值不止于此,對于牢頭來說,消遣一下固然好,真金白銀才是落到實處的好處,比如出手闊綽也似乎來頭不小的張小姐。

‘哎可惜啊,這說書匠一去,能拿銀子的地方就又少了,所幸宰了還能撈一點好處。’

有命令下來,自然也是有不少好處的,畢竟京城的尹尚書也為這王立說過一句話,所以要做掉王立有一定風險,但其實風險也不是很大,只要照著他心中想的去做,獄卒們估摸著也就挨幾頓訓斥。

這會有獄卒過來換班,讓其中幾個同僚可以去吃飯和休息,其中有人直接走到牢頭邊上問一句。

“頭,一會去聽王先生的那個《易江記》不?”

牢頭喝了口酒道。

“去啊,當然去,不過你們來晚了,咱前面已經聽到下半段了,不聽完是真的不過癮,現在不聽以后就沒了。”

“是說啊,不過好在還有一陣子呢,若是幾天聽一個故事,還能聽好些呢,在這都不用付銅子兒,給碗茶水就好!”

“這王先生肚子里的故事也是,怎么也聽不完,也總能想出新故事,怪不得原本這么有名呢。”

幾個獄卒聽不出牢頭話里有話,很自然地想著是說著王立刑滿釋放的問題,等到了下午,除了兩個必須門口站崗的,剩下的獄卒就又和牢頭一起帶著凳子圍到了王立牢房前,午休過后的王立也重新精神抖擻。

張蕊依然撐著白傘走在雪中,離開衙門后首先去酒樓還了食盒,然后緩步從原路離開,只是這次走到一半,前方視線中忽然見到一個略顯熟悉的人走來。

走在人群中的計緣根本毫無特殊氣息顯露,就和凡人沒什么兩樣,張蕊愣了一下之后仔細看,才確認自己應該沒有看錯,趕緊快步上前,遠遠就喊了一聲。

“計先生!”

計緣本就是沖著張蕊來的,聽到張蕊的聲音,朝著她點了點頭,視線則望向她來的方向,等走近幾步后,他才以平常的聲音道。

“去大牢看王立了?”

“先生,您都知道了?”

計緣搖了搖頭,伸手指了指一邊的茶樓。

“我只知道王立在坐牢,卻還不清楚他因何而坐牢,去那邊坐坐和我說說吧。”

“是!”

張蕊對于計緣的話自然聽從,趕緊跟隨先走一步的計緣一起走向茶樓,坐下之后,張蕊也一五一十將王立坐牢的事情講了出來,究其根本還是在老龜的那些故事上。

當初王立被請去一家大酒樓說書,引得滿堂喝彩,樓中有個同行是偷偷記他的故事的,早聞王立大名,對其推崇備至,狠狠拍了王立的馬匹,隨后還被王立邀請回家探討故事。

可惜知人知面不知心,這說書人同行看似同王立成了好友,后面卻多次踩點后趁著王立不在家的時候潛入室內,盜取了王立的許多的書稿,要命的是其中有當初蕭家與老龜那故事的一卷初改版本的手稿。

那個說書人到底是業內人士,只是粗粗瀏覽就知道是個好故事,哪想那么多,當然是要用來牟利的,而長陽府這邊王立在,說書人多少要點臉,就偷偷去了京師,用盜取自王立那邊的故事說書。

本來確實是積攢了一些名聲,可要命之處在于王立那手稿,改了朝代也避開了楊氏這個國姓,但蕭氏的部分卻沒動的,這書說了幾場之后就出了大事,被蕭家人給盯上了。

直接私下抓捕不說,那說書人更是毫無節操的供出了王立,王立人在長陽府,鍋從京城來,也遭了殃,若非尹青早就看蕭家不順眼,聽聞此事順勢插了一手,讓蕭家束手束腳,王立和那說書人估計小命不保,但一個誹謗朝廷命官的罪名是開脫不了了,所以還得坐牢。

權力斗爭是很殘酷的,尹青早些年名頭不顯,官場上皆以為其人都是因為父輩之蔭才能嶄露頭角,但這些年里有這種感覺的人少了,許多官場老油條已經隱約明白,尹家人沒一個簡單的,這也是一貫囂張的蕭家能放過兩個說書匠的緣故。

由張蕊講明的來龍去脈就是如此,計緣聽完之后并未表達什么意見,只是磕著桌上的瓜子。

“對了計先生,您這次來是讓我一起去接白姐姐的嗎?”

笑了笑點點頭。

“正是此事,期限已到,是時候了。”

張蕊猶豫一下道。

“先生,具體是什么時候啊,王立他還要幾個月才會釋放的……”

“呵呵呵呵,放心,時間還夠,能等王立出獄。”

計緣這么說著,思緒卻飄香長陽府衙門大牢,之前他粗略一算,王立可是有血光之災啊。

而在兩人進入茶樓的時候,小紙鶴已經拍打著翅膀飛向了衙門大牢的方向。

對于小紙鶴如今的速度而言,片刻就已經到了大牢外,在兩個獄卒頭頂盤旋了一會。

“嗬呼……”

其中一個獄卒打了個哈欠,而哈欠這東西有時候會傳染,另一個獄卒看到同僚打哈欠,也跟著打了一個,一道白光嗖得一下就從兩人頭頂閃過,飛入了牢內。

紙鶴貼著大牢頂上飛,遇上有巡邏過來的獄卒,會立刻貼在頂上不動,但它很快發現這些拿著棒子配著刀的家伙根本不看頭頂,也就放心大膽地直接飛到了王立所在的牢房頂上。

到了這里,小紙鶴就掛在牢房天花板一塊陰影中,繼續了它最喜歡的觀察工作,看聲情并茂的王立,也看聚精會神的獄卒和周圍其他犯人。

一個看起來年紀大一些的獄卒坐在同僚中間,臉上表情微微一變,身子很隱晦地前傾,看到這種情況,小紙鶴似乎立刻明白了什么,歪著紙腦袋看看自己的尾巴,再看向下面。

“嗶……”

極其細微的聲響被淹沒在王立的聲音中,但小紙鶴似乎聽到了。

“哎呦,你們誰放的屁啊!”

“是啊,這吃了什么啊……”

“齁臭啊……”“散一下散一下……”

那個年紀大一些的獄卒首先“發難”,其他獄卒抱怨著散了一下,雖然牢里本身有異味,但嗅覺失敏顯然不包含這充滿新元素的味道,一眾獄卒兜著衣擺扇動趕氣之后,才重新坐下聽書。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立牢房頂上的小窗柵欄處,外頭的天色越來越暗,今天的故事也早已經講完,獄卒們都散去了。

王立躺在牢房的床上昏昏欲睡,正在這時,有獄卒走來這邊,“啪啪”兩聲拍了拍柵欄。

“王先生,王先生?”

王立驚醒,一下坐了起來。

“啊?獄卒大哥有什么事?”

“哦,門宴樓的一個伙計送來一個食盒,說是張小姐白日離開的時候訂的,給你送來當晚膳的。”

“是嗎!”

王立面露驚喜。

“嘿嘿,王先生倒是好福氣啊,張小姐對你芳心暗許,羨煞旁人啊!”

王立撓頭笑笑。

“這話可不能隨便說,我哪高攀得上人家啊,正好晚飯沒吃飽!”

獄卒開了牢門,將手中食盒遞給王立,還將里頭的燭臺點燃。

“那我就不打攪了,等你吃完了我再來收拾。”

“哎好,獄卒大哥慢走!”

王立搓著手,等獄卒關好牢門離去,就迫不及待地打開了食盒,接著燭火一看,頓時皺了皺眉頭。

‘這菜色可比張姑娘平常帶來的差遠了啊……喲,還有酒?’

張蕊是很少給他送酒的,但看到酒,王立自然更高興幾分,心中這么想著,抓起碗筷就先吃了起來,隨后伸手抓起酒壺,打算直接對著壺口灌著喝。

只是酒壺還沒送到嘴邊,忽然有白芒一閃而逝。

“啪”

“嘶……”

王立捂著手閃開幾步,看看摔碎的酒壺再疑神疑鬼地看向牢中各處,剛剛發生了什么?

“可惜了這壺酒啊……”

良久后覺得可能是自己抽筋加眼花的王立才惋惜一句。

過了一會,獄卒拎著食盒回到了大牢外頭的廳中,對著牢頭搖搖頭。

“酒壺摔碎了。”

牢頭面色一肅。

“嗯?他察覺了?”

“應該沒有,我就在不遠處貓著,似乎是不小心。”

牢頭皺起眉頭,不知在想些什么。

“明天再說吧。”

“嗯。”

毒的刺激性比較大,那壺酒中其實加了劑量合適的瀉藥,用酒味掩蓋藥味,隨后王立會在幾天內腹瀉不止,再合規合矩地找個大夫給王立看病開藥,彰顯獄卒的關切,但這煎藥的活肯定也是獄卒來做。

在藥中繼續加合適的瀉藥,然后逐漸減小劑量,無需太長時日,王立就會因為“惡疾”而死在牢獄中,而且連仵作都驗不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5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