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爛柯棋緣  >>  目錄 >> 第553章 瘋了

第553章 瘋了

作者:真費事  分類: 仙俠 | 古典仙俠 | 真費事 | 爛柯棋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爛柯棋緣 第553章 瘋了

“計先生……”

“先生勿怪,是王立疏忽了……”

見兩人一副低頭認錯的樣子,計緣微微搖頭嘆了口氣,這一人一神兩個家伙居然都沒聽出他前半句話里話里隱有所指,又或者也可能是裝糊涂。

“計先生,您說說這姓王的呆子吧,他當自己鐵打的呢,若不是我隔三差五給他送吃的打牙祭,指不定現在就是皮包骨頭,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居然在這吼我!哼!”

王立心虛得不得了,不敢看張蕊,只能看向計緣,希望計先生能理解自己。

計緣看看牢房里面的兩人,忽然笑了笑。

“不若這樣吧,就讓計某陪著一起坐牢,定保你無恙,如何?”

計緣的視線掃過王立和張蕊,兩人都愣在那里,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良久后張蕊才詫異道。

“計先生,您,陪他一起坐牢?您認真的?”

“是啊計先生,牢里可不太舒服的!”

計緣笑笑。

“再不舒服的地方計某也住過,而且計某住這也不是沒事做。”

在王立和張蕊兩人愣神的時候,計緣已經在牢房上一點,打開牢門走入其中,隨后又將門反鎖上。

細細看看牢里陳設,一張往內縱深八尺有余的土砌床,中間還有矮桌案和燭臺,一側墻壁頂上還有不過一掌高的一臂寬的矮窗,雖然是個雙人牢房,但卻給王立當了單間。

“呵呵,環境還不錯!”

張蕊和王立面面相覷,看來計先生是認真的,只能說高人行事常人就是看不透。

夜深了,張蕊早已經離開,此時王立牢房中就只剩下了他和計緣。王立躺在矮桌案的一邊怎么也睡不著,小心張望一下桌案另一端,計緣側臥酣睡呼吸均勻。

有心想要叫計緣一聲,但王立又不敢真的吵醒計先生,良久之后只能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入睡。

不過計緣的存在雖然讓王立有些局促緊張,卻也令他充滿安心感,加上計緣身上那股祥和清氣,僅僅不到一刻鐘之后,王立就睡著了。

等王立一睡著,計緣反倒睜開了眼睛,一雙掃向桌案另一端的說書人,望其氣相似是在夢中,但又不是尋常之夢。

計緣將雙目睜大一些,展開法眼細觀,王立身上隱隱現出一層淡淡的白光,這和人火氣可是有些區別的,也令計緣十分陌生。

‘有點意思!’

計緣思索良久居然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定義,要知道三十年下來,如今的他可不是曾經的修行小白了,雖然不知道的依然很多,但知道的也不少。

王立身上這層光并無什么防護作用,更不是浩然之氣,而人火氣還在更外圍,呈現紅色,以頭頂雙肩最旺盛,沒有貼著身體這么緊的。

可這一層光究竟是什么,覺著好像毫無作用啊?

計緣已經好久沒遇上有事情能把自己這雙眼睛難住了,尤其王立還是個凡人,尤其還是棋盤虛子。

‘嗯?虛子?’

計緣心中一動,已然呼應意境中的棋子,將之扣在手中,借此細細感應,同時也換種角度去思考這白光,未必其本身就一定會有什么神異。

良久,計緣又瞇起了眼睛,他已經摸出點門道來了,王立身上的這層淺淺的白光,和某種情況有些像,比如一間屋子里點著燈但關著門,門縫隙處往往會顯露一條內部的光帶。

難道這王立的夢境如此特殊?

計緣原本就存在的好奇心此刻更是大起,就目前情況看,似乎是因為王立的夢,可又不太像,只不過他計某人實在沒什么了得的入夢之術,或者說他根本就不懂入夢之法,就連鬼神之流的托夢都比他強一些。

但鬼神之流的托夢與仙道的入夢之術又有區別,入夢的層級其實是挺高的,說是入夢,其實講求的是入人心中之境,對施法者的心神之力和元神凝實程度都要求極高,某種程度上和天魔之法有些類同,而托夢實則是將人的意識代入托夢者的環境而已。

計緣自問在心神方面自己絕對強悍,天傾劍勢威力這么強,兩分是青藤仙劍之利,八分是他計緣心神和意境之功。

可是問題來了,他的元神足以入得凡人心中,可那只是粗暴地打破壁壘,真這么做,王立要么醒不過來了,要么醒來也會成了白癡。

思索一會之后計緣實在是安奈不住好奇心,于是暗暗施法,意境顯現天地化生,以這種最溫和的方式去嘗試,看能不能和王立心中世界碰著。

在計緣的有意控制下,意境猶如滿出水盆的清澈細流,慢慢延展向牢房各處,也延展向王立,他不期待能借此“入夢”,至少能看一看這光線外露的內景如何。

良久之后,計緣緩緩閉上眼睛,同王立成功有了意境的部分相融之處,也隱隱看到了那一番景色。

那是一片黃昏之中,有一女三男四人騎著馬狂奔,那女子在最前頭,而且身前還綁著一個“哇哇”大哭的嬰兒,而在這四人四馬背后,有數十騎在不斷追趕。

“不行,他們可以頻頻換馬,我們坐騎的馬力已經快耗盡了,跑不過的,我擋住他們,你們快走!”

其中一人說著忽然放緩了馬匹的速度,讓那匹已經喘氣喘得口吐白沫的馬能得以回回氣。

“勝言——!”

前頭那女子回頭沖著那男子大喊一句,邊上兩個男子則騎著馬左右趕著。

“快走,否則我們全都走不了!”“別讓勝言白白犧牲!”

已經緩緩停下的男子朝著前方大吼一聲。

“走——”

吼完之后,男子解下身上一張弓,取出腳邊箭筒中的箭矢,彎弓滿月之后略微平緩呼吸,然后張弦的手松開。

“嘣”“嗖”

箭矢剎那間飛射向后方追兵,最前頭一名黑袍男子瞬間拔刀。

“當”的一聲,直接將飛射而來的箭矢隔開。

射箭男子并未氣餒,而是快速抽箭再彎弓射出,這次瞄準側邊,并且射向馬腿。

隨著箭矢飛去,那匹馬腿部血花濺射,隨后就是人仰馬翻,更有兩人被帶倒。

可惜箭矢只有三支了,而且距離也太近了,三箭之后,雖然中了兩箭但卻杯水車薪,追兵也已經到了近前。

“劉勝言,乖乖受死!”

領頭的那男子大喝一聲,已經持刀在手,而射箭男子則瞠目欲裂,不示弱地同樣怒喝。

“受你他娘的死,先留你下來陪葬!”

言罷,男子已經策馬沖向了敵手。

計緣好似在遠方看著這一幕,但視線又如同近處那么清晰,令計緣詫異的是,這劉勝言的五官居然和王立差不多,只是胡子長些發型也有些差異。

劉勝言力戰之后,最終還是不敵,被直接削首,而追兵也并不停留,除了拿走首級外,任由尸首躺在荒郊,繼續往前追擊。

計緣本以為這夢隨著“劉勝言”死了應該破了,卻沒想到還沒結束,隨后他更詫異地發現,另外兩個逐個就義的男子,樣貌也化為王立的五官,并且先后戰死。

在這種拖延之下,最后一個女子終于抱著孩童逃到了一條大江邊。

計緣心神一動,雖然流域不同,雖然有些差別,但這條江應該是春沐江。

“不——廣同呢?船呢?廣同呢?船呢……”

計緣此刻的情緒是有些古怪的,因為這女子此刻也化作了王立的五官,盡管這歇斯底里的喊聲是女子的聲調……

眼見前方無船,后方追兵已至,絕望之中,女子直接抱著孩子躍入江中,但人還在空中,后方已經有一柄長刀飛射而來。

“噗……”

刀刃刺入女子身體,她竟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將嬰兒前舉,不可思議地避開了被雙人對穿的下場,但力氣也已經消失,跌入水中的時刻,眼睜睜看著嬰兒被江水沖走。

外頭牢房內,計緣閉著眼微微皺眉,而在已經中,江河上的嬰兒還在隨水飄走。

“頭,那孩子怎么辦?”

“順著江水追,一個都不能放過!”

沒錯,這會這個看起來好像是反派的人,也化出了王立的五官。

一眾騎手沿江追逐,更有人往前方去找船只,只不過在追了百丈之后,他們全都親眼見到江面上因為暗流出現漩渦,且那孩子的襁褓也應該徹底濕透了,就此沉入春沐江中不再浮起。

然后計緣的視線跟到了水下,有一只黑背大龜在江底游動,背上正有一個被氣泡罩住的嬰兒,而這大龜,居然也隱約有王立的五官,很是讓計緣凌亂了一小會。

“哎……早知道早點出手了……”

老龜嘆息著出聲,這語態居然同烏崇也有一絲神思。

大牢中,計緣再次睜開眼,而王立還在睡夢之中,這其實不是簡單的一個夢了,而是一個世界,屬于王立的書中世界,這世界可能并非是因為計緣的緣故才出現的,或者早在王立成棋之前就應該有類似的情況,只是如今才更明顯起來。

“難怪你說書如此富有感染力!”

計緣喃喃著,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王立的這份能力如此特殊,雖然看似并無什么太大作用,卻讓計緣隱隱覺得抓住了什么。

某一刻,計緣靈犀念閃,忽然想到了曾經令他受益匪淺的《云中游夢》,結合王立此刻的情況,讓他有了些想法,起碼還得再細細了解多次才行。

第二天白天,計緣已經在桌案上鋪開了筆、墨、紙、硯文房四寶,以他最擅長的衍書方式在宣紙上細細書寫推衍起來,王立則驚嘆地在邊上看著計緣的字。

“王立,又有人給你送吃的了。”

王立小心地看了一眼計緣,再看看外頭的獄卒,計緣抬頭笑笑。

“沒事,他看不到的,放心些,大膽些。”

“哎!”

獄卒開門進來,送吃送喝,這回連菜里也下了藥,酒里更是沒落下,計緣只是揮袖一掃,就已經將酒菜凈化。

王立將菜肴放好,見計緣點頭才敢下筷子吃,同時還倒了酒遞給計緣,低聲道。

“計先生,您喝不?”

計緣搖搖頭繼續書寫。

王立的一舉一動卻被小心躲在遠處,不時張望一眼的獄卒瞧見,在他眼中,王立顯得小心翼翼,但時不時又謹慎地朝前敬酒,甚至還會想要把筷子遞給空氣,顯得十分詭異。

又是一天,又有酒菜,王立沒有腹瀉,又過一天,又有酒菜,王立還是沒有腹瀉。但與之相對的,王立也越來越大膽,他這兩天已經清楚獄卒確實見不到計先生,甚至“確認”獄卒看不到他和計先生的互動,所以行事也放松起來。

“王立,有人送吃的。”

“哎哎,來了!”

王立興高采烈地過去,伸手接過食盒,但獄卒卻送了食盒立刻縮手回去,又鎖上門,而王立完全不以為意,打開食盒拿出酒菜。

“喲,嘿嘿嘿,先生,今天有燒雞哎,給您一個雞腿來?”

“啊,您不吃啊?哎那我先吃了,哦對了,敬您一杯!”

王立表情在興奮、謙恭、喜悅、皺眉中轉換,同室內的“人”聊得活熱,不光是遠處的獄卒,就是周圍牢房的囚犯,都看得毛骨悚然,這種感覺裝是裝不出來的。

獄卒小心地看著遠處的一幕,下得藥起作用了,但作用和想象中的不同。

‘王立……已經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爛柯棋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