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目錄 >> 1067、回國啦~

1067、回國啦~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柳岸花又明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沒想重生啊 1067、回國啦~

第1068章回國啦

“有什么事嗎?”

蕭容魚的開口詢問,清清冷冷的聲音讓陳漢升從恍惚中清醒過來。

“額”

陳漢升張了張嘴,最后答非所問:“你怎么扎起高馬尾了?”

“嗯?”

蕭容魚瞟了一眼陳漢升,這個人可真有意思,之前一直希望自己扎高馬尾的是他,現在真的束起來了,問題最多的也是他。

“不可以嗎?”

蕭容魚眨著亮晶晶的雙眸,反問了一句。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

陳漢升連忙說道:“這樣最合適了!”

其實以蕭容魚的身材樣貌,不管搭配什么發型都非常漂亮,但是“高馬尾”對她說已經成為一個符號。

自從那場慘烈的修羅場以后,不管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陳漢升,還是最親愛的父母,抑或是最好的朋友邊詩詩,大家都很少再見到高馬尾的小魚兒了。

誰都看得出來,她就是在刻意回避,當然回避的不僅僅是“高馬尾”,更多還是那些關于某人的回憶。

今天她突然重新系起頭發,這意味著什么?

“謝謝”

面對陳漢升的贊美,蕭容魚平靜的道了聲謝,這也是兩人在美國時的相處方式。

陳漢升想方設法的親近,不過都被蕭容魚回避和拒絕了,在氣氛凝固下來之前,陳漢升講出了自己敲門的原因:“我想看看閨女,昨晚她哭了以后,我一整夜都很自責。”

“哦。”

蕭容魚明白了,這應該也是陳漢升憔悴的原因,不過她沒有阻攔,默默讓出一條道。

其實不管是沈幼楚,還是蕭容魚,她們從來沒有禁止陳漢升看寶寶,他到底是親生父親,血緣關系總歸是打不斷的。

不過進門之前,陳漢升腳步又頓了一下,再次誠懇的說道:“真的,高馬尾真的很適合你。”

面對著陳漢升的炯炯目光,蕭容魚沒有回應。

“哎”

陳漢升嘆了口氣,搖搖頭走向床邊。

他原來想試探一下,為什么突然會有這種改變,沒想到小魚兒掩飾的很好,反倒是自己的表演差點露了痕跡。

只是當兩人擦身而過,蕭容魚背對著陳漢升的時候,她突然昂起雪白的脖頸,輕輕“哼”了一聲。

這段時間,自己和沈幼楚流了那么多眼淚,經常一覺醒來枕巾已經濕了半條,怎么可能輕易原諒這個男人呢。

臥室里拉著厚重的窗簾,隱隱約約有些光亮從罅隙中透進來,空氣里彌漫著淡淡的香味和奶味。

香味是蕭容魚身上的,好像每個女生的房間都有這種味道,只是濃烈程度不一樣。

比如說沈幼楚臥室里是曠谷的幽香,蕭容魚是沁鼻的清香,商妍妍是熾熱的濃香

本來陳漢升覺得挺誘惑的,不過有次在沈幼楚那邊的時候,他不小心誤入了胡老師的臥室,沒想到也有一陣洗發水的香味,他頓時就覺得這玩意也沒那么吸引人了。

至于奶味是小小憨包身上的,她還沒有完全的斷奶,陳漢升蹲下身子,深情凝望著自己的小女兒。

寶寶還沒有睡醒,不過因為她的小桃花眼又大又亮,就算閉眼時好像也有一條縫沒有瞇緊,不過嘴巴又很小,真就好像書里描寫的“櫻桃小嘴”似的,在一開一合的瞬間,陳漢升還能看到閨女的兩顆小奶牙。

“明明你才九個多月,可是我已經開始擔心你和姐姐長大的太快了”

陳漢升自言自語的說著。

這就是“老父親”的矛盾心態了,既想著閨女早點長大,又希望時光能夠慢一點,自己能夠多點時間陪伴。

蕭容魚站在背后,精致的瓜子臉上也不再是清冷神色,眉眼之間都是幸福的繾綣,不過陳漢升偶爾轉頭時,她又默默垂下頭,不想讓這個男人窺探到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小魚兒,準備吃飯咯”

這時,外面傳來梁美娟的聲音,梁太后是個勤勞的婆婆,也是個疼兒媳婦的婆婆。

“咯吱”

看到房門半掩,梁美娟好奇的推門進來,看到陳漢升在房間里,她先是一愣。

等注意到蕭容魚的高馬尾,梁美娟又是一愣。

“媽”

陳漢升沒說話,蕭容魚輕聲打個招呼。

“啊”

梁太后幌神的答應下來,然后拍拍小魚兒手臂說道:“你先去洗漱,一會吃飯了。”

蕭容魚聽話去衛生間了,等到“嘩嘩”的水流聲響起,梁美娟才推了推陳漢升肩膀,眼神里的疑問很明顯。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

陳漢升搖搖頭回道。

“你也不知道?”

梁太后送了個白眼給兒子,嘀咕道:“整天就知道吃吃吃,要你何用?”

“整天吃吃吃的是陳嵐吧。”

陳漢升不滿的反駁一句。

“長公主”陳嵐是吃不胖的體型,所以在建鄴的時候,她的生活就是“吃喝玩逛”,很典型的大學生生活,甚至還有個著名的座右銘:

今日任務:學習(0/1),吃飽飯(7/3)。

不過來美國以后就沒那么輕松了,因為梁太后不會像沈幼楚那樣,不管幾點起來都會給她煮面,所以為了不餓肚子,陳嵐也只能跟著大家正常三餐。

不過,當陳嵐睡眼惺忪的來到飯廳,看見小魚兒嫂子的模樣后,她頓時就沒了困意。

“嫂子”

陳嵐喜滋滋的坐到蕭容魚身邊,伸手撫摸著久違的高馬尾。

陳嵐也不知道原因,但是她腦海里永遠記得,當年剛剛讀大學的時候,就是這個高馬尾的小魚兒嫂子帶著自己吃遍了建鄴的大街小巷。

還有那個永遠溫柔的幼楚嫂子,明明就不喜歡出門,不過她會擔心自己不適應大學生活,每周總要來醫科大學探望。

這些事仿佛就發生在昨天,沒想到一眨眼自己都要大三了。

“阿嵐,昨晚又熬夜到幾點?”

蕭容魚也知道陳嵐熬夜的習慣。

“三點多吧。”

陳嵐親昵的倚靠在蕭容魚肩膀上,悶悶的說道:“熬夜真是有癮啊,我每次看完一集綜藝,就要在心里計算一下現在閉眼的話還能睡多久,結果就從可以睡8個小時候到睡6個小時候,然后拖延到只能睡5個小時我真是太不自律了。”

“你也知道呀。”

蕭容魚笑了笑,這段經歷她也有過,拍了拍陳嵐的后背說道:“趕快去刷牙洗臉,我給你剝個雞蛋。”

“謝謝嫂子!”

陳嵐“mua”的親了一下蕭容魚,這大概也是她得到嫂子們喜歡的原因,畢竟撒嬌小姑子最好命。

吃早飯的時候,不出意外的,大家目光也都集中在蕭容魚身上,陳漢升觀察著孫老教授的表情,原來她也不清楚關門弟子突然束起了高馬尾啊。

很快陳子佩也醒了,蕭容魚像往常一樣把她抱出來,所有人都笑吟吟的逗弄著寶寶,奶奶梁美娟起身準備輔食。

“寶寶。”

陳嵐握著侄女胖乎乎的小腳,隨口說道:“叫姑姑”

本來陳漢升也沒有當回事,因為梁太后和陳嵐沒事就喜歡教著陳子佩叫人,只是小小憨包開口比較慢,最近倒是有些進步,不過也只是小嘴張了張,最后又憋了回去。

然而這一次,陳子佩盯著姑姑看了一會,突然小小聲的叫道:“媽媽”

陳子佩的聲音其實很小,還是軟萌的奶音,但是整棟別墅瞬間安靜下來,就連一直聒噪的陳嵐都不吱聲了。

“咚咚咚”

奶奶梁美娟從廚房小跑著回到飯廳,驚喜的問道:“陳子佩開口了?”

梁美娟錯過了大孫女陳子衿咿呀學語的兩個月,自然不想再錯過小孫女。

陳子佩看到長輩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她又有些害怕,轉頭撲進“媽媽”懷里,只留著一個小屁股在外面。

“寶寶會叫媽了。”

最后,還是蕭容魚親口確認了這件事。

“什么時候?”

梁太后追問道。

這時,陳漢升感覺小魚兒的余光仿佛掃了自己一眼,她繼續說道:“昨晚睡覺前她突然叫的,我當時也沒有想到,不過算算時間也差不多了”

“噢,原來如此。”

聽到這個解釋,大家才恍然大悟,這應該也是小魚兒束起高馬尾的真正原因吧。

“哥”

趁著蕭容魚和梁美娟在說話,陳嵐湊過來悄悄的說道:“小魚兒嫂子又束起高馬尾,她這是回來了嗎?”

“嗯不是回來了。”

陳漢升想了想,語氣有些復雜:“而是她徹底接受了。”

“徹底接受了”

陳嵐咀嚼了一會,認同的點點頭。

“修羅場”是2005年圣誕節爆發的,迄今為止已經19個月了,在這段時間里,每個人心態都發生了很大轉變。

剛開始的時候,蕭容魚和沈幼楚是徹底不聯系的,“小魚黨”和“沈黨”之間也算是爭鋒相對,更不用說陳漢升這個肇事者,他真是走到哪里都被嫌棄。

后來,隨著小姐妹倆的出生,兩個媽媽之間有了互動,但也只是為了春節時,公公婆婆不會太過為難。

當時蕭容魚準備年后帶著陳子衿出國,沈幼楚只希望陳子佩能夠快樂成長。

不過,整件事的轉折點就是發生在出國過程中,終于被蓄謀已久的陳漢升抓住機會,實施了“駭人聽聞”的換寶寶事件。

雖然很可恥,但是沈幼楚和蕭容魚都是剛做媽媽,她們對嬰兒的啼哭聲根本拒絕不了,所以隨著一次次的喂養和照顧,沈幼楚接受了陳子衿,蕭容魚也接受了陳子佩。

再然后,蕭容魚和沈幼楚也慢慢放下了心結。

現如今因為小小憨包的這一聲“媽媽”,蕭容魚重新束起了高馬尾,陳嵐以為這是小魚兒嫂子“回來了”,但是更深一層含義,其實是小魚兒內心接受了與沈幼楚的相處局面。

也許她們公開接觸的機會并不會頻繁,但是在小姐妹倆的“主權交接”和日后照顧上,依然避免不了會有很多私底下互動。

“那咱們就要回國了?”

陳嵐想通了這一點,忍不住脫口而出的問道,不過這一聲有些大,正在逗弄陳子佩的大人們都聽見了。

梁美娟看向兒子,陳漢升以前的確說過,當陳子佩叫“媽媽”的時候,那就離著回國不遠了。

朱賽雯不表態,她是忠誠的小秘書,一切都聽老板的指揮。

保姆林阿姨面露喜意,她也很想國內的親人。

只有蕭容魚和孫老教授對視一眼,沒有說話。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斟酌著回道:“阿嵐你這話說的,本來就隨時都可以回國,好像之前我會阻攔似的,嗬嗬嗬,嗬嗬嗬”

陳漢升在洗白自己,但是沒人搭理他,孫老教授冷笑一聲對小魚兒說道:“要告訴他實話嗎?”

“不了。”

蕭容魚搖搖頭,甩著活潑的高馬尾:“又不是因為他才留下來的,閨女需要我。”

“唔”

孫老教授微微頷首,這一聲“閨女”真是無比的自然呀。

蕭容魚要回去的消息,很快就傳回了國內,蕭宏偉和呂玉清自然是最開心的,陳兆軍也很欣慰,這說明在陳漢升的判斷里,事件已經比較圓滿的解決了。

邊詩詩更是高興的抱住王梓博,詩詩同學這段時間也是累得夠嗆。

她前期既要幫著照顧陳子衿,又要安撫呂玉清的情緒,中期還把自己和王梓博的領證時間延遲了,后期又要負責奶茶店的案子。

如果不是這么多事,她早就想飛去美國了。

“接機的時候,我要買點糕點去機場。”

邊詩詩開心的計劃著:“小魚兒在美國,可想念這邊的美食了。”

“這些都是小問題。”

王梓博撓撓腦袋,慢吞吞的說道:“我想的是,沈幼楚那天也會去機場嗎?”

“對哦!”

邊詩詩突然反應過來,小魚兒回來,那就意味著陳子佩也回來了。

可是沈幼楚過去的話,她們不就機場想見了嗎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沒想重生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