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目錄 >> 1066、蕭容魚的高馬尾(修羅場結束了~)

1066、蕭容魚的高馬尾(修羅場結束了~)

作者:柳岸花又明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柳岸花又明 | 我真沒想重生啊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沒想重生啊 1066、蕭容魚的高馬尾(修羅場結束了~)

陳漢升是早上離開的硅谷,經過三個小時左右的飛行,中午時候在肯尼迪機場緩緩降落。

不過隨行人員現在只有妹妹陳嵐了,苦逼的小秘書被留在了硅谷的會場,因為她得協助馮院長記錄會議內容,而且等到李小楷過來,她還要幫忙草擬一些協議。

另外,作為企業的董秘和陳漢升最信任的下屬,她留下也有一定意義的督導作用。

陳漢升也沒什么行李,下了飛機走在出站通道上,遠遠就看見幾個熟悉的身影。

首先是蕭容魚,七月的美國灣區也是20多度了,小魚兒穿著一件白色連衣裙,看起來頗為淡雅,不過細細的腰間又勒著一條絲帶,她系成了蝴蝶結樣式,這樣又帶著點俏皮味道。

如果是當母親以前,小魚兒應該還會搭配一雙白色的小皮鞋,俏皮中還夾雜一絲青春;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果是修羅場沒有爆發之前,見到久別重逢的陳漢升,小魚兒肯定是快步跑上去,“呼”的一下撲進男朋友懷里,害羞而親昵的訴說著相思之情。

可惜啊,沒有如果。

現在的蕭容魚沒有踩著锃亮的小皮鞋,她只是穿著一雙白色平底鞋,這樣抱著寶寶更穩當一點;

當然她也沒有撲過來,只是平靜的站在出站口,淡淡凝視著陳漢升。

機場里的風總是一陣陣的掠過,蕭容魚披散的長發經常被吹起,有幾縷還貼到了懷里的陳子佩臉上,她就舉起胖乎乎的小胳膊,抓起“媽媽”柔順的青絲。

妹妹是個溫柔的性格,姐姐偶爾都會扯到沈幼楚的發尾,妹妹只是輕輕的纏繞在手指上,不過她嘟著小臉專注的模樣,簡直就是縮小版的沈幼楚。

“嫂子!”

陳嵐已經迫不及待的叫了出來。

面對著陳嵐,蕭容魚才舍得展顏一笑,熟悉的梨渦又重新出現在嘴角兩側。

陳漢升心里很清楚,小魚兒并不是來接自己的,她只是和陳嵐約好了而已。

這次接機的除了蕭容魚和陳子佩以外,還有一個是朱賽雯。

對于自己的貼身秘書,陳漢升心里很放心,趁著陳嵐和蕭容魚擁抱時候,他走過去問道:“怎么樣?”

這句話沒有主謂賓,聽起來好像沒頭沒腦的,不過機敏的seven同學知道大老板想問什么,低聲回道:“一切都很好,梁阿姨在家做飯,孫老教授身體也不錯,蕭主任最近心情也不錯,就是”

“怎么了?”

陳漢升皺了下眉頭。

“就是寶寶還不會叫人。”

Seven無奈的說道:“九個月了還不會開口說話,梁阿姨經常抱著陳子佩坐在院子里,一遍一遍的教著。”

“這不著急。”

陳漢升笑了笑,無所謂的說道:“我這個小閨女是內秀,她翻身都要比姐姐慢一個月,高興叫就叫,不高興隨她開心就好了。”

朱賽雯默默點頭,陳董對親生女兒真的很有耐心。

“哎呀,阿嵐你不能這樣親她。”

這時,身邊傳來蕭容魚的嗔怪聲,原來是陳嵐這個二貨,沖過來就是一頓狂熱的親吻,導致小小憨包光滑的臉蛋上都是口水。

不過寶寶已經忘記這個姑姑了,所以抗拒的非常明顯,不僅小胳膊無助的向外推動,小桃花眼里淚盈盈的,好像隨時都要哭出來。

小小憨包平時乖巧的很,很少哭鬧的,蕭容魚心疼的趕走陳嵐,自己摟在懷里低聲細語的哄著。

陳漢升也邁步走向小女兒,經過陳嵐身邊的時候,順手給她一個腦嘎嘣:“你不要欺負陳子佩!”

“我哪有”

陳嵐捂著腦袋,轉頭看看這里沒有長輩,決定先把這件事記下來,見到大伯母以后再告狀。

不過面對著陳漢升,剛才還是一臉笑意的蕭容魚,瞬間冷淡下來,不悲不喜,好像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個陌生人。

朱賽雯微微側過身,這種讓大老板尷尬的時刻,作為下屬還是假裝沒看到吧。

陳嵐倒是不需要避諱,可是面對這樣的窘境,她一時間又不知道怎么開口。

不過,陳漢升就是陳漢升,他完全可以自己打破局面,輕輕的咳嗽一聲:“那個你最近怎么不扎高馬尾了?”

“啊?”

蕭容魚果然抬起頭,從她的表情上,看得出也是有些吃驚的。

因為正常來說,陳漢升可能會選擇不說話,直接把女兒抱過去,那樣蕭容魚也不會阻攔,畢竟這是寶寶的親爹;

也可能說兩句“好久不見”或者“辛苦你照顧女兒了”這些沒營養的話,蕭容魚繼續不搭理就是了。

萬萬沒想到,陳漢升不按常理出牌,居然以“高馬尾”開啟話題,這種感覺就好像兩人仍然是相戀的情侶。

“我覺得高馬尾,很適合你的氣質。”

陳漢升誠心誠意的說道。

“帶著孩子,不太方便。”

蕭容魚愣了一下,臨時找個理由回復。

“噢”

陳漢升恍然大悟,這才把陳子佩抱到自己懷里,自顧自的說道:“看看媽媽為了你,放棄了多少東西呀。”

蕭容魚假裝沒聽到,她本來是打算一句話都不和陳漢升說的,可是這個男人總有辦法搭訕,自己也總是被迫做出回應。

陳漢升占到了便宜,他也是見好就收,抱著閨女就走向停車場,嘴里還親昵的說道:“心肝,想我了嗎?”

大概這就是血緣關系吧,陳漢升曾經各離開小姐妹倆一段時間,不過她們都沒有忘記這是“爸爸”。

陳子佩盯著陳漢升看了一會,最后也認了出來,聽話的把小腦袋擱在陳漢升肩膀上,還用小胳膊摟著爸爸的脖子,增加自己的安全感。

聞著閨女身上的奶香味,陳漢升心里迸發的滿足感,沒有任何語言能夠形容。

坐車回到別墅以后,陳漢升也見到了親媽。

梁美娟一個月沒見到兒子,要說不想那是假的,不過沒過幾分鐘,她就開始“嫌棄”了。

“陳漢升,你不要這樣抱著寶寶啊,陳子佩才九個月,你摟的那么緊,她多難受呀。”

“離你胡子遠一點,寶寶那么嫩的皮膚,小心戳到她。”

“還有你怎么又沒帶衣服,每次都是缺什么買什么,錢多是吧。”

“陳嵐你也別笑,你的行李呢,跟你哥好的不學,壞毛病學了一大堆。”

梁太后習慣性的絮叨,陳漢升笑嘻嘻的也不反駁,世界上也只有這樣一個人,她可以隨意啰嗦和指責大名鼎鼎的“果殼陳”。

“孫教授。”

陳漢升又和孫壁妤老教授打個招呼。

“嗯。”

頭發花白的孫教授點點頭,看上去好像也不愿意搭理陳漢升。

其實修羅場爆發以后,孫教授在背后幫助陳漢升很多,不過小老太太很傲嬌,她根本不會讓陳漢升知道,只是做著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

保姆林阿姨已經準備好了飯菜,在陳漢升的授意關照下,林阿姨女兒在果殼電子的收入比在深通快遞高很多,母女倆打電話的時候,女兒總會叮囑母親:陳董很有錢,陳董很有關系,果殼遠比表面上看起來更有勢力

久而久之,在陳漢升家里服務一年多的林阿姨都有些拘束感了。

吃午飯的時候,開始氣氛有些清冷,因為這里人比較少,蕭容魚和孫壁妤教授又不搭理陳漢升,所以只能是梁美娟和陳漢升母子倆聊聊家常。

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最后,還是機敏的貼身秘書朱賽雯開口增加話題:“老板,我最近看咱們的QQ工作群里,一直在討論著《快樂大本營》,這是有什么合作嗎?”

“有這回事。”

陳漢升松了口氣,解釋道:“為了配合《青花瓷》和三代機的發布,老崔就花錢買了一期《快樂大本營》,還會從廠里挑選幾個高學歷帥哥美女登節目。”

“什么?”

正在吃飯玩手機的陳嵐聽到了,馬上懊惱的說道:“哥,你怎么不早告訴我,我也想去《快樂大本營》的現場。”

2007年的時候,國內綜藝還是很單調的,而且也比較少。

《幸運52》和《星光大道》總是請那幾個相聲小品演員上臺,陳漢升也不知道為啥,也許因為央視的原因吧,逼格一定要跟得上;

趙忠祥爺爺和倪萍阿姨退了,《正大綜藝》也沒了以前的熱度;

《非常靜距離》這些明星訪談類倒是不錯,不過這也不算正經綜藝。

所以,《快樂大本營》就顯得難能可貴了,它就是目前最火的綜藝,而且沒有之一,年輕人幾乎沒有不喜歡的,不然崔志峰也不會花錢上節目。

所以說,娛樂圈真是個好東西,茶余飯后聊起這些事,餐桌上瞬間就熱鬧起來惡,陳漢升也興高采烈吹起了牛逼:“果殼電子上《快樂大本營》,那是給他們面子,不過何炅還是不錯的啦,就是有個主持人挺沒存在感的,她好像叫吳昕?”

“不對不對。”

陳嵐反駁著哥哥:“我覺得杜海濤最沒存在感。”

“啥?杜海濤是誰?”

陳漢升愣了愣問道。

這頓本來有些尷尬的午餐,就在明星的各種八卦中結束了,陳漢升也是逐漸融入進來了。

沒辦法,因為他做的那些壞事,不管在蕭容魚這邊,還是沈幼楚那邊,剛開始都會有一種排斥感,

下午的時候,蕭容魚準備帶著陳嵐去市區里逛一逛,給她買點衣服。

不得不說,陳嵐這丫頭也真有本事,她不僅受到蕭容魚和沈幼楚的疼愛,甚至還贏得了羅璇的好感。

這個可不容易,小師妹脾氣可是相當暴躁的。

商妍妍就更不用說了,她把陳嵐當成了朋友一樣相處;鄭閨蜜雖然平時接觸不多,不過她出差的時候,總是沒忘記給陳嵐帶點昂貴的小禮物。

在這些“乘風破浪”的嫂子中,經常提醒和叮囑陳嵐學習的,反而只有蕭容魚和沈幼楚。

一是每個人性格不同,比如說羅璇,她壓根不會管這些事;其次是定位不同,對蕭容魚和沈幼楚來說,陳嵐就是小姑子,自己有照顧的職責。

陳嵐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一直“嫂子長,嫂子短”的跟在蕭容魚身后,就連蕭容魚哄著陳子佩午休的時候,她都要賴在臥室里。

小小憨包也是剛吃完輔食,又被大家逗弄了一會,現在躺在“媽媽”的懷里,呼吸平穩,小手無意識的攥著,手背上因為奶胖的原因,有四個很明顯的小肉窩,看上去非常的可愛。

陳嵐喜滋滋的坐在旁邊,經常調皮的戳著小侄女的胖臉蛋,蕭容魚拍了一下陳嵐作怪的手臂:“你還想不想買東西了,吵醒她以后,我可就沒時間帶你出去了。”

“那我不吵了。”

陳嵐吐吐舌頭,心想小魚兒嫂子對陳子佩的感情,大概已經和幼楚嫂子對陳子衿一樣了。

修羅場,真的被我哥慢慢磨平了啊。

外面的陽光有些熾熱,不過臥室里的氣溫正好舒適,陳子佩發出輕微的呼吸聲,“媽媽”和姑姑都在凝視著她。

“阿嵐。”

突然,蕭容魚輕聲問道:“陳子衿睡著了,現在也是這個樣子吧。”

“嗯?”

陳嵐怔了怔:“你不是天天和陳子衿視頻”

話沒說完,陳嵐突然反應過來,視頻時候陳子衿都是睡醒狀態,實際上小魚兒嫂子已經很久都沒有哄著陳子衿睡覺了。

這樣一想,剛才還夸獎哥哥的陳嵐,也覺得很不忍心,畢竟那才是親生母女。

“陳子衿睡著的時候,不如陳子佩老實,她經常在床上滾來滾去,幼楚嫂子,幼楚嫂子經常半夜起來,確認一下陳子衿的位置”

陳嵐盡力把那些畫面敘述出來,填補著蕭容魚的想象空間。

提及沈幼楚的時候,她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叫出了“幼楚嫂子”。

“子衿的確喜歡亂動。”

蕭容魚完全沒有在意這個稱謂,眼眸里都是回憶:“以前在我身邊的時候,她就很不好帶,也真是辛苦沈幼楚了。”

“你也很辛苦啊,小魚兒嫂子。”

陳嵐有著和哥哥一樣聰明的腦袋,她聽著蕭容魚說話的語氣,分析著嫂子現在的情緒狀態,順便拍著馬屁:“其實你們都很辛苦,小姐妹倆都很可愛,我已經想好了,等到寶寶長大以后,我要帶著她們全世界到處吃吃吃!”

陳嵐興高采烈的說著,蕭容魚也彎起了嘴角,等到陳子佩徹底睡熟以后,蕭容魚把寶寶小心的放在床上,然后起身換衣服。

臥室里一個是嬰兒,一個是小姑子,蕭容魚也沒有避諱,再說她也只是把裙子換成了運動裝。

“嫂子”

陳嵐看著小魚兒換衣服時,裸露出來的光滑后背,又羨慕又自豪的說道:“你身材真好呀,我現實見過的人里面,你身材是最勻稱的。”

“是嗎?”

蕭容魚有些好笑,瞟了一眼陳嵐:“你最近一直跟著沈幼楚睡覺吧,是不是這句話也夸過別人。”

“夸是夸過。”

陳嵐被拆穿了,她一點都不慌張,坦蕩的說道:“但是我沒夸過幼楚嫂子身材最勻稱,我只夸過她胸大。”

“撲哧”

本就活潑的小魚兒,也被這句話逗樂了,陳嵐趁熱打鐵的說道:“嫂子,我今晚也想和你一起睡。”

“可以呀,但是你不能打呼嚕,不然會吵到寶寶。”

蕭容魚換好衣服,拍了拍陳嵐的腦袋說道:“走嘍,我們快去快回,最好趕在陳子佩睡醒前回來。”

“不然她會吵著要你嗎?”

陳嵐問道。

“陳子佩基本不哭鬧的,我想提早回來,那是因為”

蕭容魚俯下身子,親了親陳子佩的小臉頰:“因為我會想她。”

“哦”

陳嵐乖乖的點頭,不過臨出門時,她抓起書柜上的橡皮筋說道:“嫂子,你不扎頭發嗎?”

“嗯?”

蕭容魚回過頭,打量著這個聰明的小姑子:“要扎嗎?”

“我建議扎起來。”

陳嵐很肯定的說道:“嫂子,我也覺得你最適合高馬尾。”

“嗯以后有機會的吧。”

蕭容魚笑了笑,轉身離開了臥室。

“好吧”

陳嵐噘著嘴,遺憾的放下橡皮筋。

蕭容魚出去以后,先來到梁美娟的房間,她偶爾也會去附近的圖書館尋找資料,那個時候不方便帶著寶寶,就要提前告訴梁太后,總之一定要確保寶寶身邊有大人。

恰好陳漢升這里,母子倆正在聊天,畢竟梁太后以前出省都很少,更別說出國了,人生中第一次離開老陳這么久。

蕭容魚說明緣由后,陳漢升詫異的說道:“你要出去啊,我還想找你談點事呢。”

蕭容魚沒吱聲,不過亮晶晶的眸子轉向陳漢升,似乎是在詢問。

“咳”

陳漢升咳嗽一聲,親媽梁美娟會意的站起來:“我去看著寶寶了。”

等到梁太后離開后,陳漢升才說道:“那個奶茶店的官司初審敗訴了,你知道吧。”

“嗯。”

蕭容魚表情沒什么變化,她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二審大概就是終審了。”

陳漢升斟酌著說道:“邊詩詩答應二審時,容升律所會進行代理的。”

其實邊詩詩之所以答應,也是陳漢升忽悠她接下來的,不過此時在他嘴里,又變成詩詩同學的主動行為。

“詩詩既然答應,那她就會安排的。”

小魚兒的回答滴水不漏,說完以后,她已經打算出門了。

“我的意思是”

既然說起這件事,雖然有些倉促,那就不能半途而廢,陳漢升直截了當的說道:“奶茶店二審的案子,干脆你親自負責吧。”

“為什么?”

小魚兒心平氣和的反問道。

“為”

這還真把陳漢升難住了,是啊,小魚兒為什么要親自負責沈幼楚的案子呢?

因為沈幼楚喂養和照顧了她的女兒?

又或者是因為兩人現在已經放下了恩怨?

總不能實話告訴小魚兒,你幫著奶茶店打贏官司,也就意味著你和沈幼楚之間徹底和解了,那我陳漢升以后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就在陳漢升發呆的時候,蕭容魚默默離開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臥室里傳出一聲輕嘆。

蕭容魚和陳嵐是下午2點左右出門的,果然像之前說的那樣,動作很迅速,開車、逛街加上來回的路程,沒到4點已經回家了。

陳嵐第一次在國外逛商場,買了那么多衣服,心滿意足的圍著小魚兒嫂子撒嬌。

可惜蕭容魚一心只在陳子佩身上,不過回來以后,臥室床上空蕩蕩的。

雖然家里這么多人,寶寶不可能出事的,蕭容魚還是有些緊張,孫壁妤教授戴著老花鏡,從書房里走出來說道:“陳子佩睡醒以后,本來正安安靜靜的吐泡泡,結果陳漢升非要幫著寶寶洗澡,梁美娟都勸不住。”

“這樣啊”

衛生間里“嘩啦啦”的水聲也傳了過來,蕭容魚這才放下心。

“我哥在建鄴就是這樣了!”

陳嵐吐槽道:“只要他有時間,就一定要給陳子衿洗澡,大概捏著肉嘟嘟的小胳膊很好玩吧。”

“哼!”

蕭容魚還是很了解這對兄妹的,哼了一聲問道:“你這么清楚,是不是平時也跟著捏了?”

“嘿嘿”

陳嵐做個鬼臉:“誰讓寶寶那么可愛,小胳膊一圈一圈的就好像米其林輪胎。”

“就知道你。”

蕭容魚也學著陳漢升,輕輕敲了一下陳嵐的腦瓜崩,算是“懲戒”她搓揉過小小魚兒。

其實陳漢升幫著洗澡,那肯定是不用擔心的,因為他可是親爹,還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女兒奴。

不過蕭容魚還是要親自看一看,這里還好有個“工具人”陳嵐,所以就示意她去衛生間,自己則跟在后面。

陳嵐馬上就答應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大概會選擇哥哥,但是在“小事小非”面前,她隨意都能被收買。

“咯吱”

陳嵐大喇喇的推開為衛生間的磨砂門,立刻有一股熱浪翻滾著撲倒臉上,這是因為開著浴霸的原因。

雖然已經是七月份了,不過陳漢升寧愿自己被蒸的滿頭大汗,也不敢讓閨女著涼,躺在浴盆里的小小憨包渾身肉嘟嘟的,陳漢升一只手扶住她的后背,一只手舀水澆在她的頭頂。

現在陳子佩現在也不喝洗澡水了,四個月前每次幫她洗澡,她總要喝一肚子,陳漢升都要為這個憨寶寶愁死了。

看到陳漢升動作是那么的輕柔,眼神是那么的寵溺,陳嵐咋咋呼呼的要求道:“哥,一會你也幫我洗個頭,可以的吧。”

“不可以。”

陳漢升一點不客氣的拒絕了:“除了生我的和我生的”

說到這里,陳漢升又瞅了一眼蕭容魚,再加上一句話:“當然還有我愛的,其他人誰都不伺候。”

小魚兒恍若未聞,只是彎下腰給陳子佩洗澡,小小憨包見到了“媽媽”,也開心的揮動著小胳膊。

“哥,那你不愛我嗎?”

陳嵐還在旁邊糾纏:“我剛才還和小魚兒嫂子說,有時候我覺得除了家里人,誰都不愛我呢。”

“嗬嗬”

陳漢升干笑兩聲:“阿嵐,你怎么會覺得我們愛你呢。”

“陳漢升,你欺人太甚了!”

陳嵐伸手掐著陳漢升的脖子,其實兄妹倆經常這樣玩鬧,不過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小憨包,她呆呆的看著爸爸和姑姑,然后又轉向“媽媽”。

蕭容魚驀然發現,這個總是被認為有些憨的閨女,眼神里除了常見的好奇,居然還有一絲“擔心”,好像是一種“爸爸被姑姑掐死”的擔心。

“真的長大了啊。”

蕭容魚有些感慨,陳子佩都九個月了,正常來說該有的情感,比如生氣、害怕、高興全部都有了。

這么說,其實小小憨包并不憨,她只是懶懶的不喜歡表達。

另外,也應該會叫“媽媽”了吧。

姐姐陳子衿一個月前就會叫“媽媽”了,現在視頻的時候,還能聽到她奶聲奶氣的叫喚著沈幼楚。

蕭容魚既高興又心酸,沒想到一轉眼,陳子佩也要開口了。

“什么時候會叫呢。”

蕭容魚期待的同時,還有些緊張。

陳子衿是下樓玩耍的時候,無意中叫出了“媽媽”,不知道在什么情況下,陳子佩才會叫出那一聲呢。

陳漢升給小女兒洗完澡以后,又找了條浴巾給她圍上,然后耐心的擦身體、穿衣服、涂抹嬰兒霜,陳子佩也乖乖的坐在床上,任由爸爸搓揉自己。

不過陳漢升也是無聊,把親閨女的頭發梳成了大背頭,嘴里還嘀咕著:“要想混得好,頭發向后倒,《上海灘》里許文強就是這樣的發型。”

“不對不對。”

更無聊的陳嵐馬上說道:“那是上世紀的款式,現在都是流行‘兩邊剪短、中間留長’的款式。”

陳嵐說完,還嚷嚷著現在要給小侄女剪頭發,蕭容魚哪里能任由他們胡鬧,轉身就把“罪惡克星”梁太后請來了。

沒過多久,臥室里就傳來枕頭打在身上的悶響,還有陳漢升和陳嵐求饒的聲音,同時夾雜著小小憨包“咿咿呀呀”的奶音。

蕭容魚站在臥室外面,在陳漢升看不到的地方,瓜子臉上也展露出一抹笑容。

這個男人才到了半天,這座別墅里越來越有家的感覺了。

不過,走廊上的風吹過,撩起來的還是蕭容魚的長發。

晚上的流程就很簡單了,吃飯、打掃衛生、洗漱,只是蕭容魚面上依然不搭理陳漢升。

9點左右的時候,蕭容魚打開電腦準備和沈幼楚視頻,不過陳子佩并沒有像往常一趟躺在床上。

也沒有在奶奶的手上,蕭容魚心里又是一跳,大概母親就是這樣,眼角的余光一定要隨時看見寶寶。

等到蕭容魚找到陳子佩的時候,發現她正被陳漢升抱著坐在院子里,父女倆一邊納涼,一邊“嘮嗑”。

小小憨包都不會說話,主要都是陳漢升在自言自語,蕭容魚沒有出聲,院子里沒有其他人,安靜而美好。

月光如細碎的流沙,靜靜鋪在茂盛的灌木上,落下一片參差斑駁的倒影,樹葉隨風搖曳,繁星明朗閃爍,在一片蛙鳴聲中,交織成光與聲的和諧旋律。

“寶寶。”

陳漢升指著天上的銀色圓盤:“那是月亮,英文叫啥來著,moon,對!Moon,你跟著爸爸讀一遍。”

“喔”

陳子佩仰著頭,半開半合的小嘴張了張,似乎想跟著爸爸叫出“月亮”的發音,只是沒有叫出聲。

“月亮很美,就像你的小魚兒媽媽。”

陳漢升感慨的說道。

蕭容魚沒吱聲,小陳太狡猾了,有些話他可能是故意說給自己聽的。

不過陳漢升的下一句話,讓蕭容魚打消了這個念頭。

“閨女啊。”

陳漢升搖蕩著懷里的小女兒,溫和的說道:“其實呢,你還有一個姐姐,她是小魚兒媽媽的親生女兒。”

陳子佩沒回應,因為她根本就聽不懂。

蕭容魚也沒回應,因為她想聽聽陳漢升怎么和寶寶介紹。

“你們都是我的心尖尖。”

陳漢升語氣里有一種希望,還有一種幸福:“爸爸希望你和姐姐能夠好好相處,當妹妹很幸福呀,因為你比姐姐多了個姐姐,當姐姐也很幸福,因為你比妹妹多了個妹妹”

蕭容魚聽到這樣的“套娃似”回答,有些忍俊不禁,一種淡淡的幸福感在心頭縈繞,她也不再管這對感情融洽的父女,回到臥室里打開QQ視頻。

接通以后,電腦屏幕上出現沈幼楚和陳子衿,蕭容魚調整一下情緒,解釋道:“陳子佩今晚不來視頻了,不過也沒關系,沈幼楚,今晚我們不看寶寶了,我想和你詳細談談奶茶店侵權的那件官司”

今晚的視頻聊天時間比以往要久一點,10點左右的時候,陳漢升想把打瞌睡的閨女送回去,沒想到臥室居然是鎖住的。

“你要不要跟著爹睡呢?”

陳漢升考慮一會又放棄了,最近小姐妹倆都在科學斷奶,這個時候跟在媽媽身邊才是最保險的。

過了一會,蕭容魚打開門把陳子佩接過去,透過門的縫隙,陳漢升看見妹妹陳嵐懶散的躺在床上,睡著蕭容魚的枕頭,蓋著蕭容魚的被褥,一臉的得意。

“小人得志!”

陳漢升羨慕的啐了一口,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陳漢升來美國的第一天晚上,就這樣風平浪靜的過來了,第二天的時候,大家已經接受了陳漢升的存在,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

陳漢升批閱著郵件,他也不用顧忌時差,經常和下屬通電話;

蕭容魚和孫教授會坐在院子的蔭涼處,聊著律所的案子,清風徐來,吹著小魚兒的青絲上下紛飛。

這個畫面很美,不過孫壁妤老教授有些心酸。

自己最喜愛的關門弟子,自打來到美國以后,她好像從沒扎過高馬尾。

“高馬尾”似乎是蕭容魚的象征,既代表著傲嬌,也意味著活潑,只是修羅場爆發后,蕭容魚已經很少再扎頭發,她更多把長發披在肩膀上。

雖然這只是個不起眼的細節,而且這樣的蕭容魚也有另一種美。

不過,從陳漢升到老蕭夫婦,從邊詩詩到陳嵐,還有孫教授等所有“小魚黨”和“中立黨”,大家都很想讓她重新束起高馬尾。

仿佛,“高馬尾”的蕭容魚,那才是真正的白月光!

可惜,小魚兒一直沒有接受。

陳漢升和蕭容魚都有工作,已經退休的梁美娟就只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小孫女身上,哪怕寶寶休息了,也要一小時看三次,并且越看越喜歡。

這就很像呂玉清對陳子衿的感情了,以前呂局長養尊處優習慣了,現在經常抱著外孫女,腰肌都開始勞損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呂玉清也堅持要抱著小小魚兒,老人家對血脈延續的疼愛,陳漢升目前只能理解還不能切身體會。

下午三點多,陳子佩午覺醒來,又被奶奶抱到院子里曬會太陽,大家都放下手里事情圍過來。

人類幼崽這種生物,不用剛上班不用掙錢,但是理所當然的招人喜愛,就連胖了都有人夸她可愛。

陳漢升把閨女抱過來,九個月的寶寶依然很小,那么一點點的小身子,陳漢升一只手就能托住她的小屁股了。

“陳子佩,誘seesee誘,onedayday的,justonlysleepsleepsleep。”

陳漢升一邊用國產英語教育著閨女,一邊心甘情愿的給她按摩,感受著爸爸有力溫暖的肩膀,小小憨包也會張開嘴巴笑起來。

嬰兒的笑容非常治愈,大家都掏出手機想把這一幕拍下來,陳嵐拍完以后,無意中瞟了一眼蕭容魚的手機相簿,驚訝著說道:“嫂子,你手機里那么多寶寶的照片視頻呀。”

蕭容魚本就是個少女心爆棚的媽媽,小小憨包這么可愛,她肯定會拍很多照片。

“是呀。”

蕭容魚沒有否認,脆生生的說道:“陳子佩是小桃花眼,照片很有鏡頭感,而且手機攝像頭比電腦更清楚,她看到屏幕上出現的另一個自己,表情會特別的懵懂和可愛。”

“那我要試試。”

好奇心特別強的陳嵐,馬上把小侄女抱到自己腿上,倒轉手機攝像頭自拍。

果然,向來無欲無求,非常佛系的陳子佩,馬上睜著圓溜溜的眼睛,好奇的盯著手機屏幕,還想伸出小胳膊想把手機搶過來。

“啊哈”

陳嵐“咬”了一口小侄女的臉蛋,笑著說道:“原來你以前懶,只是沒遇到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啊。”

“喔”

陳子佩好像害羞似的,又轉頭鉆進爸爸的懷里。

奶奶梁美娟有些無奈,小孫女是個軟糯的性子,又這么漂亮,這要是生長在普通人家

“這不就是沈憨憨嘛。”

梁美娟搖了搖頭,她也很想另一個兒媳婦呀。

其實不僅僅是沈幼楚,梁太后思念國內的一切,不過她從來沒有催促過兒子。

這件事眼看就要成功了,老陳早早就叮囑過,現在要完全交給陳漢升掌控,不能在最后時刻干擾他。

接下來的日子里,陳漢升一直在美國這邊處理公務,然后陪著陳子佩。

父女倆感情越來越親昵了,就連蕭容魚都不太明白,陳漢升都沒有帶過幾天孩子,偏偏兩個寶寶好像都比較黏著他。

轉眼就是七月下旬,建鄴已經徹底是夏日了,聽說東大校園里都是落下來的梔子花,遍地都是沁鼻的花香。

《青花瓷》已經成為最火的歌曲了,“果3”也是這個燥熱夏日最值得期待的電子產品,那些準大學生們的“上學三件套里”,其中一個就是果殼三代手機。

果殼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已經無限接近登錄港股,就剩一個確切時間了,這是資本的盛宴,也是陳漢升身價暴漲的契機。

所以陳漢升還是比較忙碌的,他經常左手抱著寶寶,右手在電腦前打字或者接電話。

這天晚上8點多,也是國內時間的上午,陳漢升正和馮南起討論三星繼續合作的框架協議。

陳漢升態度很強硬,必須要棒子吐出一些關鍵技術,三星那邊也有自己的底線,所以暫時還在拉鋸中。

這在談判里是正常的,不過陳漢升懷里抱著陳子佩,小小憨包最近在陳嵐的“誘導”下,對手機的興趣很大,每個人打電話她都想摸一摸。

“老馮,對棒子就不能客氣,這是關鍵原則寶寶別動,爸爸和馮伯伯聊正事呢。”

馮南起正在聆聽大老板的指示,聽筒里冷不丁的跳出這樣一句話,他頓時不吱聲了。

關于大老板感情上的消息,董事會內部有些傳聞,雖然馮院長對這些并不感興趣,不過聽到陳漢升這樣親口佐證,他還是很吃驚的。

“陳董,要不要我一會再打過來?”

馮南起想了想說道。

“不用。”

陳漢升毫不在意:“這不是什么秘密,我遲早會公開的,咱們繼續談工作,我估計棒子那邊會提其他條件,如果是你怎么不聽話呢,再動爸爸要打屁股了啊。”

馮南起安靜的聽著,不過耳畔仍然有“咯嚓,咯嚓”的聲音,仿佛有外力在撥弄手機。

“嘖!”

陳漢升咂了一下嘴巴,然后馮南起就聽不到任何噪音了。

因為,陳漢升對小小憨包“動手”了。

其實說是動手,陳漢升哪里又舍得了,他只是輕輕拍了一下閨女的小屁股,陳子佩果然很聽話的不再搶手機,乖乖的趴在爸爸肩膀上。

這還是陳漢升第一次對小女兒“動手”,他倒是經常拍大女兒的屁股,每當陳子衿吵著要看挖掘機的時候,陳漢升就要拍幾下,讓她安靜一點。

不過小小魚兒活潑,她被“打”了屁股,也會用自己的兩顆小乳牙,在陳漢升臉上啃下一嘴的口水。

“老馮,剛才說到哪里了,如果棒子提出其他條件,在國內市場上不能讓步,在海外市場倒是可以協商,因為安卓系統出來以后,果殼就要借著這股東風,重新布局了”

陳漢升看到小女兒不鬧了,繼續打著電話,只是沒過多久,蕭容魚從書房里出來時,她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跑過來。

陳漢升不知道怎么回事,不過沒等他開口,蕭容魚直接把閨女搶過去了,皺眉問道:“寶寶怎么哭了?”

“哭了?”

陳漢升疑惑的看向陳子佩。

哎呦!閨女還真的哭了,而且小模樣還很委屈。

晶瑩的淚水滑過胖乎乎的小臉蛋,一滴滴的落在衣襟上,也許是剛剛被打了一下屁股的原因,她乖乖的不敢發出聲音,只是小嘴一撇一撇的抽泣,偶爾還會吐出兩個泡泡。

這種默默無語流眼淚的樣子,實在和沈幼楚太像了。

兩個小孫女就是梁太后的心肝,她在臥室離間聽到“寶寶哭了”,也是馬上跑出來,質問著陳漢升原因。

“我,我”

陳漢升又懊悔,又難過,但是他沒有撒謊,他這輩子都不會對閨女撒謊的,愧疚的說道:“我剛才和同事打電話,陳子佩在旁邊一直搶手機,我就打了一下她的屁股”

蕭容魚聽了轉身就走,看得出來她生氣了。

“陳漢升你要死啊,你不知道寶寶性格軟嗎,怎么能動她呢你要處理公務,那就別抱著孩子,你要帶孩子,那就別處理公務”

梁美娟一邊罵著,一邊“嘭嘭嘭”的打在兒子身上。

陳漢升沒有阻擋,也沒有解釋什么“我沒用力氣”這些理由,他腦海里把沈幼楚和陳子佩流淚的畫面重疊起來了,心疼的胸口都揪住。

“平時不帶孩子,見面就打孩子,你今晚別睡覺了,好好反省一下!”

梁美娟教訓完以后,又去臥室看望小孫女,開門以后問著蕭容魚:“寶寶怎么樣了?”

“已經不哭了。”

蕭容魚把婆婆讓進房間,順便看了一眼客廳,陳漢升正在揉腦袋,看上去很是自責。

“他那不是裝的,真的是在反省。”

梁美娟雖然罵著狠,不過這時也幫著陳漢升說話。

“我知道。”

蕭容魚點了點頭,兩人走到床邊,陳子佩果然已經止住了眼淚,只是眼眶有些紅腫。

“我家心肝”

梁太后趕緊抱起小孫女,撫摸著后背又哄了一遍,直到陳子佩開始打哈欠,這才拽著陳嵐離開房間,不許她今晚打擾到寶寶。

當臥室里只剩下“母女”兩人的時候,蕭容魚換上睡衣側躺在陳子佩身邊。

小小憨包今晚被“打哭”,蕭容魚和陳漢升一樣心疼,不過她還是輕聲安慰道:“寶寶,你不要怪爸爸,他肯定不是故意的,他其實很愛你的。”

陳漢升絕對想不到,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善良的小魚兒會幫自己解釋。

“喔”

陳子佩看著漂亮甜美的媽媽,蹬了下小腿嘟噥一聲,似乎是在回答。

“你說你已經原諒爸爸了呀。”

蕭容魚經常這樣和陳子佩交流,不會說沒關系,只要把她的“喔喔喔”翻譯成自己心里話就行了。

“不過呢,妹妹你也太老實了。”

蕭容魚憐惜把陳子佩摟近一點:“你要學姐姐呀,爸爸拍你屁股,你就去咬他,姐姐就是這樣做的。”

“喔”

陳子佩又瞪了兩下小腿,小拳頭都攥緊了,蕭容魚以為她小便或者大便了,結果摸了摸尿不濕,發現并沒有。

“你想學走路嗎,可是現在還沒到時候呢。”

蕭容魚笑了笑,在陳子佩紅蘋果一樣的臉蛋上,“mua”的親了一下,然后歪著頭說道:“現在早點睡吧,媽媽愛你。”

“喔”

這次陳子佩嘟囔的時間比較長,就在蕭容魚開始擔心的時候,突然,從陳子佩嘴里蹦出兩個音節:

大概是第一次發聲的原因,聽起來還有些模糊,不過蕭容魚頓時愣住了,她緊張到喉嚨都有些發干,俯下身子看著陳子佩:“你說什么?”

“媽媽”

“媽媽”

“媽媽”

第一聲以后,她越叫越熟練,也越來越清晰了,蕭容魚頓時明白了,剛才陳子佩那么使勁蹬腿,就是為了憋出這聲“媽媽”。

“哎,哎,哎”

蕭容魚不住的答應著,生怕錯過了任何一句“媽媽”,眼淚也莫名其妙就掉了下來。

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稱呼,在這一瞬間,所有的煩惱和難過似乎都消失殆盡了,或者說已經全部轉化成責任和感動。

就因為這一聲“媽媽”,自己以后要呵護她長大成人。

“呼”

不知道過了多久,蕭容魚擦干眼淚,把床上的陳子佩舉起來,堅定的說道:“媽媽愛你,像愛姐姐那樣的愛著你!”

第二天早上,陳漢升“咚咚咚”的過來敲門,他昨晚失眠了,一閉眼就是小小憨包無聲抽泣的委屈模樣,現在想和閨女道個歉。

“喀嚓”

不過,門被打開以后,兩個人都愣住了。

蕭容魚奇怪的是,陳漢升為什么一臉憔悴;

陳漢升震驚的是,蕭容魚居然扎起了高馬尾。

高高的馬尾辮在眼前晃蕩,還有熟悉的瓜子臉和梨渦,這讓一夜沒睡的陳漢升非常恍惚。

仿佛那些時光,從未散去。

(這一章寫完,意味著修羅場基本結束,故事也要慢慢進入完結了,大家還想看到什么情節或者有什么疏漏,可以留言告訴老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沒想重生啊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