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95節 菲麗希婭

第395節 菲麗希婭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95節 菲麗希婭

那亦假亦真的幻術,讓她隱隱約約看到了幻魔閣下的影子。

不過那一位,卻是整個南域赫赫有名的殺神,應該與這個少年沒有關系吧?

黑裙女子在兀自思忖的時候,她的正對面,一個半青少女盤坐在柔軟的毛毯上,一個矮矮的小幾案擺在他面前,幾案上擺滿了各種奇怪的食材。有驚慌失措的美人果,有嚶嚶哭泣的星殼蚌,還有背著“面包削”的芝麻螞蟻。

面對種種驚悚的食材,少女一手燃燒著火焰,一手拿著調味料,時不時抖落發光的粉末,不一會兒食材就變成了香氣人食物。

少女流著口水,一口一塞,食物入口后的甜美味道,讓她開心的閉上眼。

黑裙女子原本關注著水晶球,但聽到對面傳來咔咔的咬合聲后,她抬起了頭。

看著對面吃的正香的少女,她揉揉有些發脹的太陽。

放下水晶球,黑裙女子盈盈款款的走到少女面前:“格蕾婭啊,你好不容易換了個苗條的身體,你何必又把自己搞的那么胖呢?”

黑裙女子的言語中帶著一絲親昵與恨鐵不成鋼。

少女格蕾婭卻是睜開懵懵懂懂的眼神:“姐姐?”

黑裙女子慨嘆一聲,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個晶瑩剔透的琉璃瓶,瓶的造型有點像大肚壺,內部裝著閃閃發光的青綠色體。

體清亮,稍微一搖晃,仿佛能看到漫天星辰。

黑裙女子打開瓶蓋,一股濃郁的幽香瞬間飄散開來,格蕾婭看著琉璃瓶,眼底迸發出濃烈的喜色。

“姐姐,我可以喝一口嗎?”格蕾婭一邊吞咽著口水,一邊啃著正嚶嚶哭泣的蚌。

黑裙女子倒出一點綠,遞給少女。

當綠接觸到空氣,更加濃郁的香氣,穿透了空間與時間的迷霧,散發到未知的地點,引發道道光芒穿越而來,縈入杯中。

格蕾婭淺嘗輒止,冰涼沁潤的口感,一開始還只是在喉嚨中爆發,但當那一口綠落入腹中時,劇烈的魔力突然將她包圍。隨著一陣陣宛若潮涌的魔力沖擊,她的眼神變得慵懶與迷茫,她感覺自己背后像是長了一雙翅膀,帶著她飛躍到了新綠的草原。白云在頭頂悠悠然的漂浮,花朵與青草在隨風起舞,就連最熾烈的陽光都溫柔了起來。

好舒服,好溫暖,就像回歸到了無憂無慮的童年。

黑裙女子收起琉璃瓶,等待著格蕾婭從酒域中醒來。

半晌后,格蕾婭睜開了眼,不過這一回她的眼神卻不是先前那般懵懂,而是多了幾分成熟與妖媚:“嘖嘖嘖,好一壇稚蝶回夢酒,酣暢淋漓,很過癮!”

格蕾婭說罷,閉著眼享受了幾分酒酣正濃的余韻,這才抬眼看向對面的黑裙女子。

她的眼中帶著一絲感激與戲謔:“菲麗希婭,不就吃你一點存貨嘛,干嘛這么計較。”格蕾婭的聲音都變了,從天真無邪變得妖嬈魅惑。

“我是在給你箴言,難得變漂亮一回,別又糟蹋了如今的好身材。”黑裙女子菲麗希婭沒好氣道。

“我以前不漂亮嗎?”格蕾婭魅惑的挑挑眉:“再說我瘦下來干什么,我又不給誰看?而且,我還是喜歡身上的多一點,能儲存更多的能量。”說到這時,格蕾婭回憶起不久前的經歷:“當初我被卷入魘界時,要不是我一身脂肪,儲備的能量足夠,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撐到最后。”

說到魘界的經歷時,格蕾婭依舊忍不住后怕,一臉的恐懼。

“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們當初到底是體進入還是靈魂進入?”自從她找回格蕾婭后,她還是頭一次主動提及魘界的事,難得她愿意開口,菲麗希婭便順著問道。

格蕾婭搖搖頭:“應該是身進入,但后來我們的身和靈魂分開了。唉,說不清楚,我都不想去回憶那段經歷。而且很多記憶我都丟失了,我也不想再去找回來,太恐怖了。”

菲麗希婭安慰道:“那就別想了。”

等到心理稍微放松一些后,格蕾婭才繼續道:“說到體態,‘芽’就是太瘦了,在那里得不到補給,最后生生的餓死在魘界。”

“那鹿猿婆婆呢?我記得當初是你們三人被卷進了魘界。”

格蕾婭搖搖頭,眼底閃過一絲憤恨:“那個老不死的,知道離開了寒特世界,她的念力效果直接攔腰斬,所以一進入魘界后,趁著我與芽還在發怔時,她就獨自跑了,也不知她死沒死。”

菲麗希婭道:“不過就算她沒死,她也別想再回寒特世界了。如今寒特世界的入口被霜月聯盟掌控著,她追殺霜月的‘芽’已經傳遍整個巫師界,霜月的人不可能放她回去的。”

提到“霜月聯盟”,格蕾婭的臉色又沉了下來:“我聽說,霜月聯盟把我餐廳里的員工全部抓走,當奴隸販賣了?”

說到這個話題,菲麗希婭也露出一絲恨意。

在煉金術士缺乏的情況下,煉金藥劑價格貴上天,很多巫師都買不起,便把主意打到了美食巫師頭上。沒辦法,這就是美食巫師在南域的現狀。

如果有一位能扛得起大旗的美食巫師存在,他們的下場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可惜,美食巫師太弱了,哪怕是格蕾婭,她立志當那扛大旗的人,以前也只能庇護住自己的芭比餐廳。

等到她“隕落”后,她的“庇護”也隨之失效,這才造成了餐廳員工流離失所的現狀。

菲麗希婭臉色不虞,低聲道:“只有少部分逃回了糖果屋,大部分都被抓走了。”

格蕾婭額頭青筋突起,眼底燃起熊熊怒火:“可惡,這群人渣!當初我去寒特世界前,明明答應過我,會照顧好我的餐廳,他們就是這樣照顧的!”

菲麗希婭安撫的拍拍格蕾婭的肩膀:“別氣了,我們的現狀就是如此,而且不止霜月聯盟,還有很多巫師組織都參與了。你養好傷,盡快恢復實力,未來的美食巫師還需要你扛起大旗。”

對于那群沒有晉升到正式巫師的美食學徒,菲麗希婭雖然覺得有些心酸,但卻并沒有真正將他們放在眼里,否則以她的實力想要救援他們,也不是一件難事。

菲麗希婭的安慰,并沒有讓格蕾婭覺得開心。菲麗希婭的立場她懂,但她與菲麗希婭還是有本質的不一樣,她對于那群相處了幾十年的老伙伴是非常有感情的,如今出了這樣的事情,她是真的很難過。

菲麗希婭見格蕾婭還是一副悶悶不樂的狀態,她想了想,對格蕾婭道:“你上次介紹來的小胖墩,現在挺出息的,他做出來的烤很美味。我讓他暫時留在我的酒館,如今他的烤配合酒館的酒,還挺出名的。我估計以他現在的身家,同輩學徒應該沒人能比得上,或許比一些正式巫師都還要富有。”

格蕾婭愣了一會兒,才想起菲麗希婭說的是誰:“你說的是艾倫啊,沒想到他還有這能耐。”

艾倫是她在紫荊號上無意間發現的美食巫師胚子,當時她準備遠離巫師界去尋找突破契機,便將她介紹到了糖果屋。

提到艾倫,格蕾婭不自覺想起另一個人,那個可愛的小少年。她將自己最寵溺的寶貝交給了他,也不知道現在過得怎么樣了?

在一陣沉默后,菲麗希婭取出一個小盒子:“稚蝶回夢酒的效果就快過了,你把這些魂珠吃了,看看如今的融合度如何?”

格蕾婭打開盒子,看著里面透明的魂珠,微微嘆了口氣:“你想過我重回世間,那這個少女的靈魂該怎么辦嗎?”

“給她換一具身體吧?”菲麗希婭道。

格蕾婭搖搖頭:“也只有這樣了。其實這具身體的素質也不見得多好,想要重回巔峰也不知道需要多久,我其實更想找回我自己的身。可惜……她遺落在了魘界,魘界啊,我可不敢再去闖,而且怎么去闖也是個問題……”

格蕾婭一邊說著,一邊吞下了魂珠。

她雖然從魘界逃了出來,但身還留在魘界,靈魂也大大受損……只有靠著生魂花園產出的魂珠,才能慢慢的讓靈魂痊愈。所以,菲麗希婭才會帶著格蕾婭,來到黑城堡暫住。

格蕾婭吞下了魂珠,感覺殘缺的靈魂補足了一些,便輕輕的躺了下來。

馬上,這具身體的正主靈魂,會慢慢的蘇醒。

在格蕾婭即將沉睡時,她突然問道:“我剛才發現你動用了蝶之靈的力量,難道你的敵人都追到黑城堡來了?”

菲麗希婭搖搖頭:“不是敵人,是一個闖入黑城堡范圍的小學徒,他的隱形能力頗為有趣,在傳送陣的波動出現時,我就感覺到了有人入侵。但我用盡各種方法都沒有發現來人,直到我動用蝶之靈才感知到了他。”

“學徒?還有學徒敢來黑城堡?就不怕被放血當洗澡水?”格蕾婭說到這時,眼神中嫌棄之色明顯。

“看那學徒的年紀,應該是個雛兒,但可惜是個男的。我想,應該沒誰會用處男血沐浴吧。”頓了頓,菲麗希婭又道:“他應該是來救迪亞波羅的,能力不錯,可惜是魔偶師的人。”

菲麗希婭說著說著,沒發現格蕾婭的眼神再次從成熟變為了稚嫩。

“不過他的幻術和隱身術很有趣,他的幻術讓我想起了幻魔閣下,我聽說你和幻魔閣下挺熟的,要不你看看……”菲麗希婭轉過頭,想招呼格蕾婭看看水晶球里的畫面,卻發現格蕾婭正用天真的眼神看著她。

“姐姐,還有綠色的酒嗎?我還想喝。”

菲麗希婭:“……”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