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96節 蝴蝶

第396節 蝴蝶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96節 蝴蝶

“怎么可能讓你這么簡單就救到迪亞波羅。”菲麗希婭看著水晶球里的畫面,嘴角勾起一個弧度,緊接著一只深黑色的幽蝶從她的手中誕生,撲飛而出,飛向了未知之處。

黑城堡三層。

安格爾偷偷跟著芙妮絲,越走心中越是感到后怕。

芙妮絲很少走明面上的通路,譬如走廊盡頭是一個右拐彎,但芙妮絲并不走拐彎的路,而是轉過頭推開一座隱匿在墻壁后面的空間,然后穿過空間走向另一條道路。

除此之外,芙妮絲見門也不入,而是從各種奇怪的地方,找到令安格爾都咋舌不已的通路。譬如,打開一本書,書中有個搖桿,推開搖桿就是路;又或者,走到一個大廳,明明周圍有四五個進出口,但芙妮絲全部無視,而是用特定頻率拉下燈繩,吊燈緩緩落下,吊燈的背板上竟然刻畫了一個短途傳送陣……

各種奇怪的通路不一而足。

安格爾不知道走肉眼看到的路,會出現怎樣的狀況,但既然芙妮絲都不敢走那些路,說明其中定有蹊蹺。

他現在更多的是慶幸,如果沒有迷惑住芙妮絲,他自己說不定已經沿著正路走了。

這也是越走越他后怕的原因。

如果暗影是因為這樣被抓的,安格爾也稍微能夠理解了。哪怕暗影對細節的觀察力遠超過安格爾,但還處于學徒階段,就很難堪破這些隱匿性極強的機關。

整個黑城堡充滿了擴展魔紋,當芙妮絲從一個盆栽內打開一道門時,安格爾是徹底服了。門后是一個普通的臥室,淡紅色的裝扮,還有各種公主裙與玩偶,估摸是一個女生的閨房。

芙妮絲拖著“迪亞波羅”,站到了一個半人高的棕熊玩偶前。

彼時,安格爾在她身后,暗中猜測:該不會通路就在玩偶的背后吧?

事實證明,安格爾還是太年輕。只見芙妮絲把棕熊抱了起來,從正面換到了背面,然后拉開棕熊背部的拉鏈,隨著拉鏈被拉開,一條半人高的小口子露了出來。

芙妮絲從小口子翻了過去,來到了一座巍然大廳。

這個時候,安格爾則與地上被她拖著的“迪亞波羅”融為一體,然后也跟了進來。

等到進入大廳后,安格爾真身再慢慢的退到一邊。

大廳中空蕩蕩的一片,只有正中間有個祈禱的女神像,外貌和西波洛克的雕像很相似,如無意外,應該就是伊莎貝爾的雕像。

芙妮絲來到雕像面前,虔誠的跪拜。額頭一直觸著地,許久沒有抬起。

一分鐘后,女神像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光門,門內通往的是黑幽幽洞窟。如果沒有意外,通路就是這座光門。

但安格爾并沒有踏進去,依舊隱在芙妮絲的身后。而芙妮絲,則還跪拜著沒有抬頭。

又過了一會兒,光門內的景象突然從黑幽幽的洞窟,變成了一間冰雪制造的房間,一股寒風從光門那頭吹過來,吹得芙妮絲瑟瑟發抖。

她依舊沒有抬起頭來。

再一會兒,光門后面又變成長長的走廊、奇花異草的花房、逼仄的空間……安格爾這時才漸漸有些明朗,不是芙妮絲不進去,可能是正確的通路還沒有出現。

看著如此花樣百出的通路,安格爾心中對黑城堡的建立者,也升起了濃濃的敬佩。這種謎題與關卡,如果沒有一定的腦洞,還真難弄出來。而且這里面的關卡還涉及到了心理欺騙,譬如這個光門,如果不是有芙妮絲帶路,安格爾就算弄出來光門,也不會知道光門背后其實更多的是錯誤的路。

就在安格爾看的津津有味時,突然,一只深黑色的幽蝶撲騰著翅膀,從天而降。

幽蝶時隱時現,在半空中翩翩起舞。

跪在地板上的芙妮絲沒有發現頭頂的幽蝶,安格爾卻是被這幽蝶嚇了一跳。幽蝶輔一出現,他制造出來的幻境竟然開始出現崩潰的跡象。

幽蝶一扇翅膀,閃耀的鱗粉落下。

隨著鱗粉的飄舞,維持在“迪亞波羅”身上的幻術節點,開始大面積的崩潰。

安格爾心內一個咯噔,猜測道可能是某個擁有“上帝視角”的人出手了。

先前安格爾還不確定,會不會有人在注視他的一舉一動,但看到這飄舞的幽蝶開始攻陷自己的幻境后,他現在很肯定,從他進入黑城堡開始,絕對有一個“上帝視角”的人在注視著他。

看幽蝶的攻擊,可見“迪亞波羅”這個幻象肯定是被發現了,但不知那個“存在”有沒有發現自己的幻象分身?安格爾估摸著,應該也發現了。

但最重要的,他躲在“迪亞波羅”與“幻象分身”背后的真身,有沒有被那位發現?

安格爾決定做一個測試。

隨著鱗粉越下越多,“迪亞波羅”眼看著就要崩潰了,一道魔力傳輸過來,新生的節點在迪亞波羅身上生成,勉力維持著迪亞波羅的外形不至于損毀。

幽蝶一邊降落鱗粉,安格爾就繼續生成節點。大不了就耗吧,安格爾感覺離關押暗影的地方不遠了,只要耗到芙妮絲將人帶到血牢中,那就算他勝。至于芙妮絲會不會發現幽蝶,安格爾完全不在意這一點,因為他絕對不會讓芙妮絲看到。

一人一蝶就這么僵持著。

芙妮絲完全沒想到,在她跪拜伊莎貝爾閣下雕像的時候,她的背后正進行著一場無聲的戰斗。

一樓主廳中,菲麗希婭借著水晶球,也發現了這一幕。她冷冷一笑,手指輕輕撥動,仿若有一根無形的弦,影響著另一端的幽蝶。

隨著她的撥動,大廳中那只幽蝶突然變成了兩只。

黑色的幽蝶還在繼續灑著鱗粉,但從它的身上,突然鉆出一道瑩瑩的白光,白光在空中重組成一只白色的明蝶。

明蝶并沒有理會地面上的幻象迪亞波羅,而是撲騰的翅膀,朝著一個隱匿的地方飛去。

當飛到目的地時,它在空中盤旋了好幾圈,緊接著一個倒沖,直接撞了過去。

空間一陣波蕩,安格爾慘叫一聲,吐著血從隱形中被打了出現,連續翻滾好幾下,最后撞在了墻壁上。

安格爾咳著血,趴在地上。

隨著安格爾被打出了隱形狀態,沒有人去維系迪亞波羅身上的幻術節點,在幽蝶如急雨一般的鱗粉攻勢下,迪亞波羅的幻象慢慢崩潰消散。

捆綁著迪亞波羅的繩子,也掉到了地上。

菲麗希婭則勾起冷酷的笑容:“不自量力。”

與此同時,芙妮絲那邊似乎也跪拜完成,她面前的光門一變,門后變成了一條蜿蜒向下不知通往何處的樓梯。

“好了,下面就是血牢了。將迪亞波羅重新押進血牢,我肯定能被蝴蝶夫人賞識,說不定還能得到夫人的賜酒呢!”芙妮絲開心極了,轉過身拿起地面的繩子,拖著一團空氣,緩緩走進了光門中。

當芙妮絲進入光門時,一樓主廳中的菲麗希婭臉上露出一絲驚疑。

怎么回事?為什么芙妮絲完全沒有發現自己拉的是一根什么都沒有的繩子?她難道沒看見,她綁住的人已經消失了?

還有……明明先前那么大聲的打斗,那個小學徒被打出了隱身,為何芙妮絲一直沒有回過頭去看看?

菲麗希婭不相信芙妮絲沒有聽到!

這時,菲麗希婭將目光重新放到了先前被明蝶打傷的小學徒身上……

然而,小學徒不見了?!

“居然不見了?”菲麗希婭嘴里喃喃,這事情有點太古怪了。芙妮絲仿佛智障一樣,聽不見打斗聲,看不見繩子那頭沒有綁人,還一臉歡欣的走進了血牢。

另一頭,被明蝶攻擊的小學徒,明明口吐鮮血,重傷難愈的情況下,他怎么會消失不見?明蝶的攻擊力度,她太清楚了,哪怕已經有所收斂,不至于讓人身死,但也絕對不可能若無其事的消失不見。

菲麗希婭眼底閃過疑惑,她再次伸出手指,憑空撥動。

又一只黑白相間的蝴蝶從幽蝶身上鉆出來。

新出來的蝴蝶,翩然飛舞,落到了地板上。這里有一灘鮮紅的血跡,蝴蝶圍繞著血跡輕輕繞著圈。旋即,一股魔力波動,從蝴蝶身上散發開來。不一會兒,一個白色的漩渦出現在了血跡上方。

在白色漩渦出現的同一時間,菲麗希婭的面前也出現了一道白色漩渦。

菲麗希婭伸出光滑修長的手,探進了漩渦中。

就像是一個空間傳送陣一般,另一邊的白色漩渦中,菲麗希婭的手探了出來。輕輕一抹地板上的血跡,收回了手。

她覺得那個二級學徒太古怪了,菲麗希婭想靠著血液,來探知那位二級學徒的信息。

可當菲麗希婭準備分析指尖的鮮血時,她突然聞到了一個酸甜味。

作為一個美食巫師,菲麗希婭立刻判斷出這股酸甜味意味著什么。

——酸紅柿。

她指尖的血,哪是什么真血,只是一種凡人食材的汁液!

菲麗希婭表情慢慢變得陰沉,沒想到她居然被一個小學徒給耍了。

半晌后,菲麗希婭突然笑了起來。

“有趣,既然你過了我這一關,讓你救走迪亞波羅也罷。不過,敢耍我,也要付出一點代價。”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