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394節 變故

第394節 變故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394節 變故

當女子氣機斷絕時,圍繞在她身旁的生怨之氣迅速鉆入她的體內,侵蝕著她的靈魂。茫茫然的靈魂碎片,在大量的怨氣的堆砌下,活生生的將她推成了一個完整的靈魂,并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轉化著靈魂中純凈的能量。

污染,并且墮落著。

幾乎在靈魂出現的一剎那,怨氣催生的負面能量便覆蓋了一切。

眼睛慘白一片,面上青筋畢露的亡靈,張牙舞爪的從她體內鉆了出來。她甫一誕生,體型就凝實的宛若真人,可見先前她不斷經歷生死時的積怨是有多深!

她誕生后直接一聲嚎叫——

亡靈咆哮,天賦技能,可以震撼一切靈魂。

安格爾的靈魂特異,并不受負面效果影響,只是稍感不適,并沒有其他感覺。但其他掛在鐮刀上還茍活著的女人,卻均在這聲咆哮中死去。

這時,新誕生的亡靈抬起白茫茫的眼瞳,揮舞起宛若雞爪一般的手,沖向在場唯一的活人安格爾。

亡靈是沒有理智的,安格爾也沒想過它會記著生前之恩,所以在她沖過來的瞬間,他就操作幻象從房間退了出去。他的真身隱匿著,亡靈是發現不了他的,而幻象亡靈也攻擊不了,所以安格爾做的打算是禍水東引。

真正害死她的兇手就在外面躺著,讓外面那女人吸引亡靈的注意,他再趁機離開。

可正當亡靈沖過來時,四周的墻壁上突然出現了一道道金色紋路,金色紋路組成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圓,不停的輪轉著,亡靈還沒沖到安格爾幻象面前,就被那輪轉的金色紋路給包圍住了,亡靈慘叫一聲,倏地消失不見。

“這是困靈和傳送的魔能陣?”在金色紋路重新融入墻壁時,安格爾大致猜出了它的作用。

黑城堡死了這么多人,誕生這么多亡靈,不可能沒有處理機制。看來就是靠著這個魔能陣,將那些冤死的亡靈傳送到外面的森林中。

看著頂端那一具具赤尸,安格爾微微嘆了口氣,他現在明白外面的墓園是從何而來了。

以樹林里的亡靈數量可知,絕對不是一個人這么做,說不定整個黑城堡的人都是在用鮮血沐浴,才能催生出如此多的亡靈,才會有如此多的骸骨陳曝于野。

用處子鮮血沐浴?

安格爾愣了愣,他突然想起之前在桑德斯的藏書室閱讀過的一本名為《傳奇榮光》的書。

這本書介紹了近萬年來,南域有記錄的所有傳奇巫師。

其中有一位三千年前的女性傳奇——‘血腥皇后’瑪麗。她也是出自黑城堡,生性放蕩不羈,擁有數以萬計的面首。除了驕奢淫逸外,瑪麗還有另一個普羅所知的愛好,她日日以處女之血沐浴,傳言可以青春不老。但后來考察,想青春不老的手段很多,用處子之血沐浴基本沒用,她愛用鮮血沐浴純粹是個人嗜好,見不得年輕貌美的女子罷了。

沒想到這個三千年前黑城堡被人詬病的“惡習”,直至今日還存在著。

明明已經證實,鮮血沐浴除了沾染一身腥,以及怨氣纏身外,并不會有什么效果。但或許瑪麗的成就實在太高,讓她的后輩帶著盲從,以為只要和瑪麗一樣,便也能重現昔日榮光。

這只能說是一件愚從而迂腐的事,也無外乎黑城堡如今日曠愈下,曾經的大型巫師組織,如今連一個踏入真知之路的人都沒有,成就最高者也不過是二級巫師伊莎貝拉。若非它背后倚靠著童話鎮這顆遮陰大樹,估計早就被人刮分去了。

安格爾搖搖頭,關上了這一室血腥。

重回走廊,先前沐浴鮮血的黑城堡女學徒還昏迷著,安格爾看向她的眼神中多了一絲嫌惡。不過這種心理上的厭惡,并沒有讓安格爾做出過激的事。

他雖然不喜用活人鮮血沐浴的做法,但他也無法用自己的道德標準去評判別人的做法。因為在巫師界本來就沒有一個公認的道德共識,誰都沒有資格去說黑城堡的做法是錯的。

安格爾準備繞過她離開,但他才走了幾步后,又退回到女學徒的身邊。

看著倒地的女學徒,他的腦海里閃過一個想法。

芙妮絲做了一個長長的夢,她沐浴著處子心血,蛻變成了傳奇巫師。大殺四方,收了無數的英俊面首。

正當她和面首做著羞羞之事時,一個詭笑的男子突然出現在她面前,她還沒有反應過來,那男子突然出現在她身上,一個手刀將她砸暈。

眼前一黑,芙妮絲呻吟了一聲,緩緩睜開眼。

她一邊揉著后頸,一邊痛苦的哀嚎。

“天殺的,除了迪亞波羅那個該死的,怎么又闖進來一個,活該被抓。”芙妮絲滿臉怒意,也不知道是春夢被打擾,還是連續兩次被外人打敗所造成的。

芙妮絲站了起來,一滴滴鮮血落下,她低頭看到地板上的鮮血:“真是的,又要擦一遍,要不然等到導師回來,我肯定又會被罵。”

芙妮絲認命的回到浴池中,拿出一張抹布,嘴里還在念叨:“什么時候我才能學會清潔術啊,我可不想繼續勞碌了。”

她說著說著,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眼頭頂上掛著的一眾尸體:“居然全死了,我到底昏迷了多久?那該死的闖入者,讓我浪費了這一池心血。”

芙妮絲隨手按下墻壁上的開關,讓浴池里還滾燙著的鮮血隨著排水管流入地下。等到浴池的血排干凈后,她簡單的擦干凈身體,披上一件薄紗,便重新回到走廊,準備把留在地板上的鮮血擦凈。

就在芙妮絲一邊罵罵咧咧,一邊認命干活時,在走廊盡頭突然傳來一陣“砰通”聲。

她嚇了一跳,抬眼看過去。

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沒有。

“泰雅?拉麗薩?”芙妮絲試探著喊了幾聲,都是和她住在同一層的學徒,但沒有人回應。

她放下手上的活,拿起一盞壁燈,朝著聲源走過去。

走沒幾步,她突然看到遠處有個黑影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從那身破爛的衣服看出,這絕對不是黑城堡的人,甚至很有可能是個男人!黑城堡組織雖然不禁男學徒,但在這座真正的黑城堡中,只有女人!

該不會是先前擊暈她的那個闖入者吧?芙妮絲眼里帶著怨恨與興奮,緩緩的走到男子身邊。

她的手中拿出一把大砍刀,以防不備。

可當她走近時,才發現來人根本不是先前那男子,而是滿身鮮血,衣著破爛的迪亞波羅!

“咦,迪亞波羅竟然從血牢逃出來了?該不會身上有什么秘寶吧?”芙妮絲表情露出一絲興奮,走到迪亞波羅身邊,開始翻騰起他身上的東西。

可翻找了大半天,什么也沒有。芙妮絲狠狠的捏了一下迪亞波羅的鼠蹊部位,惹得昏迷中的迪亞波羅低聲痛呼。

“資本不錯,師承也很好……如果不是大人下令,還真想試試你的滋味。”芙妮絲露出嬌笑,回去拿出一根繩子,將迪亞波羅綁的嚴嚴實實。

“沒想到被我撿到便宜了,等我將你送回血牢,到時候大人說不定還會嘉獎我。哈哈哈。”芙妮絲臆想著可能得到的獎勵,然后拖著昏迷的迪亞波羅朝著血牢走去。

在芙妮絲離開后沒多久,安格爾的身影慢慢露出來……

“暗影被抓住了?還關進什么血牢里了?”這和暗影所說的‘輕松考驗’有一點不符啊,是他輕敵被學徒擊敗,還是說……中間出了什么變故?

安格爾想了想,決定先跟上了芙妮絲看看情況。

與此同時,在黑城堡的一層大廳中,一個身材高挑,穿著優雅的黑色修身長裙,背上隱隱約約出現黑白蝴蝶雙翼的女子,看著手中水晶球,臉上露出一絲嘲諷。

水晶球內,顯示的正是芙妮絲的畫面,她正滿臉笑意的拖著‘迪亞波羅’前往血牢。

“被幻術迷惑了,還一臉欣喜。那白癡樣,和伊莎貝拉簡直一模一樣。”黑裙女子提到伊莎貝拉,表情露出一絲不屑:“這伊莎貝拉也是一個笑話,真是墮了瑪麗皇后的盛名,不好好提升自己,卻總想著走捷徑與歪路,居然和魔偶師那種人渣勾搭在一起,還搞出什么聯合考驗!這樣的心性,難怪伊莎貝爾閣下會選擇離開南域,不再回來。”

黑裙女子罵到這時,眼神再次放回水晶球上。

她的目光最后定格在安格爾身上:“這小子的幻術倒是有些門道。”若非她一直注視著,看著安格爾對芙妮絲釋放幻象,否則她一時也分辨不出受傷的迪亞波羅是真是假。

不過幻象雖然足以亂真,但畢竟少了一點邏輯,只要細想就會發現破綻。如果芙妮絲多留點心,就會發現迪亞波羅身上雖然有傷痕,但血跡很少……這就很奇怪了,要知道迪亞波羅是被關進血牢中的,渾身浴血才復合正常邏輯。

“而且這幻術,怎么感覺有種幻魔閣下的意味?”8)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