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31節 地穴原野

第131節 地穴原野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31節 地穴原野

“真的是他!傳聞中的巫師……‘幻魔大師’桑德斯!”

一時間,整個資源分配大廳的人全部嘩然,看向安格爾的眼神帶著一絲敬畏,甚至不自覺的后退了一步。

胡克迪克看著如今的場面,渾身一顫,心底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其余的天賦者,則是一臉茫然。有人低聲向阿布蕾詢問:“桑德斯是誰啊?”

阿布蕾還處于震驚當中,腦袋如機械般,一頓一頓的轉過頭看向問話的那人,然后呆滯的道:“幻魔大師桑德斯,二級巫師,戰力在南域冠絕無雙,甚至有迎戰三級巫師而不敗的超強戰績。在野蠻洞窟中,戰力絕對在前三,甚至有可能……問鼎。”

當阿布蕾麻木的說完以上話后,所有人看向安格爾的眼神,都帶著濃烈的艷羨。有這樣一位超強巫師的指導,那么成功晉級巫師的可能性豈不是板上釘釘?

這時,聽到巫師學徒的竊竊私語,天賦者們也反應過來了。難怪……難怪樹靈大廳的那個名叫梅蘭爾的女侍,原先還纏著富薩,在天賦檢測過后,卻中途變節,死纏著安格爾。定然是看到了骨卡上安格爾的導師是桑德斯,才做出那般舉動。

周圍還有其他巫師學徒在補充著“桑德斯”輝煌戰績,每多一項,胡克迪克的臉色就多一分蒼白。

“先前還那么囂張,說要弄死這位小弟弟。結果,被打臉了吧……呵呵,雖然由我說出來有些不厚道,但我不得不說,尼斯大人絕對贏不了桑德斯大人。”一位裹著黑袍,未曾露面的女子,對胡克迪克嘲諷道。

“你——”胡克迪克猛地轉過頭,怒瞪黑袍女子。

黑袍女子慢慢取下兜帽,露出真容,那是一張很具個人特色的臉龐,魅紫色的眼眸,深黑色的利落短發,深沉絳紅的嘴唇,帶著一股異域的風情;其眼睛像是貓眼,微瞇時瞳孔如豎,帶著令人發寒的冷肅煞意。

“是娜娜吉!”有巫師學徒喊出來者的名字。

“娜娜吉是誰?”

“娜娜吉初入野蠻洞窟時,就被華萊士大人收為正式學生,是那一屆的唯一一個金色飛帖擁有者!她只用了極短的時間,就達到了高級學徒的巔峰!”

“如今連30歲都未滿,晉級巫師指日可待!”旁觀人驚呼出來者的身份。

胡克迪克聽到后,嘴里想要罵出來的話戛然而止。這個女人,同為金色飛帖擁有者,而且修行時間比他還長,一根手指就能滅他千百回,對于這種強者他可不敢因為嘴碎而得罪。

娜娜吉完全沒有理會胡克迪克的意思,裊娜如柳態的走到安格爾身邊,圍著安格爾轉了兩圈,如貓一般的眼睛死死的打量著他。

安格爾不知其意,帶著疑惑眼神看向她。

隔了好半晌,娜娜吉才低聲道:“真是羨慕你啊,竟然能被桑德斯大人收為弟子,如果我也能……唉。”娜娜吉搖了搖頭,轉身走出人群:“希望,你不要墮了桑德斯大人的名聲,否則我會殺了你。”

娜娜吉無端的來,留下一段無端的話離開。安格爾都不懂這女人是什么意思,聽她言語中的含糊,莫非還和導師有什么說不得的關系?

安格爾在心里腹誹幾句,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在娜娜吉離開后,眾人的喧嘩慢慢靜了下來,不過無論是天賦者還是巫師學徒,看向安格爾的眼神都變了,或嫉妒、或羨慕、或記恨、或陰冷,但不管如何敵視仇恨,他們也不敢真正對安格爾表現出來。

桑德斯的威名是如何來的?鮮血與殺戮中建立起來的。剛才那道影像傳訊,足以看出桑德斯對這個新收的學生有多重視,他們可不敢在這個時候捋老虎胡須。

現場一時有些靜謐,胡克迪克恨恨的看著安格爾,想要撂幾句狠話,但想到周圍人對桑德斯懼怕的態度,他終究沒有說出口。

沉默最后是被巴魯巴打破的,他站了起來,昂藏的身軀站到阿布蕾面前。

“該我了。”彷如低音炮的沙啞男聲從巴魯巴的喉中傳出。

聽到巴魯巴的聲音,阿布蕾才從先前的震撼中醒來。她扶了扶黑框大眼鏡,略微羞澀的說了句“好”,然后退到邊上。

巴魯巴拿出骨卡,放置在圓盤的凹槽處。

少頃后,圓盤既沒有冒光,也沒有出現任何異象。看著光禿禿的圓盤,巴魯巴的臉色驀然黑了下來,但這時也沒有人冒頭出來諷刺,就連胡克迪克都收斂了,剛才被安格爾啪啪打臉,好不容易沉寂下來,如果自己這時跳出來,豈不是讓其他人又想起先前的事,所以胡克迪克干脆閉上眼,老神在在的作假寐狀。

又等了片刻,圓盤還是沒有異象,巴魯巴捏緊拳頭,脖子繃的血管凸出,大力的將骨卡從圓盤內摳出來,然后走到一邊。

阿布蕾見狀,低聲安慰道:“別擔心,每一屆的天賦者都有至少6成的人沒有導師飛帖,這一屆因為人太少,所以有點特殊,大多數都拿到了飛帖……”阿布蕾突然停住了聲,她總覺得這樣說好像不是安慰……果然,阿布蕾抬頭看向巴魯巴的時候,他的臉色比先前更黑了。只有10個天賦者,按理說每個人都能拿到飛帖,但縱使如此,他都沒有飛帖,這豈不是說明他在巫師大人的眼中,一點價值都沒有!?

阿布蕾暗地里吐了吐舌頭,在心底大罵自己“嘴笨”。

阿布蕾稍微從自責中回神,然后就帶著巴魯巴來到一邊的柜臺前。

“沒有收到導師飛帖,便只能隨機分配導師,說不定你隨機分配的導師更好呢。”阿布蕾道。

更好?巴魯巴嘴角露出諷刺的笑,并沒有說話,在阿布蕾的指點下,將骨卡的放到柜臺上。

柜臺的服務員接過骨卡,直接投入一旁彷如潛水鏡一樣的木質管道中,只聽到叮叮咚咚的聲音,片刻后,骨卡與一張暗紅色卡片一同被拋出了管道。

看著那張熟悉的暗紅色卡片,阿布蕾道:“咦?竟然又是芙蘿拉大人的卡片。”

柜臺的服務員將骨卡與暗紅色卡片一同交予巴魯巴:“恭喜你,你被分配給了芙蘿拉大人。”

服務員的表情有些古怪,“恭喜你”三個字都有點變音。

這時,有天賦者悄聲問阿布蕾:“芙蘿拉大人難道很殘暴嗎?怎么你們的表情都這么古怪?”

阿布蕾搖了搖頭:“芙蘿拉大人對女性天賦者都不錯,剛才娜烏西卡拿到芙蘿拉大人的飛帖其實挺不錯的……但是她對男性就有些,咳咳……”

“對了,芙蘿拉大人的導師其實就是桑德斯大人,說起來,安格爾和芙蘿拉大人屬于同門呢。”阿布蕾道。

導師分配結束后,阿布蕾帶著眾人離開資源分配大廳,安排各自的住處。

“沒想到啊,你竟然有那么厲害的巫師當導師!”賽魯姆驚呼道。

安格爾倒是不置可否:“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說。當時云鯨上,就是桑德斯導師與芙蘿拉小姐在操控的。”

娜烏西卡先前收到過芙蘿拉的飛帖,所以聽到芙蘿拉的名字也不禁回首:“芙蘿拉大人難道就是那個女巫師?”

“赤足打傘,并且喜歡飄在空中的,就是她了。”安格爾道。

“果然是她。”娜烏西卡的腦海里浮現出一個畫面:打著傘穿著精致裙裝的少女漂浮在空中,一位英俊的金發少年坐在樹下,翻著手中的書頁,一邊翻閱一邊與少女聊天。

這個畫面,自然是娜烏西卡在云鯨上偶然瞥到的,少女正是芙蘿拉,而金發少年則是安格爾。

這時,娜烏西卡無意間瞟到一邊的巴魯巴,只見巴魯巴正豎著耳朵聽她與安格爾的談話。被娜烏西卡發現后他在偷聽時,巴魯巴的臉上飄過一道紅云,只不過他皮膚太黑,看不大出來。

娜烏西卡對著巴魯巴微微一笑,然后眼珠子轱轆一轉,便對安格爾問道:

“我記得阿布蕾說過,芙蘿拉大人對男性似乎有點不友好,但我在云鯨上看你們相處的很融洽啊?”

融洽?安格爾回想著在云鯨上與芙蘿拉的相處……芙蘿拉完全是個小魔女性格,總是用言語調侃撩撥他,而且經常惡作劇,有時候芙蘿拉的惡作劇甚至很危險,不過安格爾倒是沒有受傷。因為芙蘿拉雖然在整蠱他,但她背后的紅死神‘小紅’,卻對安格爾很友好,被惡作劇的時候都是小紅在悄悄指點他,他才能化險為夷。

安格爾相信,換個人被芙蘿拉惡作劇,結局就可能很不幸,因為其他人可看不到小紅。

安格爾想到這,對娜烏西卡苦笑道:“唉,芙蘿拉是否對待女性要優待一些,我不知道。但我所知道的是,她的性格真的有點……頑劣。普通人,很難在她的手中安穩的活下去。”

娜烏西卡調侃道:“你不就活的挺好的嗎?所以說,你不是普通人啰?”

安格爾搖搖頭沒有搭腔。

巴魯巴在聽到娜烏西卡向安格爾的問話后,也明白她是在用這種方式幫助他,他雖然表現的不在意一切,但其實對于巫師的世界也有忐忑,所以娜烏西卡這小小的舉動,反而贏得了他的感激。

樹靈庭很大,大到他們就算中途乘坐了空中樹藤巴士,也疾馳了近半個小時,才到達他們的目的地。

下車后,由綠色藤蔓與細木構成的鏤空懸軌車,又呼啦啦的飛馳向遠方。

“真是神奇,竟然能吊在那么細的樹枝上飛馳,這個樹藤巴士好厲害。”賽魯姆激動道,他還是第一次坐速度這么快的交通工具。

綠葉與木藤編織出來的車廂,掛在永恒之樹的樹枝上,疾馳在云朵中,這就是空中樹藤巴士。

“不僅速度快,風景還很好。”曬著暖暖的陽光,身邊是淡淡云霧,飛馳的速度帶起烈烈風響,令所有人都大開眼界。

在眾人嘰嘰喳喳討論空中樹藤巴士時,阿布蕾道:“其實我們野蠻洞窟的交通工具已經算老舊的,我聽說在遙遠的意榮國,地面上全是鋼鐵建筑,火車鐵軌遍布,還有不需要在軌道上就能跑的鋼鐵小車,而且空中全是蒸汽飛艇,所有去那兒的人,都為那里的煉金產業而感到驚訝!”

火車、飛艇、鋼鐵建筑還有獨自架勢的鋼鐵車。這些無一不是男人的浪漫。

幾乎所有人,就連娜烏西卡都眼帶憧憬,將“意榮國”的名字記到了心里,期盼有一天能到意榮國看看。

又走了約莫五分鐘,已經隱隱能看到建筑群了。

“到了。”阿布蕾指著前方一片綠野,對眾人道:“這里就是你們居住的地方了。”

看著茫茫無邊的原野,因為陽光被永恒之樹擋住,在樹蔭下生長關系,綠野也顯得有些陰暗稀疏。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一望無際處,并無任何建筑!

“難道不是在那邊嗎?”胖子富薩指向左側,順著富薩的手指方向看去,能看到一座規模不小的城市聚居地。

那里充滿了各種造型、各種材料建造的房子。

不僅有高聳入云的土石樓,也有低矮的蘑菇房,有鮮花錦簇的木屋,也有湖水畔的繁華城堡。無論建筑的大小,各個都十分精致,令人眼花繚亂。

阿布蕾笑了笑:“那里啊,是樹靈庭的第8學徒鎮。樹靈庭內目前一共有36個學徒鎮,從第1學徒鎮到第36學徒鎮,全是按照數字命名。”

“所有學徒鎮的地底都有巫師刻畫的大型魔能陣,可以讓我們更容易進入冥想狀態。能為我們省下很大功夫。所以,只要是巫師學徒,都想要住進學徒鎮。但是,在學徒鎮居住是需要花費魔晶的。”阿布蕾感慨的摸了摸腰間的錢袋,指了指原野方向:“如果沒有魔晶,就只能住在下面了。”

“這片原野沒有名字,但我們戲稱為地穴原野。因為它的地下都是挖空空的,四通八達,有很多隧道也有很多房間。在沒有魔晶入住學徒鎮前,就只能住在地穴里了。”

原來是在地底。一眾天賦者這才恍然大悟。

當初他們初登陸繁大陸時,在暮港小鎮外的地洞里也住了一天,所以對于地底住宿并無太多嫌棄。

但當他們真正走到地洞里,才明白為何地底房間是免費入住。

阿布蕾帶著一眾人等走進黑黢黢的地穴,沒走多久,就看到一座小房間,房門是很簡單的鐵門。阿布蕾指著鐵門道:“別看地穴房間的外表簡陋,其實……它的里面更簡陋。”

推開鐵門,不足兩平方的隔間出現在眾人眼中。

隔間內什么都沒有,只有一個高高的壘土平臺。

“那個壘土你們當成床也可以,當成桌子也可以,反正是挖洞的人隨手堆放的,你們想怎么處置都可以。”阿布蕾道:“基本上地底每個房間都是這種模樣,所以你們可以隨便選擇住哪里。一旦確定入住,將骨卡往鐵門的凹陷處放置片刻,就會自動記錄。門口也會出現入住的標志。”

“好了,我的任務結束了,祝各位早日跨進巫師的大門。”阿布蕾笑著對眾人鞠了一躬,便騎上三色鹿離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