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32節 幻魔島

第132節 幻魔島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32節 幻魔島

“安格爾,我們當鄰居吧?”賽魯姆湊到安格爾身邊。

安格爾笑著點頭,比起娜烏西卡來,他其實更喜歡和賽魯姆相處,少年天真純粹,一眼就能看清其內心的想法。娜烏西卡雖然和他關系看似不錯,但安格爾很難從娜烏西卡的表情中,猜到她在想什么。

見安格爾答應后,賽魯姆又開心的跑去詢問娜烏西卡,是否愿意當鄰居。娜烏西卡也欣然同意,于是他們一行三人,在地穴中開始尋找居所。

地底岔道雖有標示,但越往里走越容易迷路,他們找了半個鐘頭后,索性在一條擁有兩個通風口,且離地面最近的地方當做大本營。

安格爾推開屬于自己的房間,剛一踏進去,立刻聞到一股潮濕的發霉味。安格爾皺起眉,正如阿布蕾介紹的,除了一堆壘土外,房間內什么都沒有。這些安格爾倒是能忍受,沒有家具,添置就行了。

只不過唯一讓他無法忍受的是——這個門。

安格爾以為這個門應該會很牢固,至少用暴力是無法破門而入的。但實際則是,這個門的鎖就是很普通的鐵鏈條。

安格爾走出房間,沿著通道走了約莫一分鐘,來到另一個通風口下方的門前。

門并沒有鎖,但安格爾沒有直接推開,而是輕叩大門,直到里面便傳來“請進”的聲音后,他才推門進入。

“咳咳咳——”剛踏進門,安格爾就被煙霧嗆了一下。

在煙霧繚繞中,一個身著軟鎧的性感熟女正靠著墻壁拿著長柄煙斗吞云吐霧。

抽煙的女子自然是娜烏西卡,她饒有興趣的看著安格爾:“怎么,才分開就想我了?”

被調戲的安格爾絲毫沒有害羞,沒好氣的捂住被搶的不輕的鼻子:“娜烏西卡,我過來是想借一下你的劍。”

娜烏西卡身為前海盜頭子,南征北戰多年,自然隨身帶著兵器。她的兵器是綁在腰間的一把騎士軟劍。

別看是把軟劍,但安格爾有幸在暮港小鎮見識過,娜烏西卡輕輕一劈,就把堅硬的石塊劈成兩半,可見其鋒銳程度。

娜烏西卡撩撥一下落到臉頰邊的發絲,煙斗往壘土平臺一放,抽出腰間的軟劍丟給安格爾。她借劍借的很干脆,也沒有問安格爾借劍干嘛,劍一丟就繼續吞云吐霧。

娜烏西卡的信任,讓安格爾挑挑眉,他原本還準備了說辭,現在看來用不上了。

安格爾拿著劍回到自家門前,對著門上掛著的鐵鏈,輕輕用劍一劃。

鐵鏈應聲斷開,哐當幾聲摔落在地面。

看著被切成兩半的鐵鏈,安格爾的臉倏忽一黑。他先前還以為這鐵鏈再不濟應該也能抵擋刀劍,否則住在這里根本一點都不安全。

這種級別的安全防護,隨便一個普通人都能破門而入,幾乎等于零防護,更何況地穴里還住了很多巫師學徒!

別人輕易就能闖入你的家,這意味著不僅沒有,而且人身安全也無法得到保障。

他身上的秘密很多,要是他正在使用全息平板的時候,被人突然闖進來,后果會是如何?又譬如說,他出門的時候,行李里的珍貴藥劑被人偷走,那該怎么辦?

以胡克迪克為首的小團體,基本上和他都有仇恨間隙,如果趁著他冥想的時候搗亂,或者干脆搞些小動作來謀害他,他該如何保障自己的安全?

思慮至此,安格爾下定決心:這里絕對不能住!

安格爾將睡著的托比放進衣兜,然后走出了地穴原野。

在資源分配大廳的時候,桑德斯傳影讓他前來認路。順道,安格爾打算去學徒鎮問一下租房的價格。他身上有一張不記名的骨卡,里面有一萬貢獻點,還有格蕾婭給他的30塊魔晶,安格爾估摸著應該夠了。地穴的房間太不安全,他只能寄希望于學徒鎮。

剛一出來,就看到一只幼小的隼魔盤旋在半空,安格爾在蠻荒號飛艇上見過這只隼魔,正是桑德斯的煉金魔寵。

有隼魔帶路,安格爾只需要跟在它身后走就行了。

跟在隼魔身后,安格爾又一次搭乘了空中樹藤巴士,從半空中往外看時,安格爾這才注意到,整片樹靈庭與永恒之樹都被空中樹藤的軌道連接著,四通八達,時不時還能看到有其他樹藤車廂吊在樹枝上移動,有的車廂里有人,有的車廂里則是空蕩蕩的。

樹藤巴士最終停在了一片樹葉站臺上,這個站臺名為“落云葉站臺”,在離地三百米左右的半空中,底層的云流將落云葉站臺點綴的如夢如幻。安格爾隨著隼魔在迷蒙的云霧里行走了好一會,穿過樹枝路,最后安格爾停在了一片落云葉的邊緣。

隼魔就在不遠處催促他前進,但他再進一步便懸空了!

安格爾也不知道該不該前進,但隼魔的催促讓他知道自己并沒有走錯路,既然沒有走錯路,那么為何面前卻看不到任何路?底下可是三百米的高空,以他的質量與重力加速度摔下去,絕對變成肉醬。

看著前方一望無際的云海,安格爾暗忖:莫非這是一條空中之路?

帶著疑惑,安格爾試探著伸出腳,當腳落地時安格爾明顯感到厚重的踏實感。

果真有路!一條看不見的路,從葉片外延伸到不知何處。

安格爾膽戰心驚的邁步半空之中,藍天白云是背景板,如果拋開發顫的雙腿,這副畫面倒是挺小清新的。

跟在隼魔背后,安格爾在蜿蜒曲折的空中小道上走了約莫十分鐘,最終落地處是懸浮于半空中的沙石小島。安格爾踏上小島后,發顫的腳總算停止了抖動,坐在小島邊緣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繼續跟著隼魔移動。

這種懸浮島在永恒之樹附近有好幾處,這座懸浮島算是比較小的了,不過小歸小,卻十分的精致。小島方圓只有十多里左右,島上長滿了植物,以及不知名的動物。安格爾時不時就能看到幾只看上去奇怪兇猛的野獸出沒,只不過它們卻全都無視了他的存在。

有些野獸看上去更像是童話里的幻獸,譬如安格爾就看到一只背上長有雙翅的純白駿馬,若是額上長角,活脫脫就是童話里只親近純潔處女的獨角獸。

不過走近了才發現,那長著雙翅的純白駿馬其實還是有點不同的,譬如它的雙翅似乎并非是原生的,安格爾能看到縫線的痕跡,看上去倒像是人工縫上去的。

看著那很明顯的人工縫制的痕跡,安格爾突然想起他在桑德斯的藏書室里看到一本《狗鼻嫁接術》的術法卷軸。這道術法大概講的是如何通過嫁接狗鼻,獲得超人一等嗅覺的方法。至于嫁接狗鼻后如何看起來美觀,還有《改造整容術》等為你服務。如果你不介意外觀,那么就頂著狗鼻子也無所謂。

安格爾下意識的覺得,白色駿馬的雙翅和狗鼻嫁接術或許有異曲同工之妙。

又繞過一座小山,安格爾到達了最終的目的地:一座看上挺精致的貴族莊園。

桑德斯在沒有成為巫師前,是一個小國貴族,這件事安格爾是知道的。在魘界時,他曾經見過年輕時的桑德斯,從青年到中年,桑德斯那份遮掩不住的貴族氣質幾乎沒有變過。

而且桑德斯的常服便是貴族的紳士裝,所以看到這座貴族莊園,安格爾是一點也不驚訝的。

進入莊園后,安格爾在隼魔的帶領下,很快就繞到了桑德斯的書房。

“導師。”安格爾敲敲門。

安格爾進門后,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桑德斯,而是那數之不清的書架,與高聳入頂的書柜,一眼看去安格爾眼睛都差點花了。

“可記得來幻魔島的路?”

幻魔島?安格爾宕機了一秒,才想起桑德斯的外號是幻魔大師,這幻魔島說的應該就是腳下的這座島。

安格爾連忙點頭,這一路上他雖然有些緊張恐懼,但路線還是記住了的。

“那就好,以后你在學習引導法的時候有什么疑惑,可到幻魔島上來詢問我。如果我不在的話,也可去找芙蘿拉。”桑德斯坐在書桌前,他的面前還擺著《奇點散射冥想法》,顯然在安格爾到來前,他一直在研究這本引導法。

“知道了。”安格爾點點頭。

“那你退下吧。”桑德斯和安格爾說話時,頭也未抬。

安格爾一愣,他以為桑德斯叫他過來有事,沒想到就真的只是“認路”。

“對了,你以后無論是來找我,還是去找芙蘿拉,都別忘了帶著我給你的金幣,沒有那枚金幣,你一踏進幻魔島就會被島上的幻獸攻擊。”桑德斯道。

“明白了。”

“嗯,早點修習引導法,否則在這里你想立足可沒那么簡單。”

從幻魔島離開后,安格爾沿著原路回到落云葉站臺,此時站臺上已經站了兩個人,他們和安格爾一樣,也在等待空中樹藤巴士。

安格爾到來時,引起了他們的側目,一開始他們并沒有在意來人是誰,但仔細看了下安格爾的臉,其中一個矮個兒男生愣了一下,從罩袍里拿出一個水晶球,瑩光閃過,水晶球里出現一道畫面。

畫面的背景是資源分配大廳,畫中的人物很多,但處于畫面中央的主角,正是安格爾。

“你就是安格爾?”矮個兒男生看著畫面中的人,又看了看站在一邊的安格爾。

站臺上有人,安格爾本不欲多事,所以站的遠遠的。但沒想到他就算站遠了,對面那矮個兒男生竟然還是找了過來,用驚奇的眼神打量著他。

“我是安格爾,你是?”安格爾也不知道對方為何會知道他名字。

矮個兒男生自來熟的對安格爾笑道:“我叫波利,那是我朋友哈特。”哈特是個戴無框眼鏡的男孩。

“你真的是安格爾?”

安格爾點點頭,不知道這兩人為何會認識他。

得到安格爾確認后,波利與哈特兩人用一臉崇拜的眼神看著他。

“你知道嗎?你已經出名了!”波利將水晶球拿給安格爾看。

安格爾看向水晶球,竟是先前在資源分配大廳的畫面。

“你在這里上車,難道剛才你去了桑德斯大人的幻魔島?果然沒錯!你就是桑德斯大人的新弟子!”波利道。

安格爾干巴巴的笑了一笑,以作回應。

“我估計現在全部的人都知道你了,桑德斯大人竟然收徒了,這簡直是大新聞啊!”

從登上樹藤巴士開始,波利的話滔滔不絕,絲毫不覺安格爾的尷尬。哈特則很少說話,只是看安格爾的眼神帶著濃郁的羨慕之色。

直到安格爾下車后,才擺脫話嘮的襲擊。

經過這一茬,安格爾知道自己在學徒的圈子中,算是紅了起來。紅了不見得是好,這代表他被人關注的幾率大大增加,一舉一動或許都會引人猜疑,危險也會更大。

所以,住所必須盡早選定。

想到這,安格爾止住了前往地穴原野的步伐,而是換了個方向,往學徒鎮走去。

學徒鎮遠看就覺得繁華,走近時更加能體會那撲面而來的宏偉氣息。超過二十米的高樓大廈,就有好幾棟。建筑風格也不是單一的,而是各行其道,有的是濕地風格,有的是奇幻風格,安格爾甚至看到了類似海瀾風格的貝殼建筑,不過金雀風格的建筑卻是沒有看到。

建筑風格雖然不相同,但整體卻十分和諧,看來這個小鎮有很厲害的城鎮規劃師。至少,安格爾自己無法做到,將貝殼屋、樹屋、鋼鐵高樓以及各種風格的建筑擺在一起,還不會顯得突兀。

一個小時后,安格爾面帶笑容的離開了第8學徒鎮。

先前說人紅是非多,但人紅也并非全是壞處,至少安格爾在向學徒鎮管理員租賃房間的時候,對方認出了他,并且十分殷勤的為他挑選房間,甚至置辦家具的活兒都被包辦了。

而安格爾僅僅花了500點貢獻,就租賃了一間獨棟的花園別墅一年的時間。500點貢獻,相當于5個魔晶。5個魔晶租棟別墅一年,看起來很貴,但如果這棟別墅的安保措施極高,而且還處于凝神魔能大陣之中,能有效的助力冥想效率,那5魔晶就顯得便宜多了。

新租的花園別墅是有基礎的三個魔能陣,隔音、防護以及禁魔。雖然都是低等魔能陣,但對于安格爾來說,已經夠用了。畢竟居住在學徒鎮的,基本上都是巫師學徒,三道基礎魔能陣,已經能杜絕大部分學徒,就算想要強闖也能讓安格爾有反應的時間,不至于讓人窺探到他的秘密。

安格爾離開第8學徒鎮后,便回到地穴原野。

花了好一陣,才在迷宮一樣的地穴中找到自己的房間。

遠遠的安格爾就發現,賽魯姆和娜烏西卡竟然站在他家門口,看上去像在聊天。

“你們怎么在這?”安格爾疑惑道。

娜烏西卡指了指地上斷成兩截的鐵鏈,一臉無奈道:“賽魯姆發現你家門鏈壞了,擔心有人趁機來打劫,所以拉著我來一起當你的守門員。”

看著地上被自己砍成兩半的鐵鏈,再看看一副“夸我吧”表情的賽魯姆,安格爾心中一暖,笑著向他道謝。

“其實,這鐵鏈是你自己砍斷的吧?”娜烏西卡抽出腰間的軟劍:“用它砍的?”

安格爾點點頭。

賽魯姆:“你為什么要砍門鎖,難道不害怕有壞人闖進來嗎?那個胡克迪克,還有富薩……他們對你都不友好。”

“這樣的門鎖,基本沒什么用,砍不砍都是一樣。”娜烏西卡微微瞇著眼,突然想起什么,她轉頭看向安格爾:“你……你該不會是不準備住這里了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