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130節 金色飛帖

第130節 金色飛帖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130節 金色飛帖

資源分配大廳,比先前他們到過了所有大廳都要大。里面人來人往,無論是柜臺前還是沙發休息區,全都擠滿了巫師學徒。當眾人踏進大廳時,這群罩著五顏六色袍子的學徒,只是微微抬頭看了一眼,鼻子里發出幾聲嗤響,顯然是猜出了他們的身份。

“阿布蕾啊,你可真是廢物。盡接些這種垃圾任務,連踏出野蠻洞窟的勇氣都沒有,估計初級學徒就是你一輩子的命了。”一個罩在黑袍里的家伙冷諷道。

“這一屆的天賦者們,你們看好了,這個女學徒叫阿布蕾,是上一屆學徒之恥,你們以后最好離她遠一些。免得被這廢物給傳染了!哈哈哈哈哈!”

一路上,都有巫師學徒對阿布蕾冷嘲熱諷,這種言語上的暴力,也影響了一部分天賦者,胡克迪克小團體就特意離得遠遠的,一副阿布蕾是病原體的嫌棄樣。

阿布蕾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低著頭帶領眾人向二樓走去。她的沉默,與安格爾一路上看到的那個天真活潑的阿布蕾完全不一樣,像是換了個人般,孤零零的走在最前方。

走到二樓時,阿布蕾讓眾人坐到附近的沙發區,她獨自走到一個柜臺前,與里面的女學徒攀談起來。過了片刻,阿布蕾帶著一個銀色圓盤走了過來。

阿布蕾將銀色圓盤放在中間的矮桌上,示意眾人過來。

“這個就是接收器了,你們把各自的骨卡拿出來放在這里。”阿布蕾指了指銀色圓盤的下擺,那里恰好有個圓形的凹槽,與骨卡的大小形狀相符:“放進去后,就知道有沒有導師飛帖了。”

阿布蕾說完后,坐在沙發另一頭,示意眾人開始。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人率先起手。娜烏西卡離銀色圓盤最近,聳聳肩道:“既然你們都這么謙讓,那就我先來吧。”

表率一出,眾人的目光都放在圓盤上,他們不想第一個上,就是怕沒有飛帖丟臉。有人先嘗了螃蟹,他們心里也有數些。

娜烏西卡拿出自己的骨卡嵌合進凹槽,半晌后一道蒙蒙白光從圓盤中央開始閃爍。

片刻后,兩張形狀不一,畫面各異的卡片出現在圓盤中。

“你運氣不錯,有兩位導師在看過你資料后,對你有了興趣。你可以在這兩位導師中任選其一。”阿布蕾眼里閃著羨慕之色,對眾人道道,“看來這一次招收的天賦者太少,所以巫師大人都開始搶人了。或許,你們這一次每個人都會收到飛帖呢!”

阿布蕾的話,讓眾人眼里一喜,如果真如阿布蕾所說,每個人都有飛帖,那就太好了!

娜烏西卡拿起兩張卡片,兩張卡片上畫有不同的圖騰,一張是綠底圓紋的正方形卡片,上面寫著:范特瑟.科耐達。

另一張卡片則是菱形狀,深黑色的底盤,一朵血紅薔薇破土而出。旁側還用花體字寫著:芙蘿拉。

“兩張卡片上的名字,應該就是巫師大人的名諱。但是,沒有一個參照,她該選誰呢?”娜烏西卡心中暗忖,將求救的目光放到了阿布蕾身上。

“為你們介紹導師身份,也是我的任務之一。”阿布蕾笑著接過兩張卡片。

“咦,‘草蝸’范特瑟?!這位大人可是有十多年沒有收過學徒了!”阿布蕾看著卡片上的名字驚呼道:“他是血脈側的巫師,一直在野蠻洞窟深居簡出,如隱士般生活。但他的戰力絕對不俗,在他沒有晉級正式巫師前,在天空機械城的無限戰塔內,就打到了100層!如果樹靈大人為你推薦的是血脈側意向的話,選范特瑟大人絕對沒錯!”

阿布蕾說完后,拿起另一張卡片,當看清上面的名字時,眼睛頓時瞪得滾圓。

“鮮鮮鮮……鮮血女巫芙蘿拉!!!!”阿布蕾的驚呼聲比先前那位還要大聲,周圍不少學徒都聽到了阿布蕾的聲音。當他們聽到芙蘿拉的名諱時,所有學徒的瞳孔一縮,一副驚懼的模樣。

“她是誰?比范特瑟大人還厲害嗎?”娜烏西卡疑惑的問詢道。

阿布蕾深吸一口氣:“她是南域最出名的女性巫師之一,不是以外貌出名,而是以她殘暴的殺人手段與嗜血的行徑而出名,她有很多著名的戰役流傳,譬如……”

安格爾聽完阿布蕾的述說,心中也是感慨,沒想到看起來頑劣的魔女,竟然有這般赫赫兇名!

“至于和范特瑟大人相比,我也不知道誰厲害些,畢竟我只是個學徒……”

娜烏西卡點點頭,對芙蘿拉也充滿了敬佩,一個女人能做到威震南域的地步,該是何等豪情!

“那芙蘿拉大人也是血脈側的嗎?”娜烏西卡問道。

“那倒不是,芙蘿拉大人是神秘側的,但具體是哪一個系別,我就不知道了。”阿布蕾說道。

聽到阿布蕾的話,娜烏西卡皺了皺眉,她自己是血脈側的,自然更希望得到血脈側的導師指點;但作為一個女性,她又希望自己的導師是同為女性的芙蘿拉,這讓她頗為糾結。

不過,娜烏西卡是個很果斷的女人,腦海里一轉,就把不該有的幻想全部丟開,選出了最適合自己的人。

娜烏西卡將芙蘿拉的卡片放回銀色圓盤,自己則拿起范特瑟的卡片,然后退到一邊。

……

娜烏西卡作出表率后,接下來的時間,其他天賦者也一個接著一個的將骨卡放進圓盤中。

或許,正如阿布蕾所言,這一屆的天賦者實在太少了,所以,基本上只要有人將骨卡放到圓盤,就會有飛帖出現。

“這位華萊士大人,是學院派的大佬……”

“這個是元素側的火魅大人!”

阿布蕾一一為眾人介紹,其中富薩也拿了“草蝸”范特瑟的飛帖,賽魯姆拿到的飛帖則是人稱“黑夜賢者”凱拉爾的飛帖,凱拉爾的飛帖不僅讓阿布蕾驚呼,甚至就連一直關注著他們舉動的巫師學徒們,都一臉的驚愕!

雖然阿布蕾對凱拉爾的介紹只是聊聊幾句,但從周圍人的反應,就可以猜到凱拉爾絕非等閑之輩。

這時,胡克迪克也將骨卡放到了圓盤中。

下一秒,一張閃爍著金光的四方形卡片出現在圓盤中央!

“這是……金色飛帖!!”當阿布蕾說出金色飛帖時,不僅天賦者一愣,就連圍觀的巫師學徒都在驚呼:“是哪位大人?竟然真正的收徒了!”

“我們那一屆的最強者,就是因為得到金色飛帖,一飛沖天,從一個平平無奇的天賦者,變成如今的正式巫師!”

“這……金色飛帖就是通往正式巫師的邀請函啊!”

巫師學徒竊竊私語,眾人也聽到了,雖然不清楚金色飛帖為何物,但從周圍學徒的討論中,便可以得出金色飛帖的價值。于是,所有人都抱著羨慕的神情看向胡克迪克,就連平素淡定的賽魯姆都有些吃味道:“老天真是瞎眼了,連這種大壞蛋都眷顧!”

被所有人用羨慕的眼神盯著,胡克迪克感覺渾身神清氣爽,就連腰背都挺得直直的,洋洋得意拿起金色飛帖。順道還炫耀般,用鼻孔對著安格爾,用得意的表情,對著安格爾比了個“抹脖子”的動作。

安格爾冷笑一聲,一臉毫不在意。胡克迪克見狀,正待嘲諷,就聽到旁邊有人在向阿布蕾問道:

“金色飛帖是什么意思?為什么大家都……”

胡克迪克也想知道這個金色飛帖代表什么,所以也沒有再理會安格爾,豎起耳朵準備聽阿布蕾的解釋。

還不等阿布蕾回答,圍觀的巫師學徒中就有人開口道:“你們剛才拿到了導師飛帖,并不代表你們就可以拜那位導師為師,你頂多算是他眾多學徒中的一個,偶爾心情好了便指點你們一下,但大部分時間你們只能在巫師大人身邊打雜。具體表現則是在骨卡上,你們的導師一欄,是空著的。”

“而金色飛帖的意思,是巫師大人決定真正收徒時,才會發出的,拿到金色飛帖,代表你是他真正的學生。他會盡心盡力的教導你成長,有一位正式巫師護航,所以金色飛帖才會被稱為‘通往巫師的邀請函’!而這時,你們的骨卡上,關于導師的那一欄,便會出現巫師大人的名諱。”

所有人聽到這,全都打開骨卡,查看起導師那一欄。

果然如他所說,縱使拿到了導師飛帖,他們的骨卡上,關于導師那一欄,依舊是空白的。

在眾人喧囂嘈雜的互相比對骨卡信息時,安格爾默默的坐在一邊,看著骨卡上最后一欄信息:——「導師:桑德斯」。

呃,看著周圍眾人失落的表情,安格爾悄悄的收起了骨卡。

“果然是空白一片。”坐在安格爾身邊的賽魯姆湊了過來,沮喪的指著自己的骨卡道。

“安格爾,你的骨卡呢?”

“噢……我收起來了,大家的信息不都一樣的嘛。啊哈哈。”見賽魯姆一臉不信的表情,安格爾趕緊指著胡克迪克道:“也不知道是哪個巫師大人要收徒,你快看,他在說名字了。”

胡克迪克看著卡片上的名字,在眾人期待中,緩緩念道:“尼撒.拜拉。”

“尼撒.拜拉?”“這是誰?我怎么沒聽過?”眾人議論紛紛:“該不會是哪個新晉的巫師吧?”“也不對啊,達到瓶頸期的高級巫師就那幾個,沒聽說有這個名字的啊?”

這時,阿布蕾走到胡克迪克身邊,從側邊看去。

突然,阿布蕾捂住嘴巴噗呲一笑,“哈哈哈,笑死我了,不是什么尼撒.拜拉。是尼斯大人!”

“尼斯大人?”

“外號‘死靈救贖’的尼斯.拜倫大人?”

阿布蕾點點頭,“沒錯,就是這位神秘側靈魂系的巫師大人!”

“原來是尼斯大人,我還在想尼撒.拜拉是誰?原來是尼斯.拜倫啊……幸運的小家伙,你該不會不識字吧?”原本周圍的巫師學徒對胡克迪克充滿羨慕,但經過這一鬧,大家都有些輕視起來。看上去都快30歲的大男人,竟然連字都不認識,估計就算有巫師大人指點,也成不了大器。

胡克迪克的臉上一陣白一陣紅,他以前是費蘭大陸的小部落酋長,雖然聽起來是部落,但并沒有想象中原始,至少權貴階層都懂大陸通用文。他則是例外,因為性喜漁色,酷愛殺人,平時的娛樂都在女人與血腥中度過,根本沒花多長時間去學通用文,這導致他對很多文字都是一知半解,認字認半邊的情況占多數。

先前,他便是“認字認半邊”,覺得自己讀的都對,卻沒想到,一個名字竟然被他念錯了兩個字。

“連導師的名字都念錯,真是……”有人搖搖頭,一副感慨加看笑話的表情。

胡克迪克在眾夫所指下,冷冷開口:“通用文,慢慢學就是了。但是,金色飛帖卻只有我這么一張,就算你們是享譽一國的大學者,也不可能拿到金色飛帖。所以,你們盡情笑吧。”

胡克迪克說完后,走到一邊坐下,對所有笑話他的人,露出記恨的表情。其中首當其沖的,自然是阿布蕾。

在胡克迪克仿佛冷箭一般的眼神下,阿布蕾似乎也察覺到一些不對,畢竟對方是拿到金色飛帖的天賦者,說不定用不到多少時間,就能超過她……被一個前途無量的人記恨,這絕不是她心中所愿。

但事已至此,阿布蕾也不知道如何補救,只能尷尬的笑了笑,然后默默坐到一旁。

“還有誰沒拿到飛帖?”阿布蕾問道。

兩個人同時站了起來,其中之一是安格爾,另一個則是巴魯巴。

巴魯巴看了眼安格爾,坐到一邊:“你先吧。”

“沒想到巴魯巴看起來粗魯,但還蠻好說話的嘛。”賽魯姆在安格爾耳邊低聲道。

安格爾對巴魯巴點頭致意,然后走到銀色圓盤前。

“哼——”

就在安格爾拿出骨卡,準備放進圓盤時,一道帶著看好戲的哼哧聲,從斜側方向傳來。安格爾看過去,只見胡克迪克冷笑的看著他,順道將手中的金色飛帖隨手上下拋動,示威的意味不言而喻。

安格爾對著胡克迪克微微一笑,將骨卡放入凹槽中。

白光閃過……

半晌后,圓盤里什么都沒有出現。

圍觀的學徒們覺得這很正常,但天賦者卻是一陣驚愕,安格爾一直和巫師大人很親近,沒有經歷九艙血斗就破格被收入野蠻洞窟,他們還以為安格爾的天賦很厲害,沒想到竟然沒有導師愿意收他?!

“啊哈哈哈哈!竟然沒有導師要你,哈哈哈!”胡克迪克囂張大笑,眼里充滿著惡毒與諷刺:“等著吧,就算巫師大人不搞死你,總有一天我也會弄死你!”

胡克迪克前段時間,因為忌憚安格爾“背后的勢力”,所以一直不敢明面上得罪安格爾,只是私底下搞些小動作威嚇。但此刻,發現安格爾連導師都沒有,被壓抑了數天的心情立刻釋放出來,要不是周圍人太多,他恨不得就在這將安格爾給就地辦了!

娜烏西卡與賽魯姆對視了一眼,娜烏西卡眼里帶著疑惑,賽魯姆則帶著一絲焦急與擔憂。

在云鯨上,別人不知道,但就在安格爾帳篷附近的娜烏西卡卻十分清楚,不僅黑影魔仆十分尊敬安格爾,云鯨上的女巫師還經常與安格爾談笑。這樣一個看上去就有背景的人物,怎么會連一個導師都沒有呢?

就在胡克迪克舒暢的大笑時,圓盤上突然閃出一道光——

緊接著,在眾目睽睽之下,一個英俊的中年男子在光影中出現。

“安格爾,等你分配到了住處后,我會讓我的煉金魔寵過來帶你認路。記得帶上我給你的金幣,那枚金幣便是我的飛帖。”低沉沙啞的聲音,從中年男子口中傳出來。

安格爾被這導師的身影嚇了一跳,很快回過神來,點頭應是。

桑德斯這才點點頭,消失在了光影中。

當圓盤恢復到普通狀態時,所有人都安靜了。

這一屆的天賦者不認識光影中的男人,但這里的學徒怎會不認識?!

“竟然是……”一個學徒顫抖著手指,吞咽下口水,卻連那個人的名字都不敢提。

“你是……他…的學生?”阿布蕾一臉驚懼的看著安格爾。

事已至此,安格爾知道怎么也瞞不過了,所以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拿出骨卡,亮出導師一欄。

「導師:桑德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