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54節 娜烏西卡

第54節 娜烏西卡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54節 娜烏西卡

安格爾趴在桌子上,透過窗口望著藍天。

溫暖的陽光灑在皮膚上,靜靜描出一道金邊,溫柔愜意的氣息,讓他忍不住犯起困來。

多久沒有這種犯困的感覺了?自從上了紫荊號,安格爾就沒有真正放松過,一來是心情原因,二來則是船行大海,難免顛簸。在紫荊號上,安格爾總覺得自己是踩在棉花上。

但在云鯨之上,卻平穩的仿佛真正的大地。

這種平穩,讓安格爾難得安心。又沒有事情可做,曬著暖暖陽光,聞著青草芬芳,安格爾竟不自覺的睡了過去。

一顆小石子劃出優美的弧線,從窗外丟了進來,落在桌子上。

不大不小的聲音,驚擾了安格爾的睡眠。

睜開略帶朦朧的眼,剛剛蘇醒的安格爾,一時還處于呆愣狀態,直到又一顆石子落了進來,在慣性的反彈下,一跳一跳的停在安格爾的手邊。

安格爾這時才緩緩的回神,疑惑的撿起小石子。

是誰在惡作劇?

安格爾伸長脖子,往窗外看去。

綠草油油,被和煦微風吹的招搖擺動,云鯨平穩飛行,云朵時不時的遮掩不遠處的草坪,只能隱隱看到有牛羊竄動。

安格爾左看右看,沒有任何發現。

就在他疑惑不已的時候,一道帶著慵懶沙啞的女聲傳進他耳里:

“嗨,男孩兒,你在找我嗎?”

那是個穿著褐色皮衣,外罩銀鱗肩甲的豐滿女人。

她在安格爾正對面的帳篷里,先前有云霧遮掩,安格爾一時竟沒發現。

透過帳篷上的開窗口,安格爾只能看到對面的女人和他一樣,倚靠在桌子邊,用手托腮,一臉好奇的打量著他。她的另一只手上,正來回拋著小石子,這個舉動儼然在告訴安格爾,先前丟石子的人正是她。

雖然無法看到女人的全身,但僅從那褐色的大波浪長發以及曼妙的上圍來看,這個女人身材應該是高挑型的。

女人的容貌是美艷成熟的,托腮側臉,看起來既性感又慵懶。

就連安格爾這個對女性概念還很模糊的小小少年,都忍不住眼睛一亮。

伴著悠揚的清風,安格爾與娜烏西卡,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交談。

娜烏西卡,也就是對面的女士,她十分的健談,而且很輕易的就能抓到話題的主導性,就算是安格爾主動開啟的話題,她也能以表情、動作,衍伸問話、以及言語修辭,然后慢慢的再次主導話題。

安格爾和她聊天時,甚至感覺不到不舒服,即使話題屢屢偏移主導,但依舊讓人覺得和睦愉悅。

這是個天生領袖型的人。

“你不是出自九艙血斗的吧?”娜烏西卡風情萬種的撩了撩額發,碧綠色的雙眸看向安格爾。

“九艙血斗?”安格爾疑惑的念叨。

“果然如此,你身上沒有一點血腥的氣息,真是幸運的小家伙。”娜烏西卡不知從什么地方掏出一支長柄黑金煙斗,時不時抽一口,吐出來的煙圈和云霧相溶,她的身周總是繚繞著白色的煙團。

九艙血斗,是野蠻洞窟篩選天賦者的一種方法,將所有天賦者分到九個不同的石艙進行血戰,勝者為王,敗者必亡。每個石艙內都有一個安全區,不過安全區是限時開放的。除此之外,石艙內還有十條規則,天賦者要通過種種手段,無論是耍心機,還是靠蠻力,繞過或者運用石艙規則,最后存活下來。

他現在明白了,為何先前路過一座方形石頭屋時,會聞到濃郁的血腥味,因為那里根本就是天賦者血斗時的石艙!

而石艙內唯一的勝者,才被允許加入野蠻洞窟。

據娜烏西卡所說,石艙勝者有靠智謀取勝的,有靠離間取勝的,還有靠裝死取勝。

“真正靠戰力取的資格的,只有兩人。”娜烏西卡吐出一道煙圈。

“一個是第四艙的蠻人巴魯巴。”

“另一個呢?”安格爾詢問。

娜烏西卡直視安格爾,嘴角咧開一抹撩人的微笑:“另一個啊,是我喲。”

聽到這個回答,安格爾眼睛瞪得滾圓,沒想到看起來性感美艷的女人,竟然是靠戰力取得資格的。

安格爾在她的身上,看不到一絲血腥之感,只覺得平和與懶蜷。

這樣一個女人,會是兇殘到殺了整艙人,獲得生存資格的狠人?!

“很殘忍嗎?其實并不,這就是……世界的真實。”娜烏西卡微微一笑:“為了生存,什么都能做下去。”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安格爾緩緩道。

娜烏西卡高看了安格爾一眼,“總結的很精辟,這句話倒不像你這年齡能說的風格。”

安格爾不置可否的癟了下嘴,這的確不是他說的話,但他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地球文明作地基,他能學貫東西,也很厲害的好不好!

“好了,在這里待著很閑,打擾你不過是想聊聊天排解無聊。聊了這么久,就到這兒吧。”娜烏西卡伸出手,輕輕拉下窗口的白簾:“最后提醒你一句,你沒有經過血斗,有些人或許不會滿意。”

娜烏西卡指了指遠處的幾座小帳篷:“看到那些帳篷了么?這些都是九艙的勝利者。”

安格爾看去,因為太遠的關系,只能看到小小的帳篷。不過他很明顯的看到,隨著他的眼神望去,有幾座帳篷的簾子輕輕的拉下,可見那些人一直都在注視著他。

這讓他想起先前他被芙蘿拉帶著繞遠路時,一直覺得有芒刺在背,那種陰冷穢祟的悚然,或許正是那些人發出的。

“畢竟,能從九艙血斗中取勝的人,或多或少都有點優越感。這個世界上,很多爭執都來自——不公平。你懂嗎?小男孩。”

不患寡而患不均。雖然安格爾明白這個理,但他是今天才登上云鯨的啊!你們九艙血斗不是早就結束了嗎!

“不過,在云鯨上你倒是不用擔心。剛才那位巫師大人沒有在你的帳篷外設置禁陣,你可以隨時離開帳篷。而我們,都被禁陣限制在帳篷里,不能出去。”娜烏西卡:“這,也是他們會看你不爽的原因之一。”

對娜烏西卡這個人,別看聊得挺開心,但安格爾心中始終抱有警惕。就如她所說的,能從九艙血斗里出來的人,哪有什么好相與的。

不過,對娜烏西卡最后的提醒,安格爾倒是放在了心中。

不是對娜烏西卡的信任,而是對人性的不信任。

云盡星啟,夜的幕布被溫柔的月光拉開。

安格爾吃過晚飯,還在想自己要不要主動去便宜導師面前刷下存在感時,芙蘿拉就飄飄蕩蕩的出現在了他面前。

“晚上好,安格爾。”

“芙蘿拉小姐,你也好。”

對于安格爾的稱呼,芙蘿拉沒有在意。她的出身雖然和伊斯力不一樣,但她也沒有姓,自小就被桑德斯收養,她倒是想要冠上導師的姓,可導師沒有答應。

“導師的實驗已經做完,我想你該過去見一見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