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55節 見面

第55節 見面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55節 見面

繁星之中,云鯨在稀薄的云朵中穿梭。

若非周圍的云霧不停的出現與消失,安格爾絲毫沒有感覺到在云鯨移動。

要是他也能擁有類似云鯨的大型坐騎,是不是就可以帶著哥哥、帶著導師游遍整個世界?

安格爾想的很美,不過他恐怕不知道,喂養云鯨的花費,甚至超過一個小型巫師組織的一年的經費。

安格爾在浮想翩翩的時候,芙蘿拉已經將他帶到了桑德斯所在的華麗帳篷外。

“進去吧,導師在等著你。”

安格爾還以為芙蘿拉會和他一起進去,但芙蘿拉似乎并沒有同行的打算。

掀開帳篷的門簾,安格爾規規矩矩的走了進去。

帳篷看起來很小,但內里空間卻著實很大,安格爾猜測或許這里面有什么空間類的巫術,因為他發現黑色的帳篷布上還閃爍著金色的符文。

“很訝異嗎?”桑德斯還是那身黑色禮服的打扮,翹著二郎腿坐在書桌前。他沒有戴手套,光潔修長的手指交叉抱握,透過金色單邊眼鏡看著安格爾。

“導師,晚上好。”安格爾按照貴族禮儀,做了道挽手禮。

“不用拘束,作為我桑德斯的學生,該有自己的性格。我可不希望培養出的學生,連自己是誰都不清楚。”桑德斯說完,“很訝異這里空間比外面看起來大么?”

“恩。這就是巫師的手段嗎?”

“是巫師的手段,但并非所有巫師都能做到,包括我。”桑德斯拿起手杖,指了指帳篷布上的金色符文:“想要做到延展空間,不是簡單一個步驟就能言明的,其中運用了很多東西。帳篷布的材料是煉金產物,上面閃爍的符號是穩定空間的魔紋。”

“光是達到這兩步,就要精通煉金與魔紋學。至于如何延展空間,又是另外的學科。”桑德斯:“這就是巫師,很多東西都不是簡單一句話能概括的,你準備好進入巫師的世界了嗎?”

桑德斯簡單的幾句話,卻讓安格爾感覺面前打開了一扇金光閃閃的大門,這扇門的背后,是不同于現世的另一方世界,是充滿著公式與符號、危險和機緣、初始與終結、真理與哲學的世界,其名:巫師世界。

安格爾重重的點點頭,他早已準備好,就算不是為了導師,他也想要踏入巫師的世界,人生的旅途如果不精彩毋寧死!

桑德斯滿意的點點頭,縱然他收下安格爾是因為其天賦對他有大用,但既然已經成為了他的學生,他也要為安格爾的未來負責。

“我估計那位叫摩羅的學徒,曾經給你科普過巫師的知識。所以,我現在想要告訴你的是……如果你想走上真正的巫師之路,那么從今天開始,就忘記那人說的所有話,巫師不是一個定義,你要自己去看,遇到問題自己去想,找到一條屬于自己的巫師之路。”

桑德斯帶著安格爾走到一個隔間,隔間里放了十多列裝滿書籍的雙面書架,每一個書架都高達四、五米,書架中間的走道上有一個安了滑輪的推行梯。

“怎么看,怎么想,這又是另一個問題。”桑德斯指著滿滿的書架:“在此之前,你要了解很多基礎的東西。這里都是我的私人藏書,在回到野蠻洞窟之前,這里會對你全天候的開放,你要看什么、學什么都可以。不過我要先提醒你,這里面的引導法,以及一部分低級戲法,你了解就行了,最好不要貿然的去學習。”

“當然,如果你的目標只是晉級巫師,那么學不學隨你。”

桑德斯說完后,丟給他一枚金幣,金幣正面是一排花體的通用文:“薔薇不敗,榮耀永存。”

背面則是一副圖案:長劍雙翅展翼,插在荊棘薔薇之上。

這是一枚典型的貴族族徽,安格爾有些不解的看向桑德斯,不知他為何將這枚族徽丟給他。

“這是帳篷的通行證,帶著它,你可以隨意進入這里。如果沒有通行證的話,魔能陣的一個反噬,你就會化為塵芥。”

大活人化為塵芥?安格爾想到那個畫面,猛地打了個冷顫。他沒有想到,進個帳篷都危險重重……果然,巫師的所有東西都需要小心翼翼的面對,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好了,現在你是要回去,或者留在這里,都隨便你。”

安格爾見桑德斯的話里帶著離開的意味,他今天到這兒來,最大的疑惑還沒解開,趕緊開口道:“導師,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桑德斯回過頭,對著安格爾微微一笑。

在安格爾期待的眼神中。

“不可以。”

桑德斯轉身即走。

在桑德斯微笑的時候,安格爾滿心以為會得到允許,他甚至連問話的措辭都已經想好了,但沒想到桑德斯毫不留情的拒絕,毫不猶豫的離開。

話說,他這是被調戲了嗎?!不給希望,你微笑個毛線啊!

看著桑德斯離開的背影,安格爾只覺得心中滿腔怨楚。

“我知道你想問什么,等你成為巫師學徒的那天,我會告訴你的。”桑德斯飄渺的聲音,遠遠的傳進安格爾耳中。

桑德斯走了,安格爾以為今天能夠得到答案,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看來,忐忑的心情還要繼續。不過,這次來這兒也算有收獲,沒有平板的日子,能在這兒讀書,也是一種樂趣。更遑論,這里的書籍還都是與巫師相關的書,這對于接受了十多年科學教育的安格爾來說,絕對是一場新舊知識碰撞與融合的饕餮盛宴。

看著一本本稀罕的珍本,安格爾的心情簡直就像飛到云端了一樣。

不過讓安格爾有點疑惑的是,這里的皮卷珍本并不多,大多都是漿紙訂本。

在金雀帝國,皮卷珍本是上層權貴尤為親睞的一種記錄方式,漿紙訂本則是普通民眾中比較普及,兩者的價格差距極大,也側面的證明了皮卷珍本的珍貴。

但在桑德斯的收藏里,皮卷珍本極少,而且都堆在角落旮旯,湊近看的話,還能發現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層灰,可見桑德斯并不怎么重視皮卷珍本。

十多列書架,95的都是漿紙訂本。

“難道,在繁大陸漿紙訂本才是主流的傳播媒介?”安格爾隨意拿了一本厚厚的漿紙訂本。

書名《評不眠國的十五個大眾冥想法》。

冥想法,其實就是引導法。久遠時期稱呼冥想法要多一些,近代因為表意派的崛起,有一絲唯心感覺的“冥想法”,被一部分人改稱“引導法”。后來傳開后,巫師們覺得引導法也挺貼切的,也沿用了。

關于名字,還發生了一個有意思的故事。有一個巫師學徒,或許受不了引導法的枯燥無聊,某一天在一家面向巫師學徒的小型期刊上發表了一篇駁斥文,內容神神叨叨不值一提,但其后續卻是引來了一場延續多年的“大戰”。

就是出名的“引導法”與“冥想法”的名稱之爭。

大概就是巫師版的咸甜豆腐腦之爭,其實大家都是抱著戲謔心態在看戲,偶爾煽風點火一下。

后來就連一些正式巫師都被扯進這潭攪不混的爛泥里,搞得南域巫師界哭笑不得。

最初發表駁斥文的那個巫師學徒,或許都沒有想到會引起這樣的“軒然大波”吧。

安格爾打開這本書后,發現里面的用紙白凈光滑,紙漿細膩不見凸痕,黑色印字也清晰可見。比起金雀帝國的那些泛黃泛灰的紙張,不知好了多少倍。

安格爾才看了一會兒,心里對漿紙訂本的偏見就徹底打消。

如此干凈清晰,還飄著一股墨油香的紙印本,所有愛書的人都會喜歡吧!

安格爾覺著,拿著這樣的書籍讀書,心情都要愉悅許多。難怪導師的那些皮卷珍本,落在書架上都生灰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