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超維術士  >>  目錄 >> 第53節 成長

第53節 成長

作者:牧狐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牧狐 | 超維術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超維術士 第53節 成長

安格爾拒絕了煉金魔寵的提議,芙蘿拉臉上有些失望,要是安格爾同意的話,她就能好好研究一下傻鳥了,說不定還能逆推出格蕾婭創生術的關鍵數據。

可惜了。

不過芙蘿拉的遺憾只保留了幾秒鐘,因為就算她得到創生術原原本本的數據,只要她沒有走上格蕾婭的那條路,就很難復制創生術。她之所以好奇,不過是因為巫師天生對知識的渴望罷了。

芙蘿拉說要先帶安格爾回自己的房間,一路上安格爾原本挺開心的觀賞著鯨背上的草原風光,但隨著深入這方“牧場”,他的感覺越發的怪異。

譬如,經過某個方形石頭屋時,他隱隱聞到一股濃郁到極點的血腥味。

還有,他自跟著芙蘿拉開始,就一直覺得有人在背后隱隱的偷看他,這種如芒刺背的感覺,讓他頗為不舒服。但每次他回頭去尋覓視線來源時,卻什么也沒發現。每一座帳篷的簾子都閉的緊緊的,除了零星散布在草原上的奶牛外,他沒有發現任何人。

但安格爾只要轉身,那種被人注視的感覺又出現了。

安格爾渾身感覺不自在,芙蘿拉似乎也發現了他的狀態,但并沒有對他作出任何解釋。

當經過一座全金屬建筑時,安格爾從那緊閉的門口中感覺異樣的氣氛,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他似乎聞到一股尸體腐爛時的惡臭。

陽光晴好,青草新綠,奶牛悠閑,鷹飛自然。

這個牧場一眼看去,是多么的清新自然。在不久前,安格爾也是如此的覺得。但各種詭異的地方、血腥的味道、惡毒的視線還有芙蘿拉時不時飽含深意的笑容,都讓安格爾覺得這座牧場的不對勁。

或許隱藏在陽光下的,是萬丈深淵,是不可名狀的邪惡。

安格爾無意探究,但就這初始感覺,就讓他感覺到和紫荊號完全不一樣的氣氛。

或許,這就是巫師學徒口中,白巫師組織和黑巫師組織的不同?紫荊號上雖然也有腌臜齷蹉事,但只要不主動去惹事,就能安然無恙;在紫荊號上安格爾從沒有渾身發毛的感覺,但他剛踏上云鯨不久,就已經覺得每一根神經都在繃緊,仿佛下一刻就會被不知從哪里竄出的怪獸吞噬。

先前和芙蘿拉對答自如,安格爾一度覺得有這樣的學姐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了,又輕松又愜意。

但這一刻,安格爾沉默了。

他不過和芙蘿拉與桑德斯是一面之緣,縱然被收為學徒,但怎能憑一日的印象,就給人添上好人標簽?

就連摩羅都說過,芙蘿拉是南域著名的黑巫師,外號鮮血女巫。桑德斯更是屠戮一方的大能,他怎么會莽撞的認為自己入門了,別人就會對他另眼相看?

對前途忐忑,安格爾有。

但他現在突然明悟了些事,再忐忑的心情,也不要放在心上過久,患得患失會讓人不自覺地有依賴心,讓人忽略了細節。

就像地球心理學的經典案例,斯德哥爾摩人質事件——

兩名有前科的罪犯,意圖搶劫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市內最大的一家銀行失敗后,挾持了四位銀行職員,在警方與歹徒僵持了130個小時之后,因歹徒放棄而結束。然而這起事件發生后幾個月,這四名遭受挾持的銀行職員,仍然對綁架他們的人顯露出憐憫的情感,他們拒絕在法院指控這些綁匪,甚至還為他們籌措法律辯護的資金,他們都表明并不痛恨歹徒,并表達他們對歹徒非但沒有傷害他們卻對他們照顧的感激,并對警察采取敵對態度。

更甚者,人質中一名女職員竟然還愛上其中一名劫匪,并與他在服刑期間訂婚。這兩名搶匪劫持人質達六天之久,在這期間他們威脅受俘者的性命,但有時也表現出仁慈的一面。在出人意料的心理錯綜轉變下,這四名人質抗拒政府最終營救他們的努力。

斯德哥爾摩事件,雖然與安格爾目前狀況不一樣,但很多事情是有相似點的。

在極端不安的心理狀態中,人類會下意識的抓住能帶給他哪怕一點希望的依靠,安格爾如今就處于這種患得患失的忐忑心情中,若是因為芙蘿拉和桑德斯對他的善意,就開始讓主觀意識改變傾向,那和斯德哥爾摩癥候群有什么區別呢?

想到這,安格爾背上出了一陣冷汗。

原本對芙蘿拉露出明顯的親密態度,在這一刻緩緩收了起來,再次回到“發乎情止于禮”的貴族禮儀上,就連面部表情都變了,像極了早死的老帕特,又拘謹又疏離。

野蠻洞窟,畢竟是黑巫師組織,他如果天真的以為世俗道德通用的話,那他下場定然慘不忍睹。

安格爾的變化,芙蘿拉清晰的看在眼里。

就像先前遇到的血腥腐爛味一樣,芙蘿拉依舊沒有多說什么,只是眼底閃過一絲贊賞。

安格爾還是個不諳世事的少年,她與導師不會因此就成為他的保姆。安格爾必須在這個人吃人的世界里自己強大起來,才能有立足之地。

“前面就是你的帳篷了,你覺得怎樣?”芙蘿拉指著一座白頂紅旗的圓形帳篷說。

安格爾一看,就愣住了。

這座帳篷,很普通。

但他離導師所在的那頂華麗無比的帳篷僅僅百米距離。直線走,只需要翻過一個小土坡,就能到達。

可芙蘿拉卻帶著他繞了足足上千米的距離。

安格爾看著芙蘿拉,突然明白了些什么,又覺得很多東西模模糊糊。

他笑了笑,“不錯,謝謝。”

“喜歡就好,那你自己進去吧,晚上我會過來。”

看著芙蘿拉就要離開,安格爾趕緊詢問了一句:“可以告訴我,導師為什么會收下我嗎?”

芙蘿拉停步。

轉頭,笑的燦爛無比,雙眼彎成月牙。

“這個啊,其實我也很想知道。晚上,你不妨親自問問。”

圓頂白色小帳篷。

很簡單的布置,一張架子床、床頭柜、白色布藝紗簾,還有鏤空的醬色桌椅。除此之外,就是時鐘與燭臺。和紫荊號上的房間布置差不多,但精致度上了一個檔次。

安格爾坐在椅子上,將自己的行囊放在桌上。

不大的皮質背包里裝了他所有的身家:衣物、洗漱用品、還有一雙麂皮獵靴。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小木盒子,里面裝著從格蕾婭那里得來的斷片蜉蝣,以及幾個竹筒,竹筒里裝著曬干的雨后晨露。

對于安格爾來說,背包里的都是無關緊要的東西,就算丟棄也不心疼。真正珍貴的東西,他都貼身攜帶,譬如全息平板、以及天外之眼。

將換洗衣物整理了一番,安格爾一時間也無事可做了。

他原本打算打開全息平板繼續,但一想到在別人的地盤,導師的態度曖昧不明,再加上先前芙蘿拉講的“巫師耳目”,安格爾也不敢打開平板看了,生怕有人監控著他。

平板被發現了倒還好,因為里面的內容全是漢字,也沒人看得懂。但就怕被追根究底,發現導師是“偷渡客”,那事情就大發了。所以安格爾決定克制一段時間,至少在云鯨上的日子,不去碰平板。

沒有平板打發時間,買的書又全送給艾倫了,安格爾現在能做的也只是發呆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超維術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