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章 南園

第一百二十章 南園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二十章 南園

(貓撲中文)

林延潮與陳行貴,黃碧友三人擠在一間禪房里過了一夜。↑,

次日醒來陳行貴與黃碧友都是津津有味地與林延潮講著昨夜做過的夢。

陳行貴先道:“我昨夜夢見一穿著蓑衣的人,在江邊釣魚。”

陳行貴話剛說了一半,黃碧友拍掌道:“釣魚者,此必是姜尚!他是要告訴你,功名之道,寧在直中取,不在曲中求。”

陳行貴沒好氣地道:“你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

黃碧友嘿嘿地賠笑道:“莫非我說得不對,既不是姜太公,也可能是嚴子陵,你看那漁父是白發還是黑發,白發是姜太公,黑發是嚴子陵,好吧,陳兄,你說,我不說了。”

陳行貴不屑地道:“我哪知是白發黑發,我只記得那個老者我一夜夢見了兩次!”

“居然兩次!”林延潮,黃碧友都是吃驚。

陳行貴回憶道:“一次是上夜吧,那漁夫見了我,就拿出釣竿給我,我本以為他,要說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的話,哪里知得他卻道,汝來年鄉試必取!”

黃碧友驚詫道:“這憑地太好了,鄉試必取,也就是說你今年縣試府試院試皆要連捷啊!”

林延潮也是抱拳道:“陳兄恭喜你了!這是吉夢啊!”

陳行貴笑著擺了擺手道:“我不是話還沒說完。”

黃碧友焦急地問道:“對,那漁夫下夜與你說什么呢?”

“到了下夜,我又夢見那漁夫,結果那漁夫立即伸手對我喊道快把魚竿還我。吾前言戲耳!”

陳行貴說完,林延潮,黃碧友二人都是捧腹大笑。林延潮笑著道:“陳兄,應該把魚竿拿住,反道。汝戲我,前夢不假!”

接著二人又問黃碧友昨夜作了什么夢。

黃碧友愣了半響道:“我的夢境倒是稀奇,我夢見有一日,我穿著青衫長袍,圓領直袖,腰間別著一柄學子劍。騎著一頭青花色的大騾子……”

“黃兄,請直說要點!”林延潮立即打斷道。

黃碧友點點頭道:“我這不是正要說,當時我行在一條的小路上,路兩旁沒有大樹,一直行了許久許久。但見路的盡頭,有一個很奇怪的景象,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碧友,你知你目前為止說得都是廢話嗎?直接說你見到什么?”陳行貴也是忍不住了。

黃碧友道:“你知我看什么,我看見路的盡頭,兩顆槐樹夾著一口老井!你說這怪異不怪異!”

林延潮,陳行貴二人都是面面相窺,然后齊聲道:“一點也不怪異!”

黃碧友道:“不會的。你們不知道,這夢一定有什么寓意,預示著我如何通過府試的辦法!”

林延潮。陳行貴二人如何說,黃碧友也是不信。當下二人問林延潮,昨夜你在禪房睡了一夜,可作了什么夢嗎?

林延潮看了二人一眼道:“二位,你們昨夜打了一夜的鼾,一人上半夜。一人下半夜,此起彼伏。你們覺得我有可能作一個好夢嗎?”

黃碧友,陳行貴二人聽了都是一臉不好意思。

陳行貴道:“林兄。我好意拖你來的,沒料到遇到這事,令你一夜未眠,你實應該弄醒我們的。”

林延潮攤了攤手道:“弄醒你們,你們不是也作不了夢了,再說了,遇上了此事,所以要么忍,要么滾,但是不能狠啊!”

陳行貴,黃碧友聽了都是一陣感動,道:“林兄真是厚道人啊!”

林延潮暗道,我能說這是我當年宿舍生活,總結出的經驗。

三人當下在廟里住上一夜后,即是坐上陳家的馬車回城徑直去了南園。今日陳行貴的堂兄陳振龍,請府試士子游園。林延潮早就聽說,這南園是省城有名的園林名勝。

聽陳行貴這么說,林延潮也想去見識一下,同時與同輩交游。

馬車出了省城南門,即是茶亭。

當年有一名僧人,因為夏天酷暑,故而在此設了一亭子,所以后人取名為茶亭。

這里是省城南門必經之路,從南門至吉祥山這一條街,是來往城臺的要道,凡上任、趕考、驛遞及過往行人都要經此出入城里城外。林延潮在車簾外看去,這一條街的繁華更甚于洪塘市集。

不過林延潮只是遠遠看了一眼,馬車隨即載著他們過了洗馬橋,這里傳說是官員進城前洗馬的地方。而建在洗馬橋的南園,是嘉靖三十二年狀元福州府長樂縣陳謹置辦的產業。

南園依著溪河而建,逶迤里許,望去林木郁郁蔥蔥,亭臺樓閣數不勝數。

狀元公陳謹眼下早已是病逝,當年衛卒索餉作亂,抄掠城臺官宦,也擾及陳謹府第。陳謹當時丁憂居家,出門解勸。因衰绖在身沒有威儀,混亂中為亂兵所傷,臥床一個月就病逝。堂堂狀元郎喪命于兵卒之手,此事在當時轟動很大,福建省巡撫汪道昆因此被御史彈劾去職。

陳謹去世后,只留下一子陳一愚。陳一愚年紀幼小,沒辦法守住這么大的家產,準備賣掉,正好同鄉陳振龍愿意買下這園子。

陳振龍不僅愿意買下這南園,還肯繼續借給陳一愚一家居住。

眼下狀元公的兒子陳一愚,正在園門前迎客。

他見陳行貴到了當下笑著道:“這不是行貴弟嗎?”

陳一愚前年長樂縣試第二,不過府試折戟,今年在家讀書讀了兩年,自覺文章大進,也參加府試。當年陳一愚為了感激陳振龍,二人還續了譜,以兄弟相稱,作為陳振龍堂弟的陳行貴,對陳一愚也是稱他為兄長。

陳行貴笑著道:“一愚兄,我與你介紹,這兩位是與我一并參加本次府試的友人。”

林延潮,黃碧友與陳一愚通了姓名,陳行貴笑著道:“一愚兄,今日款待我等,不知有什么好玩的嗎?”

陳一愚笑著道:“當然有,不過你們先不忙游園泛舟,一會有個詩會史長君,董小雙都要來,要一睹我們府試士子風貌,你可要給我拿出十成本事,詩會之后然后看昆曲,弈棋都隨你們。”

史長君?董小雙?

陳行貴不由笑著道:“陳兄果真厲害,連史長君這省城有名的女校書都請來了,今日真是盡興。”

說著眾人舉步入園,但見規矩得體的下人,領著他們從長長的臨水長廊前行。

臨水長廊上景致很好,腳下是一池碧誰,眼前是雕梁畫棟,但行了一半,領路的下人卻低下身來道:“大爺來了!”

林延潮轉過頭看去,但見一名穿著儒袍的男子大步而來,而此人身旁簇擁著十幾名戴著兩翅小帽,拿著折扇的文人。

那儒雅男子來到陳行貴面前,朗聲笑著道:“你來了。”

林延潮記得,以往陳行貴見任何人時都是游刃有余的,但見此人卻十分恭敬道:“大兄相召,我怎敢缺席。”

林延潮恍然明白,此人就是陳行貴的堂兄陳振龍。

陳振龍笑了笑,回過頭去對身后一旁文人道:“此處景致甚好,你們各擬一首怡情悅性的詩來,寫得好,就選一首命畫工提在廊上。”

原來那一幫文人是傳說中的清客相公,林延潮當初還有點以他們為奮斗目標呢。

但這些清客聽了陳振龍的話,紛紛很慫地道:“我等哪里有好詩詞,眼下幾位郎君在這,都不敢獻丑,這詩來是請幾位郎君來提為好。”

陳振龍笑著道:“我算白養你們了,也好,就請客人各題詩一首吧。”

黃碧友有心賣弄,當下第一個就提了。

下來陳行貴也是笑著提了首詩。

林延潮最后一人想了半天,也作了一首,他思索最長,但詩作卻平平無奇。

陳振龍見了林延潮的詩也是搖了搖頭,心道,此二人詩賦平平,我這兄弟為何與他們稱兄道弟。倒是一旁清客相公胡夸亂贊了一陣,將陳行貴的詩吹捧成文采才情如何如何。

林延潮將陳行貴的詩拿來念了一遍,頓時明白原來當一名好清客,首先要學會拍馬屁啊!

兩邊別過后,陳行貴忍不住對林延潮道:“林兄,你不知我這位大兄的來歷,整個省城最富有之人,他不出五指之列,你為何不把握機會啊!”

林延潮恍然原來陳行貴是想將自己引薦給陳振龍啊。林延潮道:“陳兄誤會了,我實不擅詩詞啊。”

陳行貴拍腿道:“我忘了這一茬,林兄的長處在經義啊,但眼下士子交游都要吟詩唱和的,林兄總不能當堂寫一篇時文,惹人注目吧!”

林延潮道:“這我也沒辦法,何況我也不喜歡吟詩唱和。不如陳兄不要招呼我們,此詩會我就不去了,讓我一人游園泛舟去。”

陳行貴連忙道:“林兄,別如此,兄弟請你到這來,就是要一盡地主之誼。跟我走,這史長君,董小雙都妙人啊!還有府試在即,你連各縣的英杰,也不愿見見嗎?”

陳行貴拽著林延潮走了,而黃碧友一臉清高地看向陳振龍和他一幫清客相公,冷笑道:“這有什么了不起,商人嘛,雇了一些讀書人捧他的臭腳,就了不起了?哼!再有錢,也不過是沈萬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