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詩會

第一百二十一章 詩會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二十一章 詩會

(貓撲中文)

林延潮隨著陳行貴,黃碧友走在南園之間。⊙。⊙

與二人一臉熱衷交較,林延潮對于詩會之事,本沒有太大的興致,隨二人參加詩會的意思,一來是礙不過好友的盛情相邀,二來也想見一見女校書到底如何。

想起幾十年后那位‘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是’的柳如是,林延潮對這個時代的還是抱有好奇,挺想一見的。

想到這里,林延潮放慢了腳步,慢慢走,細細看。

看著園里的景色,林延潮心情也是放松下來。既是游園詩會,自己何不盡情山水,暫時將經書試卷放在一邊,就當欣賞一下這個時代的風物,也是好的。

步于亭臺園林,眺望景色,再縱情聲色于綠波朱閣之間,這才是明朝文人小資的奢靡生活。

眼前是一臨水雅軒,前通折帶板橋,下面是白色臺階,青磚鋪就的臺基,四面垂著絳紗,眺望遠處則是綠波碧湖。

黃碧友贊道:“好景致!”

林延潮點點頭,也是喜歡。

當下三人都是一并上前,到了軒內。

林延潮倒是見了不少相熟的人,如侯官縣試前幾名的人,一并都是到了。

他們與林延潮,黃碧友是同案,彼此都是相互見禮。

除此之外還有葉向高等好幾名濂江書院的弟子也在。林延潮上前與幾名故友見禮。

葉向高也與林延潮打招呼,這一次他取了福清縣縣試的案首,挾勢而來。據說縣試時,主考官看了他的卷子,還未看他名字,就道這必是桂山先生之子。掀卷一看,果然正是。

順便說一句,葉向高父親葉朝榮去年會試第二次落第后,以國子監監生的身份,授江州府別駕。眼下葉向高也是官家子弟的身份了。

葉向高與林延潮打了招呼。說了幾句話。二人交情也僅此而已。

這時有人道:“延潮兄,許久不見了。”

林延潮聽了轉過頭來,隨即驚喜道:“這不是翁兄嗎?怎地你也來了。”

此人正是林延潮老鄉翁正春,他握住林延潮的手道:“我也要赴這一次府試。故而來了。”

林延潮見了翁正春調侃道:“當年翁兄為了讀書,獨自搬到金山寺的孤島上,怎么今日棄了詩書跑來游園,莫非也是為了美色?”在林延潮印象里,翁正春這人是矢志讀書的好學生一類人。他來這里倒是奇怪。

翁正春苦笑道:“林兄,莫要取笑,此間主人陳一愚是我故交,受他之邀來此。”

林延潮聽了微微訝異,但看向一旁葉向高的,他想到翁正春,葉向高,陳一愚,這三人都是問鼎府試案首的熱門人選,而他們恰好都在這里。莫非不是偶然。

他正與翁正春說話之間,這時一名仆人上前道:“兩位公子,這是此間主人詩文,請你們一觀。”

林延潮稱謝后接過,但見一本薄薄的小冊上,寫著南園集三字,里面摘錄著十幾首寫著山水風物,贈答送別,詠史懷古的詩作。此間的三十多名士子人手一冊,都是讀了起來。

林延潮將南園集讀一遍。覺得陳一愚的詩詞確實了得,他也總算有點明白這詩會的用意了。

當年陳子昂,赴長安赴科舉考試,但卻兩次落第。

陳子昂苦于無人賞識自己。于是十分郁悶,當時有一個胡人恰好賣琴,索價百萬,無人敢問津。陳子昂當下以千緡買下,然后告之眾人,次日在長安宣陽里宴會豪貴。當眾彈琴。

到了第二日,賓客云集,陳子昂捧琴道,蜀人陳子昂,有文百軸,不為人知,而琴乃賤工之樂,豈宜留心。陳子昂說完當眾將此琴砸地,眾人無不為此名貴之琴砸碎而可惜。但陳子昂卻毫不在乎,將自己的詩文遍發給眾人,從此名揚天下,然后一舉中了進士。

陳一愚贈詩集,并借著名妓與詩會,來增加自己的名望,與陳子昂砸是琴異曲同工啊。

詩會是讀書人云集的地方,若是詩會里捧出一兩人,他的名聲很快就可以借此傳遍全府讀書人的耳里,以至府試考官也會聽說。就如同陳子昂,未砸琴前無人所知,砸琴后自己名聲,傳遍長安,一舉中式。

難怪陳一愚邀請參加詩會,都是這一次參加府試的考生,連清高的葉向高,苦讀書的翁正春也來了,他們都是想借著這詩會,將名聲傳出去。

看來讀書人也要學著自我炒作啊,交游詩會就是最好一種方式。

想到這里,林延潮撫著這南園集的詩集,心想當然還有比詩會,更好豎立名聲的辦法,那就是著書立作啊。

沒有什么比立言更好打響名聲的方式了,當然立言二字太高大上了,寫得不好會被群起噴之。所有大部分讀書人退而求其次,出版一兩冊詩集,還是可以的。比如湯顯祖還沒參加會試,但他的那本詩集,就傳遍兩京。

可惜,自己先前不知有這樣的詩會,否則也印個……算了,自己的詩詞根本拿不出手嘛,為什么穿越前沒有好好用功,背納蘭容若和鄭板橋的詩集。

不會剽竊詩詞,簡直是穿越者之恥辱啊!說出去都不好意思見人了。

林延潮不免有幾分尷尬,自己還以為詩會純粹是讀書人玩樂之用,但眼下看來自己也要想辦法在詩會里揚名,為自己府試鋪路,否則就對不起陳行貴一心拉自己來此的一片好意了。

這時但見簾子挑起,陳一愚來到了軒內,身后還跟著兩名女子。

眾人都是向陳一愚行禮,答謝其邀請之意,然后一并看向兩名女子。

林延潮仔細打量,但見兩名女子一個清新,一個秀麗,且不事鉛粉,韻致天然,而且她們衣著淡雅樸素,顯然不是以色媚人的普通。

林延潮不由點點頭心道,這一看就是有逼格的文藝女青年啊,若是讓兩個庸脂俗粉,夾雜在一堆讀書人中間,那么這詩會的格調就下降多了。

陳一愚笑著介紹二人道:“董小雙,史長君兩位女校書,平日交游的都是本府舉人秀才,今日來到南園,讓我等一度大家風采,實是為詩會增色不少。”

陳一愚這么說,眾人都是一并作禮,兩名女校書也是欠身回禮。

有了二名大美女在,氣氛就不一樣了,林延潮看了一旁摩拳擦掌的黃碧友不由道:“黃兄,你不用這個樣子吧!”

黃碧友笑著道:“延潮兄,這可是女校書啊,你看這董小雙,當年寧波來的富商,出二十兩銀子要她陪酒,她卻連門也不開。還有這史長君當年與林世璧共游西湖,林世璧一連寫了三首詩贈給她。”

林延潮不由道:“真的假的?”

黃碧友道:“這是當然。滿府士子眾所周知的事,我還會騙你嗎?”

林延潮道:“我說,林世璧寫三首詩就能捧紅一個,這也太假了吧!”

黃碧友道:“這是你不知,林世璧自幼就是神童,當初若非流連花叢,沉迷于詩詞之道,早就中了舉人進士了。他能贈詩的妓子能差到哪里,這等女子都是千金萬金都見不到的。她們平日只交游才子的。”

然后黃碧友一臉陶醉地道:“若是她們能在詩會里點中了我的詩詞,過個幾日,滿城讀書人就會知道我黃碧友的名字了。”

青樓,詩會原來都是讀書人刷聲望的地方啊。

眾人入座后,陳一愚笑著道:“聽聞古人題詩都以芭蕉葉,今日我等也附庸風雅寫在芭蕉葉。大家就以此間南園為題,各寫一詩,詩詞高下當然不是由我來斷,而請兩位女校書來評,古人有紅袖添香,我們有紅袖評詩。”

眾人都是笑著道:“陳兄,真是雅致。”

當下仆人上前將芭蕉葉都分給在場士子。

林延潮拿起芭蕉葉,卻發覺自己的葉子上缺了幾角,待說要換,下人卻道沒有了,只能將就拿過。

當下軒內一片研墨的聲音傳來,窗外清風習習,窗紗拂動撩在眾士子的衣裳上。

眾士子們舉袖一挑,然后鼓搗著所有的才學,努力地想著應景的詩句,這里的緊張之意,絲毫不輸給將要參加的府試。

寫完之后,陸續有人交卷了。

林延潮也將詩寫好了,但覺得自己的詩詞也是那樣,就算再冥思苦想,也拿不出更好的,還不如早點寫完。

于是林延潮就拿起芭蕉葉上的詩句交了上去。

此時兩位女校書也點評了好幾名士子的文章,林延潮等她們點評完一人后,將自己詩作交給董小雙。

董小雙看過幾眼后,就笑著道:“公子,你寫的詩作,猶如這殘缺芭蕉葉,都好似被蠶啃過的桑葉一般。”

董小雙這俏皮的話,頓時引得左右陣陣發笑。

林延潮也是自嘲笑了笑。另一名女校書史長君拿過林延潮的詩作后,卻道:“妹妹,瞧你說的,此詩雖談不上上佳,但也可一觀,”

說完史長君向林延潮抱歉地一笑道:“我這妹妹言語刻薄,還請公子見諒。”

林延潮道:“無妨,評詩嘛,無論是好壞都要直言相告。君子不掩其失!”

說著林延潮施了一禮離去,史長君見了倒是對董小雙道:“這位公子倒是雅量!”

董小雙笑著道:“一看就知是窮書生,說什么雅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