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明文魁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童生的好處

第一百一十九章 童生的好處

作者:幸福來敲門  分類: 歷史 | 兩宋元明 | 幸福來敲門 | 大明文魁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明文魁 第一百一十九章 童生的好處

到了三月,各縣的縣試落下帷幕。:

閩中各縣縣試取中的士子,乘興進城。

除了這些士子,還有歷屆過了縣試,卻卡在府試一關的士子們。這些考生有大三千這么多,合上今科縣試取中的考生,就算拿貢院作府試的考場,也是容不下這么多人。所以三月末的時候,福州府將這些往屆考生進行一次提考,淘汰了一部分人,從大三千人里篩選出小兩千人考生,與今年縣試過關的考生一并參加這一次的府試。

林延潮,黃碧友一并來到府衙前報名,衙門還未開衙,眼前正是見到這一番熱鬧的報名景象,當然這場面比起侯官縣試而言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府前街的茶寮,食肆都坐滿了從各縣而來的考生,他們都在談笑聊天,議論著縣試里的趣聞。不少茶寮,食肆為了作生意,還將棚子搭在了街上,使得本就不寬的府前街更是擁擠起來。

黃碧友不由吃驚道:“這么多人,這一次府試也是要快三千人了吧。”

林延潮道:“是啊,這也出乎我的意料啊。若不是之前府考之時,篩落了一千多人,恐怕這里的還更多啊。”

見了這一幕,林延潮也是終于明白為何府試是小三關里最難的了。縣試考生人數雖然多,但沒有門檻限制,能寫個名字就能參加考試。拿侯官縣而說,幾千個考生里,真正有言辭通順,文墨值得一觀的考生,也就幾百號考生。

侯官這還是大縣城,科舉強縣,若放到小縣城,能有幾百人參加縣試就不錯了。

而院試呢?雖說考生限制在童生之列,但是考生人數較少,提學道一般都是合一府兩府的考生,就地提考。這樣錄取率就比較高了。

可府試就不一樣了,考生基數大,又是剛才縣試里一番搏殺出來的,你好容易在同屆縣試里名列前茅不夠。還要與以往府試里篩落的考生,再進行一次競爭。

黃碧友對林延潮道:“你我眼下過了縣試,府試自是要再進一步,別人稱府試為府關,說的是這一關攔下多少人。不過我看也沒他們說得那么難。”

黃碧友興高采烈的,絲毫不覺得自己縣試考了個吊車尾,已是十分勉強。他覺得自己還能府試連捷的。林延潮知黃碧友剛剛過了縣試,現在有幾分盈滿,以往一直默默無名,在書院里被人壓著一頭,陡然得志后,不免將自己自視過高,

林延潮勸道:“黃兄,還是謹慎些。”

黃碧友聽了道:“你以為我有幾分膨脹。實話與你說我清醒的很,這幾日我每天讀書到三更。”

林延潮知他聽不進去,只能嘆到,喝醉酒的人,總是說自己沒醉一般,果真很清醒,就當為你這番勇氣點贊吧。

于是二人在一間茶棚外點了壺茶,兩人邊喝邊談些事。這時但一名黑瘦面皮,花白胡子的考生,走了過來。端著禮向衙役問道:“敢問差大哥,永福縣考生,可以報名了嗎?”

衙役嫌棄地看了這年老考生一眼道:“沒看見府衙大門還沒開嗎?先到遠處候著去。”

“是。”這年老考生匆忙行了禮,顫顫巍巍地走到一旁。

他本想歇腳。卻覺沒一塊空地,而身上袍子也破了多處,舍不得花錢到茶棚里喝茶,顯然也是家境貧寒之人。

林延潮心底不忍道:“這位前輩,不如來一聚!”

那考生看了林延潮一眼,討好地笑著拱手道:“多謝這位公子。不必了。”

說完此人用袖子在臺基上掃了掃,袖著手挨著坐下。

黃碧友喝了杯茶道:“延潮兄,你也太好心了,此人蹉跎光陰,都一把年紀了,一看就知并非是讀書的材料。與他同桌喝茶,少不了要序齒一番,他年歲大居長,我們二人年紀小居幼,傳出去豈非丟人。”

林延潮嘆道:“我只是不明白罷了,我在想這些考生皓窮經圖得是什么,若是四五十歲的老童生,也就罷了,畢竟進學成了生員,可食稟免役,于個人而言,也能見官不拜,在鄉里也算有個身份。但若是四五十歲府試未取,就算僥幸中了也不過是個童生。童生說來不過好聽,但切實沒有一點用啊。”

在明朝大興科舉以來,童生這詞,也是慢慢在變,開始時,凡習舉業的讀書人,不管年齡大小,未考取生員,都可以稱為童生。但后來只有過了縣試,府試的考生,才有資格成為童生。

黃碧友搖了搖頭道:“林兄,你這就有所不知了。別看這些人這么老,但考上童生,就算將來一捧黃土時,也可在碑上寫上‘待贈登仕郎’五字,若是連童生都不是的,只能寫上‘處士’兩字。有了童生,也算給自己一世讀書有了交代,子孫也是有些顏面,在鄉里也算風光,好歹稱得上讀書人家。”

“原來這些人是為了,生前身后名啊!”林延潮恍然。

黃碧友笑著道:“我等考上童生也有好處,若是你過了府考,取中童生,大的社學不要想了,但一些偏僻地方,會請你去社學教書。要不然去殷實人家里,作個西席,一年十兩酬金,雖不說大魚大肉,但也是他們家最好的飯食。若不想辛辛苦苦教書,那就有一技之長,平日吟詩寫字什么的,略通昆曲馬吊,去大戶人家當個清客,清閑過的日子,也是平常。”

林延潮笑著道:“聽你說來,若是我將來不第,當個清客也不錯,至少比狗奴才好一些。”

林延潮說完,二人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黃碧友笑過之后道:“最重要的還是,過了這府試,就有赴院考的資格了。但府試沒過,你也看到了下一次府試,你還不一定有資格考呢,還要再考一次。”

二人說話間,但衙門里一陣梆子響,府衙大門開了。頓時在外面棚外,喝茶,吃小點的讀書人都一起起身,朝府衙擁了過來。

府衙里的書吏喝道:“不要擠,不要擠,一個一個縣來,先是閩縣,再是侯官縣!”

林延潮懶得排隊,當下拿了張師爺的名帖,交給衙役。衙役不動聲色地將林延潮和黃碧友領進了府衙。繞過排衙的大堂,林延潮被引至吏房來,當下再寫了一遍履歷,而林誠義和黃碧友的保人,也替他作保之后。府衙當下給林延潮開具考引,貼上浮票。

林延潮看了一眼浮票,但見上面些著,身材適中,面白無須,容貌平平。林延潮心道這完全是標準書生像啊,咱長得不帥,可看起來也不俗氣就是。

取完考引后,對方得知林延潮是縣前十,又在考票上再蓋了一個堂字。

走完流程,林延潮即回家讀書,最后去林府上書了一趟。

自己寫完最后一篇文章,林烴指著林延潮以往寫得厚厚一疊文章道:“寫完這些,府考前半個月都不用來了,你可以去赴試了。”林延潮當時聽了高興滿滿,以為林烴說自己的水平已可以過府試了。哪知林烴后面又補了一句:“就算府試沒考上,你用功也算到位了,就算沒過,也不會有遺憾。”

林延潮聽了頓時無語。

寒食節一過,距府試還有半個月,聚在省城里的讀書人,自是免不了作詩交游。

不得不說,每年府試,鄉試,給省城三大產業鏈注入了濃厚生機。這三大產業分別是客棧,青樓,寺廟。

這一天,陳行貴,黃碧友非拉得在家讀書的林延潮一起出來,三人一并到城東一家大廟去。

這大廟聽陳行貴說,是北宋狀元葉祖洽,赴鄉試前住的地方。

據說有一晚,葉祖洽在寺廟過夜,作了一個怪夢。他夢見有一頭狗,跳到案上,朝他直叫,又看到案下有竹一束。

他睡醒后,一直在揣摩這件事,找人給他析夢,說鄉試之前作了此夢,到底有何征兆。

給葉祖洽析夢之人,笑著給葉祖洽作禮,葉祖洽問這是為何?

那人道恭喜公子不僅是鄉試中第,還要中了狀元啊。

葉祖洽又驚又喜問,你這話什么意思,我連鄉試還沒過,何談會試啊。

那人道,狀元公,你想啊。狗就是犬,又伏在幾案上,案作兩腳,犬和案合起來就是狀元的狀字啊,此夢是吉兆啊,說公必中狀元啊。

葉祖洽聽了大喜,然后又問,那案下竹一束是什么意思。那人告訴他,這就是取狀元的途徑,你要從中去猜。

葉祖洽冥思苦想了一陣,心道對啊,竹一束,就是一個策字。當時王安石要罷詩賦,有意以三經取士,廷對用策問。

這夢合起來的意思,就是要想中狀元,就要努力專研策問啊!葉祖洽受這夢啟迪,當下苦讀一番,后來果真中了狀元。林延潮聽陳行貴說完這故事,不由感嘆這故事真是說得真是有鼻子有眼的,難怪那么多讀書人都對此深信不疑。

林延潮與陳行貴他們來后,僧房早已是爆滿,不少來赴府試的讀書人,都想在此住上一宿,看看有沒有神人托夢,指點自己中狀元的方法。

連陳行貴,黃碧友一臉深信不疑的樣子,林延潮也不好再說什么了,當下只好答允與二人在這寺廟里的禪房睡了一晚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明文魁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