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知否:我是皇太子  >>  目錄 >> 第四十章 冊封之日

第四十章 冊封之日

作者:冰霜戀舞曲  分類:  | 衍生同人 | 冰霜戀舞曲 | 知否:我是皇太子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知否:我是皇太子 第四十章 冊封之日

等來到府門口,看到門口停著一輛馬車,一個管家打扮的中年男子,帶著兩個提著東西的小廝被門口的禁軍士卒給堵住了,正在爭論著什么。

“怎么了?”朱世全開口道。

那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子,看到朱世全一喜,說道:“朱大人,我家主君命我前來給朱大人送些禮物,他們卻說要全部打開檢查。”

朱世全聞言看向其中一個士卒,皺眉道:“殿下派你們來站崗,你們站崗即可,為何對前來的客人無禮?”

“大人!”

那個士卒躬身一禮,說道:“殿下交代過,為了保證大人的安全,上門之人攜帶的東西不僅要檢查,還需登記造冊記錄下來,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這是我的客人,沒有任何危險,不用檢查。”朱世全說道。

“職責所在,還請大人見諒!”士卒拱手道。

朱世全此時也反應了過來,這個外甥派禁軍前來站崗,哪里是為了給他體面,這明明就是派人來監督他的。

“行了,你們回去吧,告訴你家主君,以后不用再派人送禮了。”朱世全擺了擺手說道。

“是!”

那個管家聞言,應了一聲,行了禮就要走。

然而卻被士卒給攔住了,說是奉了命,必須檢查,若是不給檢查,只能抓人了。

“放肆!”

朱世全惱怒道:“你們如此肆意妄為,可曾把我放在眼里?”

士卒聞言只是說自己奉命行事,讓朱世全完全無可奈何。

最后那個送禮的人,也只能把帶來的禮物讓禁軍檢查記錄了下來,才得以離開。

朱世全怒氣沖沖的進了宅子。

……

一上午時間,守在門口的禁軍攔住了十幾家派來送禮的,將他們送來的禮物全部檢查記錄了下來。

直到消息傳開,才沒有人繼續前來送禮。

朱世全氣的中午吃飯的時候一直喝著悶酒。

孫氏也不勸他,帶著兒子女兒們吃完,就丟下他一個人在那喝悶酒。

在孫氏看來,趙興這么做對于朱家來說是好事。

她也擔心朱世全忍不住誘惑,給家里惹來禍事。

……

趙興傍晚散學回到仁明宮,就拿到了今天上午去他舅舅家送禮的名單。

誰家派去的,帶去的禮物有哪些東西,記錄的十分詳細。

粗略的看了一遍,趙興冷笑不已。

這些送禮的大多都是四五品的官員,其中官職最高的竟然是禮部右侍郎。

要知道禮部侍郎可是正三品,從品級上來說,比朱世全的官職還高。

而且這些官員送的禮都不輕,折算成銀子,少的在一兩千兩,多的在數千兩了。

要知道這些禮物最多算見面禮,只是為了向朱世全賣個好而已。

大宋給官員的待遇是高,以這些人的身份來說,這些錢也就他們幾個月的俸祿罷了。

但這些人哪個不是有一大家子人要養活。

出手這么闊綽,倒是真有錢的很。

……

次日趙興早早的便來到了資善堂。

他到的時候,那些伴讀才到了幾個,看的趙興這么早過來,都有些驚訝,連忙停止了閑聊,對著趙興行禮。

趙興擺了擺手,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拿起書看了起來。

那些人也不敢閑聊了,老老實實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起了書。

伴讀的學子陸陸續續到來,看到趙興竟然已經到了,都有些莫名其妙。

雖然這個時代沒有鐘表這個東西,但是他們在宮里伴讀,根本不敢遲到,自然不可能是他們來晚了。

自從他們入宮伴讀開始,趙興都是最后到的。

雖然他們想不通趙興為何今日來的這么早,卻也不敢多問,行了禮便到自己位置上坐了下來。

孟憲飛和兩個相熟好友,一路說說笑笑的走進了資善堂的院子。

進了院子,孟憲飛見十分安靜,還和兩個同伴說今日他們來的最早。

說笑間,三人走進了資善堂內,一進來看到大半位置上都坐著人,正在看書,愣了愣。

接著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趙興,三人這才明白為何學堂內如此安靜。

顧不上多想,三人連忙上前行禮道:“見過殿下!”

趙興的目光從書上挪開,抬頭看向三人,最后停在了孟憲飛身上。

“你叫孟憲飛,父親是禮部右侍郎對吧?”趙興淡淡道。

孟憲飛不知道趙興為何突然詢問這個,不過還是應道:“回殿下,家父正是禮部右侍郎。”

“聽說你們孟家挺有錢的?”趙興問道。

“回殿下,草民家里全靠父親俸祿養活,但因為人比較多,家資一般。”孟憲飛回道。

趙興微笑道:“是嘛?那為何給我舅舅送禮時那么大方?一出手就送了價值五六千兩的重禮?”

孟憲飛聞言額頭上滲出些許冷汗,昨日散學回到家里,他聽父母談話,知道趙興派人去了朱家,把所有送禮的人的身份和送去的禮物都給記錄了下來。

他母親還有些擔心,但是他父親卻說,趙興這么做是為了警告那些給朱家送禮的人,不會有事的。

畢竟官員直接送禮走動,升遷打點都不是什么秘密。

但是現在趙興明顯是要追究的意思啊。

“怎么不說話?”趙興看著孟憲飛微笑道。

孟憲飛有些荒亂道:“回殿下,這事草民也不清楚。”

“你看,我就是問問,你那么緊張做什么。流了這么多汗,快擦擦。”趙興語氣溫和,一臉關心道。

“草民覺著有些熱,多謝殿下關心。”孟憲飛感謝一聲,也顧不上掏手帕,抬著胳膊用衣袖擦了擦。

“父皇向來節儉,我這個皇子平常的月錢也不多。你回去問問孟侍郎,能不能也給我送點禮。”趙興微笑道。

“是,草民回去就家父。”孟憲飛連忙道。

“嗯,時間不早了,一會夫子該來了,去吧。”趙興擺了擺手說道。

“是!”孟憲飛如蒙大赦,行了一禮,便和兩個同伴走了。

趙興和孟憲飛的對話,所有人都聽在耳里,有些慶幸自家沒有給朱家送禮。

事實上能被選為趙興伴讀的,家里官職都不低。

這些人都是老狐貍,并不會在局勢不明的時候做什么。

等到傍晚散學,這些伴讀回去后,這件事也徹底傳開了。

這下也沒人敢繼續往朱家送禮了。

……

進入三月,草長鶯飛,天氣慢慢回暖。

這也預示著,趙興冊封太子之日不遠了。

冊封之事從官家當朝宣布后,就開始緊鑼密鼓的準備了起來。

如今該準備的早已經都準備好了。

趙興提前半個月就開始每日齋戒沐浴,為冊封做準備。

剛開始齋戒還沒什么,然而一連吃了幾天的素,趙興就有些受不了了。

讓三水偷偷給他弄了些肉食,這種事自然瞞不過曹皇后和官家,不過兩人也心疼趙興,干脆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裝作不知道。

轉眼便到了三月初八,冊封之日。

這日一早,天還沒亮,趙興就起床在一群宮女的服侍下,換上了厚重華貴的冕服,前往了太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知否:我是皇太子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