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知否:我是皇太子  >>  目錄 >> 第三十九 父皇的真正用意

第三十九 父皇的真正用意

作者:冰霜戀舞曲  分類:  | 衍生同人 | 冰霜戀舞曲 | 知否:我是皇太子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知否:我是皇太子 第三十九 父皇的真正用意

趙興聞言沉吟了一會,說道:“兒臣覺得很嚴重,舅舅他是兒臣的親舅舅,卻在地方上魚肉百姓…”

趙興說到這里,突然停了下來,驚訝的看著父皇說道:“父皇調舅舅來汴京,難道就是為了避免舅舅他為禍一方?”

父皇顯然對朱世全所做之事都一清二楚。

但還是把他調到了汴京來,給予高位。

朱世全來了汴京,雖然位高了,但是權利卻不重。

諫議大夫是正四品不假,但是諫院的工作就是風聞奏事和規勸官家的過錯。

若是論工作性質來說,天下任何事他們都能彈劾,連官家的一些決定,他們也能站出來反對。

然而他們卻沒有調查審查的權利。

朱世全來到汴京后,要想撈錢,只能通過別人送禮,或者就是抓到一些官員把柄以此做威脅。

這兩者雖然也嚴重,但是相比較魚肉百姓來說,反倒是要輕不少。

這個輕并不是說事情輕,而是造成的影響輕。

朱世全在地方魚肉百姓,時間久了,消息必然會傳開。

到時候無疑會給趙興和皇室抹黑,畢竟在百姓眼里,他是皇子的舅舅,屬于外戚。

到了汴京他哪怕胡作非為,普通百姓也很難得知,真要出什么事也好遮掩。

也就是說父皇調他來汴京,是在保護他。

這個猜測很荒謬,但是根據父皇的表現來看,趙興覺得很有可能。

“你只說對了一半,大宋宗室眾多,等你將來做了皇帝,你的那些嬪妃都是外戚。宗室也好,外戚也罷,仗著身份為非作歹的多了去了,以后有你頭疼的。”官家說道。

趙興聞言一怔,父皇是想借著這件事考驗他?

官家卻沒有解釋的意思,笑道:“朕還有許多奏折要處理,你先回去吧,告訴你母后,晚上不用等朕用飯了。”

趙興聞言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沒有問出心中的疑惑,起身行禮道:“父皇也要保重龍體,注意休息,別太操勞,兒臣先告退了。”

“嗯。”官家笑著點了點頭,說道:“去吧。”

……

趙興回仁明宮的路上,還一直思考著父皇的話。

很快他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有些想岔了。

這并不是一個考驗,要是父皇有幾個兒子,考驗他還正常。

可是父皇就他一個兒子,考驗有什么意義?

難不成趙興讓他不滿意,他還能把皇位傳給別人不成?

趙興思考許久,好像大概明白了父皇的意思。

父皇把朱世全調到汴京來,確實有些保護他的意思。

但同時也有讓趙興敲打他的意思,同時也在試探趙興。

看看趙興會不會因為是至親,就對朱世全所做之事視若無睹。

畢竟趙興以后是要做皇帝的,不能任人唯親,放任親族胡來。

若是朱世全并沒有收斂,趙興也對此不管不顧,很可能他父皇就要動手了。

想到這里趙興心中一驚,他雖然對這個舅舅沒有什么感情,更沒有什么好感,但他的母親對這份親情很在意。

父皇要真對他舅舅下手,他母親肯定會很傷心。

“希望我最后那番話能起作用吧。”趙興嘆了一口氣道。

……

接下來幾天,趙興一直讓人留意舅舅家的動向。

或許他的敲打起了作用,上門送禮求見的人雖然還是絡繹不絕,但是朱世全全部都給拒絕了,不僅禮物沒收,人也沒有見。

這讓趙興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反而更加不放心了。

那些送禮的人并沒有因為朱世全不見而停止,反而送去的禮物更加貴重了。

朱世全在地方上干的事,包括一開始到汴京的表現,都證明了他是一個貪財的人。

這種人突然不收禮,顯然不符合常理。

送禮的人稍微一想,認為朱世全是覺得禮物輕了,所以才不收。

他們罵的同時,反而更加高興了。

朱世全越貪婪越好,到時候找他辦事,只要錢給夠了,不擔心他不答應。

這些人的反應,也是趙興不放心的原因。

他這個舅舅明顯是個貪婪的人,因為他的敲打收斂,并不是說他就徹底大徹大悟了。

隨著禮物越來越重,保不準又會心動了。

趙興思來想去,要想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從根源上解決。

于是喊來三水,吩咐了幾句。

三水聽完,便匆匆領命去了。

……

朱府

朱世全已經上任幾天了,他是右諫議大夫,平常工作非常清閑。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諫院內的官員雖然有小部分對他恭維討好,其余人對他的態度中并沒有恭維和討好。

這些年他都被人恭維討好慣了,現在差別這么大,讓他頗為不爽。

朱世全也不想想,那諫院是什么地方。

自古言官大多都清高的很,諫院干的又是懟天懟地的工作。

哪怕官家被他們抓到問題,他們都敢懟。

只要他們占據大義,哪怕是官家也得退讓。

不然直接就給你來個死諫,想博個青史留名。

這樣的人怎么可能因為朱世全的身份,而去巴結他。

當然了,諫院也不全是這種人,還是有些人并不想為一個虛名不要命。

所以有一部分人對朱世全恭維討好。

當了幾天差,便到了休沐之日。

早上吃了早飯,便有送禮的人帶著禮物上門。

朱世全看到禮單上羅列的禮物,強忍著心痛拒絕了,讓管家送客。

連著送走了幾波人,朱世全都快心疼的無法呼吸了,干脆告訴管家,再有送禮的人一律回絕打發走。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家丁匆匆跑了進來,說道:“主君,府門外突然來了幾個禁軍,說是殿下派他們來站崗的。”

“殿下派禁軍來給我站崗?”

朱世全聞言先是一愣,接著就是大喜,禁軍站崗這可是整個汴京都無人能有的榮譽。

這一刻朱世全覺得孫氏有些太大驚小怪了。

皇子是他親外甥,哪有外甥不向著舅舅的。

他覺得趙興那天臨走前說的那番話,就是提醒他為官之道,并不是暗示他不能收禮。

一想到這幾天拒絕了那么多禮,朱世全就氣的差點吐血。

“走,去看看去。”朱世全說著往外走去。

來到府門口,就看到四個穿著禁軍盔甲的壯漢,腰胯著刀,精神抖擻站在那里。

“是皇子殿下派你們來的?”朱世全問道。

“回大人,正是殿下派我等來的,殿下說汴京雖然治安很好,卻也有些宵小之徒,為了避免沖撞大人,命我等在此站班守衛。”左側的一個士卒中氣十足的說道。

“那辛苦諸位了。”

朱世全笑著點了點頭,出門站在外面看了看,門口有了幾個士卒站崗,檔次一下就上去了,感覺瞬間就不一樣了。

欣賞完,朱世全背著手,哼著小曲進了府。

進門后就吩咐管家,接下來但凡來送禮的,全都收下。

然而他剛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后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帶著疑惑,朱世全又掉頭回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知否:我是皇太子目錄  |  下一章
知否:我是皇太子 手機網頁版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8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