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一九章 十二元辰令

第二一九章 十二元辰令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一九章 十二元辰令

酷熱難耐的沙漠中干風不停的吹拂,若是有一盆水也能瞬間蒸干。

在尼羅河的西岸是一個集鎮,再往西則是一大片沙漠了。

靠著集鎮周圍那憑借尼羅河的滋潤才生長的綠洲隔絕了沙漠上的滾滾熱浪。

這里屬于阿依姆蘇丹國的統治,而統治了大半個古埃及地區的阿依姆蘇丹國則是大元的藩屬國。

靠著宋元的商業輻射,阿依姆蘇丹國的日子比起前要好過不少,不過想要趁著大元衰弱擺脫宗藩束縛的勢頭也越來越大。

在小集鎮西側的大沙漠里坐落著三座高大的金字塔,這是安葬法老的墓穴,有一個金字塔正前方還有一個巨大的人面獅身的守墓獸。

不過由于長時間的風吹日曬,巨大的守墓獸頭上精美的浮雕裝飾所剩無幾,額頭正上方有一條眼鏡蛇的黃金配件卡在上面,這個眼鏡蛇的口中還含著一枚每到夜晚就能散發出類似星光的淡淡熒光的寶珠。

此時在這片漫無人煙的沙漠上不知何時從南方飛來十二枚兩尺來長的黑色令牌,是十二枚令牌一字排開,好似飛鳥,時而結成一字型,時而結成人字形,時而結成旋渦形,總之是隨心所欲,隨意變換,便是飛行速度也是時快時慢,快的時候能勝過大雁、天鵝和鷹隼,慢的時候卻如同白云漂浮晃晃悠悠。

臨近金字塔時十二枚令牌就打個旋停到了人面獅身的守墓獸的頭上,一枚令牌飛起在金色的眼鏡蛇身上轉了一圈,似乎對那個隱隱發光的寶珠十分感興趣。

令牌搖頭晃腦的敲了敲金色蛇身,發出“當”的一聲脆響,足見黑色令牌的材質非比尋常。

敲了一下金蛇,令牌就感覺頗為滿意的落下,然后就沒了動靜。

轉眼烈陽西落隱去,明月高懸,十二枚令牌突然同時一跳,而后尖頭朝外組成大圓圈緩緩轉動,就好像這十二個令牌是日晷上的十二個時辰刻度在緩緩而動。

一團烏云被封吹散,大半圓的月亮灑下光紗籠罩萬物。

十二枚令牌開始隱隱發光,顯露出十二團飛舞的火紋。

在火光和月光的加持下,十二枚緩緩轉動的黑色令牌的正中間緩緩地浮現出一個須發皆白,滿臉紅光的老人樣子,乍一看與活人無異,但是他肌膚散發隱隱光華,倒是更像個神靈虛像。

若是林清玄在此便能一眼認出來浮現出的老人是周伯通。

周伯通懸浮于空中,身后是十二枚火紋飛舞的圣火令,讓他看著宛如佛陀天尊,只可惜獅身人面像這里渺無人煙,自然沒有人能看大這位神仙下凡了。

周伯通兩眼眨了眨,看著入夜后越發明亮的寶珠,贊嘆道:“這個珠子真是稀世珍寶,能吸收日精月華,不懼風吹日曬,雖看似沒什么大用,可是落到凝聚了陰神的修士手中卻是寄存陰神的無上至寶,陰神存于其內便可省去了尋覓地肺修養的苦功了,讓我老頑童撞見了,也是造化!”

周伯通大手一揮,神念便托動金蛇口中的寶珠,仿佛有一個無形的大手將它撥出送到了周伯通手上。

感受著這顆寶珠晶瑩剔透,純凈如水,乃是不多見的寶珠,周伯通哈哈一笑,竊喜道:“我修煉至今,于陰神之上的造詣便是林兄弟怕也不如我,陰修之道只修陰神,并無人身,如此斗法時就差上大半,陰神大成之前白日里也不能隨意出行,多有不便。

我以劍修之法推演創造出祭煉法寶之術,不管是六枚從光明頂奪來的圣火令,又或是從波斯明教圣火廟奪來的六枚圣火令,如今都被我以陰神煉化為伴生法寶,若能再把這個寶珠煉化為陰神寄生溫養的所在,以為未必不能以此寶為根基創出化身之法……”

原來自從數年前周伯通離開昆侖秘境后就直接在一個夜黑風高的晚上把范遙房間里的六枚記錄著圣火令神功的圣火令偷走了。

之后就是以神念之力裹著六枚圣火令逃到了賽里木湖閉關修煉。

周伯通的天資悟性雖然不如王重陽、張三豐等人,但也是普天下第一流的人物,加上奇思妙想足夠,這些年修煉的又是最正宗的仙法,創造力也是世上罕見的大高人。

所以有了想法后,不過三年光陰周伯通就把玄天劍經中的《玄天成道法》加以改變創造,變為了適合陰修的《鬼仙成道法》。

這個法門就不止修煉法劍,更多的是要煉制更多能包容寄存陰神的法寶,所以周伯通將材質非凡的六枚圣火令煉制成法寶后便能將陰神分成六份同時寄存,也能單獨寄存于一個圣火令中。

在之后隨著周伯通修煉《鬼仙成道法》時間長了,也就對此法有了更深的理解,更根據道家的符箓法門創造了一套獨特的祭煉運使法寶的技巧。

因為根據《太始仙功陰神篇》和《玄天成道法》、《鬼仙成道法》中的傳統法門,運使法劍法寶不是靠真氣就是靠神念,又或者二者皆有。

周伯通沒有真氣,神念威力遠不如真氣,是以御使法寶只能將它砸出去或者以神念為手出招進攻。

因周伯通神念御物之力,出手時遇到大宗師以上的高手多般都束手無策了。

所以周伯通就以道家諸多符箓為印記祭煉法寶,一個神念符箓在圣火令內書寫完成,這一枚圣火令便多沾染了一份自己的神念,運使起來也就越發靈動,也更加省力。

長久施為下也不必按照《玄天成道法》對法劍洗練,只需不斷以符箓祭煉加持,一層層符箓刷下去,必能令法寶猶如意念而動,毫不費力,而且威力倍增,甚至讓法寶生出靈性意志也有可能。

所以說周伯通從賽里木湖出關后就創出了一部開天辟地的陰修神功,雖然名叫《鬼仙成道法》,但是這門神念符箓祭煉法寶的法門,以后必定和楊明的劍修之法一樣大放異彩,影響深遠。

周伯通功成以后就以六枚圣火令為身軀遨游天地,淬煉陰神,數年內不知不覺離開了大陸,沉浮于海,到過滿是黑人的大陸,也到過全是野人的大陸,也去過西域,后來偶然從胡商口中得知波斯總教還有六枚圣火令,于去年專程跑去奪了來,依舊祭煉為法寶。

如今周伯通將十二枚圣火令內斗寫滿了符箓祭煉,同時書寫了十二元辰符箓為主符箓祭煉,想的是以后祭煉完成后便是練成一套“十二元辰令”的無上法寶。

此時十二元辰令不過剛剛入門,每個令牌內以神念所書寫的符箓都還不多,須得寫滿后才能算初步的祭煉完成,到那個時候周伯通才能領十二枚令牌隨心所欲,毫不費力。

一路修行玩耍中周伯通聽人說埃及有許多金字塔,那些塔里存放著法老的不朽不腐的遺體,據說他們金字塔之內也有許多壁畫秘法,流傳的是他們法老魂魄回歸時的傳說。

周伯通早就聽人說禪宗祖師的肉身不滅法就是從西域傳來的,此時就心中好奇準備來金字塔看看,正巧遇到了獅身人面像之上的一顆寶珠。

轉換為鬼仙陰修后周伯通就再也不知疲倦饑渴,當即祭煉寶珠,然后陰神鉆入珠子內后就開始以神念書寫符箓,祭煉寶珠,準備將寶珠煉做陰神存放之處,以神念操縱十二元辰令,至此以后自己也就不必每一回修煉之后就得找尋地肺陰泉溫養陰神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度過,過了三個月時光后,這天空中忽然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

寶珠突然大綻豪光,而后白光散去竟然憑空出現了一個白須白發的老人,看模樣打扮正是周伯通。

此時的周伯通形容樣貌和身材與生前已經一模一樣,之前陰神顯圣肌膚隱隱透光,此時卻肌膚如雪,白里透紅,宛如活人一般。

周伯通哈哈一笑,道:“將寶珠煉化好果能依次為體幻化人形,雖然陰神化虛為實靠的寶珠,但是也可如有身軀時那樣行走坐臥,與人說話動手了,嘿嘿,真是個好寶貝,須得取個好名字……”

周伯通沉吟半晌,覺得獅身人面像和三座金字塔上應西方七宿中的觜宿和參宿,也算是對應了西金白虎,正巧這枚寶珠白如象牙,透如冰晶,于是就定名為“虎魄珠”。

揮手將十二枚圣火元辰令招到手上,因為周伯通的身軀不是肉體凡胎,十二圣火元辰令也都融入他身軀。

周伯通感覺自己以寶珠為頭腦,以十二圣火元辰令為骨肉身軀,似乎又找回了幾分當年陰神仙家的感覺了。

想起來自己此行的目的,周伯通就施法進入了一個金字塔內,觀看了法老壁畫和古籍傳說,尤其是還發現了不少西域武功秘籍,其中最高明的當屬分海神功,看著不在先天功和九陰神功之下。

在看完傳說秘籍后,周伯通隱約覺得雖然這些都是傳說,而且上古的法老國度和迦南猶太國也都滅亡了,但是各種武功和流傳下來的技藝仍有些可取之處。

周伯通最感興趣的是制作木乃伊之法,覺得此法流傳數千年必有獨到之處。

若能將木乃伊也祭煉為法寶,則以后這等干尸也可沾染神念隨意控制調配如活人,但卻不知疼痛畏懼,只需將尸身祭煉成法寶,神尸相合唯一,以后便又能多出一門尸修道脈了。

不過尸修法門只是隨意想想,縱然幾個時辰內周伯通就想出了大半,但他知道自己這個思路心法也是草創,便是有人修煉了多半也是旁門左道,未必能有機會練就陽神了……

想起自己靈機一動創出的陰修法門的分支尸修之法,周伯通頗覺好玩,不忍心令這么有趣的仙法消失,于是就把自己所創的鬼仙成道法挑了五六成內容寫在金字塔內,然后最后留下一段話和配套的心法——

“我乃全真教周伯通,以太始仙功為根基創陰修鬼仙之法,今日得見金字塔之木乃伊復生說,心有所感,特創尸修法門于下,此法源于玄門正宗,筑就仙基后錘煉神念,而后念化陰神,以陰御尸,以尸護道,先置之死地而后生也,如有有緣人見到可慎而修之……”

這刻寫的字跡周伯通用了漢字,并未寫出在西域學得的任何文字,他雖然沒有留名之念,但是事關全真正法之淵源,倒也須得說清楚。

鬼仙之法最后留下的尸修法門無關乎大道,只是護法仙功,因為是脫胎于陰修之法的隨手所創,遠遠算不得嚴謹完整,按理說本不需傳下。

不過周伯通一想起仙道之路在自己和林兄弟手上傳出來,變的百花齊綻,心頭就是高興,是以,為了讓自己所創的陰修之路也能多謝路子,更是為了防止有緣人練不會,還專門融入了尸解仙法和自己的祭煉法寶之術,算是東拼西湊著吧尸修之法創成了。

周伯通留字畢后頗覺滿意,遁地出塔,然后飛升掠出,準備去正南那個正立無影之處最后淬煉陰神。

此時的周伯通天火天風之淬煉都完善了七八成,所差的就是最后一道玄關,若能練成,則大日光華再不能傷及自己的陰神之軀,最后一步淬煉便是接引天雷了,等到天雷淬煉完成便可轉化陽神,白日飛升了。

一邊走周伯通一邊感悟著自己以法寶為身軀的神寶游離之感,覺得至純至粹的寶珠寶石等都可作為陰神寄居修行的所在,有了此寶才是陰修之路可與煉氣士、劍修等一較高低,走向坦途的根基。

而且周伯通還隱隱覺得若是自己他年將不朽陽神煉成,陽神體悟了化虛為實的天道化生之力,到那個時候自己興許還能化生第二元神、身外化身等諸多妙法。

周伯通高興欣喜,腦中不停的思索著自己所創的功法仙術,諸多新奇想法和推演之念層出不窮,他不斷在心中印證,神念沉寂其中已經完全忘卻了外物,忘記了自己以法軀橫渡非洲大陸。

周伯通步伐越走越快,不知不覺就翻山越嶺,越過了沙漠,到了大草原。

廣袤的大草原上一只雄壯粗暴的大象正在追趕冒犯自己的獅子,忽然眼前清風拂過,轟隆隆奔馳的大象竟然一頭撞在了疾走的周伯通身前,結果一道清風伴隨著白光卷出,大象倒飛出十余丈砰一聲摔了個四腳朝天,好似地震來臨了一樣。

那獅子也被風勁打了一個跟頭,嚇得屎尿齊流,爬伏于地。

這等神跡若是被佛門弟子看到了定會五體朝拜,大呼佛祖顯靈,以為見到了佛祖擲象伏虎的神通,可是對于周伯通如今的修為手段而言,擲象伏虎不必用力,隨手而為也不過如是了。

這次被大象撞到周伯通卻未在意,只以為是蚊蟲侵擾,心神仍舊沉浸在完善《鬼仙成道法》的玄奧境界中。

直到周伯通消失不見了,那個獅子才回過神來慌忙逃竄了。

大象又掙扎了許久才爬起身,它完全想不明白為什么那個強大的人類把自己彈飛起來摔下,連地面都被砸下深坑,可是自己卻只是震的頭昏目眩,連受傷也沒有,更不必說摔死了。

大象自然不知道是周伯通的神通不可思議,遇著無上大法力的緣故,若是自己方才是存著惡意想撞死他,自己早就被摔成肉泥了,正好似因為大象沒有殺意惡念,乃是無意之失,周伯通下意識的護體神力才沒有傷到它。

周伯通一路向南,從白天走到黑夜,從沙漠走到草原,從然后感受著這里的氣候變化不大,太陽光也是最純最烈,這才松了口氣,飛身落到一塊巨石之上,盤腿端坐,入定以陰神顯化之軀吸納陽光,淬煉陰神。

在周伯通離開不久,一個胡人少年打破金字塔的甬道進入內部,在經歷了不知多少艱難危險后看到了分海神功的手稿,在靠著一顆夜明珠看完了手稿后,少年忽然皺眉道:“分海神功的原稿雖然高深博大,但是練成以后卻也不能如東土的武圣一般煉身軀為鼎爐,化真氣為神念,最多算是最厲害的大宗師而已,看來筑基仙法絕非輕易所能創出了……”

垂頭喪氣中少年忽然瞥見了壁畫一側是一面東土的文字,他心頭一緊,忙定睛看去。

看完了這些字跡,少年心底長出一口氣,自忖道:“原來全真教的周伯通曾來過,我記得《清玄帝君西游平妖志》的話本曾說過,全真教創派祖師王重陽曾有個俗家的結義兄弟,年齡很小,但是頗有習武資質,后來重陽真人就收他入門傳授了全真教的玄門真功,只不過礙于兩人的俗家輩分就讓這個俗家的結義兄弟做了自己的師弟。

再后來這位重陽祖師的師弟又跟清玄帝君結成義兄弟的關系,還代替早已去世的重陽祖師引清玄帝君拜入了重陽祖師座下,成為了全真第八仙,這位全真教兩大祖師的義弟、義兄便是叫周伯通。

后來據說他成就了太乙散數也飛升天界了,沒想到他老人家竟然也來過這金字塔內,還傳下了一篇鬼仙尸修的成道法,他老人家既然說能看懂此法的有緣人可以修行,那冥冥之中便是給我預留的了……”

少年大喜道:“嘿嘿,這篇仙法周老祖說是能開旁門修行之氣象,那我艾克熱福緣深厚學得此法,是不是該當我來大興西域教派,做一做旁門之祖了吧!”

說完艾克熱傻笑了幾聲就把周伯通傳下的心法神功銘記于心,而后用利器毀去周老祖的刻字,潛出金字塔安心修煉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