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一八章 俠名皆因巧成書

第二一八章 俠名皆因巧成書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一八章 俠名皆因巧成書

井底密道內沒有日夜,雖然吃喝不愁,但卻寂靜無聊。

幸好楊無忌和張彤嫣、殷湘君都身懷極高明的武功,閑來無事就潛心修煉。

便是修煉之余楊無忌自幼聽爹爹媽媽和義父說過無數的江湖趣事,也能講給兩個少女聽了打發時間。

過了不知道多久,三個少年在大致把密道內的食物都吃個差不多了,估摸著最短也過了一個月,鹿杖客多半早就不知所蹤了,于是楊無忌先悄悄鉆了出去。

躡手躡腳的轉了一圈,果然發現鹿杖客早都走了,而且他似乎因為張彤嫣、殷湘君的失蹤而遷怒他人,竟然把莊園的十幾個莊客全都殺死了。

由于這些人被殺后暴尸于野,楊無忌發現的時候都成了累累白骨。

心頭一凜,楊無忌就忙快步跑回枯井口把張彤嫣和殷湘君接了上來。

經過數十天的朝夕相處三人的關系已經十分默契親近,甚至也相處中多出了不少的情愫。

楊無忌擔心兩人看到前院的森森白骨會害怕,所以就勸說道:“此處已經不能待了,我先送兩位妹妹回終南山吧,咱們不必走前廳,翻墻出去就是。”

張彤嫣比殷湘君大兩歲,兩女中一直是以張彤嫣為首,她點點頭就帶著殷湘君跟在楊無忌身后翻出院墻,朝著東方的玉門關而去。

三人都是名家子弟,武功自然不俗,不到黃昏便進了玉門關。

入關后沒多久就遇到了丐幫弟子攔路,這個丐幫弟子衣著干凈,背上縫著四個口袋,躬身道:“敢問兩位小姐是終南派張五爺和殷六爺家的千金嗎?”

殷湘君面帶羞澀的悄悄觀瞧,張彤嫣則拱手還禮,道:“家父張公翠山,湘君妹妹的父親正是殷六俠,敢問大哥尊姓大名?”

那個中年乞丐聞言大喜,笑道:“小人王五,是玉門分舵的一個四袋弟子。

謝天謝地,二位女俠總算無恙,你們失蹤兩個月,都說是被鹿杖客擄了去,終南派和咱們六大派都在方圓數千里尋覓了許久,據說宋大爺和張五爺他們七人還又登上光明頂,跟無為門的龍須子、鳳翎子大戰了一陣,不過一直沒能找到鹿杖客的蹤影……”

聽到了王五絮絮叨叨的說了兩人被鹿杖客抓走后的事情,張彤嫣和殷湘君心事重重,忙問道:“王五大哥,我們爹爹和師伯師叔們都在哪?”

王五客客氣氣的說道:“七俠上個月在光明頂又大戰一陣后就分散去各地尋找你們了,我們丐幫弟子眾多,都看了張五爺畫的二位的畫像,幫著留意,沒成想您們二位竟然無恙歸來,實在是可喜可賀,還請二位女俠和這位少俠一起隨我去分舵歇息,待我舵主給終南派飛鴿傳書后,自有兩位的長輩過來了。”

張彤嫣看了眼楊無忌,低聲道:“楊大哥,咱們是在這里等待還是繼續東行?”

楊無忌看向王五,問道:“敢問王大哥,玉門關內高手可多嗎?貴舵舵主修為入如何?”

王五皺眉一擰,咧嘴問道:“還未請教這位兄臺尊姓大名?師承何派?”

楊無忌雖然知道說出了頗有不便,但也不愿意說謊騙人,就拱手道:“小弟楊無忌,是明教弟子,無意間結識了兩位女俠,想要送她們回終南派,那鹿杖客武功高強,恐怕還要追殺我等,若是玉門關內并無武圣高人,我們還是須得加快腳程,早日回到終南山才是……”

“哼!”

王五瞪眼道:“你明教賊人豈會如此好心?無門派不是跟你們結盟了?你在這里哄騙誰?張姑娘和殷姑娘年少無知,不懂人心詭譎,被你蒙騙了,若是帶你回到了終南山不知你們明教要有什么陰謀,速速離去吧!

張姑娘,殷姑娘,快隨我回丐幫分舵,不出三日二位的長輩便能趕來了……”

殷湘君沉吟不語,張彤嫣輕輕搖頭,道:“王五大哥想必是誤會了,如不是楊大哥舍命救了我們,我姐妹二人早已尸骨無存了,他待人真誠,有俠義心腸,絕非惡人。”

王五跌腳叫道:“張小姐莫要自誤,你知道他們魔教人如何可惡嗎?他們大小魔頭聯手演戲蒙騙你們兩個少女還不容易,我老王勸你們,你們要是不聽,以后怕是悔恨不及!”

“這……”

殷湘君自幼受爹爹的教育,膽子最小,雖覺得楊大哥不是惡人,但是一時間也不知如何答復。

張彤嫣卻微微一笑,瞥了眼楊無忌,說道:“我相信楊大哥絕對不是壞人,若是我看走了眼,被他害了也絕不后悔。”

“湘君妹妹,你怕嗎?”

殷湘君悄悄瞥了眼臉色鐵青的王五,又看了看好似傻了的楊無忌,低聲道:“我聽姐姐的,不怕楊大哥騙我們。”

“哎,兩位真是執迷不悟啊!”

王五冷哼一聲,轉身走去,口中還罵罵咧咧道:“什么名門之后,不過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見到小魔頭長得俊秀就邁不開步……娘的……想要自尋死路老子可不愿管了……”

楊無忌心中無比的滿足,定定的看著張彤嫣,不由自主的脫口道:“真是明尊和清玄祖師爺爺保佑,竟然讓我遇到了你們,現在讓我死了也值……”

張彤嫣柳眉一皺,急忙說道:“死字哪里能隨便說的?快呸呸呸……”

三人說了幾句話再看對方更覺親切,似乎關系又近了一層,看著天色還早,更是擔心鹿杖客追上來,楊無忌就說道:“咱們快走吧,我身上有些銀子,先去買些馬匹和干糧,咱們過了蘭州入了陜西以后才能放心。”

兩女此次跟隨伯伯爹爹西征一路上吃喝住行都有人打理。從來不懂得俗務,跟著楊無忌轉了一圈,三人就騎著馬出了玉門關一路向東。

在三人離開沒多久,丐幫玉門分舵內就是哀鴻一片,數十名丐幫弟子骨斷筋折的栽倒在地,鹿杖客一掌打死了舵主后,身形一晃就將手掌貼在了最后站立的王五胸口,厲聲道:“快說那兩個丫頭去哪了?”

王五只覺一股冷氣沁人心肺,牙齒不住地打顫,忍了片刻終于忍耐不住,說道:“說是去終南山了……”

鹿杖客冷冷的問道:“跟她們一起的少年叫什么名字?”

王五顫聲道:“他說他叫楊無忌,是明教弟子……”

“楊無忌?是楊破天的兒子,謝遜的義子,范遙的賢孫了……好啊,這小子也敢壞我好事……真是該死……”

鹿杖客冷哼一聲,掌力催發而出,王五頓時渾身凍僵,化作冰雕而死。

丐幫玉門分舵自此便被鹿杖客一人抹平了,他手中鹿角杖一點地人就化作灰煙消失了,好似飛鳶高高躍起,在空中御風滑翔,頃刻間起落三次就飛出了玉門關。

原來楊無忌是陽頂天轉世之身楊破天與殷素素所生的獨生子,今年已有十七八歲許。

二十多年前陽頂天練成尸解仙法后在范遙幫助下遁出神念投胎轉世,但是昆侖山附近人煙稀少,當時陽頂天壽元將盡,時間來不及仔細尋覓到合適的懷胎之人。

無奈下陽頂天就在一個山民家選中了一個癡呆憨傻的男童,因為陽頂天沒學得奪舍之法,不成陰神前即便學了也用不出。

所以他謀劃后覺得這個先天不足的癡傻男童的頭腦一片渾渾噩噩,倒也比胎中嬰兒強不了多少,在神念奪舍后素日記憶之保留的三成左右,但是二十年前就開始修煉,后來范遙將他引入光明頂修煉,不到十年就神功大成,練至大宗師境界。

然后就是成為法王,名聲大噪,還娶了殷素素做妻子,生下了一子。

楊破天不知是記憶不足還是單純想要穩固自己的權利地位,所以又讓謝遜認了自家兒子為義子,讓給兒子頂了謝遜早死兒子的名字,也叫作無忌。

范遙因為引楊破天入教時親自收他為徒悉心栽培,所以算起來楊無忌也是范教主的孫兒了。

因為楊破天是教主轉世之身的秘密既有寥寥數人知道,他作為資歷最淺的法王,正是靠著跟教主范遙、副教主謝遜、白眉鷹王殷天正非同一般的關系,這才地位穩固,隱隱已經是下一代教主候選人了。

這次七大派攻打光明頂雖然是少林寺圓真蠱惑而成,算是讓范遙等人措手不及,不過明教高層人人武功大進,多年來也確實想要挑了中原武林的幾個泰山北斗,一舉成為天下第一大教。

因此明教就召集教中在光明頂嚴陣以待,但是擔心大戰起來后來不及照顧子女,所以楊破天就把兒子提前送的隱秘莊園,準備大戰結束后再將他接回來。

沒想到卻讓楊無忌碰見了鹿杖客抓到張彤嫣和殷湘君要壞人清白,這才引來了后續的一系列事情。

雖然無為門跟明教結盟了,但是鹿杖客與門主師兄關系極差,甚至有仇,自然也不知真心瞧得上明教。

此時得知明教法王之子竟敢壞了自己的好事,鹿杖客也就起了殺心,一路御風而行,雖然遠不如仙人瀟灑自如,隨心所欲,但是一口氣也能滑出數里遠,提縱之間便超越駿馬奔馳之速,消失在玉門關往蘭州的官道之上。

秦州天水城外,官道之上又兩個騎驢的青年男女說說笑笑。

男子看著二三十歲的年紀,身穿淡青色長衫,腰挎長劍,長得不算英俊,但是兩眼光華內斂,瑩瑩如玉,讓人看了就難以移目。

與男子并排騎驢的是個面容俊秀,滿臉英氣的女子,她身穿淡黃色衣衫,腰間插著一把玉簫。

女子朱唇微啟,聲音輕柔:“升哥,前面就是天水城了嗎?”

“不錯,天水就到了,咱們過了天水走不久就到蘭州,然后出玉門關一路向西便可到西域了,你想去西域看看,咱們就這般慢慢走便是了。”

方升微笑著指了指前方,而后就給楊卓犖介紹起來天水城的歷史。

二十六年前方升和楊卓犖在大相國寺拜別了林清玄和李莫愁后就結伴行走江湖。

因為林清玄將方升體內經脈全部打通,還傳授給一些上乘玄功,加之楊卓犖身懷全真、桃花島、陸莊三派神功,所以數年之間兩人就在江湖上聲名大噪,成為了武林中的新秀高人。

近二十多年里江湖上天下聞名的年輕一代就是明教的楊破天、殷素素,終南派的張翠山、楊卓絮夫婦,殷梨亭、紀曉芙夫婦等十余人,其中武功最高,名聲最大的當屬紫霄宮和峨眉派的雙料弟子方升,以及紫霄宮和桃花島雙料弟子楊卓犖。

這兩人被江湖人稱之為“圣卓雙劍”,近些年據說都筑就仙基,開始摸索凝聚神念之法,乃是超越了大派掌門的大高手。

雖然兩人與紫霄宮和峨眉派等頗有淵源,但是二十多年了從來不問江湖爭端,只是游山玩水,修煉神功。

大半年前七大派圍攻明教,方升和楊卓犖正在南海垂釣巨鰲,后來楊卓犖覺得中原大地都已看過,想要去西域玩賞,方升和楊卓犖這才騎著毛驢慢慢西行,走了半年才剛剛趕到天水。

入城后,方升和楊卓犖都看到大街上人煙稀少,遠處似乎又呼呼掌風和樓閣坍塌之聲。

“有武圣動手,掌法似乎來路不正!”

頗有默契的夫婦倆互看一眼就同時在驢背上一拍,兩人就高高飛起,好似兩個鷹隼般飛出數百丈外。

在城中有一個三層高的酒樓,此時高大的酒樓已經坍塌了大半,兩個身材高低不等的老人圍著一個深目高鼻的老者不停出拳,拳勁變化莫測,相隔三尺便令人趕到肌膚刺痛了。

那個深目高鼻,一看就有胡人血統的老人手拿一把鹿角杖,左遮右擋就攔住了兩個老人高明的拳法,時不時拍出一掌就逼得二老四拳抵擋,溢出的掌力就壓得周圍的房屋搖搖晃晃。

在三人交手的十數丈之外躺著數十個年齡不等男女,看他們沒了呼吸就知道已經被殺害了。

在廢墟之中還有一個身材矮小的老人化作冰塊,臉色驚恐,另有個中年人臉色漆黑,正盤膝運功抵抗寒毒,周身冒著嗤嗤的白煙。

大約二十丈開外還站著十余個人,看穿著死去的人與化作冰雕的老人以及圍攻鹿杖客的兩個老人都是一個勢力門派的。

不過剩余的十余人中還有一男二女三個少年卻是臉色凝重,握緊了武器,雖是準備沖上去跟鹿杖客拼命。

方升和楊卓犖看到場中戰況后就輕咦一聲。

楊卓犖低聲道:“崆峒派和終南派怎么跟鹿杖客打起來了?”

方升瞥了眼慘死的崆峒第五老和受傷不輕的終南派六俠殷梨亭,輕輕搖頭道:“崆峒派的武功雖然不錯,奈何崆峒五老天資有限,自從大長老關能被謝遜殺死后,崆峒派更是大不如前。

即使鹿杖客大損真氣,但是就憑二長老宗維俠與老三唐文亮兩人也絕不是對手。”

“那升哥咱們出手嗎?”

“再等等……”

方升和楊卓犖落在不遠處的一處高樓之上,觀戰說話都未曾運功演示,是以觀戰的弟子功力低微又全神貫注觀戰,不知道來了兩個大高手,但是鹿杖客卻目光如電的看了眼方升和楊卓犖,心頭一沉,暗道:這兩人怎么來了?

他們不是素來不過問江湖恩仇嗎?我單打獨斗也未必是方升的對手,更何況還有楊卓犖在側,還是速速出發了宗維俠和唐文亮再做計較吧!

鹿杖客心中念頭想定,出手頓時狠辣的三分,不過數招之間就一杖打斷了唐文龍的雙腿,一腳將他踢飛十多丈遠。

觀戰弟子中只有一個十八歲的俊秀少年反應過來,飛身托住了唐文亮,落地后竟然把鹿杖客的勁力化解掉,不曾倒退一步。

方升和楊卓犖看了都暗暗喝彩,心生愛才之念。

方升低聲道:“此子身懷明教最上乘的神功,難得心思端正善良,實在是難得。”

楊卓犖微笑道:“升哥你怕他在明教誤入歧途,想因他改邪歸正?”

方升不置可否,繼續觀戰。

此時宗維俠孤木難支,也被鹿杖客一掌拍中左肩翻倒在地沒了動靜。

鹿杖客不想節外生枝,腳步一動就到了二十丈外,伸手抓了殷湘君和張彤嫣就要躍走。

可是一直提防著他的楊無忌卻忽然閃到鹿杖客身后,右手斜斜擊出,掌心陰陽二氣中蘊含著一縷漸漸壯大的煙霞真氣。

鹿杖客不回頭就知道是楊無忌偷襲,左腳后踢,本以為可以一腳將楊無忌踢個半死,不料自己腳心一酸反而踉踉蹌蹌的向前栽了一步。

把手上的二女重新扔下,鹿杖客轉身揮掌朝楊無忌天靈打下。

楊無忌武功也鹿杖客相差太大,若非方才鹿杖客托大,以楊無忌的功力萬難偷襲成功。

此時鹿杖客含怒出手,掌勢籠罩著楊無忌方圓三尺,掌風吹到就讓楊無忌身體凍僵了難以動彈。

眼看著楊無忌就要被鹿杖客一掌打死,張彤嫣、殷湘君都瞪大了眼睛驚呼出聲,聲音悲痛欲絕。

一股清風拂面,啪一聲輕響,鹿杖客就倒退了一步。

卻見方升突然出現在楊無忌的面前替他擋下了這一掌。

鹿杖客心頭一驚,忙喝道:“方升你我無冤無仇,何必出手攔我?”

方升輕輕搖頭,道:“我今天心情還好,不想殺人,你走吧,這個年輕人我保下了。”

鹿杖客連連冷笑,然后轉身去抓二女,一道指力襲來,他兩手一縮躲過,怒喝道:“你還要如何?”

方升淡淡道:“這兩個孩子我要保下了。”

“你莫要欺人太甚!”

鹿杖客厲聲道:“你莫要欺人太甚!”

鹿杖客見方升不為所動,楊卓犖也飄然落下,心知自己無論如何也不是他們夫婦的對手,只能忍氣吞聲的點頭道:“好,方大俠不愧是名揚四海的大高手,今日之恩我記下了,明年,待我找來我師弟,再向你們夫婦報恩!”

方升少年時遭遇過謝遜的滅門之禍,對于尋仇最是敏感,聞言臉色一沉,道:“你若不服,不必明年,今日就留下吧!”

“什么!”

鹿杖客還未反應過來就看到眼前一片劍光閃動,忙舉起鹿角杖抵擋,可是劍光散去,鹿角杖的鹿頭鹿角碎成數十塊掉落,鹿杖客的腦袋也滾落地下,空留一個身軀站的筆直。

楊卓犖笑道:“升哥你的九天蕩魔劍已經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我看只要再等二十年你能以神念控劍后便可走上我曾祖他老人家的劍俠之路了。”

方升滿意的摸了摸腰間的白虹劍,手指微彈就有幾道勁力解開了張彤嫣和殷湘君的穴位。

楊無忌并二女忙上前叩拜感謝。

崆峒派的弟子們則一窩蜂的沖去廢墟救治崆峒三老。

拂袖托起三人,方升問道:“你們兩個是終南派的三代弟子?你是明教弟子?”

“方前輩慧眼如炬,晚輩張彤嫣(殷湘君)。”

殷湘君看了眼臉色從黝黑漸漸轉為暗黃的父親,道:“那是家父殷梨亭,我和師姐被鹿杖客抓了,正巧遇到楊大哥出手相救,沒想到千方百計逃到了天水還是被他追上了,要不是正巧家父和崆峒派的三位老前輩到了,我們恐怕已經死了……”

方升看了眼楊卓犖,楊卓犖從懷中取出兩個瓷瓶,遞給殷湘君,說道:“這是我桃花島的九花玉露丸和無常丹,你去給你爹爹服下……”

殷湘君和張彤嫣感激不已的叩首后才拿著丹藥躍過去。

楊無忌此時也把自己的出身姓名等給方升介紹完畢了。

方升唇上微須,摸了摸,目光灼灼的看著楊無忌,問道:“你還沒有師父,我想收你為徒,傳你無上大法仙術,你可愿意?”

楊無忌他早就聽說過方升的許多事跡,聞言欣喜不已,跪下叩首道:“弟子多謝恩師垂憐抬愛,拜見恩師!”

方升微微一笑,親手將楊無忌托起,道:“你的悟性極高,若是隨我好生修行必能繼承為師的衣缽神功,以后成就武圣不在話下,便是踏足仙流也不算太難,但是須得一心向善,不得有害人之心,你能記住嗎?”

楊無忌點頭道:“弟子銘記于心,絕不敢忘。”

方升滿意的點點頭,而后就看到殷梨亭和宗維俠都顫顫巍巍的被弟子攙扶起身,低聲道:“鹿杖客下手還真是狠啊……哪里有半點修道高人的氣度風范?”

楊無忌忍不住看了看不遠處連腦袋都沒有了的鹿杖客,只覺一陣無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1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