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〇一章 正法之本在全真

第二〇一章 正法之本在全真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〇一章 正法之本在全真

如果說小小年紀的方升不僅練到大宗師的武功修為,還精研了全真教的道法仙術,更精通與金剛伏魔圈異曲同工的全真三才陣,三渡委實不敢相信,但是事實告訴他們這個少年卻是不凡。

此次佛門和朝廷聯手要以辯經大會打壓削弱全真教,乃是從二十年前就開始著手的事情。

清玄帝君雖然有恩于天下,但是他的后世子孫總不能一直啃老本,既然全真教不濟事了,自然難免有人生出心思。

也就是說隨著江湖整體提升,各門各派,尤其是佛門實力大增,全真教二尹真人相繼離世坐化后,有著五位武圣坐鎮的佛門就想要跟實力大不如前的全真教分庭抗禮。

大宋和大元也想借助佛門力量打壓全真教,讓朝廷的力量徹底掌控整個武林和宗教信仰。

不過當年烏虛法和玉云真人何等修為本事世人多不知道,加上最讓佛門和元宋皇帝忌憚的劍仙楊明也下落不明,所以朝廷和佛門并不敢公然挑釁對付天下第一的全真教,都只是在暗暗尋覓著劍仙楊明的消息。

直到十七年前桃花島弟子韓千葉自海外來到中原,攪動的武林風云變幻,再起波瀾,武林才知道劍仙楊明尚在人世,不過是隱居在南海仙人島。

等到韓千葉與陽頂天大戰一場后跟黛綺絲銷聲匿跡于江湖后,佛門和大宋朝廷又悄悄打探仙人島蹤跡,并且數年前也有少林寺弟子和青牛宮弟子在流求親眼看到了仙人島被劍光噼開。

之后在去年從桃花島弟子和陸莊弟子、丐幫等多方途徑得知劍仙楊明修成真仙飛升而去了,也確有弟子看到了桃花島上沖天的劍光向北消失不見。

結合那道破開小島,后來使得仙人島沉沒的劍光,佛門高僧和大宋皇帝都確信是劍仙楊明練成仙法飛升而去。

后來又對全真教、陸莊和桃花島多方試探,朝廷更設法引得許多邪派高人殺戮攻打陸莊、桃花島搶奪屠龍刀,不僅殺死了不少楊家的弟子和嫡孫,更是搶走了屠龍刀,逼得楊定將陸莊弟子兒女全部撤回桃花島,只能守在桃花島上,不敢離開須臾。

因此在此次辯經大會上楊定就不敢前來,唯恐島上不成器的兒孫被妖邪們全部殺了,到時候就算是自己武功再高,滿世界找到兇手殺了報仇,自家的兒孫們也不能復生了。

不過雖說宋元皇帝和佛門多方謀劃,但是他們所圖的也無非就是削弱全真教,少林寺和大輪寺是想在東西方跟全真教紫霄宮、玉清宮分庭抗禮。

大宋皇帝和大元皇帝求的是平衡武林力量,削弱全真國教,讓國內唯一一個朝廷無法掌控的存在變得可以掌控。

不管是注意影響還是畏懼天上的仙人,又或者擔心全真教內是否有隱世修行的仙人,這次辯經大會根本就沒打算殺死甚至打傷全真教的真人高道。

即使是方才“方升”出手時,三渡的金剛伏魔圈也未敢下殺手,就是擔心跟全真教結了仇,辯經就不再是正常的論法論道,而成了和全真教開戰的引子。

畢竟若是辯經論道,即使全真教輸上一百回,莫說沒仙人在世,就是有仙人在,輩分地位非同小可的仙人也不會插手此事,只會教導兒孫,爭取下次取勝。

可是若是佛門殺了全真教弟子,或者此次所謂削弱全真教的計劃演變為腰斬全真教,覆滅全真教,就不說后續影響,便是飛升在天上的清玄帝君就有可能降下雷法噼死兩國皇帝和少林寺、大輪寺的高僧們。

所以,即使是要以辯經大會為圈套削弱打壓全真教,但是佛門也好,宋元皇帝也好,他們都精準的做好了計劃,只敢小小的打壓,不敢過度拿捏全真教,就是想要踩在仙人知道了也不至于為此出手懲戒的警戒線上對付全真教。

因為畏懼不知道會不會下凡顯圣的神仙,所以這場精心策劃的辯經大會在“方升”看來就是一場兒戲。

三渡不敢相信方升這個年紀就能練出比金剛伏魔圈還要高明的“三才法陣”,所以仍舊擔心是此次計劃被泄露了,然后金剛伏魔圈神功被全真教提前竊取功法,專門傳授給了這個少年。

“方升”看著三老僧不住沉吟,似乎是頗為不服,知道他們是不信自己的說辭。

于是“方升”就冷哼一聲,轉身走到烏虛法身前,深鞠一躬,道:“弟子請教主賜下拂塵。”

烏虛法手腕一轉就把拂塵把手遞給了“方升”。

“方升”接過來走到三渡面前,微笑道:“你們懷疑我用的是你佛門的金剛伏魔圈?嘿,我道家真法高深莫測,天下無敵,你且看這門赤煉元君所創的拂塵功,你的金剛圈黑索能出的了此法嗎?”

“方升”說著話就抖動拂塵,之間銀絲馬尾刷刷而舞,每動一下萬千銀絲就各動形態,每一根都蘊含著無上的武功變化,方才三渡的金剛伏魔圈招法變化也盡數囊括其內。

“方升”瞥了眼三渡神色,知道他們已經信服大半,于是就朗聲道:“行者因修止觀故,若得欲界未到地身心靜定,忽然覺悟心生,推尋三世無明行等諸因緣中,不見人我,即離斷常,破諸執見,得定安隱,解慧開發,心生法喜,不念世間之事,乃至五陰十二處十八界中,分別亦如是……”

三渡聞言大驚,渡厄皺眉道:“此乃金剛伏魔圈的心法!”

“方升”微微一笑,道:“這法有何難?所謂正法之本在全真,仙道之基源紫霄。

我學得三才法陣后,再看你們的金剛伏魔圈便可立時通曉其中道理,我全真教也兼修釋教,自然可反推心法,對比我全真正法看來,你們的心法中多有錯漏,我以三才法陣與你點明。”

“方升”頓了頓,拂塵一揚搭在肩上,朗聲說道:“破除人我四相須得一念不起,以正慧之紅日,照破邪魔之霜露,令諸邪定邪慧,不消滅而自消滅矣,不過意欲一念不起,便已有起不起之念,如何能徹底破除?

倒不如我全真道家無上真法,修太素之本,觀想諸欲諸邪魔,錘煉心神,壯大神念,如此修為漸深,便可為道日損,終達心中明明了了,清清楚楚,法喜充滿,不念世間一切塵境之事境界……

如此三才法陣之心決曰:非沉空守寂,不逆不臆,而常先覺,以心眼觀世界,御氣合天地……”

“方升”侃侃而談,不僅說出了少林寺第一神通的“金剛伏魔圈”心法和不足之處,還說出了“三才法陣”的心法口訣。

雖然只是寥寥數語,在三渡聽來卻不啻于雷霆棒喝,頓時大有所得,確信自家的“金剛伏魔圈”神通脫胎于全真仙法。

實際上“方升”所言既有自己的見解,也有天演鏡觀照推演的錯漏和改進之法,因此才能一語中的,深不可測,讓三渡欽服不已,相信全真教果真底蘊深厚。

一個小小的弟子便可以無上道法破除自己三人枯禪數十年修行的佛門神通,若是烏虛法真人親自下場動手,只怕是自己三人更是絕非一合之敵了。

三渡暗自后怕,再想起烏虛法方才謙遜客氣的行止語言,更是欽佩不已,上前深深一拜,道:“多謝烏真人手下留情,小僧敬服,少林寺得承清玄帝君之德,今日又感念真人厚德,以后少林寺安分修行,奉全真教為宗主首腦。”

三渡此言不可為不重,可以說不僅是承認敗了,更要做全真教的小弟,空見、空聞等四大神僧都神色一變,有心勸解卻自知無用,只能低眉順眼的長宣佛號。

烏虛法心中驚喜,臉色不動,他其實不僅不知道清玄帝君什么時候創出傳下過“三才法陣”,更不知道方才“方升”所用的赤煉元君拂塵功,但是他此時也確信“方升”所言必定不虛,恐怕他不是見過兩位仙人學得仙法了,那就是清玄帝君的什么弟子投胎轉世了。

不過不管是哪種身份,這個少年都是清玄帝君的關系,自己也不敢怠慢。

所以烏虛法先是微笑充方升點點頭,這才轉過來兩手虛扶,微笑的看著三渡道:“好說好說,紅花白藕,天下武學原是一家,三教修到最后也殊途同歸,說什么高下尊卑,我全真教百年來何曾欺壓過同道?

便是我教清玄帝君老人家當年也廣度仙法,貴寺不也憑此才得以修成筑基正法的嗎依老道看,少林寺和紫霄宮皆是弘揚正法的所在,不要爭競,日后多多親近便是。”

“真人虛懷若谷,小僧欽佩!”

三渡又躬身施禮后才起身,渡厄神色復雜的看了眼宋元皇子,又看著八思巴長嘆道:“少林寺栽了,八思巴法王,不如你大輪寺也認輸吧,如此可不至于傷了和氣,更不會有損你密宗法王的名聲。”

八思巴是金輪法王徒孫輩的高人,自從八十年前他機緣巧合學得中原流傳出的一些神功,數年間就練成龍象般若功第十層,然后行走江湖,不管是西域還是中土,近六十年都不曾遇到過對手,可以說是密宗震古爍今的人物,早就超越了師祖金輪法王。

近二十年更是結合東土換經時所得的筑基仙法練成了密宗史上無人練成的無上瑜加密乘,如今按照中土說法已經是筑就仙基,開始修煉凝聚神念之法,雖然不算仙人,但也有一只腳踏上了仙流,在中原的諸多武圣中也可名列前茅了。

八思巴從來沒有見過全真教的仙人,更不曾見過仙法,雖然聽說過許多傳說但也并不盡信,是以多付全真教他比少林寺還要上心,此時見三渡都認輸了,八思巴就知道這三個老和尚并不想真的得罪全真教,多半是借故認輸自找臺階。

想起大好局面竟然因為一個小小的少年就要付之東流,八思巴眉頭一豎,看向“方升”,冷笑道:“好一個全真弟子,辯經論道你們全真道人說不過我,比法論神通又勝過了少林寺的三渡圣僧,咱們便是扯平了,少林寺認輸,我大輪寺還未敗,不知方少俠是要與我辯經還是斗法?”

辯經都是談說理論能否自洽,或者如何將對方帶入悖論中,佛門自唐以來就精研此道,八思巴乃是密宗第一圣僧,辯經的技藝尤勝三渡四空。

若說辯經,“方升”也并無必勝把握,所以他輕輕搖頭,道:“辯來辯去有什么用?還是看看咱們兩教修出來的手段高下吧!”

八思巴自問無論是辯經還是斗法都不怕烏虛法,這個小小的少年方才取巧破了三渡的金剛伏魔圈,八思巴并不以為意,他看不出“方升”竟然能比渡劫的金剛伏魔圈神功還精湛,更用了陰神法術震懾了渡劫,還以為是三渡有意相讓。

八思巴心想方才三渡若是用了一半的功力這個少年也早就死了十次有余,自己的武功修為不在渡厄老僧之下,尤在渡劫和渡難之上,已經是半只腳踏上了仙流,這個還不算大宗師的少年揮手便可鎮壓。

八思巴態度和藹,問道:“不知方少俠要如何跟老衲比較神通?”

“方升”早就以天演鏡觀照著八思巴,對于他的無上瑜加密乘也有了些了解,知道這個無上瑜加密乘雖然說的無比高明,練成以后能修成活佛之身,但是當真修煉便是天分再高之人也絕對修煉不成,只因此法只是猜想之物。

可是在近八十年前林清玄華山傳仙法后,仙道筑基法門以各種形式流傳在各大派中,八思巴不知從哪得來了一些筑基心法,然后憑借著自己驚人的聰明才智和天分將無上瑜加密乘完善改進,竟然推演成了一部完整的仙道筑基之法。

雖然尚有不少不足,但是八思巴憑借此法已經練到了觀想象雄古佛和大日如來、無邊煉獄,以此煉氣化神,凝聚神念的地步,只等神念凝聚為一,便可有諸多神通,踏足仙流了。

“方升”神色不動,但是在通過天演鏡看到了八思巴彌補不足,幾乎等于創出的“無上瑜加密乘”筑基仙法后,即便他自己已經是開辟仙路的道家祖師,修煉到陰神之境的當世大能,但是方升體內的林清玄卻也暗自佩服八思巴的聰明才智。

在林清玄看來,自己這一世的一百三十五年里所見過的能和八思巴相比資質悟性和天分的人里唯有終南祖師張三豐和劍仙楊明、老頑童周伯通和小龍女四人。

林清玄很清楚自己要是沒有天演鏡,比起這幾人就拍馬難及了。

修仙之法的開端靠的是周伯通,如今修仙之路百花齊綻,還有了比自己和周伯通煉氣化神之法更便捷且威力巨大的劍修之法,林清玄很清楚未來必定是劍修為主流了。

所以目前和未來修仙之路就要靠楊明、小龍女、張三豐,如今還要再加一個八思巴了。

本來林清玄見三渡乖覺認慫,八思巴還不知死活就有心將他打殺了,以此威懾天下,可是此時見八思巴未來也能走出一條不同的修仙之路,林清玄就壓住了殺心,準備折服此人。

裝模作樣的想了想,“方升”才笑道:“八思巴法王,久聞密宗神功別樹一幟,當年金輪法王就足可與四大宗師相提并論,還有瑜加神通也非比尋常,不如晚輩一一領教吧!”

三渡此時遭逢大敗,又承了全真教大恩,灰頭土臉的朝著烏虛法告辭就要離去。

“方升”知道三渡雖然信服了,但是四空卻未曾折服,而少林寺如今掌權在位的正是空見、空聞、空智、空性四神僧,于是就攔住了三渡,道:“三位圣僧是佛門大德,我與八思巴法王斗法還需得你們做個見證。”

“方升”話說于此,三渡也不勉強,點點頭就退回蒲團上坐下。

“龍象般若功老衲練的不算到家,還請方先生賜教。”

八思巴見到方升破了三渡的金剛伏魔圈,也心驚全真道法神通厲害,擔心若是第三輪辯經斗法烏虛法親自出手自己也未必是老道的對手,這個少年方升再厲害也定然功力有限,正該此時動手再勝一場。

八思巴心中想定主意,僧袍一揚就要動手。

“方升”輕輕擺手道:“且慢,老前輩你且聽我一言,你我斗法,我若用出全真道法仙術必定立時取勝,但是我若取勝了,恐怕你也未必心服,所以這場斗法結束了,我就作法請我教清玄祖師顯圣降靈,好叫你們知道我全真教底蘊深厚。

不僅道法仙術無人能敵,弟子中高人輩出,隨便幾人便能鎮壓天下,便是當真后繼無人了,也可請我教祖師帝君降法顯靈!”

烏虛法和丘陽齊、玉云、通貞、通明等道人都心中激動,到現在他們都知道這位“方升”身懷驚人的秘密,絕對不是尋常人,所說十有八九便是實話。

若是當真能請清玄老祖下凡顯圣,便是一大殺手锏,足以震懾武林數百年了。

八思巴左右打量著“方升”,見他神態自若,并不是瞞哄自己的樣子,于是就心頭一沉,知道若是他能請出清玄帝君顯圣,那說明全真教掌握著溝通天庭上界的法子,雖然堂堂的仙人不至于誰惹了全真教都要出手懲戒,但是有這個大殺器在,只要佛門一日不能出現菩薩飛升,全真教便能永久的壓在佛門的頭上了。

八思巴此時心頭暗自嘆氣,只覺得即便自己勝了這一陣,只要清玄帝君顯圣后,辯經大會的勝敗世人誰還在意結果?

話雖如此,不過事已至此,由不得退讓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