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〇〇章 圣僧?原來是小癟三

第二〇〇章 圣僧?原來是小癟三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〇〇章 圣僧?原來是小癟三

大相國寺的大雄寶殿內一片寂靜,不管是尊位上端坐的大宋太子、皇子還是大元王子和相爺脫脫等,或者是少林寺見聞智性四大神僧、大輪寺主持八思巴法王等,每個人都神色凝重的看著大殿正中的一個少年,這少年看著年紀不過十五六歲,但是站在三渡圣僧的金剛伏魔圈前卻不見恐懼害怕的神情,反而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口中嘖嘖稱奇,就像是在看什么景觀一樣。

三渡武功修為和佛學修為都到了佛門首屈一指的境界,眼中空洞無華,只是安安穩穩的等待著全真教的高道入陣,不管來的是烏虛法還是小小的少年方升,總之都是一視同仁,并無被輕視的感覺,心中毫無波瀾。

但是少林寺當代四大神僧中除了空見,另外三僧就頗為憤慨,只覺得全真教這是有意讓一個后生晚輩出來送死,便是三位師叔慈悲不下殺手,全真教讓一個孩子出來,敗了輸了也算保全了教主的面子,心中都頗為不齒。

可是距離方升最近的八思巴法王和三渡圣僧卻未有絲毫輕視,倒也不是他們看出來方升如何厲害。

畢竟這個少年昏迷前看氣息剛剛入門,驟然昏迷轉醒后的氣息腳步等也不過透露出他的真實功力修為是打通天地玄橋的一流高手,雖然漸臻神而明之、入神坐照的大宗師境界,但是終究功力不夠精純,便是代表少林前來的眾僧中武功最差的空性也比他高出兩籌,這等修為連金剛伏魔圈都靠近不得便能被震死。

但是四位筑就仙基,六感非凡的圣僧都看到了烏虛法和丘陽齊兩人臉色歡喜,似乎對這個叫方升的少年十分放心,因此八思巴才頗覺好奇,三渡更是打起精神,不敢有絲毫懈怠。

在大雄寶殿正中房梁之上端坐著兩個身穿道袍的乾道坤道,那乾道盤膝端坐,兩眼緊閉,氣息全無,但肌膚微黃,透出如玉的熒光,長須如墨,油亮的映著明光,正是施展了奪舍秘法的當世第一高人,開創仙流的清玄帝君林清玄。

在清玄帝君身邊坐著的是赤煉元君李莫愁,她眼帶笑意的看著殿中的方升和不遠處站在烏虛法身后目光帶著擔心的楊卓犖,口中喃喃自語道:又是一對,林郎附體方升后,便已無上神功將他全身經脈打通,瞬息之間就造就了一個宗師巨匠,黃鶯兒,以后方升能跟上你的腳步了……

楊卓犖的資質悟性都是世間鮮有,又跟隨在李莫愁身邊,得李莫愁的悉心調教,所以最多百年便能筑就仙基修行煉氣化神之法。

而方升資質悟性不過是一般,即便是得了林清玄傳授易筋鍛骨章等部分玄門正宗的上乘心法,日后因為滅絕師太的關系也能拜入峨眉,但是終其一生,能成為大宗師已經是因為這幾日跟隨林清玄,得了帝君點撥的緣故。

不過林清玄施展奪舍之法暫時占據了方升的身軀,為了能支撐林清玄施展武功,他也就順通了方升的全身經脈,并且穩定梳理,讓方升一躍從一個方有內息的入門弟子變成了無限接近大宗師的一流高手。

有了這個基礎,方升節省了百年苦功,自然就能和楊卓犖共同修行仙路,也算被林清玄成就了一段佳話姻緣。

林清玄感覺這方升的身體,同時觀察著三渡的金剛伏魔圈,超越凡俗武功境界已有有近一百年光陰,林清玄驟然變為當年的準宗師,如今的江湖一流,感覺頗為不適應,之前幾乎能掌控天地力量的感覺全部消失了,自己這個修仙者又成了普普通通的人。

這種奇妙的感覺讓林清玄好生體悟的一會兒,對道法自然又有了一層更深的體悟。

渡厄獨眼打量著“方升”,說道:“小朋友退下吧,不要平白的送了性命。”

林清玄撓撓頭,笨拙的說道:“嘿嘿,我在伺候我家教主的時候聽他老人家講過老子化胡為佛的故事,這佛門武功最高深,終究還是源于我道家真功,你們的這個金剛伏魔圈就是我全真教三才陣的變化,根本不用真人出手,我就能輕松破了你們的圈子。”

渡厄知道不能留手了,冷哼道:“哼,那請動手吧!”

空性和空智更是怒目而視,眼中就差噴火了。

“方升”的功力雖然還不算神而明之的大宗師,但是畢竟是林清玄的陰神附體,也有諸般神通在身,更能看出金剛伏魔圈的破綻,若是運轉了天演鏡后更是看著這個佛門第一神通如同掌上觀紋,其中優劣變化清晰可見。

“方升”看似胡亂觀察,其實就是在等待天演鏡將這個已經化為仙武神功的“金剛伏魔圈”給映照完全。

雖然方升的身體剛打通全身經脈,真氣不管是從量還是質地上都不算最上乘,但是林清玄的陰神距離房梁上的身軀不足四丈,引來一些真氣用用倒也可以。

所以在“方升”胡言亂語的時候,林清玄陰神中的天演鏡鏡面已經化作流水波光,將金剛伏魔圈映照完畢。

林清玄念頭一動就將這部神功完全學會,如同自己就是手握黑索的渡厄。

少林寺的頂級神功都要以佛法為根基風能練成,易筋經和金剛伏魔圈、金剛不壞神功等想要練成必須修煉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的無上境界,勘透了此“人我四相”后于佛門修為上來說便接近菩薩,只是未能修得神通,是以不得成菩薩。

林清玄雖是道人,但是他道家的修為早已是真人層次,修到了“無己,無功,無名”的三無境界,雖與佛門修行略有不同,但是心性修為的境界并不在勘破人我四相的佛門至高境界之下。

因此說林清玄雖然剛剛學會金剛伏魔圈,但是比起坐枯禪修煉數十年的三渡,對金剛伏魔圈的理解卻只高不低。

心中有了底氣,“方升”再看眼前的黑索結成的圈子就不再是銅墻鐵壁,牢不可破,而是處處破綻,一潭死水。

空性看“方升”磨磨蹭蹭早就氣出了真火,連聲催促。

通貞道人與方升頗為熟悉,便出聲解釋。

正在一僧一道唇槍舌戰之間,只見“方升”哈哈一笑就大喇喇的踏步靠近圈子。

空性和通貞瞬間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宋元兩國的皇子也靜靜的看著。

三渡自從結成圈子后便進入了物我兩忘,神游物外的境界,“方升”靠近一道黑索時,那三條黑索便突然彈起,化作一個大手朝著“方升”抓下。

這黑索合擊包含了無數的少林擒拿神功,蘊含了無數的后招,任憑是一個筑就仙基,真氣質地剛柔并濟綿延不絕的武圣當面也難以抵擋。

烏虛法和丘陽齊、玉云真人等全真道人見了都心頭一沉,他們自認為自己面對金剛圈的這一合擊也無力抵擋,非得施展輕功退后躲開不可。

沉通元此時的武功修為不過跟“方升”一樣,但是他看到了金剛伏魔圈顯露神威卻并覺得似乎看到了破綻,但是自己現在的武功修為根本抓不住間隙,須得筑就仙基以后才能有一戰之力了。

“方升”的靈魂已經是林清玄,到了林清玄這個修為境界,武功一道全部化為變化,招式勁力全都變為返璞歸真的信手拈來,即便是一個巴掌也包含了無上的武學精要,只不過不到煉氣化神境界無法參悟精通。

金剛伏魔圈雖厲害,但是三渡只用了三成勁力,林清玄眼中精光一閃就看出來渡難和渡劫的境界比渡厄差上一線,所以三條黑索運轉中還有有些小小的瑕疵縫隙,只不過不是到了凝聚神念的境界修為也看不出,看到了也抓不到機會把握。

不過林清玄的陰神那是神念凝聚的最高境界,加上已經復制了渡厄對金剛伏魔圈的修煉經驗,更能靠著道家的“三無”境界尤勝一籌,所以方升的身軀功力雖差上很多,但是林清玄還是能以此施展出最精妙的武功把握住金剛伏魔圈中那稍縱即逝,微不可查的破綻。

眼看著三大黑索就要臨身,若是打實便是一塊巨石也要立時四分五裂,可是在眾人眼中,“方升”卻腳步一滑,兩手驚慌失措的向前胡亂的抓了幾把。

可是黑索竟然沒能打中他,即使三渡心意相通,臨時控制黑索變幻勁力朝著“方升”絞合而下,但是“方升”驚慌的胡亂抓了幾把卻神奇的抓住了一條黑索。

渡劫慘白的臉上神色不動,但心中卻微微一驚,他手中的黑索被“方升”一把抓中后竟然軟趴趴的摔落地下。

任憑自己如何奮力驅勁,那少年卻能以精純博大的玄門正宗的功夫抵擋,猶如大海中的一顆小小的礁石,雖然渺小微弱,但卻牢牢支撐,不至于被自己綿綿不絕的佛門神功撕碎。

渡厄和渡難見“方升”能抓到黑索便是一驚,見他抓到黑索后竟然不會被勁力震得渾身骨骼盡碎而死又是一驚,待到看到黑索彷佛被抽了骨頭的蛇一樣軟噠噠的落下,任憑渡劫如何摧勁也能被攔下,他們更時和渡劫一樣心中驚駭,知道這個少年絕非表面如此簡單,這一手武功已經超越了凡俗,證明他功力雖差,但武學修為乃是武圣以上。

渡厄三僧大感驚異,暗道:莫非傳言清玄帝君是重陽真君的轉世,說全真教有轉世之法乃是真事?若非二尹真人和全真七子轉世,這個少年豈能在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功力,能克制我的金剛伏魔圈?

空見和八思巴眼神閃爍,神色驚駭,空聞、空智、空性三僧更是忍不住驚異出聲。

大宋太子趙鎏和大元王子阿拉吉八都十分不滿,他們以為是少林寺僧人手下留情,不想得罪全真教。

脫脫更是心中暗罵道:“湖涂的和尚,既然辯經大會全真教主入彀了,不合力將全真教扳倒打壓,以后全真教元氣恢復,再出一位仙人鎮壓,難不成你少林寺還能這么風光嗎?”

心頭雖急,但是宋元皇子都不便發言,只能瞥了眼脫脫,脫脫則起身看了看八思巴法王。

八思巴好像沒有看到,只是神色復雜的看著“方升”,沉聲道:“方先生藏得很深,這時候才顯露了一手道家神功,好啊,烏真人教的好弟子。”

烏虛法微笑點頭,全真教眾道見“方升”出丑的胡亂一抓竟然像是抓到了金剛伏魔圈的破綻,俱都面露喜色。

聽到八思巴的話,三渡知道他也以為自己三人有意放水,畢竟“方升”的動作渾然天成,任誰看了都像是渡劫把黑索送到他手上的。

三渡也心中卷起了驚濤駭浪,連數十年修成的枯禪都險些堅持不住。

畢竟任誰也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少年只有不到大宗師的功力,卻像是創出金剛伏魔圈的祖師一樣,在三位武圣圓融無缺的功力下占到了上風。

這就像是一個小蝦米跳出來要挑戰鯨魚,并且真的跳一下就打中了鯨魚的眼睛,讓鯨魚投鼠忌器,無力反抗。

如果不是發生在自己的身上,三渡絕對是不敢相信,可是感受著渡劫無論如何也奪不回黑索,渡厄和渡難也顧不得什么宗師氣度,以大欺小之嫌了。

渡厄和渡難手腕不動,手中的黑索就左右飛起,朝著“方升”腦袋和后背夾擊而下。

“方升”的功力暫時的抵擋渡劫,不令他重新掌控黑索已經是勉力為之,面對著渡厄和渡難的黑索合擊就無論如何也難以抵擋,甚至連躲閃也做不到。

如果沒有武圣高人出手相助,“方升”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索落下,然后把自己打的頭顱破爛,嵴骨斷裂而死。

情況千鈞一發,“方升”不急不躁,體內神念化為利箭飛出。

只是瞥了眼渡劫,神念就撞中了渡劫的眉心,老和尚就感覺頭腦一蒙,好似看到了天下間最恐怖的妖魔,身體下意識的出現了大恐懼下的抽搐顫抖。

在周圍高僧真人的眼中,就見渡劫圣僧的身體一震,彷佛被蟄了手一樣勐地撒開黑索。

黑索失去了渡劫的控制,在“方升”手上握著的這頭則突然拱起半圈攔下了渡厄和渡難的黑索。

“方升”功力雖弱,可是這一下黑索變化彷佛他化身渡劫用出的金剛伏魔圈的至高精要,渡厄和渡難的合擊頓時被“方升”手上的黑索牽引懸著轉飛上半空,直接把大雄寶殿的房頂打出一個大洞。

“嘩啦啦……”

隨著無數瓦片和塵埃落下,大宋、大元觀戰的皇子嚇得險些坐不住。

四空神僧看到瞬息間的變故也都忍不住低聲驚呼。

全真教的通貞道人等則低聲歡呼。

丟了黑索后渡劫心季驚恐的感覺就一掃而光,他不愧是坐苦禪數十年的少林寺修為輩分最高的圣僧,當即就以無上佛法收束了心神,壓住了心中諸多雜念。

此時黑索一頭已經垂落地面,渡劫眼神一厲,再次伸手去抓黑索,可是這趴在地上的黑索卻忽然彈起,打向了自己的面門。

渡劫完全不看相信一個小小的少年“方升”不僅能抓住自己的破綻,竟然還能控制黑索,所以他很自信的右手一翻就用上了少林寺的大力金剛手去抓黑索。

可是“方升”眼中閃爍精光,渡劫腦中一陣恍忽,手上動作一滯就被黑索躲過,帶他回過神來黑索已經到了面前半尺再想躲避招架都來不及了,他只能運轉少林太素九陽功,以無上神功護體抵擋,可是這黑索上的一抖之力幾乎不在自己之下,倉促之間能否抵擋,渡劫也并無信心。

眼看著黑索就要噼中渡劫的光頭,兩條黑索突然后發先至的擋在渡劫鼻尖前。

“啪!”

一聲爆響,三條黑索就打著圈朝著三個相反的方向彈開,只不過“方升”手中的黑索飛出四五丈遠,穿透了一根大梁木柱,而渡厄和渡難的黑索卻只飛出一丈遠就兜了回來。

“方升”叉著腰扔了手上的黑索,睥睨的看著前方的三個老僧。

渡厄、渡劫、渡難同時長嘆一聲,渡厄獨眼不住地打量著“方升”,嘆息道:“后生可畏……后生可畏……金剛伏魔圈已破……”

說著三渡看向烏虛法,躬身道:“真人好手段,全真教道法無窮,貧僧心服口服,以后少林寺敬服全真。”

烏虛法哈哈一笑,還了半禮,道:“三位圣僧不必客氣,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本來是一家。都是教化世人的宗派,何必非要分個高下?方才賭約作廢了便是,以后少林寺不必低我全真教一頭,咱們各自安好,弘揚正法便是了。”

聽了烏虛法這一番話,三渡臉色微變,輕輕搖頭,又深深拜了一拜,渡厄沉聲道:“真人高德,貧僧等銘記于心,不敢忘懷。”

三渡行禮后不等烏虛法還禮就直起身,渡劫僧袍一卷還把黑索拉回自己手上。

三位老僧的五只眼睛閃爍著攝人心魂的精光看向正因為破了金剛伏魔圈而滿面春光的“方升”。

渡厄聲如洪鐘的問道:“方先生,敢問你從何處學來的金剛伏魔圈?

方才你奪了我渡劫師弟的黑索用的是道法仙術,此乃你全真秘傳,可是你以黑索牽引我們黑索,后來引動襲擊他,逼迫我二人收招回防,用的分明就是我少林寺從無外傳的金剛伏魔圈秘法。

而且你練得境界不在老衲三個之下,也已到了‘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的至高境界,不知你從何處學得的金剛伏魔圈?”

“什么金剛伏魔圈我可沒有學過,出來混要有實力,要有背景,我原以為你們三渡圣僧偌大的名頭將有何等高深的功力,今日一見,嘿,什么圣僧神通,原來是小癟三。”

“方升”搖搖頭,神色頗為失望。

三渡并未動怒,但是四空神僧卻嗔怒不已,皆怒目而視,恨不得即可沖出來讓“方升”見識見識少林七十二絕藝。

“方升”無視四空神僧,咧嘴笑道:“我全真教三教合流,也精研佛法,老和尚說的人我四相與我道家至高的無己無功無名的三無之境也差不多,你的這個金剛伏魔圈我以前雖然沒有學過也沒有見過,但是我家教主真人曾傳授我一個三才陣法,我看你們的圈子一眼就知道是脫胎于三才法陣。

這個‘天地人三才法陣’是清玄帝君老人家當年傳授的仙法,多年不曾顯露江湖,據說當年被一個小癟三偷學過……

你們的金剛伏魔圈雖厲害,在我看來卻是無一處不在三才法陣的功法之內,估計就是你們少林高僧當年在華山聽講了我清玄祖師宣講仙法后又不知從哪個小癟三處學了點三腳貓的三才法陣,這才創出了金剛伏魔圈……”

三渡聽了“方升”這一席話大感羞慚,有心辯駁,可是想起當年若非師叔祖覺遠在華山聽講清玄帝君傳授仙法,后來師祖無色禪師從覺遠師叔祖處學的少林太素九陽功,以此為根基才開創的少林寺武學再上一層樓,筑就仙基之法。

而金剛伏魔圈這門神功本質上也是在筑基仙法的基礎上結合少林武學和枯禪法所創,若說清玄帝君也能傳下相似的仙法卻有可能,是以三渡一時間也不敢隨意反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4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