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六二章 仙道神功太始經

第一六二章 仙道神功太始經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六二章 仙道神功太始經

西域昆侖山

西域的山大多是灰突突或者黃突突的樣子,讓人看一眼就知道是干巴缺水的樣子。

因為氣候和環境的緣故,西域的山上缺少樹木和植被,所以總是沒有中原和江南的山脈看著鐘靈俊秀。

不過在昆侖山的一處十分隱秘的山谷內卻是四季如春,奇花異草爭相開放,桃李杏梨,碩果壓枝。

在這個山坳的一片幽靜谷地,

有那清澈見底的小溪和池塘,小溪內銀魚搖曳,青魚吐泡,時不時泛起浪花波紋。

在池塘邊生長著許多桃李杏等果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十來株掛著拳頭大小,鮮艷粉紅的蟠桃香果的桃樹,在桃樹下則臥著一頭奇丑無比,比成年男子還要高大的怪雕。

在果樹旁是兩棟茅草屋,

一個滿頭白發,

但是皮膚白皙細膩,五官秀氣的中年女子和一個面容嬌羞,美艷動人的年輕坤道正在淘洗著各色果仁和何首烏塊。

看著籮筐里的是桃仁、杏仁、核桃仁、松子仁和柏子仁。

白發女子洗干凈后用籮筐篩了篩,起身說道:“莫愁妹子。林兄弟研究的這五子湯,說是以仙桃仁為主藥,每日喝著能延年益壽,駐顏不老,我這兩日看著我的皺紋還真少了不少,你幫我看看。”

李莫愁湊上去,看了看瑛姑臉蛋,原本她眉眼以下的肌膚光滑如少女,眉眼以上的眼角紋和額頭上的抬頭紋十分深重,一看就是有五六十歲的樣子。

可是這喝了幾個月的五子湯,

李莫愁仔細打量著,看她眼角的魚尾紋減輕了不少,確實看著年輕了許多,連額頭的皺紋也淡了,就笑著說道:“不錯不錯,

看著比我都年輕了。”

瑛姑笑著說:“你這丫頭嘴巴就是甜,難怪把林兄弟唬得暈頭轉向。”

李莫愁笑道:“周大哥不也聽你的話嗎?妹妹我可都是跟姐姐你學的呀。”

妯娌兩個說說笑笑就將兩籮筐的五仁子抬進房中,然后生活煮粥,不一時,廚房中的炊煙就從煙囪里冒了出來。

在茅草屋西北數百米的溪流上游是一個四五丈高的小瀑布,瀑布之上是個大水潭,水潭和瀑布連接處是一高一低的兩塊大石。

巨石之上青苔密布,在石頂上卻盤坐著兩個男子。

一個鶴發童顏,長發披肩,天靈蓋附近的白發卻微微轉黑,身穿一領土布長袍。

另一個人則是位黑須黑發的年輕人,身穿杏黃色道袍,臂彎托著一把玉柄銀絲拂塵,他臉色微黃,須長一尺,光滑油亮,五官俊秀,看著也就是三十來歲的年紀,

但是氣度穩重,如淵如山。

一老一少坐在巨石之上,

聽著瀑布嘩啦啦的聲響,時不時說上一句晦澀難懂,深奧無比的武學至理,然后各自瞑目沉思,或半個時辰,或一個時辰,就再睜眼解說出參悟的心得體會。

轉眼間就到了日頭西沉,李莫愁走到瀑布下,說道:“周大哥,林郎,下了吃一碗五子粥養養精神再參演神功吧。”

兩人答應一聲就飛身躍下,好似飛鳶直落數十丈遠,然后回到茅草屋歇息。

這一老一少正是全真教真君掌教大天師林清玄和老頑童周伯通。

自從他們二人帶著李莫愁和英姑來到了昆侖山的秘境隱居已有一年多的光陰。

此時正值深秋,也是蟠桃最后一批果子成熟的時候。

當年四人來到秘境時正值隆冬,山谷內花草樹木都已凋敗,不過有些野雞野兔和黃精、何首烏等,倒也餓不到肚子。

后來林清玄用蟠桃仁結合谷內的其余果仁創出一道五仁湯,煮湯服食也可延年益壽,增強壽元,所以在蟠桃成熟前四人每幾日就要喝一次五仁湯。

當時豢養菩斯曲蛇的蛇窟也才剛挖好,從長壽谷帶來的菩斯曲蛇也沒能繁殖出來,蟠桃也沒成熟,四人就是靠著五仁湯增強元氣,延年益壽。

這一年多的時光里林清玄一直激活天演境,不遺余力地注入真氣推演適合修煉陰陽合一神功的鍛體筑基神功,這兩日總算大功告成了。

喝了五仁湯后,周伯通和林清玄感覺腹中暖流蕩漾到周身百穴,知道是蟠桃靈種的功效,以兩人現在的功力,便是一兩個月不吃飯也可以熬得住,吃了一碗五仁湯便可數日不食。

自從兩人道理昆侖秘境,除了每天服食靈果修煉內功,就是鉆研神功,不斷推進將黑水真法和焚訣研創合一的心法口訣,如今筑基功法創出,如何為一的神功前三層心法也算堪堪創出了。

隨著太陽落山,茅草屋內已經暗淡下來,瑛姑點燃油燈,李莫愁端進來一盤洗好的蟠桃,然后四人端坐在蒲團上,吃著蟠桃,林清玄將筑基功法說出來給三人背誦品悟。

這已經是四人共同修習筑基神功的第三日,周伯通和林清玄早就開始著手修煉,李莫愁昨日也修行入門了,但是瑛姑修為差一些,資質也不夠,又多講了一日才勉強學會。

轉眼數個時辰過去了,瑛姑和李莫愁練了幾個時辰都疲乏不已,回房間歇息了。

林清玄和周伯通一口氣都練到后半夜,直到渾身骨縫劈啪作響才收功出定,臉上精光閃爍,體內血氣奔騰如河,須得運功調息方能壓制。

周伯通欣喜不已道:“兄弟,這筑基神功易筋鍛骨效果天下無雙,我早就聽聞少林易筋經乃是天下第一等的奇功。

但是若是遇到了你創的這門筑基神功就多有不如了,只可惜這部神功九成神效都是為了將經脈穴位鍛造的能承受修煉后續神功真氣,若非如此,當可以成為遠超九陰神功的絕世神功了。”

林清玄微笑道:“咱們所創的黑水真法和焚訣都是超越了武功一道的仙法了,雖然只能算是基礎入門的仙法,但是合二為一后威力豈止倍增?這筑基神功再好也只是仙法神功的墊腳石罷了。”

“好一個墊腳石。”

周伯通聽后,拍手大笑道:“妙哉,妙哉,這門筑基的鍛體神功有著天下第一易筋鍛骨的神效,若能練成,修煉天下任何武功都可以一日千里,進境飛速。

我全真教弟子若能人人修煉,那本教的上乘武功都可入門就修煉了,哪怕是資質再差之人,只要能以筑基神功入門,再修煉全真心法和金關玉鎖二十四訣最多數年便可練成,然后功力修為夠了,自可修煉先天功,最多十數年,便可人人都是王重陽、林清玄了!”

林清玄聽了一愣,笑道:“若果真如此,咱們也算是開創了武學盛世了,只可惜如今的筑基神功想修煉,怎么也得是打通了奇經八脈的第一流高手,若是降低門檻到入門弟子便可修煉,還得再費上莫大的精力去參演簡化了。”

周伯通嘿嘿一笑道:“這個不急,咱們先把筑基神功練成,然后在把推演融合,已經確定修行可沒有紕漏的前三層神功練成,再慢慢推演后續心法,專心致志把仙法神功創造出來才是正道。”

林清玄點點頭,想起了兩人耗時一年多苦心孤詣,日夜磋磨才融合推演的神功心訣前三層,只覺心力交瘁,不過若能修成以后,之后再推演第四層和第五層心法興許就不會太累了。

畢竟黑水真法和焚訣兩人都研創出第六重天,整合以后是完全足夠精簡推演出五層以上的心法口訣的。

周伯通平生第一樂趣就是研究武功,眼神精光閃動,笑道:“咱們先將筑基神功練成,然后再把前三層心法練成,之后再細細的推演這部神功的后續心法也就便利許多,只是如今神功已成,不知當取個什么名字?”

林清玄沉吟片刻,微笑道:“周大哥可有想法?

我覺得,咱們將黑水真法和焚訣融合為一,去蕪存菁后,這部神功不僅真氣越發神異,就是腦中之神也可周游全身,操縱己念人念,如此煉精化氣,氣無返先天虛無,可隨心所欲轉化陰陽剛柔諸多變化。

自此真氣自無到有,自混沌而分陰陽,以意念而隨心所欲操控,自然便可謂是煉氣化神。

如此修持下去,自然精氣神三者具足,三花聚頂指日可待,長生之道自然穩固,不妨叫做‘太始造化長生功’。”

“太始化生陰陽,陰陽化生萬物,造化者,澄濁剖判,庶物化生,這個名字再好不過了,咱們乃是開辟仙道,沒有什么比這個名字再合適了。”

周伯通哈哈一笑,道:“這名字是真好,我本來還想取什么陰陽大法,坎離神功,這么看來卻是小道了,這兩功合一也不再是純粹的陰陽剛柔之分了,超越了世間任何武功經典,乃是混沌混元之相,可造化陰陽五行,化萬千而于一體,就叫太始造化神功了。”

兄弟二人哈哈一笑,周伯通又皺眉道:“不過筑基神功與太始造化神功說起來乃是兩部神功了,當另取一個名字。”

林清玄一時想不起來,問道:“大哥你來取吧。”

周伯通沉默半晌,抬頭道:“太始者,萬物之始也,故曰太始。流轉成練素象于中而見氣,實自變得成陰陽……太始既沒而有太素……太素已來,天生甘露,地生醴泉,人民食之,乃得長生……

練成筑基神功筋骨乃追天人,體內生機勃勃,綿綿不絕,不如就叫太素化生功吧!”

林清玄聞言大喜,道:“太始以后有太素,陰陽和合為混沌,混沌之中有萬物之素,這兩部神功就是這等關系,大哥定名確如其分,以后筑基神功名曰太素化生功,仙法神功則名為太始造化神功,二功合一,再輔以咱們所創的八極崩、四海平、焚天掌、黑水重掌、水火陰陽勁等神功秘法,合為一部仙功寶典,名曰《太始經》,如何?”

“如此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周伯通激動地抓了抓胡須,然后就恨不得即可將太素化生功練成,不過他知道自己已經年過八旬氣血衰敗,神功雖好,又有仙果益補元氣,但是最快也要三個月方能大成,于是就壓下念頭,回轉房中歇息了。

第二天林清玄和周伯通起床洗漱后只吃了一枚蟠桃就回到了清潭巨石之上修煉太素化生功。

林清玄有著西域鍛體神功的底子,不過十天就已經練成,然后就開始修煉太始造化神功。

轉眼秋去春來,倏忽間已是三年光陰。

這一日林清玄先是把第三層的太始造化神功練成,又等了三個月,周伯通也將神功練成。

到此時兩人功力比之數年之前雖然只是精進一兩成,但是體魄強健優勝往昔,真氣精純也不可同日而語。

周伯通此時頭頂白發已經半數轉為黑發,好似頭頂上一個黑色小帽,他收了功力,體悟著三層心法練成后的變化,笑道:“林兄弟,這太始造化神功練成第三重天就堪比當年的黑水真法或焚訣六重天的功力神效了,若是咱們二人合力將兩部神功剩余精要吸收琢磨,用個三五年,當可將這神功第四層和第五層也推演出來,到時候便可功力翻倍,出手時更能增添諸多神異妙處。”

林清玄捻須笑道:“大哥所料不錯,咱們只是將前三層心法練成便比得上當年兩門神功六重天,只要再一鼓作氣將后續兩層心法推演試驗,確定出沒有紕漏的法門口訣,練成以后應當就能超越古往今來的所有前人,窺探到天人合一以上的無上境界,興許就能看到舉霞飛升的法門哩!”

周伯通伸出手來在身前輕輕一撥,一丈開外的水面上就浮現出五指撥動的痕跡,同時還有嘩啦啦的聲響。

“還是多虧了兄弟伱,若不是你,我老周哪里有機會練得這等仙法秘術?我看要是有投胎轉世,你八成就是我師哥的轉世之身嘍。”

林清玄聞言心中暗道慚愧,他很清楚,自己所取得的成績中一多半都是靠的天演鏡的幫助,即使是太始造化神功和太素化生功也是自己用天演鏡推演幫助,算是省了二人十余年之苦功,周大哥說多虧了自己這話雖然不錯,可是本質上還是多虧了自己的“天演鏡”。

林清玄未曾入道修行時銳氣頗足,自以為自己會和庸庸碌碌的眾生不一樣,不僅是因為自己是穿越者,更多的是自己的自以為是,這是所謂的有點前知而生出的驕縱心態,喜歡拿著燈籠只照別人,不照自己。

可是隨著二十多年來林清玄武功漸漸高深,道家修為和武學境界也水漲船高,即使如今武功修為已經是天下第一了,但是卻更加人為自己的渺小和無知,越發能體會道德經中“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的道家至理。

“江海之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

林清玄漸漸通過修煉已經占去了自私多欲專見偏信的小我,如今修為夠高放才能領會到太始造化神功的諸多精妙奧理,也漸漸明白了,武學一途走到了自己和周伯通現在的境界已經是到頭了,哪怕是再練一百年也不會有質的變化。

因為練到如今天人合一,隨心所欲無不自如就是絕頂之境,再往上已經是沒有空間了。

但是如今自己合周伯通另辟蹊徑,以天下神功為基礎,融合如道家玄門正宗神功中,經過二十余年研創,終于開辟出了一條上無止境,剛入門就等于武學一道巔峰絕境的仙道之路。

林清玄和周伯通的心中都感慨萬千,明白是要有足夠的時間推演修煉,以后練成太始造化神功的第五重天,兩人就絕對是能練成陸地神仙的修為本事了,如果再練成第六重天、第七重天甚至第八重天呢?

到時候騰云駕霧、撒豆成兵不好說,但是呼風喚雨,一人可滅一國絕對不在話下。

舉霞飛升不知道是否能否真正實現,但是逍遙于世,活個一兩百年也可輕松而為之了。

周伯通和林清玄如今耗時四年多終于把太始造化神功的前三層心法練成,后續的心法口訣就要繼續印證推演了。

林清玄估摸著自己若是全力激活天演鏡,第四層的心法中的錯漏當可推演發現,然后自行進行彌補修正,足能省去自己和周伯通的許多心血精力。

林清玄估計若是自己兩人小心翼翼的冒著走火入魔的風險印證修煉,苦心鉆研,恐怕十余年方能將第四層心法初創而成,不過如今用天演鏡來印證推演,自己不過是每日耗費真氣而已,估計最少兩年,最多三年便可推演而出,第五層心法估計最多也不會超過十年。

于是就笑道:“周大哥,你老夸我是重陽真人轉世,我也不客氣了,這《太始經》的后續心法咱們先推演創造,印證之事交給我便好,你暫且不必去試,待我印證后查漏補缺,彌補錯誤,再分享給你來修煉。”

周伯通心思單純,根本不去深思,見林清玄頗有信心,就笑道:“這樣也好,我就去抓個猴兒養一養了,我早就不服氣那獨孤求敗,他養了個雕兒頗通人性,我看秘境中有不少小猴奔來跑去也頗靈動,這就去抓一只馴養一下,以后也好能讓它幫著瑛姑和弟妹做些家務事。”

說完周伯通就好似化作了一陣清風沒了蹤影。

林清玄微笑點頭,暗道:就憑周伯通這一手輕功身法,恐怕百年以后的青翼蝠王韋一笑也多有不及了,這就是絕代大宗師以后的境界體現,也不必拘泥武功招式,隨手一掌便是天下高手莫之能當,飛身一躍便是輕功高手莫之能及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6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