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六一章 獨孤九劍(七千大章)

第一六一章 獨孤九劍(七千大章)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六一章 獨孤九劍(七千大章)

在木屋轉了一圈,楊明估終于確定隱居在此的人已經離開了。

因為連居住地都像是閑了一兩年的樣子,自然是不可能有人了。

因為兩個木屋內有都有床鋪,而且床鋪很大,足足能睡下兩個人,所以楊明估計這個山谷里以前應該最少住著兩個人,多的話就四個人。

丹房內還有丹方,

山谷內有菩斯曲蛇,楊明覺得住在這里的一定是精通醫道武功,功力深不可測的道家高人,興許還是本門的前輩。

閑逛半晌,楊明就想起了師父跟梁老爺子絕情谷的青衣人們的戰況也不知如何了,想著出谷去看看,

但是回到了來時的谷口,

找了好久也找不到出去的地方。

在樹叢中轉來轉去,可最終還是轉回到山谷內,楊明不知所措,心想難道是遇到了鬼神,又或者這個山谷乃是神仙所在的秘境?

知道轉累了以后楊明才死了心,心知一時半會兒出不去就又回到了木屋所在的山坡休息,餓了就打獵烤肉,困了就在木屋休息。

連續數日都是不斷地在山谷內轉悠,想要尋覓出谷的路徑。

這幾日里楊明把山谷內的雞鴨鵝羊都吃了個遍,甚至和殺了一條菩斯曲蛇靠著吃了肉,又服用了蛇膽,果然感覺蛇膽有增強力氣,強化內息的功效。

這一日楊明又服了一顆蛇膽練了兩個時辰的“木偶神功”,然后就拿著長劍在山谷內繼續尋覓探索。

不知不覺間楊明就走到了一個石洞前,遠遠看著石洞口野草已經及膝高,顯然是沒有什么生靈在里面。

楊明用劍仔細的清理著雜草,唯恐有菩斯曲蛇從草里冒出來給自己一口,

小半個時辰才到了石洞門口。

走進后眨了眨眼睛才熟悉了洞內昏暗的光線,

走了沒幾步就看到了一丈多遠就到頭了。

這石洞內除了一張石桌石椅外空無一物,

只有一個亂石堆成的石丘,

石壁上也都是苔蘚。

楊明心想:這秘境內是我全真教的前輩高人隱居修煉的所在,這個石丘一看就是人為堆砌,莫不是里面有前輩高人儲藏的神兵寶物?

楊明不知是石丘什么,但是心想既然這里是前輩高人居住的所在,石丘內八成埋著什么寶貝,自己出不去,左右無事不是看看。

于是想定了主意,楊明就跑過去搬運起石塊來。

過了一個時辰,楊明抬起一塊大石頭,轉過身來就看到碎石中露出了一個骷髏頭,頭下依稀可見森森骨架。

楊明嚇得驚叫一聲,倒退一步,心想:難不成這是埋葬死人墳塋嗎?這白骨是住在這里的前輩?可是化成這樣的白骨要十多年吧?應當不是木屋內的人……

心中疑惑難解,楊明就蹲下身想看個仔細,果然見白骨干燥,顯然是不知過了多少年了。

楊明見在這一具白骨身下是一塊石板,掩埋白骨的石塊實際上也都是堆砌在石板之上。

就在骷髏頭旁邊裸露的青石板上依稀能看清是用手摸尖細利器刻下的文字。

“子丑之交辰巳……”

露出的石板上顯露著這些文字,楊明大感好奇,因為他完全看不懂。

不過越是不懂,楊明就好奇,

于是跪下叩首道:“晚輩方才不知實情,竟然毀了前輩的墳塋,冒犯了前輩的遺體,還望前輩恕罪,不過前輩葬在山谷,一定也是前輩高人,我將您遺體取出,在山谷內給您另尋一處風水寶地,加以棺槨給您好生安葬。”

說著楊明就把石塊都清理干凈了,就看到一塊九尺見方的石板上躺著一個白骨,在石板上密密麻麻刻著小字,楊明看著白骨也有些礙事,就脫下外衣將白骨裹好放在一邊,然后叩了叩首,才重新來看石板,就看那右首開始寫著四個字“獨孤九劍”。

“這是一部劍訣?”

楊明一看名字就感覺一股神功秘訣的傲然之氣撲面而來,道:“這世間武功都是路數越多越厲害,怎么這個只有九個劍招嗎?獨孤分明是姓氏,難道創立劍法的這位前輩姓獨孤?”

想到這里楊明就看向了一旁的白骨,搖搖頭,又專心去看石板上后續的心法口訣:

“歸妹趨無妄,無妄趨同人,同人趨大有。甲轉丙,丙轉庚,庚轉癸。子丑之交,辰巳之交,午未之交。風雷是一變,山澤是一變,水火是一變。乾坤相激,震兌相激,離巽相激。三增而成五,五增而成九……”

看完了全篇心法后楊明才知道這是一部劍道的無上妙旨和武學的神功經典,只不過自己修為淺薄,看了一遍只覺晦澀難懂,連千分之一也領會不到了。

越是看不懂,楊明心中越是竊喜,急忙看著誦著背下,一個多時辰就將第一部分最難看懂的三千多字的總訣背會了。

看完總訣,后續的九個劍招分為“總決式”、“破劍式”、“破刀式”、“破槍式”、“破鞭式”、“破索式”、“破掌式”、“破箭式”、“破氣式”。

雖然看似比總訣好懂一些,但是楊明看完以后稍加思索又是一頭霧水,這才知道這門獨孤九劍深不可測,自己這點道行要想學會非得有大毅力不可。

楊明不敢貪快,利用數日苦功將獨孤九劍上萬字后將這門武功背會,然后將獨孤求敗的尸骨在山洞外挖坑掩埋了,然后就回到木屋修煉武功,同時鉆研起“獨孤九劍”。

這一日楊明擔心背誦的獨孤九劍有錯漏,又到山洞看了看石板上的心法,待印照無誤后走出山洞,此時天氣晴朗,楊明心情大好,忽然看到洞后樹木蒼翠,山氣清佳,便信步過去觀賞風景。

行了里許,來到一座峭壁之前。

那峭壁便如一座極大的屏風,沖天而起,峭壁中部離地約二十余丈處,生著一塊三四丈見方的大石,便似一個平臺,石上隱隱刻得有字。

楊明翹腳極目上望,瞧清楚是“劍冢”兩個大字,暗道:什么所在能稱得上是劍冢?

楊明大為新奇,在山谷內吃住雖無困難,風景也十分秀麗,但是十分孤寂無聊,楊明又是少年心性,早就憋得難受,要不是遇到了獨孤九劍能鉆研消遣,早就想著把山谷內處處探查一遍,尋覓出谷之路了。

此時看到劍冢楊明就費勁氣力攀爬而上,也見到了獨孤求敗的埋劍所在和遺筆。

到這個時候楊明才知道這里原來是上百年以前的一位獨步天下的老前輩劍魔獨孤求敗隱居所在,自己所看到的那部獨孤九劍的劍經便是這位劍魔老前輩所留了。

“劍魔獨孤求敗既無敵於天下,乃埋劍於斯。

嗚呼!群雄束手,長劍空利,不亦悲夫!”

楊明不斷地低聲重復念著獨孤求敗的遺筆:“無敵于天下……群雄束手,長劍空利,不亦悲夫……”

腦海中瞬間浮現出一個武功高絕的前輩形象,口中卻說道:“也不知道這位獨孤求敗老前輩武功能高到什么程度?比清玄真君他老人家能差多少?”

楊明從小就只聽說過全真七子和清玄真君斬妖除魔,行俠仗義的事跡。雖然也聽說過重陽真人曾經是天下第一高手,但是畢竟重陽祖師爺的時代距離楊明太遙遠了,在他心目中天下無敵,武功最高的人還是“活神仙”清玄真君。

即使獨孤求敗遺筆說自己無敵于天下,那部深邃難懂的“獨孤九劍”也確實是天下第一等的神功,但是楊明卻仍舊覺得最厲害的還得是師叔祖林清玄。

楊明暢想片刻,只覺得這前輩無敵的境界實在令人神往,再想自己誤入這山谷,以后能服用菩斯曲蛇增強內力,再修煉了獨孤九劍,以后也能成為獨步天下的大高手了,于是心中就熱切了幾分。

楊明低頭見劍冢內除了最后一把木劍,竟只有第一把鋒銳無比的“青鋒劍”還在,看這把寶劍青氣游曳,寒氣逼人,就拿起來笑道:“以后寶貝你就跟著我吧,在我手上咱們重振獨孤九劍的威名。”

說完話楊明就拿起那青鋒劍下,從石臺躍下,自此以后就安心的在山谷內住了下來,每日除了服食蛇膽修煉內功,其余時間全都在鉆研修煉獨孤九劍的總訣心法和第一式劍法精要“總訣式”。

由于楊明所會的劍法只有一套全真劍法,不管是武學之道還是劍法的理解見識都十分淺薄,所以這獨孤九劍中許多道理和九招沒有招式但是卻蘊含了無數招式的劍法武功都得自行鉆研。

楊明雖然聰慧無比,但苦于無名師指點,初時修煉參悟起來也是十分困難,往往苦思冥想數月,方才若有所得,然后大喜之極后再自行演練。

在楊明困在長壽谷內修煉神功時,襄陽城外卻正在開展的一場大戰。

大蒙古四王爺忽必烈年后就親領十萬大軍攻打襄陽城。

襄陽守城的則是荊襄制置使郭靖,他駐守襄陽已有數年,統兵有方,將襄陽打造的固若金湯,使蒙古大軍多次鎩羽而歸,這次也不例外。

在擊退了蒙古的維持兩個多月的攻城后,站在城頭上望著蒙古大軍慢慢退去,郭靖總算松了一口氣。

在他身邊已經挽了發髻,但容顏俏麗依舊的黃蓉笑道:“靖哥哥,到這次蒙古退去,三五個月內是不會再南下了。”

郭靖摸了摸胡須,道:“但愿如此了。蓉兒,我這幾日忙于軍務,倒是忘記問了,尹師兄的傷勢恢復的如何了?

黃蓉看了眼一旁站著的魯有腳,魯有腳忙上前躬身道:“稟大爺,尹道長的傷勢好多了,那個梁老爺子半個月前就走了。”

郭靖沉聲道:“如此就好,也不知傷了他們的那個絕情谷弟子是何來歷,魯大哥你打聽出絕情谷在哪里了嗎?”

魯有腳皺眉沉吟道:“絕情谷……近些年來不曾在江湖上流傳過這個名字。不過我丐幫弟子廣布天下,江湖上有什么傳聞也瞞不過咱們,在20年多前,聽聞鐵掌幫的裘幫主曾與絕情谷主結親,將他妹妹下嫁給絕情谷主,也不知真假。

不過鐵掌幫現已消亡,這諸多消息也不好找,我們多方查證也只知道絕情谷似乎就在襄陽和南陽附近的深山里,想要確切找到還要一段時日。”

郭靖皺眉道:“這絕情谷行事古怪也不知是友是敵,若是那邪派妖人的巢穴,處在這兩軍交戰之地,怕是對咱們大宋不利呀……

聽尹師兄說,明兒他沒了蹤影多半就是被絕情谷人擄了去。

我和他爹爹八拜為交,如今康弟武功盡廢后和念慈弟妹一同孝敬楊叔父和嬸娘。這孩子……我無論如何都要保全這孩子,不然怎么對得起楊叔父和康弟?

待到救他回來我還要招他為婿,將咱們芙兒嫁給他,蓉兒,咱們需得盡快找到絕情谷的去處,免得明兒被他們害了。不然楊家賢侄在襄陽附近被賊人擄去我這做伯父的卻幫不上什么忙,哪里還有臉面在見康弟和楊叔父?

黃蓉有心說我的芙兒憑什么嫁給楊康的兒子,但是看郭靖一臉認真也不好辯駁,只得冷哼道:“這有何難,魯長老你多派些弟子在這附近尋覓,什么時候找到了什么時候回稟我們,咱們找到了絕情谷的所在后再做什么就好辦了。

左右山谷跑不了,有靖哥哥和我,還有咱們丐幫四大長老在,探尋探尋他們絕情谷有何難哉?怕是龍潭虎穴也難不倒靖哥哥你的降龍十八掌和我的打狗棒。”

黃蓉話語擲地有聲,郭靖聽了心頭焦慮暫去,也點點頭。

丐幫四大長老之首的魯有腳躬身應諾。

武當山紫霄宮內香火旺盛,越是打仗,這道宮的信眾反而越多。

總管重陽宮伙房的郭志瑞跟著清玄真君來的紫霄宮后仍舊分管伙房,郭道長得知了掌印師兄尹志平在襄陽養傷,心知真君天師不在家,恩師和師伯師叔也都不在家,如今紫霄宮更是不能亂,容不得出錯。

因此每日監督起弟子和火工道人做工越發嚴厲,尤其是遷怒那三個做苦工的奸賊,更是給他們定了比往日多出一倍的砍柴量,只把三人累得有氣無力,這才心滿意足。

這一日是三月初三玄天上帝誕辰,紫霄宮作為玄天上帝的道場所在,自然好好生祭祀,所以要早的飯菜比往日還多,用的柴火也更多了。

郭志瑞狠狠的訓斥了柴房前的三個奇形怪狀手腳都帶著鐵鐐,肩膀上也被鐵鏈穿插的人半天,然后看著三人辛辛苦苦劈著木柴,這才滿意的點頭離去。

做了半晌苦功,那個赤腳的黑矮子悶哼一聲,瞪了眼身旁的白臉漢子和光頭大和尚,罵道:“你們沒膽魄,道士都去前殿做法事了,還不逃走,劈什么木柴!”

這三人正是密宗金輪法王和天竺高手尼摩星,湘西名宿瀟湘子,說話的黑矮子就是尼摩星。

他們自從年前重陽節前被穿了琵琶骨,上了手鐐腳鐐后就跟著到了紫霄宮,林清玄一直沒有在意他們,尹志平也忙于處理教務,所以就讓郭志瑞管理三人,郭志瑞不想讓他們白吃米飯,就命三人每日在柴院里劈柴,既能消磨三人的體力,還能為紫霄宮節省些人力。

聽了尼摩星的話,瀟湘子看了看院門,低聲道:“金輪大和尚,摩星兄,清玄真君和赤煉散人都已離宮半年多了也不見回還,還有全真七子都沒了音訊。

昨天早上我聽他們那些道人吃飯時說好像是尹志平在襄陽城外遇到了什么強人,大戰一番受了些傷,就在襄陽城內將養。二位老兄,咱們要逃離紫霄宮,想逃出全真賊道的魔爪,可得把握好這個好機會。”

“此時紫霄宮內高手不多,對咱們也疏于看守,此時不把握時機,確實要抱恨終身。”

金輪法王說著點點頭。

尼摩星性情暴躁,速來沒有智計,只得看向二人,他最服氣金輪大和尚的武功,就問道:“大和尚你來說,咱們怎么弄?”

金輪法王又奮力一板斧劈開木柴,皺眉道:“這全真教的全真九子都還在世,咱們便是想逃走也切不可傷了全真道人的性命,免得老道們急眼尋仇,到時候不說清玄真君了,就是全真七子和赤煉散人上門咱們也打不過……”

金輪法王說著喘了口粗氣,嘆息道:“而且咱們如今被穿了琵琶骨,手腳還有鐵鐐,十成武功用不出半成,就是真的要逃也得想辦法不驚動全真弟子,不然數百名弟子追上來,咱們三個只能束手就擒。”

瀟湘子面皮不動,厲聲問道:“我是一日夜待不得了,白日里山上盡是香客,滿山數百名道人有什么風吹草動也能結陣追出來,要不然咱們待到晚上吧,晚上咱們想辦法逃走。”

尼摩星問道:“我也走,大不了一死,大和尚你走不走?”

金輪法王眉梢一動,沉聲道:“也罷,就今晚走,老衲遭逢大敗后心中驕縱之心滅去,這幾個月每日密練無上瑜珈密乘居然進境頗快,雖然如今不過剛剛入門,但是有著“無比瑜珈密乘”的底子,身體已經可以做出不可思議的動作。

今晚我全力用工當能掙脫了鐵鏈,然后咱們點了看守道人的穴位就逃下山去吧。

不過這一逃咱們需得潛心躲藏,萬萬不可走漏風聲讓這全真九子發覺了,不然的話性命難保。”

尼摩星和瀟湘子面面相覷,心中佩服金輪大和尚神功,被鐵鏈穿了琵琶骨,鐵鐐綁了手腳竟然還能修煉神功,甚至能掙脫鐵鏈,心中欽服之余也多了幾分信心。

兩人都點頭應諾,然后三人就辛勤砍柴,直熬到了入夜才回到拆房歇息。

時過三更,瀟湘子和尼摩星側耳聽著柴房附近的動靜,此時房門被郭志瑞以鐵鏈鎖了,外面門房還有兩個武功不錯的三代弟子看守。

熬到了后半夜,那兩個道士也睡沉了,屋外只剩下一片寂靜,再無雜音。

在草甸之上,金輪法王身體擺出了一個無比奇怪的姿勢,蠟黃的臉龐也紅色紫色和白色輪番運轉,瀟湘子知道大和尚是在默運瑜伽神功,所以連大氣也不敢喘,唯恐打擾了他。

又過了一個多時辰,金輪法王身軀猛地縮成一個球,然后肩膀三扭兩扭,穿過肩胛骨的鐵鏈竟然一天一天的褪了出來。

等到金輪法王把肩膀上的鐵鏈掙脫,伸手輕輕接住鐵鏈,這才擦了擦汗。

走到尼摩星和瀟湘子身前,運功在兩人身上輕輕一拽,二人的鐵鏈也咔噠一聲斷裂掉落,二人都伸手輕輕接住,沒有發出半點雜音。

金輪法王又運功繃斷自己的手鐐腳鐐,奮力扯斷尼摩星和瀟湘子的鐵鐐,只覺手軟筋麻,顯然功力未復卻用力過度了。

這半年來,金輪法王一直苦練無上瑜伽密乘,就是為了掙脫鐵鏈逃離紫霄宮,此時稍有所成了,已經試驗果真成功了,心中便無比暢快。

尼摩星和瀟湘子也欣喜若狂,此時三人體內功力所剩不多,但是也不敢打坐運功,知道良機難得,三人合力運勁貼在門后,悶哼一聲,門鎖鐵鏈就被巨力繃斷,只可惜三人功力不夠精純,咔咔咔的聲響驚醒了門房的兩個道人。

不過這兩個道人剛推門出去不等看清眼前清醒就腦后生風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金輪法王見瀟湘子打倒兩道,低聲道:“不可下重手。”

瀟湘子冷哼道:“我點了他們的昏睡穴。”

金輪法王低頭看去,果然看這兩個道人呼吸勻稱,是昏睡過去了。

尼摩星最后一個從房中出來,他看著地上的兩個道人,想起他們半年來對自己等人喊打喊罵,隨便折辱,只恨的咬牙切齒,恨不得一掌將二人拍死。

可是想起來清玄真君那宛如神仙的姿態和那深不可測的神功,尼摩星就膽戰心驚,腿肚子打顫,只得低頭喪氣道:“快走,快走。”

三人翻墻躍院,慢慢逃離紫霄宮,除了宮闕后不敢停歇,一口氣下了山,又向北走了數十里,直到天蒙蒙亮時,才歇息了半個時辰,然后繼續向北潛逃。

三人雖然饑渴疲憊,但是卻不敢歇息,更不敢往村鎮去,唯恐泄露了行蹤。

到了入夜時見四周都是大山了,三人才放緩腳步。

瀟湘子是三人中最熟悉中原情況的,他看了看四周,估算腳程,道:“咱們是到伏牛山了。聽聞以前有個什么伏牛派十分厲害,后來不知怎么的就漸漸銷聲匿跡了。

二三十年前還出了個掌門人功夫不錯,聽說加入了一個什么西域的門派,近些年也不曾在江湖上行走……”

金輪法王沉聲道:“那就是說此處無主?咱們就歇息幾個時辰吧。”

三人找了一處小溪前,也不生火,只是喝點水,又抓了兩只兔子吃了點生肉果腹,然后就運功恢復功力,治療傷勢。

轉眼天蒙蒙亮,修煉了一夜,三人起身后精神抖擻,也漸漸找回來宗師巨匠的氣度風范。

金輪法王雙手合十,道:“這里已經是蒙古地界了,咱們再走便可放心一些,老衲也無心去做蒙古第一國師了,準備回轉西域吐蕃修煉神功,我想在我神功大成前是絕不會再履步中土了,二位,咱們就此別過。”

說完金輪法王就轉身大步行去,片刻間就隱入山林之間。

瀟湘子看著尼摩星滿臉愁容,知道他性情暴躁又沒什么頭腦,恨全真教入骨,但卻又畏懼清玄真君不敢報仇,好不容易在天竺獨步武林,來了中土卻遭逢大敗,恐怕也是沒有顏面回天竺,更不甘心回天竺。

瀟湘子靈機一動想起了一個秘聞,他知道尼摩星頭腦簡單,稍稍利用便能聽自己的話,于是低聲道:“摩星老兄。你想報仇嗎?”

尼摩星一愣,問道:“咱倆加上大和尚也不夠清玄真君一掌打的,怎么報仇?”

瀟湘子道:“清玄真君的武功雖厲害但不過是因為練成了重陽真人當年威壓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大宗師的先天功。他練的是天下頂級神功,自然能壓住咱們,可是咱們若能練成世上第一流的神功,豈不是也能跟他并駕齊驅了?”

尼摩星聞言大喜,目光灼灼地看著瀟湘子,問道:“瀟湘子你知道哪里有比先天功還厲害的神功嗎?”

瀟湘子瞇了瞇眼,看向北方,道:“我知道那嵩山有個去處,少林寺據說是天下武學正源,里面藏著許多神功秘籍,尤其厲害的是一部天下武學總綱。

近幾十年少林寺沒有什么像樣的人物,咱們二人想個法子潛入其中尋覓神功,怕是沒誰能發覺,便是發覺了,你我聯手,少林和尚誰能抵擋?”

尼摩星嘿嘿一笑,道:“哎呀,瀟湘子你真不錯,是好朋友。”

瀟湘子皮笑肉不笑的抬了抬嘴角,道:“你脾性暴躁,容易誤事,要是真心想學,到那里一切都要聽我吩咐,不可耍性,不然的話不僅學不得神功,讓人察覺了咱們的身份,引來全真老道伱我二人還有性命之憂。”

尼摩星點點頭,想起全真教乃是天下第一大派,還是道門魁首,那少林寺既然是天下佛門之首,武功號稱天下武學正源,自然也有獨到之處,便低眉順眼道:“我知道厲害,聽瀟湘子的就是。”

二人看著天色亮堂起來,就循著北方山路,前往嵩山少林寺而去。

金輪法王、瀟湘子、尼摩星三人逃離全真教紫霄宮,一個西去吐蕃大雪山大輪寺修行神功,另兩個則躲去少林寺尋覓神功。

郭靖和丐幫則杠上了絕情谷,楊明卻躲在長壽谷內修煉神功。

如此諸多因果糾纏,正可謂:漫江撒下鉤和線,從此釣出是非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4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