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五一章 真君至

第一五一章 真君至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五一章 真君至

楊明躲在玉清大天尊的腳邊看著殿內的胡人番人和那密宗等派的武功高手圍攻全真七子和自己師父尹志平。

在楊明的印象中,自己師父和這些老道士的武功就已經非同一般,僅限于想象了。

可那些那個黑矮子的武功似乎更厲害,眼看著師父和師祖們要落敗,楊明還在手心里攥緊了一把鐵蒺藜伺機偷襲。

直到這個白衣女子出現輕松的擊退那個揮動金剛杵的藏和尚,楊明心中暗暗思索道:看來這個白衣姑姑武功最厲害了,她原來是清玄真君和赤煉散人的前輩,

怪不得這么厲害,不過她比我師祖的備份還要大,豈不要七八十歲的老人,怎么看著這么年輕?

想著本教來了高人前輩相助,這些西域胡人跟喇嘛和尚恐怕就要束手就擒了,楊明頓時有了信心。

可是看這個叫鐵羅漢的男人宛如寺院里的金剛天王像,

兩眼兇光閃爍讓人不敢直視,踏步向前每走一步腳下和周邊青磚都化作粉塵,體現出渾雄深厚的勁力。

楊明驚駭莫名,

只覺得這個鐵羅漢似乎真的是羅漢下凡,不然怎么會有這等法力神通。

楊明不懂鐵羅漢練成了佛門的金剛伏魔神通,這標志著他的外門武功早已登峰造極,所以這大力金剛的剛猛勁力若是全力用出自然是恣意妄為且破壞力十足。

丘處機見識最廣,知道厲害,低聲提醒道:“女俠。小心些,不可力敵。”

那白衣女子乃是古墓派掌門。十余年前就將玉女心經練成,如今又在古墓內靜修十余年,功力早已通玄,自問便是比起天下五大宗師也應當不遑多讓,可是看著這鐵羅漢有如此功力,心中忐忑,擔心等他走到自己面前運足了功力自己就難以力敵,便當先出手。

只見一道白影閃動,古墓掌門就到了鐵羅漢身前,兩手劃出漫天虛影從各個不可思議的角度朝著鐵羅漢周身打下。

鐵羅漢右手張開如蒲扇,

拍擊出排山倒海的剛猛掌力抵擋,

左手則是大力金剛指超古墓掌門虛抓,但是若是古墓掌門膽敢托大怠慢,這看似是虛招的指力就會瞬間化為實招落下了。

古墓掌門和鐵羅漢斗了幾招就知道自己功力不在他之下,只是他的武功專走剛猛一路,古墓武學卻是輕靈一路,自然是不能硬碰硬,所以就施展天下第一等的輕功身法轉著圈的找尋鐵羅漢大力金剛掌武功的破綻,看著就像一團白煙圍著鐵羅漢盤旋飄動,鐵羅漢不管怎么出招都碰不到白煙,反而稍有不慎險些被古墓掌門打中,只能全力防守,并觀察著古墓掌門的招式身法,準備看清楚規律以后再全力出手。

此時宮外的喊殺聲漸漸消歇了,有控制著北斗大陣的趙志敬突然反叛,導致本可安穩抵擋妖邪之輩的大陣片刻間就告破。

全真弟子頃刻間被打傷打死數百人,剩下不是被點了穴位扔到一邊就是都被逼到了重陽宮內負隅頑抗。

現在天色漸漸昏暗下來,天際掛著半個玉盤灑下光輝,全真教弟子徹底被拿下不過是數個時辰之內的事情了。

殿內漸漸的沒了光線,

在眾人眼中這只能看出古墓掌門一團白影好似掛在了鐵羅漢的身上,

風勁和掌力交擊的聲音讓大殿內仿佛成了狂風席卷和霹靂雷鳴的海島山巔,

不僅丘處機等緊張的看著,

就連金輪法王和瀟湘子、尼摩星、霍都等也目不轉睛,并且心中暗自贊嘆心驚。

隨著大殿內黑了下來,眾人都看不太清楚,可是古墓掌門在古墓內生活里數十年,早就有了夜視之能,鐵羅漢卻看不清楚,不過十余招間就被古墓掌門在前胸和后背連拍了兩掌,那陰寒勁力讓鐵羅漢也不禁打個冷戰身子晃了晃,同時大喝一聲換了一門掌力綿綿不絕的金剛波若掌抵擋。

金輪法王幾人也看不清楚了,但是耳聽得風勁不減,鐵羅漢卻怒吼連連,他們都知道鐵羅漢是吃了虧,瀟湘子和尼摩星樂得跟自己競爭大蒙古第一國師的有力人選吃虧,自然不會出手相助,可是金輪法王卻心中認定自己坐穩大蒙古第一國師如探囊取物,倒想著給鐵羅漢結個善緣,于是袖子一卷就將身前不遠從屋頂窟窿上掉下的一小節木頭拖到了手上。

運使十成功力的大手印在木頭上輕輕一捏,炙熱無比的掌力通過摩擦傳入木棍之上,白煙裊裊間滋滋幾聲木棍就驟然燃起了火苗,小小的火苗頓時給大殿帶來了微弱的亮光。

古墓掌門本有一掌就要打中鐵羅漢的大椎穴,可是乍然出現亮光讓鐵羅漢看清了眼前景象,察覺了腦后生風,胸口一鼓倒退半步,背后肌肉繃緊提前撞到了古墓掌門的手上。

此時古墓掌門掌力未運足,反而觸電一般的遠遠越開,右手微顫,道:“好厲害的護體神功。”

凡是修煉武功之人,稍有所成體內勁力便皆有護體之能,不過像鐵羅漢那般猶如火藥倒閉而上的反彈之力讓古墓掌門也暗自心驚,她暗自思索道:聽師父當年說過少林寺有一套什么金剛伏魔神功,乃是將佛家外門降魔武功盡數練成后的絕世武功,不僅出手時威力無窮,勁力沛然難當,還有鐵布衫金鐘罩的護體之能,乃是和少林寺另一門護教神通“金剛不壞神功”同為佛門金剛秘法,看來此人就是練成了金剛伏魔神功……

鐵羅漢長出一口氣,感激的看了眼金輪法王。

金輪法王輕輕一拋點燃的木棍,那木棍就好似有繩子牽引,平平的飛出,一道箭射的將大殿一側的十余個手臂粗細的蠟燭點燃,等到點燃最后一根蠟燭后就突然跌落,這份勁力的控制領殿內眾人誰看了都臉色微變,自愧不如。

尼摩星和瀟湘子自問拋出點燃的木引燃蠟燭也能做到,可是那一拋勁力卻能算好正好點燃了最后一根蠟燭后才墜落,這份精微的控制力就遠不能及,兩人到這時才知道金輪法王才是自己競爭第一國師難以逾越的山丘。

古墓掌門本想接著昏暗無光擊敗鐵羅漢,可是剛占到上風金輪法王就點燃了木棍和蠟燭,再打下去就只能鏖戰,非得五百招以后才能分勝負了,不過即使自己苦戰下僥幸勝了這個鐵羅漢,對方仍有武功高絕的黑矮子和白臉僵尸,更有那個深不可測的金輪法王,自己又能打得過第二人嗎?

古墓掌門幽幽一嘆,雖然心知打下去無非是晚些時候跟全真教的老道一起奔黃泉,但是讓自己退卻卻也萬萬不能,左右不過是個死,死在哪里不一樣?

清風拂面,鐵羅漢忙沉肘橫臂,“啪”的輕響就擋下了古墓掌門的一掌。

鐵羅漢獰笑道:“女俠武功果真了得,不過你再想打中我卻不容易了。”

說著話鐵羅漢兩臂一張,五指帶著嗤嗤風勁抓到了古墓掌門脖頸和心口。

古墓掌門腿腳不動突然后滑一尺躲開,然后就抖出一根白綾,在一頭插上了幾根玉蜂針,然后就一邊飄忽不定的游走進退,一邊舞動白綾朝著鐵羅漢周身穴位打下。

鐵羅漢不敢怠慢,一手運上渾厚掌力不等白綾近身就將其震開,同時另一手接連出掌想要震動牽動白綾的古墓掌門。

兩人這次交手就都用上了修煉數十年的功力,一個是有外而內,勁力剛猛渾雄,一個是輕靈平和,內力陰寒堅韌,一開始眾人都能看清招式,等到斗了二百招后漫天都是白影和掌力,遠處靠墻的燭火一倍掌風帶的不斷波動,除了金輪法王、尼摩星、瀟湘子三人,所有人都已經看不清楚兩人的動作了,有那功力低一些的胡人甚至看的頭暈目眩,險些栽倒。

楊明功力雖弱,但是他身懷少林寺最高深的“羅漢伏魔神功”,雖不能說比金剛伏魔神功強上多少,但是兩門神功同出一源,楊明不僅能看懂鐵羅漢的動作,反而不自覺的和自己腦中十八個羅漢木偶的動作和經脈圖對照上了,體內氣息不自覺的就運轉起來,讓他忘記了一切,進入了虛無縹緲的某種神秘境界,體內穴位玄關時不時就有一處突破,本就跟著爹娘修煉武功二頗有根底的內力兩個多時辰就在十二正經內游走了一遍,奔著奇經八脈的帶脈而去……

漸漸地鐵羅漢和古墓掌門都斗到了五百多招開外,此時兩人都用出了十成功力,古墓掌門越轉越快,鐵羅漢則因為將外門神功用到了極致,肌肉賁張,呼吸如風箱,將衣物都撐得飽滿,好似又大了一圈。

鐵羅漢一掌拍出就有剛猛掌力帶著狂風席卷而出,身前三尺方圓都在掌力籠罩之下,古墓掌門身法雖靈妙高絕,可是面對這等掌力也躲閃不及,只能抖動白綾抵擋。

可是這白綾斗到現在不知道被鐵羅漢的勁力拉扯過多少次了,早已是強弩之末,只聽刺啦一聲白綾斷裂,然后鐵羅漢化掌為爪,一把抓住了白綾。

鐵羅漢雖然不擅長用軟兵器,但是他一身神力由白綾傳遞而出,不過輕輕一拉,古墓掌門就覺巨力難擋,身體都控制不如要栽過去,忙丟掉白綾同時運轉心法穩住身形。

高手交鋒勝敗只在點滴之間,古墓掌門腳步稍亂身法就收到了影響,鐵羅漢箭步竄出,兩手十指如十柄長槍突刺而出,指尖還沒碰到古墓掌門那凌銳勁力就令她面龐刺痛。

古墓掌門有心躲閃,可是鐵羅漢的指力已經封住了她前后左右的所有方位,躲閃不及只能兩手一推以玉女心經用出了天羅地網勢抵擋。

在古墓掌門的面前,她的天羅地網勢用出來就是幾百上前只麻雀也盡可擋住不叫飛出,所以鐵羅漢的連環大力金剛指自然也能擋下。

可是即便古墓掌門手戴金絲手套可摧金斷玉,刀槍不入,但是連擋了鐵羅漢的十余指還是被那至剛至猛的指力透入手套震斷了手骨,然后倒飛出去后背撞塌了供桌,楊明突然伸手扶住她,原本還有些踉蹌的古墓掌門這才站定。

“噗……”

吐出一口鮮血,古墓掌門臉色越發蒼白,但是卻也不痛呼,只是呼吸急促了一些。

“小姐!”

“師父!”

一老一小兩個驚呼響起,從殿后竄出來一個樣貌奇丑的老婦人,另一個則是一個看著十六七歲的絕美少女,兩人搶到古墓掌門身前,然后急切的看著古墓掌門。

“傷勢嚴重嗎?”

古墓掌門輕輕搖頭,道:“一時半會死不了,龍兒你退下,你打不過他們。”

說著古墓掌門又扭頭看向楊明,見他沒穿道袍,低聲道:“你是少林派的?佛門功夫練得還真扎實。”

楊明見這個白衣姑姑眼神慈祥,猛然想起來自己的娘親,說道:“晚輩是全真弟子,那位尹志平道長正是家師。”說完楊明就大著膽子握住古墓掌門冰涼的手掌,將體內內力渡入古墓掌門體內,學著盤腿端坐的全真四子和師父,想要渡氣為古墓掌門療傷。

古墓掌門只覺楊明內力純正溫暖,雖然稀薄弱小,但是比之鐵羅漢的勁力卻要高明一些,自己體內的那些入體傷害經脈的剛猛勁力遇到了楊明的內力就低眉順眼的被慢慢降服了。

古墓掌門只覺楊明的內力在體內游走十分舒服,就運轉玉女心經引著楊明的內力將體內的鐵羅漢勁力一一降服收伏,然后又將楊明和鐵羅漢的那些與楊明內力差不多的佛門內力一起送回了楊明體內。

楊明本來在勉勵為古墓掌門渡氣療傷,可是忽然一股暖流自掌心而入,他先是一驚,然后才察覺是自己的內力就意念一動引著內力歸入丹田氣海,可是不料這股內力十分渾厚,等到自己丹田滿盈了仍有源源不斷的內力入體。

楊明心頭一驚,急忙運轉木偶心法將內力存入諸脈百穴內,等到他將內力吸收完身體各個關節就劈啪作響,他只覺周身發癢,身體也熱氣騰騰的像是要膨脹一樣,這種感覺令他十分難受。

丘處機認得孫婆婆,也知道絕美的白衣少女是李莫愁的師妹,古墓掌門的親傳弟子,雖不知她叫什么名字,只知道姓龍。

見古墓掌門面色慘白,顯然是無力再戰,丘處機擔心因為全真教而連累到古墓派,便朗聲道:“龍姑娘,孫婆婆,你們快帶女俠離開吧,順道把這個孩子一并帶走。”

丘處機說完就看向金輪法王、鐵羅漢等人,沉聲道:“這些位女俠并非我全真教人士,不過是處于鄰居情誼才出手相幫,我全真教與諸位的恩仇爭端不宜連累他人,請諸位不要欺負婦孺孩子。”

鐵羅漢此時內力所剩不多,自然不會上前補招,其余人與古墓派無冤無仇,更自詡為一代宗師,不能自降身份對付幾個婦孺,于是都不說話。

尹志平聽出了丘處機的意思,知道恩師是想保全楊明,于是就沖楊明擠擠眼。

楊明知道恩師的意思是讓自己以后為他們報仇,于是就忍住胸中悲傷之情,扯了扯龍姑娘和白衣姑姑,說道:“姑姑和姐姐、婆婆,咱們走吧,我害怕!”

楊明說完又湊到古墓掌門耳邊說道:“咱們先走,等清玄真君和赤煉散人回來自然能報仇了……”

古墓掌門仍有些遲疑,小龍女卻又在師父耳邊低聲道:“林大哥沒音訊他們就不敢確定他是死是活,況且師姐和青牛宮、玉清宮等還在,這些人不敢對全真七子下殺手的……”

古墓掌門看這些人果然沒有再去圍攻丘處機等人,心中稍安,于是就帶著孫婆婆、小龍女和楊明離開了。

古墓掌門等人離開后,瀟湘子瞇了瞇眼睛,道:“沒人攔著了,諸位,這些老道殺不殺?”

尼摩星忽然想起來前年清玄真君孤身一人就剿滅了西域三大教的傳聞,心頭一陣惡寒,他知道這個消息在中土還沒多少人知道,但是他可以確認是真事。

如今清玄真君不過是失蹤了不到兩年,是死是活猶未可知,萬一過幾年他突然回歸中土,得知自己等人殺了他的師兄弟,那自己就算逃回天竺怕是也難得活命。

想到這里,尼摩星打了個冷戰,沉聲道:“我不殺老道,我是來跟全真教比武的,只要全真老道承認技不如人我就放了他們。”

瀟湘子乃是湘西名宿,自然也是聽聞鐵掌幫覆滅之謎,心中也是畏懼清玄真君,見尼摩星害怕就也擺手道:“不錯,不錯,老道認輸就好。”

金輪法王自從登上終南山還未出手一次,他雖自以為武功天下第一,即使不是最厲害,但也應當能和中土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小神通差不多,可是見尼摩星和瀟湘子似乎頗為忌憚,不敢對全真七子喊打喊殺,心中知道他們是畏懼清玄真君,于是就看向鐵羅漢。

鐵羅漢久在西域修行,自然也是聽說過清玄真君的威名,更知道清玄真君曾孤身一人剿滅三大教的事跡,只是前年全真三子路過金剛門附近也是繞著走,清玄真君等也不曾拿捏過金剛門,鐵羅漢就以為是清玄真君和全真教畏懼金剛門,原本對名震天下打的清玄真君和全真教就有些不以為然。

此時見瀟湘子和尼摩星害怕,鐵羅漢就哈哈一笑,道:“一個不知蹤影,興許早就死在極西之地的老道也能把你們嚇得擔驚受怕,好沒氣度……”

尼摩星和瀟湘子都瞪了一眼鐵羅漢,但是卻沒有反唇相譏。

鐵羅漢剛擊敗古墓掌門,正是得意洋洋的時候,厲聲呵斥道:“我看這七個老道殺了也無妨,不過他們若認輸并自此以后不再竊據國教,幫助宋國,也未必不能饒了爾等,嘿嘿,我只可惜林清玄不在重陽宮,不然就憑金輪大和尚咱們的本事,大不了一起出手將他拿下,屆時咱們兄弟豈不是名滿天下,轟動江湖了?”

鐵羅漢說著又看了看尼摩星和瀟湘子,眼神嘲弄,兩人怒火中燒,可是要是為了賭氣站出來說要殺了全真七子卻也不敢,只能冷哼一聲看向別處。

鐵羅漢哈哈一笑,正要繼續冷嘲熱諷,打消兩人的氣焰,卻突然聽到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是你要拿下貧道嗎?”

在鐵羅漢哈哈大笑的時候,全真七子和尹志平都臉色凄涼,同時默誦道經,心中已經秉承了殉教死志。

可是忽然一個溫柔的聲音響起,就像是在每個人的耳邊輕聲訴說一樣,聲音輕柔而清晰,金輪法王等人聽了臉色一變,全真七子和尹志平聽了卻面露欣喜,丘處機更是撫須笑道:“吾教無憂矣!”

全真六子則齊聲道:“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