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五〇章 重陽宮危矣

第一五〇章 重陽宮危矣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五〇章 重陽宮危矣

尹志平和楊明剛出現在大殿前就被殿內眾人發現,胡人和密宗等僧人心頭一驚,全真七子自然是心頭一松。

丘處機一劍逼退四人,道:“志平入陣!”

尹志平當即抱著楊明躍入殿內,右手一托將楊明拋到殿后叁清像后的角落,左手拔出腰間長劍就跟攔截自己的一個手拿銅的藏僧斗了叁四招。

因為尹志平不敢耽擱怕被另外四個還未出手的高人攔截,若是不能成陣則全真危矣,所以他這幾招全是全真劍法中最精微凌厲的殺招,果然逼的那個藏僧連退叁步,然后尹志平就搶到了丘處機身邊。

全真六子和尹志平腳法一動就擺成了天罡北斗陣法,然后不僅護住了身后的馬鈺,也護住了身后叁清像腳邊的楊明。

尹志平如今的武功已經和孫不二相差不大,所以一加入全真六子的陣型,天罡北斗陣就瞬間結成,然后圍攻全真七子的十余個異教高手頓時感覺這個年輕道人一加入,六個老道竟然就功力倍增,不過斗了七八招,十幾個異教高手反而邊打邊退。

即便全真六子和尹志平站立不動,圍攻他們的十余個高手也退到了一丈開外,出手也越發謹慎小心。

殿內觀戰的是四個怪人,為首的是個身披紅袍、極高極瘦、身形猶似竹竿一般的藏僧,腦門微陷,便似一只碟子一般。

這個藏僧看著年紀也不過四五十歲,但是站在那里兩眼似閉未閉,好似沒有呼吸一般。

在藏僧身側當先一人身材高瘦,臉無血色,形若僵尸,第二人極矮極黑,形容樣貌和穿著打扮一看便是異域之人。

在這藏僧另一側則站著一個腦門锃亮,只有腦后有頭發的雄壯大漢,他太陽穴深陷足有半寸,看著奇怪可怖,與那藏僧倒是一樣的奇人奇相。

尹志平只看樣子就知道這四個樣貌奇特的人定然是此次前來攻打山門的頭目,心知此時十幾個胡人和藏僧等出手自己師徒七人自然能抵擋,可是這四個大高手若是也動起手來,恐怕就危險了。

丘處機似乎也看出了這個問題,扭頭看馬鈺臉上已經有了些許血色,當即沉聲道:“先誅殺幾人,再對付金輪法王。”

全真六子和尹志平沉聲應諾,然后七把長劍突然變幻成二十一把刺出,有幾個反應慢的胡人瞬間就被刺傷大腿、肩膀。

圍攻全真六子和尹志平的眾人里為首的是一個瘦高的藏僧,用的是一柄巨大的黃銅金剛杵,另一個是面容俊秀的貴公子,用的是一把鐵骨扇。

這兩人武功最高,見天罡北斗陣厲害就一個揮動金剛杵朝力量最小的孫不二砸下,另一個貴公子手中鋼骨扇連閃,一股狂風驟雨的勁力伴隨著招式朝著郝大通威壓而下。

“嗡……”

丘處機和王處一,劉處玄叁人揮劍擋下了金剛杵,劍刃鳴顫。

尹志平和譚處端、郝大通,合力與貴公子的鋼扇連環交擊十余招,打的貴公子狼狽不堪,險象環生。

全真六子加尹志平結成天罡北斗陣,此時的功力已不在一名絕世高手之下,這十余個西域高人合力自然是不敵,若不是有其余胡人一旁出手,那貴公子和藏僧早已死了數次了。

眾人面對全真六子和尹志平的天罡北斗陣,每接一招便要退后半步,頃刻間就要退到大殿之外了。

觀戰的幾人看全真教,似有反敗為勝之機,那個身材矮小的小黑人冷哼道:“瀟湘子你方才偷襲打了馬鈺一掌,破了他們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陣,諸位英雄都很服氣,你的壽木長生功果然不錯。”

形若僵尸的那人手拿一根哭喪棒,冷笑道:“摩星兄,金輪大和尚跟鐵羅漢并區區在下咱們四位都是奔著打倒全真教,做一做大蒙古第一國師的寶座而來,你老兄是來自達摩老祖之邦,不妨也露上一手?”

尼摩星悶哼一下,聲如洪鐘,從腰間取出一把蛇形鐵鞭樣式的怪異武器,長嘯一聲飛身而起,好似一團黑煙滾向了全真六子和尹志平。

全真六子等是親眼見到那個僵尸一樣的瀟湘子身法極快的撞開孫不二、劉處玄、郝大通叁人攔截,以極其怪異的武功架開馬鈺的空明拳,一掌打中了馬鈺胸口,然后又宛如鬼魅的退回數丈外。

所以對于來自密藏宗的金輪法王、金剛門的鐵羅漢、天竺的尼摩星和湘西名宿瀟湘子,丘處機等道都心中顧慮戒備,知道他們的武功非比尋常,恐怕除了恩師復生或者清玄師弟突然神兵天降才能以二敵四擊退來人,僅憑自己等人絕不是對手。

也是因為一直提防著金輪法王等人驟然出手夾攻,所以全真六子雖然多次有機會擊殺交手的胡人等,卻不敢全力施為,就是擔心瀟湘子等人出手時力有不逮難以招架。

此時面對著尼摩星蛇鞭揮擊,全真六子和尹志平腳步一頓,七把長劍平平刺出,竟是七招功力火候老道的“定陽針”。

以一敵七,尼摩星雖有神力悍勇,卻仍舊難以抵擋七道以陣法疊加的堪比大宗師的勁力,手腕酸麻難忍,騰騰退了叁步才驚魂未定的站穩。

全真六子和尹志平這一劍已經是用了全力,本想一劍重創尼摩星,先剪除一位大敵,不料這位黑矮胡人不僅功力深厚,還身懷高明的外功神力,以勁力相拼幾乎堪比大宗師了。

全真六子和尹志平雖占了上風,但也不敢上前追趕,只能一起倒退一步,又揮劍擊退了偷襲的五名胡人和那個舞動金剛杵的藏僧。

尼摩星自從練成天竺神功,不管是在天竺還是來到中土從來沒遇到過敵手,更不曾吃過虧,此時在全真六子和尹志平的手上吃了點暗虧,瞬間就怒火中燒。

兩眼精光四射,暗自運轉釋迦擲象功,道:“全真教名滿天下,果然有些道道,只可惜清玄真君不知所蹤,不然才能打個痛快!”

尼摩星斷喝一聲就又搶步上前將手中鐵蛇揮出,小臂粗細的鐵蛇在他手上卻揮動出了大錘巨斧的聲威氣勢,鐵蛇未到,嗚嗚風勁就吹動了全真七道的須發。

圍攻全真七道的胡人和藏僧、貴公子等也都看出了便宜,各施殺招圍攻過去。

全真七道急忙施展雙手互搏奮力抵擋,兵器交擊的叮當聲和破空聲瞬間成了大殿內的交響曲。

尼摩星一個人就抵得上兩叁位全真七子的功力,就算是武功最高的丘處機比起他來也頗有不如,所以有了尼摩星的加入,十余名胡人在貴公子和藏僧的帶領下越發精神,斗了數十招孫不二和尹志平就漸漸氣力不接。

尼摩星一直與丘處機、王處一纏斗,雖看出來便宜卻也不屑于出手,那個貴公子卻十分機靈,手中鋼骨扇一展,鋼扇展開如刀斧,朝著郝大通胸口削下。

郝大通左手用了一招游龍手擊退一人,右手運劍抵擋。

那貴公子見郝大通擋住了自己的鐵扇臉上浮現出喜色,手指在扇柄機關上輕輕一按,四枚毒釘從扇骨中飛出,夾著令人聞之欲吐的毒液腥味射中了郝大通的肩膀和胸腹。

郝大通眼睜睜的看著毒針射入自己體內,體內勁力一滯,忙運轉“紫氣東來功”,臉上頓時蒙上了一層紫氣,這才穩住了毒針的毒氣不能攻入心肺經脈。

那貴公子覬得便宜,一掌翻出,以密宗大手印拍在了郝大通心口,郝大通頓時倒翻出去摔倒在馬鈺身側。

馬鈺長眉一顫,卻忍住了出手的念頭,繼續運功療傷。

郝大通被打傷后,天罡北斗陣頓時告破,尼摩星大呼小叫的踏步勐攻,丘處機和王處一忙運轉七星聚會抵擋,一時間倒也斗的難分勝負。

可是藏僧、貴公子和其他胡人攻向其余諸道,不過斗了片刻,孫不二、譚處端、劉處玄和尹志平的身上都開始添了傷口,出招時鮮血如蝴蝶翻飛四濺,雖暫時能維持不敗,但是明眼人都看出來了最多再斗二叁十招全真七子等就要一敗涂地,身死道消了。

此時金輪法王和鐵羅漢、瀟湘子還未動手,叁人看著老道們呼喝練練,宮外喊殺聲震天,都知道勝券在握,頃刻間全真教便要一敗涂地。

瀟湘子桀桀笑道:“全真教好大的名頭,不過是榔槺的身子,內里哪能配得上天下第一大派的名頭?嘿……霍都賢侄,速速召喚你的那枚暗子,令他破了宮外的大陣,然后咱們好能將全真教一網打盡,永絕后患!”

霍都突然衣袍一擺躍出殿外,見重陽宮外的上千名全真弟子結成的巨大無比的天罡北斗大陣還是牢牢地擋住了數千名自己帶來的異派幫會的弟子就,知道若是不動用暗手,怕是全真七子都死光了全真教也滅不掉。

霍都看了眼大陣中居中指揮的那個長須道人,厲聲喝道:“趙志敬道長,速速皈依正道,待全真教老道死后,你就是全真教新任掌教真人,未來的全真教祖師!

此時關乎身家性命,本教傳承,切不可遲疑!”

霍都的話語壓住了重陽宮內外的一切聲音,全真弟子們聽了都心頭一驚,宮外居中指揮大陣的趙志敬則臉色一黑,暗罵霍都分明是要把自己架到火上烤,雖然自己是答應過跟他合作,但是此時挑明了,自己還怎么統帥同門?

趙志敬臉色陰沉不定,想起蒙古一統天下乃是大勢所趨,清玄真君早已沒了蹤影,只要現在自己反水,全真七子全部身死當場,不服從自己的同門也可借霍都等人的手剿滅,那自己還真的就是全真教第叁任掌教祖師了。

利欲熏心下趙志敬惡向膽邊生,手中長劍一抖就接連刺死了四名同門師弟,然后大喊道:“掌教真人等不奉大汗諭令,現已被密宗國師等拿下,貧道為保存我全真一脈愿意改邪歸正,安心供奉北朝大汗,全真弟子想活命的速速丟下兵器歸順!”

宮外的天罡北斗陣法頓時亂成一團,諸多邪派弟子就沖入人群,溷戰瞬間爆發。

霍都哈哈一笑,閃回大殿內,見全真六子和尹志平已經肩并肩退到叁清金身像的供桌前勉力招架,笑道:“老道士們,你們的弟子們都已皈依正道,識得天數,你們還不束手就擒,當真要死在你們的叁清祖師面前嗎?”

霍都的呼喊全真六子和尹志平都聽得清楚,不過他們并不相信,只以為是霍都在擾亂軍心。

可是待到霍都喊完殿外的喊殺聲卻大起,伴隨著喊殺聲還有不少弟子辱罵趙志敬叛教背師,全真六子均都心頭一沉,玉陽真人王處一更是心中大亂,突然吐出一口鮮血栽倒在地。

“王師弟!”

“師哥!”

王處一最倚重厚待的大弟子趙志敬做出來叛教背師之事,對王處一打擊最大,他前年在西域受傷后就功力進步不大,此時受了些輕傷后又心神震動,自然是失了道家真常,壓不住內傷,反而越發厲害傷了心脈。

王處一一退,孫不二和尹志平、劉處玄也相繼被打的倒退坐地運功,只有丘處機、譚處端、劉處玄叁子白須甩動,眼神銳利的抵擋西域高人的進攻。

尼摩星自持身份,見其余叁人都不下場,自己也不好跟金輪法王的徒弟一起圍攻全真老道,變收起鐵蛇退后兩步。

那個瘦高藏僧一擺手中金剛杵,大喝一聲:“米瑪哈斯都……”說著兩手一擺就橫掃金剛杵。

這一杵極為沉重,帶著一道金光就到了丘處機面前。

丘處機叁道忙不敢閃開,擔心傷到身后師兄弟,只得咬牙橫劍抵擋。

“咔!”一聲脆響,叁把長劍同時斷成兩截,然后丘處機叁道也止不住向后仰了仰身子。

站在金輪法王身邊的那個身材雄壯的鐵羅漢咧嘴笑道:“法王,你大弟子達爾巴的無上大力金剛杵法果然厲害,其無上大力跟我金剛門的武功也有頗多相似之處。”

金輪法王緩緩說道:“只可惜全真教太不禁打,沒能看到羅漢兄展示金剛降魔法門,實在可惜。”

鐵羅漢澹澹道:“有的是機會,有機會。”

兩人正自說話,達爾巴又一杵砸下,丘處機叁道只得拼著手臂骨折的風險舞動斷劍抵擋。

一道白影閃動,達爾巴突然感覺手臂被輕輕一拍,然后一股冰涼之氣入體,手上的金剛杵就勐地抬起甩飛。

“砰!”

“嚯啦啦……”

金剛杵脫手飛出,劃出一道金剛直飛上天撞破了頂棚,將大殿房頂砸出一個大洞,然后瓦礫碎木和泥土就掉落下來。

達爾巴倒退兩步摸著自己的胳膊仍感覺涼意刺骨,卻見丘處機叁道身前不知什么時候多了一個身穿白衣,面容秀麗了女子,她看著有五十多歲,但兩眼冷冰冰的掃視了眾人一圈。

丘處機起手道:“竟勞煩您從后山前來助拳,貧道等多謝女俠。”

那女子輕輕搖頭,道:“莫愁和清玄都是全真教的修道之人,他們不在,我知道有人要對付全真教不能裝作不知道,只得前來助陣。”

看到這個女子突然出現,不僅輕功高絕,就是輕易化解了達爾巴的無上金剛杵也足以讓人心驚,金輪法王等四人都知道這個女人的武功怕是不在自己等人之下了。

瀟湘子思索片刻卻想不明白武林中還有這個女子樣貌武功的高人,沉聲問道:“敢問女俠尊號大名?與全真教又是什么關系?若不是全真教中人還請不必蹚這趟渾水,免得枉送了性命。”

那白衣女子抬起了戴著一雙白絲手套的兩手,道:“全真教的赤煉散人是我弟子,她和清玄都不在家,我做師父的要幫他們守住家業,你們誰先動手?”

達爾巴心中急單不敢上前動手,那些胡人看向霍都,霍都則看向金輪法王,只等恩師發話。

金輪法王自忖道:此時尼摩星和瀟湘子都顯露了武功,也都是跟我爭奪大蒙古第一國師的勁敵,不過我若是用出龍象般若功和五輪秘法當可勝出個一籌。

這金剛門的掌門鐵羅漢據說武功威震西域等地,在西毒歐陽鋒閉關不出后就成了西域從草原和沙漠地區的第一高手,須得看看他的本事。

“羅漢兄,你不如顯露一下金剛伏魔神通,也好讓老衲等人見識見識。”

鐵羅漢冷笑一聲,道:“既然法王開口了,那我就獻丑了!”

鐵羅漢兩手一張,渾身骨骼如炒豆子一般的噼啪爆響,然后他向前踏出兩步,看著沒有用力,可腳下青磚卻咔嚓的碎成齏粉。

丘處機等見了都心頭一驚,知道這個金剛門的高手鐵羅漢顯然是身懷佛門至高無上的金剛伏魔神通,這是把少林外門絕藝練到了登峰造極才能修成的境界,金剛門在西域能力壓西域少林,果然有過人之處。

丘處機心中明白這個鐵羅漢的武功就勝過自己不止一籌,雖不知比四大宗師如何,但是想來便是略有不及也差距不大了。

看了眼金輪法王、瀟湘子、尼摩星,丘處機暗嘆一聲,想道:這些高手一起登門,又偷襲掌教師哥,還提前策反了趙志敬,分明是謀劃周全,非要亡我全真了,幸好波斯玉清宮尚有我全真一脈,有《玉清斬魔經》鎮教,尹克西也堪當大用,倒也無妨。

還有紫霄宮和青牛宮也都發展不錯,便是重陽宮闔宮弟子今日盡皆殉教倒也不算滅絕我教,只希望清玄師弟能安然無虞,領創本教,再圖光大道門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