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二六章 全真道教沉沙折戟,清玄真君殺意沖天

第一二六章 全真道教沉沙折戟,清玄真君殺意沖天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二六章 全真道教沉沙折戟,清玄真君殺意沖天

成吉思汗駕崩后,林清玄作為大蒙古國師,理應是要為他主持喪葬大典。

成吉思汗需要安葬在家鄉,窩闊臺就親自扶靈東歸,只不過東歐、西亞剛打下來,還需要調整軍隊,將以且事情后手等安置好方能啟程。

林清玄需要一同回轉大漠,并且為成吉思汗召開以全真道人為主,加入密宗佛教和蒙古薩滿祭祀的水陸大會為他超度。

考慮到成吉思汗的棺槨回到大漠最快也要一年光陰,林清玄就準備把諸事處理好了就先回中土布置一二,同時也想看看幾位師兄和孫師兄、周大哥,以及李莫愁。

林清玄費了大力氣在西方找到許多草藥,然后配制秘藥塞入成吉思汗尸體九竅,用以確保他尸身不腐。

在誦經超度后林清玄就以國師真君的身份親手封棺,然后派沙通天四人暫時去保護忙碌不已的窩闊臺,同時派幾個傳令兵回大不里士向丘處機等人知會成吉思汗駕崩的消息。

如今丘處機三子入住玉清宮,半年左右估計便可將諸事理順了,到時候自己再隨同丘處機三位提前回轉中土,當能趕在成吉思汗靈柩前抵達大漠。

林清玄在一個穿道袍的蒙古小童伺候下洗干凈了雙手,出來帳篷正待去見窩闊臺商議大汗靈柩回程路線等事宜,忽然看到一名蒙古騎兵快馬迎面而來。

等到那個蒙古兵走近了見到自己后,就突然扯了扯韁繩,高聲喊道:“國師,玉清宮被拜火教明教等圍攻被焚,全真教道長傷亡慘重。”

林清玄臉色一沉,那蒙古兵身下駿馬本自奔馳,一時間他拉扯韁繩也未能奏效,林清玄閃到馬前,右手輕輕摸了下馬頭,那奔馳的駿馬就突然戛然而止,肌肉緊繃的不停抽搐,口中都憋出了白沫涎水。

“怎么回事,說清楚。”

那士兵喘一口粗氣,用蒙古話流利的說道:“國師真君,十天前全真道長們在玉清宮舉辦祭祖大會,拜火教和明教、天方教穆爾潔凈派三教頭目帶著弟子圍攻玉清宮,道長們死傷慘重,幸好尹克西千夫長為玉清宮運送香燭紙錢正好到了薩維蘭山,他點燃信號彈,又帶著護衛喊殺不止,這才驚走了三教弟子,不然三位真人和道長們恐怕一個也活不成。”

林清玄問道:“三位真人沒有大礙吧?”

“三位真人都受了重傷,玉陽真人的四肢骨骼都被捏碎了……”

林清玄冷哼一聲,就化作淡黃風影遠去了,那蒙古士兵瞪大著眼睛,看著國師真君忽然消失,以為是仙人施法升天,嚇得跪下沖著林清玄消失的方向不住的磕頭。

林清玄得知玉清宮遭難后便心頭一沉,急忙全力施展輕功趕路,不到兩天就趕到了大不里士城。

見城市被士兵把手守城門,知道是蒙古守將擔心拜火教和明教中人再來刺殺全真道長和他們,所以才嚴防死守。

林清玄也不打招呼,飛身輕點兩下城墻就之上七八丈,越過城墻到了藍頂堡內。

尹克西身穿靛藍道袍,手拿珠光寶氣的金龍鞭正守在門內,見到林清玄就松了口氣,道:“真君回來了,我教無憂亦!”

原來尹克西自從成了全真教編外人員后,五年前一直都是用心經營金國和大宋北部諸多地區的生意。

由于全真教獨特的身份,吃拿卡要和稅收都是沒有的,所以在蒙古、金、宋三國中尹克西是如魚得水,早就把珠寶生意丟了,全心全意做起了倒賣茶葉、鹽、馬、皮毛等緊俏生意,為全真教掙取了大量的資金,自己也證得盆滿缽滿。

不過在五年前蒙古大軍攻入東歐和阿拉伯半島,不僅物資供應線拉長了,全真教傳道也提上了日常。

林清玄考慮到絲綢之路在這個年代可是穩賺不賠的好買賣,如今蒙古自東向西一路征服,全真教要是一路做生意,不僅沒有山賊土匪敢招惹,就是蒙古人也不敢找麻煩,豈不是一本萬利?

所以在五年前林清玄就讓尹克西帶著大宗商品西行,并且親自在撒馬爾罕城接見了尹克西,不僅讓尹克西負責全真教在絲綢之路的生意,還把全真教在西域傳教所需物資采買,人員書信往來等事宜都交托給尹克西來辦。

看他忠心辦事林清玄也就給了尹克西一個全真教三代弟子的身份,還傳下了全真心法和半套游龍手和一套白蟒鞭法,更是給了他一個蒙古國千夫長的官職,如此才好往來東西,行走絲路不被欺壓。

如今的尹克西不僅武功大進,還掙了無數的財富,對全真教更是忠心耿耿,見林清玄來了急忙上前叩首,道:“弟子參見恩師。”

其實林清玄給了尹克西三代弟子的身份,但并未收他為徒,但是他自此以后就以林清玄弟子自居,林清玄倒也沒有阻止。

拂袖將尹克西托起,林清玄問道:“三位真人在哪?本教弟子傷亡情況如何?”

尹克西臉色愁苦的說道:“三位真人在里面靜養傷勢,廣寧師伯和長春師伯傷勢雖重但都是皮外傷和筋骨傷,總歸用了本教靈藥能恢復,可是玉陽師伯四肢被那穆爾潔凈派的阿里巴巴全給捏碎,怕是以后難以恢復行走,就是他老人家功力深厚怕也難以……”

林清玄冷哼一聲,尹克西不敢再說了,頓了頓,道:“本教弟子死了三十多人,重傷四十多人,其中有一半身體殘缺了,其余都有輕重不等的傷勢……靈云師哥被人斬去右臂了……德方師哥被殺……龔虛閣師侄也戰死了……”

林清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他隨即壓下殺念,道:“帶我去看三位真人。”

林清玄和尹克西走進一間凈室內,見丘處機、王處一、郝大通三人都被布條包了手腳。

丘處機和郝大通外傷倒還在其次,所中的阿內賈的浴火神掌才是緊要的內傷,兩人這幾日日夜不停都在運功抵抗體內火毒,道如今不過才祛除一半。

王處一躺在床上兩眼圓睜,看到林清玄進來才微微轉頭,第一個開口道:“林師弟回來了。”

林清玄握住王處一的手,輸氣渡入他的體內,發覺她體內經脈已經和四肢已經斷裂粉碎,頓時眉頭倒豎,急忙激活天演鏡觀照王處一的身體。

丘處機和郝大通此時也從入定中醒來,看著林清玄顫了顫嘴唇。

林清玄扭頭道:“三位師兄放心,我先給你治傷,然后就去把拜火教、明教和那個什么狗屁穆爾潔凈派給滅了!”

若是沒有王處一被廢四肢武功,本教弟子死了數十人,丘處機三子乃是道德真修,多半是揮拳林清玄息事寧人,忍者吃虧也不可大開殺戒,毀人宗教。

可是自家正在玉清宮做著法事,忽然三大教圍攻上門,最后全真教落得慘淡收場,若非尹克西和商隊及時出現,又發送信號彈召集蒙古騎兵,全真教三子百徒便要全部被殺,一敗涂地了。

想起三教魔頭的殘忍行徑和那邪氣森森的怪異武功,丘處機嫉惡如仇的脾氣便發作起來,道:“我和郝師弟的傷不打緊,你快看王師弟,他四肢骨骼盡碎,你得想辦法為他治好,不然他就成廢人了。等我傷好了隨你一起去,非得把三教的大小魔頭都給斬殺了不可!”

“丘師哥放心,我定會治好王師哥。”

林清玄點點頭,等了片刻,見天演鏡反照出王處一四肢經脈的圖形和受傷程度,他如今醫術高超,稍加思索就有了法子。

普天之下王處一這等骨骼盡碎的重傷幾乎無救,不過那原本西遼之地有一個少林寺的火工頭陀所創的金剛門,門紅就有黑虎斷續膏可治療這等重傷。

林清玄原本想的是親自去金剛門走一遭,討要一些藥膏為王處一治病,此時靠著天演鏡和自己醫術神功也想出了法子

轉身看向尹克西,林清玄吩咐道:“克西,你去城外艾力村找一個退伍的蒙古士兵,把我讓他飼養的靈蛇用竹簍裝好帶回來。”

尹克西急忙答應了轉身出去,過了兩個時辰,尹克西抱著一個大籮筐走了進來,一進來屋內就能聞到濃重的腥臭味。

林清玄在這期間早已安排別的弟子把帶來的藥材都取來配置好了,急忙接過籮筐,左開蓋子,右手連閃數次就從

籮筐內抓出來十五條頭生肉角,金光閃閃的菩斯曲蛇。

林清玄十年前從長壽谷帶出來一些菩斯曲蛇在西域路上挑選地方喂養并且隔一年便殺一些制藥服用,這十五條便是最后的靈蛇了。

林清玄在抓取菩斯曲蛇時手指輕輕用力,那蛇在出籮筐時就已經死了,只不過神經未死,所以蛇身還在抽搐甩動。

林清玄丟下籮筐蓋,左手手指在空中一抓,寒氣四溢間一團白氣散去,他左手就抓著一把鋒利的透明冰刀,然后運手如風在蛇身上滑動。

片刻后蛇骨、蛇肉、蛇血、蛇鱗、蛇腦、蛇毒、蛇膽等都被林清玄分離取出,各自炮制后裝入琉璃瓶內。

隨手將冰刀丟下,林清玄又開始配置內服外用的靈藥,因為菩斯曲蛇的蛇肉蛇骨蛇血都有著強健筋骨,調節經絡,活血通經的功效,林清玄以此入藥,配合其他治療筋骨之傷的藥劑則能有效幫助王處一的骨骼愈合,只是他碎的太徹底,有部分骨骼需得林清玄以無上內力為他滌清脈絡,震動骨骼,需得讓他忍受極大的痛苦。

片刻后林清玄把十五條蛇用完剛好把藥物配好,然后點中王處一的昏睡穴,接著一邊在他兩臂兩腿涂抹靈藥,一邊運功幫他把碎掉的骨骼復位。

過了四個多時辰左右,林清玄才用木板固定了王處一的四肢,然后又將蛇膽為主藥配置的內服靈藥給王處一服下,即便他昏迷著,林清玄運功在他喉嚨處一抹,那以溫酒沖開的藥粉要是入了王處一的腹內。

林清玄撒開手站起身,只覺十分疲憊,丘處機和郝大通用了一夜的功,睜眼道:“林師弟,已經天亮了。”

林清玄看了看窗外果然發白,再看尹克西蹲在一旁似乎睡下了,道:“外敷的藥已經用完了,這藥膏的藥力能維持八九天,內服的藥可以吃半個月,若是王師哥安心養傷,躺上三個月便可恢復行走了,只是若要恢復全勝之時非得三年靜修不可。”

丘處機體內火毒似乎又除了三分,聲音越見爽朗,道:“林師弟,你能治好你王師哥便是他的福分。你且去休息,再等三天我的火毒便可除盡,屆時咱們兄弟二人一起去找那拜火教等三教的大小魔頭去清算賬頭!”

林清玄長嘆一聲,道:“那些魔頭傷了咱們全真教這么多條人命,乃是我之過錯,上個月我發覺拜火教圣女在城中窺探,知道他們不懷好意,就留下了暗手,讓他們知道厲害,不敢招惹,沒想到他們甘心讓圣女五臟俱焚而死,更沒想到他們如此大膽,還敢攻打咱們玉清宮……”

郝大通運功不輟,臉上布滿了紫氣,口中卻語氣厲然道:“怎么能怪林師弟?那拜火教自己是萬不敢招惹咱們,他們分明是被明教和穆爾潔凈派給哄騙了。

如今毀了玉清宮,他們拜火教也被明教吞并了,這是他們西域本土宗教容不得咱們全真教,我們如何能知曉他們竟有此等惡毒狠辣的手段?實在是不當人子!”

林清玄沉聲道:“不錯,這次三大教圍攻玉清宮,我看穆爾潔凈派不是主謀,那明教便是主謀。

他們原本也沒有對咱們流露過敵意,此次卻狠下殺手,我看是咱們全真教這些年在西域傳教只是顯露慈悲心腸,未曾叫人見過道家降妖伏魔的手段,這才讓這些魔頭猖獗囂張,不知敬畏,三位師兄在藍頂堡好生歇息,小弟自去殺了他們震懾西域群魔!”

林清玄說完轉身就要出去。

丘處機和郝大通還沒說話,尹克西早已驚醒,他急聲道:“恩師且慢,弟子不妨先調查調查三教總壇巢穴的所在,免得您老耽擱時間,空跑一趟。”

若是尋常的絕世高手,面對人生地不熟的西域地界,想要在方圓數千里尋覓三大教的總壇寺院以及圍攻玉清宮等弟子的所在,可以說是難如上青天,自然非得是仔細大打聽尋覓到三大教頭目弟子的所在才能前去報仇。

可是林清玄身懷無數上乘奇功,他如今修為高深,道法高明,自問抓上幾個三教弟子再以攝魂大法施為定能問出蛛絲馬跡,便自信的擺擺手,淡淡的說道:“你等不必擔心,克西好生照料三位師伯,三位師兄安心養傷,我去去就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892